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章回列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以下是中國章回小說紅樓夢》各章回的列表,分別依前八十回及程高的後四十回。

凡例[编辑]

脂批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在章回前有一个《凡例》,阐明“红楼梦旨义”:“此书只是着意于闺中,”“不敢干涉朝廷。”。甲戌本第一回比庚辰本第一回多“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一句,故有学者推测《凡例》系吴玉峰撰写[1]

前八十回[编辑]

第一回至第五回[编辑]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空空道人观顽石、茫茫大士与渺渺真人讲述事迹原委

有个空空道人访道求仙,从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经过,忽见一大块石上字迹分明,编述历历,《石头记》是也。空空道人将《石头记》抄录下来,改名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姑苏乡宦甄士隐梦见一僧一道携无缘补天之石(通灵宝玉)下凡历练,又讲绛珠仙子追随神瑛侍者下世为人。梦醒后,报女儿英莲去看“过会”[2]。甄士隐结交并接济了寄居于隔壁葫芦庙内的胡州人氏贾化(号雨村)。某日,贾雨村造访甄士隐,无意中遇见甄家丫鬟娇杏,以为娇杏对其有意。中秋时节,甄士隐于家中宴请贾雨村,得知贾雨村的抱负后,赠银送衣以作贾雨村上京赴考之盘缠,第二天,贾雨村不辞而别便上路赴考。第二年元霄佳节当晚,甄家仆人霍启在看社火花灯时,不慎丢失了甄士隐唯一的女儿英莲[3]。三月十五日,葫芦庙失火祸及甄家,落魄的甄士隐带家人寄居于如州岳丈封肃家中,后遇一僧一道,悟出《好了歌》真谛,随僧道而去。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黛玉进京

贾雨村上京赴考,果然高中,官封如州知府,其寻访甄士隐报恩不得,纳娇杏为妾。贾雨村后因恃才侮上被参,惨遭开革。把家小安顿后,贾雨村游历四海,至淮扬(扬州)病倒,盘缠不继,经朋友推荐,教巡盐御史林如海之年幼独女林黛玉念书。一年后,林黛玉之母贾敏病逝。某日,贾雨村与旧识古董商冷子兴相遇,冷子兴于酒席中向贾雨村讲述了金陵[4]贾府的情况:贾府世袭勋爵,现分两房,长房为宁国府,由贾敬执掌,次房为荣国府,由贾政执掌,贾政之子贾宝玉衔玉而诞,不喜读书,却爱与女孩玩耍;贾政之母史太君健在,人称贾母(亦贾敏之母)。席后,两人正欲离开,一人从后追来并向贾雨村报喜。

第三回 金陵城起复贾雨村 荣国府收养林黛玉

王夫人接远亲

报喜之人是贾雨村昔日同僚,告知起复旧员之信。贾雨村遂请林如海转托其妻兄贾政推荐自己复职。林如海为贾雨村写荐信以报教女之因,并托贾雨村护送其女林黛玉远赴都中。林黛玉听从外祖贾母的安排,投居于荣国府。初入荣府,林黛玉相继与贾母、贾政正室王夫人、贾政之儿媳李纨贾赦之女贾迎春、贾政庶女贾探春、贾珍之幼妹(贾敬之女)贾惜春、贾赦之儿媳妇王熙凤、贾政独子贾宝玉等见面,宝黛二人一见如故,似曾相识,宝玉赠黛玉一字“颦颦”。宝玉见黛玉没有通灵宝玉,就把自己的玉扔掉,吓坏众人。第二天,林黛玉早起请长辈安时,见王夫人与凤姐正查看金陵来信,又有王夫人兄王子腾家人来访,转告王夫人之妹薛夫人之子薛蟠倚财仗势杀人一案。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薛蟠杀害之人名叫冯渊。冯渊年十九,本好男风,遇被拐后长大之英莲,愿结良缘,遂于拐贩处把英莲买下,拐贩却又重卖于薛蟠。冯渊与薛蟠相夺英莲,豪强者胜,冯渊遇害。家人告了一年的状,竟无人作主。由贾政举荐,新任应天府尹的贾雨村恰巧受理此案。最初贾雨村本想明断,却被府中门子(昔日葫芦寺沙弥)劝阻,门子把薛蟠及本省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间的利害关系相告,点名这是为官不败的护管符。贾雨村徇私枉法,依从门子之计不究薛蟠,草草断案为薛家代为掩饰,并在事后致信贾政和王子腾。薛夫人带同其子薛蟠、其女薛宝钗进都中,暂居贾府梨香院

第五回 开生面梦演红楼梦 立新场情传幻境情

宝玉梦游太虚幻境

黛玉入贾府后,与贾宝玉一起于贾母处抚养,深得贾母疼爱。忽然来了一个宝钗,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一日,宝玉随贾母等人赴宁府赏梅,酒后发困,被引入侄妇贾蓉之妻秦可卿内室中歇息,于梦中游太虚幻境并获阅《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晴雯袭人)、《金陵十二钗副册》(香菱)和《金陵十二钗正册》(黛玉、宝钗、元春、探春、湘云妙玉、迎春、惜春、凤姐、巧姐李纨、可卿)等判词,听《红楼梦》曲。判词和曲文暗示金陵诸钗命运。梦中,警幻仙子授贾宝玉云雨之事,并许其妹可卿于贾宝玉,于是贾宝玉于梦中初试云雨。梦中次日,宝玉与可卿同游至“迷津”受惊,唤可卿呼救,室外宝玉大丫鬟袭人等忙入内安慰,秦氏十分诧异,因其乳名正是“可卿”。

第六回至第十六回[编辑]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入室安慰宝玉的袭人发现宝玉梦遗。回到荣府后,宝玉把梦中云雨之事相告并与袭人偷试云雨,从此袭人与宝玉更加亲密。一日,王夫人的远亲刘姥姥带着外孙板儿到贾府拉关系,来到之后方知道现在王夫人的内侄女王熙凤管家。开始误以为王熙凤之陪嫁丫鬟平儿是凤姐,后来又见到贾蓉来借玻璃炕屏。时值风光的王熙凤还算慷慨地接济了刘姥姥,于此种下善因。

第七回 送宫花周瑞叹英莲 谈肄业秦钟结宝玉

贾府仆人周瑞之妻送走刘姥姥寻王夫人回府,在梨香院见到宝钗,听冷香丸之说,又见香菱,感觉像秦可卿,后又奉薛夫人之命把皇宫式样的扎花送予王熙凤、林黛玉等。周瑞之妻到惜春处,惜春正跟尼姑智能玩,戏称自己要是剃发出家,花往哪里戴。周瑞之妻到王熙凤处时,王熙凤正值与其夫贾琏在房中嬉戏,宫花由平儿代为收下。周瑞之妻继而寻林黛玉,于宝玉房中得见,黛玉得知宫花是众姑娘皆有的,表示不屑。次日,宝玉随王熙凤于宁国府会秦氏之弟秦钟,宝玉喜秦钟俊俏,相约同上贾府家塾中念书。回程时,得闻宁府老仆焦大酒后“爬灰”、“养小叔子”等骂语。

第八回 薛宝钗小恙梨香院 贾宝玉大醉绛芸轩 (庚辰本:“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宝玉携秦钟拜见贾母

宝玉到宝钗处探病,得知宝钗吃的是“冷香丸”,故身有奇香。宝钗要看宝玉降生时口含之玉,一旁宝钗之丫鬟莺儿看后,述宝钗所戴之金项圈与宝玉之玉相似,所刻之字可与玉配对,宝玉察看之后,发现所言不虚。闻宝钗身上奇香,宝玉讨药丸吃。黛玉也来探病,正巧撞见玉、钗二人亲密状。薛夫人留两人吃晚饭。适逢黛玉的小丫鬟雪雁冷天里听大丫鬟紫鹃吩咐送手炉来,黛玉便借此事,奚落宝玉依宝钗只吃暖酒。席毕,黛玉为宝玉整理衣冠后同回荣国府。宝玉酒醉,回去后因枫露茶被李嬷嬷喝了怒砸茶杯。次日,秦钟正式拜会了荣国府众内眷,其父秦业也给塾师贾代儒封了钱礼,秦钟正式随宝玉入塾读书。

第九回 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宝玉准备入塾,袭人为他收拾妥当,叮嘱宝玉功课不必过于操劳。宝玉向家中长辈辞行之后,又独去向黛玉作辞,不辞宝钗。薛蟠听说义学热闹,也来上学。上学期间,宝玉与秦钟形影不离,引发不少风言风语。秦钟又因与“香怜”交好而引发贾家远亲金荣(贾璜之妻的侄儿)争风吃醋,适逢代儒外出,其孙儿贾瑞代课,处理不公,引发学堂内的一场大混战。贾蔷挑拨宝玉小厮茗烟大打出手,最后以金荣被迫磕头道歉而告一段落。

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金荣虽然道歉,心里始终不服,回家后向其母抱怨,被其母劝住。金荣的母亲与贾璜之妻金氏(金荣的姑姑)谈及此事,金氏大怒,前去找秦可卿理论,却遇见贾珍之妻尤氏。闲谈中,尤氏先提起秦可卿突然生病,又说及秦钟在学堂里被人欺侮,金氏不敢再多言。贾珍之友冯紫英推荐的大夫张友士为秦可卿看病,并开出药方让秦氏服用,并说今冬不相干,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

第十一回 庆寿辰宁府排家宴 见熙凤贾瑞起淫心

王熙凤望病秦可卿、贾瑞见熙凤起淫心

正是菊花盛开季节,宁府上下为贾敬贺寿,在会芳园摆宴,贾敬仍在道观不回来。王夫人、邢夫人、凤姐、宝玉前去祝贺。尔后凤姐和宝玉去看望秦可卿,宝玉落泪。宝玉走后,凤姐又和可卿深谈良久方告辞。凤姐在回园途中,遇见贾瑞。贾瑞言辞挑逗凤姐,凤姐表面迎合,内心却十分恼怒。秦可卿病情渐重,凤姐不敢将实情告诉贾母。凤姐回家后听平儿说贾瑞要来请安,知其用意,准备用计处置。

第十二回 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风月鉴

贾瑞向凤姐“请安”,凤姐假意迎合,约其起更之后在荣府西边穿堂幽会。贾瑞喜不自胜,如期赴约,空等一宿,回家后被代儒责罚。贾瑞仍不死心,过了几天又去找凤姐,凤姐见他仍不悔改,又约他当晚在房后空屋相见。贾瑞不知是计,再度赴约,被贾蔷、贾蓉扣住,各勒索五十两,又被粪尿泼身。贾瑞回家后即发重病,久治不愈。跛足道人赠“风月宝鉴”让贾瑞只照反面,贾瑞偏照正面,一命呜呼。冬底,林如海病重,贾母让贾琏送黛玉回扬州。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脂砚斋称原题为“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有的版本是“”)

秦可卿病故,托梦给凤姐,叮嘱“盛筵必散”,居安思危,并告知近日贾府将有大喜事。宝玉听说可卿身故,急火攻心而吐血,连夜赶去吊唁。宁府来了许多人,尤氏姊妹也都来了。贾珍极其悲痛,愿为秦可卿的丧礼尽其所有,用了薛蟠送来的原为义忠亲王老千岁准备的棺木。秦可卿的丫鬟瑞珠也触柱而死,贾珍以孙女之礼葬之。贾珍又为贾蓉捐了个龙禁尉的官职。由于尤氏旧疾发作,无人主事,宝玉向贾珍推荐凤姐,贾珍遂请凤姐协理。

第十四回 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贾宝玉路谒北静王

凤姐主持操办丧事,整顿宁府内务,威重令行,赏罚分明,进展顺利。贾琏遣昭儿从苏州赶回,告知林如海九月初三病故。宝玉长叹,担心黛玉过于伤心。秦可卿出殡之日,场面浩大,许多名流前来吊唁。北静王也在其中。北静王特意问起宝玉,贾政忙叫宝玉除去孝服前去相见。

第十五回 王凤姐弄权铁槛寺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宝玉与北静王相见甚欢,北静王将皇上所赐鹡鸰香念珠一串赠予宝玉,并劝贾政不可溺爱宝玉,以免荒废学业。出殡队伍经过农庄休整,宝玉、秦钟遇见村姑二丫头,率性可爱,宝玉恨不得跟随她去。后众人到了铁槛寺做法事,下榻歇息。凤姐带着宝玉、秦钟到馒头庵(水月庵)歇息。庵内老尼将张财主先把女儿许配守备之子,后又贪财再度许配给李家之事告诉凤姐,凤姐开价三千两,答应出面助张家摆平此事。秦钟与小尼姑智能偷情,被宝玉撞破,成二人笑谈。又逗留了一日,众人方辞水月庵,秦钟与智能难舍难离。

第十六回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 秦钟途中受了风寒,加之与智能偷期绻缱,身体失调,只得在家歇息。凤姐果然出面帮张财主解决纠纷。不料张家小姐得知父母退了前夫后自缢,守备之子闻讯亦投河自尽。张李两家人财两空,凤姐坐享三千两,此后更加恣意作为。时逢贾政生辰,贾府上下正在庆贺,却闻宫中有旨,众人惶惶不安,却原来是贾元春被封为贤德妃,贾府一片欢腾。智能私逃进城看望秦钟,却被秦业察觉逐出,秦业大怒之后发病而死,秦钟亦病情加重。故宝玉不以贾府喜事为喜,直到听说黛玉将至才略有喜意。贾雨村因由王子腾累上保本,来补京缺,同船抵达。宝玉欲将水静王所赠念珠转赠黛玉,黛玉因是“臭男人”之物而不取。贾府准备为元春修建省亲别墅,秦钟却于此时病逝。

第十七回至第二十二回[编辑]

第十七回 会芳园试才题对额 贾宝玉机敏动诸宾
(一作“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

宝玉呈才藻

秦钟去世,宝玉十分悲痛,日日思慕。恰逢省亲别墅落成,贾母怕他忧伤成疾,命人带他到园中玩耍。园中诸景尚无匾额,贾政与众清客准备趁游玩之际题上,恰好撞见躲闪不及的宝玉。贾政有意试试宝玉的文采,命他一一题来。宝玉才思敏捷,众清客亦有意奉承,贾政大悦。但途经园内农庄时,贾政以为“清幽”,宝玉却认为“穿凿”,被贾政呵斥。另有一景让宝玉想起太虚幻境之梦,暂未能题。

第十八回 林黛玉误剪香囊袋 贾元春归省庆元宵
(乙卯、庚辰本无此回。蒙本作“皇恩重元妃省父母 天伦乐宝玉呈才藻”)

元妃省亲
众人游玩大观园

宝玉大展才情,众小厮争要打赏,把宝玉身上配物尽数解去。黛玉听说过来探看,误以为前次为宝玉所做荷包也被送给下人,赌气回房,挥剪铰了宝玉托她做的香囊。宝玉心知不妥,赶来阻止不及,也要动气。原来宝玉将黛玉赠的荷包带在里面,并未被下人抢走。宝玉将荷包掷回,黛玉愧气而哭,宝玉连忙劝解,二人和好如初。贾府上下为元妃省亲一事奔忙,从姑苏采买12女孩住梨香院学戏(薛姨妈家另搬到园子东北角),贾蔷总管,又请得妙玉入主园内的道观。元宵节至,元妃归省,元妃点戏《豪宴》、《乞巧》、《仙缘》、《离魂》四出,赏赐龄官,又命宝玉及众姐妹以景为题作诗。宝玉作诗忘了典故,宝钗为其“一字师”,黛玉代宝玉作诗一首,被元妃评为最佳。丑时三刻,元妃回宫,泪别众人。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元妃将省亲之事回奏,皇上大悦,给贾府不少赏赐。宁府设台唱热闹戏,宝玉不堪其烦,出来散心,撞破小厮茗烟卐儿的好事,却并不告发。袭人回家过年,茗烟带宝玉去袭人家看望,袭人似曾哭过,却以言语掩饰。袭人回到贾府,宝玉问出缘由,原来是袭人的家人要赎她回家。袭人虽已抱定不回之心,却借宝玉心急的机会,与宝玉约法三章。次日,袭人偶感风寒,宝玉让她休息。宝玉去找黛玉,共卧一床,黛玉身有奇香,引发“冷香”、“暖香”的笑谈。宝玉编了个“香玉”的典故取笑黛玉,黛玉拧其嘴,宝钗至,以前次作诗遗忘典故之事笑宝玉。

第二十回 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

宝玉正与宝钗、黛玉谈笑,却听得自己房内,乳母李嬷嬷正柱着拐杖骂袭人。宝玉赶过去也不好怎样,幸得凤姐过来劝走李嬷嬷。宝玉安慰袭人,晴雯却说风凉话。众丫鬟都去玩耍,袭人病卧在床,麝月一人留守。宝玉为麝月篦头,被晴雯撞见嘲讽。赵姨娘之子贾环和宝钗等人赌骰子,输了耍赖,宝钗为他掩饰,莺儿却不服,说贾环不如宝玉,贾环哭,被赶来的宝玉劝回家。贾环回家后向赵姨娘搬弄是非,恰好被凤姐听见,凤姐一番抢白,让贾环和赵姨娘无话可说。宝玉与宝钗得知史湘云到来,去贾母处相见,遇见黛玉。黛玉知宝玉和宝钗在一处玩,赌气回屋,宝玉赶来劝解,又被宝钗推去见湘云。黛玉越发哭个不止,宝玉又回来劝慰,告诉黛玉“亲不间疏,先不僭后”。湘云过来玩耍,黛玉笑她说话咬舌,把二哥哥说成爱哥哥,湘云“咒”黛玉将来找个咬舌的郎君。

第二十一回 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黛玉追打湘云,宝玉不准,宝钗也来劝架,四人闹成一团。次日,宝玉早起来看黛玉湘云,替湘云盖被,黛玉醒觉。黛玉湘云起床,宝玉亦在黛玉住处洗漱,袭人过来见之,心中不悦。宝钗去找宝玉,却只见袭人,二人攀谈甚是投机,宝玉回来,宝钗却告辞了。宝玉见袭人动了真气,自知有违先前的约法三章,于是当日在家读书,读南华经,借酒兴续一短篇,毁谤红颜。次日宝玉断簮发誓要听袭人的话,二人和好。黛玉无意看到宝玉所续文章,作五言绝句骂之。凤姐之女大姐儿出麻疹,凤姐连日陪护,贾琏反趁机拈花惹草,与厨子多浑虫的妻子多姑娘私通。幸得平儿帮其掩饰,瞒过凤姐。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

贾母让凤姐给宝钗过生日,因是15岁将笄之年,凤姐与贾琏商量,要办得比黛玉往年的生日更为热闹才是。贾母特意出资二十两交予凤姐置办酒戏。贾母问宝钗爱好,宝钗皆随贾母之意作答,贾母更喜。点戏之时,宝钗亦点了贾母爱看的《西游记》。众人皆点过之后,贾母又让宝钗点。点了《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宝玉不以为然,宝钗念《寄生草》曲文,宝玉赞不绝口。散席时,湘云失言说黛玉与一小旦(可能是龄官)容貌相似,宝玉忙使眼色,不料两头得罪。宝玉赔礼不成,甚觉无趣,郁郁而归,而后作一偈语,又填《寄生草》一曲,颇有禅意。次日黛玉不放心宝玉,过来探看,袭人将宝玉文稿交予黛玉,黛玉又传阅给湘云、宝钗,三人与宝玉谈禅,宝玉不能及,故灭了参禅之想。宫中来讯,元妃与众人互猜灯谜,贾环出谜枕头兽头、宝玉爆竹、迎春算盘、探春风筝、惜春海灯、宝钗线香,贾政发现谜底皆似不祥之物,心中烦乱。

第二十三回至第二十八回[编辑]

第二十三回 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

大观园内的和尚道士要挪出园去,按月补给。贾芹之母想为贾芹谋个有油水的事务,找到凤姐,凤姐一口应承,先让王夫人说服贾政,又让贾琏去说好话,果然由贾芹负责此事。元妃恐大观园无人居住而荒废,命宝钗等众姐妹和宝玉在园中居住。宝玉与黛玉商定,住怡红院和潇湘馆,因离得近。茗烟给宝玉找来些传奇小说解闷。一日宝玉在池边读《会真记》,恰逢花落,宝玉将花瓣抖在水中以免践踏,却遇见黛玉。黛玉教宝玉以绢袋盛之,以土葬花,是为花冢。黛玉阅宝玉之书,二人以书中辞句互谑。葬花毕,袭人叫宝玉去向贾赦请安,黛玉颇感寂寞,又听得墙外梨香院戏班的女孩子唱《牡丹亭》,感慨万千。

第二十四回 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

贾芸多次求贾琏安排差事,进贾府询问,见了宝玉,百般逢迎。贾琏告知有本有差事,不意被凤姐安排贾芹抢了先。贾芸得知贾琏惧内,便准备买些香料贿赂凤姐,找亲娘舅借钱不得,多亏醉金刚倪二仗义。贾芸说话得体,将香料赠予凤姐,谋得种树的差事,去找宝玉不遇,宝玉房里的次等丫鬟小红(荣府管家林之孝之女)接待,互有心意。宝玉身边的丫鬟不在,小红为他倒茶,却被秋纹碧痕一顿数落。小红抑郁睡去,梦见自己遗失的手帕被贾芸捡走。

第二十五回 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

贾环在王夫人房里抄书,作威作福,众丫鬟都不理会他,惟有彩霞还与他合得来。不久,凤姐和宝玉来见王夫人,宝玉与彩霞调笑,贾环大怒,佯装失手,将油灯推到宝玉脸上,欲烫瞎其眼。宝玉脸上烫起一圈燎泡,幸未伤到眼睛,王夫人不骂贾环,把赵姨娘一顿臭骂。宝玉寄名的干娘马道婆进府来请安,顺便为宝玉施法驱邪,后又收了赵姨娘的银子,扎纸人作法害凤姐和宝玉。凤姐正拿宝玉和黛玉的婚事取笑,宝玉拉着黛玉的袖子,有话说不出来,随即因道婆作法而发狂,贾府上下乱作一团,眼看宝玉凤姐性命不保,却有一僧一道前来相救。宝玉醒转,黛玉念佛,被宝钗取笑。

第二十六回 蘅芜院设言传蜜意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甲戌本”上句作“蜂腰桥设言传蜜意”,其他版本上句作“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宝玉小丫鬟佳蕙得了黛玉的赏,交给小红保管,并抱怨晴雯、绮霰,小红劝佳蕙:“也不犯着气他们。俗语说的好,‘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还管谁呢?”宝玉身体复原,贾芸前来请安。贾芸得知自己捡到的手帕果是小红的,托坠儿带回。宝玉去看黛玉,闻黛玉吟“每日家情思睡昏昏”,宝玉用《西厢记》调笑,惹恼了黛玉,说要去告诉贾政。宝玉正要劝解,薛蟠谎称贾政要见宝玉,叫袭人传话,把宝玉骗出去与冯紫英等人喝酒。夜间,黛玉来找宝玉,竟聞因宝钗来访,迟迟不归而有气。晴雯又未听出黛玉的声音,竟不开门。黛玉深感寄人篱下之苦,又听得宝玉和宝钗说笑声音,误以为宝玉恼她故意不见。黛玉又悲又气,呜咽不止,附近宿鸟皆不忍为听,纷纷远避。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黛玉葬花

次日祭饯花神,宝钗挥扇扑蝴蝶,无意中听到坠儿和小红谈及贾芸之事,险被二人发现,使“金蝉脱壳计”脱身。小红为凤姐办差,受到凤姐赏识,将去侍奉凤姐,却被晴雯奚落。宝玉不知昨夜之事,去找黛玉,黛玉不理而去。宝玉找不见黛玉,又见落花满地,便到花冢,却听得黛玉咏《葬花词》。

第二十八回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宝玉因《葬花词》而感伤不已,哭声惊动了黛玉,黛玉发现是宝玉,又要躲开,被宝玉追上。宝玉道出衷肠,二人误会消除,和好如初。冯紫英请宝玉等人聚会,众人唱曲作乐。琪官蒋玉菡与宝玉互有好感,琪官将北静王所赠汗巾与宝玉身上的汗巾(是袭人的)交换,宝玉回家后被袭人责怪。元妃给众人赏赐之物,只有宝玉和宝钗的完全一样,黛玉不悦,宝玉百般解释心里再无别人。宝玉见到宝钗,要看她的红麝串子,宝钗褪串子,宝玉看得出神。宝钗含羞而走,却被黛玉看见,黛玉用手帕打宝玉,取笑他是“呆雁”。

第二十九回至第三十六回[编辑]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奉元妃懿旨,贾母携凤姐、宝钗、宝玉、黛玉等人去清虚观打醮。贾珍、贾蓉的妻子婆媳两个也来了。宝玉听说湘云有金麒麟,便收了观里的金麒麟,被黛玉看见。张道士想为宝玉提亲,贾母婉言谢绝。宝玉为此事十分不悦。黛玉中暑,宝玉前去看望,黛玉反以提亲之事奚落宝玉,宝玉不禁大怒。二人本是同心,却因互相多心而生误解,宝玉怒摔佩玉,黛玉大哭,紫鹃和袭人各自劝解,袭人一语不慎,黛玉反剪了玉上的穗子。过了一日,薛蟠生日,摆酒唱戏,贾母等前往。不见宝玉和黛玉,贾母叹“不是冤家不聚头”。袭人埋怨宝玉,让他去向黛玉陪不是。

第三十回 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

黛玉心中后悔,紫鹃知其心意,也为宝玉说话,笑黛玉小性儿。宝玉恰在此时来赔不是,黛玉本未哭,见他来了反而伤心落泪。宝玉百般劝解,黛玉却只说气话,直到宝玉说到“你死了,我做和尚”,二人相对洒泪方告结束。凤姐到来,见二人和好,拉着去见贾母,恰好也见着宝钗。宝钗不爽。宝玉以杨妃比宝钗,宝钗反唇相讥。小丫头靛儿问宝钗是否看见扇子,宝钗训靛儿出气。黛玉面有得色,宝钗以“负荆请罪”讽刺二人。宝玉去见王夫人,与金钏调笑,却被王夫人听见,宝玉赶忙逃走,王夫人大怒,要逐出金钏。宝玉进大观园,见龄官在地上画“蔷”字,下雨,宝玉提醒龄官避雨,自己却淋了一身。宝玉回怡红院,袭人开门稍慢,宝玉不知是袭人,抬腿便踢,袭人假装没事,掩饰过去。夜间宝玉听得袭人呻吟,举灯发现袭人吐血。

第三十一回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袭人吐血,宝玉深感内疚,亲自服侍,次日忙找太医开方。晴雯不慎弄折了一把扇子,宝玉心情不佳,说了几句,晴雯争辩。袭人过来劝解,晴雯更添酸意,说破袭人与宝玉云雨之事。宝玉大怒,要回王夫人让晴雯回家,袭人跪下劝阻。晚间,宝玉开解晴雯,让晴雯撕扇子以博一笑。次日湘云来访,黛玉拿金麒麟取笑宝玉。湘云无意中却捡到了宝玉的金麒麟还给宝玉。

第三十二回 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

湘云与袭人、宝玉闲聊,谈及“经济学问”,宝玉不悦,袭人赶忙劝解,提及宝玉让宝钗难堪一事,并说若是黛玉,还不知要如何闹,宝玉说黛玉从不说这等混账话。黛玉担心宝玉和湘云因金麒麟而有“风流佳事”,过来探望,无意中听见宝玉一席话,深为感动,却又感伤自己薄命。宝玉应贾政之命去见贾雨村,途中见到黛玉,宝玉说出肺腑之言,却被袭人听去。宝玉离开,宝钗到来。一个老婆子王夫人告知宝钗袭人,金钏因被逐之事投井身亡。宝钗前去安慰王夫人,献出自己的新衣服装裹金钏。

第三十三回 手足耽耽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

宝玉因金钏之事伤感叹息,却撞上了贾政,贾政见宝玉魂不守舍,已然动气。忽闻与贾府素无往来的忠顺亲王府来人,要找宝玉问琪官下落,说出宝玉和琪官交换汗巾之事,贾政大怒。贾政本要拿贾环出气,贾环趁机说出金钏跳井之事,谎称金钏是因宝玉意图强奸而自尽。贾政信以为真,怒不可遏,亲自下重手打了数十板方被王夫人哭止,贾母闻讯训斥贾政,贾政亦自后悔。宝玉被抬回房去,袭人听茗烟讹传琪官之事是薛蟠唆使。

第三十四回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宝钗送药给宝玉,言语之间大有关切之意,宝玉心中大畅。袭人失言说出琪官之事因薛蟠而起的传言,被宝玉拦住,宝钗却信以为真。黛玉也来看宝玉,眼睛哭肿。袭人去见王夫人,建议将来让宝玉搬出园去以免外人闲话,王夫人大为赞赏。宝玉担心黛玉,却因前次被袭人听去对黛玉的表白,不敢直接派人去,支开袭人后方遣晴雯送“旧帕”,黛玉深为感动。宝钗责问薛蟠琪官之事,却冤枉了薛蟠,薛蟠说宝钗因为“金玉姻缘”而袒护宝玉,宝钗气哭,被黛玉看见取笑。

第三十五回 白玉钏亲尝莲叶羹 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黛玉远望怡红院往来人群,感叹有父母的好处,被紫鹃劝回歇息。薛蟠向宝钗道歉,颇有悔过之意。众人来看望宝玉,宝玉要吃荷叶汤,贾母、王夫人派鸳鸯和金钏之妹玉钏送去。玉钏本怒形于色,宝玉百般讨好。喝汤时,宝玉故意说汤不好,哄得玉钏尝了一口。恰有客来,二人皆看着客人,汤碗被宝玉碰翻,烫了手,宝玉反先问玉钏烫着没有,玉钏与众人皆笑。袭人带莺儿来打梅花络,宝玉和莺儿谈及宝钗的好处。宝钗不久便至,有人给袭人送菜,袭人不解,宝钗暗示袭人将要升格。

第三十六回 绣鸳鸯梦兆绛芸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金钏死后,有几家仆人给凤姐送礼,谋求补缺。凤姐拖延,等众人送足了,才去回王夫人。不料王夫人将金钏的月钱加在其妹玉钏身上,另外让袭人享受姨娘的待遇,认可袭人将来为宝玉之妾。宝玉渐渐好转,因有贾母之言,日日在园中闲消岁月,宝钗偶尔劝其立业扬名,反惹宝玉反感,将四书之外古书焚尽。宝钗去看宝玉,帮袭人做针线,被黛玉、湘云隔窗看见。宝玉睡梦中喊出偏说是“木石姻缘”的话,宝钗不禁怔住。晚间袭人将升格之事告知宝玉,宝玉大喜。二人闲谈,宝玉说死后愿被众女之泪葬,袭人以为是疯话。宝玉想听《牡丹亭》,却在梨香院院被龄官冷落,待见得贾蔷为龄官放雀的景况,方知自己不能独得所有人的眼泪。湘云归去,与众人泪别。

第三十七回至第四十五回[编辑]

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探春写帖邀众人结诗社,恰逢贾芸送来海棠花,众姐妹和宝玉各自起了雅号,以海棠为题作诗。宝钗与黛玉之作难分高下,掌社的李纨评宝钗之诗夺魁。宝玉想起湘云,邀来入社。次日中午,湘云从史府赶来。湘云之作众人皆赞。湘云要做东,宝钗知其家境窘迫,赞助螃蟹让湘云请客,湘云大为感激。二人议定下次诗社以菊花为题。

第三十八回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

次日湘云先邀贾母等到大观园赏桂花,然后在藕香榭摆宴。众人吃螃蟹,作菊花诗。黛玉之作公认最佳。然后宝玉、黛玉、宝钗又作螃蟹诗,以宝钗之作为佳。宝钗帮助湘云起别号“枕霞旧友”。

第三十九回 村老妪谎谈承色笑 痴情子实意觅踪迹
(本回目从杨藏本,卞藏本“谎”字作“荒”。他本作:“村姥姥是信口开河 情哥哥偏寻根究底”)

平儿又回来为凤姐取螃蟹,李纨拉平儿坐下吃酒,在平儿身上乱摸,摸出一串钥匙。袭人跟平儿一起离开,路上抱怨凤姐没有及时发月钱。刘姥姥二进荣国府,送来些野菜瓜果。恰巧贾母听得此事,请刘姥姥过去陪她说话。刘姥姥便说村里的故事,贾母甚是爱听。现成故事说完,刘姥姥又编些故事,说到一个十七岁女孩儿雪中抽柴的故事,因贾府马棚着火而被打断,宝玉却信以为真,寻根究底。刘姥姥信口胡诌了地点,宝玉派茗烟寻址未果。

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次日贾母先在大观园秋爽斋设宴,又在缀锦阁设宴,招待刘姥姥,还参观了黛玉、探春卧室。黛玉给王夫人献茶,王夫人说:"我们不吃茶, 姑娘不用倒了。"探春素喜阔朗,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刘姥姥看什么都新鲜,闹出不少笑话,鸳鸯更施小计捉弄。众人行酒令,所说词句颇有寓意,黛玉不经意说了几句《西厢记》中的句子,引起宝钗的注意,刘姥姥的令词又引发哄堂大笑。

第四十一回 贾宝玉品茶拢翠庵 刘姥姥醉卧怡红院
本回目从甲辰本。

刘姥姥被众人哄得大吃大喝,酒醉之后更是手舞足蹈。众人途经栊翠庵,妙玉请宝钗、黛玉到里间喝茶,宝玉也跟去沾光。刘姥姥用了妙玉的一个成窑杯,妙玉准备不再用,宝玉做顺水人情送给了刘姥姥。刘姥姥出恭之后误打误撞到了怡红院,在宝玉的床上睡着。好在被袭人发现并掩饰过去,瞒过了宝玉。

第四十二回 蘅芜君兰言解疑语 潇湘子雅谑补馀香
语,一作癖。

刘姥姥告辞回家,应凤姐之请,为凤姐的女儿起名为巧姐。宝钗审问黛玉在行酒令时背出《西厢记》词句之事,以正言相劝,黛玉低头不语。惜春要画大观园,宝钗列了个物品单子,被黛玉拿来取笑。

第四十三回 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

贾母发动凑份子给凤姐过生日,让尤氏主持。尤氏暗中退了一些人的份子,以示笼络。生日办的十分热闹,宝玉却要茗烟带他到郊外僻静处去祭奠“一位朋友”,最后在水仙庵一井台上撮土为香。宝玉回家,见到玉钏儿独自抹泪,要跟她提起自己去郊外祭奠之事,却被玉钏儿劝去回贾母。贾母得知宝玉外出本十分恼怒,听说宝玉回来也就不提了。(注:一般认为宝玉出去祭奠的正是金钏儿)

第四十四回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

凤姐席间多喝了几杯,带着平儿提前离席回去歇息,却撞破了贾琏与鲍二媳妇的奸情。凤姐偷听得贾琏和鲍二均赞平儿,认为平儿也脱不了干系,遂打平儿出气,大闹一场,贾琏气急,拿剑要杀凤姐,凤姐跑到贾母处求救。贾琏被贾母制止。李纨拉平儿入大观园,宝玉请平儿到怡红院,为平儿理妆。当晚,平儿就在李纨处歇了一夜,凤姐儿只跟着贾母。贾琏晚间归房,冷清清的。次日,在贾母主持下,贾琏向凤姐道歉,迎回平儿。鲍二媳妇上吊自尽,贾琏瞒着凤姐用钱安抚过去。

第四十五回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众姐妹来找凤姐,邀其入诗社,凤姐知众人要其捐钱,就出了五十两银子。李纨为昨日凤姐打平儿报不平,说凤姐“给平儿拾鞋也不要,你们两个只该换一个过子才是。”入秋自后,黛玉病情加重,宝钗前来看望,黛玉感叹自己一无所有。宝钗告知黛玉咳嗽应多吃燕窝。黄昏后天色忽变,黛玉于风雨夜作《秋窗风雨夕》词,宝玉冒雨前来探望,黛玉以“渔翁”笑他,后又失语笑自己为“渔婆”,后悔不已,宝玉却未察觉。宝玉离开时,黛玉将自己的雨灯送给宝玉。宝钗派婆子冒雨给黛玉送来燕窝。

第四十六回至第五十四回[编辑]

第四十六回 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

贾赦欲纳鸳鸯为妾,其妻邢夫人请凤姐到家商议。凤姐虽心知此事难成,表面却不表异议。邢夫人不便先向贾母要人,直接去问鸳鸯,鸳鸯低头不语。鸳鸯在园中遇到平儿,被平儿取笑,恰巧袭人路过,鸳鸯发誓不嫁贾赦。贾赦闻讯,疑心鸳鸯看上了宝玉,故放出狠话。鸳鸯要剪发做尼姑,被众人拦住,贾母闻讯大怒,认为贾赦有意要把她身边的人支开。

第四十七回 呆霸王调情遭苦打 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贾母决意留下鸳鸯,让邢夫人转告贾赦,花钱另买小妾,贾赦自此不敢见贾母,买了个小妾放在房中。荣府管家赖大请贾母等去赖大花园看戏。世家子弟柳湘莲也来作陪,并上台串角儿。他与宝玉相识,告知宝玉不久前他去收拾了秦钟的坟。薛蟠误以为柳湘莲是优伶一路人物,与之调情。柳湘莲假意迎合,把薛蟠约到城外痛打一顿。薛姨妈要请王夫人派人寻拿柳湘莲,被宝钗劝阻,对薛蟠诈称柳湘莲已逃走他乡,薛蟠方肯罢休。

第四十八回 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吟诗

薛蟠伤虽痊愈,仍是愧见亲友,找了个机会外出做生意,薛姨妈本不同意,被宝钗说服。贾赦看中了石呆子收藏的古扇,贾琏前去谈价不成。贾雨村诬以罪名,将石呆子家产罚没,贾琏不以为然,反被贾赦重打。宝钗见薛蟠外出游艺,便让香菱也到园中住,香菱向黛玉学作诗,以月为题,苦吟多首之后终得佳作。

第四十九回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邢夫人之兄嫂带着女儿邢岫烟从苏州进京,路遇李纨之寡婶带着两个女儿李纹、李绮,又遇宝钗之堂兄薛蝌和堂妹宝琴一起进京,住进大观园。薛蝌住薛蟠书房,宝琴跟贾母住,李纹、李绮跟李纨住,岫烟跟迎春住。保龄侯史鼐迁委外省大员,带家眷去上任。贾母因舍不得湘云,接到家中,与宝钗一处住,园中热闹许多。宝玉发现黛玉和宝钗关系转好,向黛玉问个究竟,黛玉告诉他宝钗送她燕窝,以及今年眼泪似乎少了。下雪,李紈、迎春、探春、惜春、寶釵、黛玉、湘雲、李紋、李綺、寶琴、邢岫煙,再添上鳳姐兒和寶玉,一共十二女子和宝玉准备起诗社,恰好有新鲜鹿肉,湘云、宝玉等人在芦雪广用火烤了吃,黛玉取笑,湘云说这样才能锦心绣口。平儿的一只镯子不见了。

第五十回 芦雪广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创制春灯谜

众人以二萧为韵,以雪为题,争连五言排律,以湘云最多,都说是鹿肉的功劳。宝琴等人作红梅花诗,宝玉惊叹宝琴才思敏捷。贾母也来凑热闹,后一起前往暖香坞休息。贾母打听宝琴年庚八字,似乎要给她做媒。凤姐告诉贾母宝琴已经许过人家。次日,众人猜灯谜为乐。

第五十一回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宝琴作了十首怀古诗,也是谜语,其中用了戏曲中的典故,宝钗不喜,要宝琴另作,黛玉赶忙劝住。袭人因母亲病重回家,宝玉睡梦中仍叫袭人。麝月去看月色,晴雯跟去想吓唬她,却着了凉。老嬷嬷请来胡大夫为晴雯开方,宝玉看过药方,发现是虎狼之药,女孩子受不了,于是另派茗烟请王大夫开药。

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宝玉去潇湘馆看黛玉,恰巧宝钗、宝琴、岫烟、湘云也在,宝玉夸她们好一幅‘冬闺集艳图’,又跟黛玉提起燕窝之事,被赵姨娘到来打断。宝玉房里的小丫头坠儿偷了平儿的虾须镯,平儿看在宝玉的面子上要掩饰过去,不料被宝玉听见,告诉了晴雯。晴雯在生病,其上心头,用一丈青扎坠儿的手,然后将她撵走。晴雯病情本略有好转,却又勉力帮宝玉补了老太太赏的雀金裘,于是病反而加重。

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宝玉见晴雯病情反复,十分内疚,天一亮就差人请大夫。贾雨村补授了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时逢除夕,荣宁二府到宁国府祭宗祠,黑山村向宁府送年货,贾芹也去领东西,被贾珍数落。元宵当晚,贾母在荣国府大花厅设宴。

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唱完了戏,贾母叫两个女先生来说书,刚开了头,贾母就猜知下文,还把故事中常见的陈腐旧套批驳一番。凤姐模仿说书的口吻对此事作结,众人笑倒。四更天,贾母和凤姐各自说了个笑话后散席。

第五十五回至第六十一回[编辑]

第五十五回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凤姐操劳过度导致小月。李纨、探春、宝钗代为主持内务,更为严谨。赵姨娘的兄弟死了,探春给的抚恤比袭人母亲过世时少,赵姨娘便来哭闹,探春与之论理,不理其无理要求。赵姨娘便暗地里唆使刁奴不与探春为便,平儿与凤姐谈起,为探春打抱不平。

第五十六回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识宝钗小惠全大体
(据脂批,当以识字为正。识一作时。俄藏本作“贾探春兴利除宿弊,薛宝钗小惠全大体)

宝钗用诸子言论来理家,探春却不然。宝钗言小事用学问一提便高出一层,不拿学问提着,便流入市俗。 。探春兴例除弊要平儿请示凤姐后方行。 甄家进京祝贺,派人送礼请安。甄家四个婆子给老太太讲说他家宝玉之事。贾宝玉梦中梦见甄宝玉,竞合他长得一个模样,醒后方知道是镜中影儿。

第五十七回 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

宝玉去看黛玉,紫鹃问宝玉燕窝之事,宝玉说是他跟贾母打招呼给黛玉每日送燕窝。紫鹃明年家去哪有闲钱吃这个,然后告诉宝玉明年黛玉要回苏州老家,其实不过是个试探她的玩笑话,没想到宝玉当了真,回怡红院后一直发呆,李嬷嬷说宝玉“不中用了”。 袭人来寻紫鹃,说明情景,黛玉声大咳,让紫鹃去解释。宝玉见紫鹃后方见好转。宝钗去瞧黛玉,其母已先到。薛氏讲月下老人管姻缘。宝钗戏言要黛玉嫁薛蟠。薛姨妈要把黛玉说给宝玉。史湘云发现一张当票,却不认识。薛宝钗得知是邢岫烟的当票,连忙收好。

第五十八回 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宫中一老太妃薨逝,王夫人解散梨香院,将众伶官一一打发,5人离开,7人留下,芳官派给宝玉,蕊官派给宝钗,藕官派给黛玉。不见龄官名字。宝玉仰望杏子想到“绿叶成荫子满枝”,又发感叹。宝玉看黛玉,黛玉想起往事,不觉流下泪来。藕官因在园中烧纸和其干妈闹仗,得到宝玉辩护才作罢。据芳官说藕官烧纸是因为死去的药官。芳官干娘何婆子用亲女儿春燕洗脸剩下的水让芳官洗脸,芳官不干,遭到何婆子打骂,被宝玉制止。后来宝玉让芳官帮助吹汤,何婆子闯进屋里夺汤碗吹汤,向宝玉献殷勤,被晴雯赶出。

第五十九回 柳叶渚边嗔莺咤燕 绛芸轩里召将飞符

贾母王夫人离府数日为老太妃送灵。贾府关闭大门,只留西边小角门。每日林之孝之妻进来,带领十来个婆子上夜。湘云犯杏癍癣,宝钗命莺儿去黛玉那里要硝,蕊官随之去看藕官。莺儿用柳条编一篮,送与黛玉。宝玉丫鬟春燕叫莺儿不要折柳条折花,她妈和姨妈分管这里。春燕娘来了,本为芳官之事上气,又恨春燕不遂心,便打春燕。 春燕跑到宝玉房里,麝月命小丫头叫平儿来管春燕娘。平儿命撵出去叫林大娘在角门外打四十板,婆子流泪哀求方免。

第六十回 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来茯苓霜

蕊官托春燕给芳官带去蔷薇硝擦脸。贾环也想要,但是因蔷薇硝已经尽,芳官把茉莉粉给了贾环。赵姨娘借此进园大闹,夏婆子从中加油添醋。柳家的想叫女儿去宝玉房中当差,托芳官给宝玉说,芳官要玫瑰露给柳五儿吃。并答应让五儿在宝玉房里当差。赵姨娘内侄倒欲娶柳五儿,柳家父母同意五儿不愿,父母未敢应允,钱槐气愧,偏与柳家相与。柳家欲回,其哥嫂送给柳五儿茯苓霜。

第六十一回 投鼠忌器宝玉情赃 判冤决狱平儿情权
(程本作“投鼠忌器宝玉瞒赃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俄藏本“瞒”字作“认”字)

迎春的丫头莲花儿为迎春大丫头司棋要碗炖鸡蛋,柳家的不给,司棋便领人大闹厨房。柳五儿将茯苓霜分些赠芳官,回来被林之孝家的发现。路过的莲花说在厨房找鸡蛋的时候发现了玫瑰露,并带领众婆子到厨房找出玫瑰露。其实这是芳官将宝玉喝省下的给了柳五儿。王熙凤叫把柳家的打四十板,永不许进二门,把五儿打四十板,交给庄子,或卖或配人。宝玉替彩云瞒赃,平儿向偷太太玫瑰露给环儿的彩云说明情况,凤姐还要追究,处罚柳家的,经过平儿相劝,凤姐方罢。

第六十二回至第七十回[编辑]

第六十二回 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柘榴裙(蒙古王府本“柘”作“石”)

湘云醉眠芍药裀

宝玉生日已到,原来宝琴也是这日。却不知岫烟、平儿生日也是今天,众人射覆、行令、划拳。湘云醉倒在青石板上,芍药满身。黛玉为贾府后手不接忧虑,宝玉却说:再后手不接,也少不了他和黛玉两人的。香菱、芳官等斗草,两人玩到地上,香菱裙子弄脏了。宝玉让袭人给她换一件,香菱临走叫宝玉不要把裙子之事说与薛蟠。

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宝玉和其丫头们请来了姑娘们,大家宴聚玩耍,抽签饮酒,时已二更,薛姨妈派人接黛玉。姑娘们走后,宝玉与丫头又玩到四更。次日早晨宝玉发现妙玉下帖祝寿,署名“槛外人”,岫烟告诉宝玉说应署“槛内人”答复。贾敬归天,尤氏理丧,尤老娘母女三人到宁府着家,贾蓉戏二姨。


第六十四回 幽淑女悲题五美吟 浪荡子情遗九龙珮

宝玉从宁府回来,至黛玉处,劝黛玉不要作践了身子, 黛玉也无言对泣。黛玉题作“五美吟”。宝钗赞其命意新奇,别开生面。贾母王夫人贾琏送灵归来。贾琏帮忙办理贾敬丧事,每日与二姐三姐相认已熟。贾琏向贾蓉夸尤二姐比凤姐好。贾蓉欲将二姐说给贾琏做二房。贾蓉向尤老娘说二姨给贾琏,二姐未语,三姐先骂。尤氏劝阻,贾珍同意。尤老娘因经济上的依赖关系,也答应了。贾珍包办尤二姐与张华退了婚。

第六十五回 贾二舍偷娶尤二姨 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贾琏瞒着凤姐将二姐娶来,并以奶奶呼二姐,将凤姐完全置于脑后。只等凤姐一死,便正式接进去。 尤三姐说她心里也有了可心如意的人想跟去。尤二姐和尤三姐向兴儿打听凤姐的事儿,兴儿说凤姐是“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

第六十六回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贾琏路遇薛蟠和柳湘莲

尤三姐向二姐、贾琏表示要嫁柳湘莲。贾琏去平安州见节度,路遇结为生死兄弟的薛蟠和柳湘莲,柳湘莲以祖传鸳鸯剑给三姐作为定礼。柳湘莲回到都中,到贾府看望宝玉。宝玉向湘莲赞三姐为“尤物”,湘莲却因此话嫌弃三姐不净,便到尤氏姐妹住的地方索要宝剑。三姐不堪此辱,拔剑自刎。湘莲后悔莫及,随一跏腿道士而去,不知何往。

第六十七回 馈土物颦卿思故里 讯家童凤姐蓄阴谋
(程甲本“思”作“念”。或作“见土仪颦卿思故里 闻秘事凤姐讯家童”)

薛姨妈向宝钗说明了三姐自刎,并为湘莲随道士出家而惋惜惋惜。薛蟠从南方带来了土物。宝钗将这些土物分送各人,黛玉见了伤心,感叹无父母兄弟,客寄亲戚家中。 凤姐审问旺儿和兴儿关于尤二姐之事。

第六十八回 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

凤姐向二姐假意表白自己多少贤慧,要求二姐搬进去住。二姐错认凤姐为知己,一同进了大观园。凤姐花银子叫张华告贾琏,张华往都察院告了旺儿、贾蓉。凤姐拉着贾蓉来撕掳尤氏。尤氏母子答应补上五百两打点之银,求凤姐在老太太跟前周全方便,贾蓉又出主意叫二姐再嫁张华,尤氏又拉凤姐讨主意如何撒谎才好,最后齐夸凤姐宽洪大量,足智多谋,答应事妥后娘儿们过去拜谢。

第六十九回 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凤姐使人挑唆帮张华告状要原妻,张父人财两得,要去贾府领人。凤姐告知贾母,贾母叫把二姐退回,二姐为之分辩,贾母要凤姐料理。凤姐无奈,只好推给贾蓉。贾珍贾蓉父子叫张华不要领人,否则后果自负。张家父子得了约百金,回原籍去了。凤姐后悔让张华握住把柄,派旺儿去暗杀张华。旺儿在外躲了几日回来,哄骗凤姐,说张华因带银子在身,被人闷棍打死,张华父亲也吓死了。贾琏出差回来,贾赦说他中用,赏银百两,并丫头秋桐为妾。一刺未除又添一刺令凤姐很生气。二姐患病,胡君荣用错药致使其坠胎,凤姐在秋桐面前挑唆与二姐的关系,秋桐辱骂二姐。二姐不堪受辱吞金而逝。

第七十回 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宝玉因

黛玉重建桃花社

冷遁了柳湘莲,剑刎了尤三姐,金逝了尤二姐,气病了柳五儿,闲愁胡恨,一重不了又添一重,情色若痴,语言常乱。宝琴故意说黛玉写的“桃花诗”是他作的。宝玉说宝琴虽有此才,宝钗决不会让他作此伤悼之诗。比不得林妹妹几经离丧,作此哀音。众人改海棠社为桃花社,推黛玉为社主。湘云填柳絮词,黛玉邀众填柳絮词。探春写半首,宝玉续了半首。众人看了黛玉的唐多令后认为太作悲了。宝钗说宝琴的过于丧败。宝钗诗中有“任他随聚随分”之句。次日是探春生日,元春打发了两个小太监送了几件顽器。众人放风筝,黛玉欲放走晦气。

第七十一回至第七十八回[编辑]

第七十一回 嫌隙人有心生嫌隙 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贾母八旬之庆

八月初三日贾母八旬之庆,贾母叫史、薛、琴、林、探四姐妹会见南安太妃。 尤氏肚饿,先到凤姐房中,凤姐不在,未吃饭,平儿给点心未吃,又到园里,见园正门、角门未关,传管家婆子,两个分菜果的婆子听见是东府里奶奶,便不大在心上,不去传。周瑞家的素日因与这向个人不睦,告诉凤姐,传人捆起两个婆子,交看守马圈。 邢夫人当众问凤姐为两个被捆的婆子求情,尤氏说凤姐多事,王夫人命放了婆子,凤姐灰心落泪。鸳鸯于湖山石后遇见司棋与其姑舅幽会。司棋求其超生,鸳鸯保证不外传。

第七十二回 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司棋因姑舅兄弟私弟私逃而病倒,鸳鸯望候司棋,发誓不告外人,司棋感谢不尽。鸳鸯望候凤姐,说凤姐患的是“血山崩”。贾琏请求鸳鸯暂把老太太查不阗的金银家伙偷着运出一箱子,暂押千数两银子支腾过去。因彩霞大了,王夫人放她回家。旺儿媳妇找凤姐,为他儿子求彩霞。林之孝说旺儿的小子吃酒赌钱,无所不至;凤姐已给彩霞母亲说准了把彩霞配给旺儿小子,贾琏不同意。彩霞怕旺儿媳妇倚仗凤姐之势一时作成,去求赵姨娘,赵又去求贾政,要把彩霞许贾环。贾政推说忙什么,说他已瞅准了两个丫头,一给宝玉,一给贾环。


第七十三回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宝玉为应付贾政考问连夜复习功课,忽听墙外有响动,晴雯心疼宝玉,心生一计,声称宝玉被异样动静惊吓,到王夫人那里索要安魂丸药,并惊动到贾母。探春告诉贾母近来府内下人松懈,甚至还聚众赌博。贾母兴师问罪,罚为首三人四十大板,其中包括迎春奶妈。邢夫人在园内散心,看见贾母房内丫头傻大姐笑嘻嘻拿着一个春宫绣香囊。邢夫人要过绣香囊,塞在袖内,不形于声色。因奶妈被罚,迎春自觉无趣,宝钗,黛玉,宝琴,探春等前来安慰她。丫鬟绣桔发现一个攒珠累丝金凤不见了,断定是奶妈拿去赌博了。要去王熙凤那里告状,迎春连忙劝阻说“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

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王夫人来找王熙凤,责怪她没有保管好春宫绣香囊,还说幸亏邢夫人先发现,没有交给贾母。王熙凤狡辩说自己不是没有这类东西,但是这一个肯定不是。不如趁此机会清查大观园仆人,找茬儿将多余人员打发走,节省开支。凤姐、平儿、周瑞家的等几个陪房老仆执行清查。王善宝家的也参加,趁机整人,将平日傲慢的晴雯当作目标之一。清查到探春处,探春早已房门大开,严阵以待。探春只许清查她自己的箱子,不许动丫头们的箱子,并打了王善保家的一个耳光。清查到惜春处,从丫环入画的箱子中查出贾珍赏给入画哥哥的银子。惜春将入画赶走。清查到迎春处,在丫环司棋的箱子里发现男人的东西和情书,信中提到了绣香囊。司棋是王善保家的外孙女。

第七十五回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尤氏因辨认入画箱内的金银是否宁府之物来到荣府,因惜春不听尤氏求情赶走入画,十分生气。顺道去看王夫人,听下人说有江南甄家的女人来访,还带着财物。尤氏想起来,甄家犯了罪,现今抄没家私,被调取进京治罪。尤氏改道去看李纨。宝姑娘、云姑娘、探春也来了。宝钗跟大伙告别,要离开大观园回家。探春议论起昨晚清查之事说“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象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尤氏辞别李纨又去看贾母。贾母留住吃饭。米饭不够吃,丫环鸳鸯说都是可着人头做的。王夫人也说这一二年旱涝不定,田上的米都不能按数交的。尤氏回到宁府,发现贾珍居丧聚众射鹄子赌博。邢夫人的弟弟抱怨邢夫人克扣用度钱。次日八月十四,因为宁府守孝不过十五,提前一天在府内摆宴,夜半家族祠堂发生奇怪的声音。第二天八月十五,贾母在凸碧山庄设宴,席间击鼓传花。宝玉作诗,贾政满意,赏扇子。

第七十六回 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俄藏本“凄清”作“凄凉”)

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凸碧堂赏月,男人们散去,贾母集合女眷继续饮酒听笛,宝钗姊妹不在,王熙凤李纨因病不在,不比往年热闹。贾母叹息可见天下事总难十全。贾赦退席时崴脚,邢夫人也退席去照看。席上越发冷清,小辈人中只有探春还在。贾母退席。宝玉近因晴雯病势甚重,诸务无心,王夫人再四遣他去睡,他也便去了。黛玉和湘云二人并未去睡觉,黛玉伤感,湘云宽慰她。两人来到凹晶溪馆湖边赏月,做起联诗。妙玉走来,邀请黛玉湘云到栊翠庵喝茶。离开妙玉之后,两人到潇湘馆睡觉,两人失眠。

第七十七回 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为凤姐配制调经养荣丸需要人参二两,王夫人可着整个大观园找不到,从贾母那里弄来一些,发现还是过期的,只好令人去买。宝钗安慰王夫人。宝钗走后,王夫人又想起前日清查园子之事,于是令周瑞家的去发落司棋,王夫人自己亲自出马去发落晴雯,同时也把四儿和芳官也发落了。晴雯病重不起,硬被拖了出去。芳官跟了水月庵的智通,蕊官藕官二人跟了地藏庵的圆心,各自出家。宝玉不敢多言,内心为晴雯等人遭到不公待遇而难过。袭人似乎有告状的嫌疑。宝玉偷偷外出去晴雯表哥多浑虫家看晴雯,晴雯剪下指甲脱下小袄留给宝玉作纪念,当晚病死,并托梦给宝玉。

第七十八回 老学士闲征姽婳词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王夫人去看贾母,说因为晴雯生病,给送回家了。见到宝钗,问起为何今日不在园子里,宝钗说哥哥外出,母亲孤单,回家陪伴母亲。一早宝玉打听晴雯的消息。听到晴雯的死讯,宝玉外出去告别遗体,但是晴雯已被抬出去烧了。之后宝玉又陪父亲见客,与贾环、贾兰,应林四娘之题写诗,完后就匆匆赶回。晚上宝玉独自凄凉,见池上芙蓉,想起小丫鬟说晴雯作了芙蓉之神,想起未能告别晴雯,何不在芙蓉前一祭,做《芙蓉女儿诔》。

第七十九回至第八十回[编辑]

第七十九回 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黛玉在宝玉身后听到了祭文,挑剔说‘红绡帐里’未免熟滥些。宝玉与她讨论,后改为“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贾赦邢夫人草率将迎春嫁给孙绍祖,贾政劝阻过两次贾赦不听。迎春出嫁,还带去四个丫头。宝玉跌足自叹道:“从今后这世上又少了五个清洁人了。”薛蟠也娶亲了,女家是桂花夏家。夏金桂过门后,飞扬跋扈,闹得薛家鸡犬不宁。

第八十回 懦弱迎春肠回九曲 姣怯香菱病入膏肓(一作“美香菱屈受贪夫棒 王道士胡诌妒妇方”)

夏金桂给香菱改名秋菱。薛蟠时常挑逗金桂的丫头宝蟾。金桂故意出去,让个空儿与他二人。又让香菱去撞破薛蟠宝蟾奸情,惹恼薛蟠。香菱被薛蟠打,又被派去伺候金桂。金桂装病,发现巫蛊小人,暗指香菱所为。薛蟠又暴打香菱。薛宝钗见此遂将香菱安排与自己同住,免其受夏金桂折磨。然香菱却已染不治之症。迎春回家,哭诉在孙家受到虐待,在家住了几日,被孙家来人接走了。

后四十回[编辑]

第八十一回至第九十回[编辑]

第八十一回 占旺相四美钓游鱼 奉严词两番入家塾

第八十二回 老学究讲义警顽心 病潇湘痴魂惊恶梦

第八十三回 省宫闱贾元妃染恙 闹闺阃薛宝钗吞声

第八十四回 试文字宝玉始提亲 探惊风贾环重结怨

第八十五回 贾存周报升郎中任 薛文起复惹放流刑

第八十六回 受私贿老官翻案牍 寄闲情淑女解琴书

第八十七回 感深秋抚琴悲往事 坐禅寂走火入邪魔

第八十八回 博庭欢宝玉赞孤儿 正家法贾珍鞭悍仆

第八十九回 人亡物在公子填词 蛇影杯弓颦卿绝粒

第九十回 失绵衣贫女耐嗷嘈 送果品小郎惊叵测

第九十一回至第一百回[编辑]

第九十一回 纵淫心宝蟾工设计 布疑阵宝玉妄谈禅

第九十二回 评女传巧姐慕贤良 玩母珠贾政参聚散

第九十三回 甄家仆投靠贾家门 水月庵掀翻风月案

第九十四回 宴海棠贾母赏花妖 失宝玉通灵知奇祸

第九十五回 因讹成实元妃薨逝 以假混真宝玉疯颠

第九十六回 瞒消息凤姐设奇谋 泄机关颦儿迷本性

第九十七回 林黛玉焚稿断痴情 薛宝钗出闺成大礼

苦绛珠魂归离恨天

第九十八回 苦绛珠魂归离恨天 病神瑛泪洒相思地

第九十九回 守官箴恶奴同破例 阅邸报老舅自担惊

第一零零回 破好事香菱结深恨 悲远嫁宝玉感离情

第一百零一回至第一百一十回[编辑]

第一零一回 大观园月夜感幽魂 散花寺神签惊异兆

第一零二回 宁国府骨肉病灾襟 大观园符水驱妖孽

第一零三回 施毒计金桂自焚身 昧真禅雨村空遇旧

贾雨村任京兆府尹兼管税务。

第一零四回 醉金刚小鳅生大浪 痴公子余痛触前情

第一零五回 锦衣军查抄宁国府 骢马使弹劾平安州

因贾赦“交通外官,依势凌弱”,革职拿问,贾府被抄,发现违禁物品和高利贷票据。平西王和北静王出现在抄查现场,对贾府手下留情。凤姐当场昏迷。

第一零六回 王熙凤致祸抱羞惭 贾太君祷天消祸患

北静王长史来报,所封家产,惟将贾赦的入官,余俱给还。并传旨令尽心供职。惟抄出借券令我们王爷查核,如有违禁重利的一概照例入官,其在定例生息的同房地文书尽行给还。贾琏著革去职衔,免罪释放。

第一零七回 散余资贾母明大义 复世职政老沐天恩

贾政被召入内廷,北静王便述道:“主上因御史参奏贾赦交通外官,恃强凌弱。据该御史指出平安州互相往来,贾赦包揽词讼。严鞫贾赦,据供平安州原系姻亲来往,并未干涉官事。该御史亦不能指实。惟有倚势强索石呆子古扇一款是实的,然系玩物,究非强索良民之物可比。虽石呆子自尽,亦系疯傻所致,与逼勒致死者有间。今从宽将贾赦发往台站效力赎罪。所参贾珍强占良民妻女为妾不从逼死一款,提取都察院原案,看得尤二姐实系张华指腹为婚未娶之妻,因伊贫苦自愿退婚,尤二姐之母愿结贾珍之弟为妾,并非强占。再尤三姐自刎掩埋并未报官一款,查尤三姐原系贾珍妻妹,本意为伊择配,因被逼索定礼,众人扬言秽乱,以致羞忿自尽,并非贾珍逼勒致死。但身系世袭职员,罔知法纪,私埋人命,本应重治,念伊究属功臣后裔,不忍加罪,亦从宽革去世职,派往海疆效力赎罪,贾蓉年幼无干省释。贾政实系在外任多年,居官尚属勤慎,免治伊治家不正之罪。”

第一零八回 强欢笑蘅芜庆生辰 死缠绵潇湘闻鬼哭

第一零九回 候芳魂五儿承错爱 还孽债迎女返真元

第一一零回 史太君寿终归地府 王凤姐力诎失人心

第一百一十一回至第一百二十回[编辑]

第一一一回 鸳鸯女殉主登太虚 狗彘奴欺天招伙盗

第一一二回 活冤孽妙尼遭大劫 死雠仇赵妾赴冥曹

第一一三回 忏宿冤凤姐托村妪 释旧憾情婢感痴郎

第一一四回 王熙凤历幻返金陵 甄应嘉蒙恩还玉阙

第一一五回 惑偏私惜春矢素志 证同类宝玉失相知

第一一六回 得通灵幻境悟仙缘 送慈柩故乡全孝道

第一一七回 阻超凡佳人双护玉 欣聚党恶子独承家

第一一八回 记微嫌舅兄欺弱女 惊谜语妻妾谏痴人

第一一九回 中乡魁宝玉却尘缘 沐皇恩贾家延世泽

第一二零回 甄士隐详说太虚情 贾雨村归结红楼梦

《红楼梦》成书过程[编辑]

《红楼梦》第一回交代了该书的成书过程:“因毫不干涉时世,【甲戌侧批:要紧句。】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甲戌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后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

注释与参考[编辑]

  1. ^ 童力群:《写凡例者,吴玉峰也》。中国社会科学院百年红楼梦网
  2. ^ 过会是药王圣诞,农历四月二十八日。学者陈林认为这一天是贾宝玉生日。(见陈林《贾宝玉生卒之谜》)
  3. ^ 英莲后改名香菱,排名《金陵十二钗副册》榜首,是金陵诸钗第一个出场的。
  4. ^ 《红楼梦》书中时而讲贾府在金陵,时而长安,时而都中。根据第十八回贾元春省亲当天往返,贾府在帝都北京。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