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贵者埃德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爱德加二世
跳转至: 导航搜索
Edgar II Ætheling
显贵者埃德加
Edgar the Ætheling.jpg
Edgar, from an illuminated tree of the family of Edmund Ironside
英格兰国王(有争议)
在位 1066年10月15日 – 12月10日
加冕 从未加冕
前任 哈罗德二世
繼任 威廉一世

家族 韦塞克斯王朝
父親 流亡者爱德华
母親 阿加莎
出生 约1051年
匈牙利
過世 约1126年(约75岁)
未知

显贵者埃德加(又称Æþeling、Aetheling、Atheling或Etheling,1051-1126),韦塞克斯王朝最后的男性成员。1066年,他被立为英格兰国王,但从未加冕。

出身和早年生活[编辑]

埃德加出生于匈牙利,他的父亲流亡者爱德华,是英格兰国王埃德蒙二世(刚勇王)之子。随着埃德蒙去世及丹麦卡纽特大帝于1016年统治英格兰,爱德华长期流亡于此。爱德加的母亲阿加莎,通常被认为与神圣罗马帝国有血缘关系,但具体情况已无从知晓。爱德加是家中惟一的男孩,他有两个姐妹:玛格丽特和克里斯蒂娜。

埃德蒙同父异母兄弟,始终无嗣的忏悔者爱德华,直到1057年方才得知自己侄子尚在人世。作为法理上的王位继承人,流亡者爱德华一家被接回英格兰。返国后不久,流亡者爱德华即离开人世,死因并无确切说法。[1]如此一来,年仅六岁的爱德加就成为韦塞克斯王室硕果仅存的男性成员。然而,面对一系列强大的潜在竞争者,如本土的大贵族威塞克斯伯爵哈罗德二世、外来统治者诺曼底公爵威廉、丹麦国王斯文二世、挪威国王哈拉德·哈德拉达,没有证据表明爱德华国王作出过巩固侄孙地位的努力。

继位之争[编辑]

忏悔者爱德华于1066年1月去世之际,爱德加年岁尚幼,似乎不可能担负军国大事。这本非不可逾越:更早时期的英格兰国王,如爱德威和平者爱德加殉教者爱德华等辈都曾在年少时登上王位,至于爱塞烈德二世继位时显然年纪更小。然而,忏悔者爱德华在1057年以前乏嗣的事实,早已引起了整个西北欧的觊觎,且由于爱德华未能采取措施以巩固爱德加的继承地位,使其和平继位的可能性化作泡影。在这场不可避免的争斗中,爱德加却没有强大的成年亲属支援以期赢得胜利。有鉴于此,贤人会议选举最有可能领导国家抵御外敌的哈罗德·戈温森继承忏悔者爱德华为英格兰国王。

同年10月,随着哈罗德在诺曼入侵后爆发的黑斯廷斯战役中阵亡,贤人会议于伦敦再次召开,选举爱德加为国王。新政权由英格兰最有势力的阶层所主导,其中包括坎特伯雷大主教斯提冈、约克大主教奥尔德雷德,以及麦西亚伯爵戈德温、诺森布里亚伯爵莫尔卡兄弟。尽管他们毫无异议地迅速承认了爱德加的地位,却自始至终心怀疑虑。从实力上看,能否继续与诺曼底威廉的斗争值得商榷;针对诺曼人所组织的军事抵抗亦归于无效。威廉于沃林福德渡过泰晤士河时,和斯提冈会面。而随着诺曼军队日益逼近伦敦,爱德加在城内的主要支持者们开始与威廉谈判。12月初,尚留在伦敦城内的贤人会议成员,决定让还没来得及加冕的爱德加出城迎接威廉,并在巴克汉姆斯特承认了威廉的王位。至于之前那次将爱德加推上宝座的选举,则被静悄悄地束之高阁。[2]

流亡与反抗诺曼人的战争[编辑]

1067年,埃德加与其他英方重要人物一起,被威廉带往其领地诺曼底,尔后他们回到英格兰。爱德加可能卷入了埃德温与莫尔卡在1068年发动的流产叛乱中;不管情形如何,至少在同年,埃德加及其家族前往苏格兰马尔科姆三世的势力范围寻求庇护。马尔科姆与爱德加之妹玛格丽特联姻,并支持爱德加重登英格兰王位的企图。[3] 1069年,最大规模的叛乱在诺森布里亚爆发,爱德加与先期逃至苏格兰的反叛者一起回师英格兰,并成为叛军的首领,至少是名义上的领袖。然而,经历了区区几场小胜利后,叛军就在约克被威廉击溃,爱德加不得不再度寻求马尔科姆庇护。[4]同年夏末,随着丹麦国王斯温带来一支舰队,新一轮起义在英格兰各地风起云涌。爱德加与其他流亡者一起航行到亨伯河流域,并在此处与诺森布里亚叛军及丹麦人取得了联系。联军在约克击败诺曼军队,但随后一次小规模的海上突袭导致爱德加的征程在林赛以灾难告终,仅有少数追随者跟他逃出。稍后,威廉攻入诺森布里亚,重新控制了约克,同时对丹麦人进行收买,并摧毁周边地区。[5]1070年初,威廉挥师进攻爱德加等人藏匿的沼泽地,可能是胡德尼斯,驱使他们逃离。爱德加被迫撤回苏格兰。

埃德加之后便留在苏格兰,直到1072年,威廉入侵苏格兰,并迫使马尔科姆三世承认其宗主权。他们之间达成的协议中,很可能包含驱逐爱德加的条款。[6]因此,后者不得不转而依附与诺曼势力为敌的佛兰德斯伯爵弗里西亚的罗伯特。然而到了1074年,爱德加重回苏格兰。抵达后不久,他就收到同为威廉之敌的法国国王菲利普一世邀请,赠予他紧邻诺曼底的城堡、土地,如此一来,他就有机会袭击威廉的老家。爱德加遂率部前往法国,但其船只在英格兰海岸被风暴摧毁。许多爱德加的追随者被诺曼人捕获,惟爱德加本人设法经由陆路逃至苏格兰。经此打击,爱德加终于被马尔科姆说服,与威廉和平相处,并不再谋求夺回王位,只希望重回英格兰。[7]

意大利冒险[编辑]

埃德加对自威廉处得到的礼遇感到失望。他于1085年得到国王准许,带领两百名骑士前往南意大利与西西里为诺曼开拓疆土,并以此积累财富。[8]1086年,爱德加出发。根据《末日审判书》记载,当年爱德加在其位于赫特福德郡仅有的两处产业中,获得了来自租户戈德温10英镑的收益。这的数目不但和爱德加的地位极不相称,也远低于其妹克里斯蒂娜58英镑的收益。这或许就能解释爱德加为何在前往意大利之际放弃其在英格兰的产业,因为他无意再返回。在这种情况下,出现有他名下赫特福德郡产业的记载可能是种异常现象。[9]鉴于几年以后,爱德加重新回到英国,我们可以推断他在地中海的事业并不成功。

卷入诺曼与苏格兰王朝纷争[编辑]

1087年,征服者威廉去世。爱德加支持继承诺曼底公爵的威廉长子罗伯特·科索斯以对抗其次子威廉·鲁夫斯,即最终继承了英国王位的威廉二世。根据历史学家奥德里克·维塔利斯的观点,爱德加是罗伯特这一时期最重要的三位顾问之一。[10]罗伯特及其追随者企图推翻威廉二世的战争在1091年以失败告终。作为这场兄弟之争结局一部分,爱德加自罗伯特处获得的土地被全部剥夺。罗伯特曾将威廉支持者的土地分配给包括爱德加在内的己方支持者,根据和平协议的条款,这些土地又都物归原主。心怀不满的爱德加再次前往苏格兰,此时的马尔科姆正准备同威廉二世开战。威廉挥师北上,两军对峙,两位国王并未直接交火,而是选择谈判。爱德加代表马尔科姆与威廉的代表罗伯特·科索斯进行了会谈,所达成的协议中,也包含了爱德加与威廉二世之间的和解。然而,罗伯特在几个月后就离开了英格兰,爱德加对威廉二世未能履行承诺深感不快,便追随罗伯特同往诺曼底[11]

尔后,爱德加回到英格兰,又于1093年前往苏格兰,仍代表马尔科姆与威廉进行外交谈判,他对诺曼方面未能落实1091年协议表示抗议。这次纠纷最终酿成战争。同年,马尔科姆率军侵入英格兰,却在阿尼克战役中阵亡。他和玛格丽特所生的储君爱德华,也死于是次战役。马尔科姆的兄弟兼继任者唐纳德·班,出于安抚苏格兰贵族们嫉妒情绪,将马尔科姆朝廷中地位显赫的英法客卿驱逐出境。由于这样做会降低盎格鲁—诺曼王朝对苏格兰的影响力,此举引发了双方冲突。威廉二世支持作为人质长期留在诺曼宫廷的马尔科姆长子邓肯推翻其叔父。但唐纳德迅速夺回王位,并将邓肯杀死。[12]1097年,诺曼王朝又支持马尔科姆另一个儿子埃德加,率军侵入苏格兰。唐纳德的统治被推翻,在爱德加二世支持下,这个与他同名的外甥,马尔科姆与玛格丽特之子埃德加登上了苏格兰王位。[13]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编辑]

奥德里克认为,登陆叙利亚以支持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英国舰队,烧毁了他们破旧的舰船并加入夺取耶路撒冷土地的队伍中,爱德加正是这支舰队的指挥官。这个叙述不无疑点:这支舰队在1098年3月前即登陆叙利亚,但1097年底爱德加尚在苏格兰征程中,从时间上看,他无法完成这次登陆。郎西曼认为,爱德加可能在前往地中海途中加入舰队。考虑到马姆斯伯瑞的威廉有爱德加于1102年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记载,奥德里克可能将英国舰队的远征与爱德加后来的朝圣混为一谈了。一些现代历史学家则认为,在这几个年份,爱德加可能在拜占廷帝国中主要由北欧佣兵组成的瓦兰吉卫队,但尚没有证据支持这一说法。马姆斯伯瑞的威廉说,在从耶路撒冷回程途中,拜占廷日耳曼皇帝给予爱德加丰厚的礼物,并都许诺安排体面的位置,然而爱德加坚持回国。[14]

晚年岁月[编辑]

回到欧洲后,爱德加在诺曼王朝的内部斗争中再次站在罗伯特·科索斯一边,这一次他们的对手,是罗伯特的幼弟,英王亨利一世。在1106年的坦什布赖之战中,爱德加被俘虏,这次战役也导致罗伯特最后失败并在囚禁中度过余生。相比罗伯特而言,爱德加则要幸运得多。他被带回英格兰,并得到亨利一世的谅解和赦免。[15]马尔科姆与玛格丽特之女,也就是爱德加的外甥女伊迪丝(又名马蒂尔达),在1100年嫁给了亨利一世。据信在1120年前后,暮年的爱德加再度回到苏格兰。他活着看到1120年11月亨利与伊迪丝之子威廉·艾德林惨死海上。1125年,即马姆斯伯瑞的威廉写作之时,爱德加仍然在世。普遍认为,爱德加在1125年以后不久离开人世。无人知晓他墓葬的具体位置。

除了1158年和1167年诺森伯兰书卷两次罕见地提到“爱德加·艾德林”外,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爱德加的婚姻和子女情况。[16]历史学家爱德华·弗里曼《诺曼征服史》一书中说,出现这样的记载,要么是爱德加本人活到了110岁(几无可能);或者是爱德加确有某个儿子;也可能是其他同名但完全不相关的人。尽管如此,但世人皆知,爱德加之死意味着原英格兰王统的男嗣最终断绝。

世系[编辑]


参考书目[编辑]

  1. ^ "The Anglo-Saxon Chronicles", ed. and tr. Michael Swanton, 2nd ed. (London 2000), pp. 187–8
  2. ^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199–200; Florence of Worcester, "A History of the Kings of England", tr. Joseph Stephenson (Lampeter 1988), pp. 134–5; Orderic Vitalis, "The Ecclesiastical History of Orderic Vitalis", ed. Marjorie Chibnall, 6 vols. (Oxford 1968–1980), vol. 2, pp. 182–183
  3. ^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00–2; Florence of Worcester, p. 136
  4. ^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02–3; Orderic, vol. 2, pp. 220–3
  5. ^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03–4; Florence of Worcester, pp. 136–7; Orderic, vol. 2, pp. 226–9
  6. ^ "Anglo-Saxon Chronicles", p. 208
  7. ^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09–10; Florence of Worcester, p. 140
  8. ^ "Anglo-Saxon Chronicles", p. 217; Florence of Worcester, p. 145
  9. ^ Donald Henson, "The English Elite in 1066: gone but not forgotten" (Thetford 2001), pp. 24–6
  10. ^ Orderic, vol. 4, pp. 186–7
  11. ^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26–7; Florence of Worcester, pp. 150–1
  12. ^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27–8, 230; Florence of Worcester, pp. 152–4
  13. ^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34; Florence of Worcester, p 157
  14. ^ William of Malmesbury, "A History of the Norman Kings (1066–1125), with the Historia Novella or history of his own times (1126–1142)", tr. John Sharp (London 1854), pp. 237–8
  15. ^ "Anglo-Saxon Chronicles", p. 241
  16. ^ Freeman, Edward A. "The History of the Norman Conquest of England" (1869), Vol. III p.766 "citing Hodgson, J., and Hinde, J. H. "History of Northumberland" (1820–1858), Part III, Vol. III, pp. 3, 11
  1. The Old English term Aetheling, in contemporary spelling Æþeling, denotes a man of royal blood.
  2. The Anglo-Saxon Chronicles, ed. and tr. Michael Swanton, 2nd ed. (London 2000), pp. 187–8
  3.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199–200; Florence of Worcester, A History of the Kings of England, tr. Joseph Stephenson (Lampeter 1988), pp. 134–5; Orderic Vitalis, The Ecclesiastical History of Orderic Vitalis, ed. Marjorie Chibnall, 6 vols. (Oxford 1968–1980), vol. 2, pp. 182–183
  4.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00–2; Florence of Worcester, p. 136
  5.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02–3; Orderic, vol. 2, pp. 220–3
  6.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03–4; Florence of Worcester, pp. 136–7; Orderic, vol. 2, pp. 226–9
  7. Anglo-Saxon Chronicles, p. 208
  8.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09–10; Florence of Worcester, p. 140
  9. Anglo-Saxon Chronicles, p. 217; Florence of Worcester, p. 145
  10. Domesday Book: a complete translation, ed. and tr. Ann Williams and G. H. Martin (London 1992), pp. 392, 441, 670
  11. Donald Henson, The English Elite in 1066: gone but not forgotten (Thetford 2001), pp. 24–6
  12. Orderic, vol. 4, pp. 186–7
  13.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26–7; Florence of Worcester, pp. 150–1
  14.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27–8, 230; Florence of Worcester, pp. 152–4
  15. Anglo-Saxon Chronicles, pp. 234; Florence of Worcester, p 157
  16. Orderic, vol. 5, pp. 270–3
  17. History of the Crusades 1968 (1951) Vol 1, p. 227, p. 228 note, and p. 255)
  18. William of Malmesbury, A History of the Norman Kings (1066–1125), with the Historia Novella or history of his own times (1126–1142), tr. John Sharp (London 1854), pp. 237–8
  19. Anglo-Saxon Chronicles, p. 241
  20. Freeman, Edward A. The History of the Norman Conquest of England (1869), Vol. III p.766 citing Hodgson, J., and Hinde, J. H. History of Northumberland (1820–1858), Part III, Vol. III, pp. 3, 11
統治者頭銜
前任:
哈罗德二世
英格兰国王
1066年
繼任:
威廉一世 (英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