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大陆饮食列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土大陆的大部分饮食都是地球上真实存在的食物。然而,在托尔金有关中土大陆的传说故事集中,几个主要的食品和饮料都是虚构的,这些将在下面说明。

食物[编辑]

克拉姆[编辑]

在《哈比人》和《魔戒》中被提及,“克拉姆”(Cram)是长湖镇河谷镇人类所制作的饼干,具有很丰富的营养。它被用作旅人在长途旅行上的食品,但并不像精灵干粮兰巴斯那么地美味和吸引人;托尔金幽默地形容食用克拉姆“更多的是像一种咀嚼运动”,而不是愉快的吃饭。跟兰巴斯一样,克拉姆的原型很有可能是硬面饼,一种被用于在长途航海军事行动中作为主要食品的饼干;这种面包比面粉、水和都还要坚硬,只要保持干燥就可以保存好几个月。[1][2]

小矮人根[编辑]

小矮人根(Petty-dwarf roots)出现在有关图林·图伦拔其他版本的故事里,如《未完成的故事》和《胡林的子女》。图林和一批亡命之徒躲在小矮人密姆的家中,密姆为他们做饭。当小矮人根经过清洗和烘烤后,味道类似于肉和面包。矮人并没有透露它们是来自什么植物[3]

蜂蜜蛋糕[编辑]

在《哈比人》和《魔戒》中被提及,是换皮人比翁一族制作的食品,可以保存很长一段时间,有关这些蛋糕的制作方法是比翁的独门秘方。虽然很美味,但是会越吃越口渴[4]

兰巴斯[编辑]

在《魔戒》和《精灵宝钻》中提及,兰巴斯(Lembas)是精灵制作的特殊面包,在西方通用语中也被称为waybread。形状很薄,营养丰富,在罗瑞安树叶的包装下可保存好几个月,用于长途旅行。它外面是褐色的、内部则是呈奶油色。根据矮人金雳的说法,它比比翁一族制作的蜂蜜蛋糕还要更加美味。[5] 兰巴斯的制作方法在精灵族中是一个严守的秘密,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才会传予外族。跟精灵的其他物品一样,兰巴斯被邪恶生物所厌恶;像咕鲁即使在饥饿时依旧拒绝吃兰巴斯。多瑞亚斯女王美丽安最早拥有制作兰巴斯的配方,后来传给了凯兰崔尔和其他精灵。在魔戒远征队抵达罗瑞安森林期间,凯兰崔尔送给他们许多兰巴斯;之后哈比人佛罗多山姆携带着兰巴斯成功进入了魔多

跟克拉姆一样,托尔金可能是以硬面饼为原型而创作了兰巴斯。兰巴斯还具有着罗马天主教教义中“圣体”的色彩。[6][7] 托尔金在一封私人信件中承认,兰巴斯具有宗教意涵。[8]

彼得·杰克森的《魔戒电影三部曲》中,偶尔才用“兰巴斯”一词称呼精灵干粮;因为凯兰崔尔赠送礼物给远征队的该段情节在剧院版《魔戒首部曲:魔戒现身》中被剪掉了(虽然该场景后来被收录在电影加长版DVD中)。在加长版中,勒苟拉斯说只要咬一小口兰巴斯就“足以让一个成年男人填饱肚子”(托尔金的说法则是“一块蛋糕就足以维持一整天的旅行”),而皮聘一个人就吃掉了四块兰巴斯。兰巴斯也被用于描绘《魔戒三部曲:王者再临》中的一个场景:咕噜用兰巴斯的碎屑来栽赃山姆“偷吃所有的口粮”,以便让佛罗多在遇见尸罗前就跟山姆分开;这段情节并没有出现在原著小说中。于电影DVD讲评中,导演彼得·杰克森指出,在电影三部曲中兰巴斯的道具是一种不加糖的奶油酥饼。演员西恩·艾斯汀也在DVD讲评中指出,虽然作为道具的兰巴斯必须是可食用的(因为演员要在银幕上吃掉它),但设计重点却主要放在兰巴斯的外观上,以致作出来的食物十分僵硬。结果正如艾斯汀所指出的:虽然兰巴斯在剧情中应该味道是非常好,但作为道具的食物实际上却是非常难吃的。

饮料[编辑]

树人饮料[编辑]

在《魔戒》(双城奇谋)中被提及,是一种树人常饮用的饮料[9]。树人饮料位于法贡森林树胡的住家——威灵厅,同时也是树沐河的源头,这些泉水具有特殊性质。梅里雅达克和皮瑞格林·图克在喝了树沐河的水及沐浴他们的脚后,他们感觉神清气爽,身上的伤口也愈合了。当树胡把梅里和皮聘带到自己家里后,他从一个石瓮中拿了一碗树人饮料给他们喝,哈比人发现这跟他们从树沐河喝到的水味道很类似,但更令人感到精神振奋。他们感受到饮料的力量在自己的四肢上飞奔,并感觉自己的头发都竖立起来、开始在生长。次日早晨,树胡又给了哈比人一碗从不同的大瓮里取出的树人饮料,这次喝起来的感觉更加充实、并具有饱足感。在喝完树人饮料后,两名哈比人实际上变得更高了,他们的确切身高并没有被记录下来,但他们的身高已超越了史上最高的哈比人班多拉斯·图克[10]

彼得·杰克森的电影《魔戒二部曲:双城奇谋》中,由于喝了树人饮料,皮聘变得比梅里还要高,这让后者十分懊恼。在之后的一幕中,梅里再次发现自己比皮聘高,他便觉得“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卢米活[编辑]

在《魔戒》中被提及,卢米活是一种精灵的蜂蜜酒,它能够给予饮用者活力。卢米活被精灵们在节日中使用,他们并没有透露卢米活具体是用什么做成的,但它被认为是来自雅凡娜花园里的蜂蜜。在魔戒远征队从瑞文戴尔出发时,爱隆就送给了甘道夫一瓶卢米活。在值遇卡兰拉斯山暴风雪期间,甘道夫让每个远征队员都喝了一小口卢米活,以让他们冻结和疲累的四肢得以恢复。之后当他们停下来休息时,又喝了第二次;远征队在进入摩瑞亚矿坑后又喝了最后一次。在这时,宝贵的饮料已经快要用完了。

卢米活还在魔戒远征队离开罗瑞安时凯兰崔尔所吟唱的诗歌中被提及:

Yéni ve lintë yuldar avánier mi oromardi lisse-miruvóreva Andúnë pella ...
(漫长的岁月如同甜蜜的蜂蜜酒(卢米活)般一饮而尽,在西方山巅高处的大厅上…)[11]

半兽人的饮料[编辑]

在《双城奇谋》中,强兽人给了被俘虏的皮聘和梅里一种被称为“Grog”的饮料;这种饮料让他们在前往艾辛格途中保持着精力。托尔金写道,它在人体内的感觉是一种热流,使梅里的痛苦减轻,让他能够站立起来。虽然精神振奋,但并不充足。[12]

强兽人也从盒子里掏出一些“黑糊糊的东西”,抹在梅里的脸上。

在彼得·杰克森的改编电影中,梅里试图拒绝这种的强兽人的饮料,而一个强兽人便强行把它灌进梅里口中。

Limpë[编辑]

是一种精灵族的饮料,非常香,但并不像卢米活那样具有疗愈的能力。[13] 这种饮料据说能够让一个人类变成精灵。艾瑞尔(Ælfwine)是历史上唯一一个这样做的人。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Tolkien, J. R. R., Douglas A. Anderson, 编, The Annotated Hobbit,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1937 (2002), ISBN 0-618-13470-0 
  2. ^ Template:ME-ref/CG
  3. ^ 托尔金. 胡林的子女. 台北: 联经. 2008年5月. ISBN 978-957-08-3266-2. 
  4. ^ Tolkien, J. R. R., 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 The Lord of the Rings,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1954 (1987), ISBN 0-395-08254-4 
  5. ^ Tolkien, J. R. R., 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 The Lord of the Rings,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Farewell to Lórien, 1954 (1987), ISBN 0-395-08254-4 
  6. ^ Birzer, Bradley J. J. R. R. Tolkien's Sanctifying Myth: Understanding Middle-earth. ISI Books. 2002. ISBN 1-882926-84-6. 
  7. ^ Greydanus, Steven. Faith and Fantasy: Tolkien the Catholic, The Lord of the Rings, and Peter Jackson’s Film Trilogy. [2007-10-28]. 
  8. ^ Carpenter, Humphrey (编), The Letters of J. R. R. Tolkien,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1981, ISBN 0-395-31555-7 
  9. ^ The word "draught" may confuse speakers of American English due to spelling differences between American and British English (i.e. as Tolkien was British the spelling "colour" is used throughout the text, not "color"). The American English version of "draught" is "draft", as in "draft beer" (i.e. "Ent-draft").
  10. ^ Template:ME-ref/ROTK
  11. ^ 托尔金. 魔戒首部曲:魔戒现身. 台北: 联经. 2012年12月. ISBN 978-957-08-4100-8. 
  12. ^ Template:ME-ref/TT
  13. ^ Tolkien, John. Book of Lost Tales. Ballantine Books. 1992: 100–103. ISBN 978-0-345-37521-6.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