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官話新舊約全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京委本圣经
全名 北京官话新旧约全书
语言 中文-白话文
创世记第1章第1-3节
太初、天主創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天主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天主说、当有光、就有了光。
约翰福音第3章第16节
天主怜爱世人、甚至将獨生子赐给他们、叫凡信他的不至灭亡、必得永生。

北京官話新舊約全書》,是19世纪70年代由在北京的几个外国传教士翻译的官话圣经,是和合本诞生之前的白话文圣经[1],也是白话文中第一部完整的新旧约圣经。2014年,该圣经被重印出来,并更名为“京委本圣经”。

译者[编辑]

这个译本的翻译者有: 白汉理包约翰艾约瑟施约瑟丁韪良施约瑟[a]

出版发行[编辑]

1872年新约圣经、1874年旧约圣经、1878年《北京官话新旧约全书》[b]、1899年修订本。

2011年简体本、2014年重印本。

简介[编辑]

这个译本是施约瑟(Samuel J. I. Schereschewsky)、白汉理(Henry Blodget)、包尔腾(John S. Burdon)、艾约瑟(Joseph Edkins)、丁韪良(W.A.P. Martin)存留至今的译作。当时这五人组成了北京翻译委员会,共同着手将圣经翻译成中文,这就是著名的北京官话本新旧约全书。他们五人聚在一起开启这一伟大事工的时候,中国广大的知识分子使用的还是文言文,普通民众根本看不懂,因此他们选择了官话,就是当时北京地区的民众语言,是百姓能看懂的话。所以,此圣经译本,不但满足了广大底层民众的需要,也将中国的语言精髓完美地保存了下来。上述五人真的精通圣经言语和白话文,他们的译本不但准确,而且合乎中文习惯,所以保存了圣经的意图和意思。五人的辛劳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之后每一个重要的白话文译本都采用此巨作作为自己的源泉,而且都未偏离它的技巧与结构。此圣经译本是近代中文圣经先驱,要比后来的官话译本早三十多年。该委员会在1872年将新约译完,1874年将旧约译完。1899年,他们修订了旧约,1902年,又修订了新约。

关于God的翻译,该委员会一致使用“天主”。他们认为,希腊文中的theos希伯来文中的elohyim在汉语中的最佳译名是“天主”。该委员会接受此译名,只因它的意思是正确的,他们并没有因为天主教使用此译名就畏缩。虽然该委员会希望这个译名被所有基督徒采用,但他们发现,使用哪个术语表示God的争论,终究也争不出什么结果。因此,美国圣经协会(该委员会的支持机构)允许后来的版本使用不同的译名。

翻译源头[编辑]

此译本的翻译,旧约是直接源于希伯来语马所拉文本(Masoretic Text),新约是源于希腊语公认文本(Textus Receptus)翻译来的,保证了对源文圣经的准确和一致性。

京委本与和合本圣经差异经文举例[编辑]

一、 对救恩教义的影响:[编辑]

和合本:西1:14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

京委本:西1:14我们因爱子得蒙救赎、赦免罪恶、这都是靠他流血之功。

漏译:"因他的血"(圣经希伯来书9:22:……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

和合本:加3:17 我是这么说:神预先所立的约,不能被那四百三十年以后的律法废掉,叫应许归于虚空。 

京委本:加3:17 我说、天主指着基督预先所立定的约不能被那四百三十年后的律法废掉,以致所应许的归于虚空。

漏译:"指着基督"(一切约指向的对象都是“基督”)

二、 对基督神性教义的影响:[编辑]

和合本:约6:69 我们已经信了,又知道你是神的圣者。

京委本:约6:69 我们又信、又知道你是基督、是永生天主的子。

误译:"儿子"误译为"圣者"(圣者,只有人性,无法表达神性)

三、 对三一神教义的影响:[编辑]

和合本:约壹 5:7-8 并且有圣灵作见证,因为圣灵就是真理。作见证的原来有三,就是圣灵,水,与血。这三样也都归於一。

京委本:约壹 5:7-8 在天上作见证的有三、就是父、与道、与圣灵。这三乃是一。在地上作见证的有三、就是圣灵、水和血。这三都是归于一。

漏译:“在天上作见证的有三、就是父、与道、与圣灵。这三乃是一。在地上”原文有天上和地上的对照,就是天主三位一体的教导。

四、 对耶酥为童女所生教义的影响:[编辑]

和合本:路2:33 孩子的父母因这论耶稣的话就希奇。 

京委本:路2:33 约瑟和耶稣的母亲听见这话、就诧异。

误译:"约瑟和耶稣的母亲"误译为"孩子的父母"(约瑟不是耶稣的父亲)

五、 对基督升天教义的影响:[编辑]

和合本:约16:16 等不多时,你们就不得见我;再等不多时,你们还要见我。

京委本:约16:16 等不多时候、你们就看不见我了、再等不多的时候、你们又要看见我、因为我回到我父那里去。

漏译:因为我回到我父那里去。

六、 对基督再来教义的影响:[编辑]

和合本:太25:13 所以,你们要警醒,因为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 

京委本:太25:13 这样、你们必当儆醒、因为不知道人子什么日子、什么时候临到。

漏译:人子临到的日子、时候。(基督临到的日子)

类似这样的误译、漏译,有几百处,需要清晰认识到,圣经翻译不准确,虽然对得救的真理没有多的影响,但却对信徒生命成长和研读神的话应用有很多的影响。

这本圣经的特色[编辑]

  • 双下划线表示城市地点民族。单下划线表示人名。和合本统一使用单下划线。
  • 斜体字来表示翻译者增加的内容,是原文没有的。和合本在增补内容下加小圆点(......)。
  • 正文中有小标题。
  • 书后有脚注,脚注是对正文中某些经文、或短语、或词组的解释。
  • 书后有彩色地图,其中的列国分布图非常少见。
  • 每卷书前面有引介,类似导言。
  • 整本圣经使用天主来表示英文的God,使用来表示英文的god。
  • 但是在以赛亚书9:6提到耶稣时用了神,让人迷惑:“必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予我们、政事为他所肩荷。他名成为奇妙、策士、全能的、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參閱[编辑]

注释[编辑]

  1. ^ 1872年,華北的英美宣教士包約翰艾約瑟施約瑟白漢理丁韙良翻譯《北京官話新約全書》;1874年,施約瑟独自一人依照《北京官話新約全書》體裁譯完北京官话舊約;1878年英國聖經公會(British and Foreign Bible Society)將北京官話新約全書與施約瑟的舊約譯本合印為新舊約全書[2]
  2. ^ 1872年,華北的英美宣教士包約翰艾約瑟施約瑟白漢理丁韙良翻譯《北京官話新約全書》;1874年,施約瑟独自一人依照《北京官話新約全書》體裁譯完北京官话舊約;1878年英國聖經公會(British and Foreign Bible Society)將北京官話新約全書與施約瑟的舊約譯本合印為新舊約全書[3]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