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農村陣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台灣農村陣線
Taiwan Rural Front,TRF
成立時間 2008年12月18日
類型 社團法人
非營利組織
目標 小農經濟、永續農業、糧食主權
Smallholder Farming,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 Food Sovereignty
地點
服務地區
中華民國
方法 自願自覺、有機連結
網站 http://www.taiwanruralfront.org/

台灣農村陣線(英語:Taiwan Rural Front)簡稱農陣,自稱是一群關心台灣農村農民、農村工作者、NGO媒體工作者、學者、作家、法律專家、工程師藝術家、學生等相互連結形成的社群網絡,這群人希望站在台灣農村最前線,期望台灣能夠農鄉永續,訴求土地倫理與環境正義。

發起緣由[编辑]

大埔事件精神標語

2008年12月,立法院無預警地一讀通過《農村再生條例》,因其寬鬆的地目變更條件以及對農村花園景觀化的錯誤定位,將造成農村毀滅性的打擊。因此,長期在各個位置上關心台灣農業問題的行動者,開始串聯,針對《農村再生條例》進行研究與回應。

理念[编辑]

台灣農村陣線持續秉持著「小農經濟」、「永續農業」、「糧食主權」的理念,以多元背景的成員,利用傳統、網路與實質行動,從理論論述到實際的農村農務,展開農民組織、農村田野調查、與社會合作化的小農經濟實踐,並在網路發起農村議題的串聯行動,並藉著媒體持續與台灣社會展開的對話。希望政府能正視農村發展,農業的生產與農民的生計,重新喚起台灣社會正視台灣農村的多元服務價值,立定在這塊土地上永續生存的決心。為此,農陣堅持小農耕作,致力推動適地適種、多樣生產、在地經濟、合作協力的小農經濟,以小農承載的技藝與多元社會文化內涵,豐富厚實農鄉社會,連結城鄉關係。

現任發言人為農陣副秘書長陳平軒

議題[编辑]

20130818總統府前萬人抗議
人民力量拆政府
「把國家還給人民」抗議活動講臺

農業政策問題[编辑]

農業資源剝奪[编辑]

社會合作化小農經濟[编辑]

修法目標[编辑]

台灣農村陣線前理事長徐世榮批評說,臺灣的《都市計畫法》和《土地徵收條例》在戒嚴後都未修訂,讓人民如同活在戒嚴時期。[1]

2011年12月,《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案於立法院三讀通過,2012年1月修正公布,規定需用土地人興辦事業徵收土地時,應評估興辦事業之公益性及必要性。

前發言人蔡培慧指出,818的活動訴求《土地徵收條例》應修正要求明確納入公益性以及必要性的評估程序與機制。如同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一樣,有關開發內容及影響程度,都應實際調查。她表示,目前土地徵收制度未明訂應有的評估程序,很多時候淪為「宣傳」,地方政府對外說,能創造多少就業機會、會有多少廠商進駐,但如何估算?如何決策?無從得知。臺灣的《行政程序法》明訂事涉人民財產事項應該經過聽證,且聽證程序中,公務員不得陳述不實,對民眾保障程度較高。因此,土徵條例中應納入聽證程序,並刪除鼓勵政府強搶民地變賣牟利的區段徵收條文,否則人民將持續戰鬥到修法完成的那一天。[2]

政府應儘速制定國土母法,以為人民後盾。因目前與土地、自然資源使用相關法律與主管機關散落在各部會,無論在行政或預算各方面都有競爭或矛盾衝突。各地層出不窮的「都市計畫」,幾乎已成農村與部落的未爆彈,居民反對開發的聲音,往往無法與官方的「進步建設、就業機會」大旗相抗衡。有了最上位的《國土計畫法》,相關現行與土地使用的法律皆為子法且不可牴觸母法精神。[3]

計畫方案[编辑]

立法遊說[编辑]

農陣積極進行國會倡議與立法遊說,堅督政策並推動體制改革,介入關鍵的農業與土地法案,包括:農村再生條例、產業創新條例、農業基本法、土地徵收條例等。體制改革無法一蹴可幾,透過持續倡議「農」的多元價值與實質政策法案的改進,扭轉農業與農村總是被忽視、犧牲的困境與迷思。

農民組織[编辑]

協助組織被浮濫徵收農地、被搶奪農水的農民,爭取永續務農的權利。2009年苗栗大埔怪手毀田事件後,農民齊聚,發表「農民反粗殘徵收聯合宣言:一方有難,八方來援」,各地農民自主串連成立「捍衛農鄉聯盟」,投入實踐土地正義與捍衛農鄉的行動。

紮根與抵抗[编辑]

結合街頭行動、田間勞動、公共論壇等多元活動及參與形式,促進議題的傳播與擴散。例如717夜宿凱道,要求政府正視浮濫圈地與糧食自主議題,而後將「凱稻秧苗」運往美濃耕作,120天後將熟成的稻穗,手割成「土地正義」字形,擴大社會認識,集結修法壓力。此外,也舉辦「小農耕作與永續台灣系列講座」,擴大小農耕作的公共論述。

青年進鄉[编辑]

農陣2009年起舉辦「夏耘──農村草根調查營隊」,喚起更多青年朋友認識農民、理解農村,從而展開自主進鄉行動,部份農青投入社區工作,並有農青發起:「農村做代誌-來去宜蘭種小田田」行動,向進鄉青年與老農拜師學藝,自行育種,手工插秧,學習傳統農法並傳承老農智慧。 農陣用“進鄉”一詞來形容他們的調研,而不用“下鄉”,因為“進鄉”是有進入之意,是一種看城市與農村為平等的意思。

小農復耕計畫[编辑]

2009年,莫拉克風災過後,農陣結合友好團體陪伴高雄桃源與台東歷坵兩處原鄉部落,以友善耕作、發掘地方農法、建立合作組織等多管齊下努力復耕農地,並因地置宜,鼓勵公田學習與在地加工。2011年起復耕點加入雲林北港水林農友,著重本土雜糧耕作。小農復耕旨在實踐適地適種、地方農法、資源共享、合作經濟。

彎腰農夫市集[编辑]

農陣結合友好團體於2009年每年10月舉行「彎腰生活節」,包含講座、音樂會與農夫市集,營造小農與消費者的對話平台,透過日常生活與消費行為,推廣友善小農耕作理念。而「彎腰農夫市集」自2011年9月起固定每月開市,結合「彎腰論壇」,策劃農耕與時事議題的論辯,並持續「親子手作坊」,製作版畫筆記本、稻草人、植物拓染等手作體驗。

農陣大事紀[编辑]

年份 日期 事件
2008年 12月18日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一讀「農村再生條例」,作家吳音寧協同農家子弟楊儒門徐世榮教授、林朝成教授、蔡培慧林淑芬立委,召開「農村再生條例 滅農三部曲」記者會。
12月24日 展開「農村再生條例」民間版首次討論,此後透過網路及實際聚會多次修訂。
2009年 1月 農陣成員於各地辦理17場地方「農村再生條例說明會」。
2月 農陣成員拜會當時農委會主委陳武雄,進行實質溝通,表達民間修法立場。舉辦「農再春宣種籽培訓」北部場及南部場。串連關心農村再生條例的各界工作者,成立組織,定名為「台灣農村陣線」。
2009年 3月~7月 於美濃舉辦「夏耘:農村草根調查」營隊,80餘位青年學子參與。
11月 夏耘學員在台大舉辦「1121彎腰生活節」,支持友善環境小農,農陣參與。小農復耕計畫。
2010年 6月19日 農地徵收烽煙四起,農陣伙伴聲援苗栗灣寶、竹南大埔農友,抵抗政府勾結 財團滅農地的不公義徵收政策,6月 19日在大埔與各自救會聯合發表「農民反粗殘徵收聯合宣言:一方有難 八方來援」。
7月8日至12日 於彰化溪州鄉舉辦「夏耘:農村草根調查」營隊,共有120餘位青年學子參與。培訓營期間透過課堂講演及在地社區的訪調練習,學員對於調查的工具、方法及農業問題已有初步掌握,後續學員們將實際下鄉訪調,他們的足跡將遍佈新竹二重埔、灣寶、彰化溪州、二林、南投曲冰、台東歷坵、高雄美濃等農村社區,更深地浸入農村,體會農村的脈動與價值。
7月14日 立法院臨時會不顧農民、社造團體、農民團體要求慎審「農村再生條例」,傾聽農民聲音的呼籲,在充滿爭議的ECFA審議案強行挾帶「農村再生條例」過關。
7月17日 農陣與各地反徵收自救會、農民團體、台權會共同發起「土地正義/圈地惡法立即停止」717凱道守夜行動,堅定與農民站在一起,反對浮濫土地徵收。此次行動為台灣農運史上第一次農運、社運自主串連,並提出「停止圈地惡行、立即修法、召開土地與農業會議」等三項訴求,要求政府積極回應。(連結:台灣農民運動史上農運、社運自主串連,反浮濫土地徵收

717還我土地、停止圈地惡法的訴求獲得各界的支持,當夜計有3500位農友與各界聲援朋友團結在凱道上,3萬多人次透過網路即時關心現場情況,和平而堅定地表達反徵收、捍衛土地的決心。凱道行動吸引媒體持續關注與報導農業與土地相關議題。 繼7/17夜宿凱達格蘭大道後,7/18早晨,由各地的農民與聲援群眾以接力的方式,在凱道柏油路面上佈滿約20坪的綠油油稻田,象徵農民要將大埔被剷除的稻田重新種回的決心。後續這批凱稻將由「江湖在哪裡」的作者吳音寧與美濃有機稻農曾啟尚接手護持。在地NGO及公民記者也會持續紀錄兩地稻作的生長過程。(連結:作家吳音寧、美濃有機稻農曾啟尚接手扶稻,反農地徵收運動烈火不息)

10月17日 舉行第一次農青共識營。
11月14日 美濃凱稻手割 全台農民串連。當天400多名關心農村與土地徵收議題的朋友們齊聚美濃親自手工收成稻穀,會場上大家同心割出的「土地正義」的字樣,並一起搓手工湯圓,象徵全台農民大團圓與大團結,提醒政府儘速具體回應全台農民的三訴求。(相關連結:敬邀參與<1114手歌凱稻 守護未來>美濃凱稻收割行動)
11月22日至26日 台灣農村陣線林樂昕劉逸姿蔡晏霖受國際農民組織「農民之路」之邀,至印尼參與第三屆東亞與東南亞青年大會,會中與來自印尼、日本、韓國、泰國、柬埔寨、菲律賓、東帝汶等地青年代表,交流各國農業現況、青年務農與組織工作的經驗分享。會後,由東道主SPI(Serikat Petani Indonesia, 印尼小農團結聯盟)帶領各國青年代表至Bogor等地,介紹SPI如何組織無地小農爭地與有機農業轉型的經驗,並參觀種籽銀行與田野學校等實驗點。
2013年 8月19日 大埔事件,律師詹順貴等到最高檢察署遞狀告發劉政鴻在縣長任內一方面將工業用地變更為住宅用地,另一方面卻以工業用地不足為理由,強徵大埔的土地共136公頃,名義上是開發,但規劃內容卻只有22.5公頃作為"園區專用區",涉嫌《貪汙治罪條例》藉勢藉端勒贖金錢、圖利及財產來源不明等3大罪狀。劉政鴻目無法紀的程度已經被民眾稱為「土皇帝」,因拒絕違法而遭由苗栗縣政府地政處副處長降調竹南地政事務所主任的賴紹本離奇死亡、大埔居民朱馮敏服農藥自殺,要求特偵組查辦。他質疑劉政鴻向台電威脅勒索10億元回饋金,還將自家祖厝所在的地目變更淨賺2億元,以強徵土地之名,行炒作土地獲取暴利之實,圖利自己和親友,在2年內償還5000萬元負債。[4][5][6][7][8][9]

參考資料[编辑]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