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芬蘭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芬蘭化芬蘭語Suomettuminen,英語:Finlandization),或稱芬蘭模式,指的是一个弱小的国家遵循於强大的邻国的政策决定,以保持主权及领土完整。源自於二戰後,芬蘭為了避免鄰近強國蘇聯的併吞,在國際事務上順從蘇聯意見,並以自我檢查(self-censorship)消弭、壓制國內反蘇聯聲音。這套「以小事大」作法雖被譏為「芬蘭化」,但保住芬蘭的獨立國家地位[1],得以延續至今,成為世界上發達國家福利國家,國民享有極高標準的生活品質[2]。另外,類似案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丹麦纳粹德国也是。而此一名詞,出現於1960年代後期的西德,為當時西德的保守派批評西德總理威利·勃蘭特所新造的詞。勃蘭特為當時重視同共產主義國家尤其东欧阵營對話的西德總理。

2010年,布魯斯·季禮在〈台灣芬蘭化〉(英語:Not So Dire Straits: How the Finlandization of Taiwan Benefits U.S.Security)中提出台灣芬蘭化一詞,用以描述馬英九政府的對北京政策[3],並提議在海峽低盪的情況下,美國可以降低台灣在全球戰略布局中的重要性。[3]

芬蘭[编辑]

在1939年簽訂的蘇德互不侵犯條約中,納粹德國承認芬蘭為蘇聯的勢力范圍。後蘇聯對芬蘭發起了冬季戰爭,最終芬蘭以割讓本國十分之一的領土為代價同蘇聯停戰。1941年蘇德戰爭開始後,芬蘭對蘇聯發動了以收復失地為目的的繼續戰爭。後因軸心國轉入劣勢,因而芬蘭同蘇聯停戰,并攻擊駐扎在芬蘭國內的德軍。因其戰敗國的身份,加之地理位置而難以期望獲得西方世界支援的芬蘭(不過美國曾秘密援助過芬蘭),在1948年同蘇聯簽訂了互助條約,蘇联承诺保障及不侵犯芬兰的主权,但實際上芬蘭被蘇聯控制。

冷战期间,芬兰沒加入北约,保持中立国的外交路线,維持獨立主权,以及半总統制議會民主制和資本主義市场经济福利國家,但在國際事務上,芬蘭事實上经常站在了蘇聯一側。大眾媒體也進行了自我審查,冬季戰爭中蘇聯的侵略等有可能被解释为“反苏”的言论也成為了禁忌的話題。鄰国瑞典也奉行類似外交政策,这与加入北約的丹麦挪威略为不同,這些情況到了蘇聯解體,芬蘭加入歐盟後不再存在。不过,不變的是芬兰仍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維持不加入北約並與美國保持距離。

中華民國(台灣)[编辑]

中華民國自1927年國民政府成立、以至中華民國政府1949年之後遷至臺灣地區以來,一直奉行親美國的外交政策到現在。在台灣的蔣中正與和在中國大陸的毛澤東各自成為分離的政治實體,彼此敵對大約三十年。但兩人在1970年中期相繼去世之後,北京當局開始關注國內的經濟發展,後來選擇停止砲擊台灣的金馬外島,並歡迎台灣同胞到大陸旅遊、投資及探親。

另一方面,台灣在1988年開始主政的李登輝總統也認可開啟這種交流,雙方的海峽交流協會於1993年在新加坡舉行首度直接汪辜會談,展開雙方的「首度和解」。然而當美國核發簽證給李登輝來訪問康乃爾大學時,這個「首度和解」在1995年就遽然中斷。隨後歷經1995年和1996年北京當局對台海發射飛彈、華盛頓派遣航空母艦與雷達艦前來台海、以及台灣人民在2000年選出民主進步黨陳水扁擔任總統,兩岸關係急遽惡化,這是兩岸關係的「再度凍結」。

兩岸關係的「二度和解」始於2005年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淡化統一要求的談話。而中國國民黨籍的馬英九在2008年就任總統主政後的和解政策,使台灣愈來愈走向「芬蘭化」,具體例證包括莫拉克颱風後,台灣雖讓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赴台為災民祈福,卻拒絕維族領袖熱比婭入境,馬英九本人在六四事件紀念日時不再批評北京,只輕描淡寫地以歷史傷痛帶過,都是不折不扣「芬蘭化」的表現。[4]

2008年,台灣第二次政黨輪替後,台灣亲中媒體避免提及法輪功天安門事件等,避免直接批評中國大陸,被認為是「媒體芬蘭化」[5]

2016年,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就任總統的民進黨籍的蔡英文執政期間兩岸關係再次急遽惡化。

參考資料[编辑]

  1. ^ 閻紀宇專欄:巨人臥榻旁的生存之道,談談「芬蘭模式」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風傳媒
  2. ^ 芬蘭簡介[永久失效連結]發現者旅遊
  3. ^ 3.0 3.1 Gilley, Bruce. Not So Dire Straits. 2009-12-21. ISSN 0015-7120 (美国英语). 
  4. ^ 和解政策不需要芬蘭化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争议来源][[Category:]]
  5. ^ 鍾年晃,《我的大話人生:「大話新聞」停播始末&我所認識的鄭弘儀》,2012,台北,前衛出版社,ISBN 978957801699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