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昭帝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漢昭帝
HanZhaoDiLiuFuling.jpg
在位 前87年3月30日—前74年6月5日
在世 前94年—前74年6月5日
陵墓 平陵
姓名 劉弗陵、劉弗
廟號
諡號 孝昭皇帝
政權 漢朝西漢
年號

始元 前86年—前80年七月
元鳳 前80年八月—前75年

元平 前74年
漢昭帝
漢朝皇帝
統治 前87年–前74年
前任 漢武帝
繼任 劉賀

漢昭帝劉弗陵(前94年-前74年6月5日),西漢第八位皇帝(前87年—前74年在位),其正式諡號為「孝昭皇帝」,後世省略「孝」字稱「漢昭帝」,漢武帝幼子,母親鈎弋夫人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據說鈎弋夫人懷孕14個月才生下劉弗陵[1],大臣們都以為帝降生,紛紛恭祝武帝。武帝老年得子,更是愛不釋手,常說像自己[2]巫蠱之禍興起[3]征和二年(前91年),劉弗陵的長兄太子劉據兵敗逃亡後自殺。

武帝駕崩前,準備立劉弗陵為太子,但是為了防止「子幼母壯」、外戚專權的事情發生,他藉故處死了鈎弋夫人[4],然後請得力大將霍去病的異母弟霍光為首輔、匈奴金日磾為次輔、上官桀為佐軍以及桑弘羊為理財等四重臣來輔佐劉弗陵。武帝駕崩後,劉弗陵在重臣的擁立下登基繼位。

皇帝生涯[編輯]

為了便於臣民避諱,昭帝去掉名中的「陵」字,改名劉弗,[5]並讓臣民把弗寫成不[6]

昭帝登基時才8歲,卻聰明伶俐且十分果斷,並從蔡義韋賢那裏學習《詩經[7][8]

漢昭帝和金日磾兒子金賞、金建關係十分友好,平時一起寢居,漢昭帝看到金賞繼承金日磾的侯爵,想封金建為侯,卻遭到霍光拒絕[9]

面對漢武帝時代的連年征戰、增加徭役,昭帝聽取重臣的建言,減少賦稅3成[10],進一步深化武帝晚年重新施行漢初與民休息的政策。在首輔大臣霍光的主持下,昭帝朝的百姓生活比以前富裕,四夷來朝,使漢朝出現中興穩定的局面。

霍光外孫女上官氏當上皇后,霍光想讓皇后擅寵生子,於是不讓漢昭帝親近其他宮女。[11][12]

前74年6月5日(四月癸未),昭帝於未央宮暴病而崩,年僅21歲,在位13年。7月24日(六月壬申),漢昭帝葬於今天咸陽市平陵

昭帝無子,其侄昌邑王劉賀被立為嗣。

佚聞[編輯]

漢昭帝一次遊覽渭河,他的隨行大臣釣上了一頭白蛟,長三丈。漢昭帝饒有興趣,讓廚師將其醃製,味道鮮美,漢昭帝飯後回味無窮。之後卻再也沒釣到這種魚。[13]

始元元年(前86年),漢昭帝在太液池上看見黃鵠,於是創作了黃鵠歌。[14]同年,淋池修建,後來漢昭帝在淋池中遊樂,並讓宮人唱《淋池歌》,很是愉快。[15]

家庭[編輯]

后妃[編輯]

嗣子[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漢書》外戚傳上
  2. ^ 《漢書·卷九十七上·外戚傳第六十七上》:鈎弋子年五六歲,壯大多知,上常言「類我」,又感其生與眾異,甚奇愛之,心欲立焉。
  3. ^ 《漢書》卷六,「征和元年春正月,...,冬十一月,發三輔騎士大搜上林,閉長安城門索,十一日乃解。巫蠱起。」
  4. ^ 其後帝閒居,問左右曰:「人言云何?」左右對曰:「人言且立其子,何去其母乎?」帝曰:「然。是非兒曹愚人所知也。往古國家所以亂也,由主少母壯也。女主獨居驕蹇,淫亂自恣,莫能禁也。女不聞呂后邪?」
  5. ^ 《漢書·武帝紀》顏師古註:張晏曰「昭帝也。後但名弗,以二名難諱故」。
  6. ^ 《漢書·昭帝紀》顏師古註:荀悅曰「諱弗之字曰不。」
  7. ^ 《漢書·蔡義傳》:久之,詔求能為韓詩者,徵義待詔,久不進見。義上疏曰:「臣山東草萊之人,行能亡所比,容貌不及眾,然而不棄人倫者,竊以聞道於先師,自托於經術也。願賜清閒之燕,得盡精思於前。」上召見義,說詩,甚說之,擢為光祿大夫給事中,進授昭帝。
  8. ^ 《漢書·韋賢傳》:自孟至賢五世。賢為人質樸少欲,篤志於學,兼通禮、尚書,以詩教授,號稱鄒魯大儒。徵為博士,給事中,進授昭帝詩,稍遷光祿大夫詹事,至大鴻臚。
  9. ^ 《漢書·霍光金日磾傳》:日磾兩子,賞、建,俱侍中,與昭帝略同年,共臥起。賞為奉車,建駙馬都尉。及賞嗣侯,佩兩綬。上謂霍將軍曰:「金氏兄弟兩人不可使俱兩綬邪?」霍光對曰:「賞自嗣父為侯耳。」上笑曰:「侯不在我與將軍乎?」光曰:「先帝之約,有功乃得封侯。」
  10. ^ 《漢書卷七 昭帝紀 第七》:元平元年春二月,詔曰:「天下以農桑為本。日者省用,罷不急官,減外繇(徭),耕桑者益眾,而百姓未能家給,朕甚愍焉。其減口賦錢。」有司奏請減什三,上許之。
  11. ^ 《漢書·五行志》:光欲後有子,因上待疾醫言,禁內後宮皆不得進,唯皇后顓寢。
  12. ^ 《漢書·外戚傳》:光欲皇后擅寵有子,帝時體不安,左右及醫皆阿意,言宜禁內,雖宮人使令皆為窮褲,多其帶,後宮莫有進者。
  13. ^ 《太平御覽》卷930引《王子年拾遺錄》:漢昭帝常游渭水,使群臣漁釣為樂。時有大夫任緒,釣得白蛟,長三丈,若天蛇,無鱗甲,頭有一角,長二尺,軟如肉焉,牙如唇外。帝曰:「此魚䱉之類。非珍祥也。」乃命太官為鮓,骨青肉紫,味甚美。帝後思之,使罾者復覓,終不得也。
  14. ^ 《西京雜記》卷1:始元元年,黃鵠下太液池。上為歌曰:「黃鵠飛兮下建章,羽肅肅兮行蹌蹌,金為衣兮菊為裳;唼喋荷荇,出入蒹葭,自顧菲薄,愧爾嘉祥。」
  15. ^ 《拾遺記》卷六:昭帝始元元年,穿淋池,廣千步。中植分枝荷,一莖四葉,狀如駢蓋,日照則葉低蔭根莖,若葵之衛足,名「低光荷」。實如玄珠,可以飾佩。花葉難萎,芬馥之氣,徹十餘里。食之令人口氣常香,益脈理病。宮人貴之,每游宴出入,必皆含嚼。或剪以為衣,或折以蔽日,以為戲弄。《楚辭》所謂「折芰荷以為衣」,意在斯也。亦有倒生菱,莖如亂絲,一花千葉,根浮水上,實沉泥中,名「紫菱」,食之不老。帝時命水嬉,游宴永日。土人進一巨槽,帝曰:「桂楫松舟,其猶重朴;況乎此槽,可得而乘也?」乃命以文梓為船,木蘭為柂。刻飛鸞翔鷁,飾於船首,隨風輕漾,畢景忘歸,乃至通夜。使宮人歌曰:「秋素景兮泛洪波,揮縴手兮折芰荷,涼風淒淒揚棹歌,雲光開曙月低河,萬歲為樂豈雲多!」帝乃大悅。起商台於池上。及乎末歲,進諫者多,遂省薄游幸,堙毀池台,鸞舟荷芰,隨時廢滅。今台無遺址,溝池已平。
  16. ^ 16.0 16.1 漢書·卷六十八·霍光金日磾傳第三十八》:光與群臣連名奏王,尚書令讀奏曰:丞相臣敞、大司馬大將軍臣光、車騎將軍臣安世、度遼將軍臣明友、前將軍臣增、後將軍臣充國、御史大夫臣誼、宜春侯臣譚、當塗侯臣聖、隨桃侯臣昌樂、杜侯臣屠耆堂、太僕臣延年,太常臣昌、大司農臣延年、宗正臣德、少府臣樂成、廷尉臣光,執金吾臣延壽、大鴻臚臣賢、左馮翊臣廣明、右扶風臣德、長信少府臣嘉、典屬國臣武、京輔都尉臣廣漢、司隸校尉臣辟兵、諸吏文學光祿大夫臣遷、臣畸、臣吉、臣賜、臣管、臣勝、臣梁、臣長幸、臣夏侯勝、太中大夫臣德、臣卬昧死言皇太后陛下:臣敞等頓首死罪。天子所以永保宗廟總一海內者,以慈孝、禮誼、賞罰為本。孝昭皇帝早棄天下,亡嗣,臣敞等議,禮曰「為人後者為之子也」,昌邑王宜嗣後,遣宗正、大鴻臚、光祿大夫奉節使征昌邑王典喪。服斬縗,亡悲哀之心......與孝昭皇帝宮人蒙等淫亂,詔掖庭令敢泄言要斬。
  17. ^ 《漢書·卷八·宣帝紀第八》:秋七月,光奏議曰:「禮,人道親親故尊祖,尊祖故敬宗。大宗毋嗣,擇支子孫賢者為嗣。孝武皇帝曾孫病已,有詔掖庭養視,至今年十八,師受《詩》、《論語》、《孝經》,操行節儉,慈仁愛人,可以嗣孝昭皇帝後,奉承祖宗,子萬姓。」
  18. ^ 《漢書·卷六十三·武五子傳第三十三 》:太子有遺孫一人,史皇孫子,王夫人男,年十八即尊位,是為孝宣帝,帝初即位,下詔曰:「故皇太子在湖,未有號諡,歲時祠,其議諡,置園邑。」有司奏請;「《禮》『為人後者,為之子也』,故降其父母不得祭,尊祖之義也。陛下為孝昭帝後,承祖宗之祀,制禮不踰閑。謹行視孝昭帝所為故皇太子起位在湖,史良娣冢在博望苑北,親史皇孫位在廣明郭北。諡法曰『諡者,行之跡也』,愚以為親諡宜曰悼,母曰悼後,比諸侯王國,置奉邑三百家。故皇太子諡曰戾,置奉邑二百家。史良娣曰戾夫人,置守冢三十家。園置長丞,周衛奉守如法。」
  19. ^ 《漢書·卷六十八·霍光金日磾傳第三十八》:光遂復與丞相敞等上奏曰:「《禮》曰:『人道親親故尊祖,尊祖故敬宗。』大宗亡嗣,擇支子孫賢者為嗣。孝武皇帝曾孫病已,武帝時有詔掖庭養視,至今年十八,師受《詩》、《論語》、《孝經》,躬行節儉,慈仁愛人,可以嗣孝昭皇帝後,奉承祖宗廟,子萬姓。臣昧死以聞。」
漢昭帝
西漢
出生於:前94年逝世於:前74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漢武帝
劉徹
漢朝皇帝
前87年-前74年
繼任:
昌邑王
劉賀
中國君主
前87年-前7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