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浩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钟浩东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鍾浩東(鍾和鳴)
鍾浩東.jpg
鍾浩東,攝影於廣東梅縣附近。
性别
出生 1915年12月24日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臺灣阿緱廳
逝世 1950年10月14日
 中華民國臺北市馬場町
死因 槍傷
家乡 屏東高樹、高雄美濃
政党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三民主義青年團(約1940年-?)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1947年-1950年)
配偶 蔣碧玉
父母 鍾鎮榮(鍾蕃薯,父)
家族 鍾理和(兄)、蔣渭水(岳父)
汉语名称
简化字 钟浩东
繁体字 鍾浩東
汉语拼音 Zhōng Hàodōng
闽南语白话字 Chiong Hō-tong

鍾浩東(1915年12月24日-1950年10月14日),本名鍾和鳴,,中國共產黨員,出身臺灣屏東高樹臺灣客家裔社會運動者與白色恐怖受難者。作家鍾理和的異母弟。其妻為蔣渭水之養女蔣碧玉,因日本「差別待遇」政策萌發反日情緒心向「祖國」[1],1940年從日本明治大學休學後前往中國廣東加入丘念台領導的東區服務隊參與抗戰,戰後返台曾任基隆中學校長。二二八事件後,思想左傾,加入省工委並成立基隆市工作委員會支部擔任書記發行《光明報》,《光明報》事件曝光後遭到逮捕,1950年10月5日遭判死刑,1950年10月14日槍決於台北馬場町刑場[2]

鍾理和與鍾浩東在屏東高樹的老家。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最早,鍾家祖先由廣東梅縣輾轉遷居;最後,有一支族人決定定居於臺灣府鳳山縣境內,並與其他客家移民形成聚落。

甲午戰爭後,鍾鎮榮對殖民統治感到不滿,並因而在登記戶籍時將其姓名改作「鍾番薯」。後來,鍾番薯經常往來中國大陸與臺灣之間經商貿易,又在家鄉自立開墾祖先所留下的大片土地;此間,他也陸續娶了數位妻子。

在二房妻子生下鍾理和不久後,大房妻子也在1915年生下鍾和鳴。因其長相等緣故,當時鍾理和較鍾和鳴獲得其父母更多關照。後來,鍾和鳴在私塾讀書時經常能將先生所傳授的文章一字不漏的背誦出來,先生也因而建議他父親予其受進一步教育的機會。

反日青年[编辑]

在畢業於塩埔公學校後,鍾和鳴放棄保送長治公學校高等科,並轉而考入高雄州立高雄中學校。在就讀於高雄中學校時,他經常與日籍教師發生論辯,又曾因受過漢學教育且閱讀有關三民主義及中國新文學作品而遭日籍教師斥為「清國奴」並與之發生衝突[2]

因聽聞父親遊走中國大陸的經歷,又受到兄長鍾理和及五四運動影響,他在中學二年級時一度計畫前往當地留學,並曾前往遊歷四個月。

完成中學學業後,他考入了臺灣總督府臺北高等學校。隔年,他因熬夜念書及課業壓力等原因身心漸感疲弱,經檢查後被認定為罹患精神衰弱症,並決定暫時休學住院療養。在療養院裡,他認識了擔任護士的蔣碧玉(蔣蘊瑜,蔣渭水養女),並在相談後感到志趣投合,從此開始密切往來。

依據蔣碧玉所述:「浩東年輕時非常崇拜蔣介石....1936年西安事件發生時,浩東還因此痛哭不已...」,因此中國抗日戰爭爆發時,他與蔣碧玉及一群理念相近的親友(如邱仕榮許強等人)積極學習中文,又接觸如義勇軍進行曲等許多抗戰歌曲,並致力於分析政治局勢。在互相呼應之下,他與蔣碧玉及蕭道應、黃怡珍等人出發前往中國加入反抗日本勢力的行列。[3]在出發前,蔣碧玉更在諮詢長輩意見後決定與鍾和鳴成婚[2]

參加抗戰[编辑]

1940年1月,鍾和鳴、李南峰與蔣碧玉抵達上海等待蕭道應夫婦,在當地做米糧生意累積些資金,1940年7月與蕭道應夫婦從香港進入廣州,並在打聽消息後決定徒步前往附近仍由中央政府控制的區域。搭船前往惠陽,在進入該區域後,他們隨即被守軍攔下並關押於當地軍營;在口語幾乎無法溝通的情況下,他們被懷疑為日本所派出的間諜,險些遭到處決。幸好,丘念台在聽聞消息後隨即現身並與之相談,才知道邱先生認識浩東的父親與蔣渭水先生,一行人重獲自由。隨後,他們自願加入當地的工作計畫,並輾轉前往多個鄉鎮協助安定當地居民生活。在抵達廣東曲江時,蔣碧玉與黃怡珍分別產下一子,但因現實條件所迫,只好交由司令張發奎轉送他人領養。此後,他們加入了由丘念台所領導的東區服務隊;鍾和鳴也自此改名鍾浩東」,繼續在當地從事抗日活動,在廣東地區協助翻譯日文資訊、進行醫護工作,甚至興辦學校教育孩童與婦女。此後,鍾浩東更與丘念台成立「粵東工作團」並加入中國國民黨黨部,並致力於聯繫台灣同鄉以交流訊息及招募同志[2]

鍾和鳴與蔣碧玉等人的這段經歷曾在1990年代被改編為電影《好男好女》的劇本

省立基隆中學[编辑]

終戰後,鍾浩東與李友邦見面,並以三民主義青年團名義在廣東建立辦事處,協助許多臺灣籍人士返回家鄉(其中包含許多臺籍日本兵與在日本勢力醫療機構任職的護士)。其間,他逐漸體會到中國國民黨政權的腐敗,並開始改變其政治立場。[2]

1946年4月,他終於返回臺灣並打算著手興辦學校,但最終無法執行計畫。同年8月,他在友人邀請下受聘擔任臺灣省立基隆中學校長;上任後,他致力於將其理念實現於該校治理之上,並在校內推行許多改革。在人才招攬上,他透過人脈四處尋求推薦並登門邀請。在校內公共事務上,不論對象是同事或學生,他都抱持開放態度,並促進其參與及發言;公餘時,他更經常與學生及工友一同互動。[4][2]

加入共產黨[编辑]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他運用自己的人脈及影響力極力保護學生,使其免於被捲入危機之中,又極力勸諫學生不要參與相關活動以免惹禍上身。[2]

在經歷社會諸多不幸狀況後,在詹世平邀請下決定加入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1947年9月,他更成立了中國共產黨「基隆中學支部」。受牽連之陳英泰在回憶錄中詳述了基隆市工作委員會的組織架構與成員。[5]

1949年3月,他曾試圖辭去校長職務,但遭有關當局駁回;同時,因時局不穩,當局開始強行安排線人在校內任職,以監視相關活動並蒐集相關情報。[2]

1949年5月,中國共產黨基隆中學支部改組為「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基隆市工作委員會」,並開始藉由發行地下刊物《光明報[5]及舉辦共產思想研討會與相關書籍讀書會發展其勢力,期望組織並鼓動群眾進行抗暴鬥爭推翻國民黨政權。同年8月,《光明報》事件導致被相關組織被查獲,基隆中學李蒼降張奕明方弢等人陸續被捕[6],鍾浩東也隨後被保密局拘捕[2]

詳細過程參見:基隆市工作委員會案

刑求、審判及槍決[编辑]

1949年12月,鍾浩東被判處感化教育;期間,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軍法處人員對其多次嚴刑拷打,以威脅其供認相關事項,但其始終不願屈服。[2]

1950年9月9日,鍾浩東被判處死刑;同年10月14日早晨,他在獄友合唱其喜愛之日語歌謠〈幌馬車の唄〉(〈幌馬車之歌〉)送別下被押解離獄準備行刑(該情景曾被侯孝賢改編作電影《悲情城市》的情節之一)[5],並同其他犯人遭執行槍決馬場町[7][8][2]

紀念[编辑]

1992年鍾喬透過蔣碧玉了解鍾浩東的生平,並將故事改編為舞台劇《幌馬車練習曲》,近年受到文化部與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等單位補助定期巡演。

2013年10月 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的無名英雄廣場上立有無名英雄紀念碑,為紀念來台灣在1950年代被處決「隱避戰線烈士」而設立。於無名英雄紀念碑以南和以北的牆上分別掛有《信義》和《家國》匾。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銘刻於《信義》匾上。

2015年10月14日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舉辦「幌馬車之歌-鍾浩東與蔣碧玉的亂世戀曲」特展系列活動[9]

2016年4月 上海舉辦鍾浩東蔣碧玉紀念特展 [10]

流行文化[编辑]

散文[编辑]

舞台劇[编辑]

《幌馬車練習曲》 鍾喬

報導文學[编辑]

電影[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黃允文. 站在國家認同的雙岔路上──鍾浩東校長. 文化部. 0.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藍博洲. 幌馬車之歌. 時報文化. 1991-06-20. 
  3. ^ 藍博洲. 這個人,國家不能讓他活下去了!——許強醫師﹙1913-1950﹚. 
  4. ^ 藍博洲. 幌馬車之歌續曲. 印刻文學. 2016-09. 
  5. ^ 5.0 5.1 5.2 陳英泰. 回憶,見證白色恐怖. 唐山出版社. 2009-12-01. 
  6. ^ 國家安全局. 歷年辦理匪案彙編. 李敖出版社. 1991-12. 
  7. ^ 39安潔字第2078號. 國防部軍法. 1950. 
  8. ^ 鍾浩東等A305440000C/0039/273.4/481. 國家檔案管理局. 1950-07-27~1960-02-12. 
  9. ^ 方炳超. 白色恐怖受難者鍾浩東百年誕辰 人權館辦「幌馬車之歌」紀念特展. 風傳媒. 2015-10-15. 
  10. ^ “幌马车之歌”钟浩东蒋碧玉纪念特展在沪开幕. 中國新聞網. 2016-04-2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