盎格魯-撒克遜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薩頓胡(Sutton Hoo)發現的約625年的著名頭盔,可能屬於東盎格利亞的雷德沃爾德。在羅馬頭盔的設計基礎上(一個稱作「星形盔」(spangenhelm)的普遍樣式), 其上的裝飾類似在老奧普撒拉(Old Uppsala)發現的同時代蘇格蘭頭盔(大英博物館館藏)。

盎格魯-撒克遜Anglo-Saxon) 是一個集合用語,通常用來形容五世紀初到1066年諾曼征服之間,生活於大不列顛東部和南部地区,在語言种族上相近的民族[1] 他們使用非常相近的日耳曼方言,被歷史學家比德認為是三個強大的日耳曼部族-源自日德蘭半島盎格魯人(Angles)和朱特人(Jutes)以及來自之後稱作下薩克森地區的撒克遜人(Saxons)的後裔。盎格魯人有可能來自Angeln,畢德描述他們的整個國家都來到了不列顛,留下他們空空的古老大地。[2]

地名顯示出一些其他的日耳曼民族曾經來到:弗里斯蘭人(Frisians)在 弗蘭斯漢(Fresham)、弗瑞斯頓(Freston)和弗理斯頓(Friston);佛蘭芒人(Flemings)在佛蘭普頓(Flemptom)和佛林比(Flimby);士瓦本人(Swabians)在士瓦弗漢(Swaffham);或許法蘭克人(Franks)在法蘭克頓(Frankton)和法蘭克雷(Frankley)。

可能在麥西亞國王奧發(755年-759年在位),或是阿佛列大帝(871年-886年在位)與他的繼承者之下,盎格魯-撒克遜的數個王國陸續建立。在艾塞斯坦(924年-937年在位)統治下,盎格魯-撒克遜王國形成英格蘭

語源[编辑]

盎格魯-撒克遜一词出自阿佛列大帝时代的拉丁文件。在文件中,他似乎频繁使用rex Anglorum Saxonumrex Angul-Saxonum这一称呼。

古英語詞彙ængliscAngelcynn("Angle-kin", gens Anglorum)的意義已被證實與其專指盎格魯人而排除撒克遜人的原意不同,早期的紀錄顯示其指五世紀後遷徙至英格蘭條頓民族。

八世纪初,畢德在他的《英格蘭教會及人民史》(Historia ecclesiastica gentis Anglorum)中提出:

其他古代文人没有提供相关的区别。尽管与其他王国相比,肯特王国的风俗显著不同。西撒克遜的文人常称自己的国家Angelcyn的一部分,而自己的语言是Englisc,而西撒克遜的王室们则宣称他们是北方伯尼西亞王国(Bernicia)的后裔。从另一方面看,畢德对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区分很有可能完全取自于像艾塞克斯(東撒克遜人)和东盎格利亚(東盎格魯人)这些地名。至少,畢德所设想的英格蘭人(gentis Anglorum and Anglorum populi)证实了盎格魯-撒克遜一词在公元八世纪时已经出现人们的口中了。

倫巴底史学家保罗执事写的欧洲大陆的文献中似乎首先用到「盎格里—撒克森尼」(Angli Saxones)一词,它比阿佛列大帝时代的拉丁文件早了近一百年。但是,既是如此,没人怀疑这个词是被用来指「欧陆的古薩克森人」而不是指「英格蘭的撒克遜人」。

盎格魯-撒克遜歷史[编辑]

2世紀到5世紀遷徙簡圖

盎格魯-撒克遜英格蘭歷史從五世紀羅馬帝國統治結束和盎格魯-撒克遜眾王國的建立到1066年諾曼人征服為止,大體上涵蓋整個中世紀初期的英格蘭歷史。

起源(西元400年-600年)[编辑]

日耳曼人據信於五世紀從現今德國北部和斯堪地那維亞南部遷徙至不列顛(e.g. Undley bracteate)。[3]根據畢德的《英格蘭教會及人民史》一書,遷入的人口傳統上分為盎格魯人、撒克遜人和朱特人,但是他們的組成並不十分明確,可能包含弗里斯兰人法蘭克人The Parker Library擁有包含可能是日耳曼部族遷移至不列顛的最早紀錄的《盎格魯-撒克遜編年史》(Anglo-Saxon Chronicle)。盎格魯人、撒克遜人和朱特人在150年希臘托勒密的《地理學指南》(Geographia)裡被紀錄為一個聯盟。

七大王國時期(600年-800年)[编辑]

主要的盎格魯-撒克遜王國,大約600年

盎格魯-撒克遜王國的基督教化從約西元600年開始,並實質上於八世紀中葉完成。整個七世紀到八世紀,較大的王國之間互相爭奪權力。根據畢德的紀錄,肯特王國的艾特爾伯特於六世紀末掌握統治權,但權力後北移至諾森布理亞。'麥西亞霸權'(Mercian Supremacy)於八世紀統治,但還是沒有延續下去。肯特國王艾特爾鮑爾德麥西亞國王奧發兩位最強大的國王,達到最高統治地位。這個時期被形容為七國時代(Heptarchy),但這名詞現今於學術上已不使用。這個詞彙建立在南不列顛主要七國-肯特(Kent)、薩西克斯(南撒克逊,Sussex)、韋塞克斯(西撒克逊,Wessex)、艾塞克斯(东撒克逊,Essex)、诺森布里亚(Northumbria)、东盎格利亚(East Anglia)和麥西亞(Mercia)的基礎上。越來越多的學術研究顯示其他幾個王國也在此時期佔有重要地位,包括:赫威賽(Hwicce)、麥肯賽特(Magonsaete)、林賽(Lindsey)和中盎格利亞。

维京入侵[编辑]

九世紀,維京人的侵擾成為一個重大的問題。在阿佛列大帝即位的871年之際,七王國僅有韋塞克斯維持獨立狀態,阿佛列大帝先於878年在埃丁頓大敗丹麥人,886年又攻下了倫敦,迫使入侵者與其簽訂和約,以徹斯特-倫敦為界,以東為丹麥治區,以西則屬英格蘭王國。在隨後的半世紀內,阿佛列大帝的後繼者不斷征戰,逐步收回失土,直到954年將丹麥治區完全收回。

九世紀的重大發展在於韋塞克斯王國的興起,在阿佛列統治的末期,他被南方其他王國推舉為最高君主。艾塞斯坦是第一位達成直接統治現今英格蘭地區的國王。

在十世紀末,斯堪地那維亞人重新對英格蘭產生興趣,丹麥斯韋恩於1013年入侵英格蘭,當時的韋塞克斯無準備的愛塞烈德無力抵抗,遂於1016年流亡諾曼第,留下其子剛猛的愛德蒙抵抗。雖然奮力抗戰,但當他1016去世後,卡紐特大帝仍成為了英格蘭的統治者,且有不錯的治蹟。1035年卡紐特大帝去世後,其子Harold、Harthacunt相繼成為英格蘭的統治者,但他們的統治並不長久。1042年,流亡在諾曼地的懺悔者愛德華重回英格蘭,英格蘭王位又回到韋塞克斯王室之手。

文化[编辑]

建築[编辑]

早期不列顛的盎格魯-撒克遜建築一般而言頗為簡單,通常使用木材和茅草做為屋頂。盎格魯-撒克遜人通常不喜歡居住在古羅馬城市裡,他們在其農耕中心旁建立小城鎮。在每一個城鎮中心裡會有一個主要會堂。

藝術[编辑]

語言[编辑]

盎格魯-撒克遜語,又稱古英語,是在阿佛列大帝統治之下通行的語言並延續形成英格蘭(非丹麥區)的通用語言,直到1066年諾曼征服後,受到諾曼統治階級的盎格魯-諾曼語影響,在1150年到1500年之間大致轉變為中古英語

盎格魯-撒克遜語比起中古英語跟早期日耳曼語較為相近。它較不拉丁化,並且保有許多十二到十四世紀之間消失的時態特點(動詞和名詞變化)。今日最接近古英語的語言是在荷蘭和德國北部幾百萬人使用的弗里西语

在口語“古英語”或拉丁語文化廣為傳播前,卢恩字母,稱作futhorc (又稱作futhark)被用來紀錄。當文明變得廣泛後,一種拉丁紀錄的形式和幾個futhork派生字母: 'ð、' 'Ƿ、'和'þ'開始被使用。

以下字母常用來編輯和印刷古英語文字:

  • a æ b c d ð e f g h i l m n o p r s t þ u Ƿ(w) x y

和極少使用的j, k, q, vz

法律[编辑]

極少的法典從盎格魯-撒克遜時期留下至今,其法律文化受羅馬法的影響頗大。這個法律文化除了諾曼征服之後的發展,盎格魯-撒克遜時期的發展對於瞭解同時代來說非常重要。

史詩貝奧武夫的第一頁

文學[编辑]

盎格魯-撒克遜文學包含史詩聖徒言行錄訓誡聖經的翻譯、法律文件、編年史、謎語等類型。目前大約有400本該時期留存至今的手抄本,這些手抄本對於研究以及建立盎格魯-撒克遜語料庫來說非常重要。

盎格魯-撒克遜時期最著名的作品當屬史詩《貝奧武夫》(Beowulf),其在不列顛有著民族史詩的地位。《盎格魯-撒克遜編年史》(Anglo-Saxon Chronicle)是對早期英格蘭歷史的重要整理。七世紀的《卡德蒙的讚美詩》(Cædmon's hymn)被認為是現今最古老的英語文字紀錄。

信仰[编辑]

當代含義[编辑]

「Anglo-Saxon」仍然使用在西日耳曼語支演變成英語,現今語言學者通常會稱為古英語。在19世紀"Anglo-Saxon"廣泛於語言學使用,現今仍未棄用。

美國加拿大的流行用語「Anglo-Saxon"」(as in "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 or "WASP")在學業證明上被政治化。

法國使用「Anglo-Saxon」代表英語圈,包括美國、英國,有時亦包括加拿大、澳洲、新西蘭及南非。廣義而言,是包括英語、文化、科技、資產、市場及經濟。

參見[编辑]

註解[编辑]

參考[编辑]

  • Oppenheimer, Stephen. The Origins of the British (2006). Constable and Robinson, London. ISBN 1-84529-158-1

延伸閱讀[编辑]

  • D. Whitelock, English Historical Documents c.500–1042, (London: Eyre and Spottiswoode, 1955)
  • Bede, Ecclesiastical History of the English People, trans. L. Sherly-Price, (London: Penguin, 1990)
  • F.M. Stenton, Anglo-Saxon England, 3rd edi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1)
  • J. Campbell et al, The Anglo-Saxons, (London: Penguin, 1991)
  • E. James, Britain in the First Millennium, (London: Arnold, 2001)
  • M. Lapidge et al, The Blackwell Encyclopaedia of Anglo-Saxon England, (Oxford: Blackwell, 1999)
  • Donald Henson, The Origins of the Anglo-Saxons, (Anglo-Saxon Books, 200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