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向忠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向忠发
向仲发
Xiang Chongfai.jpg
第六届中共中央总书记
任期
1928年6月-1931年6月
前任 陈独秀
继任 博古
个人资料
出生 1879年
 大清江苏省松江府上海县
逝世 1931年6月24日
 中華民國上海市漕泾区
籍贯  大清湖北省汉阳府汉川县
国籍  中華民國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专业 轮驳工
著作 《共产国际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案》

向忠发(1879年-1931年6月24日),字仲发,笔名忠发科发拜发独中独用特生之夫,化名许白英杨特生余达强,祖籍湖北汉阳府汉川县[1],出生于上海[2][3]:5。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是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之一。

向忠发早年参加组织京汉铁路大罢工、担任湖北省总工会委员长。1928年,担任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主席兼中共中央常委会主席,是名义上的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1931年6月被捕后叛变被杀。

生平[编辑]

早年革命[编辑]

向忠发出身贫寒家庭,幼年辍学。随父母迁回湖北,14岁进入汉阳兵工厂当学徒。在亲友的介绍下,向忠发进入武昌制钱局(后来改名为武昌造币厂)做工。1901年底,因原料价格上涨,武昌造币厂亏损严重,被迫停止生产[4]。向忠发跟随王端阳学过拳术,经王端阳介绍,向忠发到江西九江,给富豪王家全担任仆人[5]。之后跟随做淮盐船代驾,两年时间升为大副,掌管赣江商轮。因商船横闯关卡、殴打官员、撞坏盐道船只[6],江西官府通缉向忠发,之后他返回湖北家乡[3]:16-19。三年后,由王家全介绍,在江汉造船厂工作,后进入汉冶萍公司,因较强的活动能力而被吸收参加当时的汉冶萍工会。1921年,担任汉冶萍工会副委员长。1922年,由许白昊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即担任汉阳铁工厂工会副委员长[7]

1923年2月,他参加了京汉铁路大罢工,随后与在武汉地区领导工人运动的项英林育南取得联系,以轮驳工的身份出面掩护帮助共产党员和工人积极分子转入地下。由于工作颇有成就,向忠发在武汉地区颇有声望[8]。1923年3月,他被推选为中共武汉区委执委会委员。6月,作为武汉党组织的代表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1925年春,以武汉地区党组织代表的身份,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9]。同年底,因国共合作需要,他加入国民党。1926年,北伐战争中,向忠发与林育南许白昊等组织工人罢工,支持北伐军作战。当时北伐军兵临武昌城下,向忠发等发动船工并组织用轮驳在长江中架起浮桥,使北伐军通过浮桥顺利过江[10]。随后,他成立了湖北省总工会[11]。他出任汉口市国民党部工人部长、湖北省总工会委员长(刘少奇李立三项英为副委员长[12]),还兼任武汉工人纠察队总指挥[13]

四一二事件后,向忠发积极策划反对中国国民党。随后在中共五大上,由于邓培在广州遇害,王荷波改任中央监察委员,苏兆征和向忠发取代邓培和王荷波,进入中国共产党第五届中央委员会。向忠发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之后担任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会委员,开始进入中共中央领导层[14]。1927年7月,中共中央根据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指示,改组中共中央,成立临时常务委员会,罢免陈独秀,由瞿秋白担任中共中央总负责人。随后中共召开八七会议中,共产国际出面要求中共加强中国领导层的工人成分;向忠发也因此担任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随后他从上海抵达莫斯科,经数月苏联及欧洲游历之后,在莫斯科出席赤色职工国际第四次大会[15],并当选为大会副主席[16]

苏联生涯[编辑]

当时苏联十月革命十周年庆,各国共产党派代表团祝贺。而中共中央派出工农出身干部领队,按资历当推苏兆征,而偏巧苏正养病,于是改派向忠发。之后向忠发在苏联受到斯大林接见,并受到共产国际重视[17]。1928年2月,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九次全会在莫斯科召开,中共代表团出席,他担任代表团秘书长,并参与起草《共产国际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案》并通过[18][19][20]。他还当选共产国际执委会委员,出席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大会[21]

1928年7月,中共在莫斯科召開六届一中全会,他被推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他发表《关于职工运动及讨论结论》[22],共产国际代表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布哈林和斯大林纷纷表示赞同,并将向忠发区别于陈独秀、张国焘、瞿秋白、叶挺、毛泽东等人。在共产国际支持下,向忠发平步青云,瞿秋白则被免去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7月19日,向忠发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7月20日,被推选为中央政治局主席兼中共中央常委会主席,沿党内习惯称之为“总书记”[23]。周恩来当选为中央常委、秘书长兼组织部长。尽管向忠发担任名义上的党内领袖,但之后很多时间中,中共实际负责人是周恩来[24]

领导中共[编辑]

1928年9月2日,向忠发返回上海,主持中共中央工作。而当时掌握中共领导实权的是蔡和森,但蔡和森回到上海才十来天,中共顺直省委出现内乱与分裂[3]:203。由于顺直问题牵涉到蔡和森,蔡和森为此向中央常委检查错误[25]。1928年11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上李立三提议、向忠发赞成并获会议通过:取消蔡和森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正式常委及中央宣传部长职务,待二中全会批准或追认;但由于共产国际代表反对,中共六届二中全会并没有批准这个决议[26]。此时蔡和森气喘病发作,不得辞职、不离开中央机关养病[27]。1929年1月,蔡和森被调往莫斯科,参加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工作。向忠发借此开除政治局常委蔡和森职位,并以李立三递补[28]。因知识水准低,又缺乏领导与组织能力,以致向忠发大权旁落,一切方针由政治局常委兼宣传部长李立三及政治局常委兼军事部长周恩来两人代为决定。而1930年4月,周恩来去苏联向共产国际汇报工作时,向忠发逐渐听信时任中央常委兼宣传部长、农委书记李立三的建议,开始匆忙组建中央行动委员会,领导各地进行暴动[29]。向忠发随后向共产国际、苏共请求支持建立苏维埃政权。共产国际知情后,迅速派遣周恩来、瞿秋白回国,于1930年9月召开中共六届三中全会,纠正李立三的错误。10月, 李立三被撤销政治局常委职务[30]

1930年12月,共产国际派王明回国,以取代李立三职位。向忠发对此表示积极赞同,之后王明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常委,王明逐渐开始领导中共中央,而向忠发逐渐成为挂牌总书记。向忠发自知无力与王明比拼,遂与妓女杨秀贞姘居。1931年4月,顾顺章武汉国民政府逮捕,之后供出共产党机密,包括向忠发左手一指半截的特征[31]。5月中旬,中央机关恢复办公,发出第二百二十三号通知。中央政治局成员大多派往各根据地,留在上海的只有向忠发、王明、周恩来、卢福坦四人,人数已不过半,中央政治局会议和常委会议改变工作方式,实行分工负责,缩小工作范围[3]:284。向忠发决定重建中央特科,并于6月10日,中央政治局召开常委会议,研究安全保卫工作,通过了《中央审查特委工作小结》,决定特科成立三人集体领导,分工负责,由中央常委领导和监督。特科设正副主任各一人,向忠发、王明、周恩来决定陈云做特科主任、康生担任副主任,潘汉年负责联络侦察工作[3]:285。同时向忠发化名李科发,对外中断来往[3]:286

被捕被杀[编辑]

1931年5月底,中共特科接到消息称,已经叛逃的顾顺章调查向忠发的住处,并因此要求向忠发立即搬家。当晚中央常委在周恩来家开会,决定向忠发留在周恩来家。但当晚向忠发夜晚突然决定回家,但住进了德华旅馆。6月22日上午9时,向忠发前往英国商人在法租界开办的泰勒租车行,准备租汽车返回其在小沙渡路的住所时,被陈立夫与顾顺章布局的国民党特务人员和租界巡捕抓获,后被押往嵩山路巡捕房,又被转到卢家湾巡捕房政治部[3]:292。中午12点,周恩来、王明、博古在聂荣臻家开会,得知被捕。被捕后,周恩来、陈赓等人商议营救向忠发,向杨度送去五万元银行存折,求杜月笙营救。但两小时后,杨度退回五万元存折,杜月笙称是南京直接派人来捕获无法救回[32]

6月23日,向忠发被国民政府方面引渡,押解到位于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3]:304。被捕后,随即供出陈琮英任弼时之妻)和杨秀贞的住址,两人随后被捕[3]:305。之后供出恒吉里1141号中共秘密机关,致使张纪恩张越霞被捕[3]:305。而周恩来、瞿秋白则闻讯转移[3]:305[33]。6月24日凌晨3点,向忠发被处决。当时向忠发被转移到龙华后,警备司令熊式辉立即向南京蒋介石发电,但因蒋介石在庐山,又转到庐山;蒋介石看后立即下令“就地枪决”[34]。向忠发供出中共等信息后,熊式辉再发第二个电报,蒋介石改下令暂缓处决,但第一个电报已经执行了[35]。而由于向忠发在上海被捕叛变,上海的中共地下党组织遭到根本性破坏,促使中共中央不得不决定逐步向江西中央苏区转移[36]

评价[编辑]

关于向忠发叛变,主流观点(包括当事人邓颖超[37]周恩来、陈琮英)认为向忠发的确叛变了[38][39][35]黄慕兰最先向中共中央举报了这一信息,使周恩来等及时的转移[40]。向忠发在上午九时被捕,下午经受不了电刑[3]:305,就跪地求饶,供出了中共中央的秘密机关和许多领导人的秘密住所[41]。向忠发死后,周恩来派潘汉年调查抄录向忠发在审判时的口供。中央特科通过打进淞沪警备司令部做法文翻译的鲍文蔚和情报科欧阳新的关系,以及上海社会局长吴醒亚属下吴汉祺去找录事,许以重金,设法偷录向忠发的口供。周恩来看过这份口供,开始曾经怀疑这些是国民党伪造的。但经他研究后,认为很多机密只有中央少数人知道,却都出现在口供中,因此肯定了向忠发确已叛变[42]

曾在中统任职的徐恩曾认为向忠发是被人出卖而被捕的,被捕后曲膝跪地求情并说出四个共产党的重要指挥机关的所在地,他没有工作能力,他在共产党内所担任的职务实际上是李立三的傀儡[43]。向忠发被捕后立即屈膝投降,而其姘头杨秀贞并未讲陈琮英的共产党员身份,看到同时关押在狱的关向应等,也未向敌人报告[35]。1972年6月,周恩来在一次内部讲话中称,“向忠发弄了一个妓女杨秀贞,吃喝玩乐。”“敌人抓到妓女,她还不承认向忠发是党员。”“可是向忠发被抓到,立即承认自己是党员,叛变了”、“向忠发节操还不如个妓女”[35]。但有少数学者认为向忠发未曾叛变,经过刑讯逼供,死于电刑,《前共党中委兼总书记向忠发的自供》很有可能为伪作[44]。另有说法认为向忠发是被上海警备司令部下令枪决的[43]

1970年代末,随着文化大革命结束、中共党史资料征集工作开始,关于向忠发是否叛变的问题,引发了新的争议。1979年9月,上海历史研究所的李华明沈亿琴采访了时任中共中央机要处主任张纪恩,整理出《周恩来同志在上海革命活动片段及其他》,张纪恩在文中提出四点,包括“被破获机关在之前一天已感到会出问题,与向忠发叛变与否并无关系;向忠发知道之后被捕四人是中共党员,但四人均未直接因向忠发工作关系而被牵连,之后也无人被牵连入狱;向忠发死后流传千字供词可能是假;监狱中被捕的关向应、余昌生并未暴露。”[3]:326-327之后当时的中共中央秘书处处长、陈独秀的前秘书黄玠然也在《党的六大前后若干历史情况》中提到相同的怀疑[45]。两篇文章发布后,引发巨大争议,当事人之一的陈琮英表示她亲眼看到向忠发卑躬屈膝出卖中共党员;朱端绶李沐英也认同向忠发叛变属实[46]。但是争议不断扩大,1980年4月28日,全国政协副主席李维汉在湖南党史工作者座谈会上也提到此事,认为当时中共革命历史复杂,值得把此事研究讨论。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在看到黄玠然文章后,认为事实不符,约谈后将情况沟通,黄玠然最终认同邓颖超的观点(即周恩来结论)[3]:330-332。1989年,邓颖超写《关于向忠发叛变问题》文到《中央党史研究[47]。邓颖超在发表之前,交给陈云审阅。陈云是当时中央特科负责人,参与了向忠发事件的调查与事后处理。在阅读完邓颖超文章后,签注表示赞同邓颖超的意见[3]:328-332

家庭[编辑]

向忠发曾娶湖南省湘潭刘秀英为妻,有一子。1928年底向忠发从苏联返回上海后,经党组织周密安排,将其妻儿由武汉接到上海。但向忠发与妻子关系不佳、因此分居[48],改以古董商人为掩护,与妓女杨秀贞一起,在法租界善钟路附近楼房中姘居[49][50]

参考文献[编辑]

  1. ^ 贾章旺著. 毛泽东从韶山到中南海 上. 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4.02: 287. ISBN 7-5034-4467-3. 
  2. ^ 任大立主编. 中国前进的航标 中国共产党历次代表大会解读. 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 2012.11: 102. ISBN 978-7-216-07436-0.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熊廷华著. 向忠发的沉浮人生. 西安: 陕西人民出版社. 2016.04. ISBN 9787224118124. 
  4. ^ 文博. 中共往事钩沉·大浪淘沙. 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 1996.03: 16. ISBN 7-220-03162-9. 
  5. ^ 高拜石著. 古春风楼琐记 第16集. 台湾新生报社. 1979.06: 124. 
  6. ^ 王太岳,周继强主编. 红色聚焦 千秋功过卷 3. 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 2001.09: 9823. ISBN 7-223-01359-1. 
  7. ^ 刘晶芳编著. 异国聚会: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沈阳: 万卷出版公司. 2008: 54. ISBN 7-80759-094-7. 
  8. ^ 张静如主编;赵勇民,李颖副主编. 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史丛书 从一大到十七大 第2册 图文版. 沈阳:万卷出版公司. 2012.10: 247. ISBN 7-5470-1983-8. 
  9. ^ 李蓉,张延忠主编. 中国共产党第一至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名录 增订本. 北京: 中共党史出版社. 2014: 209. ISBN 978-7-5098-0330-1. 
  10. ^ 贾章旺著. 毛泽东从韶山到中南海 上. 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4.02: 288. ISBN 7-5034-4467-3. 
  11. ^ 徐焰等著. 红家谱. 北京: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12.01: 502. ISBN 978-7-5033-2359-1. 
  12. ^ 成都军区步兵学校政治部教务资料室编. 现代史研究资料 第2辑. 成都军区步兵学校政治部教务资料室. 1980.09: 87. 
  13. ^ 李景田主编. 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辞典 1921-2011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 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2011.04: 217. ISBN 7-5035-4491-0. 
  14. ^ 杨天石主编. 中华民国史 第六卷(1926—1928).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478. ISBN 978-7-101-08001-8. 
  15. ^ 朱成甲. 中共党史研究论文选 中. 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 1983.12: 503. 
  16. ^ 曹军著. 中国共产党与共产国际关系史研究. 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1.06: 192. ISBN 7-224-05738-X. 
  17. ^ 廖盖隆主编. 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辞典 总论 人物. 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2001.06: 184. ISBN 7-5035-2234-8. 
  18. ^ 石永言编著. 遵义中国共产党在这里站起.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1.12: 72. ISBN 978-7-5073-3427-2. 
  19. ^ 张静如,梁志祥主编. 中国共产党通志 第2卷.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 716. 
  20. ^ 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辞典 增订本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 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 413. 
  21. ^ 向青. 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关系论文集.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5: 22. 
  22. ^ 何明主编. 十五个叛徒的最后结局. 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8.03: 65. ISBN 7-80199-882-0. 
  23. ^ 潘强恩 编著. 毛泽东游戏作战. 远方出版社. 20 February 2014: 8. GGKEY:HPJH5ZCEJ76. 
  24. ^ 湯瑪斯ˉ凱平. 毛澤東周恩來與中共領導權的變遷1931-1945. MAXRead. : 14. GGKEY:6LPPQR39WLY. 
  25. ^ 陈松,黄先荣著. 中国革命在这里大转折.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1.12: 137. ISBN 978-7-5073-3419-7. 
  26. ^ 李永春编著. 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蔡和森. 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2011.04: 117–118. ISBN 978-7-5472-0584-6. 
  27. ^ 吴珏著. 开天辟地 1921-1935. 北京:东方出版社. 2011.01: 203–204. ISBN 978-7-5060-4108-9. 
  28. ^ 曹英. 中共选择了毛泽东. 华文出版社. 2013: 302-305. ISBN 978-7-5075-3944-8. 
  29. ^ 戴茂林著. 王明与莫斯科. 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 2013.05: 76. ISBN 978-7-205-07627-6. 
  30. ^ 刘绍唐主编. 民国人物小传 第12册.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2016.07: 73–75. ISBN 978-7-5426-5570-7. 
  31. ^ 杨蒲林编撰. 步云杂记 续集. 武汉:武汉出版社. 2008: 202. ISBN 978-7-5430-3871-4. 
  32. ^ 杨凤城主编. 中共历史与理论研究 第1辑.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5.05: 182–187. ISBN 978-7-5097-7129-7. 
  33. ^ 穆欣著. 隐蔽战线统帅周恩来. 2013.11: 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 : 312. ISBN 978-7-5153-1217-0. 
  34. ^ 亦然主编, 呼和浩特:远方出版社. 满目疮痍何时了 民国. 2006.01: 83. ISBN 7-80550-751-1. 
  35. ^ 35.0 35.1 35.2 35.3 杨浩,叶览主编. 旧上海风云人物.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9.11. ISBN 7-208-00484-6. 
  36. ^ 曾业英; 黄道炫; 金以林等. 中华民国史 第七卷(1928—1932).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 398–399. ISBN 978-7-101-08001-8. 
  37. ^ 中共党史人物研究荟萃. 复旦大学出版社. 1993: 157. 
  38. ^ 马振犊著. 国民党特务活动史. 北京:九州出版社. 2008.03: 66–67. ISBN 7-80195-763-6. 
  39. ^ 叶永烈. 黑红內幕 叶永烈采访手记. 作家出版社. 1999: 626. ISBN 978-7-5063-1618-7. 
  40. ^ 吳基民. 周恩来與上海滅門血案. 一橋出版社. 1998: 198–200. ISBN 978-957-98451-8-2. 
  41. ^ 张云. 潘汉年传.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6: 80. ISBN 978-7-208-06011-1. 
  42. ^ 穆欣著. 隐蔽战线统帅周恩来. 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 2013.11: 313–314. ISBN 978-7-5153-1217-0. 
  43. ^ 43.0 43.1 徐恩曾:共产党员们是怎样叛变的?. 黄花岗杂志. 2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16). 
  44. ^ 陈益南. 向忠发死亡之谜. 南方周末. 2014-12-11 [2014-10-03]. 
  45. ^ 朱敏彦主编. 中共党史人物研究荟萃. 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1993.10: 158–159. ISBN 7-309-01216-X. 
  46. ^ 本刊. 关于向忠发被捕叛变问题:访陈琮英、朱端绶、黄玠然、李沐英、周惠年等同志. 中共党史研究. 1980, (4). ISSN 1003-3815. 
  47. ^ 邓颖超. 关于向忠发叛变的问题. 中共党史研究. 1989, (第3期): 1-2. 
  48. ^ 武在平著. 潘汉年全传. 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 2015.05: 63. ISBN 978-7-201-09234-8. 
  49. ^ 柯兆银,庄振祥主编. 上海滩野史. 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 1993.06: 92–94. ISBN 7-5399-0499-2. 
  50. ^ 《民国密史》编委会主编. 民国密史 1. 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 2010.11: 562. ISBN 978-7-80094-072-9.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职务
前任:
陈独秀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
1928年7月-1931年6月
(被捕杀害后由王明代理)
繼任:
博古
新頭銜 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主席
(兼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主席)

1928年7月-1931年6月
空缺期
原因:被捕变节、杀害
下一位相同頭銜:毛泽东(194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