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勝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毛利 勝永
時代 安土桃山時代江戶時代前期
出生日期 天正6年(1578年)
逝世日期 慶長20年5月8日(1615年6月4日)
别名 吉政
豐前守(通稱)
戒名 一齋
朝廷官位 從五位下豐前守
主君 豐臣秀吉秀賴
氏族 森氏毛利氏
父母 父:毛利勝信
兄弟 弟:山內勝近(吉近)
正室 安姬(龍造寺政家的女兒)
嗣子 勝家、太郎兵衛(鶴千代)
嗣女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毛利 勝永
假名 もうり かつなが
平文式罗马字 Mōri Katsunaga

毛利勝永(1577年-1615年6月4日)是安土桃山時代江戶時代初期的武將。豐臣氏家臣。父親是毛利勝信。本姓是森氏

在史料中,沒有出現過勝永的名諱。發給文書全部都以吉政為署名,而「政」字是龍造寺政家賜予的偏諱

生平[编辑]

秀吉時期[编辑]

天正5年(1577年)於尾張國出生(『土屋知貞私記』。另一說指是在近江國長濱出生)。與父親勝信一同仕於豐臣秀吉。天正15年(1587年),在父親勝信被賜予豐前國規矩郡高羽郡2郡6萬石並成為小倉的領主時,自身亦被賜予其中1萬石(根據『慶長4年諸侯分限帳』中記載為4萬8千石)。因為秀吉的命令而改姓與中國地方太守的毛利氏(本姓森氏和毛利氏的日語讀音相同),不過在翌年正月19日,秀吉授予的朱印狀中,仍然是送予「森壹岐守」,實際改為毛利姓確實時間,應是在鎮壓肥後國一揆豐前國人一揆之後。

天正16年(1588年),擔任毛利輝元的接待役,在能興行表現太鼓,獲許可隨同輝元與公家眾會見。天正18年(1590年),在巡察師范禮安再來訪之際,在小倉出迎。

慶長2年(1597年),在文祿慶長之役中從軍。在慶長之役中,擊退進攻蔚山倭城日语蔚山倭城朝鮮聯軍而立下戰功。把在朝鮮的戰場中獲得的送予豐臣秀次,得到秀次的禮狀。

慶長3年(1598年),在秀吉死去時,受領遺物刀「さださね」(『甫庵太閤記』。被認為是備前福岡一文字日语福岡一文字派的貞真)。

關原之戰[编辑]

慶長5年(1600年),在關原之戰中,與父親一同參戰並加入西軍。代替前往領國九州的父親指揮中央的軍勢,並在伏見城之戰中獲得極大戰功,得到毛利輝元、宇喜多秀家的感謝狀和3千石加增,不過失去了毛利九左衛門香春岳城日语香春岳城城主)和毛利勘左衛門等許多家臣,接著在安濃津城之戰和關原本戰時,與輝元的家臣一同被編入安國寺惠瓊的指揮之下,於是失去了軍事編成的力量,家中亦陷入混亂狀態,於是在沒有表現下戰敗。

在關原之戰後,在豐前的領地小倉城也被黑田如水(孝高)奪走,之後遭到改易。與父親一同被加藤清正、之後是山內一豐軟禁。因為與山內家是舊識和親交,獲得1千石封地,父子一同受到厚待。特別是弟弟被賜予山內姓並改名為山內吉近,受領2千石厚遇(不過在慶長18年(1613年)期間前往紀州淺野家仕官)。自身則居住在高知城北部的久萬村,時時往來於高知城。 慶長15年(1610年)5月25日,正室安姬死去後,勝永剃髮出家,號一齋。翌年(1611年)5月6日,父親勝信死去,在7日葬在江之口村尾戶山喜圓坊,後來改葬到秦村泰山。

大坂之陣[编辑]

慶長19年(1614年),接受豐臣秀賴的邀請,於是計畫逃出土佐國。此時對留守居日语留守居山內康豐假稱要幫助德川方的藩主山內忠義,希望能前往忠義的陣中。留下長男勝家為留守居,次男鶴千代(太郎兵衛)則留在城中作為人質,令康豐安心放行,不過之後與勝家一同乘船逃去,並前往大坂方。忠義在激怒下,命令監視勝家的山內四郎兵衛切腹,鶴千代、妻子和女兒則被軟禁在城內。

進入大坂城後,因為被視為豐臣家的譜代家臣,得到諸將的信賴並被稱為大坂五人眾(大坂城の五人衆)之一。在大坂冬之陣中,守備城池西北方(現今今橋日语今橋附近)。

慶長20年(1615年),在大坂夏之陣中,於5月6日收容在道明寺之戰中敗退的後藤基次等人的殘兵。從自軍抽出鐵砲隊擔任殿軍,自身率領本隊,向大坂城撤退。

翌日,在天王寺口之戰中,率領4千兵士,在德川家康本陣的正面四天王寺南門前布陣。在戰鬥開始後,迅速殺死本多忠朝小笠原秀政忠脩父子,接著擊破淺野長重秋田實季榊原康勝安藤直次六鄉政乘仙石忠政諏訪忠恒松下重綱酒井家次本多忠純的部隊,之後突入德川家康的本陣。但是在真田信繁隊壞滅後,戰線亦隨之崩壞,因為從四方受到關東勢攻擊而決定撤退。在退卻時亦顯示出漂亮的指揮,擊破進行反擊的藤堂高虎隊,防備著井伊直孝細川忠興等部隊的攻擊而往城內撤退。

8日,為豐臣秀賴介錯,與弟弟山内勘解由吉近和兒子勝家一同在蘆田矢倉切腹。享年37歲。

死後[编辑]

戰後,德川家康命令土佐的山內忠義把被留在城內的母子3人護送至京都,10歲的太郎兵衛被處罰,太郎兵衛以外則得到助命,被帶返土佐。

逸話[编辑]

  • 聽聞大坂的戰事即將開始後,向妻子說「我受了豐臣家的大恩,想為了秀賴公而獻上一命。但是如果我成為大坂的友方的話,留在這裡的你們將會遇到麻煩的吧」(自分は豊臣家に多大な恩を受けており、秀頼公のために一命を捧げたい。しかし自分が大坂に味方すれば、残ったお前たちに難儀がかかるだろう)並流涙嘆息。聽到這句說話的妻子激勵說「你報答主君的事是家族的名譽。如果擔心被留下的人,我們就沉到這個島的波浪下斷絕己命」(君の御為の働き、家の名誉です。残る者が心配ならば、わたくしたちはこの島の波に沈み一命を絶ちましょう)。勝永於是高興起來並設下一計,與兒子勝家一同前往大坂城。後來聽聞此事的家康命令「勇士的志氣是值得嘉許的。不應該向妻子問罪」(勇士の志、殊勝である。妻子を罪に問うてはならぬ),於是妻子和次男太郎兵衛被招到城內並被保護著。(『兵家茶話』、『常山紀談』)(勝永的正室是龍造寺政家的女兒,但是在大坂之陣以前就已經死去,因此應是繼室,不過姓名不詳。而這個故事被記載到『婦女鑑』(明治20年)等書物中)。
  • 道明寺之戰中,因為濃霧,真田信繁和勝永等人的援軍沒有及時到達,於是令後藤基次等名武將被討死,遲了合流的信繁對此感到悲嘆並向勝永說「因為濃霧而沒能救援友軍,更令又兵衛(後藤基次)等人戰死,我對自己感到羞恥。也許已經令到豐臣家的御運到達盡頭了」(濃霧のために味方を救えず、みすみす又兵衛らを死なせてしまったことを、自分は恥ずかしく思う。遂に豊臣家の御運も尽きたかもしれない),於是有了在此地被討死的覺悟。聽到此話的勝永對信繁安慰著說「在這裡戰死並無益處。難道不希望在右府大人(豐臣秀賴)的馬前華麗地戰死嗎」(ここで死んでも益はない。願わくば右府様の馬前で華々しく死のうではないか)。(『大坂陣聞書』)
  • 雖然在天王寺口的決戰中奮戰,但是望見他的黑田長政對僚友加藤嘉明問道「你說此時豎起的采配日语采配是誰的呢」(あの際立った采配は誰だろう),嘉明對此回答「你不認識嗎。他是毛利壹岐守的兒子豐前守勝永」(貴殿はご存じなかったのか。彼こそ毛利壱岐守が一子、豊前守勝永でござる)。長政驚訝地說「還記得之前他只是個小孩…終於亦像個歷戰的武將啊」(この前まで子供のように思っていたのに…さても歴戦の武将のようだ)並對此讚賞。(『武家事紀』)
  • 在當時見聞大坂城的戰鬥的傳教士報告「豐臣軍是真田信繁和毛利勝永擔任指揮宮,他們以可怕的氣勢和勇氣數度進行猛攻,敵軍的大將德川家康大驚失色,打算遵從日本的風俗進行切腹」(豊臣軍には真田信繁と毛利勝永という指揮官がおり、凄まじい気迫と勇気を揮い、数度に渡って猛攻を加えたので、敵軍の大将・徳川家康は色を失い、日本の風習に従って切腹をしようとした)。在『山本豐久私記』中亦有記述。
  • 江戶時代中期的文人神澤杜口在自己所著的隨筆集『翁草』中讚賞勝永的活躍,並寫著「可惜在後世只說真田而從不說毛利」(惜しいかな後世、真田を云いて毛利を云わず)。
  • 大坂之陣後,在土佐山內家中命令勝永的舊臣杉助左衛門對勝永的事歷進行總結。於是有了『毛利豐前守殿一卷』並長久以來在山內家流傳,大正末年,福本日南看到並寫了『大坂城的七將星』(大坂城の七将星)。現在流布勝永的生年等資料都是以『毛利豐前守殿一卷』為基礎。

人物[编辑]

  • 在大坂之陣、天王寺・岡山之戰中,有許多真田信繁(幸村)的活躍相常有名,但是毛利勝永的奮鬥可說是不比他差。特別是大坂之戰到最後仍然維持著戰線的就只有勝永一人,由此可見他攻守兩面的手腕和能力。因為沒有膾炙人口,於是他的活躍亦被隱藏起來,在當時大坂城中,名望可算是數一數二。與妻子和僚將的逸話可以推斷他的性格是相當溫順和寬厚,是個人格非常良好的人物。

登場作品[编辑]

小説
電視劇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