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惠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衞惠公姓,名,是衞宣公之子,衞懿公之父,衛君黔牟之兄,在位三年後左右公子作亂,廢衞惠公,立公子黔牟為君,他逃到齊國。八年後(前686年),齊襄公率領諸侯攻衞,殺黔牟,卫惠公復立為君,在位十八年死。

出身[编辑]

卫惠公朔为卫宣公晋之少子。初宣公尚在卫庄公之时,与其庶母夷姜私通,生下公子伋(急子)。卫国大臣石碏平定州吁之乱,于邢国迎立公子晋为君,是为卫宣公。宣公立后,由于爱夷姜,故立其子公子伋为太子。

公子伋立为太子后,及长,卫向齐为公子伋求婚。于是齐庄公禄甫把其女儿,即宣姜,嫁与公子伋。宣姜至卫将要与公子伋完婚,卫宣公听闻宣姜美貌,于是做下禽兽之行,于淇水上筑新台,自纳为夫人。卫宣公的丑行使卫人深为不满,他们作《新台》之诗予以嘲讽。宣公爱宣姜之美貌,与宣姜连生二子,即公子寿公子朔。公子朔是为后来的卫惠公

谋立太子[编辑]

卫惠公仅为宣公之少子,按正常情况下,他与国君之位应该无缘。然其母宣姜知自己本为太子之妇,怕太子继位后将会对自己不利,于是日夜对宣公言公子伋之不是。惠公之同母兄公子寿品行端正,深得宣姜喜爱,宣姜欲使公子寿代替公子伋太子位。宣公为夺太子之妇故,心中有鬼,对太子公子伋由爱生恶,亦欲立公子寿代公子伋为太子。然公子伋为人孝友,品行端正。宣公一直无法找到更立太子的借口。

宣公十八年(前701年),宣公、宣姜与卫惠公秘谋,欲使公子伋出使齐国,而在半途中使盗杀公子伋。公子寿与公子伋虽非同母兄弟,但二人都秉性善良,十分友爱,与公子朔简直是云壤之别。公子寿闻知其谋后,劝父母放弃这种不道德的阴谋。宣公与宣姜执意要杀太子,公子寿见劝说不成,于是向其告知父母之谋。公子伋见父亲要杀他,认为不能违搞父命,哪怕是让他去死,毅然决定前往。

公子寿亦雇舟与之同行。在临行前一晚,公子寿灌醉其兄,自盗其符节与衣服,前往代兄受死。公子伋醒来,见弟弟不见,自己符节不见,而见弟弟遗书,于是赶紧追去,但仍晚了一步,公子寿已然为盗所杀。公子伋十公悲痛,心生必死之念,对盗言:“所当杀者,我也!”。于是盗杀公子伋。兄弟二人同遭不幸,卫人深深悯之,于是作《二子同舟》以记其事。

卫惠公一石二鸟成功,被立为太子。宣公连丧二子,尤其是最喜欢的儿子公子寿遭惨死,于是不久病亡。公子朔继位,是为卫惠公。

失位[编辑]

卫惠公虽然接連除去了两个兄長,成功上位,但是他的地位很不牢固。卫宣公的禽兽之行已经让让卫国人深为不齿,而卫惠公害其兄长则激起了卫国人的公愤。而朝中则有左右两公子暗中推翻卫惠公,准备另立新君以取代他。

左右公子分别为左公子泄右公子职,两人都是卫国的公族公子,分别为公子伋和公子寿的老师。当公子伋和公子寿活着时,左右公子各树党羽,以助其各自学生能当上未来的国君。当伋、寿兄弟二人一起惨死之后,左右公子两党立即把仇恨的予头共同对准卫侯朔。两派迅速联合,准备为伋、寿兄弟二人报仇。

卫惠公三年(前696年),左右公子之党发动了政变,卫惠公仓惶逃往齐国寻求庇护。左右公子认为国君之位本应属于公子伋或公子寿,怎么也轮不到品行恶劣公子朔,伋、寿已死,而公子伋尚有同母弟黔牟和公子顽(卫昭伯)在世。于是他们立黔牟为卫君,是为卫君黔牟

复位[编辑]

卫侯朔逃到了齐国,得到舅舅齐襄公储儿的庇护。他时时想回国复位。

卫君黔牟八年(前686年),齐襄公率奉周王之命,率诸侯联军攻卫,杀掉左右公子,卫君黔牟逃到了周王那,卫惠公因此复位。为巩固卫惠公的君位,齐襄公借口宣姜与公子伋之间婚约依然有效,而公子伋已死,作为其同母弟的公子顽卫昭伯)亦应代兄履约。宣姜以此安排没任何异议,况且公子顽正年轻,与自己年纪也相仿。而公子顽不愿做这种有违伦常的行为,而乱伦爱好者齐襄公不以为然,趁其酒醉时强行娶了宣姜。

卫惠公二十五年(前665年),周室内乱,周惠王奔温。卫惠公怨周王收留卫君黔牟,于是与燕(南燕)共立惠王之弟王子颓为王。前662年,在郑国的帮助下,周惠王复位。

前660年,卫侯朔薨,谥为。其太子公子赤继位,是为卫懿公

家庭[编辑]

前任:
衞宣公
衞國君主(第一次) 繼任:
衛君黔牟
前任:
衛君黔牟
衞國君主(第二次) 繼任:
衞懿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