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質疏鬆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Osteoporosis
OsteoCutout.png
Elderly woman with osteoporosis showing a curved back from compression fractures of her back bones.
分类和外部资源
醫學專科 內科學
ICD-10 M80 -M82
ICD-9-CM 733.0
OMIM 166710
DiseasesDB [1]
MedlinePlus [2]
eMedicine [3] ped/1683 pmr/94 pmr/95
Patient UK 骨質疏鬆症
MeSH D010024

骨質疏鬆症 (英文:osteoporosis)的希臘文字义是“多孔的骨头”(porous bones)。[1]是一種骨質密度下降,使骨頭強度下降的疾病。起因是由於礦物質大量流失,骨頭中的鈣質,不斷流失到血液中。骨質疏鬆症也是中高年齡族群中最為常見的骨折原因之一 [2]。較容易因為發生骨質疏鬆症而導致骨折的骨骼:包含脊椎前臂骨、髖關節骨骼 [3] 。通常在發生骨折之前,都不會有任何症狀,直到骨骼變得鬆軟,即便只是進行日常活動,稍微受壓就會造成斷裂 、慢性疼痛,導致機能衰退。[2]

骨質疏鬆的起因是因為最高骨質密度低於一般數值,且骨質流失較一般人明顯。就女性而言,因為雌激素下降,更年期後骨質疏鬆會加劇。另外也可能因治療許多疾病而引起,包含酗酒神經性厭食症甲狀腺機能亢進卵巢切除術腎臟疾病。目前已知有些治療會增進骨質流失:包含使用抗癲癇藥物、化療氫離子幫浦阻斷劑選擇性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糖皮質素等。運動不足和吸菸也是風險因子之一。[2]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骨質疏鬆症是以低於青年人的平均骨骼密度2.5個標準差為定[4],通常是利用雙能量X射線吸收測定法檢測髖關節來判定[4]

預防骨骼疏鬆症的方法包含兒童時期對鈣質的正常攝取,避免接受導致骨折疏鬆的治療。包含飲食正常、運動以及防跌倒。改變生活型態也有幫助,例如戒菸、戒酒等[2] 。使用雙磷酸鹽的療程對因骨質疏鬆而有骨折過的患者有幫助[5][6],對沒有骨折過的患者則效益不大。[5][6] 可能需要考慮嘗試其他有用的藥物。[2][7]

骨質疏鬆症會隨著年紀增加,而變得更嚴重。[2]部分白人自50多歲開始出現症狀,80歲以上,則有將近70%會出現症狀。[8]女性比男性更為常見。[2] 在已開發國家,藉由篩檢,有2% 到 8%的男性、9% 到 38%的女性,會被發現有骨質疏鬆的症狀。[9] 在開發中國家的疾病發生率,目前還不清楚。[10] 2010年光是歐洲,就有將近有兩千兩百萬的女性和五百五十萬左右的男性罹患骨質疏鬆症。[11]2010年在美國,有將近八百萬的女性和一到兩百萬左右的男性罹患此疾病。[9][12] 骨質疏鬆症的危險因子包括:性別(尤其是女性)、太早停經、種族(尤其是白人和亞洲人)[2]、骨頭結構較細、身體質量指數過低、抽煙、酗酒、活動量不足、具有家族病史。

骨質疏鬆症主要可分為:原发性骨质疏松症和继发性骨质疏松症。原发性骨质疏松症又可分为绝经妇女的骨質疏鬆症(I型)和老年性骨质疏松症(II型)。更年期引致的骨質疏鬆症主要影響踏入更年期後的女性;隨著女性荷爾蒙的流失,骨質慢慢流失。另一方面,因年老所引致的骨質疏鬆症則是隨著年紀老邁,鈣質慢慢流失所引致;無論男性或女性都同樣受形響。

人類的最高骨骼密度通常在30到40歲間就會達到,隨後便會走下坡,漸漸發生礦物質流失現象。一般來說,女人骨質流失最快的時期是停經後五年間,脊椎密度平均每年減少3-6%,而超過50%年過80歲的女性會有骨折的經歷。男性骨質流失的速率則較為穩定,在達平均巔峰骨骼質量後,依據不同部位,每年流失約0.5-2%。雖然骨質疏鬆症多數情況下並不會直接導致死亡,但骨質疏鬆症增加骨折機會,從而影響病患者的健康和獨立生活能力,更大大增加社會醫療負擔。

诊断[编辑]

双能X射线骨密度检测(Dual energy X-ray absorptiometry)是诊断骨质疏松症的金标准。如果测得的骨矿物质密度低于年青人的标准值2.5个标准方差值(可用T值表示),即可诊断为骨质疏松症。世界卫生组织建立了以下的诊断标准:

  T值大于  -1.0为正常, 
  T值介于  -1.0和 -2.5之间为“低骨密度”(一些医生认为“低骨密度”是骨质疏松症的前期,但有一些“低骨密度”病人不会发展为骨质疏松)
  T值小于 - 2.5为骨质疏松。目前常用的骨质疏松诊断常用方法有:

1.X线照相法 2.光子吸收法 3.X线吸收法 4.骨形态计量学方法 5.超声诊断法 6.生化鉴别诊断法 7.生理年龄预诊法 8.综合诊断评分法

如果因为低骨密度发生过摔倒或骨折事件,可认为是严重骨质疏松(或被证实之骨质疏松)。

国际临床密度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linical Densitometry)认为:1、诊断50岁以下的男性骨质疏松症不能仅根据密度测试结果;2、对于绝经前妇女,应使用Z值(与同年龄组比较值,而非与巅峰骨密度比较值),而不是T值。同时对这些妇女的诊断不能仅根据密度测试结果。[13]

科研动态[编辑]

经过动物实验证实,一种能够特异性携带任何具有成骨潜能的小核酸到达骨形成部位的靶向递送系统,能够高效而安全地促进携带的成骨小核酸逆转骨质疏松,为骨质疏松治疗的应用基础研究与核酸药物研发提供了坚实基础。2012年1月30日,《自然-医学》杂志在线发表了由香港中文大学矫形外科及创伤学系张戈教授团队、军事医学科学院蛋白质组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张令强研究员团队、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转化医学中心秦岭教授团队,以及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杨智钧教授团队合作研制成功的这一成果。[14]

防治[编辑]

预防[15]

在生命的每个阶段采取行动可以维持和改善骨骼健康。 足够的钙摄入量,适当的维生素D水平(以帮助吸收钙)和具体的锻炼对于健康的骨骼都是重要的。 对于低骨密度或骨质疏松症患者,这3个因素尤其重要。

获得钙的最好方法是吃富含钙的食品, 如:乳品,豆类,鱼和钙高的蔬菜和水果。当这不可能时,可能需要根据医嘱吃补充剂。

维生素D的主要来源是暴露在阳光下。许多人没有足够的维生素D水平,特别是在冬季。对于维生素D水平低的人群,可能需要根据医嘱吃补充剂。

定期的身体活动和运动在维持或改善骨密度方面起重要作用。 运动也增加肌肉的大小,力量和容量。锻炼要常规,不断进行,以获得效果。运动包括两类:1。承重运动。如:快步走,慢跑,跳跃,篮球/网球,网球,跳舞,冲击有氧运动,走楼梯。2。渐进阻力训练。 如:举重 - 手/脚踝重量或健身器材。


治疗

如身体有以下症状,应及时去医院检查:[16]

  1. 迈步走动或移动身体时,血液中钙离子下降,这时会感到腰部疼痛。
  2. 腰背部无力、感觉疼痛,渐成慢性疼痛,偶尔剧痛。
  3. 脊柱渐弯,形成驼背。
  4. 身高显著变矮。
  5. 骨折
  6. 呼吸系统下降

如经检查发现骨量低下,并有绝经期、吸烟喝酒、服用激素药物等任何一项危险因素,都应及时治疗。

仅仅补钙并不能改善骨质疏松症引起的疼痛。补钙只是做基础保养,无法从根子上改善骨量流失及腰背部疼痛症状。

临床治疗骨质疏松症的药物主要有三类:⑴抗骨吸收药物;⑵促进骨形成药物;⑶其他药物。

腰酸背痛等典型骨质疏松患者应选用降钙素、二磷酸盐等药物来减轻疼痛,缓解症状,日常应采取健康的生活方式,增加对钙的摄入和维生素D。老年人肝肾功能弱,难以活化维生素D,因此也可能使得摄入的钙难被身体真正吸收,要同时坚持服用骨化三醇等具有活性的维生素D促进钙吸收,增加肌肉力量防止跌倒,预防骨质疏松症和骨松性骨折。

中藥防治及治療[编辑]

中藥獨活寄生湯可有效防止及治療骨質疏鬆症。其藥理機轉為西藥骨穩 FORTEO (Teriparatide) 所模仿。

穴位贴敷疗法[编辑]

穴位贴敷疗法通过药物直接刺激穴位,并通过透皮吸收,使局部药物浓度明显高于其他部位,作用较为直接,其适应证遍及临床各科,“可与内治并行,而能补内治之不及”,对许多沉疴痼疾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显著功效。穴位贴敷疗法不经胃肠给药,无损伤脾胃之弊,治上不犯下,治下不犯上,治中不犯上下。即使在临床应用时出现皮肤过敏或水泡,亦可及时中止治疗,给予对症处理,症状很快就可消失,并可继续使用。穴位贴敷有许多较简单的药物配伍及制作,易学易用,不需特殊的医疗设备和仪器。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或家属,多可兼学并用,随学随用。穴位贴敷法所用药物除极少数是名贵药材外(如麝香),绝大多数为常见中草药,价格低廉,甚至有一部分来自于生活用品,如葱、姜、蒜、花椒等。且本法用药量很少,既能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又可节约大量药材。贴敷疗法集针灸和药物治疗之所长,所用药方配伍组成多来自于临床经验,经过了漫长岁月和历史的验证,疗效显著,且无创伤无痛苦,对惧针者,老幼虚弱之体,补泻难施之时,或不肯服药之人,不能服药之症,尤为适宜。[17]

参考文献[编辑]

  1. ^ King, Tekoa L.; Brucker, Mary C. Pharmacology for women's healt. Sudbury, Mass.: Jones and Bartlett Publishers. 2011: 1004. ISBN 9780763753290.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Handout on Health: Osteoporosis. August 2014 [16 May 2015]. 
  3. ^ Golob, AL; Laya, MB. Osteoporosis: Screening, Prevention, and Management.. The Medical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May 2015, 99 (3): 587–606. PMID 25841602. 
  4. ^ 4.0 4.1 WHO Scientific Group on the Prevention and Management of Osteoporosis (2000 : Geneva, Switzerland). Prevention and management of osteoporosis : report of a WHO scientific group (PDF): 7, 31. 2003. ISBN 9241209216. 
  5. ^ 5.0 5.1 Wells, GA; Cranney, A; Peterson, J; Boucher, M; Shea, B; Robinson, V; Coyle, D; Tugwell, P. Alendronate for the primary and secondary prevention of osteoporotic fracture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3 January 2008, (1): CD001155. PMID 18253985. 
  6. ^ 6.0 6.1 Wells, G; Cranney, A; Peterson, J; Boucher, M; Shea, B; Robinson, V; Coyle, D; Tugwell, P. Risedronate for the primary and secondary prevention of osteoporotic fracture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3 January 2008, (1): CD004523. PMID 18254053. 
  7. ^ Nelson HD, Haney EM, Chou R, Dana T, Fu R, Bougatsos C. Screening for Osteoporosis: Systematic Review to Update the 2002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Recommendation [Internet].. Agency for Healthcare Research and Quality. 2010. PMID 20722176. 
  8. ^ Chronic rheumatic condition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18 May 2015]. 
  9. ^ 9.0 9.1 Wade, SW; Strader, C; Fitzpatrick, LA; Anthony, MS; O'Malley, CD. Estimating prevalence of osteoporosis: examples from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 Archives of osteoporosis. 2014, 9 (1): 182. PMID 24847682. 
  10. ^ Handa, R; Ali Kalla, A; Maalouf, G. Osteoporosi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Best practice & research. Clinical rheumatology. August 2008, 22 (4): 693–708. PMID 18783745. 
  11. ^ Svedbom, A; Hernlund, E; Ivergård, M; Compston, J; Cooper, C; Stenmark, J; McCloskey, EV; Jönsson, B; Kanis, JA; EU Review Panel of, IOF. Osteoporosis in the European Union: a compendium of country-specific reports.. Archives of osteoporosis. 2013, 8 (1-2): 137. PMID 24113838. 
  12. ^ Willson, T; Nelson, SD; Newbold, J; Nelson, RE; LaFleur, J. The clinical epidemiology of male osteoporosis: a review of the recent literature.. Clinical epidemiology. 2015, 7: 65–76. PMID 25657593. 
  13. ^ Katz, David L.(2008)。“Diet, Bone Metabolism, and Osteoporosis”In: Nutrition in Clinical Practice, 2nd ed., Lip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 USA, pp.204-208.
  14. ^ 我国骨质疏松症治疗实现关键技术突破. 新华网. 2012年2月1日 (中文(中国大陆)‎). 
  15. ^ What can I do to prevent osteoporosis. 澳大利亚骨质疏松症医学和科学咨询委员会. 2014-06-25. 
  16. ^ 骨质疏松,不能单靠补钙. 羊城晚报. 2012年10月11日星期四 (中文(中国大陆)‎). 
  17. ^ 周炜,王丽平,张树源。穴位贴敷疗法的临床应用[J].中国针灸, 2006,(12):899-90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