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珍妃
光緒帝妃
恪顺皇贵妃旧照.jpg
他他拉氏
位號 嫔→妃→贵人→妃→皇貴妃(追贈)
旗籍 满洲镶红旗
出生 光绪二年二月初三
1876年2月27日(1876-02-27)
婚年 光绪十五年
1889年
逝世 光绪二十六年七月廿一
1900年8月15日 (24歲)
 大清北京景仁宮
諡號 恪順
墳墓 崇陵妃园寝
親屬
父親 他他拉·长叙
清德宗載湉
夫之父 醇賢亲王奕譞
夫之母 婉貞
夫之正室 孝定景皇后葉赫那拉氏
夫之側室 端康皇貴妃他他拉氏
姊妹 端康皇貴妃他他拉氏

珍妃(1876年2月27日-1900年8月15日),谥恪顺皇贵妃,他他拉氏,满洲镶红旗人。清朝光绪帝嬪妃,也是最为受宠的妃子,后因获罪于慈禧太后而被投井杀害。

生平[编辑]

珍妃其祖父乃陕甘总督裕泰,其父长叙曾任户部侍郎,其伯父长善广州将军,珍妃与其姊瑾妃自幼随长善在广州长大。珍妃10岁那年,长善卸任广州将军,她与姊姊随同北返北京

1889年,珍妃两姊妹被入选宫中,13岁的她被封为珍嫔,15岁的姐姐封为瑾嫔,为九等嬪妃序列中的第五等,直至光绪二十年甲午春(1894年),因慈禧太后六旬万寿加恩得晋嫔为。虽然妃之前还有皇后皇贵妃贵妃三个等级,但包括她们姐妹在内,光绪帝一生仅有一后二妃。

得宠与获罪[编辑]

光绪大婚之后,隆裕皇后逐渐失宠,而瑾妃与光绪相处漠漠。惟珍妃生性乖巧、善解人意,工翰墨会下棋,日侍皇帝左右,与清德宗共食饮共玩共乐,对于男女之事毫不在意,“德宗尤宠爱之,与皇后不甚亲睦。”[1]珍妃喜歡照相,托人買來照相機,在景仁宮、養心殿照。

清朝制度,妃子例银每年300两,嫔为200两。珍妃用度不足,又不会节省,还对宫中太监时有赏赐,虧空日甚。她遂串通太监,效仿慈禧受贿卖官。因为有利可图,当时太监中最有势力的数人均染指其中。胡思敬的《國聞備乘》記載:“魯伯陽進四萬金于珍妃,珍妃言于德宗,遂簡放上海道”。魯伯陽上任一個月後被江督劉坤一彈劾罷免。 慈禧曾当面拷问珍妃,并从其宮中搜获记有其卖官收入的一本账本。由于树大招风,卖官鬻爵的不法勾当影响日渐彰显,引起了慈禧的强烈不满,珍妃反唇相譏,“祖宗家法亦自有壞之在先者,妾何敢爾?此太后主教也。”。光绪二十年(1894年)十月二十八日,珍妃遭到了“褫衣廷杖”(剥去衣服,由太监用竹板重打坦裸的臀部)。

光绪二十年甲午十月,光绪帝奉慈禧皇太后懿旨,将瑾妃、珍妃著降为贵人(第六等),“以忤太后,谕责其习尚奢华,屡有乞请,降贵人以示薄惩”。珍妃被幽闭于宫西二长街百子门内牢院,与光绪隔绝,不能见面。光绪二十一年乙未(1895年),慈禧将其释放并将瑾妃、珍妃一起恢复位号。逾年,仍封珍妃。《清史稿 卷二百十四 列传一 后妃》)唯因珍妃蒙师文廷式、堂兄志锐等在戊戌变法时均属于维新派“帝党”,珍妃亦支持光绪维新,故而再次获罪被囚。

沉井与后事[编辑]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7月20日,八国联军兵临北京城下。慈禧决定携带光绪等一行人出走西安。此时,大家都换了百姓布衣聚在寧寿宮後殿的樂壽堂,“慈禧忽感触前事,出珍妃于牢院。强词珍妃带走不便,留下又恐其年轻惹出是非,因命太监将乐寿堂前的井盖打开,要珍妃自尽,珍妃不肯死。众人遂令太监将珍妃推入井中。”执行此命的是慈禧的领班太监崔玉贵和宮女王德環和何榮兒[2]

主流史学界认为珍妃的死因是因为支持光绪进行戊戌变法,向慈禧争夺最高权力而触怒了慈禧太后,但部分史学家认为,珍妃主要因多次违反宫闱禁忌,卖官受贿,再加上清德宗对她情有独钟,冷落了慈禧的亲侄女隆裕皇后,最终落得被杀害的下场。

1901年春,清廷与八国联军講和,慈禧、光绪等准备还朝。慈禧见珍妃所投之井依然如故,便命人将尸骨打捞出来,装殓入棺,葬于阜成門外恩濟莊太監公墓南面的宮女墓地。并企图以“贞烈殉节”的名义掩世人耳口,並為此將珍妃追封為珍貴妃。太后死後,載灃將珍妃的死因從“投井自殺”改为“被崔玉贵投入井中溺死”。光緒和慈禧先後去世,宣統(溥儀)繼位,隆裕皇太后聽政,再將珍妃追封為恪順皇貴妃。而後民国四年(1915年),其姊瑾妃(时为兼祧皇考瑾貴妃)将珍妃迁葬光绪崇陵妃园寝,并在珍妃井北侧的门房为她布置了一个小灵堂以供奉珍妃的牌位,灵堂上悬挂一额纸匾,上书“精卫通诚”,颂扬珍妃对清德宗的一片真情。

文藝作品[编辑]

曾演过珍妃的女艺人[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胡思敬:《国闻备乘》
  2. ^ 金易、沈义羚著《宫女谈往录》
  • 商衍瀛:《珍妃其人》,《文史資料選輯》第92輯(中國文史出版社)
  • 金易、沈義羚:《宮女談往錄》(紫禁城出版社)
  • 唐海炘:《我的兩位姑母——珍妃、瑾妃》,《風俗趣聞》(北京出版社,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