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景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吴景濂
Wu Jinglian.jpg
性别
出生 1873年
 大清辽宁宁远
逝世 1944年
 中華民國天津
国籍  中華民國
别名 吴莲伯 吴濂伯
教育程度 京师大学堂师范馆
职业 政治人物
活跃时期 20世纪
政党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吴景濂(1873年-1944年),字莲伯,濂伯,号述唐,别号晦庐,晚年署抱冰老人,辽宁宁远(今兴城)人,民国初年四次出任国会议长。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吴家祖籍山东蓬莱,清代中叶其先祖迁入宁远州。相传其祖上就是大名鼎鼎的吴三桂三藩反正事败后,吴氏一族被迁往宁远,投于下五旗,充作站丁(驿丞之类贱职)。1873年(清同治十二年)3月8日,吴景濂出生于宁远城。吴家世代业农兼经商,是远近闻名的富户,家道殷实。

吴景濂自幼聪慧好学,专心于科举,21岁补博士弟子員,1897年考取副贡,因为学识出众,在家乡兴城有一定地位。甲午战争后,吴景濂开始探讨时务,他支持维新派救国图强的主张,在兴城设学馆授徒,研究新学,培养了许多学生。

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沙俄侵略者乘机占领东北,勾结土匪扰乱地方治安。吴景濂为维持地方治安,在官府和地方士绅支持下办起团练

1902年入京师大学堂师范馆,1907年留学日本,翌年归国。被奉天(今沈阳提学使张鹤器重,被聘为奉天两级师范学堂监督。创立奉天教育总会,担任会长。1908年,日本强行修建安奉铁路,全国舆论哗然。吴景濂挺身而出,在教育界集会上痛言日本之野心,还发动学生抵制日货。

1909年春,清政府为缓和阶级矛盾,在政体上实行 “预备仿行立宪”,各省设立咨议局奉天咨议局(议会)成立时,吴景濂被选举为议长,从此走上政坛。

辛亥革命时期[编辑]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吴联合奉天各界,力谋响应。奉天革命党人策划独立,推举新军第二混成协协统蓝天蔚都督(军事长官)、吴景濂为民政长(省长),但由于东三省总督赵尔巽的实力过强,加上张作霖等清军实力派的干扰,这次设想中的举义没有成功,吴景濂也没有实际就职。但吴景濂已成为清军注意的对象,加上当时南方酝酿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并选举大总统,有人捎消息给吴景濂,请吴景濂参加选举。11月中旬,吴景濂化妆离开沈阳,经大连上海,与来自十几个省的代表聚集。12月14日,吴景濂与各省代表到达南京,作为东三省的唯一代表,吴景濂积极地与其他代表酝酿临时大总统候选人及选举事宜,于同月29日作为17名来自各省的代表之一选举孙中山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

1912年1月28日,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具有国会性质的立法机关——中华民国临时参议院南京正式成立,吴景濂作为奉天省代表成为42名议员之一,由于吉林黑龙江当时没有产生议员,吴景濂也是东北地区首位国会议员。由于南京临时政府袁世凯妥协,临时参议院于同年4月底迁往北京。这时,清帝已经退位,全国在形式上趋于统一,临时参议院的规模也有所扩大,各省在短时间内重新选举了议员。在4月29日北京临时参议院成立时,议员扩大至113人,代表当时全国22个省和蒙古青海两个少数民族区域。5月1日,在重新选举临时参议院议长时,吴景濂脱颖而出,而同盟会内定的议长候选人张耀曾以一票之差落选。吴景濂之所以能出人意料的当选为议长,主要原因是:其一,吴景濂不是同盟会会员,也不是立宪派官员,而当时北京政权中这两派争夺得热火朝天,吴景濂两面都不得罪,用当时《申报》所评述之语来说“于新、旧感情均洽”;其二,吴景濂在议员中资历颇深,他是清末第一批省咨议局议长之一,且手段圆滑,民国成立后,参与组建统一共和党的同时又是民社、统一党、共和建设讨论会等政党的发起人或成员,具有多重身份,因此很难具体将其界定为哪党哪派。

1912年8月,同盟会与统一共和党等5个政党协商联合组成“国民党”,吴景濂作为统一共和党的代表成为国民党的创始人之一,在国民党成立大会上,吴景濂当选国民党九大理事之一,任国民党北京支部部长。

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编辑]

民国之精华》中的吳景濂照片

吴景濂参与国民党组建,壮大了与袁世凯抗衡的势力,令袁十分气愤,于是,在1913年4月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正式成立时,袁世凯及其同党对吴景濂采取不支持态度,在选举众议院议长时,吴景濂与立宪派官员、民主党代表汤化龙展开了激烈争夺,第一轮投票,汤领先吴四票,但汤化龙选票未及半数,依选举规则,重新投票,第二轮汤仍领先,但由于国民党议员的反对,汤仍未过半数,只好休会一天等待最后选举。4月30日,在第三轮投票中,汤化龙最终胜出。吴为国会众议院议员。

1913年10月,袁世凯拉拢和胁迫国会议员选举自己为正式的大总统。袁感到国会的存在对自己实行独裁统治是一个制约,特别是国会中的国民党议员,对自己是严重威胁。11月4日,袁世凯下令驱逐国会中的国民党议员,其中包括时任国民党北京市党部负责人的吴景濂,并下令军警将他软禁在党部内三天。1914年年底,袁世凯准备称帝,以重金和高官收买拉拢吴景濂,被拒绝。吴景濂机智的离京经天津南下,参加反袁护国运动。离京时吴景濂发表《劝告袁前总统去国书》:“……公早去一日,国与民早救一日,公晚去一日,国与民晚救一日,时间消息、空间系焉,国于是待命,民于是待命……”

1916年6月袁世凯過世后,吴景濂回到北京。新任大总统黎元洪筹备恢复国会,吴景濂感到自己有东山再起之机。8月1日,国会正式复会。1917年5月31日众议院议长汤化龙辞职,吴景濂接替。

护法[编辑]

1917年6月张勋复辟强迫黎元洪解散国会,张勋复辟仅仅十二天就夭折了,段祺瑞以再造共和的功臣自居,拒不执行《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和恢复国会,引发了孙中山等人在南方发起护法运动,吴景濂与部分议员南下广州响应 号召,在广州出席国会非常会议。8月25日,吴景濂就任国会非常会议众议院议长。9月1日,非常国会第四次会议举行大元帅选举会,孙中山以84票当选为大元帅。次日下午,吴景濂议长及国会议员数十人,乘舰至黄埔岛,举行大元帅授印仪式。吴景濂亲致大元帅颂词:“民国不造,黎、张倡逆。国会解散,大法扫地,以后清廷复辟之变,段祺瑞与张勋,同恶相倾,迭为起灭。屠清斯覆,而大总统亦被废斥。景濂等依准法国前例,开非常会议于广州。金谓大盗移国,非武力不能熔治,西南各省与海军第一舰队,兵力雄厚,士心效顺。而部曲散漫,未有统帅,殊不足以取齐一之效。决议置海陆军大元帅一人。前临时大总统孙先生文,手创民国,内外瞻仰,允当斯任,即日赍致证书,登坛授受。悃忱未尽,复申是言。所愿我大元帅总辑师干,歼灭群丑,使民国危而复安,约法废而复续,不胜郑重期望之至。”

护法运动中,吴景濂与孙中山的关系经历了一个由合到分的过程。吴景濂率领国会议员响应护法,给孙中山以很大的支持。然而二人在军政府改组问题上的意见不同,为桂系军阀控制军政府提供了便利。最后关于是否应由非常国会选举总统,吴景濂与孙中山发生了严重的政见分歧,最终导致了合作关系的破裂,这严重影响了护法政局。1918年5月组织国会非常会议通过“改组案”,由七总裁替代大元帅,排挤孙中山的领导。5月孙中山离开广州去上海。非常国会由于西南军阀的干扰,1920年夏起先后迁至昆明重庆,1920年11月孙中山回到广州,重组军政府和非常国会。孙吴已经不能合作。吴景濂离广州迁上海,并在奉天(奉系)、保定直系)一带游说,力图在北京恢复民元国会。得知直系控制的北京政权有恢复国会的意图,吴于1921年回到北京,彻底投靠直系军阀。

法统重光与曹锟贿选[编辑]

位於廣州黃花崗的吳景濂手植樹。

1922年5月与直系曹锟吴佩孚策划恢复法统,恢复民元国会。第一次直奉战争后,直系军人以拥护第一届国会与临时约法为标榜,号召南北实现统一。此时国内形势呈现“一边倒”的局面:奉系战败后退回东三省,无力再战;西南护法政府业已解体,孙中山在陈炯明发动广州政变后避居上海;宣布“联省自治”的湖南等省也通电支持恢复“法统”。直系控制了国内大部分地区,一跃成为实力最强的军政集团。在曹锟、吴佩孚等直系首领的支持下,历经磨难的第一届国会终于再次复会。6月1日,吴和王家襄在天津召集旧国会议员203人发表宣言,否认民国六年六月十二日北京政府解散国会的命令,指出徐世昌是非法总统,自本日起,国会完全行使职权,西南各省因护法而成立之一切特别组织,均应取消。6月2日徐世昌辞职。当天吴和王家襄到寓居天津的黎元洪家,邀请黎复出。6月12日,旧国会迁北京。8月1日正式复会,吴复任众议院议长。这是吴景濂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担任国会议长。

1922年11月,经曹锟亲信王承斌(吴的兴城同乡)、边守靖等串通,吴私用众议院名义向黎元洪密告財政總長罗文干訂立《奧國借款展期合同》时納賄,导致罗被捕[1]。推翻了由吴佩孚支持的王宠惠内阁

吴景濂一直是个标准的立宪人士,然而多年的政治阅历,使吴感到“国中军阀,无论南北,俱是一丘之貉”。他认为在当时的中国,只有与直系这样的实力派合作,民国宪法才有望制定成功,议会政治才有可能继续存在与发展。因此,1923年9月至10月,吴支持曹锟竞选,涉嫌贿赂作弊,以吴景濂为首的国会被称为“猪仔国会”,威信一落千丈。曹锟当选总统后,欲提名吴组阁,但是洛阳派反对,洛方主顏惠庆。后公举孙宝琦內閣折中。吴失意。10月,颁布中国第一部正式宪法《中华民国宪法》。当年12月,吴景濂在众议院会议上与自己的反对派发生争执,被对方蛮横的用墨盒砸伤,只好灰溜溜离开北京,到天津寓居,从此离开政界。

1924年1月1日,曹锟颁布众议员改选令,吴无法重获议席。

退出政界[编辑]

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直军战败,张作霖进驻北京,吴景濂曾三次潜回北京,想通过表弟王承斌的关系投靠奉系。不料张作霖对王、吴采取不理睬的态度,王承斌的起家部队第二十三师也在天津附近被李景林部奉军缴械,王承斌也被迫下野,吴景濂一时打消了复出的念头,11月底,段祺瑞就任临时执政后,要以贿选罪通缉吴景濂,无奈,吴景濂只好出洋到日本观望时局。不久又从日本长崎潜回上海,经汉口保定,试探吴佩孚动静,见吴部下也在反对国会,大为失望,只好又回到天津法租界隐居。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多次拒绝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请他回东北主持政务。1936年,吴景濂在天津与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陈赓等人会面,表明了自己的立场。1937年平津沦陷后,日本又请吴主持华北政务,也遭到了吴的拒绝。1944年1月24日病逝于天津,终年72岁。1955年迁葬于北京西郊八大处福田公墓。

评介[编辑]

  • 东方饭店闹事案,1923年3月10日,时任众议院议长的吴景濂与另一名议员及随从住进北京东方饭店,晚上打麻将。吴要求东方饭店为陪同小姐的垫付50大洋赏钱,遭到婉拒。之后吴指使随从殴打茶房、砸毁陈设、并扬言查封饭店,拂袖而去。事发后,北京和上海各大报相继发表文章,报道真相。东方饭店经理邱润初在股东会的支持下,坚决要求赔偿。60多名国会议员也联名提出抗议。在强大压力下,吴景濂终于道歉赔偿。

子女[编辑]

吴景濂有二子四女,其中次子吴权战后曾在海牙国际法庭任法官,是该法庭为数不多的华裔法官之一。长女吴孟班、次女吴仲班、三女吴叔班、四女吴季班都是大家闺秀,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其中吴孟班为法国巴黎大学文科社会经济学博士,吴叔班为美国斯坦福大学教育学硕士、俄亥俄大学教育博士,回国后致力于实业,曾在兴城韩家沟拥有颇有规模的果树农场。吴叔班于1947年当选为“国大代表”,中共建政后曾任国务院参事、全国政协文史委员会文史专员,曾撰写并整理了有关吴景濂的文章多篇。

其他[编辑]

在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旁,至今仍生长着一棵俊俏挺拔的细叶榕树,旁边的石质围栏上镌刻着:“众议院议长吴景濂手植”,据考证,这是吴景濂在1920年春在担任护法国会议长时为缅怀辛亥革命先烈而亲手栽植的。

参考文献[编辑]

  1. ^ 郭廷以《中華民國史事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