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加拿大蒙特利尔的白求恩像
中国缘·十大国际友人
加拿大自治领 白求恩 大夫、同志
納粹德國 约翰·拉贝
西班牙奥林匹克运动 萨马兰奇 侯爵
美國 埃德加·斯诺
英国 李约瑟 博士
波蘭中华人民共和国 爱泼斯坦 同志
紐西蘭 路易·艾黎 同志
英屬印度 柯棣华 大夫
泰國 诗琳通 公主殿下
日本 平松守彦
2009年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发起并联合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国家外国专家局主办,国际在线承办、新浪网协办,网民投票选出。

白求恩[1],全名亨利·诺曼·白求恩Henry Norman Bethune,1890年3月4日- 1939年11月12日(49歲)),加拿大安大略省格雷文赫斯特镇人,医学博士加拿大著名胸外科医师、医疗创新者及人道主义者。1916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医学院,获学士学位。

生平[编辑]

1922年毕业照片

白求恩出生在加拿大的安大略格雷文赫斯特。他的祖先是苏格兰人。他的祖父是医生,父亲是基督教牧师,母亲是传教士。他毕业于多伦多大学。1916年加入加拿大皇家海军。他往返于欧洲、加拿大之间。在此期间,结识了苏格兰爱丁堡的一个富裕家庭出生的弗兰西斯,两人于1923年结婚。1926年白求恩患肺结核,因为觉得快死了,白求恩和妻子离婚。在他康复之后马上复婚。然而由于白求恩过于专注工作,两人于1933年再次离婚。

白求恩是一个胸外科医生,在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工作任教。很可能由于他见到了富人得了病可以治,穷人只有等死的情况,而信仰共产主义。白求恩曾经发表《从医疗事业中清除私利》一文,明确提出:“让我们把盈利、私人经济利益从医疗事业中清除出去,使我们的职业因清除了贪得无厌的个人主义而变得纯洁起来。让我们把建筑在同胞们苦难之上的致富之道,看作是一种耻辱。”白求恩在1935年加入了加拿大共产党,曾经访问苏联,看到了那里医疗健康福利的优点,回国后大力推动全民健保,并曾身体力行为穷人免费医疗。

1936年至1937年他到西班牙作为支持国际反法西斯志愿者投身西班牙内战。在此期间他创办了一个移动的伤员急救系统,成了日后被广泛采用的移动军事外科医院的雏形。为了输血以抢救失血过多的伤员,他发明了世界上第一种运输血液的方法。

白求恩大夫和聂荣臻司令

1937年,他在中国抗日战争中帮助中国人。同他在西班牙的工作相近,他主要进行战地医疗工作。他明确拒绝了在蒋中正所领导的国民政府管辖区工作,而转而帮助中国共产党。1938年春天,他到了延安,之后很快转到晋察冀边区,成了一名战地医生。他同中国的木匠铁匠一起制造手术器械,他也帮助创立医生护士和医院勤务兵的训练,他也设计把包装箱用作手术台。他曾创下了在69个小时内为115名伤员动手术的纪录。他在中国时期曾和毛泽东通信。1939年在五台山地区一次手術中遭到感染,不久因败血症河北省唐县去世。

动机[编辑]

在西班牙内战期间运作加拿大输血所。右为白求恩博士,1936年摄于西班牙

加拿大共产党认为,1935加入该党的白求恩是为了投入对中国社会主义运动。他一加入加拿大共产党就去了西班牙帮助反抗法西斯的民主斗争,接着又去中国帮助共产主义者对抗日本帝国主义。最新关于他的传记,Larry Hannant所著的The Politics of Passion,里面也记述了他拒绝在蒋中正领导的国民政府工作而去帮助中国共产党。

纪念[编辑]

中国[编辑]

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华北军区烈士陵园白求恩墓前的白求恩像。

他去世后毛泽东为了悼念他,专门写了一篇文章《纪念白求恩》,在1939年12月21日发表。文中说:“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这篇文章后来和毛泽东的另外两篇同一时期的文章《为人民服务》和《愚公移山》一起在文革期间成了所有中国大陆人都要背诵的“老三篇”。白求恩的名字也因此而家喻户晓。

他的遗体葬在唐县,1949年迁葬到石家庄華北军区烈士陵園。陵园中仅有的两座雕像是为他和柯棣华大夫立的。他是被中国政府树立雕像的第一位外国人。并以他命名成立了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白求恩医科大学(2000年并入吉林大学,改名白求恩医学院/科部)。

位于华北军区烈士陵园内的白求恩墓

1964年中国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八一电影制片厂以他的事迹合拍了一部电影《白求恩大夫》。编剧赵拓,总导演张骏祥耶鲁大学毕业),总摄影吴印咸。吴印咸曾经在白求恩生前拍摄过白求恩的纪录片和多幅照片。主演美国人谭宁邦(1916年-2001年,美国共产党员,1946年到中国,《人民中国》画报主编),演员有田华梁波罗村里英若诚扬在葆等。

2009年中国网民在互联网上评选“十大国际友人”,白求恩得票第一多[2]

加拿大[编辑]

他在加拿大远不如在中国有名,就象白求恩故居纪念馆展厅里对他的评价和介绍写的一样: 加拿大只是对他的医学贡献和创新天分绝对肯定,而在中国,他更多的是因为共产主义精神,被作为一位英雄,伟人和圣人来爱戴. 在他的出生地格雷文赫斯特,1970年以他名字命名了小镇的主要街道白求恩大道. 加拿大约克大学以他命名了一个“诺尔曼·白求恩学院”,安大略省他家乡多倫多市士嘉堡区的一所中学[3]也以他命名。

加拿大安大略省白求恩故乡格雷文赫斯特的国立白求恩纪念馆
白求恩故居书斋

1970年中加建交,加拿大政府购下了白求恩的父亲在格雷文赫斯特的住宅,将其恢复到1890年白求恩诞生时的样子,又把邻居的白色房子布置成了“白求恩纪念馆”。故居的客厅,餐厅,书房、卧室等都还原了19世纪末白求恩在此居住时布置。2002年8月,中国血统的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到此,为白求恩的铜像揭幕。1996年白求恩故居被加拿大政府列入加拿大国家文化遗产。同年,白求恩被加拿大医学名人堂列为医学人物。

1977年加拿大拍了一部电影《白求恩》(Bethune)。

1998年他被正式接纳入“加拿大医学名人纪念堂”,2004年加拿大广播公司评选“最伟大的加拿大人”,他被评选为第26位伟人,排在席琳·狄翁(27名)之前。

共同[编辑]

1990年3月,为庆祝白求恩大夫诞辰100周年,中国和加拿大联合发行了纪念邮票[4]

1990年,中、加、合拍了一部电影《白求恩:一个英雄的成长》(Bethune: The Making of a Hero)。

2005年,中、加合作拍摄了一部电视剧《诺尔曼·白求恩》。

逸事[编辑]

白求恩一生都热爱艺术,曾创作了很多艺术作品,包括肺结核的感悟,自画像,火炉,夜间手术台等等。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毕业之后,因为曾服役一战和加拿大海军的关系,他开始了在英国伦敦病童医院的学习实习生活,在那里他结交了很多艺术家朋友,艺术的热忱和奔放,给予了他的人生更广阔和激情的方向。

没有艺术上的专业培训,白求恩凭借频繁参观艺术馆,艺术圈朋友们的熏陶,阅读和自己的那点小聪明,很快学会了鉴别一件艺术品的优劣。在西伦敦医院工作时期,他了解到在西班牙和葡萄牙买到的廉价作品,很快能在伦敦卖到一个好价钱。他以此借钱经商,作为副业来支持自己在伦敦的社交生活和挥金如土的习惯 。[5]

参考文献[编辑]

  1. ^ “白求恩”专指“[[Norman Bethune]]”,其他“Bethune”翻译为“贝修恩”,不译为“白求恩”,新华社英语姓名译名手册
  2. ^ “中国缘·十大国际友人”网络评选结果揭晓新华网,2009年10月16日,2009年10月16日造访
  3. ^ Dr Norman Bethune Collegiate Institute
  4. ^ [1]
  5. ^ Roderick Stewart and Sharon Stewart, Phoenix: The Life of Norman Bethune, McGill-Queen's Universtiy Press, Montreal&Kingston.London.Ithaca, 2011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