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年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红楼梦大事列表,又称红楼梦年谱,是“红学”研究中的一个分支,最早为民国文人张笑侠先生提出[1],当代周汝昌先生在其《红楼梦新证》(1953年)一书中也做过一个《红楼纪历》。但是各家各派对此仍有自己看法,至今没有一致性的定论。

前八十回[编辑]

元年[2][3][编辑]

  • 八月十五,士隐赠银。
  • 八月十六,雨村动身进京应试。

二年[编辑]

三年[编辑]

  • 三月十五,葫芦庙大火。

四年[编辑]

  • 甄士隐出家。
  • 贾元春入宫[8]

五年[9][编辑]

六年[编辑]

七年[编辑]

  • 秋月初二[16],贾雨村护送林黛玉动身。

八年[17][编辑]

  • 次日,众姊妹到李纨处,贾兰5岁[23](4岁[24]),李纨约20岁[25]。王夫人获知薛蟠犯案[26]

九年[编辑]

十年[38][39][编辑]

  • 八月二十[40],秦可卿病。
  • 九月初三,王熙凤带宝玉访宁府,焦大骂街,宝玉认识秦钟,两人同龄10岁[46]
  • 九月初五[47][48],尤氏秦氏摆戏酒,宝玉看宝钗项圈,讨药丸吃,宝玉给晴雯9岁[49](12岁[50])捂手,怒骂李嬷嬷。
  • 九月十二,闹学,贾蔷16岁[51]
  • 九月十三[52],张太医开药方,贾蓉19岁,贾珍38岁[53],贾惜春8岁[54],尤氏33岁[55]
  • 九月十五[56][57],菊花盛开,贾敬生日,贾母不出席,秦可卿卧床不起,贾瑞(23岁[58][59])见王熙凤(21岁)。
  • 十一月[60],贾瑞到荣府找王熙凤。
  • 十一月三十,冬至[61]
  • 十二月初二[62],王熙凤探望秦可卿,一诓贾瑞。
  • 十二月初五[63],王熙凤二诓贾瑞。

十一年[64][编辑]

  • 夏(年初[65]),贾瑞看风月宝鉴正面死。
  • 九月初三[70],林如海死。
  • 十月中[71][72],秦可卿(20岁)死,托梦王熙凤留下“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谶语,贾蓉20岁[73]
  • 十二月初[74],秦可卿出殡,宝玉见北静王,王熙凤弄权。
  • 十二月中,贾政(48岁[75])生日,元春28岁[76](38岁[77])加封贤德妃。
  • 十二月底[78],贾琏和黛玉回贾府。贾雨村同路回。
  • 十二月底,贾琏叹息香菱(14岁)被薛蟠纳妾。
  • 十二月底,修造大观园动工。
  • 十二月底,秦钟(11岁)死。

十二年[79][编辑]

  • 三月,黛玉剪香囊。
  • 三月,从姑苏采买12女孩住梨香院学戏(薛姨妈家另搬到园子东北角),贾蔷总管。
  • 十月底,大观园工程大体完备[84]

十三年[85][编辑]

  • 正月十五[86]元春省亲,点戏《豪宴》《乞巧》《仙缘》《离魂》。
  • 正月十七[87],宝玉访袭人家,李嬷嬷吃奶酪,袭人15岁(18岁[88])规劝宝玉。
  • 正月十八,宝玉编香芋,李嬷嬷骂袭人,宝玉给麝月梳头。
  • 正月二十,宝玉在黛玉处洗脸,袭人生气,宝玉给四儿起名。
  • 正月二十,大姐儿出麻疹,贾琏(27岁)与多姑娘(20岁[93])通奸,平儿遮掩。贾母提议为薛宝钗办生日。
  • 正月二十一,宝钗(15岁[94])在贾母内院过生日[95],点戏,王熙凤说小旦像一个人。宝玉哄湘云黛玉。
  • 正月二十二,猜灯谜,贾政关心贾兰(10岁)。
  • 正月下旬,贾芹领命管理家庙。
  • 二月上旬,贾政传命宝玉入园,金钏问宝玉吃胭脂否。
  • 二月二十二[96],宝玉和众姐妹搬入大观园。
  • 三月中[97],宝玉(13岁[98])黛玉(13岁)偷看禁书《会真记》,梨香院门口黛玉遇香菱,宝玉戏鸳鸯,宝玉认贾芸干儿子。
  • 三月,倪二借钱给贾芸。
  • 三月,小红倒茶,秋纹骂小红。
  • 三月下旬,王子腾夫人生日,贾环烫宝玉。
  • 三月下旬,赵姨娘请马道婆弄鬼,宝玉(13岁[99]),王熙凤疯魔。
  • 四月二十四,经33天[100]静养,宝玉痊愈,搬回大观园。
  • 四月二十五[101],小红蜂腰桥传蜜意,宝玉闻黛玉吟“每日家情思睡昏昏”,薛蟠请宝玉吃酒,宝钗来看宝玉,晴雯不给黛玉开门。
  • 四月二十六[102][103][104][105],芒种祭花神,宝钗扑蝶,小红(17岁[106])攀王熙凤,黛玉葬花,冯紫英请客,蒋玉菡赠巾,元春赏端午节礼。
  • 四月二十七,宝玉看宝钗红麝香珠。
  • 五月初一,贾母打醮,张道士提亲,贾母谢绝。出现贾珍贾蓉婆媳[107]
  • 五月初二,黛玉生气,宝玉砸玉,王夫人出现。
  • 五月初三,薛蟠17岁生日请戏,贾母论宝玉黛玉小冤家。
  • 五月初四[108],宝钗讽刺宝玉负荆请罪,龄官画蔷,金钏15岁[109]被撵,宝玉丢金麒麟,袭人被踢。
  • 五月初六,湘云来访,金钏跳井,贾政打宝玉,王夫人50岁[111]
  • 六月:王夫人给袭人涨月例。
  • 六月,宝钗听宝玉梦语木石前盟。
  • 七月,龄官拒唱,贾蔷放雀。
  • 七月,薛姨妈过生日[113]
  • 八月二十[114],贾政点学政外派。

十四年[115][编辑]

十五年[116][编辑]

  • 八月二十二,结海棠诗社,李纨28岁,迎春16岁[117](17岁[116]),探春14岁(15岁),惜春13岁(15岁)。晴雯,秋纹,麝月嘲笑袭人。
  • 八月二十三,宝玉邀请湘云14岁(15岁[116])入社。
  • 八月二十四,湘云做东藕香榭,请贾母和大家吃蟹赏菊,李纨(28岁)摸平儿(20岁)。刘姥姥(75岁)二进荣国府,贾母70多岁[118][119](78岁[120])。
  • 八月二十五[121],刘姥姥给大姐儿(9岁[122])起名巧哥儿。
  • 八月二十五,宝钗审黛玉,惜春开始画大观园。
  • 八月二十七,贾母策划凤姐生日,让尤氏管份子钱操办。
  • 九月初二,已故金钏生日[123],宝玉祭奠。王熙凤(27岁)生日[124],贾琏和鲍二家的通奸,平儿挨打。
  • 九月初三,鲍二家的上吊,众姐妹邀凤姐入诗社出银子。
  • 九月,黛玉做《秋窗风雨夕》,14岁(15岁[125]),宝钗送燕窝。
  • 十月[129],薛蟠南下,香菱入大观园。
  • 十月,贾雨村没收石呆子古扇,贾赦打贾琏,香菱(18岁)学诗。
  • 十月,薛宝琴邢岫烟李纹李绮进贾府,宝琴住贾母处,岫烟住迎春处,李纹李绮住李纨处,薛蝌住薛蟠处。史侯外任,贾母让湘云留住贾府,与宝钗同住。
  • 十月底[130][131],下雪,湘云芦雪庵烤鹿肉,平儿丢镯,贾母问薛宝琴的生辰八字。
  • 十一月中[132],袭人母丧回家,晴雯着凉。
  • 十一月中,晴雯撵坠儿,补裘。
  • 腊月,贾雨村补授大司马,乌进孝宁府送年货。
  • 除夕,在宁府祭祖,出现贾蓉妻子。

十六年[编辑]

  • 正月十五,荣国府元宵夜宴,鸳鸯袭人诉苦,贾母评论女先儿说书。
  • 正月十五后,太妃病,王熙凤小产。
  • 二月[133],李纨探春宝钗理家。
  • 二月,江南甄家家眷来访,贾宝玉梦甄宝玉
  • 二月,岫烟当衣。
  • 三月,“老”太妃薨,十二官解散。
  • 清明[137],宝玉未痊愈,走路拄杖,藕官祭菂官,芳官吹汤。
  • 四月,平儿修理春燕娘。
  • 四月,平儿安抚玫瑰露事件,贾环误会彩云。
  • 四月二十八[138][139][140][141],宝玉生日,也是宝琴、岫烟、平儿、四儿的生日,湘云醉卧,香菱换裙,怡红院庆寿,麝月抽荼蘼花签。
  • 四月二十九,贾敬吃丹砂而死。
  • 五月初四[142],贾敬灵柩进城。
  • 七月,贾琏一赴平安州见节度,路上遇薛蟠柳湘莲,为三姐订亲。
  • 十月初[149],贾琏二赴平安州。
  • 十月十五,王熙凤接尤二姐入贾府。
  • 十月底,王熙凤闹宁府。
  • 十一月中,贾琏回,娶秋桐为妾,秋桐属兔,17岁。当年为羊年,红楼一年为龙年。
  • 十二月底,尤二姐吞金。

十七年[150][编辑]

  • 三月初一[151],黛玉重建桃花社,做《桃花行》。
  • 三月初三[152],探春生日。
  • 五月初[153],王子騰之女許與保宁侯之子為妻。
  • 五月下旬[154],宝玉应付功课。
  • 五月下旬,史湘云填《柳絮词》。
  • 五月下旬,众钗大观园放风筝。
  • 七月,贾政回京休假。
  • 七月二十八,招待南安王太妃等,八月初三贾母80大寿,七月二十八开庆至八月初五[155][156]
  • 八月初三,贾母(80岁)生日。
  • 八月初三,周瑞家的绑两婆子,林之孝家的为求情小丫头支招。
  • 八月初四,贾府家宴,邢夫人为两婆子求情。
  • 八月初四,鸳鸯看见司棋与人相会。
  • 八月初八[157],鸳鸯安慰司棋。
  • 八月初八,贾琏求鸳鸯借用贾母金器做抵押。
  • 八月初八,来旺家求凤姐说情娶彩霞为儿媳。
  • 八月初八,晴雯献计让宝玉装病。
  • 八月初九,探春告状。
  • 八月十二,贾母罚赌,邢夫人见傻大姐捡荷包,王善宝家的告晴雯,晴雯顶撞王夫人,抄检大观园,晴雯摔箱,探春保护丫鬟,打王善宝家的耳光。
  • 八月十三[158],惜春要尤氏领回丫鬟入画,尤氏听说甄家被抄,有家人来榮府。
  • 八月十四,贾珍聚赌,尤氏将近40岁[159]
  • 八月十五,贾母凸碧山庄中秋赏月,黛玉、湘云凹晶馆对联,王熙凤和李纨生病,晴雯病重,宝玉牵挂。
  • 八月十七[160],王夫人撵晴雯,四儿,芳官。
  • 八月十九,王夫人告知贾母撵走晴雯之事,晴雯16岁[161](19岁[162])死。
  • 八月二十,贾政征林四娘诗,贾兰14岁[163](13岁[164]),贾环15岁[165]。宝玉做《芙蓉女儿诔》。
  • 八月下旬,迎春要出嫁,搬出大观园,宝玉到紫菱洲一带地方徘徊瞻顾,遇到香菱。
  • 八月下旬,宝玉生病。
  • 九月,薛蟠(21岁)回来,娶夏金桂(17岁[166])。香菱19岁。
  • 九月,迎春(18岁)出嫁。
  • 九月[167],迎春回门。

后四十回[编辑]

十七年[编辑]

  • 九月,四美钓鱼。
  • 九月,宝玉再入家塾。
  • 九月,黛玉惊梦,元春染恙。
  • 九月,贾环摔药。
  • 九月,北静王生日。
  • 九月(或二月十二[168]),贾政升郎中,贾府摆堂会,林黛玉过生日[169]
  • 九月,薛蟠入狱。
  • 九月,周贵妃薨。
  • 九月[170],宝玉黛玉潇湘馆论琴。
  • 九月,宝钗转信黛玉祝贺生日。
  • 九月[171],探春等看望黛玉。
  • 九月[172],黛玉看见儿时与宝玉吵架剪断的香袋。
  • 九月,妙玉走火入魔。
  • 十月中旬[173],雪雁告诉紫鹃听人说宝玉定亲了。
  • 十一月初一[174],巧姐读《女孝经》。
  • 十一月初一[175],冯紫英卖母珠。
  • 十一月,包勇投奔贾府。
  • 十一月,匿名帖揭发水月庵贾芹丑闻。
  • 十一月[176],海棠开花。
  • 十一月,宝玉失玉。
  • 十二月十九,元春薨,43岁[177](33岁[178])。

十八年[179][编辑]

  • 二月,贾政放江西粮道。
  • 二月,黛玉焚稿。
  • 二月,薛宝钗(20岁)嫁宝玉。
  • 二月,林黛玉(17岁)死。
  • [181][182],王熙凤大观园遇秦可卿幻影,29岁(25岁[183])。
  • 秋初一,王熙凤散花寺抽签。
  • 秋,探春(17岁)远行出嫁。
  • 秋,尤氏怪病。
  • 秋,金桂毒香菱误食身亡。

十九年[184][185][编辑]

  • 正月,贾政被参回京。
  • 正月十五[186],查抄宁荣二府。
  • 正月[187],湘云(18岁)出嫁。
  • 正月十九[188][189],湘云回门看望贾母。
  • 正月二十,迎春回。
  • 正月二十一,宝钗生日,迎春走。
  • 正月底,宝玉错把五儿当晴雯。
  • 正月底[190],迎春去世。
  • 二月,史湘云丈夫暴病。
  • 二月,贾母83岁[191]去世 ,鸳鸯(24岁)悬梁自尽。
  • 三月,赵姨娘抽风死。
  • 四月,王熙凤托付刘姥姥。
  • 五月,王熙凤30岁(26岁)死。
  • 六月,江南甄老爷来访。
  • 七月,舅舅卖巧姐(13岁[192])。
  • 七月,惜春(17岁)剪发出家,紫鹃出家。
  • 七月,平儿(24岁)派车把巧姐送刘姥姥。
  • 秋,宝玉(19歲[196])离家出走。
  • [197],贾政毘陵驛遇宝玉。
  • 冬,袭人(21岁)出嫁,香菱难产而亡。

注释[编辑]

  1. ^ 张笑侠《红楼梦大事年表》收录于霍国玲选编的《红楼解梦(第一集)》(198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2. ^ 《红楼梦》第一回:只听道人问道:“你携了此物,意欲何往?”那僧笑道:“你放心,如今现有一段风流公案正该了结,这一干风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趁此机会,就将此物夹带于中,使他去经历经历。”
  3. ^ 秋桐属兔,长宝玉一岁,可推宝玉属龙。由“地陷东南”,知宝玉生于康熙十五年(1676年)。查历书,该年干支为丙辰,是龙年。
  4. ^ 《红楼梦》第一回:士隱見女兒越發生得粉妝玉琢,乖覺可喜,便伸手接來,抱在懷內,鬥他頑耍一回,又帶至街前,看那過會的熱鬧。【过会是药王圣诞,四月二十八(见陈林《贾宝玉生卒之谜》)】
  5. ^ 《红楼梦》第一回:一日炎夏永昼,士隐于书房闲坐,手倦抛书,伏几盹睡,不觉朦胧中走至一处,不辨是何地方。
  6. ^ 《红楼梦》第一回:只是一件不足:如今年已半百,膝下无儿,只有一女,乳名唤作英莲,年方三岁。
  7. ^ 《红楼梦》第四回:闻得养至五岁被人拐去,却如今才来卖呢?
  8. ^ 第十八回:那寶玉未入學堂之先,三四歲時,已得賈妃手引口傳,教授了几本書,數千字在腹內了。其名分雖系姊弟,其情狀有如母子。自入宮后,時時帶信出來與父母說:“千萬好生扶養,不嚴不能成器,過嚴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憂。”眷念切愛之心,刻未能忘。
  9. ^ 《红楼梦》第二回:封肃云:“只有当日小婿姓甄,今已出家一二年了。”
  10. ^ 《红楼梦》第二回:只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夫妻爱之如掌上明珠。
  11. ^ 第六十四回,林黛玉为祭奠“五美 ” ,让雪雁取些瓜果物品,路上碰见贾宝玉,宝玉不知其故,心下暗度:“或者是姑爹姑妈的忌辰,但我记得每年到此日期老太太都吩咐另外整理肴馔送去与林妹妹私祭,此时已过。大约必是七月因为瓜果之节,家家都上秋祭的坟,林妹妹有感于心,所以在私室自己奠祭,取《礼记》:‘春秋荐其时食’之意,也未定。”
  12. ^ 《红楼梦》第二回:堪堪又是一载的光阴,谁知女学生之母贾氏夫人一疾而终。
  13. ^ 13.0 13.1 《红楼梦》第二回: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长名贾琏,今已二十来往了,亲上作亲,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内侄女,今已娶了二年。
  14. ^ 根据红楼十年王熙凤二十岁推算。
  15. ^ 《红楼梦》第二回:这位珍爷倒生了一个儿子,今年才十六岁,名叫贾蓉。
  16. ^ 《红楼梦》第三回:如海乃說:「已擇了出月初二日小女入都,尊兄即同路而往,豈不兩便?」
  17. ^ 《红楼梦》第四回:这门子忙上来请安,笑问:“老爷一向加官进禄,八九年来就忘了我了?”
  18. ^ 《红楼梦》第三回,贾母说:“今将宝玉挪出来,同我在套间暖阁儿里,把你林姑娘暂安置碧纱橱里。等过了残冬,春天再与他们收拾房屋,另作一番安置罢。”
  19. ^ 《红楼梦》梦稿本第三回,王熙凤问林黛玉几岁,黛玉回答十三岁了。
  20. ^ 贾迎春称呼薛宝钗“宝姐姐”,故迎春小于宝钗,大于宝玉。
  21. ^ 《红楼梦》第三回:(黛玉)因陪笑道:“舅母说的,可是衔玉所生的这位哥哥?在家时亦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就唤宝玉,虽极憨顽,说在姊妹情中极好的。况我来了,自然只和姊妹同处,兄弟们自是别院另室的,岂得去沾惹之理?”
  22. ^ 根据红楼十七年贾母庆八十大寿推算。
  23. ^ 《红楼梦》第四回:原来这李氏即贾珠之妻。珠虽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贾兰,今方五岁,已入学攻书。
  24. ^ (红楼十七年)《红楼梦》第七十八回:众幕宾看了,便皆大赞:“小哥儿十三岁的人就如此,可知家学渊源,真不诬矣。”
  25. ^ 李纨比王熙凤年纪大,贾兰5岁,李纨约为20岁。
  26. ^ 《红楼梦》第三回:次日起来,省过贾母,因往王夫人处来,正值王夫人与熙凤在一处拆金陵来的书信看,又有王夫人之兄嫂处遣了两个媳妇来说话的。黛玉虽不知原委,探春等却都晓得是议论金陵城中所居的薛家姨母之子姨表兄薛蟠,倚财仗势,打死人命,现在应天府案下审理。
  27. ^ 《红楼梦》第四回:小人告了一年的状,竟无人作主。
  28. ^ 《红楼梦》甲戌本第四回又写道:“这薛公子学名薛蟠,字表文龙,今年方十有五岁,性情奢侈, 言语傲慢。”
  29. ^ 《红楼梦》第四回:当日这英莲,我们天天哄他顽耍,虽隔了七八年,如今十二三岁的光景,其模样虽然出脱得齐整好些,然大概相貌,自是不改,熟人易认。
  30. ^ 按照红楼元年英莲3岁推算,应为10岁。
  31. ^ 《红楼梦》第二十回:宝玉听了忙上来悄悄的说道:“你这么个明白人,难道连‘亲不间疏,先不僭后’也不知道?我虽糊涂,却明白这两句话。头一件,咱们是姑舅姊妹,宝姐姐是两姨姊妹,论亲戚,他比你疏。第二件,你先来,咱们两个一桌吃,一床睡,长的这么大了,他是才来的,岂有个为他疏你的?”
  32. ^ 《红楼梦》第四回:这薛公子原是早已择定日子上京去的,头起身两日前,就偶然遇见这丫头,意欲买了就进京的,谁知闹出这事来。既打了冯公子,夺了丫头,他便没事人一般,只管带了家眷走他的路。
  33. ^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大家算来,香菱,晴雯,宝钗三人皆与他(袭人)同庚,黛玉与他同辰,只无同姓者。《红楼梦》第六回: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一半了,不觉也羞的红涨了脸面,不敢再问。
  34. ^ 《红楼梦》第四回:还有一女,比薛蟠小两岁,乳名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
  35. ^ 《红楼梦》第六回: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一半了,不觉也羞的红涨了脸面,不敢再问。
  36. ^ 《红楼梦》第六回:凤姐忙止刘姥姥:“不必说了。”一面便问:“你蓉大爷在那里呢?”只听一路靴子脚响,进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面目清秀,身材俊俏,轻裘宝带,美服华冠。
  37. ^ 贾蓉和秦可卿年纪比王熙凤小,王熙凤19岁,秦可卿应为18岁,贾蓉18岁。(《红楼梦》第十一回:秦氏拉着凤姐儿的手,强笑道:“这都是我没福。这样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儿似的待。婶娘的侄儿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就是一家子的长辈同辈之中,除了婶子倒不用说了,别人也从无不疼我的,也无不和我好的。这如今得了这个病,把我那要强的心一分也没了。公婆跟前未得孝顺一天,就是婶娘这样疼我,我就有十分孝顺的心,如今也不能够了。我自想着,未必熬的过年去呢。”)
  38. ^ 《红楼梦》第六回:周瑞家的道,我们这里不比五年前了。如今太太不理事,都是琏二奶奶当家。
  39. ^ 王熙凤是在红楼五年嫁入贾家。
  40. ^ 《红楼梦》第十一回:尤氏道:“他这个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们顽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到了二十后,一日比一日觉懒,也懒待吃东西,这将近有半个多月了。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
  41. ^ 《红楼梦》第十一回:尤氏道:“他這個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還跟著老太太,太太們頑了半夜,回家來好好的。到了二十后,一日比一日覺懶,也懶待吃東西,這將近有半個多月了。經期又有兩個月沒來。”邢夫人接著說道:“別是喜罷?”正說著,外頭人回道:“大老爺,二老爺并一家子的爺們都來了,在廳上呢。”賈珍連忙出去了。這里尤氏方說道:“從前大夫也有說是喜的。昨日馮紫英荐了他從學過的一個先生,醫道很好,瞧了說不是喜,竟是很大的一個症候。昨日開了方子,吃了一劑藥,今日頭眩的略好些,別的仍不見怎麼樣大見效。”鳳姐兒道:“我說他不是十分支持不住,今日這樣的日子,再也不肯不扎掙著上來。”尤氏道:“你是初三日在這里見他的,他強扎掙了半天,也是因你們娘兒兩個好的上頭,他才戀戀的舍不得去。”
  42. ^ 《红楼梦》第六回:因这年秋尽冬初,天气冷将上来,家中冬事未办,狗儿未免心中烦虑,吃了几杯闷酒,在家闲寻气恼,刘氏也不敢顶撞。
  43. ^ 按照第一百一十七回红楼19年巧姐13岁推算。
  44. ^ 《红楼梦》第六回:刘姥姥因说:“这凤姑娘今年大还不过二十岁罢了,就这等有本事,当这样的家,可是难得的。”
  45. ^ 《红楼梦》第六十七回:凤姐因命平儿:“送送你妹妹(袭人)”。第六十八回:尤二姐见他打扮不凡,举止品貌不俗,料定是平儿,连忙亲身挽住,只叫:“妹子快休如此,你我是一样的人。”平儿比袭人大,比尤二姐小,推算约为14岁
  46. ^ 《红楼梦》第五回,秦氏笑道:“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呢,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与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个还高些呢。”
  47. ^ 《红楼梦》第八回:宝玉忙请了安,薛姨妈忙一把拉了他,抱入怀内,笑说:“这们冷天,我的儿,难为你想着来,快上炕来坐着罢。”命人倒滚滚的茶来。
  48. ^ 《红楼梦》第八回:宝玉因见他外面罩着大红羽缎对衿褂子,因问:“下雪了么?”地下婆娘们道:“下了这半日雪珠儿了。”
  49. ^ 按照晴雯死时16岁(窃思女儿自临人世,迄今凡十有六载。)推算。
  50. ^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大家算来,香菱,晴雯,宝钗三人皆与他(袭人)同庚,黛玉与他同辰,只无同姓者。《红楼梦》第六回: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一半了,不觉也羞的红涨了脸面,不敢再问。
  51. ^ 《红楼梦》第九回:原来这人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得还风流俊俏。
  52. ^ 《红楼梦》第十回:尤氏听了,心中甚喜,因说道:“后日是太爷的寿日,到底怎么办?”
  53. ^ 《红楼梦》书中没有直接说明贾珍的文字。按照玉字辈“珍珠瑚琏环琮”排行秩序推算,贾珍在红楼十年时为38岁。(见柴志义《珍珠瑚琏环琮--玉字辈兄弟年龄审计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5-29.》)
  54. ^ 在书中第二回冷子兴说:“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名唤惜春。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听得个个不错。”这话说明惜春已经到了读书的年纪,至少已经4岁,这是惜春年龄的下限。冷子兴对贾雨村说这段话的时候,黛玉6岁。第三回黛玉7岁时入贾府,此时惜春仍“身量未足,形容尚小”,明显说明年龄比黛玉小。那么此时惜春年龄下限5岁,上限6岁。红楼十年黛玉9岁,惜春最多8岁。
  55. ^ 根据红楼十七年(第七十六回)尤氏40岁推算。
  56. ^ 《红楼梦》第十一回:凤姐儿说道:“你只管这么想着,病那里能好呢?总要想开了才是。况且听得大夫说,若是不治,怕的是春天不好呢。如今才九月半,还有四五个月的工夫,什么病治不好呢?”
  57. ^ 《红楼梦》第十一回,贾珍说道:“天气正凉爽,满园的菊花又盛开,,,”尤氏道:“他这个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们顽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
  58. ^ 《红楼梦》第十二回:贾蓉两个又常常的来索银子,他又怕祖父知道,正是相思尚且难禁,更又添了债务,日间工课又紧,他二十来岁人,尚未娶亲,迩来想着凤姐,未免有那指头告了消乏等事,更兼两回冻恼奔波,因此三五下里夹攻,不觉就得了一病。
  59. ^ 王熙凤称呼贾瑞“瑞大爷”,贾瑞年龄应与贾琏相仿。
  60. ^ 《红楼梦》第十一回:“且说贾瑞到荣府来了几次,偏都遇见凤姐儿往宁府那边去了。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
  61. ^ 《红楼梦》第十一回: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
  62. ^ 《红楼梦》第十一回:到了初二日,吃了早饭,来到宁府,看见秦氏的光景,虽未甚添病,但是那脸上身上的肉全瘦干了。
  63. ^ 《红楼梦》第十二回:過后兩日,得了空,便仍來找鳳姐。鳳姐故意抱怨他失信,賈瑞急的賭身發誓。鳳姐因見他自投羅网,少不得再尋別計令他知改,故又約他道:“今日晚上,你別在那里了。你在我這房后小過道子里那間空屋里等我,可別冒撞了。”
  64. ^ 《红楼梦》第十三回:江南江宁府江宁县监生贾蓉,年二十岁。(红楼七年冷子兴介绍贾蓉16岁。)
  65. ^ 周汝昌认为贾瑞死于春季,引证《红楼梦》第十二回:“倏又腊尽春回,这病更又沉重。”而“诸如此症,不上一年都添全了”应是“诸如此症,不上一月”。俞平伯反对此种说法,认为还是秋季。并于秦可卿死有关。(见俞平伯《贾瑞之病与秦可卿之病》,刊于《红楼心解: 一代红学研究的范本》,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66. ^ 吴轩丞认为“冬低”是“八月底”的误字,如果是八月底,后面的情节都好解释,贾琏去扬州也不需要一年之久了。(见吴轩丞《红楼梦之误字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一九二三年一月刊于《小说世界》)
  67. ^ 查1924年 《小说世界》所刊 《红楼梦之误字》一文,该文作者称自己在金陵四象桥下购得一册《红楼梦》残钞本(以下简称“四象桥本”), 此作者云:“《红楼梦》 第十二回有云,是年冬底,林如海病重。第十四回又有贾琏遣昭儿回来投信,如海于九月初三病故,贾琏与黛玉送灵到苏,年底赶回,并要大毛衣服等语。读者以时事矛盾,颇费疑猜。 ‘冬底’之‘冬’字,作‘八月’二字,并写一格中。余不觉恍然大悟,盖当时展转传钞,字渐漫灭,既误‘八’为‘父’,又脱去‘月’字之‘月’ ,认两小横作两点,遂并两字为一字,而成‘冬’字之讹矣。甚矣!毫厘千里,不知费读者几许冥想也。 ”
  68. ^ 林冠夫认为是五月底(见林冠夫《红楼梦纵横谈》)
  69. ^ 《红楼梦》第十二回:“誰知這年冬底,林如海的書信寄來,卻為身染重疾,寫書特來接林黛玉回去。”
  70. ^ 《红楼梦》第十四回:鳳姐便問:“回來做什么的?”昭儿道:“二爺打發回來的。林姑老爺是九月初三日巳時沒的。”
  71. ^ 第十三回:賈母見他要去,因說:“才咽氣的人,那里不干淨,二則夜里風大,等明早再去不遲。”
  72. ^ 《红楼梦》第十三回:這日夜間,正和平儿燈下擁爐倦繡,早命濃薰繡被,二人睡下,屈指算行程該到何處,不知不覺已交三鼓。”
  73. ^ 《红楼梦》第十三回:江南江宁府江宁县监生贾蓉,年二十岁。
  74. ^ 《红楼梦》第十三回:贾珍便命贾琼,贾琛,贾璘,贾蔷四个人去陪客,一面吩咐去请钦天监阴阳司来择日,择准停灵七七四十九日,
  75. ^ 红楼十五年贾赦53岁,贾政最多52岁,红楼十一年贾政最低48岁。
  76. ^ 红楼十一年,贾兰9岁,贾珠如活着,顶多29岁。元春是贾珠之妹,顶多28岁。(《红楼梦》第二回:这政老爹的夫人王氏,头胎生的公子,名唤贾珠,十四岁进学,不到二十岁就娶了妻生了子,一病死了。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这就奇了,)
  77. ^ 根据红楼十七年元妃薨43岁推算为38岁。(《红楼梦》第九十五回: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岁。)
  78. ^ 《红楼梦》第十四回:昭儿道:“二爺打發回來的。林姑老爺是九月初三日巳時沒的。二爺帶了林姑娘同送林姑老爺靈到蘇州,大約赶年底就回來。二爺打發小的來報個信請安,討老太太示下,還瞧瞧奶奶家里好,叫把大毛衣服帶几件去。”
  79. ^ 《红楼梦》第十七回:又不知歷過幾日何時,
  80. ^ 《红楼梦》第十七回:可巧近日寶玉因思念秦鐘,憂戚不盡,賈母常命人帶他到園中來戲耍。
  81. ^ 《红楼梦》第十七回:有几百株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
  82. ^ 《红楼梦》第十七回:众人赞道:“好花,好花!从来也见过许多海棠,那里有这样妙的。”又,第九十四回:贾母道:“这花儿应在三月里开的,如今虽是十一月,因节气迟,还算十月,应着小阳春的天气,这花开因为和暖是有的。”
  83. ^ 《红楼梦》第十八回:外有一个带发修行的,本是苏州人氏,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因生了这位姑娘自小多病,买了许多替身儿皆不中用,到底这位姑娘亲自入了空门,方才好了,所以带发修行,今年才十八岁,法名妙玉。
  84. ^ 《红楼梦》第十八回:王夫人等日日忙乱,直到十月将尽,幸皆全备:
  85. ^ 《红楼梦》第二十五回:“那和尚接了过来,擎在掌上,长叹一声道: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人世光阴,如此迅速,尘缘满日,若似弹指!”
  86. ^ 《红楼梦》第十八回:至十五日五鼓,自贾母等有爵者,俱各按品大妆。
  87. ^ 《红楼梦》十九回:話說賈妃回宮,次日見駕謝恩,并回奏歸省之事,龍顏甚悅。又發內帑彩緞金銀等物,以賜賈政及各椒房等員,不必細說。且說榮宁二府中因連日用盡心力,真是人人力倦,各各神疲,又將園中一應陳設動用之物收拾了兩三天方完。第一個鳳姐事多任重,別人或可偷安躲靜,獨他是不能脫得的,二則本性要強,不肯落人褒貶,只扎掙著與無事的人一樣。第一個寶玉是极無事最閒暇的。偏這日一早,襲人的母親又親來回過賈母,接襲人家去吃年茶,晚間才得回來。
  88. ^ 袭人的妹妹17岁,故袭人至少应为18岁(《红楼梦》第十九回:袭人道:“那是我两姨姐姐。”《红楼梦》第十九回:袭人道:“他虽没这造化,倒也是娇生惯养的呢,我姨爹姨娘的宝贝。如今十七岁,各样的嫁妆都齐备了,明年就出嫁。”)
  89. ^ 《红楼梦》第二十回:彼时正月内,学房中放年学,闺阁中忌针,却都是闲时。贾环也过来顽,
  90. ^ 根据红楼十七年贾环15岁推算为12岁。
  91. ^ 史湘云管林黛玉叫姐姐(《红楼梦》第二十回:湘云笑道:“这一辈子我自然比不上你。我只保佑着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厄’去。阿弥陀佛,那才现在我眼里!”),故年龄比黛玉小,或者同龄生日小。
  92. ^ 全书无史湘云生日记载。
  93. ^ 《红楼梦》第二十一回:二年前他父亲给他娶了个媳妇,今年才二十岁,也有几分人材,又兼生性轻薄,最喜拈花惹草。多浑虫又不理论,只有酒有肉有钱,就诸事不管了,所以宁荣二府之人都得入手。
  94. ^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王熙凤说:“二十一是薛妹妹的生日,你到底怎么样呢?”“但昨儿听见老太太说,问起大家的年纪生日来,听见薛大妹妹今年十五岁,虽不是整生日,也算得将笄之年。老太太说要替他作生日。想来若果真替他作,自然比往年与林妹妹的不同了。”
  95. ^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谁想贾母自见宝钗来了,喜他稳重和平,正值他才过第一个生辰,便自己捐资二十两,唤了凤姐来,交与他备酒戏。
  96. ^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两人正计较,就有贾政遣人来回贾母说:“二月二十二曰子好,哥儿姐儿们好搬进去的。这几日内遣人进去分派收拾。”薛宝钗住了蘅芜苑,林黛玉住了潇湘馆,贾迎春住了缀锦楼,探春住了秋爽斋,惜春住了蓼风轩,李氏住了稻香村,宝玉住了怡红院。每一处添两个老嬷嬷,四个丫头,除各人奶娘亲随丫鬟不算外,另有专管收拾打扫的。至二十二日,一齐进去,登时园内花招绣带,柳拂香风,不似前番那等寂寞了。
  97. ^ 《红楼梦》第二十三回:那一日正当三月中浣,早饭后,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芳闸桥边桃花底下一块石上坐着,展开《会真记》,从头细玩。
  98. ^ 《红楼梦》第二十三回:“因这几首诗,当时有一等势利人,见是荣国府十二三岁的公子作的,抄录出来各处称颂,再有一等轻浮子弟,爱上那风骚妖艳之句,也写在扇头壁上,不时吟哦赏赞。”
  99. ^ 《红楼梦》第二十五回:“那和尚接了过来,擎在掌上,长叹一声道: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人世光阴,如此迅速,尘缘满日,若似弹指!”
  100. ^ 《红楼梦》第二十六回:話說寶玉養過了三十三天之后,不但身体強壯,亦且連臉上瘡痕平服,仍回大觀園內去。
  101. ^ 公元1645年,顺治二年的一场惨案,当时清军南下,明史可法坚守扬州,与全城军民奋勇抵抗,阴历四月二十五日城破,史可法殉职,清军入城大肆屠杀十天,史称“扬州十日"。王秀楚著有《扬州十日记》详记其事。
  102. ^ 原文第二十九回,贾母去清虚观打醮,张道士说过这样一句话:前日四月二十六日,我这里做遮天大王圣诞,人也来得少,东西也很干净,我说请哥儿来瞧瞧,怎么说不在家?一个道士做圣诞,怎么会想到让宝玉过去看呢?据红学家周汝昌先生考证,四月二十六日正是宝玉生日,张道士称做“遮天大王圣诞”,其实就是为宝玉办了一个生日party,但宝玉没出席,宝玉就是“遮天大王”。
  103. ^ 《红楼梦》第二十七回: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
  104. ^ 康熙四十五年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从顺治元年直到1919年之间共有11个四月二十六日这天交芒种节,而未时交节只有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这一年,详述如下:顺治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戌时;康熙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巳时;康熙二十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夜子时;康熙四十五年四月二十六日未时;雍正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寅时;乾隆元年四月二十六日子时;嘉庆二十五年四月二十六日寅时;道光十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戌时;道光三十年四月二十六日巳时;光绪十四年四月二十六日申时;)
  105. ^ “四月二十六日”交“芒种节”的年份不只康熙四十五年这一年,还有1725年和1736年,也就是雍正三年和乾隆元年。
  106. ^ 《红楼梦》第二十七回:红玉道:“十七岁了。”
  107. ^ 《红楼梦》第二十九回:刚要说话,只见贾珍贾蓉的妻子婆媳两个来了,
  108. ^ 《红楼梦》第三十回:原来明日是端阳节,那文官等十二个女子都放了学,进园来各处顽耍。可巧小生宝官,正旦玉官等两个女孩子,正在怡红院和袭人玩笑,被大雨阻住。大家把沟堵了,水积在院内,把些绿头鸭,花鸂鶒,彩鸳鸯,捉的捉,赶的赶,缝了翅膀,放在院内顽耍,将院门关了。袭人等都在游廊上嘻笑。
  109. ^ 金钏与袭人年纪相仿(《红楼梦》第四十六回:鸳鸯红了脸,向平儿冷笑道:“这是咱们好,比如袭人,琥珀,素云,紫鹃,彩霞,玉钏儿,麝月,翠墨,跟了史姑娘去的翠缕,死了的可人和金钏,去了的茜雪,连上你我,这十来个人,从小儿什么话儿不说?什么事儿不作?”)
  110. ^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這日正是端陽佳節,蒲艾簪門,虎符系臂。
  111. ^ 《红楼梦》第三十四回,王夫人对袭人说:“如今我想,我已经快五十岁的人,通共剩了他一个,他又长的单弱,况且老太太宝贝似的,若管紧了他,倘或再有个好歹,或是老太太气坏了,那时上下不安,岂不倒坏了。”
  112. ^ 《红楼梦》第三十五回:莺儿手里打着,一面答话说:“十六岁了。”
  113. ^ 《红楼梦》第三十六回:林黛玉当下见了宝玉如此形象,便知是又从那里著了魔来,也不便多问,因向他说道:“我才在舅母跟前听的明儿是薛姨妈的生日,叫我顺便来问你出去不出去。你打发人前头说一声去。”
  114. ^ 這年賈政又點了學差,擇于八月二十日起身。
  115. ^ 有观点认为这里跨越了二年,与海棠社年龄十五六七岁相一致,也与林黛玉自称自己十五岁相一致。(《红楼梦》第三十七回:却说贾政出门去后,外面诸事不能多记。单表宝玉每日在园中任意纵性的逛荡,真把光阴虚度,岁月空添。第七十一回:話說賈政回京之后,諸事完畢,賜假一月在家歇息。因年景漸老,事重身衰,又近因在外几年,骨肉離异,今得晏然复聚于庭室,自覺喜幸不盡。)
  116. ^ 116.0 116.1 116.2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李纨为首,余者迎春,探春,惜春,宝钗,黛玉,湘云,李纹,李绮,宝琴,邢岫烟,再添上凤姐儿和宝玉,一共十三个。叙起年庚,除李纨年纪最长,他十二个人皆不过十五六七岁,或有这三个同年,或有那五个共岁,或有这两个同月同日,那两个同刻同时,所差者大半是时刻月分而已。
  117. ^ 贾迎春比宝钗小,比黛玉大。(《红楼梦》第七十三回:迎春道:“方才连宝姐姐、林妹妹大伙儿说情,老太太还不依,何况是我一个人。”
  118. ^ 《红楼梦》第三十九回:刘姥姥忙立身答道:“我今年七十五了。”贾母向众人道:“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健朗。比我大好几岁呢。我要到这么大年纪,还不知怎么动不得呢。”
  119. ^ 《红楼梦》第四十七回(红楼十五年九月):贾母也笑道:“可不?我那里记得什么‘抱’着‘背’着的。提起这些事来,不由我不生气。我进了这门子做重孙媳妇起,到如今我也有个重孙子媳妇了,连头带尾五十四年,凭着大惊大险、千奇百怪的事也经了些,从没经过这些事。还不离了我这里呢!”
  120. ^ 根据第七十一回红楼十七年贾母过八十大寿推算。
  121. ^ 《红楼梦》第四十二回:一语提醒了凤姐儿,便叫平儿拿出《玉匣记》著彩明来念。彩明翻了一回念道:“八月二十五日,病者在东南方得遇花神。用五色纸钱四十张,向东南方四十步送之,大吉。”
  122. ^ 按照红楼九年大姐儿3岁推算。
  123. ^ 《红楼梦》第四十四回:“今日是金钏儿的生日,故一日不乐。”
  124. ^ 《红楼梦》第四十三回:賈母又向王夫人笑道:“我打發人請你來,不為別的。初二是鳳丫頭的生日,上兩年我原早想替他做生日,偏到跟前有大事,就混過去了。今年人又齊全,料著又沒事,咱們大家好生樂一日。”
  125. ^ 《红楼梦》第四十五回,黛玉叹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象你前日的话教导我。”
  126. ^ 《红楼梦》第四十七回(红楼十五年九月):贾母也笑道:“可不?我那里记得什么‘抱’着‘背’着的。提起这些事来,不由我不生气。我进了这门子做重孙媳妇起,到如今我也有个重孙子媳妇了,连头带尾五十四年,凭着大惊大险、千奇百怪的事也经了些,从没经过这些事。还不离了我这里呢!”
  127. ^ 《红楼梦》第四十六回:二人(平儿、袭人)见她(鸳鸯)急了,忙陪笑央告道:“好姐姐,别多心,咱们从小儿就是亲姊妹一般,不过无人处偶然取个笑儿。”鸳鸯比平儿大或者同岁。
  128. ^ 《红楼梦》第四十七回:展眼到了十四日,黑早,賴大的媳婦又進來請。
  129. ^ 《红楼梦》第四十八回:展眼已到十月,因有各舖面伙計內有算年帳要回家的,少不得家內治酒餞行。
  130. ^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鳳姐兒笑道:“我知道這鐲子的去向。你們只管作詩去,我們也不用找,只管前頭去,不出三日包管就有了。”說著又問:“你們今兒作什麼詩?老太太說了,離年又近了,正月里還該作些燈謎兒大家頑笑。”
  131. ^ 《红楼梦》第五十回:贾母笑道:“这才是十月里头场雪,往后下雪的日子多呢,再破费不迟。”
  132. ^ 《红楼梦》第五十一回:宝玉道:“外头自然有大月亮的,我们说着话,你只管去。”
  133. ^ 《红楼梦》第五十五回:时届季春,黛玉又犯了咳嗽;湘云又因时气所感,也病卧在蘅芜院,一天医药不断。探春和李纨相住间壁,二人近日同事,不比往年,往来回话人等亦甚不便,故二人议定,每日早晨,皆到园门口南边的三间小花厅上去会齐办事,吃过早饭,于午错方回。
  134. ^ 《红楼梦》第五十七回:目今是薛姨妈的生日,自贾母起,诸人皆有祝贺之礼。
  135. ^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探春笑道:“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個月,月月有几個生日。人多了,便這等巧,也有三個一日,兩個一日的。大年初一日也不白過,大姐姐占了去。怨不得他福大,生日比別人就占先。又是太祖太爺的生日。過了燈節,就是老太太和寶姐姐,他們娘兒兩個遇的巧。三月初一日是太太,初九日是璉二哥哥。二月沒人。”襲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麼沒人?就只不是咱家的人。”(探春说的老太太指宝钗的母亲)
  136. ^ 见十三年七月
  137. ^ 《红楼梦》第五十八回:可巧这日乃是清明之日,贾琏已备下年例祭祀,带领贾环、贾琮、贾兰三人去往铁槛寺祭柩烧纸,宁府贾蓉也同族中人各办祭祀前往。因宝玉病未大愈,故不曾去得。
  138. ^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当下又值宝玉生日已到。原来宝琴也是这日,二人相同。
  139. ^ 《红楼梦》第一回:士隐大叫一声,定睛一看,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所梦之事便忘了大半。又见奶母正抱了英莲走来。士隐见女儿越发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喜,便伸手接来,抱在怀内,斗他顽耍一回,又带至街前,看那过会的热闹。(学者陈林认为过会是药王圣诞,四月二十八日)
  140. ^ 周汝昌认为贾宝玉生日是四月二十六日。俞平伯认为是四月二十九。
  141. ^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众人听说,都笑道:“快别吵嚷。”说着,都走来看时,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磴子上,业经香梦沈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
  142. ^ 《红楼梦》第六十四回:话说贾蓉见家中诸事已妥,连忙赶至寺中,回明贾珍。于是连夜分派各项执事人役,并预备一切应用幡杠等物。择于初四日卯时请灵柩进城,一面使人知会诸位亲友。
  143. ^ 《红楼梦》第六十四回:大约必是七月因为瓜果之节,家家都上秋祭的坟,林妹妹有感于心,所以在私室自己奠祭。
  144. ^ 前文写道老太妃三月中旬薨逝,贾琏六月初三娶尤二姐,违反了三月不得婚嫁的规定。而黛玉七月作诗祭五美发生在贾琏娶尤二姐之前,这是一个谜。
  145. ^ 《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话说贾琏贾珍贾蓉等三人商议,事事妥贴,至初二日,先将尤老和三姐送入新房。尤老一看,虽不似贾蓉口内之言,也十分齐备,母女二人已称了心。鲍二夫妇见了如一盆火,赶著尤老一口一声唤老娘,又或是老太太,赶著三姐唤三姨,或是姨娘。至次日五更天,一乘素轿,将二姐抬来。
  146. ^ 尤二姐年纪比贾蓉小,贾蓉红楼十六年25岁,故尤二姐不到24岁。(见《红楼梦》第六十三回:眾丫頭看不過,都笑說:「熱孝在身上,老娘才睡了覺,他兩個雖小,到底是姨娘家,你太眼裡沒有奶奶了。回來告訴爺,你吃不了兜著走。」
  147. ^ 《红楼梦》第六十八回:凤姐一面使旺儿在外打听细事,这尤二姐之事皆已深知。原来已有了婆家的,女婿现在才十九岁,第64回:贾蓉道:“我二姨儿三姨儿都不是我姥爷养的,原是我姥娘带了来的。听见说,我姥娘在那一家时,就把我二姨儿许给皇粮庄头张家,指腹为婚。
  148. ^ 《红楼梦》第六十六回:谁知八月内湘莲方进了京。
  149. ^ 且说贾琏一日到了平安州,见了节度,完了公事,因又嘱咐他十月前后务要还来一次。贾琏领命,次日连忙取路回家,先到尤二姐那边。
  150. ^ 《红楼梦》第八十一回:贾母见他进来,便问道:“你前年那一次得病的时候,后来亏了一个疯和尚和个瘸道士治好了的。那会子病里你觉得是怎么样?”
  151. ^ 《红楼梦》第七十回:說起詩社,大家議定:明日乃三月初二日,就起社,便改“海棠社”為“桃花社”,林黛玉就為社主。
  152. ^ 《红楼梦》第七十回:次日乃是探春的壽日,元春早打發了兩個小太監送了几件頑器。
  153. ^ 《红楼梦》第七十回:偏生近日王子騰之女許與保宁侯之子為妻,擇日于五月初十日過門,鳳姐兒又忙著張羅,常三五日不在家。
  154. ^ 《红楼梦》第七十回:寶玉自己每日也加工,或寫二百三百不拘。至三月(疑似五月笔误。原计划贾政六月回京,所以宝玉应付功课)下旬,便將字又集湊出許多來。
  155. ^ 《红楼梦》第七十一回:因今岁八月初三日乃贾母八旬之庆,又因亲友全来,恐筵宴排设不开,便早同贾赦及贾珍贾琏等商议,议定于七月二十八日起至八月初五日止荣宁两处齐开筵宴,宁国府中单请官客,荣国府中单请堂客,大观园中收拾出缀锦阁并嘉荫堂等几处大地方来作退居。二十八日请皇亲附马王公诸公主郡主王妃国君太君夫人等,二十九日便是阁下都府督镇及诰命等,三十日便是诸官长及诰命并远近亲友及堂客。初一日是贾赦的家宴,初二日是贾政,初三日是贾珍贾琏,初四日是贾府中合族长幼大小共凑的家宴。初五日是赖大林之孝等家下管事人等共凑一日。
  156. ^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探春笑道:“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有几个生日。人多了,便这等巧,也有三个一日,两个一日的。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大姐姐占了去。怨不得他福大,生日比别人就占先。又是太祖太爷的生日。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他们娘儿两个遇的巧。三月初一日是太太,初九日是琏二哥哥。二月没人。”袭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么没人?就只不是咱家的人。”探春笑道:“我这个记性是怎么了!”宝玉笑指袭人道:“他和林妹妹是一日,所以他记的。”
  157. ^ 《红楼梦》第七十二回:这日晚间,忽有个婆子来悄告诉他道:“你兄弟竟逃走了,三四天没归家。如今打发人四处找他呢。”
  158. ^ 《红楼梦》第七十四回:惜春便将昨晚之事细细告诉与尤氏,又命将入画的东西一概要来与尤氏过目。
  159. ^ 《红楼梦》第七十六回:尤氏红了脸,笑道:“老祖宗说的我们太不堪了。我们虽然年轻,已经是十来年的夫妻,也奔四十岁的人了。况且孝服未满,陪着老太太顽一夜还罢了,岂有自去团圆的理。”,,,贾母听说,笑道:“这话很是,我倒也忘了孝未满。可怜你公公已是二年多了,可是我倒忘了,该罚我一大杯。既这样,你就越性别送,陪着我罢了。你叫蓉儿媳妇送去,就顺便回去罢。”
  160. ^ 《红楼梦》第七十七回:原来王夫人自那日着恼之后,王善保家的去趁势告倒了晴雯,本处有人和园中不睦的,也就随机趁便下了些话。王夫人皆记在心中。因节间有事,故忍了两日,今日特来亲自阅人。
  161. ^ 《红楼梦》第七十八回,宝玉做芙蓉诔:“竊思女儿自臨濁世,迄今凡十有六載。”
  162. ^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大家算来,香菱,晴雯,宝钗三人皆与他(袭人)同庚,黛玉与他(袭人)同辰,只无同姓者。(第六回说袭人比宝玉大两岁,此时宝玉17岁,袭人和晴雯均19岁)
  163. ^ 根据红楼八年贾兰5岁推算14岁。
  164. ^ 《红楼梦》第七十八回:众幕宾看了,便皆大赞:“小哥儿十三岁的人就如此,可知家学渊源,真不诬矣。”
  165. ^ 《红楼梦》第七十八回:众人道:“这就罢了。三爷才大不多两岁,在未冠之时如此,用了工夫,再过几年,怕不是大阮小阮了。”
  166. ^ 《红楼梦》第七十九回:原来这夏家小姐今年方十七岁,生得亦颇有姿色,亦颇识得几个字。
  167. ^ 《红楼梦》第八十回:此时宝玉已过了百日,出门行走。
  168. ^ 第六十二回:袭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么没人?就只不是咱家的人。”探春笑道:“我这个记性是怎么了!”宝玉笑指袭人道:“他和林妹妹是一日,所以他记的。”
  169. ^ 薛姨媽站起來問道:“今日林姑娘也有喜事么?”賈母笑道:“是他的生日。”
  170. ^ 第八十六回:只見秋紋帶著小丫頭捧著一盆蘭花來說:“太太那邊有人送了四盆蘭花來,因里頭有事沒有空兒頑他,叫給二爺一盆,林姑娘一盆。”
  171. ^ 第八十七回:探春笑道:“林姐姐終不脫南邊人的話,這大九月里的,那里還有桂花呢。”
  172. ^ 黛玉便問道:“天氣冷了,我前日叫你們把那些小毛兒衣服晾晾,可曾晾過沒有?”
  173. ^ 第八十九回:那時已到十月中旬,寶玉起來要往學房中去。
  174. ^ 第九十二回:寶玉道:“必是老太太忘了。明兒不是十一月初一日么,年年老太太那里必是個老規矩,要辦消寒會,齊打伙兒坐下喝酒說笑。我今日已經在學房里告了假了,這會子沒有信兒,明兒可是去不去呢?若去了呢,白白的告了假,若不去,老爺知道了又說我偷懶。”
  175. ^ 第九十二回:贾赦问那小厮道:“你说什么?”小厮道:“外面下雪,早已下了梆子了。”贾政叫人看时,已是雪深一寸多了。
  176. ^ 第九十四回:賈母道:“這花兒應在三月里開的,如今雖是十一月,因節氣遲,還算十月,應著小陽春的天氣,這花開因為和暖是有的。”
  177. ^ 《红楼梦》第九十五回: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岁。
  178. ^ 按照元春最多大宝玉16岁算,最多33岁
  179. ^ 《红楼梦》三十九回:可惜这茗玉小姐生到十七岁一病死了。
  180. ^ 《红楼梦》九十六回:到了正月十七日,王夫人正盼王子腾来京,只见凤姐进来回说:“今日二爷在外听得有人传说:我们家大老爷赶着进京,离城只二百多里地,在路上没了!太太听见了没有?”王夫人吃惊道:“我没有听见,老爷昨晚也没有说起。到底在那里听见的?”凤姐道:“说是在枢密张老爷家听见的。”
  181. ^ 《红楼梦》九十九回:现今天气一天热似一天,园里尚可住得,等到秋天再挪。
  182. ^ 《红楼梦》第一百一回:凤姐吃了酒,被风一吹,只觉身上发噤。丰儿后面也把头一缩,说:“好冷!”凤姐也掌不住,便叫丰儿:“快回去把那件银鼠坎肩儿拿来,我在三姑娘那里等着。”丰儿巴不得一声,也要回去穿衣裳,连忙答应一声,回头就跑了。
  183. ^ 《红楼梦》一百零一回:鳳姐冷笑道:“你那里知道,我是早已明白了。我也不久了。雖然活了二十五歲,人家沒見的也見了,沒吃的也吃了,也算全了。所有世上有的也都有了。气也算賭盡了,強也算爭足了,就是壽字儿上頭缺一點儿,也罷了。”
  184. ^ 《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贾政叹道:“岂知宝玉是下凡历劫的,竟哄了老太太十九年!如今叫我才明白。”
  185. ^ 《红楼梦》第一百三回:雨村复又心疑:“想去若非士隐,何貌言相似若此?离别来十九载,面色如旧,必是修炼有成,未肯将前身说破。但我既遇恩公,又不可当面错过。看来不能以富贵动之,那妻女之私更不必说了。”
  186. ^ 《红楼梦》第一回: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187. ^ 《红楼梦》一百六回:正自不解,只见老婆子带了史侯家的两个女人进来,请了贾母的安,又向众人请安毕,便说道:“我们家的老爷、太太、姑娘打发我来说:听见府里的事,原没什么大事,不过一时受惊。恐怕老爷太太烦恼,叫我们过来告诉一声,说这里二老爷是不怕的了。我们姑娘本要自己来的,因不多几日就要出阁,所以不能来了。”
  188. ^ 《红楼梦》一百八回:一日,史湘云出嫁回门,来贾母这边请安。
  189. ^ 《红楼梦》一百八回:湘云道:“我想起来了:宝姐姐不是后儿的生日吗?我多住一天,给他拜个寿,大家热闹一天。不知老太太怎么样?”
  190. ^ 第一百九回:可怜一位如花似月之女,结缡年馀,不料被孙家揉搓,以致身亡。又值贾母病笃,众人不便离开,竟容孙家草草完结。
  191. ^ 第一百一十回:王夫人寶釵上去輕輕扶著,邢夫人鳳姐等便忙穿衣,地下婆子們已將床安設停當,舖了被褥,聽見賈母喉間略一響動,臉變笑容,竟是去了,享年八十三歲。
  192. ^ 《红楼梦》一百一十七回:贾蔷道:“模样儿是好的很的。年纪也有十三四岁了。”
  193. ^ 《红楼梦》第一百一十八回:到了八月初三,这一日正是贾母的冥寿。宝玉早晨过来磕了头,便回去,仍到静室中去了。
  194. ^ 《红楼梦》第一百一十八回:莺儿又道:“太太说了:二爷这一用功,明儿进场中了出来,明年再中了进士,作了官,老爷太太可就不枉了盼二爷了。”
  195. ^ 根据红楼八年贾兰5岁推算。
  196. ^ 《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贾政叹道:“岂知宝玉是下凡历劫的,竟哄了老太太十九年!如今叫我才明白。”
  197. ^ 第一百二十回:一日,行到毘陵驛地方,那天乍寒下雪,泊在一個清靜去處。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