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仙鎮海軍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甲仙鎮海軍墓園國家第三級古蹟碑與紀念祠
甲仙鎮海軍墓園

甲仙鎮海軍墓臺灣三級古蹟,位於高雄市甲仙區小林里五里埔58號前草坪,臺灣第二十一號省道旁。墓地埋有清代臺灣駐防軍隊「鎮海中軍前營」官兵等,1985年甲仙鄉志載有「楚南墳」96座,2008年現存墓碑85座。[1]

歷史[编辑]

嘉義大陂橫貫道路[编辑]

1874年(同治十三年)牡丹社事件後,中國始承認領有臺灣東部之事實,開始積極後山墾殖。[2]嘉義以南,開拓有六條聯絡臺灣東西部的橫貫道路,然因山區不靖,原住民時而突擊商旅,又路況維持不易,至1881年(光緒七年)僅存三條崙路道可溝通枋寮與巴塱衛(今臺東大武)。 [3]

1885年(光緒十二年),臺灣甫宣佈建省,時劉銘傳因務海防而主政臺灣。為了積極聯絡後山軍防與資源,劉銘傳下令修築嘉義至大陂(今臺東池上)的橫貫道路。令駐防安平的記名提督楊金龍、臺灣鎮總兵章高元,各出七成隊伍,以嘉義為基地向東開拓道路。

楊金龍部指揮有鎮海中軍前營,章高元統領有鎮海中軍正、副兩營。三月初抵達嘉義,三月十八日抵達後大埔(今嘉義大埔),過雁裏溪(雁裏日本治臺時期稱雅里,即今日高雄縣桃源鄉鄉公所,雁裏溪則是今日的荖濃溪),越八潼關(今日大關山隧道的埡口)。東面部份則是由後山統領張兆連負責開通,修路官兵為張兆連統帥的鎮海後軍,由大陂溯新呂武溪而上,東西方於八潼關會師。[4]

高雄縣甲仙鄉之五里埔,位於嘉義至大陂橫貫道路之嘉義至甲仙段,是為鎮海中軍駐營所在地,鎮海軍墓即位於軍營駐地之旁。

鎮海軍發展史(1873~1885)[编辑]

鎮海軍之名起源甚早,唐代時於浙江西道已有以此名號領軍者,取其威赫海防之意,唐蘇州刺史韓滉即任職過鎮海軍節度使。[5]而清代鎮海營則規屬浙江水師,其後有屬左宗棠湘軍一營,此營本屬左宗棠於湖南招募鄉勇的楚軍系統(即湘軍),並隨左之部屬夏獻綸入臺戍防。[6]其之戰史簡列於下:

  • 1873年(同治十二年)於臺灣府設有鎮海營以守海防,營駐地於今日臺南市協進國小內。[7]
  • 1874年(同治十三年)牡丹社事件時,鎮海營曾調防蘇澳,並擴增為李學祥統領的鎮海中營與朱名登統領的鎮海左營。[8]
  • 1875年(光緒元年)恆春縣獅頭社(今屏東縣獅子鄉)理蕃政策失敗成亂局,鎮海兩營參與征伐。[9]
  • 1877年(光緒三年)鎮海左營受校閱於安平,同年七月開赴花蓮鎮壓原住民民變。[10]
  • 1878年(光緒四年)花蓮民變復起,在殺戮聲中擴編鎮海後營。鎮海營是此已發展中、左、後三營,均由臺灣道夏獻綸節制。[11]
  • 1881年(光緒八年)鎮海營已擴增有鎮海右營與鎮海前營。其軍隊駐紮地如下:
    • 鎮海中營:臺灣府(今臺南)鎮海營,後移防後山卑南
    • 鎮海左營:安平海口
    • 鎮海右營:先駐嘉義,後移防花蓮港
    • 鎮海前營:駐防鵝鑾鼻,並於協防鵝鑾鼻燈塔的興建
    • 鎮海後營:原駐臺北,後回防臺灣府,再調防嘉義

由此可見鎮海五營負責了南臺灣大半防務,是為戍防南臺灣的主力部隊。[12]

1884年臺灣巡道劉璈下臺,新任巡撫劉銘傳大力整頓臺灣軍防,使全臺駐軍僅存留練兩兵營,防務三十五營,當中湘軍體系十六營,原鎮海營體系分駐地如下:

  • 鎮海中營:副將張兆連統領,駐卑南
  • 鎮海左營、鎮海後營:記名提督方春發統領,駐鳳山
  • 鎮海右營:不明,可能亦歸上述方春發統領
  • 鎮海前營:記名提督楊金龍統領,駐臺灣府

原來鎮海營系統乃為湘軍體系,劉銘傳則屬淮軍系統下銘軍體系,對劉而言鎮海軍屬非嫡系,自然要「好好整頓」一番。[13] 1885年,成立鎮海軍,分立上述駐防地三軍於下:

  • 鎮海中軍:臺南府城,分正、副、前三營。
  • 鎮海前軍:駐鳳山,分中、左、右三營。
  • 鎮海後軍:駐後山,分中、左二營。

是此鎮海中軍番號已出現。[14]

以下介紹葬於甲仙五里埔之鎮海中軍前營之發展史。

鎮海中軍前營[编辑]

統領鎮海中軍前營的記名提督楊金龍,早年隨左宗棠平定新疆亂事[15]湘軍入調臺灣後,受命指揮鎮海前營。鎮海軍成立後,指揮鎮海中軍正、副、前三營。1885年鎮海中軍前營修築橫貫道路之際,因病調回中國,餘部遂由臺灣總兵章高元指揮。[16]鎮海前營之前事跡於此不補述,成軍之後駐防臺南。 1885年(光緒十二年)參與嘉義至卑南橫貫道路修築,又參與集集至水尾(今花蓮縣瑞穗鄉)橫貫道路,此道今日尚存,稱之「丹大越嶺古道」。[17] 1888年(光緒十五年)移防宜蘭,隨後即長駐宜蘭。1895年(光緒二十一年)臺灣民主國成立時,鎮海軍曾駐防白沙墩(苗栗縣通霄鎮)。[18]是此與甲仙鎮海軍墓關係遙遠,至此不談。

淮軍體制下營的編制[编辑]

相對於今日以為指揮單位,昔日的淮軍以為指揮單位,由營官負責指揮之權。每營之中分為四哨,各哨領八隊,八隊之中有抬槍、刀矛、小槍等隊,每隊從10人到12人不等,設有什長一名,伙勇一名。另有營官親兵六隊,分有小槍、刀矛、山炮各兩隊,每隊連同什長、伙勇共12名,六隊共72名。堪稱特別的是長夫的編制,類似太平軍的土兵、今日的工兵,每營編制180名。以上,整個營連同營長總共685人。[19]

1862年初與太平軍接仗後,李鴻章深感新式火器的威力,開始著手改革淮軍的編制,就武器方面而論,有新式步槍的組成與炮隊的建置。在新式淮軍的編制裡,每哨廢除刀矛、抬槍等隊,改小槍隊為洋槍隊,並設置山炮隊,一個哨共有六個洋槍隊與兩個山炮隊,每隊加上什長、伙勇均是12名。親兵營中洋槍六隊、山炮兩隊,計72名,整營連同營長共645人,雖然人數略少,但一營可抵兩個營用。[20]

鎮海軍墓解析[编辑]

1885年修築嘉義至大陂橫貫道路之際,所調用楊金龍的鎮海中軍前營,與章高元所統的格林炮隊,即是埋骨於甲仙五里埔官兵的所屬隊伍,所謂格林炮即是早期多管連發機關槍之一種。[21]

材質[编辑]

墓碑為石質,計有砂岩26座,板岩8座,綠色片岩(硬綠泥石)51座。墓葬群之特色在於有墓碑而無墓丘,有墓碑而形狀各異。其板岩者乃五里埔可取得,砂岩則位於五里埔下楠梓仙溪河床處,而綠色片岩則多出於今寶來桃源至關山啞口一線,疑似官兵開鑿橫貫道路時所運下之石材。[22]

銘文[编辑]

墓碑之中有銘文書寫者不多,僅27座,又書寫方式各異,銘文由尖物刻出,簡樸有力。由銘文可知這群官兵非同姓之家族兵,並且大多來自於湖南,墓群多為鎮海中軍前營之官兵。立碑期間於1885年(光緒十二年)五月至九月,可推測官兵疑似死於南臺灣酷暑下各種橫生的疾病。官兵袍澤相互照顧,為客死異鄉者草葬於營壘之側。此鎮海中軍前營多屬湖南長沙岳州人氏,對於同鄉者皆書有籍貫與卒亡年月,其它籍貫者書字較少。[23]

軍士籍貫與所屬單位[编辑]

墓碑軍籍多為鎮海中軍前營,亦有鎮海中軍右營者。前營之兵則有後哨、左哨之分,另有後哨第八隊之支隊名。由於墓葬區緊鄰清代鎮海中軍前營駐地營壘,故墓群可能屬於鎮海中軍前營之兵,但亦有可能屬章高元所領之部,故擬定古蹟名稱時採用「鎮海軍墓」,以避專奪。[24]

逸事[编辑]

臺灣全島風迷大家樂 (賭博)簽賭風氣時,流行於墳墓間乞求中獎「明牌」,一時間風迷人士湧往鎮海軍墓焚香乞靈,被認為較靈驗之墓碑甚至搭起帆布寮加以參拜,愚民昏行不過如此。直至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石萬壽[1]先生徵得甲仙鄉公所之委托,代為勘查研究墓群歷史,並建議列等三級古蹟,並建祠於公路旁,以正視聽教化,並彰明歷史之教育。

參見[编辑]

註解[编辑]

  1. ^ 林里傑主編,《甲仙鄉志》(高雄,甲仙鄉公所,1985年),頁20。
  2. ^ 王元穉,《甲戌公牘鈔存》(臺北:大通書局,1987年),頁128。
  3. ^ 胡傳著,《臺灣日記與稟啟》(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0年),頁66。
  4. ^ 劉銘傳,《劉壯肅公奏議》(臺北: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1997),頁206。
  5. ^ 劉昫,《新校本舊唐書》(臺北: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1997),本紀第十二,頁329。
  6. ^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撰,《清德宗實錄選輯(一)》(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4年),頁53。
  7. ^ 黃典權,《臺灣南部碑文集成》(臺北:臺灣大通書局,1987年),頁350。
  8. ^ 沈葆楨,《臺灣福建奏摺》(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年),頁50。
  9. ^ 沈葆楨,《臺灣福建奏摺》,頁26。
  10. ^ 吳贊誠,《吳光祿使閩奏稿》(臺北: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21997年),頁19。
  11. ^ 吳贊誠,《吳光祿使閩奏稿》,頁25。
  12. ^ 劉璬,《巡臺退思錄》(臺北: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8年),頁57。
  13. ^ 劉銘傳,《劉壯肅公奏議》,頁337。
  14. ^ 黃典權,《臺灣南部碑文集成》,頁751。
  15. ^ 國史館清史稿校註編纂小組,《新校本清史稿》(臺北: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1997年),頁12643。
  16. ^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續碑傳選集》(南投: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年),頁206。
  17. ^ 劉銘傳,《劉壯肅公奏議》,頁218。
  18. ^ 連橫,《臺灣通史》(臺北: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1997年),頁89。
  19. ^ 王爾敏,《淮軍志》(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頁46。
  20. ^ 王爾敏,《淮軍志》(北京:中華書局,1987年),頁92
  21. ^ 邵之棠主編,《皇朝經世文統編》(臺北: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1997年),頁16-1。
  22. ^ 石萬壽編,《甲仙鎮海軍墓勘查研究》(臺北:內政部民政司史蹟維護科,1991年),頁22。
  23. ^ 石萬壽編,《甲仙鎮海軍墓勘查研究》,頁32。
  24. ^ 石萬壽編,《甲仙鎮海軍墓勘查研究》,頁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