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宿命论指人生中早已注定的遭遇,包括生死祸福、贫富贵贱等或者相信一切事情都是由人无法控制的力量所促成的。[1]相信宿命论的人认为人间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注定的,由上帝或上天预先安排,人无法改变。

宿命论的觀念十分普遍。不論古今中外,人們都不斷嘗試解開人生的種種奧秘,或找出某些事情的寓意。歷史家黑爾默·林格倫説:“視乎人把事情看成是由某種力量促成,順理成章地發生,還是純粹出於偶然,然後人就把「」、「命運」或「機遇」加諸其上。”在人類的歷史上,跟命運有關的信仰傳説神話常常俯拾即是。

亞述學家讓·博泰羅説:“現代文化的各方面,都深受美索不達米亞的文化所影響。”他也説,在古代的美索不達米亞巴比倫,人們可找着“人類最早期對超自然事物的反應和看法,以及可辨别的最古老的宗教架構”。命運的觀念也同樣源於這個地方。

起源及發展[编辑]

在現時的伊拉克美索不達米亞的遺迹中,考古學家發現迄今已知一些最古老的寫作。成千上萬塊刻上楔形文字的泥板構成了一幅鮮明的圖畫,使古代著名城市巴比倫蘇美爾人阿卡得人的生活文化得以活現眼前。據考古學家塞繆爾·克拉默説,蘇美爾人“由於人間疾苦,尤其是一些成因令人費解的事情,而深感苦惱”。他們渴望找着圓滿的解釋,於是命運的觀念就應運而生了。

古巴比伦[编辑]

考古學家瓊·奧茨在著作[2]中説:“在巴比倫,人人都有自己的神或女神。”巴比倫人相信,“個别的人也好,群體也好,命運通通都操縱在諸神的手裏”。克拉默説,蘇美爾人相信“掌管宇宙的神把邪惡、欺騙和暴力注定為生活的主要部分”。宿命的觀念給廣傳開去,而且深深受人尊重。

巴比倫人相信,占卜是“跟神溝通的一種方法”,通過占卜人就能知道神的旨意。占卜包括:藉着觀察事情來預告未來、解釋深奧事情的因由和説明事情隱含的意思。夢境、動物的行為和內臟是用來占卜的典型事物。[3]一些給説成是預告未來出乎意料或不尋常的事情,一律記錄在泥板上。

研究古代文化的法國學者愛德華·多爾姆説:“占卜者和占卜的觀念可追溯到美索不達米亞的文化。”求神問卜是他們生活上一個顯著的特色。事實上,博泰羅教授也説:“任何事物都可以用來占卜。……經過仔細研究後,整個物質宇宙都可以被視為能够或多或少預示人的未來。”美索不達米亞人渴望預知自己的將來,因此對占星術十分热衷。[4]

此外,巴比倫人也用骰子或籤來占卜。德博拉·貝內特在著作[5]中説,這樣就可以“剔除人為因素,使諸神能更明確地啟露旨意”。不過,他們卻不認為神的旨意是無可變更的;只要向神懇求開恩,人就可以逃過厄運。

古埃及[编辑]

公元前15世紀,埃及人和巴比倫人往來密切。他們在文化方面互相影響,結果跟命運有關的信仰就傳到埃及去了。為甚麽埃及人會接納這種觀念呢?牛津大學埃及學教授約翰·貝恩斯説:“在(埃及人)的宗教信仰裏,大部分都跟探知和回應不能預測或不幸的事情有關。”

伊希斯是埃及神祇之一。這個神被描述為“生命的女神,命運的主宰”。埃及人同樣熱衷於占卜和占星術[6]一個歷史學家説:“埃及人求神問卜的方法五花八門、層出不窮。”然而,受巴比倫篤信命運之風影響的國家還不只埃及一個。

希臘與羅馬[编辑]

讓·博泰羅説,在宗教理念方面,“巴比倫的影響力無遠弗屆,古代的希臘也抗拒不了”。論到宿命論在希臘人當中十分流行,彼得·格林教授有以下一番解釋:“世事變幻莫測,人也越來越害怕為所作的決定負責。事實上,希臘人覺得自己好像傀儡一樣,給注定的命運牽制着,未來根本早就預定好了。人是無法掙脱命運的枷鎖的;它是神的決定,人是沒法理解的。不過,人要是具備特殊技能或知識,就可以預知自己的命運。儘管預告的不一定順耳,但不少人覺得,預先知道多少總可以做點防範工夫。”

命運之説令人對未來稍稍安心之餘,也間接成為某些人利用的污穢手段。歷史家桑德貝克説:“世界是由一個神統治的説法,相當受統治階層歡迎。”原因是因為相信命運的百姓都會臣服君主,不易起謀反之意。

格林教授進一步解釋説:“相信命運使人尊重社會政治的固有秩序,使人在道德宗教和説話方面可以自我審查。希臘統治階層鼓吹宿命論,手段既高明又詭詐。百姓安於天命,他們的領導地位就穩如泰山,長存不變。相信命運的人會覺得,任何事情都是注定要發生的;上蒼為人着想,所以發生在人身上的事都是出於上蒼一番好意。”事實上,這不過“證明統治者們的私心”罷了。

宿命論在希臘的普遍程度,從希臘的文學作品可見一斑。在古代的寫作風格中,命運常常是史詩傳説和悲劇的主要元素。希臘也流傳着一個神話,説人的命運操縱在命運三女神的手裏:克洛托紡織生命之紗,拉凱西斯決定人壽命的長度,當指定時間一到,阿塔羅波斯就大剪一揮,了結人的生命。羅馬人也崇拜類似的三合一命運之神

羅馬人跟希臘人一樣,對自己的命運求索心切,因此都從巴比倫引入了占卜和占星術,還進一步加以發展。羅馬人把用來預測未來的事情稱為兆頭(portena),而兆頭預告的信息就稱為奧敏那(omina)。到了公元前3世紀,占星術成了希臘人當中流行的玩意兒。公元前62年,迄今已知最早期的希臘天宮圖也問世了。吉爾伯特·默里教授説,占星術“對古希臘人所生的影響,就像一種新疫症在某個荒蕪小島上擴散起來”,可見希臘人對占星術是十分地沉迷。

希臘人和羅馬人也認為諸神通過靈媒跟人溝通,因此在窺探未來時,他們也不時向靈媒求助。[7]這些見解導致甚麽結果呢?哲學家伯特蘭·羅素説:“恐懼取代了希望。人們窮一生的精力要掙脱厄運,而不再為美好的將來奮鬥。”後來,跟命運有關的信仰也成了一般基督教會爭議的課題。

基督教[编辑]

宿命论在“基督徒”當中曾经引起广泛的爭辯。

古希臘羅馬,人們相信命運已蔚然成風,早期的基督徒就生活在深受這種文化影響的環境裏。他們想弄清楚一個問題:既然上帝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可以“從起初指明末後的事”,他當然早就知道人會墮落犯罪,以及隨之而來的種種悲慘後果,這樣,他又怎算是個滿有愛心的上帝呢?[8]

多産的早期基督教作家奧利金辯稱,人應該記住一個重要因素:人是擁有自由意志的。奧利金寫道:“事實上,聖經裏有多不勝數的經文,毫不含糊地確立人有自由意志這麽一回事。”

奧利金説,人得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把事情怪在某種外在力量上是“不正確、不恰當的。這樣説的人旨在摒除人有自由意志的觀念罷了”。奧利金也説,上帝能預知事態發展,跟上帝注定事情發生或覺得要操縱事情,不該給混為一談。

深具影響力的教父奧古斯丁(公元354年──430年)認為,在決定事情方面,自由意志其實無足輕重。他這番話使爭論變得更加複雜。宿命論得以在一般基督教會裏奠基,全是拜奧古斯丁所賜。他的著作[9]成了中世紀人們討論的中心課題。在宗教改革運動期間,一般基督教會就命運所作的爭辯更趨白熱化,令各教會因為意見不一而産生嚴重分歧。

传播[编辑]

命運的觀念還不僅限於西方社會。每逢災禍發生,伊斯蘭教徒都會説“梅克蒂”,意思是“這是天意”,反映出他們同樣篤信命運。誠然,不少東方宗教都主張人能主宰自己的命運,但教義多少都帶有宿命論的成分。

例如,印度教徒和佛教徒都相信,也就是人今生的功過會決定他來生的命運,是逃避也逃避不來的。中國最早期的文字──甲骨文是刻在龜甲上的,而龜甲是可以用來占卜的。另外,宿命論也是美洲原住民信仰的一部分。舉個例,阿兹特克人就制訂出占卜曆書,好讓人查看自己的命運。即使遠至非洲,宿命論也十分普遍。

其實,這麽多人接受命運的觀念,不過表明人有個基本需要,就是得信靠一股高强的力量。約翰·諾斯在《人類的宗教》[10]裏寫道:“宗教都有個共同點,就是説人不是也不能獨自生存。人跟大自然和他外在的社會息息相關,甚至得依賴它們才可以繼續活下去。人或多或少都意識到,人是無法遺世獨立、不假外求的。”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The World Book Encyclopedia,「宿命论」條目
  2. ^ 《Babylon》,Joan Oates
  3. ^ 《圣经‧旧约‧以西結書》21章21节和但以理書2章1-4节相关的记载。
  4. ^ 《圣经‧旧约‧以賽亞書》47章13节的相关记载。
  5. ^ Randomness,Deborah Bennett著,英文
  6. ^ 《圣经‧旧约‧以賽亞書》19章3节对占星术和占卜的论述
  7. ^ 《聖經》使徒行傳16章16-19节对希腊人的记载
  8. ^ 《圣经‧旧约‧以賽亞書》46章10节和圣经新约約翰一書4章8节
  9. ^ 奥古斯丁的主要著作是《自由意志》
  10. ^ John B. Noss:《Man’s Relig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