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貝里尼家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巴貝里尼家族
Coat of arms of the House of Barberini.svg
國家 義大利
頭銜

創立 1530年-1559年間
創立者 安東尼奧·巴貝里尼
分支 (三個分支都是因為男性後裔絕嗣,經由女性繼承人的婚姻所產生的。 )
民族 義大利人
系列条目
意大利历史
意大利国徽
Flag of Italy.svg 意大利主题

巴貝里尼家族義大利語Barberini),或譯巴爾貝里尼、巴別利尼,是一個於17世紀的羅馬聲望急遽上升的義大利貴族家族,在馬費奧·巴貝里尼樞機(Maffeo Barberini)於1623年當選為教宗烏爾巴諾八世後,家族影響力達到頂峰。家族於羅馬的宮殿巴貝里尼宮(1633年完工),現今是國立古代藝術美術館的一部分。

早期歷史[编辑]

巴貝里尼家族原本是一個位於托斯卡那城鎮巴爾貝里諾瓦爾德爾薩的小貴族,但家族於11世紀早期遷至佛羅倫斯定居。[1]

卡羅·巴貝里尼(Carlo Barberini,1488年-1566年)和他的弟弟安東尼奧·巴貝里尼(Antonio Barberini,1494年-1559年)是成功的佛羅倫薩糧食、羊毛和紡織商人。當神聖羅馬帝國於1530年洗劫並破壞佛羅倫斯時,安東尼奧參與了保衛城市的工作,戰爭結束後的1531年美第奇家族重新掌權,安東尼奧厭倦了他們的統治,於1537年離開佛羅倫斯前往羅馬監督家族在羅馬的事業。[2]

1552年,卡羅的兒子弗朗切斯科(Francesco Barberini)跟隨他的叔叔安東尼奧來到羅馬從商,家族的事業蒸蒸日上,弗朗切斯科成為了一個富有的商人並且買了一些政府及天主教會的高級職位。1559年,安東尼奧被效忠美第奇家族的部隊謀殺了。

弗朗切斯科持續累積財富及頭銜直到他於1600年去世。一般來說,持有教會職務的人若死去,資產將會被宗座財務署英语Apostolic Camera收回,但弗朗切斯科的親屬們上訴成功,使得資產得以保留,而家族的事業則交到弗朗切斯科的姪子們手裡(弗朗切斯科那死於1571年,同樣名為安東尼奧的哥哥的兒子們),這之中包括時任法諾總督的馬費奧·巴貝里尼。

教宗烏爾巴諾八世[编辑]

上面刻有烏爾巴諾八世的教宗牧徽的硬幣

巴貝里尼家族在馬費奧·巴貝里尼樞機於1623年被選為教宗烏爾巴諾八世後,獲得了巨大的財富及影響力。他上任後將他的弟弟安東尼奧·馬切羅·巴貝里尼英语Antonio Marcello Barberini(老安東尼奧)及兩個姪子弗朗切斯科·巴貝里尼英语Francesco Barberini (1597–1679)安東尼奧·巴貝里尼英语Antonio Barberini擢升為樞機。[3]他也任命他的哥哥卡羅·巴貝里尼(1562-1630)英语Carlo Barberini (1562–1630)(弗朗切斯科、安東尼奧、塔迪奧的父親)為蒙特羅通多公爵,並於1630年從科隆納家族手中買下帕萊斯特里納,任命他的第三個姪子塔迪奧·巴貝里尼英语Taddeo Barberini為帕萊斯特里納親王,他也任命塔迪奧為神聖羅馬天主教旗手英语Gonfalonier of the Church[1]、羅馬行政官英语Prefect聖天使堡指揮官。[3]

相比烏爾巴諾八世竭盡所能的使用裙帶關係,他在教會、外交或文化上的成就上都顯得黯然失色,與烏爾巴諾八世同時期的英國作家約翰·巴爾格瑞夫英语John Bargrave寫道:[4]

卡斯特羅戰爭爆發後,烏爾巴諾八世和其他家族成員的臭名更加為人所知。據估計,在烏爾巴諾八世統治時期,巴貝里尼家族總共累積了1.05億斯庫多的財富。[3]

烏爾巴諾八世的多項作為也招致了許多批評,其中一項是他從萬神殿的門廊上拆除古老的鍍金青銅板並將之熔化,用以裝飾聖彼得大教堂祭壇天蓋英语Baldachin以及鑄造聖天使堡的80門大炮,烏爾巴諾八世甚至樹立了一塊石碑自豪地宣稱自己將這些隱藏的青銅板重新使用,用以榮耀並防禦教會。一位不願具名的評論家一語雙關地說道:[5]

這句話的翻譯為‘那些野蠻人沒做的,巴貝里尼都做到了’。除了調侃巴貝里尼的姓氏外(野蠻人與巴貝里尼的拉丁文拼音近似)也間接指稱巴貝里尼家族甚至比野蠻人還野蠻。

流亡及重建[编辑]

位於帕萊斯特里納的科隆納-巴貝里尼宮

卡斯特羅戰爭及烏爾巴諾去世[编辑]

巴貝里尼家族參與了第一次卡斯特羅戰爭,爆發戰爭的起因是因為當帕爾馬、皮亞琴察及卡斯特羅公爵奧多阿爾多·法爾內塞英语Odoardo Farnese參觀羅馬時,羞辱了烏爾巴諾八世的姪子們,他說他們太年輕無法勝任管理宗座事務這種大事,教宗聽了之後非常憤怒,一系列的衝突就此爆發。這場戰爭雖然沒有明顯的勝利者,但教宗無疑對戰事失利感到懊惱,而他本人亦在和平協議簽處的幾個月後,於1644年去世。

家族流亡[编辑]

儘管烏爾巴諾八世在位時任命了非常多的親屬為樞機,樞機團最後還是選出了來自潘菲利家族英諾森十世為教宗,甫上任英諾森十世就下令調查巴貝里尼家族在戰爭期間的行為。[3]

烏爾巴諾八世在位時提拔的三個姪子,樞機主教安東尼奧、弗朗切斯科和塔迪奧親王被迫流亡,他們先在巴貝里尼宮門口掛上法國國徽,用以確認他們受到法國保護,安東尼奧和塔迪奧在馬扎然樞機的保護下逃至巴黎,弗朗切斯科則是在稍後與他們會合。塔迪奧的妻子,安娜·科隆納英语Anna Colonna也在隨後前去巴黎,不過在她走之前,她親自呼籲教宗不要剝奪巴貝里尼的資產,但教宗最後還是剝奪了大部分巴貝里尼的財產。

家族重建[编辑]

巴貝里尼家族在巴黎受到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盛情款待,一直到1653年家族成員終於能夠回到羅馬。塔迪奧於流亡期間的1647年去世,他的兄弟最後透過塔迪奧的小兒子,馬費奧·巴貝里尼(1631-1685)英语Maffeo Barberini (1631–1685)與英諾森十世的姪孫女,奧林皮婭·吉烏斯提尼亞尼英语Olimpia Giustiniani聯姻而和解,馬費奧也因為如此,被重新賦予了他父親的頭銜,帕萊斯特里納親王。塔迪奧的大兒子,卡羅·巴貝里尼英语Carlo Barberini則被英諾森十世任命為樞機,塔迪奧的女兒,魯克蕾齊亞·巴貝里尼英语Lucrezia Barberini嫁給了摩德納公爵弗朗切斯科一世·埃斯特英语Francesco I d'Este, Duke of Modena(埃斯特家族在第一次卡斯特羅戰爭時與法爾內塞家族為盟,一起對抗教宗),進一步穩定家族的關係。

近現代的歷史[编辑]

巴貝里尼宮牆上的巴貝里尼家族徽章

1627年,菲力波一世·科隆納英语Filippo I Colonna的女兒安娜·科隆納英语Anna Colonna嫁給了教宗烏爾巴諾八世的姪子塔迪奧·巴貝里尼英语Taddeo Barberini,開始了兩個家族長達百年的合併過程。

第一次絕嗣[编辑]

1728年,第三代帕萊斯特里納親王,烏爾巴諾·巴貝里尼(1664-1722)英语Urbano Barberini (1664–1722)的女兒科妮莉亞·巴貝里尼(Cornelia Barberini)與科隆納家族卡爾博尼亞諾系(科隆納·迪·夏拉)的朱利歐·切薩雷·科隆納·迪·夏拉(Giulio Cesare Colonna di Sciarra)聯姻,由於烏爾巴諾是家族中最後一位合法的男性繼承人,藉著這段婚姻,朱利歐將巴貝里尼加入他們的家族姓氏中,成為巴貝里尼-科隆納·迪·夏拉(Barberini Colonna di Sciarra),他們的長子繼承卡爾博尼亞諾親王頭銜,次子則繼承了帕萊斯特里納親王頭銜。[6]

雖然烏爾巴諾沒有合法的男性繼承人,但他在三次婚姻之前有過私生子,名叫馬費奧·卡利斯托·巴貝里尼(Maffeo Callisto Barberini,生於1688年),依照烏爾巴諾最後一位妻子,瑪麗亞·特蕾莎·布翁孔帕尼(Maria Teresa Boncompagni)的遺囑,馬費奧成為了科雷塞侯爵(Marchese di Corese),巴貝里尼家族很大一部分的遺產都留給了他。[7]

瑪麗亞的後代(科隆納家族卡爾博尼亞諾系),曾經為了這些家族遺產與馬費奧的後代展開衝突,最後兩個家族分支於1811年在巴黎切署了協議,才將這些資產劃分清楚。

第二次絕嗣[编辑]

當帕萊斯特里納親王恩立科·巴貝里尼-科隆納(Enrico Barberini Colonna)於1889年去世後,巴貝里尼家族的男性後裔再一次地斷絕了,恩立科唯一的女兒,帕萊斯特里納女親王瑪麗亞(Maria)的丈夫路易吉·薩凱提侯爵(Luigi Sacchetti)決定繼承親王頭銜並允諾使用巴貝里尼做為姓氏 ,使得家族得以延續。

第三次絕嗣[编辑]

巴貝里尼家族卡爾博尼亞諾系第9代親王烏爾巴諾·巴貝里尼-科隆納·迪·夏拉(Urbano Barberini Colonna di Sciarra,1913–1942)沒有男嗣,遂將頭銜傳予他姐姐的養子,同時也是他女婿的阿爾貝托·里阿里歐-斯福爾扎(Alberto Riario Sforza,1937-2008),他將家族姓氏改為里阿里歐-斯福爾扎·巴貝里尼-科隆納·迪·夏拉(Riario Sforza Barberini Colonna di Sciarra)。[8]

現今概況[编辑]

現今還存在的兩個分支都是由女性繼承人的後代所產生。科隆納系第12代卡爾博尼亞諾親王是烏爾巴諾·里阿里歐-斯福爾扎·巴貝里尼-科隆納·迪·夏拉義大利語Urbano Barberini(1961年出生),現在是一名演員。[8]薩凱提系第14代帕萊斯特里納親王則是班奈迪托·弗朗切斯科·巴貝里尼(Benedetto Francesco Barberini,1961年出生)。[8]

藝術贊助及遺產[编辑]

羅馬的巴貝里尼宮、巴貝里尼圖書館(現在是梵蒂岡宗座圖書館的核心部分)及其他許多的建築、祭壇以及家族在羅馬的各項工程(有著巴貝里尼3隻蜜蜂徽章的建物,如蜜蜂噴泉巴貝里尼廣場上的特里同噴泉)等,都一再證明了巴貝里尼家族在17世紀的品味、財富及輝煌的歷史。家族委託了許多藝術家,如羅倫佐·奧托尼英语Lorenzo Ottoni貝尼尼承接了各種以巴貝里尼為中心的工程。家族也是早期歌劇的贊助者,他們持續資助明星歌劇演唱家如馬爾坎托尼奧·帕斯夸里尼英语Marc'Antonio Pasqualini,並建立了私人歌劇院四噴泉歌劇院英语Teatro delle Quattro Fontane,雖然家族在許多政策及行為上頗受人批評,但其對文藝復興後期及早期巴洛克的藝術貢獻仍是不可抹滅的。

現今許多的巴貝里尼藝術收藏分散在世界各個不同的博物館中,這些藝術作品包括:

巴貝里尼家族樹[编辑]

下面是家族16-17世紀的家族樹[6] ,家族的男性首領以紅色填滿表示。

 
 
 
 
 
 
 
 
 
 
 
 
 
 
 
 
 
 
 
 
 
 
 
 
 
 
 
 
 
 
 
 
 
 
 
 
 
卡羅
(Carlo,1488年出生 )
 
卡珊德拉·德爾·布蘭卡(Cassandra del Branca)
 
安東尼奧
(Antonio,1494年出生)
 
 
 
 
 
 
 
 
 
 
 
 
 
 
 
 
 
 
 
 
 
 
 
 
 
 
 
 
 
 
 
 
 
弗朗切斯科(Francesco)
 
安東尼奧(Antonio )
 
卡蜜拉(Camilla )
 
 
 
 
 
 
 
 
 
 
 
 
 
 
 
 
 
 
 
 
 
 
 
 
 
 
 
 
 
 
 
 
 
 
 
 
 
 
 
 
 
 
 
 
 
 
 
 
 
 
 
 
 
 
 
 
 
 
 
 
 
 
 
 
卡羅·巴貝里尼英语Carlo Barberini (1562–1630)
 
科斯坦扎·馬加羅提(Costanza Magalotti)
 
亞歷山德羅(Alessandro)
 
尼可洛(Niccolo)
 
烏爾巴諾八世
 
安東尼奧·馬切羅·巴貝里尼英语Antonio Marcello Barberini
 
 
 
 
 
 
 
 
 
 
 
 
 
 
 
 
 
 
 
 
 
 
 
 
 
 
 
 
 
 
 
 
 
 
 
 
 
 
 
 
 
 
 
 
 
 
 
 
 
 
 
 
 
 
 
 
 
 
 
 
 
 
 
 
弗朗切斯科·巴貝里尼英语Francesco Barberini (1597–1679)
 
卡蜜拉(Camilla)
 
瑪麗亞(Maria)
 
塔迪奧·巴貝里尼英语Taddeo Barberini
 
安娜·科隆納英语Anna Colonna
 
克拉麗切(Clarice)
 
安東尼奧·巴貝里尼英语Antonio Barberini
 
 
 
 
 
 
 
 
 
 
 
 
 
 
 
 
 
 
 
 
 
 
 
 
 
 
 
 
 
 
 
 
 
 
 
 
 
 
 
 
 
弗朗切斯科一世·埃斯特英语Francesco I d'Este, Duke of Modena
 
魯克蕾齊亞·巴貝里尼英语Lucrezia Barberini
 
卡羅·巴貝里尼英语Carlo Barberini
 
馬費奧·巴貝里尼(1631-1685)英语Maffeo Barberini (1631–1685)
 
奧林皮婭·吉烏斯提尼亞尼英语Olimpia Giustiniani潘菲利家族
 
 
 
 
 
 
 
 
 
 
 
 
 
 
 
 
 
 
 
 
 
 
 
 
 
 
 
 
 
 
 
 
 
 
 
 
 
 
 
 
 
 
 
 
 
 
 
 
 
 
 
 
 
 
 
 
 
 
 
 
 
 
 
 
 
 
 
 
瑞納爾多·埃斯特英语Rinaldo d'Este (1655–1737)
 
 
科斯坦扎(Costanza)
 
卡蜜拉(Camilla)
 
弗朗切斯科·巴貝里尼(1662-1738)英语Francesco Barberini (1662–1738)
 
烏爾巴諾·巴貝里尼(1664-1722)英语Urbano Barberini (1664–1722)
 
塔迪奧(Taddeo)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本條目部分或全部内容出自公有领域Chisholm, Hugh (编). Barberini. 大英百科全書 3 第十一版. 劍橋大學出版社. 1911年.  This cites:
    • A. von Reumont, Geschichte der Stadt Rom (Berlin, 1868), iii. b. 611–612, 615, 617, &c.
    • Almanach de Gotha (Gotha, 1902).
    • J. H. Douglas, The Principal Noble Families of Rome (Rome, 1905).
  2. ^ Rietbergen, P. J. A. N. Power And Religion in Baroque Rome: Barberini Cultural Policies. Leiden, The Netherlands: Koninklijke Brill NV. 2006. ISBN 9004148930. 
  3. ^ 3.0 3.1 3.2 3.3 von Ranke, Leopold. History of the popes; their church and state (Volume III). The Colonial Press. 1901. 
  4. ^ Bargrave, John. James Craigie Robertson, 编. Pope Alexander the Seventh and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Works of the Camden Society (Royal Historical Society). 1867, 92. 
  5. ^ Chisholm 1911.
  6. ^ 6.0 6.1 Worldroots - Barberini.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3-06).  无效|dead-url=bot: unknown (帮助) Retrieved from Internet Archive January 12, 2014.
  7. ^ TESTAMENTO DI MARIA TERESA BONCOMPAGNI LUDOVISI[永久失效連結]
  8. ^ 8.0 8.1 8.2 Angelfire Got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