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楨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竺可楨
Zhu Kezhen 01.jpg
性別
出生 (1890-03-07)1890年3月7日
浙江省紹興縣
逝世 1974年2月7日(1974-02-07)(83歲)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配偶 張俠魂、陳汲

竺可楨(Chu Kochen)(1890年3月7日-1974年2月7日),字藕舫,又名紹榮烈祖兆熊浙江省紹興縣東關鎮人(今紹興市上虞區東關街道),氣象學家、地理學家和教育家。

早年[編輯]

1905年進入復旦公學中學部學習(未畢業)。1909年進入唐山路礦學堂(今西南交通大學)預科土木工程系學習。1913年畢業於美國伊利諾伊大學農學院。1918年獲美國哈佛大學博士學位。1918年到1920年任教於國立武昌高等師範學校(今武漢大學)。

經歷[編輯]

1920年到1925年任南京高等師範學校國立東南大學地學系主任。1925年,因東南大學派系鬥爭,竺可楨轉任商務出版社編輯。1926年8月,竺可楨到天津,被張伯苓聘為私立南開大學教授,講授地學、氣象學[1]。1929年到1936年任中央研究院氣象研究所所長。

1936年到1949年,他擔任任國立浙江大學校長。在此期間,養成優良學風,廣攬名師,特別是延攬了衆多中國科學社和前學衡社的成員,使浙江大學迅速崛起成爲世界一流大學,時人稱浙大爲「東方劍橋」。在浙大的發展歷程中,擔任校長達13年之久的竺可楨先生可謂厥功至偉。他被公認為「浙大學術事業的奠基人,浙大「求是」精神的典範,浙大的靈魂」[2]。校訓「求是」即是由他提出,校歌亦是他請著名國學家馬一浮作詞、音樂家應尚能譜曲作成。

1948年選聘為中央研究院院士。1949年,蔣中正撤離上海,從舟山蔣經國到上海去請當時浙江大學校長竺可楨到台灣遭拒。[3]:27610月16日,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籌建中國科學院地理研究所

晚年[編輯]

195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1974年2月7日,因肺病北京逝世。

言論[編輯]

位於浙大玉泉校區的竺可楨銅像
  • 「諸位在校,有兩個問題應該自己問問,第一,到浙大來做什麼?第二,將來畢業後做什麼樣的人?」
  • 「大學教育之目的,在於養成一國之領導人材,一方提倡人格教育,一方研討專門智識,而尤重於鍛煉人之思想,使之正大精確,獨立不阿,遇事不為習俗所囿,不崇拜偶像,不盲從潮流,惟其能運用一己之思想,此所以曾受真正大學教育之富於常識也。」 (南京高等師範學校二十周年校慶演講,《國風月刊》第8卷第1期(民國25年1月1日))
  • 「一個學校實施教育的要素,最重要的不外乎教授的人選,圖書儀器等設備和校舍建築。這三者之中,教授人才的充實,最為重要。」「教授是大學的靈魂,一個大學學風的優劣,全視教授人選為轉移。假使大學裡有許多教授,以研究學問為畢生事業,以作育後進為無上職責,自然會養成良好的學風,不斷的培植出來博學敦行的學者。」(民國25年4月25日在浙江大學座談講話)
  • 「科學的目標是在求真理。真理所在,雖蹈危履險以赴之,亦所不釋。」
  • 「科學家的態度,應該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絲毫不能苟且。」
  • 「據吾人的理想,科學家應取的態度應該是:(一)不盲從,不附和,一以理智為依歸。如遇橫逆之境遇,則不屈不撓,不畏強禦,只問是非,不計利害。(二)虛懷若谷,不武斷,不蠻橫。(三)專心一致,實事求是,不作無病之呻吟,嚴謹整飭,毫不苟且。」
  • 「研究科學之目的,固在探求真理,並非專重應用。但應用科學方法,利用厚生,至國家之富強之境,固亦不可忽視。」

家庭[編輯]

中國女界破天荒之女飛行家-竺可楨夫人張俠魂女士

竺可楨夫人張俠魂自幼努力學習,不僅愛好繪畫,還寫得一手勢如劈玉的好字。本世紀20年代的中國始有飛機,男子尚且望而生畏,可勇敢好奇的張俠魂竟毫不猶豫,自報奮勇,一定要坐一坐,此舉便使她成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乘坐飛機的女性。竺可楨非常欣賞張俠魂的性格。就在張俠魂坐飛機的那段時間裡,他寫了一篇《空中航行之歷史》的文章。這大概同張俠魂坐飛機一事不無關係。張俠魂與竺可楨於1920年在上海結婚。他們共同生活了十八年。據竺可楨的日記記錄,張俠魂染上痢疾之後,他心急如焚,每天記錄著妻子病情的發展情況,悉心照料,盼望妻子早日康復。可是病魔終於將愛妻從他的身邊奪去,使他一人在孤獨中彷徨。喪妻的痛苦折磨著竺可楨,俠魂的一切用品都在引起他對愛妻的懷念。一份手稿,件件衣物,觸景生情,俠魂的音容笑貌在夢中陪伴著他。 經人介紹在1939年陳汲與竺可楨相識,並於1939年9月21日與他正式訂婚。[4]

重要著作[編輯]

紀念[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竺可楨:中國科學史研究事業的奠基人. 人民網. [2016-07-18]. 
  2. ^ 蘇步青. 懷念竺可楨先生. 浙江大學網站. [2011-12-05]. 
  3.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ISBN 9578506074. 這個人(竺可楨)和我(蔣經國)私交不錯,當找到他的時候,我轉達了領袖(蔣介石)請他到台灣的意思之後,他想了想說:「謝謝領袖的好意,我看不必了。詢以原因,他說:「大勢已去,台灣將維持多久,頂多半年?一年?」我說:「時局決非如此!」後來無法再說下去,他反而跟我說:「你不必到台灣去了。」當時我憤怒的說:「人各有志。」最後便不歡而散。 
  4. ^ 《中外名人情侶辭典》,1988

來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