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右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山 右近
高山右近
在城跡公園的高山右近銅像
時代 日本戰國時代江戶時代前期
出生日期 天文21年(1552年)
逝世日期 慶長20年1月8日(1615年2月5日)
别名 友祥、長房、重友
彦五郎、右近大夫、右近允、右近助(通稱)
戒名 南坊等伯
洗禮名 JusteジュストJuistユスト
朝廷官位 從五位下大藏少輔
主君 松永久秀和田惟政荒木村重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前田利家利長
氏族 高山氏日语高山氏
父母 父:高山友照
母:高山瑪利亞
兄弟 弟:太郎右衛門
姐妹 妹:和田惟政
正室 高山妙
嗣子 長房忠右衛門亮之進
嗣女 露西亞横山康玄室)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高山 右近
假名 たかやま うこん
平文式罗马字 Takayama Ukon

高山右近(1552年-1615年2月4日)是日本戰國時代江戶時代初期的武將、大名。著名吉利支丹大名利休七哲之一。本名友祥長房重友(現存文書上只有重友能被確認)。通稱彦五郎。父親是高山友照。與中川清秀是從兄弟。

洗禮名是Justeジュスト(或Juistユスト),在葡萄牙語中是「正義的人」的意思。 號南坊

生平[编辑]

三好家臣時期[编辑]

高山氏日语高山氏攝津國三島郡高山庄日语高山庄(現今大阪府豐能郡豐能町高山)出身的國人領主。出自秩父氏日语秩父氏一派的高山黨庶流甲賀五十三家之一。父親友照擔任當主的時期,仕於當時畿內最大勢力三好長慶,跟隨三好氏日语三好氏的重臣松永久秀,以大和國宇陀郡澤城(現今奈良縣宇陀市榛原)為居城。

天文21年(1552年)出生,家中嫡男。永祿7年(1564年),接受基督教洗禮(12歲)。父親友照在奈良聽到琵琶法師耶穌會修道士洛倫索了齋日语ロレンソ了斎的說話後,受到感動,於是接受洗禮,同時返回居城澤城,並令家人和家臣洗禮。於是得到洗禮名Justeジュスト)。

不過三好氏在當主長慶於永祿7年死去後,因為內紛等原因而急速衰退,高山氏本來的所領攝津亦被豪族池田氏伊丹氏日语伊丹氏等勢力威脅。

織田家臣時期[编辑]

永祿11年(1568年),在織田信長強力的軍事力庇護下,足利義昭成為第15代將軍,於是狀況突變。義昭消滅攝津的土着領主之一的入江氏日语入江氏後,把直臣和田惟政配置在高槻城日语高槻城,並任命惟政、伊丹親興池田勝正為攝津守護攝津三守護),於是高山父子仕於惟政。

元龜2年(1571年),惟政在與池田氏的被官日语被官荒木村重中川清秀的戰鬥中敗北並戰死(白井河原之戰),不久後,村重壓倒池田氏,並接近信長,得到「隨意取去攝津國(即確保全域的領有権)」(摂津国の切り取り勝手)的承諾後,消滅再次接近三好氏的伊丹氏,並清除攝津的石山本願寺領有的石山周邊(現今大阪市域)勢力,領有攝津全國。

在惟政死後,高槻城由惟政的兒子惟長成為城主,不過因為只有17歲,於是由叔父和田惟增輔佐,但是惟長無故殺害惟增。因此高山家成為主家的相談役,但是認為不妥的和田家臣們向惟長進言暗殺高山父子。高山家被告知「惟長決定乘機殺死高山父子」(惟長は好機があり次第、高山親子を殺すことに決めた),友照因此事而與村重相談,村重說「如果如此,則應該在被殺前殺死(對方)。我亦帶兵援助」(もしそうであるなら殺される前に殺すべきだ。自分は兵をもって援助する),並送出給予惟長的所領中2萬石的書狀。

元龜4年(1573年)3月,惟長與反高山派的家臣一同偽裝要與高山父子對話,邀請高山父子出城,高山父子從同伴中得知這個計策,不過仍然率領14至15名家臣前往高槻城,與等待中的惟長等人廝殺。在夜晚的亂戰中,屋內的蠟燭被弄滅,在黑暗中,右近在火光熄滅前,看到惟長在床上,在火光熄滅後,立即衝到床邊,雖然手腕受傷,不過以兩刀令惟長負上致命傷,不過聽到響聲的高山家臣前來支援時,其中一人誤傷右近,令右近的頭部被切斷一半,傷害非常嚴重,不過最後無事,此後更傾向基督教。另一方面,惟長與家人和家臣逃到近江國甲賀郡日语甲賀郡,不過在該地死亡。

此後,高山父子處於村重之下,因為村重從信長手上得到攝津一圓的支配權,這次事件受村重控制,而高山父子則成為高槻城城主,在不久後進行高槻城的修築工事,並採用石垣塗壁等當時畿內流行的様式。

父親友照在50歲時,把高槻城讓予右近,自身則以基督徒的方式生活。在這個時代,友照熱心於建築教堂傳教,領內的神社佛閣被破壞,神官日语神官僧侶受到迫害,而父親的方式亦對右近有很大影響。

荒木村重反亂[编辑]

荒木村重錦繪圖

天正6年(1578年),以與力身份跟隨的荒木村重背叛主君織田信長。在得知村重謀反後,把妹妹和兒子送到有岡城日语有岡城當作人質,以顯示誠意並阻止村重謀反,不過失敗。對選擇投向村重還是信長感到煩惱,於是向尊敬的耶穌會會員グネッキ・ソルディ・オルガンティノ日语グネッキ・ソルディ・オルガンティノ神父求助,而神父建議「向信長投降是正義,好好地祈禱並決定吧」(信長に降るのが正義であるが、よく祈って決断せよ)。

因為高槻城日语高槻城是要地,信長決定首先攻陷此城,而因為信長判斷金錢和地位不足以動搖右近,於是要脅「如果右近不投降的話就殺死畿內的傳教士基督徒,並破壞教堂」。

此時,城內分為徹底抗戰的父親友照等人和請求開城兩派,而右近決定向信長降服,並穿著紙衣出城,親自與信長見面,而村重亦沒有把留在城內的右近家人、家臣、人質殺死。結果,右近的離脱成為荒木軍敗北的主要原因(此後,村重的重臣中川清秀亦投向織田軍)。而這次功績受信長承認,於是保著高槻城,更從2萬石加增至4萬石。

秀吉家臣時期[编辑]

天正10年(1582年)6月,信長在本能寺之變中死去,明智光秀希望得到右近和清秀的幫助,不過右近返回高槻並投向羽柴秀吉。在不久後的山崎之戰中擔任先鋒,與清秀和池田恒興一同奮戰,令光秀敗北。在清洲會議中,戰功得到承認而加增領地。在本能寺之變後,安土城被燒毀,於是把安土的神學院セミナリヨ)轉移至高槻。在賤岳之戰中,守備岩崎山,受到柴田勝家的外甥佐久間盛政猛攻,清秀戰死,右近則撤退至羽柴秀長的陣中。此後,有小牧長久手之戰寄和四國征伐等戰事中參戰。

繼承父親友照政策的右近,破壞領內的神社佛閣,並迫害神官日语神官僧侶,因此令畿內的高槻周邊古神社佛閣建築物完全消失,古老的佛像亦只有少數留下,領內許多寺社亦有「因為高山右近的軍勢而受破壞,一時間衰退」(高山右近の軍勢により破壊され、一時衰退した)等的記錄。而在『佛洛伊斯日本史日语フロイス日本史』等基督徒方的記述中,指右近沒有強制住民和家臣信教(實際上,向寺社發出的所領安堵狀亦是在受洗後發出),在絕大的影響力下,領內的住民差不多全是基督徒。因此廢寺増加,破壞寺院以獲得建設教堂的材料。

流放時期[编辑]

由於受到秀吉信任,在天正13年(1585年),被賜予播磨國明石郡日语明石郡的新領地6萬石,並以船上城日语船上城為居城。不過在不久後,秀吉發出伴天連追放令吉利支丹大名陷入苦況,但是右近為了信仰,不惜捨棄全部領地和財産。此後暫時受小西行長庇護,在小豆島肥後國等地隱居。天正16年(1588年),受前田利家邀請而前往加賀國金澤,並得到1萬5千石扶持俸祿。

天正18年(1590年),在小田原征伐中,雖然是被流放處分的身份,不過亦屬於前田軍而從軍。在修築金澤城時,右近以先進的畿內築城法知識,大大得到應用。此後亦受到利家的嫡男利長繼續庇護,在政治、軍事等家政中,擔任相談役。慶長14年(1609年),因為利長的隱居城富山城發生火災,於是參與在越中國射水郡日语射水郡關野(現今富山縣高岡市)築造新城高岡城

慶長19年(1614年),因為德川家康禁教令日语禁教令,在加賀生活的右近在眾人的挽留下,離開加賀。在長崎與家人一同被流放的內藤如安等人一同乘上前往馬尼拉的船,並在12月到達馬尼拉。耶穌會報告和傳教士報告而變得有名的右近在馬尼拉,受到西班牙的總督Juan de Silva英语Juan de Silva等人熱烈歡迎。不過因為船旅的疲勞,以及不習慣當城氣候,年老的右近立即得病,在慶長20年1月8日(1615年2月4日)死去。享年64歲。

死後[编辑]

右近的葬禮在總督的指示下,通告馬尼拉全市,並在王城區聖安娜教堂內舉行。死後,家人被允許返回日本。現在石川縣羽咋郡志賀町代田、福井縣福井市大分縣大分市有直系子孫「高山家」。

在死後4百年的平成27年(2015年),日本的天主教中央協議會日语カトリック中央協議会因為右近捨棄地位而貫徹信仰,而將其列為殉教者,並向羅馬教廷申請將其認定為真福者。同年6月18日,教廷的神學調査委員會通過最終手續,翌年(2016年)1月22日,得到教宗方濟各認可,今後可以正式在宣福禮中追悼。

人物、逸話[编辑]

  • 言行慎重,性格認真。受到以秀吉為首的諸將褒美,並留下許多故事。織田有樂齋在著作『喫茶余祿』中,評價右近的茶道「在製作中加入所想亦好,不過在其中有『清之病』」(作りも思い入れも良いが、どこか清の病いがある)。
  • 發出伴天連追放令的秀吉因為愛惜右近的才能,於是派茶道師匠千利休勸告右近棄教,但是右近回答「即使違背主君的命令,亦不改其志,才是真武士」(主君の命令に背いても志を変えないのが真の武士である),令利休放棄。

外部連結[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