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層遞,或稱遞進,是將意思一重又一重地展現出來的修辞手法[1]。凡要說的事物有兩個以上時,而且這些事物有大小、遠近、高低…等比例,組成這些相關事物的句子又有一定的規則,於是表達句子時,顯現出層層遞升或遞降的修辭技巧,稱為“層遞”[2]。這種修辭技巧,可以把論點闡述得更為精細透徹,促成文章氣勢的流動順暢,使說理或敘事有一氣呵成的效果。層遞的每一重和上一重之間的距離或比例應該是相同的,有點像數學上的等比數列等差數列。《文章精義》譽層遞技巧是“作文中大法度”。

註:《文章精義》和《文則》都無直接談到層遞,但相關的內容是意指層遞的。

分類[编辑]

按程度轉變的方向,可分為遞升和遞降。遞升就是從最不重要、最小、最簡單的地方開始,慢慢升到最重要、最大、最艱深的地方。遞降就是其相反。運用層遞修辭必須注意要有三件或三件以上的事物來作比較。[3]

  • 大河源自於小溪,小溪源自於高山。(藍蔭鼎 飲水思源)
  • 一個和尚挑水吃,兩個和尚抬水吃,三個和尚沒水吃。(諺語)

文則》就層遞的目標性質作了以下的分類:

積小成大 
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中庸
由精至粗 
古之明大道者,先明天,而道德次之;道德已明,而仁義次之;仁義已明,而分守次之,分守已明,而形名次之;形名已明,而因任次之;因任已明,而原省次之;原省已明,而是非次之;是非已明,而賞罰次之。《莊子.外篇.天道第十三》
自流及源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大學

例子[编辑]

  • 孟子.公孫丑下》首章起句謂“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下面分三段,第一段說天時不如地利,第二段說地利不如人和,第三段卻專說人和,而歸之“得道者多助”。《文章精義
  • 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萬。《三字經
  • 文章的每一句、每一段、一直到全篇,都要仔細推敲,仔細地下工夫。
  • 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牛者;三年之後,末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
  • 環滁皆山也。其西南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漸聞水聲潺潺,而瀉出於兩峰之間者,釀泉也。峰回路轉,有亭翼然,臨於泉上者,醉翁亭也。《醉翁亭記

相關的手法[编辑]

層遞經常和排比頂真同時使用。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