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懿皇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李鳳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鳳娘
慈懿皇后李氏

慈懿皇后(1144年-1200年),李姓,諱鳳娘[1] ,本籍安陽(今河南安陽),父親是李道,官慶遠軍節度使。她是宋光宗皇后、趙挺、宋寧宗趙擴生母,同時是文安公主和政公主齊安公主的繼母。

生平[编辑]

李氏生於宋高宗年間,為李道次女,傳說當年李道夫人產下次女前,軍營前飛來了一群黑鳳,徘徊不去,於是李道便為出生不久的女兒取名為李鳳娘。李鳳娘姿色豔麗,面相大贵,李鳳娘十七歲時,曾有道士皇甫坦來看她的面相,皇甫坦驚訝地說:「此女面相大貴,當母儀天下。」而不敢受拜,後來她的美貌為宋高宗所知,高宗即命其皇孫趙惇聘李鳳娘為妃,封榮國夫人,後封定國夫人,李鳳娘生下兒子趙挺,但不久早夭。乾道四年(1168年)李鳳娘又生下兒子趙擴,據說,李鳳娘在懷孕前,曾梦见一个大太阳墜落到庭院里,便用手承接它,李鳳娘从而怀孕有娠,在趙擴出生当天夜晚,祥光绕室。李鳳娘被描述為工於心計、刁蠻善妒,在做恭王妃期间,尚能安分守己。直到恭王被立为太子后,李鳳娘开始顯露出她骄横蛮悍的個性。她不断在高宗、孝宗、太子三宫之间搬弄是非,高宗后悔不已,在与吴皇后的谈话中,他认为自己受了皇甫坦的蒙骗而撮合了这门亲事。

成為皇后後,李鳳娘越發越肆無忌憚,飛揚跋扈,仗恃光宗生性懦弱,又疏於朝政,正中李皇后下怀,於是皇權漸被其控制。比如:唆使光宗封賞李氏外戚、建李氏家廟。李鳳娘封娘家三代为王,侄兒孝友、孝纯官拜节度使,一次归谒家庙就推恩亲属二十六人,一百七十二人授为使臣,下至李家门客,都奏补得官。李氏外戚恩荫之滥,是南宋建立以来所没有的。一次,成肃皇后謝氏好言规劝她注意礼仪,李鳳娘反驳道:“我是陛下的结发妻!這樣沒什麼不可以!”由於谢氏是由嫔妃册为中宫,在场的宋孝宗闻此十分反感。宋孝宗也屡屡训斥她:“你应该学太上皇后的后妃之德,若再插手太子事务,朕可要废掉你!”然而孝宗的劝告也没有起到震慑作用。一次宴會上,李氏當面向孝宗提出立嘉王為儲,孝宗沉吟不決,李鳳娘責問:“我是你趙家明媒正娶,正式聘來的,嘉王是我親生,為什麼不能立為太子?”他見李鳳娘說話刁蠻無禮,孝宗大怒離去。回宮後,李鳳娘向光宗哭訴:「陛下不肯立擴兒為太子,且還想廢了你!」光宗至此和太上皇孝宗失和,接下來也不去重華宮朝見父母。

當孝宗臨病死前,欲見光宗及兒媳最後一面,懦弱的光宗得不到李皇后的同意,不去探望临死的父親,許多大臣上書要求光宗去看望孝宗,但光宗也不予理睬,至孝宗大殮之日兩人也同樣不理不聞,中书舍人陈傅良出班拉住光宗衣襟,李鳳娘杏眼圓睜,大聲呵斥道:“这里是什么去处!你们这些秀才要砍头吗?”陈傅良只得大哭而出。於是大臣趙汝愚韓侂胄吳太皇太后同意之下,在大殮同日逼光宗讓位趙擴。光宗與李鳳娘則成為太上皇太上皇后。光宗因此病情加重。与他一同失势的李鳳娘一反常态,常以杯中之物来宽解光宗心中的鬱结,李鳳娘还反复叮嘱内侍、宫女,不在光宗面前提起“太上皇”和“内禅”等字眼。慶元六年(1200年)有算卦之人指李鳳娘會有災厄,於是李鳳娘穿上道袍,在大内僻靜之處辟了一間精室,獨自居住,虔心事佛;同年,李氏在精室中染病,卻沒人关心照顧。七月病逝,享年五十六歲。李鳳娘死后,宫人到中宫为其取礼服,管理钥匙的人拒不开中宫殿门,结果礼服没有取到,宫人们只得用席子包裹尸体,抬回中宫治丧。半路上忽然丢下尸体散去。結果尸体在骄阳的曝晒下发出阵阵刺鼻恶臭。治丧时,宫人们只得置鲍鱼,燃起数十饼莲香,掩盖难闻的气味。

軼事[编辑]

一次光宗見給他端水的宮女,雙手生得白嫩,隨口說了一聲:「好!」這件事引起了李鳳娘嫉恨。次日李后給光宗送來了一盒點心,揭開蓋子一看,裡面裝的就是那位宮女的兩隻手,使光宗極其驚恐。當時光宗后宫除李皇后外,还有黃貴妃张贵妃符婕妤等妃嫔。黃貴妃本是孝宗谢皇后侍女,光宗初为太子时,孝宗因见他缺少姬妾服侍而把黄氏赐给他。黄氏姿色美麗,溫婉賢慧,光宗对黄氏宠爱有加,即位后便立为贵妃;結果李鳳娘藉光宗离宫祭祀之时派人將其殺害。光宗听到黄贵妃暴亡後,惊骇伤心,而张贵妃符婕妤两人,也因李皇后嫉妒而被下令改嫁平民。他的父親宋孝宗聽說後便送來了藥丸,但李后卻造謠說那是毒藥,挑撥離間光宗與孝宗父子關係。

注釋[编辑]

  1. ^ 宋史》卷二百四十三 列傳第二 后妃下:「后生,有黑鳳集道營前石上,道心異之,遂字后曰鳳娘
前任:
谢皇后
宋朝皇后
1189年-1194年
繼任:
韩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