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寧M1917重機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白朗寧M1917
Tournai Musée d'Armes 1104.jpg
类型 重機槍
原产地  美國
服役记录
服役期间 1917年-1975年
参与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
墨西哥革命
印度支那戰爭
國共內戰
韓戰
越戰
老撾內戰
柬埔寨內戰
古巴革命
柬越戰爭
寮泰邊境戰爭
中越邊境戰爭
生产历史
研发者 約翰·白朗寧
研发日期 1917年
制造数量 128,369[1]
衍生型 M1917A1
基本规格
重量 47公斤
长度 980毫米
枪管长度 609毫米

子弹 .30-06春田
口径 7.62毫米
枪机 短衝程後座作用式
射速 450發/分鐘
600發/分鐘(M1917A1)
枪口初速 853.6米/秒
最大射程 900米
供弹方式 250發布製彈鏈
瞄具 機械瞄具

M1917重機槍是由約翰·白朗寧設計,美军在一战,二战及韩战中采用的重机枪,并有限延伸至越战,同时它也被其他国家使用。这是一种班组操作,弹链供弹的水冷重机枪,与同时期的M1919风冷中型机枪共同服役。该型机枪以为单位配发同时也经常装备于各种载具之上。机枪有两种主要版本:服役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M1917型以及在此后服役的M1917A1型。前者的射速为每分钟450发,而后者的射速最高可达到每分钟600发。

发展沿革[编辑]

約翰·白朗寧的兒子試射白朗寧M1917

1900年,约翰·摩西·勃朗宁提交了一份后座作用自动枪械的专利书,但之后他很久没有从事该武器的开发工作。[2] 1910年,他在1900年枪械的基础上设计了一款水冷机枪原型。[3]虽然枪械运作可靠,勃朗宁依旧稍微地更改了设计。将原本在冷却套筒侧面的排水孔移到了底部,增加了减震器来缓解后坐力,使用双段式撞针替换了原本的击锤,以及一些其他的微小改进。[4]但其基础设计仍是1900年的版本。

M1917是一款水冷重机枪,不过也制造过一些未安装水冷套筒的实验性版本;该型机枪的风冷版本M1919随后发展为一款中型机枪。和其他许多早期的机枪不同的是,M1917并未采用马克沁机枪的肘节闭锁。该枪47千克的重量相比较同时期的其他重机枪(例如MG08以及维克斯机枪)来说较为轻便,同时也拥有良好的可靠性。其与马克沁以及维克斯重机枪仅有的几个相似点包括:后座作用原理、T槽枪闩、弹链供弹、水冷却以及首部排水孔。其滑块锁闭机制降低重量与复杂度,这种方式在之前也由勃朗宁大量采用。弹链由左至右进行供弹,相比较马克沁与维克斯来说弹链中的弹药排列更紧密。

M1917採用短行程後座作用式,當射擊子彈時,子彈彈出的反作用力令槍管和槍管延伸部以及槍柱同時向後退,當後退了16毫米,槍管和槍管延伸部會停止後退,這時槍柱會開鎖而它會繼續後退去完成退彈殼和拉彈鏈,之後它會被複進簧推向前從而把下一發子彈上膛。

起初,美国陆军军械部对这款水冷机枪并不感兴趣。这个态度直到1917年4月美国向德国宣战而参加一战才有所改变。当时美国的武器储备中仅有1,100挺机枪,其中大部分已经过时。[5]政府此时需要新式机枪的设计。勃朗宁在五月份于春田兵工厂进行了一次武器测试。[6]在测试中,武器在未出现任何故障的条件下先后两次击发了40,000发枪弹。它的可靠性给军械部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但同时怀疑其在批量生产的条件下能否达到同样的水平。随后勃朗宁使用了另一支武器同样完成了测试,并在48分12秒的时间内持续射击超过21,000发枪弹。[7]

至此美国陆军开始将该武器作为主要的重机枪使用,采用M1906 .30-06式150格令平底枪弹。但是生产工作并不顺利,截止1918年6月30日,威斯汀豪斯与雷明顿仅分别生产了2,500挺与1,600挺。截止到停火协议签署时,威斯汀豪斯生产了30,150挺;雷明顿12,000挺;柯尔特600挺。[8]

在一战爆发之前,陆军使用过多种老式机枪,例如M1895柯尔特-勃朗宁机枪,马克沁霍奇克斯M1909与M1914机枪。尽管M1917计划在战争期间作为美国陆军主要重机枪使用,但军方迫于生产问题而被迫购买他国武器使用。实际上美国远征军在战争中最广泛使用的重机枪为法制8mm霍奇克斯机枪

1926年,勃朗宁重机枪的后瞄具得到改进,新标尺可同时用于新式M1型弹(172格令,艇尾型)和M1906弹。[9]该枪使用M1弹时最大射程达5,000米(5,500码);使用M2型弹为3,200米(3,500码)。后瞄具有两种模式,分别可对地及对空。

服役历史[编辑]

一次大戰期間在法國作戰的美軍士兵
硫磺島戰役期間一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正用M1917向日軍開火

M1917仅在一战中有限装备。由于生产的拖延问题,只有大约1,200挺M1917在战争的最后两个半月时间内得到使用。部分甚至在停战后才得到装备。最典型的例子是当时第二步兵师下辖的第6机枪营,该营在停战3天后(11月14日)才将M1914式机枪更换为M1917。[10]派往法国的美军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师装备了M1917。在其余的部队中,从法国采购的机枪与柯尔特生产的维克斯机枪各占一半。在战争中M1917的射速及可靠性得到了很大的体现。但是在一战中,其春田.30-06弹的射程仅有英法枪弹的一半。[11]

M1917A1在二战中被美军再次使用,主要弹药是刚刚在战前采用的M2型弹,包括穿甲弹和曳光弹等。其中的一些被供应给英国由英国地方军使用,因为所有生产出来的维克斯机枪都要用来填补英军在法国战役中的物资损失。由于M1917的重量及体积限制,它基本上用作固定防御或者作为营团一级的支援武器。在阿德默勒尔蒂岛屿上的莫莫特机场争夺战中,美国陆军第5骑兵团的一名机枪手在一场夜战中使用M1917射杀了数百名日军士兵。在其后,一挺机枪放置在战斗位置用于纪念。[12]

參與韓戰的白朗寧M1917

韩战中M1917再次服役。在朝鲜的寒冬,其水冷套筒在温度低于零度时将无法正常工作,美军士兵有时需要用排尿的方式来使它继续运作。[13] 在六十年代末,M1917逐渐被使用新式7.62mm NATOM60所取代。

许多该型机枪被提供给了南越。最后一批在美军中服役的M1917在佐治亚州的班宁堡,在那里它的持续火力被用于匍匐训练。该型武器在20世纪后半叶继续服役于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陆军。其中的一些直到今天也在被非正规军事组织使用,因为其水冷的特性可以提供长时间的持续火力。

供弹箱[编辑]

机枪使用一个木制的可装载250发子弹的供弹箱。早期M1917的供弹箱具有一个倾斜盒角和皮质手柄。随后的M1917A1的供弹箱盒角为直角,顶部的手柄也改为了布制。

木制的供弹盒在二战中被1942年5月6日开始采用的一次性金属供弹盒取代。1945年6月20日,改进型M1A1得到了采用。新式供弹箱具有一个弹簧负载的连接装置将其更稳固地连接到机枪三脚架上,新供弹箱同时也改进了供弹箱的水密性能。在40年代晚期,M19供弹箱取代了之前的M1式供弹箱。其改进型M19A1从50年代开始一直使用到现在。[14]

衍生型[编辑]

美军型号[编辑]

M1917[编辑]

最初版的M1917由于机匣的设计问题而在战场条件下会出现机枪底板开裂的问题。最初的解决办法是用一个马蹄铁形的坚实金属托固定在机匣的最后部。之后的修改则是把直角马蹄铁形金属铆接到侧板和底板。这种改进的方法直到正规改进之前一直作为标准的方法。另外的一个问题则是可能由于过度用力而导致的侧板突出问题。

M1917A1[编辑]

在30年代,装备部开发了新型底板,其与侧底板由凸缘加铆钉结合。这一改进解决了原版本的机匣问题并且在之后的M1917与M1919系列中成为标准。M1917A1将后瞄具改进以适应新式枪弹同时取代了老式的后瞄具。顶盖内安装了一个加强的供弹爪轴臂,可使其承受将弹带从地面拉至枪内的应力。石岛兵工厂在1943年开始生产全制冷却套筒;这比之前的黄铜制套筒要更加坚固。钢制的套筒可与之前的黄铜套筒互换,使得损坏或老旧的套筒可以得到维修。

该系列同时还有一些在战争期间不彻底的改进。机匣盖的转轴在1938年开始得到改进,并且在之后的M1919系列成为标准。一战后改进的M1917没有修改机匣盖的铰链销,之后的M1917A1使用了一个改进的铰链销,可防止操作者在打开机匣盖操作时,机匣盖下落夹住其手。

M1918[编辑]

M1917的气冷式航空机枪。在一战期间开发,但服役时间较晚。在M1919服役之前是航空机枪的主要型号。其有一个较重的枪管,但比M1917较为轻便。有一个衍生型号M1917M1。

美国以外衍生型号[编辑]

M1917在世界范围内被许多国家以多种形式使用,同时也发展出了衍生型号。

三十节式重机枪[编辑]

中国自行生产的M1917版本,使用7.92×57mm 毛瑟弹

Ksp m/14-29 and ksp m/36[编辑]

Kulspruta m/14-29是M1917A1在瑞典的特许生产版本,被用作支援步兵作战。其与原版最主要的差别在于使用 6.5×55mm弹药,具有一个铲形握把并且使用其取代的m/14机枪的水冷套筒及三脚架。取代的原因是生产成本——30挺m/14的成本可生产50挺勃朗宁重机枪。[15]

因为6.5毫米弹对于长距离射击以及对空效果不佳,故在1932年开发了更重型的8×63mm patron m/32弹。因为新式弹药的使用,机枪的后坐力较原版本增加。随后机枪以一个弹簧负载的缓冲器(M1917所使用的放大版本)取代了之前的护板设计。原本的铲形握把也被替换为与三脚架连接的机枪上的支架一体的握把。三脚架具有一个倍率5×25 的光学瞄准镜以及俯仰俯仰转动控制器。优秀的减震性能以及三脚架的稳定性使得该型机枪被称为“无疑是世上最精确的远距离步枪口径机枪”。[15][16]该型机枪同时有双联装防空版本。右侧机枪不安装瞄具并从右侧装弹;左侧机枪安装有对空瞄准环,从左侧装弹。机柄设置在两挺机枪中间,两挺Ksp M/36保险与扳机相互独立。防空型的三脚架加长了支架并且增加了固定链,可增加三脚架的稳定性。[15]双联装版本也被用于其他场合,比如安装于装甲运输车的车顶处。直至1966年以前,m/14-29和m/36机枪可通过更换枪管与枪机等部件来实现6.5mm与8mm的弹药更换。[15]

1966年后,大部分机枪口径更换为北约7.62mm[16]部分旧式机枪被用作训练用途同时将过时的弹药耗尽。[16]当这一任务完成后,所有机枪于70年代更换为7.62mm口径枪管。[16][17][18]该型机枪最终在90年代退出现役。[16]

Ckm wz.30[编辑]

Ckm wz.30型机枪为波兰未经授权制造的M1917型,使用 7.92×57mm毛瑟子弹。[19] 一些微小的改动包括使用新式的金属瞄具(V形凹槽),加长了尾部握把,简化了枪械锁闭机制以简便枪管更换与操作,为了兼顾反步兵与防控用途而更新了底座、瞄具与把手。该型机枪产量大约为8,000挺。

M/29[编辑]

挪威版本的白朗寧M1917

挪威版M1917,使用7.92mm弹,在1929至1940年期间为挪威皇家陆军的标准重机枪与防空机枪。[20][21]在挪威军中取代了先前的霍奇克斯M1914机枪。[21] 在1940年4月9日德国入侵挪威时总共服役1,800挺。[22]在挪威战役期间表现良好,经常作为挪威一线部队的唯一重型武器使用。

商业型号[编辑]

柯尔特M1917与M1928
柯尔特出于商业目的而生产过M1917,同时也与阿根廷政府签订了修改版M1928的合同。
M1928具有一个手动保险,消焰器以及一具全景瞄准镜。

M1917在中國[编辑]

中國除了仿製M1917的三十節式重機槍之外,1943年後因為美國的租借法案,總共有2,160挺美國原廠的M1917運到中國,國軍可以使用原本三十節式的零件,使用起來也和三十節式差不多,唯獨其使用的美式子彈卻不能和當時國軍使用的德式子彈通用,需要由美國提供,從而造成彈藥補給上的困難,當時也並無把這些M1917改膛發射德式子彈的記載。

衍生型[编辑]

M1919为M1917的气冷型,在一战后采用并于二战、韩战、越战、刚果冲突中使用。

流行文化[编辑]

在HBO的战争剧《血战太平洋》第二集中,服役于陆战队第1师第7团的主角约翰·巴西隆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期间于亨德森机场附近驻守。期间使用M1917对来袭的日本士兵进行射击。

使用國家[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抗戰時期國軍輕兵器手冊,老戰友文化事業,ISBN986-80605-3-3
  • 二戰步兵武器,星光出版社,ISBN957-677-250-8

相關條目[编辑]

资料来源[编辑]

  1. ^ The Browning Model 1917 Water-Cooled Machine Gun. Small Arms Defense Journal. 
  2. ^ US 678937,Browning, John M.,「Automatic Gun」,发表于June 19, 1900,发行于July 23, 1901 
  3. ^ Chinn, Part III, Full Automatic Machine Gun Development, Chapter 3, Browning Automatic Machine Guns, The Machine Gun I, Bureau of Ordnance, Department of the Navy: 173–181, 1951 , page 172.
  4. ^ Chinn (1951, p. 173)
  5. ^ Chinn (1951, pp. 173–174)
  6. ^ Chinn (1951, p. 176)
  7. ^ Chinn (1951, pp. 176–177)
  8. ^ Chinn (1951, p. 179)
  9. ^ Dunlap, Roy, Ordnance Went Up Front, Samworth Press (1948), p. 309
  10. ^ Curtis, Thomas J., History of the Sixth Machine Gun Battalion, Fourth Brigade, U.S. Marines, Second Division, and its Participation in the Great War, Neuwied on the Rhine, Germany, 1919, p. 59.
  11. ^ Hatcher, Julian S., Hatcher's Notebook third, Harrisburg, PA: Stackpole Books, 1962, ISBN 0-8117-0614-1, LCCN 62-12654 , p. 23
  12. ^ Dunlap, Roy F., Ordnance Went Up Front, Samworth Press (1948), p. 310
  13. ^ Lowenherz, David H. The 50 Greatest Letters from America's Wars. New York: Crown,2002 p. 35.
  14. ^ Ordnance committee minutes number 18105, April 22, 1942
  15. ^ 15.0 15.1 15.2 15.3 Robert G. Segel on 11 September, 2012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Swedish Kulspruta m/36, forgottenweapons.com
  17. ^ Robert G. Segel (11 September 2012), Swedish Medium Machine Guns: Kulspruta M/36 LV DBL, Small Arms Defense Journal, Vol. 4, No. 3
  18. ^ O. Janson The Swedish machineguns before 1950
  19. ^ Morgan, Martin, The Forgotten Guns of D-Day, American Rifleman, 6 June 2014, The Wehrmacht also made good use of a captured water-cooled heavy machine gun in Normandy: the Ckm wz.30. Manufactured in Poland by Ciezki Karabin Maszynowy and chambered for the 7.92×57mm Mauser cartridge, the wz.30 was capable of laying down sustained fire in a way that air-cooled machine guns simply could not. ... The bitter irony is that Franz Gockel killed an unknown number of Americans on D-Day using an obscure Polish machine gun that was based on John M. Browning’s M1917 design. 
  20. ^ Bull, Stephen. World War II Winter and Mountain Warfare Tactics. Oxford: Osprey Publishing. 2013: 20. ISBN 978-1-84908-712-4. 
  21. ^ 21.0 21.1 Mårtensson, Robert. Norwegian weapons – Infantry weapons. [2009-01-23]. 
  22. ^ Holm, Terje H. 1940 – igjen?. Oslo: Norwegian Armed Forces Museum. 1987: 26. ISBN 82-99116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