克劳迪奥·阿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laudio Arrau
克勞迪奧·阿勞
Arrau featured on the cover of an early album recording of Chopin concertos.
Arrau featured on the cover of an early album recording of Chopin concertos.
幕后
出生 1903年2月6日(1903-02-06)
智利奇廉
逝世 1991年6月9日(88歲)
奥地利Mürzzuschlag
职业 鋼琴家
音乐类型 巴洛克, 古典主義, 浪漫主義
演奏乐器 鋼琴
活跃年代 1914-1991

克劳迪奥·利昂·阿劳Claudio Arrau León,1903年2月6日-1991年6月9日),智利钢琴家。他的演奏范围很广,从巴洛克到20世纪的古典音乐均有建树。他被认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钢琴家之一。

生平[编辑]

阿劳1903年出生於智利的奇昂(Chillán),他的父亲卡洛斯·阿劳(Carlos Arrau)是一名眼科医生,他的母亲叫卢克利希亚·利昂(Lucrecia León)是一位鋼琴老師。他的家庭属于智利南部的一个古老而显赫的家族。他的祖先洛伦佐·德·阿劳(Lorenzo de Arrau)当年受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三世的派遣来到智利。

阿劳是一个神童,5岁便开了第一场个人音乐会,當時的曲目包括贝多芬, 莫札特和李斯特的音乐。7岁由智利政府出资公费到德国学习师从马丁·克劳泽(Martin Krause)。马丁·克劳泽曾是弗朗兹·李斯特(Franz Liszt)的学生。阿勞11岁时即可演奏李斯特的超技练习曲和勃拉姆斯的帕格尼尼变奏曲。

在马丁·克劳泽去世后,阿劳靠个人努力展开了职业钢琴家的成功之路。1935年,阿劳在柏林举办了12场音乐会演奏巴赫的全套键盘作品,取得极大成功。之后第二年,阿劳举办了莫扎特的全套钢琴作品音乐会,紧接其后的还有舒伯特韦伯的作品系列音乐会。1938年,阿劳在墨西哥城举办了贝多芬全套钢琴协奏曲和奏鸣曲的系列音乐会,这是他第一次全身投入地把自己与贝多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后来的日子里,阿劳曾多次举行贝多芬全套钢琴协奏曲和奏鸣曲的系列音乐会,包括在纽约和伦敦这样的音乐重镇,被公认为二十世纪贝多芬作品的权威演绎者。

阿劳曾经为彼得斯出版社修订了他注释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全集的乐谱,并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唱片,他演奏贝多芬勃拉姆斯李斯特舒曼肖邦舒伯特德彪西等人作品的录音非常有名。他的演奏忠於原譜但富于个性,而又充满激情。阿勞的琴声与众不同,他的音色丰富、左手聲音厚实,右手聲音透明。对于这点,有人认为阿劳的琴声听起来含混、粗重,也有人喜欢这种较'圆'的声音,认为听起来像管风琴,还有人说阿劳的手就像是在松软的琴键上翻耕。早年的阿劳享有炫技大师(virtuoso)的称号,演奏速度偏快,而且技巧凌厲,但中年以后他演奏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深思熟虑,氣勢宽宏,充滿气魄。许多评论家感觉在他最亲近的母亲的去世之后,阿劳的整个风格变得内省而且更加個人化,在阿勞的唱片錄音中可以見證他風格的轉變。

阿劳的一生都在为他的事业奋斗,最终无愧地取得了世界公认的钢琴大师的声望。在阿劳迈入八十岁之际,他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音乐家之一,在1982至83年的音乐季中,国际上大部分的媒体把这称作“阿劳的年代”,以示对他的敬重与荣耀。1991年6月,阿劳在奥地利米尔茨楚施拉格(Mürzzuschlag)去世,当时他正筹划录制巴赫键盘作品全集。阿劳曾经获得很多奖项,其中包括联合国颁发的世界遗产音乐大奖(The International UNESCO Music Prize),德国颁发的大十字勋章,法国颁发的荣誉司令勋章,柏林爱乐乐团颁发的汉斯·比洛奖章,伦敦皇家爱乐协会颁发的金质奖章等等,2012年,留声机杂志评选的古典音乐名人堂(Gramophone Hall of Fame),阿劳名列其中。

1937年,阿劳与德国犹太女中音鲁思·施耐德(Ruth Schneider)结婚。他们有三个孩子:卡门(Carmen 1938—2006)、马里奥(1940—1988)和克里斯托夫(Christopher 1959—)。他的家庭生活幸福、融洽。他们一家人经常在夏天到位于纽约皇后区的道格拉斯顿的寓所度假。

演奏和录音[编辑]

阿劳是钢琴演奏史上最独特的人之一,因为他忠于原谱,所以他演奏的很多东西慢,缺乏色彩和速度变化,这在贝多芬,李斯特,勃拉姆斯身上就成了优点,因为厚重耐嚼。但在德彪西,肖邦身上可能就是缺点。 他现场的录音比较激情,而录音室则表现沉稳老练。 听他演奏的时间越长越觉得他好,听的越多越觉得他是留下录音最伟大的钢琴家。 PHILIPS优秀的录音功不可没!

言论[编辑]

作为一位诠释者,一定要与他诠释的作品血脉相连。——克劳迪奥·阿劳


注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