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侂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韓侂胄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韓侂冑
韓姓
侂冑
節夫
出生 宋高宗紹興二十二年
1152年11月6日
逝世 宋寧宗開禧三年十一月三日
1207年11月24日(1207-11-24)(55歲)

侂冑tuō zhòu[1](粵音寒托就)(1152年11月6日-1207年11月24日),節夫,祖籍河南安阳中国南宋政治人物,北宋名臣韓琦之曾孫,母親為宋高宗吳皇后的妹妹。娶吴皇后的侄女为妻,无子。侄孫女是宋寧宗恭淑皇后。曾任寧宗宰相,任內追封岳飛為鄂王,追奪秦檜官爵,力主北伐抗金,因將帥乏人而功虧一簣。後在金國示意下,被楊皇后史彌遠設計殺害,函。侂冑因禁絕朱熹理學與貶謫宗室趙汝愚,故被理學家視為奸臣。[2]元編《宋史》列為奸臣。[3]

生平[编辑]

韓侂冑以父親韓诚的蔭任而得官,孝宗末年官至汝州防御使,後為知閣門事。

宋光宗紹熙五年(1194年),太上皇宋孝宗逝世,光宗也稱病不能服喪,韓侂胄與宗室趙汝愚建議帝位內禪光宗之子嘉王擴,是即宋寧宗,由侂胄報請太皇太后獲淮。於是寧宗即位,由趙汝愚輔政,韓侂胄自居策立之功未得封典,因此懷恨汝愚希望能排擠他。朱熹上書奏其姦,因而去職。後使人向寧宗進言宗室輔政恐不利於皇帝,使趙汝愚被流放,死於途中。

侂冑獲得寧宗的信任,自此得以獨掌權力,加封爵位,从此掌握朝廷军政十三年,由枢密都承旨步步高升。先成为太师后又官昇至比宰相更高的平章軍國重事。他因為害怕朱熹在士大夫間的影響力,因此把朱熹的理學稱作偽學,加以禁絕,即是所謂的慶元黨禁,另一說是因為為了北伐作出準備,而理學徒眾中有苟且偷安之輩,故加以禁絕。庆元五年(1199年),陆游曾為韩侂冑写《南园记》,[4]據稱韩侂胄為此還命四夫人擘阮琴起舞。[5]陸游在文中則勉励韩侂胄勿忘抗金中兴。[6]

韓侂冑掌權後,志在收復江山,開始作北伐準備,並在寧宗的支持下给岳飞加諡號武穆之后,追封岳飞为鄂王,并削去秦桧的王爵,把他的諡號改为“缪丑”。當時許多主戰派人士如辛棄疾陸游等都曾對此懷抱希望。但他準備不夠周全,進兵過於輕率;且用人不當,例如以吳曦蜀地最後叛變;此外計畫過於明顯,使金人早有準備。開禧二年(1206年),宋甯宗下詔伐金,是為開禧北伐。宋軍小勝之後逐漸失敗,反而金兵南下,情況危急,侂冑想與金人談和,但金人要求將侂胄縛送金營聽候懲治,韩侂胄大怒,撤还两淮宣抚使张岩,另任赵淳为两淮置制使,镇守江、淮。自出家财二十万准备再战。此时礼部侍郎史弥远勾结宋宁宗皇后杨氏策划杀害韩侂胄。开禧三年(1207年)十一月三日,史弥远伪造密旨指使殿前司公事夏震埋伏于韩侂胄上朝的路上,趁韩侂胄上朝的时候发动突然袭击,挟持韩侂胄至玉津园内槌死。[7]史弥远杀害韩侂胄之后,不顾抗金形势大好,撤销各地的宣抚使并对金国议和,还将韩侂胄的首级交给金国,最终宋金两国签订嘉定和议

評價[编辑]

韓侂胄雖然專權和排斥異己,且用兵不當致使北伐失敗,但其北伐的決心仍獲好評。金人就颇佩服韩侂胄的气节:“韩侂胄函首才至虏界,虏之台谏文章言侂胄忠于其国,缪于其身,封为忠缪侯。”[8]而他在後代卻大多獲得清一色的罵名,而且在《宋史》裡被列入奸臣傳,這與他禁絕朱熹理學,而後來理學成為顯學,有很大的關係。[9]罗大经的《鹤林玉露》为韩侂胄鸣不平:“开禧之举,韩侂胄无谋浪战,固有罪矣。然乃至函其首以乞和,何也……譬如人家子孙,其祖父为人所杀,其田宅为人所吞,有一狂僕佐之复仇,谋疏计浅,迄不能遂,乃归罪此僕,送之仇人,使之甘心焉,可乎哉!”

宋朝朝廷將韓侂冑的頭送至金國一事也讓許多大臣認為有失國體。《四朝闻见录》中記載大臣王介為此提出抗議:“韓侂胄頭不足惜,但國體足惜!”《齐东野语》記載了以下的詩,該詩也是諷刺此事:

自古和戎有大權,未聞函首可安邊。
生靈肝腦空涂地,祖父冤讎共戴天。
晁錯已誅終叛漢,于期未遣尚存燕。
廟堂自謂萬全策,卻恐防胡未必然。

注釋[编辑]

  1. ^ 「侂」,拼音tuō注音ㄊㄨㄛ粤拼tok3,他各,音同「託」
  2. ^ 鄧之誠《中華二千年史》認為韓侂胄“操弄威福,有废立之渐,无不臣之心,其所行事,亦善恶互见,不尽如宋史所诋……尽以奸臣目之,不免门户道学之见。”
  3. ^ 列傳第二百三十三 奸臣四
  4. ^ 《南园记》中说:“游老病谢事,居山阴(浙江绍兴)泽中,公(韩侂胄)以手书来曰:子为我作《南园记》。”
  5. ^ 叶绍翁《四朝闻见录》
  6. ^ 《鹤林玉露》云:“《南园记》唯勉以忠献之事业,无谀辞。”《齐东野语》说:“昔陆务观作《南园记》于平原极盛之时,当时勉之以仰畏退休。”《宋人轶事汇编》云:“韩平原南园成,遂以记属之陆务观,辞不获,遂以其‘归耕’、‘退休’二亭名,以警其满溢勇退之意。韩不能用其语,遂败。”
  7. ^ 《续编两朝纲目备要》卷10载:“又令殿前司遣素队五百人赴省前弹压”。
  8. ^ 《贵耳集》
  9. ^ 周密《齐东野语》:“事有一时传讹,而人竟信之者,阅古(韩侂胄)之败,众恶皆归焉。”《宋史》中,韩侂胄入《奸臣传》,而史弥远却不入《奸臣传》。钱大昕《廿二史考异》指出:“推原其故,则以侂胄禁伪学,而弥远弛其禁也。”,又稱“《宋史》于南渡人物,褒贬多不公,总由胸中横一道学之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