瀧川一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瀧川一益
瀧川一益
時代 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
出生日期 大永5年(1525年)
逝世日期 天正14年9月9日(1586年10月21日)
幼名 久助
改名 久助(幼名)、一益
别名 彦右衛門(通稱)、入庵、不干
戒名 道榮
墓所 島根縣信樂寺(松江市)
福井縣靈泉寺
朝廷官位 從五位下左近尉、左近將監、伊予守
主君 六角定賴織田信長織田秀信豐臣秀吉
氏族 瀧川氏
父母 父:瀧川資清、母:不詳
兄弟 高安範勝?
嗣子 一忠一時辰政、知ト齋
嗣女 佚名(瀧川雄利室)、佚名(津田秀政室)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滝川一益
假名 たきがわ がずます
平文式罗马字 Takigawa Kazumasu

瀧川一益(1525年-1586年10月21日),日本戰國時代武將及大名織田家家臣。由於出身甲賀,後世創作皆描述瀧川一益為忍者出身,但一益推薦九鬼嘉隆織田信長的時候嘉隆則指一益為志摩國出身。外號「進退皆看瀧川」的猛將,信長時期四位元帥級國主之一。

信長家臣時期[编辑]

相比起很多信長家臣,一益的能力很早就被信長发掘出來,並加以重用。1561年,擔任使者邀請松平元康(日後的德川家康)前往清洲城即信長當時的居城,達成了同盟(即清洲同盟)。

1567年2月,被委任為進攻伊勢的總大將,成功的攻下桑名員辨二郡,於是信長將伊勢侵略全權交給一益,不久後用計拉攏木造具政,以對抗伊勢最大勢力北畠具教,而之後信長迅速以大軍壓進伊勢國內,使得原本猶豫不決的諸勢力迅速倒向織田方,北畠氏的滅亡指日可待。兩年後,即永祿十二年(1569年),一益以寡兵奮戰,利用伊勢土豪的倒戈,終於使得北畠具教接受信長的勸降命令,並收信長次子織田信雄為養子,信長三子織田信孝則被神戶具盛收為養子。之後則被任命防守伊勢(大河內城之戰)。

1572年的三方原之戰,與平手汎秀佐久間信盛共同被信長命為援軍,然而在德川軍全面崩潰時逃亡,但並沒有被信長制裁。

1573年,隨同信長征討足利義昭,攻陷其所在的稹島城。然後立刻前往加入淺井朝倉討伐軍,勢如破竹的攻進朝倉本據地一乘谷城,之後負責安撫朝倉降將及越前國人的任務。同年九月,信長攻擊長島一向一揆,也加入了攻勢中,戰後受封了北勢五郡,兼任長島城主,信長還申請了左近將監的官位給了一益。1575年5月,長篠之戰中率領鐵炮隊出陣,也參與了同年的越前一向一揆殲滅戰。

1577年2月則是隨著已經漸漸減少出陣的信長征討紀州雜賀眾,8月則前往越前支援柴田勝家對上杉謙信手取川之戰,但敗北,10月則加入信長嫡男織田信忠松永久秀的討伐戰,久秀自殺後,迅速前往丹波協助明智光秀。之後播磨的羽柴求援,便帶著丹羽、明智前往播磨參戰。1578年,被信長要求,造出能擊敗毛利家水軍的大船,之後與九鬼嘉隆造出了六艘鐵甲船,在第二次木津川之戰中大敗毛利水軍,九鬼嘉隆因此役而受封領地,被人稱為海賊大名。同年,鎮守攝津有岡城的荒木村重突然謀反,因此信長迅速誘降中川清秀、並勸降高山右近以求孤立村重,並且親自出爭攝津,一益與丹羽長秀和信忠則於他處夾攻,攻陷有岡城,一益則立下大功。

1580年,稱霸關東的北條氏頻頻透過一益來向信長示好,而與武田交惡的信長自然樂見其成,於是任一益為「關八州御警固」,以維持與北條聯繫。

1581年,輔佐信長次子信雄進攻伊賀,即第二次伊賀進攻,在善用兵的一益協助下,曾大敗信雄的伊賀眾只抵抗的不到半個月就被消滅。

1582年3月,在一益長期勸誘下,武田勝賴旗下鎮守東山道的大將木曾義昌也倒戈至織田軍,而信長則於此時聯絡德川、北條氏,討伐武田氏,此戰總兵力達到十七萬之眾,織田軍勢如破竹,武田方因勝賴長期惡政,織田方完全沒有受到抵抗就攻至新府城,勝賴則在家臣的守護下完成了切腹,源氏名族,稱霸東海的甲斐武田就此滅亡。同年,官位已是正二位內府的信長,將原是上杉氏所有的關東管領職賜給了一益,並封給一益上野一國和信濃二郡的領地,此時一益所領的石高已經直逼百萬石了,而關東的經營信長則全權交由一益來處理。

6月2日,主君信長在本能寺因為明智光秀的謀反而死亡,而一益則深知此事不可能隱瞞,於是開誠佈公告訴投靠在他旗下的上野豪族,讓他們自己決定去留,結果所有人都因感佩而留在一益旗下,但是北條氏此時一方面來信安撫,一方面則迅速動員大軍六萬人以取回失去的關八州主導權。而一益早就由手下甲賀眾遞上的情報判斷出北條氏的野心,於是迅速備戰,徵招到了一萬三千人的軍勢。後來兩軍開戰,一益迅速攻下制高點的金窪城,並大敗來援的的北條氏邦,而北條氏則在神流川合流五萬兵力對瀧川方發起了總攻,但是在一益的運籌帷幄之下北條氏久攻不下,焦急的北條氏判斷一益的目的是迅速趕回近畿處理織田家事務,因此詐敗,當一益大喜而深入的時候,北條方發起反攻,瀧川軍大敗,此戰史稱神流川之戰

瀧川一益以往的勇猛及武運也隨著神流川之戰大敗而煙消雲散,往後伴隨著他的是一連串的敗戰與羞辱....

末年[编辑]

在一益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回到長島城時,羽柴秀吉早已經替主君信長報了仇,然而清洲會議上,秀吉硬是將一益從宿老的位置上拉下來,而後來在信長的百日祭時也被秀吉譏稱:「沒有瀧川大人的位置。」在織田家形成派系後,一益迅速的加入了柴田方。

同年12月,秀吉發兵攻打岐阜城的信孝,而信孝則交出在清洲會議上被秀吉推選為繼承者的織田三法師(即織田秀信)後談和。1583年正月,一益對羽柴軍的龜山城發起了猛攻,而信孝也迅速進攻大垣城以牽制秀吉,替柴田勝家對秀吉的決戰增加優勢,然而就在此時,秀吉之弟羽柴秀長竟然迅速的攻下伊勢諸城,使得一益只能暫時降服,靜觀其變。然而一益的期望落空了,柴田在賤岳之戰大敗,一益的領地全被秀吉沒收,只被賜與了區區的五千石。

1584年加入羽柴方參與小牧長久手之戰,但是戰敗被秀吉斥責,不久後出家,號入山庵,將家督讓給次子一時,蟄居於越前,領三千石的隱居料。後來秀吉一度想以一萬二千石重新起用一益,但瀧川一益最終在1586年於失意中病死,享年六十二歲,法號道榮,結束開高走低的人生。

後代[编辑]

織田四天王
柴田勝家 | 丹羽長秀 | 瀧川一益 | 明智光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