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与朝鲜半岛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本與朝鮮半島的关系
Flag of Japan.svg Flag of North Korea.svg Flag of South Korea.svg
Japan North Korea South Korea Locator.png
  日本
  朝鮮
  韓國
朝鮮半島(中)與日本(右)
獨島,朝鮮半島與日本的爭議領土,由大韓民國控制。

日本与朝鲜半岛的关系是指日本朝鮮半島两地域上从古至今的政权与人民间的关系。

日本與朝鮮半島同屬漢字文化圈,同樣受中華文化影響,兩地人民亦交往頻繁,日本天皇也曾納朝鮮人為妃,故現時日本皇室具有百濟血統。但日本過去曾經數次入侵朝鮮,如萬曆朝鮮戰爭,而1910年到1945年間更入侵並殖民統治了朝鮮半島。由於歷史緣故,韓國人在教育上普遍仇視日本人,就算是日本和大韓民國建交以後也不例外,常有獨島等領土爭端。但另一方面由於兩國同是美國的盟友關係,對於朝鮮核問題中國崛起等事件南韓和日本又不得不在某些方面合作來與美國共同應付這個局面。在2002年時,日本與韓國曾共同舉辦過世界盃足球賽。

歷史[编辑]

史前時期至三世紀[编辑]

日本与朝鲜的最早的接触被认为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世纪,据记载当时有人从朝鲜半岛高句丽百济新罗伽耶渤海國等移民到日本九州地区[1]

四世紀至十二世紀[编辑]

著名的有來自高句麗王室的高麗氏和百濟王室後裔的鬼室氏百濟王氏。同时,佛教是从朝鲜半岛東南部的新罗传入日本的。日本奈良時代光仁天皇的夫人、桓武天皇的生母高野新笠是百濟武寧王後裔,桓武天皇的後宮中也有幾位出身百濟王氏

十三世紀至十四世紀[编辑]

1260年(文应元年、中統元年),负责漠南漢地事務的忽必烈中原即位称帝,对高麗方針由武力征服变更为怀柔政策。同年,高丽元宗向其称臣高麗成为其东藩。朝鲜半岛上的高麗國成为后来元朝侵略日本的協力者[2]。後來蒙古在高麗設征東行省,實際控制高麗。朝鮮半島處於蒙古統治下,高麗王娶蒙古公主為妃,成為蒙古駙馬[3]:114

1273年,忽必烈要求高麗派使者奔赴日本,希望与日本“通好”[4][5]。后世陳舜臣认为,该国书傲慢无礼。

十四世紀至十九世紀[编辑]

蒙古退出朝鮮半島後,李成桂建立李氏朝鮮[3]:114。1592年,日本太政大臣丰臣秀吉下令入侵李氏朝鲜万历朝鲜之役爆发,明朝因为宗藩关系派兵援助朝鲜,经过6年的戰争,明朝联军在陆上和海上击败日本。1598年豐臣秀吉死後,日本军队撤出朝鲜。

1875年江華島事件[3]:111,1876年日本和朝鮮締結《日朝修好條約[3]:107,承認日本之領事裁判權[3]:130,朝鮮開國[3]:111,否定清國對朝鮮之宗主權[3]:130。朝鮮因為貧窮沒有力量改變,於是演變為「事大主義(「事大」語出《孟子》「以小事大」,是一種儒家外交理念,基於強弱力量對比情況之下小國侍奉大國以保存自身之策略,特指李氏朝鮮對中國明朝和清朝稱臣納貢之政策[3]:113)」[3]:112。1880年,日本在朝鮮首都漢城開設公使館[3]:131

1882年,朝鮮和美國締結通商條約,同時也與英國和德國締結通商條約[3]:119朝鮮高宗登基早年由父親興宣大院君攝政,大院君選妻子驪興府大夫人閔氏的遠支宗親閔兹暎為高宗之妃(後追封為明成皇后)。興宣大院君發動兵變閔妃化妝成宮女外逃;清國派朝鮮事務大臣吳長慶、幫辦大臣袁世凱出兵平定兵變,將大院君監禁於中國直隸保定,閔妃重新執政[3]:111。日本也出兵朝鮮,與朝鮮政府交涉,要求派遣謝罪使到日本,並且承認護衛日本公使館之駐兵權[3]:131。大院君時而為親清派,時而為反清派,偏愛自己宗族女兒,使閔妃成為兒子朝鮮高宗之妻子,閔妃最初也試圖以日本為後盾掌握權力,但後來厭惡並排斥日本[3]:112。日本歷史學家宮脇淳子認為雙方立場轉換毫無道理可言,只是拼命維持自己權力,只要能成為自己靠山,便可不顧立場,可以與任何人聯手[3]:112。閔妃派轉為反日親清[3]:110

1884年12月4日,朝鮮內部开化派派趁著清法戰爭無暇他故,发动政变,宣佈脫離清朝;三天之內即被袁世凱鎮壓,政权回到閔妃派系手上[3]:111。親日派金玉均發動甲申事變[3]:110。日本公使館遭焚毀,數十名日本人遭殺害[3]:131。因此事件牽涉中日,南韓一度視甲申事變為民族主義運動,但在民主化後負面評價增多:北韓和中國則看法較為接近[3]:111俄國駐朝鮮公使夫人與閔妃關係良好,所以後來閔妃改為依附俄國[3]:117。政變流亡後,開化黨領袖金玉均曾拜日本思想家福澤諭吉為師,流亡日本,後被刺客刺殺於上海[3]:111。朝鮮對日本原本只有厭惡意識,而明治維新之後來到朝鮮之日本人大多是下級武士,朝鮮兩班階級認為自己被最下層人指手畫腳,發布命令,所以產生很強烈反彈[3]:113。1885年至1887年,英國皇家海軍攻打並佔領朝鮮王朝巨文島(英國稱為漢密爾頓港 Port Hamilton),牽制俄國;清國也害怕俄國介入朝鮮半島,最終俄國允諾不侵佔朝鮮領土,英軍撤出巨文島[3]:121。1888年,朝鮮於東京開設公使館[3]:131

1894年東學黨之亂,官吏不正當地徵收大量稅金,一批漢文老師向地方官吏陳情,遭到逮捕、棍棒敲打或驅逐,約一千人左右襲擊郡衙,奪取米糧後解散;地方官吏將抗議之農民貼上東學標籤,開始鎮壓[3]:134。清朝決定鎮壓東學黨時,在朝鮮並無足夠軍隊,因此向朝廷請求援助,清朝依照先前天津條約規定,通告日本,所以日本也運軍隊至朝鮮,朝鮮政府締結全州和議:一、道人與朝廷合力維持庶政;二、嚴加懲處貪官污吏;三、嚴懲貪暴的富豪;四、懲罰不良的儒林學者和兩班;五、燒毁奴婢文書;六、改善七班賤人(當時朝鮮政府規定:賣藝人、屠戶、編筐人、巫師、妓女、鞋匠、皮匠等七種人為「賤民」[3]:135)的待遇;七、允許年輕寡婦改嫁;八、廢除一切無名雜稅;九、打破門第之見,登用人才;十、嚴懲私通倭人者;十一、取消一切債務;十二、平分土地[3]:135-136。同年2月15日,東學黨人、全羅道古負郡首領全琫准起兵,大破官軍,並占領全州朝鮮高宗除派官軍攻擊,並請清朝援軍外,也派人與其和議,全琫准擔心繼續抵抗,會招來外國勢力干涉,同意和政府「相議官民相和之策」,6月10日,雙方達成和解[3]:135。3月,朝鮮獨立運動志士金玉均遭到暗殺[3]:138

1895年日清戰爭爆發後,英國立即向日本和清國表明:期望戰事勿擴及上海,同時發表嚴正中立宣言;但是英國皇家海軍於1865至1941年間駐守中國艦隊總司令(Commander-in-Chief, China),通稱為中國艦隊(China Station,前身是1831年設立之東印度及中國艦隊[3]:149),向清國海軍通報日本動態;而且英國違反中立條約,由英國商船運送清國陸軍至朝鮮,但禁止日本商船土佐丸(英國格拉斯哥民營公司所購)出港,以中立法規為由防止用於軍事目的,英國政府與輿論態度都「反日親清」[3]:148-149。日清战争清國戰敗,下關條約規定:清國承認朝鮮獨立、割讓遼東半島臺灣澎湖群島給日本,支付賠款2億兩[3]:146。為支付給日2億兩,中國向外國談妥大筆借款,為向法國銀行借款,故商請俄國周旋,俄國因此趁機拿走遼東半島南部;宮脇淳子認為「三國干涉」為中國半殖民地化、屈辱近代化之開端,所以中國近代並非始自第一次鴉片戰爭,而是始自日清戰爭[3]:146。由於俄國率先提出三國干涉,邀約法國和德國支持,日本將遼東半島返還清國[3]:147

日本势力开始向朝鲜半岛急剧扩张,閔妃意识到东北亚势力格局变化后,与沙俄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以对付日本。1895年三浦梧棲甫至漢城赴任,他稱:「我們如此幫助朝鮮,朝鮮宮廷卻依附俄國,真是豈有此理!」;於是殺害閔妃,朝鮮人立刻轉為厭惡日本人[3]:117。1896年,朝鲜高宗带着儿子朝鲜纯宗逃往俄国公使馆。三國干涉還遼事件中,日本對俄國、德國和法國唯命是從,所以朝鮮閔妃開始看輕日本轉為依附俄國,日本人遂殺害她,朝鮮高宗更加討厭日本,到俄國公使館避難,最終發展為日俄戰爭[3]:146-147。朝鲜高宗从俄国公使馆返回王宮,於1897年稱韓國皇帝,宣稱要切斷與日本關係,所以日本人對此非常憤怒[3]:170

二十世紀[编辑]

1904年,大日本帝国与“大韩帝国”签订第一个保护国条约。

1910年8月22日,《日韩合并条约》签订,日韓併合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对朝鲜半岛35年的殖民统治结束。

1945年8月21日,苏联红军占领平壤并建立了苏联军事政府,8月25日,美军登陆仁川。美國拒絕承認流亡在中國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9月8日美国远东军司令部在朝鲜半岛南部成立驻朝鲜美国陆军司令部军政厅(USAMGIK),朝鮮半島陷入分裂的狀態。

1948年8月15日,大韩民国成立。1948年9月9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戰後的日本政府则只承认大韩民国政府为朝鲜半岛唯一合法政府。

二戰後至今[编辑]

與北韓關係[编辑]

北韓国旗

1952年,朝鮮內閣首相朝鮮勞動黨總書記金日成呼吁信仰社會主義的在日朝鲜人建立一个联系朝鲜与日本并谋求南北统一的组织。随后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在1955年5月25日宣告成立。

1977年到1988年间,朝鲜的特工多次在日本以及欧洲绑架日本人,2002年9月17日,在朝鮮平壤举行的日朝首脑会谈中,朝鲜首次承认了過往一直予以否定的绑架日本人事件,并且为此道歉,同時保证防止再次出现此类事件。日本政府已经正式认定了与此绑架事件相关的17名受害者[6]。2002年9月19日傍晚,小泉纯一郎政府正式向被害者家属宣布了8个死亡者名单。日朝会议时,朝鲜政府解释,这8个人的死因为“病死”、“灾害死”。此外,还有一些虽然没有被证实是因此事件而失踪[7],但是十分有可能同样遭到绑架的个案。

从2000年至今,北韓先后进行了多次導彈試射及核試,引起日本强烈不满。同时,日本也多次因为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不负责任的言论以及靖国神社参拜问题引起朝鲜强烈不满。日本與北韓至今没有建交。

與大韓民國關係[编辑]

南韓国旗

1965年,佐藤榮作領導的日本政府与朴正熙領導的大韩民国政府建立外交关系[8],雖然兩國當時仍是敵對關係,及因歷史問題而對立,但因為冷戰關係,兩國意識形態同為反共,且同為美國的盟友,因此兩國建立外交關係具有重要性。

1972年,韓國民主運動、反對派領袖金大中在日本被綁架並回韓國長期拘禁,一度使日韓關係十分緊張。

2002年,日本與韓國共同舉行世界盃

目前,日本与韩国之间因为独岛归属问题、日本政要对二战中對的韓國的戰爭罪行拒絕道歉和不负责任等言论问题、慰安妇问题、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存在着巨大的争议。2012年韩国總統李明博登上獨島後,兩國關係十分緊張。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上任後對慰安婦問題的態度,也造成日韓關係至今維持不睦。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왜구 조선인설’도 폐기 … 근·현대사는 접점 못 찾아
  2. ^ 『日本歴史大系2 中世』山川出版社、1985年,269頁。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宮脇淳子. 《這才是真實的中國史——來自日本右翼史家的觀點》. 新北市: 八旗文化. 2015 [2011]. ISBN 978-986-5842-66-6. 
  4. ^ 忽必烈写给日本国书:「上天眷命,大蒙古国皇帝奉书日本国王:朕惟自古小国之君,境土相接,尚务讲信修睦。况我祖宗,受天明命,奄有区夏,遐方异域,畏威怀德者,不可悉数。朕即位之初,以高丽无辜之民久瘁锋镝,即令罢兵还其疆域,反其旄倪。高丽君臣感戴来朝,义虽君臣,欢若父子。计王之君臣亦已知之。高丽,朕之东籓也。日本密迩高丽,开国以来,亦时通中国,至于朕躬,而无一乘之使以通和好。尚恐王国知之未审,故特遣使持书,布告朕志,冀自今以往,通问结好,以相亲睦。且圣人以四海为家,不相通好,岂一家之理哉。以至用兵,夫孰所好,王其图之。至元三年八月日」(元史卷二百八列傳第九十五外夷一日本國)
  5. ^ 高麗王書「右啓、季秋向闌、伏惟大王殿下、起居万福、瞻企瞻企、我國臣事蒙古大朝、稟正朔有年于茲矣、皇帝仁明、以天下為一家、視遠如邇、日月所照、咸仰其徳化。今欲通好于貴国、而詔寡人云、『海東諸国、日本与高麓為近隣、典章政理、有足嘉者。漢唐而下、亦或通使中国。故遣書以往。勿以風涛険阻為辞。』其旨嚴切。茲不獲己、遣朝散大夫尚書礼部侍郎潘阜等、奉皇帝書前去。且貴国之通好中国、無代無之。況今皇帝之欲通好貴国者、非利其貢献。但以無外之名高於天下耳。若得貴国之報音、則必厚待之、其実興否、既通而後当可知矣、其遣一介之使以往觀之何如也。惟貴国商酌焉。」
  6. ^ Japanese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for the Abduction Issue
  7. ^ Investigation Commission on Missing Japanese Probably Related to North Korea(COMJAN)
  8. ^ 韩国与日本建交谈判的内幕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