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音理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喉音理论(laryngeal theory)是印欧语历史语言学中普遍接受的理论,它提出原始印欧语(PIE)有一组不能用比较法重构的音位,通常假定这些音位是发音位置在口腔后部的“喉音”,但具体音值不确定。相对于只用比较法重构出的音系,喉音理论的重构更有规律。尤其是该理论把印欧语元音变换推广到*e, *o以外的元音音位上。

该理论最常见的版本给PIE增设了三个音位:h₁, h₂和h₃。在多数后代语言中,这三个辅音和PIE的短元音融合后失去了。现在认为这些音位是辅音,发音位置在喉部,容易影响元音,但实际的发音部位仍在争论中。

叫做喉音是因为Hermann Möller和Albert Cuny认为它们有着涉及到在喉头附近收缩的发音部位,如咽音会厌音声门音。现在也有一些语言学家认为所谓的“喉音”可能是软腭音小舌音

叫做喉音的一组三个(或更多)辅音,它们出现在大多数当前对原始印欧语(PIE)的重构中。这些语音在所有现存的印欧语言中都消失了,但是有一些喉音据信存在于安纳托利亚语族中,包括赫梯语

喉音存在的证据大多是间接的,但是这个优美的理论解释了许多之前的理论无法解释的现象。充任了对跨越印欧语系语言间在元音之间的差异的解释。例如梵语古希腊语,二者都是 PIE 的后代,展示了很多有不同元音的类似的词。假定希腊语的词包含元音 [e] 而对应的梵语的词转而包含 [i]。喉音理论假定这些词最初有相同的元音,但是已经消失了的临近的辅音改变了这个元音。如果你标记假想的辅音为 <h₁>,则最初的 PIE 词可以保留类似 *eh₁*ih₁ 的某个东西,或者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声音如 *ah₁

喉音的最初音值仍是有争议的。

历史[编辑]

该理论的雏形由弗迪南·德·索绪尔在1879年的一篇论述其他问题(论证 *a 和 *o 在 PIE 中是独立音位)的文章中提出。在分析的过程中,索绪尔提出之前拟构的与*ǝ交替的长元音*ā, *ō实际上是PIE元音变换。即,这是e等级和零等级之间的交替,就像通常的元音变换,只是后面带了一个未知的音素。这个音素导致了元音音色的改变以及拉长(短*e变成长*ā, *ō)。所以,不像之前的学者那样拟构*ā, *ō和*ǝ音位,索绪尔拟构了*eA和*A的交替,以及*eO和*O的交替,其中A和O代表未知的音素。索绪尔简单地称其为coefficients sonantiques。当时索绪尔的观点只有少数学者接受,因为太抽象而且缺少直接证据。

赫梯语在20世纪早期被发现和破解,使得情况发生了改变。赫梯语有一个用阿卡德语音节文字书写的发音,通常转写为 ḫ ,比如 te-iḫ-ḫi“I put, am putting”。这个辅音和当时拟构的PIE的辅音似乎没有明显联系。当时提出了多种方案把这些赫梯语辅音与当时重构的 PIE 辅音系统建立起联系,但这些方案都有一些不令人满意的地方。Jerzy Kuryłowicz在1935年的《Études indoeuropéennes I》中提议用索绪尔的猜想来解释这些音的规律。他提出赫梯语的这个未知的辅音正是索绪尔假设的coefficients sonantiques的直接反映从此(各种形式的)喉音理论被多数印欧学家所接受。

多数印欧学家至少接受某个版本的喉音理论,因为目前只有喉音理论可以有力地解释印欧语言中的语音变化和变换模式,并解决了某些次要谜团,比如为什么只包含一个辅音和一个元音的动词词根,其元音总是长元音。比如以前重构为*-“给”的词根,喉音理论重构为 *deh₃。不只是比以前更经济地顾及了变换模式(需要的元音变换类型更少),而且使这些词根的结构与印欧语基本的辅音-元音-辅音模式相一致。

至于为何这些语音直到很晚才被印欧学家发现,主要是因为在所有印欧语言中,赫梯语及其他安纳托利亚语言是仅有的证实有喉音的语言。在其他语言中,它们的存在最多只能通过它们在临近语音上的影响,和在它们参与的变换模式上看出来。当喉音被直接证实时,它通常是作为特殊的元音而不是辅音(如下面古希腊语的例子)。


喉音的变体[编辑]

喉音理论有很多变体。一些学者比如 Oswald Szemerényi 只重构一个喉音。一些人跟随 Jaan Puhvel (在他的《Evidence for Laryngeals》, ed. Werner Winter 中)重构了八个或更多。大部分学者使用基本的三个喉音:

  • *h₁,“中性”喉音
  • *h₂,“a-音色”喉音
  • *h₃,“o-音色”喉音

还有一些学者允许第四个辅音*h₄,它与 *h₂ 的区别是它不反映为安纳托利亚语的 ḫ,但反映为阿尔巴尼亚语重读元音之前的词首的h。例如,PIE*h₄órǵʰiyeh₂“睾丸”对应阿尔巴尼亚语herdhe“睾丸”,赫梯语arki-“睾丸”;PIE*h₂ŕ̥tkos反映为阿尔巴尼亚语ari,赫梯语hart(ag)ga-(=/hartka-/)。当不确定是*h2还是*h4的时候,使用*ha。还有一种类似的但接受度小得多的理论,是 Winfred P. Lehmann 的观点,基于赫梯语中有不一致反映的基础上,认为 *h₁ 实际上是两个独立的语音。(他假定一个是声门塞音而另一个是声门擦音。)

安纳托利亚语中的关于喉音存在的直接证据:PIE *a 是相当罕见的音,但出现在大量良好词源的词首。PIE(传统的) *anti“in front of and facing” > 希腊语 antí“against”; 拉丁语 ante“in front of, before”;梵语 ánti “near; in the presence of”。但是赫梯语中有一个名词 ḫants“front, face”,还具有各种派生词(ḫantezzi“first”等等),指明存在一个 PIE 名词词根 *h₂ent-“face”( *h₂enti 是其方位格单数)。(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词首是*a的重构形式都应修改为 *h₂e。)

类似地,PIE旧的重构 *owi-“绵羊”(词干是y而非i),依据是梵语ávi-, 拉丁语 ovis, 希腊语ὄϊς。但卢维语ḫawi-,指出重构应该修正为*h₃ewis。

发音[编辑]

喉音的发音仍有相当多的争论,并且已经给出了各种论证来确定它们的发音位置。首先这些语音在毗邻音位上的影响已经得到很好的证明。来自赫梯语和乌拉尔语的证据足以得出这些语音是“声门音”或在口腔中非常后面的部位上发音。同样的证据也与它们是擦音的假定(不是近音或塞音)相吻合,这个假定被喉音在辅音丛中的表现所强烈支持。

*h₁[编辑]

Beekes(1995)提出*h₁是声门塞音[ʔ],这一假定仍非常普遍。但是声门塞音不太可能在乌拉尔语借词中反映为擦音,比如在词 lehti < *lešte <= PIE *bhlh₁-to 中出现的情况。Winfred P. Lehmann基于赫梯语中的反映提出不同的理论,认为*h₁有两个发音:声门塞音[ʔ]和声门擦音[h]。

Jens Elmegård Rasmussen(1983)提出 *h₁ 是带有音节主音同位异音[ə]的清声门擦音[h]。支持的论据有:1.[ə]和[e]很接近(这两个音在希腊语中合并了);2.不同于 *h₂ 和 *h₃,半元音和辅音之间的*h₁不能在希腊语和吐火罗语中产生辅助元音;3.在类型学上 [h] 给出 PIE 中送气辅音存在的可能性。[1]

一个新的观点认为,三个喉音就是传统拟构中三组舌背塞音(硬颚音、软腭音、圆唇软腭音)所对应的擦音,*h₁就是硬腭擦音[ç]。

*h₂[编辑]

从以当代语言特别是闪米特语为条件对此类语音的所知,*h₂ (“a-音色”喉音)可能是咽音会厌音擦音比如 [ħ][ʕ][ʜ][ʢ]。咽音/会厌音在闪米特语中经常导致 a-音色。

Rasmussen 建议 *h₂ 的辅音实现为 [x],带有音节主音同位异音 [ɐ][2]

*h₃[编辑]

类似的由于其 o-音色效果而一般假定 *h₃ 为圆唇(唇化)。它经常被基于来自词根 *peh₃“drink”的完成时形式 *pi-bh₃- 而被认为是浊音。基于和阿拉伯语的类比,某些语言学家假定 *h₃ 也是加上圆唇化的咽音/会厌音 [ʕʷ ~ ʢʷ],尽管假定它是软腭音 [ɣʷ] 可能更加常见。(在乌拉尔语中的反映不管它是软腭音还是咽音都是一样的。)

Rasmussen 假定 *h₃ 的辅音实现为 [ɣʷ],带有音节主音同位异音 [ɵ][2]

派生语言中的证据支持[编辑]

喉音的直接反映[编辑]

直接的证据仅限于安那托利亚语族赫梯语的ḫ (hh),卢维语的h,以及吕基亚语的x被解释为PIE的*h₂的反映。

h₂在安纳托利亚语中的反映
PIE词根 意义 安纳托利亚语中的反映 同源词
*peh₂-(s)- 保护 赫梯语 paḫḫs- 梵语 pā́ti, 拉丁语 pascere (pastus), 希腊语 patéomai
*dʰewh₂- 呼吸,烟雾 赫梯语 tuḫḫāi- 梵语 dhūmá-, 拉丁语 fūmus, 希腊语 thūmos
*h₂ent- 前面 赫梯语 ḫant- 梵语 ánti, 拉丁语 ante, 希腊语 anti
*h₂erǵ- 白色,银色 赫梯语 ḫarki- 梵语 árjuna, 拉丁语 argentum, 希腊语 árguron, 吐火罗语A ārki
*h₂owi- 绵羊 卢维语 hawi-, 吕基亚语 xawa- 梵语 ávi-, 拉丁语 ovis, 希腊语 ó(w)is
*péh₂wr̥ 赫梯语 paḫḫur, 卢维语 pāḫur 英语 fire, 吐火罗语B puwar, 希腊语 pûr
*h₂stér- 星星 赫梯语 ḫasterz 英语 star, 梵语 stā́, 拉丁语 stella, 希腊语 astḗr
*h₂ewh₂os 祖父 赫梯语 ḫuḫḫa-, 卢维语 ḫuḫa-, 吕基亚语 χuge- 哥特语 awo, 拉丁语 avus, 亚美尼亚语 haw
*h₁ésh₂r̥ 赫梯语 ēšḫar, 卢维语 āšḫar 希腊语 éar, 拉丁语 sanguīs, 亚美尼亚语 aryun, 拉脱维亚语 asinis, 吐火罗语A ysār

间接反映[编辑]

PIE 中间过渡 反映
eh₂ ā ā, a, ahh
uh₂ u ū, uhh
h₂e a a, ā
h₂o o o, a

元音着色和延长[编辑]

1.H着色。PIE的*e在*h2和*h3的前后音值发生改变,但在*h1不变。

喉音在前 喉音在后
h₁e > h₁e eh₁ > eh₁
h₂e > h₂a eh₂ > ah₂
h₃e > h₃o eh₃ > oh₃

2.H丢失。喉音在短元音前丢失。喉音在另一个辅音之前也会丢失,并导致前面的元音延长。

元音之前 辅音之前
He > e eHC > ēC
Ha > a aHC > āC
Ho > o oHC > ōC
Hi > i iHC > īC
Hu > u uHC > ūC

H着色和H丢失的结果

元音之后
PIE 拉丁语 梵语 希腊语 赫梯语
*iH > ī *gʷih₂-wós vīvus jīva bíos
*uH > ū *dʰweh₂- fūmus dhūma thūmós tuwaḫḫaš
*oH > ō *sóh₂wl̥ sōl sū́rya hḗlios
*eh₁ > ē *séh₁-mn̥ sēmen hêma
*eh₂ > ā *peh₂-(s)- pāscere (pastus) pā́ti patéomai paḫḫas
*eh₃ > ō *deh₃-r/n dōnum dāna dôron
元音之前
PIE 拉丁语 梵语 希腊语 赫梯语
*Hi > i *h₁íteros iterum ítara
*Hu > u *pélh₁us plūs purú- polús
*Ho > o *h₂owi- ovis ávi ó(w)is 卢维 ḫawa
*h₁e > e *h₁ésti est ásti ésti ēšzi
*h₂e > a *h₂ent

*h₂erǵ-

ante

argentum

ánti

árjuna

antí

árguron

ḫanti

ḫarki

*h₃e > o *h₃érbh- orbus arbhas orphanós ḫarp-

希腊语的三重反映[编辑]

在三种情况下,希腊语显示出规则的元音模式,不见于其他派生语言的同源词中。在喉音理论建立之前,学者们比较了希腊语、拉丁语和梵语,推断PIE存在元音ə。这三种情况是:1.在辅音之间(短元音);2,单词之首辅音之前(短元音);3.与流音鼻音结合[r, l, m, n](长元音)。

1.在辅音之间

拉丁语是a,梵语是i,而希腊语是e, a或o。

2.单词之首辅音之前

希腊语表现为e, a,或o,拉丁语和梵语无表现。

3.与流音或鼻音结合

拉丁语显示为流音/鼻音+ā;梵语显示为īr/ūr或者单独的ā;希腊语显示为流音/鼻音+ē/ā/ō。

相比于重构ə,喉音理论更优美,只要假设这些希腊语的元音来自元音着色和H丢失。

*CHC *HC- *r̥H l̥H *m̥H *n̥H
*h₁ 希腊语 e e
拉丁语 a 丢失
梵语 i 丢失 īr/ūr īr/ūr ā ā
*h₂ 希腊语 a a
拉丁语 a 丢失
梵语 i 丢失 īr/ūr īr/ūr ā ā
*h₃ 希腊语 o o
拉丁语 a 丢失
梵语 i 丢失 īr/ūr īr/ūr ā ā

对元音变换的解释[编辑]

既然喉音作为辅音是1935年在赫梯语中发现的,那么索绪尔在55年前的猜想是以什么作为基础的呢? 根源在于对不同结构的原始印欧词根的元音变换模式如何相互匹配的再分析。

词根的元音变换模式[编辑]

原始印欧语构词结构的一个特征是有叫做 ablaut 的一个元音变换系统。已经辨识了一些不同的这种模式,但是最常用的是在多半的词根、很多动词和名词词干、甚至在一些词缀(例如属格单数结尾被证实为 -*es、*-os 和 *-s)中“e/o/零”的变换。不同状态叫做元音变换等级;e-等级和 o-等级一起叫做“完全等级”,而任何元音都没有叫做“零等级”。

因此词根 *sed-“to sit (down)”(词根传统上选用 e-等级,如果它有元音变换)有三个不同形式: *sed-, *sod-*sd-。这类模式可以遍及 PIE 词根清单找到并且是明晰的:

    • sed-: 拉丁语 sedeō“am sitting”, 古英语 sittan“to sit”< *set-ja- (带有umlaut) < *sed-; 希腊语 hédrā“seat, chair”< *sed-。
    • sod-: 拉丁语 solium“throne”(拉丁语 l 零星的替代在元音间的 d,罗马文法家称之为萨宾语特征) = 古爱尔兰语 suideⁿ /suð'e/“a sitting”(全部细节正规的来自 PIE *sod-yo-m);哥德语 satjan = 古英语 settan“to set”(使役词) < *sat-ja- (也有 umlaut) < PIE *sod-eye-。PIE *se-sod-e“sat” (完成时) > 梵语 sa-sād-a 通过 Brugmann定律
    • sd-: 在复合中如 *ni-“down” + *sd- = *nisdos“nest”: 英语 nest < 原始日耳曼语 *nistaz,拉丁语 nīdus < *nizdos (都是正规发展的)。完成时的第三人称复数将是 *se-sd-ṛ,印度-伊朗语 *sazdṛ, 它给出梵语 sedur /sēdur/ (通过正规发展)。

长元音结尾词根[编辑]

除了平常的“辅音+元音+辅音”结构的平常词根之外,还有也是良好证实了的词根如 *dhē-“put, place”: 它们结束于一个元音,它在与有完全等级的词根如 *sed 在同一范畴时总是长元音;并且在预期零等级的形式中,在开始于一个辅音的词缀之前,我们找到了短元音,重构为 *əschwa。这个元音的跨语言对应不同于其他五个短元音。(如下面展示的那样,在开始于一个元音的词缀之前,没有在词根中存在元音的迹象。)

不管是什么导致了在词根如 *sed-/*sod-/*sd- 中短元音彻底消失,推断出在相同条件下长元音也应完全消失是合理的,但却留下一种剩余。这种剩余在印度语中反映为 i 而在伊朗语中被去掉了;它在希腊语中给出不同的 e, a, o;在其他语言中它大多和 PIE *a 的反映结合到了一起(总得记住在非词首音节中的短元音在意大利语、凯尔特语和日耳曼语中要经列各种冒险):

    • -“give”: 拉丁语 dōnum“gift”= 古爱尔兰语 dán /dāṅ/ 和梵语 dâna- (â = ā 带有音高重音);希腊语 dí-dō-mi (重复现在时)“I give” = 梵语 dádāmi。但是在分词中,希腊语 dotós“given” = 梵语 ditá-, 拉丁语datus 都来自 < *də-tó-。
    • stā- “stand”: 希腊语 hístēmi (重复现在时,正规的来自 *si-stā-),梵语 a-sthā-t 不定过去时“stood”,拉丁语 testāmentum“testimony”< *ter-stā- < *tri-stā- (“三方”或类似意思)。但是梵语 sthitá-“stood”,希腊语 stasís“a standing”,拉丁语目的(supine)不定式 statum“to stand”。

传统上把词根 *sed- 和 *- 类型比照列表如下:

完全等级 弱等级
sed-, sod- sd- “sit”
dō- də-, d- “give”

响音结尾的词根[编辑]

但是还有其他的“正常”词根的模式,比如以六个共鸣音(*y w r l m n)结尾的词根,它们是原始印欧语中特有的,依赖于毗连的是什么声音,它们可以是音节主音(效果上是元音)和辅音二者:

词根 *bher-/bhor-/bhṛ- ~ bhr-“carry”

    • bher-: 拉丁语 ferō = 希腊语 phérō,阿维斯陀语 barā,梵语 bharāmi,古爱尔兰语 biur, 古诺尔斯语 ber,古英语 bere 意思都是“I carry”;拉丁语 ferculum“bier, litter” < *bher-tlo-“implement for carrying”。
    • bhor-: 哥德语和斯堪地纳维亚语 barn“child”(= 英语方言 bairn),希腊语 phoréō“I wear [clothes]”;梵语 bhâra-“burden”(*bhor-o- 通过Brugmann定律)。
    • bhṛ- 在辅音前: 梵语 bhṛ-tí-“a carrying”;哥德语 gabaurþs /gaborθs/,古英语 gebyrd /jebyrd/,古高地德语 geburt 意思都是“birth” < *gaburdi- < *bhṛ-tí-。
    • bhr- 在元音前: 吠陀梵语 bibhrati 第三人称复数“they carry”< *bhi-bhr-ṇti;希腊语 di-phrós“chariot footboard big enough for two men”< *dwi-bhr-o-。

索绪尔的洞察[编辑]

索绪尔的洞察在于把长元音词根如 *-, *stā- 同词根如 *bher- 相匹配,而不是匹配于 *sed- 这类的词根。就是说,不把“schwa”当作长元音的剩余,而是作为在词根的所有等级中存在的一个音素,如同 *bher-/*bhor-/*bhṛ- 中的 *r 一样,只是在完全等级形式中它同正常的 e/o 词根元音结合成了长元音,并带有 e 等级的“音色改变”;这个神秘音素自身只在零等级形式中可见:

完全等级 零等级
bher-, bhor- bhṛ- / bhr- “carry”
deX-, doX- dẊ- / dX- “give”
(Ẋ = 神秘音素的音节主音形式)

索绪尔只处理了两个这种音素,对应于我们的 *h₂ 和 *h₃。后来这个理论的解释能力和它的优雅被人们注意到了之后,对它进行了改进,增加了第三个音素 *h₁,它有同另两个一样的加长和音节主音化性质但对毗邻元音的音色没有影响。索绪尔对这些音素的语音没有什么提议,他给出的术语“coéfficients sonantiques”只是对在词根如 *bher- 中的滑音、鼻音和流音(也就是 PIE 共鸣音)的一般使用的术语。

如上所述,在形式如*dwi-bhr-o-(希腊语 diphrós 的词源)中,这个新“coéfficients sonantiques”(不像六个共鸣音)在任何后代语言中都没有反映。因此复合的 *mṇs-dheH-“to fix thought, be devout, become rapt”形成了名词 *mṇs-dhH-o-,在原始-印度-伊朗语中为 *mazdha-,梵语 medhá- /mēdha/“sacrificial rite, holiness”(如上述 sedur < *sazdur 一样的正规发展),阿维斯陀语 mazda-“name (originally an epithet) of the greatest deity”。

中间夹着响音的词根[编辑]

还有另一类无疑问的词根,其中阻碍音包围了一个共鸣音。在零等级中,不像 *bher-类型词根那样,这个响音总是音节主音(总是在两个辅音之间)。例如 *bhendh-“tie, bind”:

    • bhendh-: 日耳曼语形式如古英语 bindan“to tie, bind”,哥德语 bindan;立陶宛语 beñdras“chum”,希腊语 peĩsma“rope, cable”/pēsma/ < *phenth-sma < *bhendh-smṇ
    • bhondh-: 梵语 bandhá-“bond, fastening”(*bhondh-o-;格拉斯曼定律) = 古冰岛语 bant,古英语 bænd,哥德语 band“he tied” < *(bhe)bhondh-e
    • bhṇdh-: 梵语 baddhá- < *bhṇdh-tó-(Bartholomae定律),古英语 gebunden,哥德语 bundan;德语 Bund“league”。

音节主音喉音的三分希腊语反映[编辑]

游离的喉音可以在孤立或表面上孤立的形式中找到;下面的音节主音 *h₁, *h₂, *h₃ 的三分希腊语反映是特别有用的。(后面有关于它们的注释)。

    • ḥ₁ 希腊语 ánemos“wind”(参照拉丁语 animus“breath, spirit; mind”,吠陀梵语 aniti“breathes”) < *anə-“breathe; blow”(现在的 *h₂enh₁-)。可能还有希腊语 eros“mighty, super-human; divine; holy”,参见梵语 iṣi-“vigorous, energetic”。
    • ḥ₂ 希腊语 patḗr“father” = 梵语 pitár-, 古英语 fæder, 哥德语 fadar, 拉丁语 pater。还有 *meǵḥ₂“big”中性 > 希腊语 méga, 梵语 máha
    • ḥ₃ 希腊语 árotron“plow”= 威尔士语 aradr, 古诺尔斯语 arðr, 立陶宛语 árklas。

对特殊词根的解释[编辑]

双音节词根[编辑]

上述词根都是直接了当的并且直接适合整体模式。有少量特定的词根有看起来表现得像 *bher- 类型,有时又不像任何其他词根那样,比如有时零等级中有长音节主音,指出一种两元音结构。这些词根被各异的叫做“重基词根”、“双音节词根”和“seṭ 词根”(这是 Pāṇini 文法的术语,后面会有解释)。

例如,词根 *ǵenə-“be born, arise”在常见的词源字典给出如下:

  • (A) *ǵen-, *ǵon-, *ǵṇn-
  • (B) *ǵenə-, *ǵonə-, *ǵṆ- (这里的 Ṇ = 长音节主音 n)

(A)形式出现在这个词根跟随着开始于元音的词缀的时候;(B)形式出现在这个词根跟随着开始于辅音的词缀的时候。如上所述,完全等级(A)形式看起来就像 *bher- 类型,但是零等级总是并且只有音节主音共鸣音的反映,就像 *bhendh- 类型而不像任何其他类型,这里有第二个词根元音(总有并只是 *ə) 跟随着第二辅音:

*ǵen(ə)-

  • (A) PIE *ǵenos- 中性 s-词干“race, clan” > (荷马式)希腊语 génos, -eos,梵语 jánas-,阿维斯陀语 zanō, 拉丁语 genus, -eris。
  • (B) 希腊语 gené-tēs“begetter, father”;géne-sis < *ǵenə-ti- “origin”;梵语 jáni-man-“birth, lineage”,jáni-tar-“progenitor, father”,拉丁语 genitus“begotten” < genatos。

*ǵon(e)-

  • (A) 梵语 janayati“beget” = 古英语 cennan /kennan/ < *ǵon-eye-(使役词);梵语 jána-“race”(o-等级的 o-词干) = 希腊语 gónos, -ou “offspring”。
  • (B) 梵语 jajāna 第三人称单数“was born” < *ǵe-ǵon-e

*ǵṇn-/*ǵṆ-

  • (A) 哥德语 kuni“clan, family” = 古英语 cynn /künn/, 英语 kin; 梨俱吠陀梵语 jajanúr 第三人称复数完成时 < *ǵe-ǵṇn- (这是个遗迹,在变形范例中正规梵语形式是重新建模的 jajñur)。
  • (B) 梵语 jātá-“born”= 拉丁语 nātus (古拉丁语 gnātus,类似形式如 cognātus“related by birth”,希腊语 kasí-gnētos“brother”);希腊语 gnḗsios“belonging to the race”。(在希腊语形式中的 ē 可以证明是最初的,不是从原始希腊语 *ā 的雅典-爱奥尼亚方言发展。)

波你尼文法术语是“seṭ”(也就是 sa-i-ṭ)字面意思是“带有一个 /i/”。这用于指称一种特定词根,如 jan-“be born”,它在词根和后缀之间有一个 /i/,正如我们在梵语 jánitar-, jániman-, janitva(动名词)中见到的那样。与之对应的是“aniṭ”(“没有 /i/”)词根,比如 han-“slay”: hántar-“slayer”,hanman-“a slaying”,hantva(动名词)。在 Pāṇini 的分析中,这个 /i/ 是个连接元音,既非词根也非后缀的一部分。简单的就是某些词根有效的列入到“接受一个 -i- ”的词根列表中。

但是历史学家已经有了如下优势: 替换的特殊性质,“/i/ 的存在”,和在第二位置唯一允许存在的元音恰巧是 *ə,在把 *ǵenə- 正确的理解为 *ǵenH- 之后就可以得以优雅的解释了。就是说,从印欧语的角度看,替换模式简单的就是 *bhendh- 的模式,带有的额外细节,*H 不像阻碍音(塞音和 *s),它将变为在两个辅音之间的音节,因此 *ǵenə- 有了上述类型(B)这样的形式。

这些词根的辅音前零级的惊人反映(比如梵语 ā,希腊语 ,拉丁语 nā,立陶宛语 ìn)可以通过加长在消失了喉音前的(最初完全普通的)音节主音共鸣音来解释,而相同的喉音甚至在开始于一个元音的词缀之前保护了前面的共鸣音的音节主音地位: 上面提到过的古老的吠陀梵语形式 jajanur (< *ǵe-ǵṇh₁-ṛ)在结构上完全相同于形式 *da-dṛś-ur“they saw” < *de-dṛḱ-ṛ

附带的说,把这个词根重新设计为 *ǵenH- 还有其他结论。一些上面提到过的梵语形式中有看起来像来自在开音节中的 o-等级词根元音的东西,但是却未能通过 Brugmann定律加长成为 -ā-。在把它理解为在元音前的 *ǵonH- 这样的形式的时候一切就都明白了,*o 实际上不在开音节中。这还意味着形式如 jajāna“was born”,看起来像是表现了 Brugmann 定律作用,而实际上是错误的证据: 在梵语完成时态中,整类的 seṭ 词根全体获得 aniṭ 第三人称单数形式的形态。(进一步讨论参见 Brugmann定律。)

塞音接喉音结尾词根[编辑]

还有一些结束于塞音接着喉音的词根,比如 *pleth₂-/*pḷth₂-“spread, flatten”,得出梵语 pṛthú-“broad”阳性(= 阿维斯陀语 pərəθu-), pṛthivī-阴性,希腊语 platús(零等级);梵语 prathimán-“wideness”(完全等级),希腊语 platamṓn“flat stone”。喉音解释了:(a)在原始-印度-伊朗语中的 *t 到 *th 的变化;(b)在希腊语 -a-,梵语 -i- 和在阿维斯陀语中没有元音的对应(阿维斯陀语两音节的 pərəθwī“broad”阴性,对应梵语三音节的 pṛthivī-)。

告诫[编辑]

在对特别是来自印度的语言资料的解释中已经做了一些告诫。梵语保留了多数的动机不清的代换固有模式(比如区分 seṭ 词根和 aniṭ 词根),这提供了在“错误”模式上铸就新形式的模型。这里有很多形式如 tṛṣita-“thirsty”和 tániman-“slenderness”,是对毫不含糊的 aniṭ 词根的 seṭ 形成;和反过来的对可靠的 seṭ 词根的 aniṭ 形式如 píparti“fills”、pṛta-“filled”(比较于“真实”过去分词 pūrṇá-)。梵语保留了奇妙而清晰的喉音语音的影响,但是历史语言学家要格外小心: 甚至对于吠陀梵语,证据必须在这些形式的古代遗迹和语言材料的整体质地上做仔细权衡(原始印欧语自身有着在其组成上有某种程度变化的词根,如 *ǵhew- 和 *ǵhewd- 都含义为“pour”,这也就没有帮助了;他们称的“词根扩展”用更分析性的术语就是喉音。)

构词中的喉音[编辑]

类似于任何其他辅音,喉音在动词和名词的结尾和派生构词中发挥了作用,唯一的不同是对告知发生了什么的更大困难性。例如印度-雅利安语可以包含非常明确反映喉音的形式,但是没有办法知道是哪一个。

下面是在原始印欧语构词中喉音的一个概要。

*h₁[编辑]

    • h₁ 可以在工具格结尾中见到(可能最初不关心数,类似于 by hand 和 on foot 类型的英语表达)。在梵语中,阴性 i- 和 u-词干分别有工具格结尾 -ī, -ū。在梨俱吠陀中,有一些古老的 a-词干(PIE o-词干)带有工具格结尾 -ā,但是即使在最古老的文本中通常的结尾是 -enā,来自 n-词干。
  • 希腊语有一些副词结尾于 -ē,而更重要的是迈锡尼希腊语形式如 e-re-pa-te“with ivory”(也就是 elephantē? -ě?)
  • 中性双数的标记是 *-iH,梵语的 bharatī“two carrying ones (neut.)”, nāmanī“two names”,yuge“two yokes”(< yuga-i? *yuga-ī?)。参照希腊语: 荷马形式的 ósse“the (two) eyes”明白的来自 *h₃ekʷ-ih₁ (以前是 *okʷ-ī),通过了完全正规的语音定律(有中介的 *okʷye)。
    • -eh₁- 从事件性词根得出静态动词意义: PIE *sed-“sit (down)”: *sed-eh₁-“be in a sitting position”(> 原始意大利语 *sed-ē-ye-mos“we are sitting”> 拉丁语 sedēmus)。它可以明确的证实于凯尔特语、意大利语、日耳曼语(第四类弱动词)和波罗的语/斯拉夫语中,并在印度-伊朗语中有些踪迹(在阿维斯陀语这个词缀好像形成了过去-习惯词干)。
  • 尽管不太确定同样这个 *-h₁ 好像潜在于 o-词干的主格-宾格双数中: 梵语 vṛkā、希腊语 lúkō“two wolves”。(梵语中可替代的结尾 -āu 在梨俱吠陀中出现过,但是最终变成了 o-词干双数的标准形式。)
    • -h₁s- 得出愿望词干如梵语 jighāṃsati“desires to slay”< *gʷhi-gʷhṇ-h₁s-e-ti- (词根 *gʷhen-, 梵语 han-“slay”)。这是希腊语将来时形式的来源(带有额外的 thematic 词缀 *-ye/o-),印度-伊朗语也同样: bhariṣyati“will carry”< *bher-ḥ₁s-ye-ti
    • -yeh₁-/*-ih₁- 是词根动词变位的祈愿词缀,比如(古)拉丁语 siet“may he be”,sīmus“may we be”, 梵语 syāt“may he be”等等。

*h₂[编辑]

    • h₂ 可见于中性复数的标记中: *-ḥ₂ 在辅音词干中,*-eh₂ 在元音词干中。在保存全部结尾的后代语言中可以见到很多对等和重新建模,拉丁语有遍及整个名词系统的推广的 *-ā(后来正规的缩短为 -a),希腊语有推广的 -ǎ < *-ḥ₂
  • 在原始印欧语的大多数最初形式中明显的不存在范畴“阳性/阴性”,并且只有非常少的名词类型正式的区分两个性。正式区别通常见于(并非全部)形容词和代词中。两种类型的派生的阴性词干都采用 *h₂: 一种类型明显的派生自 o-词干名词性词;另一种是显示在 *-yeh₂- 和 *-ih₂- 之间变换的元音变换类型。二者都特殊的对主格单数没有实际标记,并且至少在 *-eh₂- 类型范围内,两件事情似乎是明白的: 它基于了 o-词干,并且主格单数可能最初是中性复数。(印欧构词法的一个古老特点是复数中性名词以“单数”动词解释,并且 *yugeh₂ 很可能不是我们意义上的“yokes”,而是“yokage; a harnessing-up”。) 尽管如此,仍不能轻易在除了安纳托利亚语之外的印欧语言中确定“ā-词干”的详情,并且这种分析对 *-yeh₂-/*-ih₂- 词干根本没有作用,它(像 *eh₂-词干一样)形成阴性形容词词干和派生的名词(比如梵语 devī-“goddess”来自 deva-“god”)但是不像“ā-词干”那样它没有以任何中性范畴作为基础。
    • -eh₂- 好像形成了使役动词,比如 *new-eh₂-“to renew, make new again”,可见于拉丁语 novāre, 希腊语 neáō 和赫梯语 ne-wa-aḫ-ḫa-an-t-(分词)都是“renew”但是这三个词都有含藏的意义“plow anew; return fallow land to cultivation”。
    • -h₂- 标记第一人称单数,带有稍微混乱的分布: 在 thematic 主动语态中(熟悉的希腊语和拉丁语 -ō 结尾,和印度-伊朗语 -ā(mi) 结尾),还在完成时(在 PIE 中实际上不是时态)中: *-h₂e,如希腊语 oîda“I know” < *woyd-h₂e。它是赫梯语结尾 -ḫḫi 的基础,比如 da-aḫ-ḫi“I take”< *-ḫa-i (最初的 *-ḫa 修饰以带有后来的双元音平滑的主要时态标记)。

*h₃[编辑]

    • -eh₃ 可以暂定识别于“指向格”中。在印欧名词变格范例中没有找到这种格,但是这种构造说明了一组古怪的赫梯语形式如 ne-pi-ša“(in)to the sky”, ták-na-a“to, into the ground”, a-ru-na“to the sea”。这些形式有时解释为结束于 -a < *-ōy 的 o-词干与格,这个结尾明确的证实于希腊语和印度-伊朗语和其他一些语言中,但是这种观点有一个严重问题,这些形式在功能上是高度一致的。并且在希腊语和拉丁语中也有合适的副词: 希腊语 ánō“upwards”,kátō“downwards”,拉丁语 quō“whither?”,eō“to that place”;甚至可能是印度语前置词/前动词 â“to(ward)”,它没有满意的有竞争力的词源。(这些形式必须区分于形成为结尾于 *-ōd 并带有独特的“自从”含义的离格的类似形式: 希腊语 ópō“whence, from where”。)

注释[编辑]

希腊语形式 ánemosárotron 特别有价值是因为所涉及的动词词根在希腊语中早已不作为动词了。这意味着没有某种类比推理的可能性,比如发生在拉丁语 arātrum“plow”中的情况,它的形态已经被动词 arāre“to plow”给扭曲了(同源于希腊语的准确形式应该是 *aretrum)。把希腊语 thetós, statós, dotós“put, stood, given”的词根元音解释为类推曾经是标准。多数学者今天可能把它们当作最初的,但是在“wind”和“plow”情况下,争论就不会出现。

关于希腊语 híeros,伪分词词缀 *-ro- 被直接增加到了动词词根,因此 *isḥ₁-ro- > *isero- > *ihero- > híeros (带有对词首送气音的正规倒退)和梵语 iṣirá-。词根 *eysH-“vigorously move/cause to move”的存在性好像没有问题。如果这个东西开始于一个喉音,并且多数学者都同意,则必定是 *h₁-;而这是个问题。形如 *h₁eysh₁- 的词根是不可能的。印欧语没有 *mem-, *tet-, *dhredh- 这种类型的词根,它们带有相同辅音的两次出现。但是希腊语证实了一个早期的(并很广泛证实的)相同含义的形式 híaros。如果我们重构为 *h₁eysh₂-,则一下就解决了所有问题。对 híeros/híaros 事宜的解释已经被长久讨论了,还没有什么结果;喉音理论现在提供了给予解释的一个机会,它有着两个喉音的形而上理论。这仍只是个猜测,但是要比以前的猜测更加简单和优雅。

在 *pḥ₂ter-“father”中的音节主音 *ḥ₂ 可能实际上不是孤立的。特定证据证实了在“mother, father”等中的血缘词缀实际上是 *-h₂ter- 而不是 *-ter-。喉音在辅音之后音节主音化(希腊语 patḗr, 拉丁语 pater, 梵语 pitár-; 希腊语 thugátēr, 梵语 duhitár- “daughter”)此外延长前导元音(拉丁语 māter“mother”,frāter“brother”) — 甚至在涉及的“元音”是音节主音共鸣音的时候,比如梵语 yātaras“husbands' wives”< *yṆt- < *yṇ-h₂ter-)。

参见[编辑]

引用[编辑]

  1. ^ Rasmussen (1999), p. 76
  2. ^ 2.0 2.1 Rasmussen (1999), p. 77

参考书目[编辑]

  • Beekes, Robert S. P. The Development of Proto-Indo-European Laryngeals in Greek. The Hague: Mouton. 1969. no ISBN - Doctoral dissertation at the University of Leiden. 
  • Beekes, Robert S. P. Comparative Indo-European Linguistics: An Introduction.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1995. ISBN 90-272-2150-2 (Europe), ISBN 1-55619-504-4 (U.S.). 
  • Koivulehto, Jorma. Uralische Evidenz für die Laryngaltheorie, Veröffentlichungen der Komission für Linguistik und Kommunikationsforschung nr. 24. Wien: Österreichische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1991. ISBN 3-7001-1794-9. 
  • Koivulehto, Jorma. The earliest contacts between Indo-European and Uralic speakers in the light of lexical loans. (编) C.Carpelan, A. Parpola P.Koskikallio (ed.). The earliest contacts between Uralic and Indo-European: Linguistic and Archeological Considerations. Helsinki: Mémoires de la societé Finno-Ougrienne 242. 2001: 235–263. ISBN 952-5150-59-3.  外部链接存在于|title= (帮助)
  • Lindeman, Frederik Otto. Einführung in die Laryngaltheorie. Berlin: Walter de Gruyter & Co. 1970. no ISBN - Sammlung Göschen. 
  • Lindeman, Frederik Otto. Introduction to the Laryngeal theory. Innsbruck: Intitut für Sprachwissenschaft der Universität Innsbruck. 1997. 
  • Möller, Hermann. Vergleichendes indogermanisch-semitisches Wörterbuch. Göttingen: Vandenhoek & Ruprecht. 1911 reprint 1970. no ISBN. 
  • Rasmussen, Jens Elmegård, Determining Proto-Phonetics by Circumstantial Evidence: The Case of the Indo-European laryngeals, Selected Papers on Indo-European Linguistics, Copenhagen: Museum of Tusculanum Press: 67–81, 1999 [1983], ISBN 8772895292 
  • Rix, Helmut. Historische Grammatik der Griechischen: Laut- und Formenlehre. Darmstadt: Wissenschaftliche Buchgesellschaft. 1976. 
  • Szemerényi, Oswald. Introduction to Indo-European Linguistics.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96. 
  • Sihler, Andrew. New Comparative Grammar of Greek and Lati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 Winter, Werner, ed. Evidence for Laryngeals, 2nd ed. The Hague: Mouton. 1965.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