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公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毛公鼎
藝術家 未知
年代 西周宣王
類型 青铜书法
大小 53.8 cm × 47.9 cm(21.2英寸 × 18.9英寸)
藏於 中華民國臺北市國立故宮博物院

毛公鼎》是西周宣王年間所鑄造的青銅,腹內刻有500字金文冊命書,字數為舉世銘文青銅器中最多[1][2],是西周散文代表作,其書法也是金文中最高等級[註 1],故有「抵得一篇《尚書》」[3]、晚「四大國寶[註 2]、「青銅三寶」[註 3]之譽,現收藏於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並列為中華民國國寶

形制[编辑]

外觀[编辑]

《毛公鼎》通高53.8公分,腹深27.2公分,口徑47.9公分,重34.7公斤,大口圓腹,口沿有一道重環紋飾,上有兩隻大耳,腹下三隻獸蹄形足。[1][2]

銘文原文[编辑]

铭文拓片

《毛公鼎》腹內鑄有32行、共500字銘文,是西周晚期一篇完整的冊命書。文中提到周宣王在位初期,想要振興朝政,遂命叔父毛公瘖(有一說是毛公歆)處理國家大小事務,又命毛公一族擔任禁衛軍,保衛王家,並賜酒食、輿服、兵器。毛公感念周王,於是鑄鼎紀事,由子孫永保永享。[1][2]其釋文如下:

  • 王若曰:“父瘖!丕显文武,皇天引厌劂德,配我有周,膺受大命,率怀不廷方,亡不觐于文武耿光。唯天将集厥命,亦唯先正略又劂辟,属谨大命,肆皇天亡,临保我有周,丕巩先王配命,畏天疾威,司余小子弗,邦将曷吉?迹迹四方,大从丕静。呜呼!惧作小子溷湛于艰,永巩先王”。
  • 王曰:“父瘖囹余肇经先王命,命汝□我邦我家内外,□于小大政,□朕立,□许上下若□四方,死毋动余一人在位,弘唯乃智,余非庸又昏,汝毋敢妄宁,虔夙夕惠我一人。雍我邑小大酋,毋折缄,告余先王若德,用仰邵皇天。□□大命,康能四国,欲我弗作先王忧。”
  • 王曰:“父瘖!□之庶出入事于外,専命専政,兿小大楚赋。无唯正昏。弘其唯王智,□唯是丧我国。历自今,出入専命于外,厥非先告父歆,父歆舍命毋又敢□専命于外。”
  • 王曰:“父瘖!今余唯先王命,命汝亟一方,弘我邦我家。汝椎于政,勿雍建庶人?毋敢龚苞,龚□孜侮鳏寡。善效乃有正,毋敢湎于酒。汝毋敢坠,在乃服,□夙夕敬念王畏不□。汝毋弗师用先王作明型,欲汝弗以乃辟,陷于艰。”
  • 王曰:“父瘖!巳曰及兹卿事寮、大史寮,于父即尹,命汝司公族□叁有司、小子、师氏、虎臣、□朕执事。以乃族干捍吾王身。取卅。赐汝□□一卤,裸圭瓒宝,朱市□、□黄、玉环、玉□、金车、贲爰较、朱乱、□□、虎□、熏裹、右厄、画□、画□、金甬、错衡、金踵、金豪、束□、金□弼、鱼箙、马四匹、□ 勒、金巤、金膺、朱□二铃。锡女兹,用岁用政。”
  • 毛公瘖对扬天子皇休,用作尊鼎,子子孙孙永宝用。

銘文譯文[编辑]

  • 周王這樣說:「父瘖啊!偉大英明的文王武王,皇很滿意他們的德行,讓我們周國匹配他,我們衷心地接受了皇天的偉大命令。循撫懷柔了那些不來朝聘的方國,他們沒有不在文王、武王的光輝潤澤之中的。這樣,老天爺就收回了天命而給了我們周國。這也是先輩大臣們輔助他們的主君,勤懇奉天大命的結果。所以皇天不懈,監護著我們周國,大大鞏固了降給先王的匹配命令。但是嚴肅的上天突然發出威怒,嗣後的我雖沒來得及領略天威,卻知道對國家是不吉利的。擾擾四方,很不安寧。唉!我真害怕沉溺在艱難之中,永遠給先王帶來憂懼。」
  • 周王說:「父瘖啊!我嚴正地遵守先王的命令,命令你治理我們國家和我們家族的裏裏外外,操心大大小小的政事。屏衛我的王位,協調上下關係,考績四方官吏,始終不使我的王位動搖。這需要發揮你的智慧。我並不是那麼平庸而昏聵的,你也不能怠忽茍安,虔誠地時刻地惠助於我,維護我們國家大大小小的謀劃,不要閉口不說話。經常告訴我先王的美德,以便我能符合天意,繼續勉力保持大命,使四方諸國康強安定,使我不造成先王的擔憂!」
  • 周王說:「父瘖啊!這些眾官出入從事,對外發佈政令,制定各種徭役賦稅,不管錯對,都說是我的英明。這是可以造成亡國的!從今以後,出入或頒布命令,沒有事先報告你,也不是你叫他們頒布的,就不能對外胡髮發布政令!」
  • 周王說:「父瘖啊!現在我重申先王的命令,命令你做一方的政治楷模,光大我們的國家和家族。不要荒怠政事,不要壅塞庶民,不要讓官吏中飽私囊,不要欺負鰥公寡婦。好好教導你的僚屬,不能酗酒。你不能從你的職位上墜落下來,時刻勉力啊!恭恭敬敬地記住守業不易的遺訓。你不能不以先王所樹立的典型為表率,你不要讓你的君主陷入困難境地!」
  • 周王說:「父瘖啊!我已對這些卿事僚、太史僚說過,叫他們歸你管束。還命令你兼管三有司小子氏、虎臣,以及我的一切官吏。你率領你的族屬捍衛我。取資三十寽,賜你香酒一壇、裸用的瓚寶器、紅色蔽膝加青色橫帶、玉環、玉、金車、有紋飾的蔽較、紅皮製成的鞃和艱、虎紋車蓋絳色裏子、軛頭、蒙飾車廂前面欄杆的畫縛、銅車、錯紋衡飾、金踵、金秜、金蕈席、魚皮箭袋、四匹馬、鑣和絡、金馬冠、金纓索、紅旗二桿。賜你這些器物,以便你用來歲祭和征伐。」
  • 毛公瘖為了報答天子的輝煌美德,因而鑄造了一個寶鼎,子子孫孫永遠寶用。

流傳[编辑]

贺世明考证,《毛公鼎》於清宣宗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在陝西岐山周原(今陕西省岐山县[1]董家村村民董春生在村西地裡所挖掘,北京永和齋古董商蘇兆年、蘇億年兄弟聞訊而來[5],以白银300购得,但運輸之際,被另一村民董治官所阻,买卖没有做成。古董商以重金行賄知縣,董治官被逮下獄,以私藏国宝治罪。此鼎最後運到縣府,被古董商人悄悄運走,密藏於西安[5]张燕昌之子张石瓠曾巧見此鼎,便把鼎内銘文摹繪成雙鈎圖,寄給浙江嘉興名士徐同柏,寫了《周毛公鼎考釋》文章。

清文宗咸丰二年(1852年),北京金石学家收藏家陳介祺又從蘇億年手中購得[5],並賞給蘇億年1,000,此鼎深藏於密室,鮮為人知。陈介祺病故後,其孫陳孝笙於宣統二年(1910年)以萬兩白銀將鼎轉售給兩江總督端方,後端方被派到四川镇压保路运动,被革命军所杀。端方之後人因家道中落,将此鼎典押給天津俄国人开办的华俄道胜银行英国记者辛浦森出5萬美元[5]向端家購買,端家嫌錢太少,不肯割愛。当时有爱国人士極力呼籲保護國寶,《毛公鼎》輾轉至当时担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的大收藏家、后来国学馆馆长葉恭綽手中[5],存入大陆银行

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葉恭綽避走香港,此鼎則藏在上海寓所未能帶走。由于叶恭绰是用假名購得此鼎,日本人无法查知它的下落。[5]叶恭绰嘱咐其侄葉公超:「美国人和日本人两次出高价购买《毛公鼎》,我都没有答应。现在我把它托付给你,不得变卖,不得典质,更不能让它出国。有朝一日,可以献给国家。」[6]之後葉公超被日本軍方逼問時堅持不供出《毛公鼎》的下落,叶恭绰为救侄子,制造了一只假鼎上交日军。叶公超被释放后,于1941年密携《毛公鼎》逃往香港。不久,香港被日军攻占,叶家托德国友人辗转將鼎運回上海。后来因生活困頓而将鼎典押給银行,但巨商陈詠仁出资赎出,使《毛公鼎》不至於流浪他鄉。民國三十五年(1946年)陈詠仁将此鼎捐献给國民政府,次年由上海运至南京,收藏於中央博物院(今南京博物院)。[5]

1948年,大量故宮珍贵文物隨中華民國政府臺灣,此鼎亦在其中,现收藏於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近年來與翠玉白菜肉形石並列合稱「故宮三寶」。

價值[编辑]

《毛公鼎》腹內500字金文是全世界鑄銘青銅器中最多者,冊命文訓誥辭華美且古奧艱深,是西周散文代表作,郭沫若認為《毛公鼎》:「銘全體氣勢頗宏大,泱泱然存宗周宗主之風烈,此於宣王[註 4]之時爲宜」,並譽「抵得一篇《尚書》」。[3]其書法也是金文中最高等級,李瑞清在《毛公鼎》銘拓跋文說道:「《毛公鼎》為周廟堂文字,其文則《尚書》也,學書不學《毛公鼎》,猶儒生不讀《尚書》也。」故列名晚清「四大國寶」、「海內三寶」之一。[1][2]

相關[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注釋[编辑]

  1. ^ 李瑞清:「《毛公鼎》為周廟堂文字,其文則《尚書》也,學書不學《毛公鼎》,猶儒生不讀《尚書》也。」(《毛公鼎》銘拓跋文)
  2. ^ 按銘文數依序為《毛公鼎》500字、《散氏盤》357字、《大盂鼎》291字、《虢季子白盤》111字。[4]
  3. ^ 按銘文數依序為《毛公鼎》500字、《大盂鼎》291字、《大克鼎》290字。[5]
  4. ^ 郭沫若說法普遍獲學界同意,但唐蘭以為:「这个鼎从它的形制、铭文内容、文字书法看,应该是厲王时器」。

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鐘鼎彝銘漢字源流展——《毛公鼎》. 國立故宮博物院. 2010. 
  2. ^ 2.0 2.1 2.2 2.3 2.4 《毛公鼎》. 中華民國文化部. 2012-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3). 
  3. ^ 3.0 3.1 郭沫若. 《西周金文辭大系圖錄考釋·〈毛公鼎〉之年代》. 上海: 上海書店出版社. 1958. ISBN 780-622-557-9. 
  4. ^ 國寶檔案 第29、30集 《散氏盤》. CCTV-4. 2004-11-12.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國寶檔案 第51-54集 《毛公鼎》. CCTV-4. 2004-12-13. 
  6. ^ 稀世瑰寶《毛公鼎》的坎坷命運. 石獅日報. 2003-07-23. 

参见[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