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毅傳書 (舞台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柳毅傳書
表演形式 音樂劇
上演地點 利舞臺戲院
場次 20場
語言 粵語
時長 2個多小時
製作機構 羅文製作有限公司
演員 歐陽珮珊、羅文、吳業光、盧海鵬陳安瑩、蔡新聲
導演 吳慧萍
編劇 黃霑
舞台設計 佈景及道具設計:陳俊豪
燈光設計 林瑞誠
音樂 音樂總監:顧嘉煇;作、編曲:鍾肇峰、顧嘉煇、奧金寶;填詞:黃霑
形象設計 化妝設計:陳文輝;髮式:林美華、明綺嫻;造型及服裝設計:劉培基
舞蹈編排 舞蹈編排:馮綺梅、劉素琴、許仕金;武術指導:蔡新聲

柳毅傳書》是1984年香港歌手羅文主理的粵語音樂劇,主辦機構為華星唱片耀榮娛樂。故事基於中國民間傳說《柳毅傳書》,並由黃霑編劇、吳慧萍導演,歐陽珮珊、羅文、盧海鵬陳安瑩等主演;音樂班底則由音樂總監顧嘉煇、音樂家鍾肇峰、編曲人奧金寶和填詞人黃霑所組成。

背景[编辑]

1983年,羅文原打算重演舞台劇《白蛇傳》,但遭女主角汪明荃推卻,故推出新劇《柳毅傳書》,並起用新人[1]。跟《白蛇傳》一樣,《柳毅傳書》獲選為劇本的原因是「神仙故事」,便於表現「多姿多彩」舞台效果[2];其次粵劇版《柳毅傳書》是羅文從小看到大的愛劇[3]。名伶羅家寶1983年首次赴港演出此劇,羅文曾向其索取劇本作參考[4]

羅文仍投進個人資金[5],不同的是《白蛇傳》的主辦機構只有羅文製作有限公司,這次則是華星唱片和耀榮娛樂[6]。羅文前私人助理Terry憶述,此劇的製作資金是二百多萬港元,《白蛇傳》的三倍[7];能聘請較多專業人員,使羅文無須太分神兼顧製作[8]。吳慧萍獲邀擔任監製,她曾為無線電視台擔任編導多年,1981年起轉向舞台製作[9]

選角[编辑]

余文詩是女主角龍三宮主的首個人選,但未達要求而被淘汰;另一說是此劇原打算辦更多場,需要兩個演員輪番飾演女主角,而且余、歐陽二人進入候選之列並無先後之分,而前者後來被淘汰則是因為其票房號召力較遜色[7]。歐陽珮珊是無線電視藝員,曾學習北派粵劇,會中國舞,但沒有演出舞台劇和唱歌的經驗[7]。1984年初,她與羅文在《歡樂滿東華》表演粵劇折子戲《柳毅傳書》,羅文因其古裝扮相決定由她來演[2],其後她針對弱項苦練了大半年唱功[7]

公映後羅文曾表示相對於《白蛇傳》,男主角的戲份較女主角多,亦較難演[2];此外由於不須分神於製作方面,演得更為投入[10]

飾演火龍王和媒婆的盧海鵬曾與羅文合作過《白蛇傳》。羅文打算由專業演員演戲份頗重的書僮一角,歐陽珮珊便向他推薦了無線藝員陳安瑩。陳安瑩沒有舞台和歌唱經驗,但此角不需要唱歌[11]。蔡新聲曾習京劇和中國舞,舞台表演經驗豐富,除飾演涇河王子,還是舞蹈員訓練所排藝社的導師,並參與設計此劇的武打招式[9]

演出概況[编辑]

演出地點是利舞臺戲院,首次於1984年9月20日至10月4日[12],再於同年11月7日至11日加演[10],共20場。票價分$200、$160、$140、$100、$40[12]。劇分8幕(龍王嫁女、雪地相逢、柳毅傳書、涇河決戰、龍宮拒婚、洞庭送別、兩地相思、柳府迎親),期間不落幕,中場休息15分鐘[13],總共2個多小時,有40多首歌曲,部分大場面採取對嘴的方式表演[14]

音像產品[编辑]

舞台劇上映時,羅文所監製的黑膠專輯《柳毅傳書》經華星唱片發行,精選了13首歌曲,派台曲《不肯忘》在香港電台的中文歌曲龍虎榜的最高排位是第4名[15],未能登上的周冠軍[16]和躋身無線電視的《勁歌金曲季選》。

特色[编辑]

編劇黃霑在《柳毅傳書》的專輯文案中表示此劇:「參考了各朝原本,大事增刪,把情節改得合現代觀念,並加進了不少諧趣的小節,令全劇娛樂性更豐富」[17]

音樂以慢板歌曲為主[18],並傾向現代化,顧嘉煇被指數次加入了中國傳統音樂所少用的半音音階[19],鍾肇峰亦以西洋的調式音階創作,異於《白蛇傳》[9]

服裝由羅文的設計師好友劉培基負責,他避用傳統粵劇標誌的中間色、水袖刺繡、釘珠等,當中蝦兵蟹將的造型被指卡通化[14],龍女的嫁衣融合了西方晚裝的風格[20]

吳慧萍希望給予觀眾嗅覺的享受,便在首幕《龍王嫁女》,將海洋味和鮮花味的香精,經冷氣出風口傳送至劇院內[21]

評論[编辑]

粵劇名伶羅家寶觀劇後認為《柳毅傳書》欠缺「傳統粵劇的文采」,而且歌詞通俗[22],後來再受訪時表示劇本、服裝、舞蹈及化妝富新意,值得粵劇借鑒[23]

1985年初,《號外》的專欄作者任玲瓏認為它是「84年通俗舞台劇中最賞心悅目的」,活化了一個「不合現代人心態」的故事,並歸功於監製吳慧萍[24]

2012年,文化評論人林奕華回顧此劇,形容其為「最早期的『小清新』」和「氣質取勝的純愛先驅劇」。[25]

聯合早報》和《新明日報》樂評專欄撇開劇單評論專輯,指歐陽珮珊以非職業歌手來說算稱職,並大致認可羅文的表現,但前者嫌其唱法平鋪直敘。歌曲被指因題材、搭配對象的限制而缺乏流行度,但編曲水準甚佳;詞方面,《聯合早報》略有微言,說其「在心傷、惆悵、悲愴、斷腸、解憂困和解憂減困裡的框框打轉」。[26][18]

演員[编辑]

  • 羅文:柳毅
  • 歐陽珮珊:龍三宮主
  • 盧海鵬:火龍王、媒婆
  • 陳安瑩:書僮
  • 蔡新聲:涇河王子
  • 何亦儀:龍三公主近婢
  • 王莉貞:龍三公主近婢
  • 高翰文:金甲神
  • 張毅璇、楊美珊、吳煥卿、張慧儀:眾妖姬

曲目[编辑]

柳毅傳書
羅文、歐陽珮珊、盧海鵬原声带
发行日期1984年
唱片公司華星唱片
制作人羅文
全碟作词:黃霑 全碟製作:羅文、顧嘉煇 
黑膠唱片(唱片編號:CAL061016)
曲序曲目作曲编曲歌手时长
1.柳毅傳書顧嘉煇顧嘉煇羅文3:37
2.洞庭送別鍾肇峰鍾肇峰歐陽珮珊、羅文3:46
3.相愛難顧嘉煇顧嘉煇羅文2:45
4.趕路忙顧嘉煇顧嘉煇羅文5:47
5.千生賬顧嘉煇顧嘉煇歐陽珮珊4:03
6.河山再見歡樂人鍾肇峰鍾肇峰歐陽珮珊、羅文2:17
7.不肯忘顧嘉煇顧嘉煇歐陽珮珊、羅文3:17
8.十年窗下顧嘉煇顧嘉煇羅文3:59
9.雪地相逢鍾肇峰鍾肇峰歐陽珮珊、羅文2:58
10.蝦兵蟹將顧嘉煇奧金寶盧海鵬1:34
11.為人不望報顧嘉煇顧嘉煇羅文2:04
12.聽一句痴心話顧嘉煇顧嘉煇歐陽珮珊、羅文4:05
13.恩似洞庭水顧嘉煇顧嘉煇大合唱3:02

參考資料[编辑]

  1. ^ 因汪明荃無時間演出 羅文暫放棄白蛇傳 新配搭排柳毅傳書. 華僑日報 (1983-07-17). 
  2. ^ 2.0 2.1 2.2 黃夏柏. 漫遊八十年代:聽廣東歌的好日子. 香港: 非凡出版. 2017: 81–87. ISBN 9789888463138. 
  3. ^ 高梁. 羅文與蝦腔淵源深. 澳門日報. 2017-10-24. 
  4. ^ 陳惠芳. 「蝦哥」羅家寶一生獻粵劇. 大公報. 2016-04-23. 
  5. ^ “柳毅传书”罗文投资2百万. 联合晚报 (1984-03-28). 
  6. ^ 欧阳珮珊演舞台剧. 联合早报 (1984-04-19). 
  7. ^ 7.0 7.1 7.2 7.3 歐陽珮珊引退之謎郭鋒聞愛妻之名哭崩. 明報周刊 (2017-07-17). 
  8. ^ 羅文周身刀. 忽然一周 (2002-10-25). 
  9. ^ 9.0 9.1 9.2 查小欣. 《柳毅傳書》造型、製作團隊紀念特刊. 羅文製作有限公司. 1984. 
  10. ^ 10.0 10.1 罗文再演《白蛇传》 否认与汪明荃不和. 联合晚报. 1984-10-11. 
  11. ^ 明. 「柳毅傳書」中扮書僮 陳安瑩初登舞台. 香港工商日報 (1984-08-26). 
  12. ^ 12.0 12.1 粵語歌舞劇《柳毅傳書》宣傳海報. 香港記憶. 
  13. ^ 「柳毅傳書」要擺脫粵劇味 嗅覺享受作招徠. 華僑日報. 1984-08-08. 
  14. ^ 14.0 14.1 《柳毅传书》大胆创新. 联合晚报 (1984-08-19). 
  15. ^ 各地流行榜 香港. 新明日报. 1984-10-21. 
  16. ^ 黃志煒. 跨國唱片公司壟斷下之香港粤語流行樂壇: 附錄附件(一). 1991 (中文). 
  17. ^ 柳毅傳書 (LP). HK: 華星唱片. 1984. 
  18. ^ 18.0 18.1 每周唱片大展 片名:柳毅传书. 新明日报 (1984-10-11). 
  19. ^ 胡珺. 名為“歌舞劇”:香港華語音樂劇的早期發展. 劇影月報. 2019, 6: 4–7. 
  20. ^ Liu, Peiji, 1951 February 23-; 劉培基, 1951 February 23-. Ju tou wang ming yue : Liu Peiji zi zhuan = Clair de lune Di yi ban. Xianggang. ISBN 978-988-15404-1-6. OCLC 856263438. 
  21. ^ 翟浩然. 追尋《柳毅傳書》的軌跡. 明報周刊 (香港). 2012-09-22: 178. 
  22. ^ 「柳毅傳書」收得要加場 羅文要把瑕疪除去. 華僑日報 (1984-10-02). 
  23. ^ 河海流. 羅家寶赴穗演「柳毅」 羅家寶在廣州被訪 暢談兩劇異同地方. 華僑日報. 1984-11-30. 
  24. ^ 任玲瓏. 俞琤、鳳凰女、黃霑、肥肥 — 搞笑奇兵. 號外 (香港). 1985年1月. 
  25. ^ 林奕華. 氣質取勝的 純愛先驅劇. 明報紐約版. 2012-05-20. 
  26. ^ 雲中月. 柳毅传书水準平稳. 联合早报 (1984-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