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系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西莫夫与其经典著作(椅背上的太阳和宇宙飞船标志代表“基地系列”,画面左侧的机器人代表“机器人系列”,右侧的图象代表科普系列)

基地系列The Foundation Series)是一部經典科幻小說系列,創作時間橫跨美國作家以撒·艾西莫夫49個寫作年頭,一共10冊(包括別人續寫3冊),彼此間劇情獨立,卻又緊密關聯。「基地系列」通常也將處在同一架空宇宙的「機器人系列」和「銀河帝國系列」包括進來,總計起來整個「大基地系列」作品共有14冊長篇,和數不清的短篇小說,另外6冊由其他作家在他死後續寫。「基地系列」備受讚譽,1965年得過雨果獎「史上最佳科幻小說系列」。

《基地》原本是一系列8篇的短篇小說,在1942年5月到1950年1月期間發表於《驚奇雜誌》(Astounding Magazine)。艾西莫夫在自傳中表示,《基地》是在他拜訪編輯約翰·坎貝爾(John W. Campbell)的路上,天馬行空聯想自愛德華·吉本的《羅馬帝國衰亡史》,之後與坎貝爾兩相討論下,整體概念遂而成形[1]

「基地系列」第一部《基地》包含4篇短篇小說,劇情各自獨立,單行本發行於1951年。其它4篇中篇小說兩兩相對,分別收錄在《基地與帝國》和《第二基地》,成為名聞遐邇的「基地三部曲」。1981年,「基地三部曲」早已是世所公認最重要的現代科幻作品,艾西莫夫終於被出版商說服續寫「基地系列」第四部《基地邊緣[2]。接下來他又寫了一部續集《基地與地球》,5年後發表兩部前傳《基地前奏》和《基地締造者》,在這幾年中,艾西莫夫將「基地系列」與其它系列相結合,將所有系列作品同置於一個「基地宇宙」架構下。

艾西莫夫和坎貝爾聯手為「基地系列」打造出一門全新的統計科學,稱之為“心理史學”,這門學問由書中数學家哈里·謝頓窮盡畢生之力創建,根據大規模的人類活動數據,預測未來走向,規模一旦小於一顆星球或是一座帝國,結果就會失準。謝頓運用此一科學,預見銀河帝國的殞落,整片銀河將因此進入長達三萬年的黑暗時期,直到第二帝國建立。

於是謝頓建立兩座基地,藉以縮減蠻荒時期,一座遠在邊陲,是藝術科學的避風港,相對的另一座則在“群星的盡頭”。「基地三部曲」的主要焦點就在端點星上的基地。端點星上的學者為了搶在衰退期之前,保存人類物理科學的知識,努力編輯著一部全方位的《银河百科全书》,對謝頓真正的意圖毫不知情(如果他們知道,就會產生無法控制的變數)。基地的位置也是刻意選定的,千年後就是第二帝國的首都(並非三萬年後的那個帝國)。

基地三部曲[编辑]

「基地三部曲」由9篇中短篇小說組成,集結成3冊單行本,分別是:《基地》《基地與帝國》《第二基地》 早期的這些短篇小說,啟發自愛德華·吉朋的《羅馬帝國衰亡史》(艾西莫夫曾用「小小抄襲了愛德華·吉朋」來形容「基地三部曲」所受的影響)。

《基地》

從許多方面來看,「基地系列」在科幻小說中都具有獨一無二的地位。小說的焦點在於討論文明力量的興衰起落,引為借鏡。雖然不少科幻小說都有相似的意圖,像《一九八四》或《華氏451度》,都很典型的講述流行趨勢如何在社會上結實纍果,再把自己打扮成摩登世界的道德寓言。「基地系列」則擴大觀察範圍,不再把重點放在社會變成什麼樣子,更關心的是社會怎麼改變,要如何適應。此外「心理史學」賦予劇情一個合理化的宿命觀,用以道德教化,在劇情裡的突發事件皆避無可避,是建構堂皇大道的必然要素,而非失誤偏差。比方說,在「」現身前的基地已經緩緩步入寡頭政治獨裁統治的境地,但是小說把這些都當作「謝頓計劃」必不可缺的一環,沒有在對錯之間大作文章。
小說也斟酌討論到個人主義,「謝頓計劃」代表的是一股無可憾動的社會作用,由遍佈銀河的人類,數以兆億的心智所帶動,任何力量都莫與之爭,然而計劃本身卻仰賴深謀遠慮的個體(像是塞佛·哈定侯伯·馬洛)因時制宜,領導大局。「騾」也是單一個體,具有超凡能力,預料之外的顛覆了基地,差點毀了「謝頓計劃」,第二基地設局佈陣,彌補「騾亂」,倚靠的還是個體。哈里·謝頓希望自己的計劃能「將三萬年的黑暗洪荒時期,縮短為一千年」,奠基於群體趨勢的心理史學,無法準確預測個體的影響力,所以第二基地的真正作用其實是修補這道瑕疵。

基地後傳[编辑]

「基地後傳」由2篇長篇小說組成,分別是:《基地邊緣》、《基地與地球

《基地邊緣》

艾西莫夫沒有在《第二基地》成功為「基地系列」標下句點,第二帝國的建立是一則千年預言,小說僅用掉幾百年,「基地三部曲」完全沒有結束的跡象,所以出版社在幾十年後就向他施壓編寫續集。

三十年後的1982年,艾西莫夫終於讓步,動筆寫「基地系列」的第四部《基地邊緣》,之後就欲罷不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又出版《基地與地球》,把所有零星末節統統繫於一身,在最後的十幾頁裡,開創出一番全新視野。結果不少(期待大結局的)書迷都認為這種結局相當失敗。艾西莫夫的遺孀珍妮特·艾西莫夫(Janet Asimov)表示,他對於《基地與地球》之後該怎麼辦毫無頭緒,於是就動筆改寫前傳。

系列大融合

「基地系列」設定在艾西莫夫第一部長篇小說《苍穹微石》的架空宇宙一萬年後。《苍穹微石》是「銀河帝國系列」的基礎,有一天(動筆寫《基地邊緣》之前),艾西莫夫決定要將「基地/銀河帝國」與「機器人」合而為一,將三大系列置於同一宇宙,成為一個厚達14冊,總共150萬言的「大基地系列」,整個系列跨越的時間約有兩萬年之久。

基地前傳[编辑]

「基地前傳」由1篇長篇小說和4篇短篇小說組成,分別是:《基地前奏》、《基地締造者

《基地締造者》

「基地前傳」在「基地系列」中,故事年代最早,寫作順序卻是最晚,故事描述哈里·謝頓的一生,與發展心理史學的過程。「基地前傳」第一部《基地前奏》,開始於正在構築心理史學的年輕謝頓,結局已是一年後,第二部《基地締造者》接續第一部,十年一章,講述謝頓失去所愛,帝國分崩離析,一切不幸的背後,如何孕育心理史學的成功,故事結尾謝頓也完成了「穹窿」的全像錄影。《基地締造者》也是艾西莫夫死前完成的最後一部「基地系列」作品。

其他作家續寫[编辑]

從基地到第二帝國,長達千年,艾西莫夫的作品卻僅涵蓋五百年,艾氏辭世後,在遺孀珍妮特的要求下,傑格瑞·班福德(Gregory Benford)同意為「基地系列」代寫續章,擴充枝葉。班福德與葛瑞格·貝爾(Greg Bear)、大衛·布林(David Brin)一起執筆,合作譜寫三部曲,故事背景介於兩部前傳之間,後來被共稱「第二基地三部曲」,許多熱切期待第二部三部曲能填補缺口的書迷,後來都相當失望。

在艾西莫夫去世前的1992年,認可了羅傑·麥克布萊·艾倫(Roger MacBride Allen)的「卡利班三部曲」(Caliban Trilogy)。「卡利班三部曲」故事設定在《機器人與帝國》和「銀河帝國三部曲」之間,描述地球化的外世界行星,面臨生態危機,迫使外世界人放棄許多長期文化。艾倫的作品仿照艾西莫夫對於「機器人學三大法則」的不確定性,強調極端的機器人文化將削弱人類的主動權。

再次造訪基地宇宙的是《基地之友》(Foundation's Friends),一冊由今日許多傑出科幻作家合寫的短篇集。歐森·史考特·卡德(Orson Scott Card)的〈The Originist〉描述謝頓死後不久,第二基地建立的故事。哈利·托特達夫(Harry Turtledove)的〈Trantor Falls〉講述第二基地在川陀遭劫期間,力圖生存的故事。喬治·茲包斯基(George Zebrowski)的〈Foundation's Conscience〉則是一位歷史學者證明了謝頓計劃造成第二銀河帝國建立。

最近獲得授權的的作品,是另一部機器人推理三部曲,作者是馬克·泰德曼(Mark W. Tiedemann),這些小說的時空背景設計在《機器人與帝國》前幾年,分別是《Mirage》、《Chimera》和《Aurora》。還有另一部機器人推理作品,是亞歷山大·艾爾文(Alexander C. Irvine)的《Have Robot, Will Travel》,設定在泰德曼三部曲的五年後。

還有一些不同作者撰寫的作品(「艾西莫夫機器人城系列」、「艾西莫夫機器人與外星人系列」和「艾西莫夫時間機器人系列」),與「機器人系列」略有關聯,但是與艾西莫夫的作品有不少相互矛盾之處,一般來說不被視為「大基地系列」的一環。

閱讀次序和評價[编辑]

參考資料與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In Memory Yet Green》P.311, Isaac Asimov, Doubleday
  2. ^ 艾氏官網「機器人系列」和「基地系列」小說歷史,1973-1988(英文)

外部連結[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