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馬地紙盒藏屍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跑馬地紙盒藏屍案,是一宗發生於1974年12月17日的謀殺案件,在香港曾轟動一時。

案情[编辑]

當時16歲少女卞玉英在背景嘈吵的地方用電話相約同學到跑馬地電車站。翌日,清潔工人林嫂在黃泥涌道街上發現卞玉英的裸屍被藏於電視機包裝紙盒內,兩個乳頭被割去,陰毛被燒焦,處女膜仍完整。

這是香港首宗沒有人證,只利用科學鑑證取得部份環境證供而定罪的謀殺案,但所得的環境證供未能完全肯定歐陽炳強有殺人,沒有考慮其他的可能性,如269條纖維中有7條與疑兇吻合,其餘纖維擁有人亦有機會是殺人兇手,而且案發現場沒有死者的指紋,紙盒的掌印,不屬於疑兇,疑兇沒有殺人動機、處理屍體時間等,嫌犯歐陽炳強從頭到尾都強調“我沒殺人,我是冤枉的”。胡鴻烈是辯方律師。

歐陽炳強的妻子張金鳳多次為丈夫尋找御用大律師貝納祺及大律師湯家驊上訴,希望獲得脫罪的機會,官司打到了倫敦樞密院,但最後仍不成功。因為案件已經上訴到倫敦樞密院,疑兇殺人之罪在法律上已經絕大多數不可能被推翻。

至今很多人認為此案可能為冤案,至少舉證不足,此案的特點是警方基本上只向歐陽炳強一個人調查,忽視作案的可行性和其他環境證供,如大量不屬於疑兇的衣物纖維和掌印等。當時警隊不少人士都有貪污,款項之多使警隊內有大量的富豪,而因為警隊的壓力,廉政公署不能追究發生在1977年1月1日之前的案件(包括此案)有否涉及貪污。

警方推測及判刑[编辑]

警方推測當時16歲少女卞玉英乘搭電車到達香港島跑馬地後前往安美雪糕公司借用電話,之後被殺害。死者的驗屍報告指出,死者在死前曾進食。1975年,皇家香港警察拘捕案發時在雪糕公司工作的中國籍男子歐陽炳強,控告他謀殺中國籍女子卞玉英。當年,有「光頭神探」之稱的貝亞,一口咬定歐陽炳強是案中的兇手,歐陽炳強最終被最高法院裁定謀殺罪名成立,並被處以死刑至獲香港總督特赦為無期徒刑止。

香港兇殺組分析後認為,藏屍紙盒底部雖然經過拖拉但損毀輕微,初步鎖定凶殺案的第一現場在跑馬地附近,但他們盤查了將近800人仍無線索。直到有一天編號為「1725」的探員,偶然到當年26歲的中國籍男子歐陽炳強工作的雪糕店借用電話,案情才有了突破。探員「1725」走上安美雪糕店的閣樓後發現,裏面放有不少工程器材和紙盒,儼然一個小工廠。「1725」回去後將情況上報。之後兇殺組又從死者女同學口中得知,卞玉英經常到雪糕店吃雪糕,於是將目標鎖定為安美雪糕店。警方隨後翻查了雪糕店當晚的當班記錄,發現只有兼職的毆陽炳強在店內工作,除此之外,還發現卞玉英指甲中的衣物纖維與歐陽炳強的西裝吻合。其長髮上的兩小塊電線膠皮及紙屑與雪糕店工廠的物件一模一樣。警方因此懷疑卞玉英是到雪糕店買雪糕及借電話時,被人侵犯後反抗而遭毒手。

疑似冤案[编辑]

有民眾覺得主要證據是單憑衣物纖維不足以判斷歐陽炳強肯定有殺人,應作更進一步調查。而當年的警隊極之貪污腐敗,貪污數目達天文數字,部份警隊高層所貪的金錢比富豪身家還要多,因為當時警隊多數人亦曾貪污,後來成功要脅廉政公署不追究任何人士在1977年1月1日前干犯的貪污罪行。因為此案警方看似一口咬定歐陽炳強殺人而沒從多方面調查,而此案發生在追究責任期限前,不能重新調查有沒有人貪污。

疑點[编辑]

此案至今仍有不少疑點,例如:[來源請求]

  • 紙盒太大及沒有証人証明紙盒是那時出現在街上,因此控方一口咬定是由附近店中推出來。
  • 警方沒有查證紙盒上的鐵鏽與商店的是否相同便一口咬定是由店中推出來。
  • 受害人死亡時間一改再改。
  • 紙盒上的指印不是歐陽炳強所留下。
  • 案發地點找不到卞玉英的指紋,也找不到卞玉英的隨身物品。
  • 警方在死者卞玉英身上發現的269條纖維,只有其中7條與歐陽炳強衣服的纖維吻合。但只是顏色相同及同種類,沒有證據證明是由歐陽的衣服而來的。此外,歐陽之妻多次說明他丈夫已很多個月沒穿這些衣服,但按當時制度這種證供是無效的,原因是妻子不能為丈夫作證。相反,法庭接納兩個看了報紙後才指責歐陽曾變態地用煙燒她們裙子的人的品格指證,而這是案發前一年多的事。另此二人為受害人之同學。
  • 警方不曾向死者的夜校男同學調查過。
  • 當日卞玉英的夜校簽到簿碰巧不翼而飛。

案後[编辑]

1977年2月9日歐陽炳強獲港督會同行政局赦免死刑,改為終身監禁。其後於1981年,歐陽炳強髮妻張金鳳宣布與他離婚,據稱已攜女改嫁。歐陽炳強在赤柱監獄服刑期間表現良好,曾報讀香港公開大學並努力讀書,出獄前十多年來每年均參加公開考試,獲得不少合格證書,成為獄中的模範囚犯。他更多次申請假釋,但因堅稱自己是清白,委員認為他沒有悔意而未獲批准。據悉1997年他承認有殺人,並表示有悔意。[1]

貝亞在接受《香港謀殺案》一書作者訪問時披露,原來貝亞早知歐陽炳強是意外殺死卞玉英,當年被告企圖觸摸死者,因其尖叫反抗而令他誤殺了她。2002年2月,前立法局議員杜葉錫恩把在書中首次披露的真實案情寄信至行政會議,即當年歐陽炳強並非謀殺而是意外殺死卞玉英的證據。她力陳他既無動機殺人,廿八年牢獄生涯已是對他足夠的懲罰,誤殺犯不應終身囚禁。這本書她在當年新年期間獲得。她指廿多年來也有去信港府,要求覆檢他的刑期,但不獲接受。同年6月,她收到港府回覆,指會考慮觀點並會轉介長期囚禁覆檢委員會研究。她指,釋放歐陽炳強可能基於很多因素,如他在獄中的表現,但新的案情相信是關鍵。[2]

2002年9月11日,歐陽炳強終於獲得釋放,並改名換姓,重投新生活。其後他信奉基督教,出獄後重新做人,再與一位中國女子結婚,由翁靜晶出任證婚人,成為了殺人重犯也可以站起來的一時佳話。有「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委員表示,准許歐陽炳強有條件假釋,是考慮他近幾年的獄中表現積極,行為良好,並非假裝有悔意及刻意造勢,所以該委員會一致通過他有條件假釋。但該委員指出,歐陽炳強未來兩年仍須受監管,若表現良好,他在兩年後才可真正獲得自由。[3]

辯方律師反應[编辑]

多年來,曾代表歐陽炳強的辯方律師都深信他是清白。律師多年後仍堅持歐是清白。

大律師胡鴻烈回首一生,認為是此案是冤案,指出一生處理4000多宗案件只有此案遺憾終身。他舉出三大理由,證明歐陽炳強無辜。[4]

  1. 歐陽炳強新婚,夫妻恩愛;任政府文員,職業穩定;最重要的,是他個子矮小,體力不足以應付藏屍絕跡。
  2. 胡鴻烈記得,當年曾探監力勸歐陽,叫他承認誤殺,然後代他求情減刑。「我對他說,誤殺罪最多判監兩年;謀殺罪會判終身監禁。我還向他分析,打官司的結果,通常難以預料。一旦判了終身監禁,會痛苦一生。可是,他堅決否認殺人。」歐陽炳強的態度,令胡大律師相信他無辜。
  3. 歐陽炳強一案,是本港第一宗引用科學鑑證來判罪,胡鴻烈對此一直存疑。但是,基於大律師行規,他不便去尋找真相。

曾為歐陽炳強上訴而奔走的現任資深大律師、公民黨立法會民選議員湯家驊回憶,當年上訴失敗,最後一次見歐陽炳強時,歐陽炳強流淚對他說「我係無辜」,令他感到很難過,最後決定不再處理刑事案[5]

影視作品[编辑]

此案件曾經被改篇為邵氏電影《紙盒藏屍》(1976),麗的電視改編電視劇《大件事:紙盒藏屍》(1977),三級電影《紙盒藏屍之公審》,由任達華葉童董驃陳啟泰主演。

参考资料[编辑]

  1. ^ 歐陽炳強重歸都市情更怯. 文匯報. 2002-09-17 [2014-06-11]. 
  2. ^ 葉錫恩爆歐陽炳強意外殺人. 東方日報. 2002-09-18 [2014-06-11]. 
  3. ^ 死囚隔世28年 換了人間 歐陽炳強學打手機學搭地鐵. 蘋果日報. 2002-09-15 [2014-06-11]. 
  4. ^ 歐陽炳強案 遺憾終身. 文匯報. 2003-12-01 [2014-06-11]. 
  5. ^ 湯家驊因歐陽炳強棄刑案

資料來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