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南下支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八路军南下支队
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1931 Mao and Zhu De on Red Army inspection.jpg
1944年11月10日,毛泽东朱德王震陪同下在延安机场检阅南下支队。
日期1944年11月1日-1945年10月5日
地点
湖南省东部和广东省北部地区
结果 八路军南下支队未完成预定目标
参战方
中国共产党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八路军120师359旅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国民革命军第九战区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大日本帝国陆军 第十一军、第十二军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国共产党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王震

中国共产党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王首道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薛岳
兵力
约5000人

八路军南下支队,正式番号为八路军独立第一游击支队,又称八路军359旅南下支队,成立于1944年11月,随后南下进军湘粤边,开辟五岭抗日根据地,但接连受到重创。1945年10月,改为中原军区第二纵队序列,归中原军区编制。359旅出发南征时5060人,返回延安时仅剩1893人[1]

背景[编辑]

1939年年底,八路军359旅返回陕西休整,驻扎绥德地区,保卫黄河河防,并消除国民党在绥德地区的影响[2]。1941年,359旅进驻南泥湾,参加大生产运动,舒緩當時的糧草不足問題,被中共作为自给自足的成功经验加以宣传。359旅被西北局誉为“发展经济的前锋”[3]

1944年5月,日军发起“一号作战”,击溃中国政府军,湖南地区成为日占区。针对这一局势,中共中央谋划向南发展的战略布局。毛泽东在1944年8月提出,要尽快建立并发展华南根据地[4]。为此,决定派出新四军第一师八路军120师359旅分别执行进军东南、华南的任务[5]。10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以衡山为中心创造根据地开展抗日战争,并在抗战胜利后阻挡国民政府军[6][7]

经过[编辑]

南下支队司令员王震
南下支队政治委员王首道

出师南下[编辑]

1944年12月27日,八路军南下支队在河南踏冰过黄河,向华南挺进。前排右起为:王震、王首道、王恩茂

1944年11月1日,359旅在延安东关机场誓师出征。毛泽东朱德王震陪同下,在延安机场检阅南下支队[8]。由王震王首道贺炳炎廖汉生王恩茂文建武张成台刘型等8人组成支队军政委员会,以王首道为书记[9]:8。11月10日,359旅第一梯队4000人加上中共中央派遣的900余名干部,改称八路军独立第一游击支队,从延安出发,向南挺进[9]:18。行前毛泽东和朱德再次在延安机场检阅了南下支队。359旅副旅长苏进率领5000人留守陕甘宁边区,并作为南下的第二梯队待机出发[9]:9-10

南下支队从延安出发后,经绥德螅蜊峪一带东渡黄河,过同蒲铁路,进入太岳军区准备渡黄河。侦察南渡黄河地点时,发现垣曲以东15公里处的马蹄牢黄河渡口已结为厚两尺宽1公里的冰桥,12月27日南下支队人马辎重顺利地通过冰桥跨过黄河[9]:40。12月29日,南下支队在通过陇海铁路时于渑池县千秋镇打退国民政府军的阻拦[9]:42,进入八路军豫西根据地,随后又沿熊耳山伏牛山山麓南下。1945年1月6日,又在鲁山打退了日军的攻击[9]:47-50;16日,在确山瓦岗附近又与日军发生遭遇战[9]:56-57。19日,南下支队于确山以南越过平汉铁路[9]:59,随后击溃国民革命军豫南挺进军的进攻[10]:410。23日,部队徒涉淮河。27日,进抵湖北省大悟山与新四军第5师领导机关会师[9]:62。29日,举行了万人庆祝会师大会[9]:65。南下支队在大悟山进行了17天休整,同时派第5大队进入洪湖一带开辟根据地[11]

1945年1月29日,庆祝八路军南下支队与新四军第五师会师大会。

进入湘鄂赣[编辑]

2月11日,毛泽东致电王震、王首道:“原定9旅以湘、资间之衡宝地区为中心似须再加考虑,此事待你们进到地区时再行决定。”[12]2月19日至23日,南下支队和新四军第5师张体学部两个团从黄冈以东分批渡过长江,26日在大冶以南的大田畈击退尾追的日军独立混成第84旅,歼日伪军270余人[10]:411。大田畈战斗后,支队突破日伪军阻击继续南进。在张体学部协同下,3月3日一举攻占大幕山,6日又进军崇阳攻占金塘、大源,初步打开了鄂南、湘北地区的局面[10]:412

3月23日,南下支队进入湖南平江县,改称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13]。26日,攻占平江县城,南下支队扩编为6个支队。同时报请中共中央批准,先在湘鄂赣边建立立脚点,而后再继续南进[10]:412。3月31日,毛泽东复电:“同意你们在湘北工作一时期,建立联系南北之中间根据地,然后再南进”,“但要注意策略勿主动进攻顽军,待其来攻然后打击之,站在自卫立场上。”[14]:686此时,国民政府第九战区调集4个师和一个纵队的兵力反击平江。4月12日,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击退国军一个师[9]:100,并在15日撤离平江,返抵鄂南通山崇阳地区,连克岳阳东南的杨林铺大汉湖毛家铺等日伪军据点,歼灭伪军1个师。5月4日,毛泽东指出:“湘鄂赣边区根据地必需创立,以为南北枢纽。”[15]同月,经中共中央批准,成立湘鄂赣边区中共临时党委、行政公署和军区。王震任军区司令员,王首道任边区党委书记兼军区政治委员,张体学任军区副司令员,王恩茂任军区副政治委员,聂洪钧任行署主任[10]:413

为改变不利态势,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以第1、2支队东进江西修水武宁地区,调动国民政府军东移;第3、4支队巩固鄂南;第6支队开辟平江西南桃花山地区,建立基层政权。6月6日,第二支队在黄岸市小湄地区与国民革命军遭遇战中,支队长陈宗尧以下30余人阵亡[16]。18日,由第359旅第二梯队和警备第1旅一部组成的八路军游击第2、第3支队,在张启龙文年生率领下,由延安出发南下,湘鄂赣军区准备等这两个支队到达后一同南进[17]。经历了八个月的作战,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处于“成绩很小,消耗很大”的境地[18]。此时,国际形势发生变化。6月24日,中共中央致电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现在距日寇崩溃只应估计尚有一年半,时间很迫促”。并明确指示,放弃在湘中建立根据地的计划,直至湘粤边界,与广东部队连接,创立五岭根据地[14]:699

南进与北返[编辑]

7月7日,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主力部队3000人由大幕山出发,越粤汉铁路,西渡湘江,绕过长沙,27日进抵宁乡县新田湾[10]:415。在这里,收到毛泽东7月22日发给王震、王首道的电报:“你们的唯一任务是争取目前一刻千金的时间,在粤北、湘南创立五岭根据地,并与广东我军连成一片,准备于内战时牵制南方一翼。”[19]30日,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到达湘潭西南的上方桥。当日,王震、王首道向毛泽东报告,若由湘潭、衡山方向东渡湘江,沿粤汉铁路南下,两星期可到达湘粤边。为此,东江纵队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立即组成粤北指挥部,率1000余人北上接应[20]

8月5日,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从湘潭与衡山之间的龙船港东渡湘江,沿粤汉铁路东侧继续南进。11日,毛泽东致电王震、王首道:“苏联参战,日本投降,内战迫近,你们任务仍是迅速到达湘粤边与广东部队会合,坚决创造根据地准备对付内战。”[21]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进至安仁地区时,遭到国民革命军两个军的围攻[9]:126。且战且进,17日进入桂东西南的八面山,摆脱国民革命军的合围[9]:128,28日到达广东省北部南雄县城西北的百顺地区。此时日本投降,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被第九战区部队围攻,无法立足;北上的东江纵队也遭到第七战区部队围攻,前进受阻[10]:415。在此情况下,9月2日,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所有南下部队在江西上犹黄沙坑会合,向北转移[22]。4日,在江西遂川西七岭地区得到中央军委同意北返的指示;7日,中共中央军委同意向新四军5师靠拢[14]:713。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兼程北返,于23日返回鄂南地区。27日,在鄂城地区北渡长江,10月5日在礼山地区与新四军第5师再次会师[23][10]:416

后续[编辑]

八路军游击第2、第3支队在到达河南新安地区后,因日本投降,奉命转进东北。10月30日,中原军区成立,359旅恢复原番号,编入中原军区第2纵队[24]。1946年6月,359旅参加了中原突围。8月29日,成功返回陕甘宁边区[9]:210。1949年2月,359旅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军第5师[25]。1953年3月,改编为现今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26]

序列[编辑]

1946年10月,毛泽东与回到延安的八路军南下支队团以上干部合影。前排右二为王震

司令员王震、政委王首道、副司令郭鹏、副政委王恩茂、参谋长朱早观、副参谋长邹毕兆苏鳌、政治部主任刘型、副主任李立

1945年5月,以八路军359旅南下支队为基础组建湘鄂赣军区,司令员王震、政委王首道、副司令张体学、副政委王恩茂、参谋长朱早观、政治部主任刘型

  • 东军分区:司令员汪乃贵、政治委员刘士杰、副政治委员周干民
    • 武鄂总队
    • 鄂大总队
    • 阳大总队
    • 阳通总队
    • 阳瑞总队
    • 阳新总队
    • 大冶总队
  • 西军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罗通、副司令员蒋树、副政治委员方正
    • 咸通阳总队
    • 咸武鄂总队
    • 咸崇蒲总队
    • 嘉蒲临总队
  • 湘北军分区:司令员张仲瀚、政治委员曾涤、副司令员苏鳌、副政治委员李平
    • 岳临通总队
    • 平浏长总队
  • 湘东军分区:司令员杨宗胜、政治委员吴光远、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胡政[9]:110
  • 第1支队
  • 第2支队
  • 第3支队
  • 第4支队
  • 第5支队

1945年7月,南下支队继续南进后,湘鄂赣军区改为鄂南军分区,划归鄂豫皖湘赣军区建制[28]

八路军南下支队第二梯队[编辑]

第二梯队的主要任务是南下湘粤赣,与王震、王首道率领的第一梯队会师。共六千七百多人:

  • 留在延安的第三五九旅余部组成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独立第二游击支队”,刘转连任司令员、晏福生任政治委员。
  • 由陕甘宁边区警备一旅旅部大部及警备第一团组成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独立第三游击支队”,司令员文年生(原警备一旅旅长兼关中军分区司令员)、张启龙任政治委员,参谋长贺庆积。警备第一旅前身是陕甘宁边区绥德警备司令部。1939年12月改编为警备第1旅旅部。1942年底精兵简政,关中军分区与警备第1旅合并。
    • 警备第一团:前身为红九军团。抗战初期改编为八路军一二零师359旅718团,后改编为陕甘宁留守兵团警备第8团。1943年1月改编为警备第1旅第1团。解放战争时期沿革为冀热辽第30旅66团、热辽军区独16旅47团、东北民主联军八纵23师68团、第45军134师401团
    • 警备第二团:1945年7月,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即朱德警卫团的5个连编成南下支队独立第三游击支队第二团。解放战争时期沿革为:冀热辽第22旅第65团、热辽军区独16旅48团、东北民主联军八纵23师69团、45军134师402团。
  • 伍晋南带导的200余名去广东工作的东干队
  • 程世才带导的去新四军五师工作的五干队
  • 刘俊秀陈嵩岳(历任717团参谋长、718团副团长、团长)领导去南下第一梯队工作的九干队

第二梯队南下临时指挥部:文年生任指挥,刘转连任副指挥,张启龙任政委,晏福生任副政委,贺庆积任参谋长,李信任政治部主任。

1945年6月9日在延安机场欢送大会出发,经吴堡渡黄河到达晋中文水县,7月7日晚抵达汾河畔,由于洪水推迟至9日夜里分两路抢渡汾河:

  • 第三支队为右翼,在平遥县城西北(今属南政乡)蒋家堡一带渡过汾河,拂晓前在平遥县城东北五里的西游驾跨南同蒲铁路向平遥东南方向山区行进。10日早抵达太行边缘地区朱坑、辛村一带集结。
  • 第二支队和三个干部队为左翼,由(今属南政乡)王家庄村北过汾河时耽误了一段时间,强行军经李家桥,直奔洪善西2.5km处的白家庄跨越南同蒲铁路,被日军发现,洪善站西路口日军碉堡机关枪不停顿扫射。天亮前,参谋长贺庆积骑马飞驰而来,命令719团:“现在后面的敌人追来了,不能再等,马上组织突击队,上刺刀,准备手榴弹打开口子掩护部队冲过去。”[29]在白家庄村南,以二营和团侦察连开路,三营断后。程世才率领的干部队发现向西不远处铁路下面有个桥洞,迅速从桥下穿了过去。平遥县城的日军出动铁路轨道装甲车。贺庆积参谋长和彭清云政委带着冲过封锁线的部队奔冀郭、西善信、南依涧方向。廖纲绍团长带一个侦察班再一次返回路西接应没有冲过封锁线的部队。由于日军不断增兵,铁路西的二支队部和七一七团及七一九团三营已经无法再从白家庄方向通过,只能沿着铁路线向东、西游驾、新庄间约十里地且战且退,沿途伤亡损失很大,七一九团廖纲绍团长以下数百人牺牲。到下午三点左右,由于敌人增兵不断,火力太猛,部队无法通过,司令员刘转连命令部队向西撤退至蒋家堡傍晚,当夜乘大雨分多路穿过铁路,次日清晨先后在路东一小村集合。 13日夜在上店村汇合后向南进军。至河南新安,日本无条件投降,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停止南下向东北三省进军。

八路军南下支队第三梯队[编辑]

中央又准备组织以古大存任司令员,任弼时任政治委员,有五万人之众的八路军南下第三梯队,“相机开赴华南”。在日本宣布投降时停止了南下,由古大存率队直接由延安转往东北。

评价[编辑]

1946年9月29日,中共中央在延安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召开了欢迎大会,毛泽东称赞他们“勇敢顽强,不怕敌人围追堵截,经历了第二次长征[30]

作家周立波参加了此次南征,后来著有《南下记》一书[31]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张治宇. 王震与我党的“第二次长征”. 文史天地. 2007, (11): 10–15. 
  2. ^ 杨奎松. “中间地带”的革命:国际大背景下看中共成功之道. 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 2010: 387. ISBN 978-7-2030-6796-2. 
  3. ^ 欧阳青. 大授衔:1955共和国将帅授衔档案. 北京: 长城出版社. 2011: 360. ISBN 978-7-5483-0058-8. 
  4. ^ 王恩茂日记,1944年8月8日
  5. ^ 邓野. 联合政府与一党训政.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1: 47. ISBN 978-7-5097-2784-3. 
  6. ^ 王恩茂日记,1944年10月30日
  7. ^ 任弼时. 任弼时选集.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87: 368-370. ISBN 7-01-000113-8. 
  8. ^ 穆欣. 王震的三次长征.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8: 48. ISBN 978-7-01-006965-4. 
  9.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9.11 9.12 9.13 9.14 王首道. 忆南征.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81.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新四军战史》编委会编. 新四军战史.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2015. ISBN 978-7-5065-7024-4. 
  11. ^ 廖汉生. 廖汉生回忆录. 北京: 八一出版社. 1993: 302. ISBN 7-5081-0055-7. 
  12. ^ 中共中央档案馆. 中共中央文件选集 第15册. 北京: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91: 142. ISBN 7-5035-0396-3. 
  13. ^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编写组.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 第二卷. 军事科学出版社. 2010: 322. ISBN 978-7-80237-381-5. 
  14. ^ 14.0 14.1 14.2 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 新四军文献 4.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95. ISBN 7-5065-2506-2. 
  15. ^ 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 八路军 文献.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94: 1086. ISBN 7-5065-2325-6. 
  16. ^ 岳思平. 八路军史.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7: 374. ISBN 978-7-214-20661-9. 
  17. ^ 张立华; 董宝训. 八路军史. 青岛: 青岛出版社. 2006: 573. ISBN 7-5436-3441-4. 
  18. ^ 王恩茂日记,1945年7月8日
  19. ^ 毛泽东. 毛泽东文集 第3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3: 445. ISBN 7-01-0018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11-01). 
  20. ^ 《东江纵队成立四十周年纪念专辑》第93页,1983年。
  21.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毛泽东年谱 1893-1949 下. 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3: 2. ISBN 978-7-5073-3957-4. 
  22. ^ 冯捷. 八路军120师征战纪实. 北京: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05: 289. ISBN 7-5033-0655-6. 
  23. ^ 《新四军战史》编委会. 新四军征战日志.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2015: 437. ISBN 978-7-5065-7026-8. 
  24. ^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编写组.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 第三卷. 军事科学出版社. 2010: 28. ISBN 978-7-80237-381-5. 
  25. ^ 张明金; 赵功德. 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的70个军. 北京: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06: 135. ISBN 978-7-5033-1940-2. 
  26. ^ 张鸿墀、潘莹、蔡国栋. 新疆兵团359旅的继承者们:延续父辈爱国奉献精神. 人民网. 2014-08-19 [2018-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31). 
  27. ^ 军事科学院军事图书馆.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中国人民解放军组织沿革和各级领导成员名录). 北京: 军事科学出版社. 2000: 274. ISBN 7-8013-7315-4. 第十卷 (中文(简体)‎). 
  28. ^ 张明金; 刘立勤. 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的200个军区. 北京: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10: 183–184. ISBN 978-7-5033-2252-5. 
  29. ^ 《贺庆积回忆录》,白山出版社,1994年版, ISBN 9787805664026
  30. ^ 贺斌. 王震率部“第二次长征”. 湘潮. 2015, (12): 19–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8). 
  31. ^ 周立波. 南下记. 光华书店. 1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