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苏联政治笑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苏联政治笑話(或稱苏东政治笑话),即流行于前苏联和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笑话。这种笑话的来源很多,除了来自在这些国家生活的人外,也有一些来自美国西德及其他國家的報社雜誌。此类笑话以讽刺苏联-东欧诸国的领导人、政治、经济和生活状态为主,数量极大,讽刺辛辣,广为流传。前美國總統罗纳德·里根曾在公众集会上讲过几个这样的笑话,据他所说他还“讲给了戈尔巴乔夫听,然后他笑了”。[1]近年美國政府解密檔案揭露,當年美國駐莫斯科大使館一直持續收集並整理流傳的蘇聯政治笑話,再用密電傳回華府美国政府会让中央情報局(CIA)​分析,因“這些笑話非常准確地反映蘇聯社會公眾的情緒”。[2]

在苏联,这种政治笑话的起源时间不详,但在1950年代斯大林执政末期就已经广泛出现。这些笑话最初来自于沙俄时期的政治笑话。[3]在苏联和东欧,政治笑话的泛滥是在1960-80年代(尤其是在勃列日涅夫执政后期),和地下出版物一起成为了社会主义阵营异议人士的一种象征。在“開放政策”之前当局一直试图限制政治笑话的传播流动,但效果不佳。

政治笑话体裁上,一般是段子式或者问答式,问答式也会非常简单,很适合獨角喜劇。著名的“亚美尼亚广播电台英语Radio Yerevan jokes”系列就是典型的问答式政治笑话。

嘲笑领导人的笑话[编辑]

苏联、东欧的重要领导人基本都进入了笑话: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戈尔巴乔夫昂纳克齐奥塞斯库等人都是经常出现的角色。列宁被讽刺的几率低,因为他的在位時長較短。不过,在1970年列宁诞辰100周年之际,由于官方铺天盖地的政治宣传,相应也出现了不少关于列宁和列宁纪念活动的笑话。

列寧[编辑]

在民間,蘇聯領導人之中,列寧評價相對高,但他也偶受消遣。

  • 列宁因為濫殺無辜而下了地狱,沒幾天卻把地狱小鬼卒們发展为少年先鋒隊队员,地獄之主撒旦忍无可忍,只好把列寧送去天堂。過了幾天,撒旦想知道列寧在天堂的情况,于是打电话到天堂。
撒旦问:「請問是上帝嗎?」
上帝回答:「首先,沒有上帝。其次,叫我耶和華同志,在我們這裏,每個人都是同志。第三,有事請快點說,我還要參加黨代表會議。」
  • 一个老师领着小学生們经过公园,路上看到了一只小白兔。他的学生都是城裏人,没见过白兔。
“这是甚麼,你們知道麼?”老师问。没人回答。
“孩子们,”老师试图引导学生的思路,“這是我们常读的许多故事、歌曲和诗歌中的角色。”
一个学生赶忙向小兔敬礼,恭敬地说:“原来您长这样,列宁爷爷!”
答:“列寧要是看不下去了,走出來的話,那史達林怎麼辦?”
  • 問:「為甚麼列寧喜歡穿皮鞋,斯大林卻總是穿靴子?」
答:「列寧時代,俄羅斯的血水只淹到腳踝。」

斯大林[编辑]

约瑟夫·斯大林在政治笑话中的形象一般是残暴、猜忌,他和农民生活困苦经常挂钩(考虑到1929年的农业集体化和1930年代末的大清洗)。

  • 列宁臨終時,趕緊派人叫史達林进克里姆林宫來交代遺言。
列寧說:“不瞒你说,我还有一个隐忧啊。”
“说吧,亲爱的伊里奇。”史達林专心地听着。
列寧說:“我死後,人们願意跟著你走吗?” 列寧說。
“他们一定会跟我走的。”史達林强调说,“一定会的!”
列寧說:“但愿如此。我只是担心,万一他们不跟你走,你怎么办?”
史達林答道:“那他们就得跟您走!”
伊萨科夫回答:“史達林同志,我得向您报告。我有严重缺陷,我有一条腿,在战争中受重伤被截肢了。”
“这是你认为必须报告的唯一缺陷吗?”
“是的。”
“我们原先那位参谋长连脑都没有,照样坚持工作。你不过就缺条腿罷了,哪有甚麼了不起?”斯大林说。
  • 史達林去一场苏联喜剧电影的首映。在影片播放时他一直哈哈大笑。
結束後,斯大林问道:“我喜欢这电影。但為甚麼那个諧星留著跟我一樣的小胡子?”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只有一人怯怯地提议道:“史達林同志,要不要让演员把胡子剃了?”
史達林答道:“好主意,枪毙前先把胡子剃了。”
  • 集体农庄莊員伊凡[註 1]在河裡捉到一條大魚,高興地回到家裡和老婆說:“看,我們有炸魚吃了!”
“沒有油啊。”
“那就煮!”
“沒鍋。”
“烤魚!”
“沒柴。”
伊凡氣死了,走到河邊把魚扔了回去。那魚在水裡劃了一個半圓,上身出水,舉起右鰭激動地高呼:“史達林萬歲!”
加里寧想了一會說:「在這立個牌子,寫:‘集体农庄’。」
史達林納悶地說:「有甚麼用?」
加里寧:「這樣一半老鼠會餓死,另一半則會跑掉。」
  • 一位美国历史学家和一位俄罗斯历史学家,讨论谁是1900年到1950年的最偉大人物。
“我支持胡佛先生,”美国人说,“他尝试着教导我们美国人停止酗酒!”
“這又没甚麼!”俄国人接着说,“我选择史達林,他讓我们俄国人省了吃饭。”
史達林開口答道:“亲爱的伊里奇,這裏是莫斯科!”

赫鲁晓夫[编辑]

尼基塔·赫鲁晓夫在政治笑话中的形象是无知、粗鲁、愚蠢、秃顶、爱胡扯、爱吹牛皮的。这和他本人的以上作风分不开。也因為赫鲁晓夫原本是斯大林的親信,對斯大林唯唯諾諾、唯命是從,也是其肅清政敵的幫兇。卻在斯大林死後,撻伐斯大林,引發了去史達林化,所以出現不少揶揄「赫魯雪夫害怕史達林」的笑話。還有赫魯雪夫與美國總統的交鋒也出現了不少段子。

在一旁的斯大林看不下去,說:「尼基塔,去拿刀子。」
赫鲁晓夫迅速地回答說:「好,斯大林同志!請問您要斬誰?」
  • 苏共二十大上,赫魯雪夫在报告前突然消失了。但是过了几分钟后他又回来了,并登上了主席台。
人们问他:“赫魯雪夫同志,您刚才去哪了?”
赫魯雪夫說:“我去摸一摸史達林还有没有脉搏,以防万一。”
  • 赫魯雪夫在蘇共二十大揭露史達林的惡行時,臺下傳來了一張摺好的便條紙。
赫魯雪夫打開,並當場宣讀了條子的內容:“赫魯雪夫同志,史達林做出这些暴行時,你在幹嘛?”。
然後問道:“這是誰寫的,給我站出來!現在!”。
連問三次,臺下鴉雀無聲。
赫魯雪夫笑著說:“當時,我也不敢站出來。”
  • 赫魯雪夫和約翰·甘迺迪交谈,各自吹嘘,甘迺迪说:“美国医学发达,有种药水,灌到死人嘴裏,可以起死回生。”
赫魯雪夫说:“苏联体育发达,有人十分钟以內,就可以从莫斯科跑到美国。”甘迺迪要求見証,赫魯雪夫慌了手脚,召集文武大臣商量对策。
有人出了个好计策说:“可以辦到的,赫魯雪夫同志,你先让甘迺迪把药水拿来,灌到斯大林嘴裏。斯大林复活後,你用不了五分钟就可以从莫斯科跑到美国。”
  • 赫魯雪夫清算斯大林的惡行後,俄國人紛紛想對斯大林鞭屍。赫魯雪夫顧及共產黨的威信,希望把斯大林的遺體送到海外埋葬,于是在聯合國征求意愿:
英國代表:「我们这边已经有丘吉尔英雄有一个就够了。」
日本代表:「我们已经有東條英機獨裁者有一个就太多了。」
这时,以色列代表說願意接收。
赫魯雪夫马上脸色發青,喊道:“不行啊!那裏埋的人會复活啊!”
  • 赫魯雪夫前来参观抽象藝術的畫展,開始詢問解說員。
问:“这该死的绿点和黄点是?”
答:“赫鲁晓夫同志,这幅画是表现我们偉大的农民在努力完成生产两亿吨谷物的计划。”
问:“那这堆該死的黑色三角形中的红色長条呢?”
答:“赫魯雪夫同志,这幅画描绘了工厂中我们英雄般的产业工人。”
问:“那这个『屁股上長了兩個耳朵』的圖呢?”
答:“赫鲁晓夫同志,这不是画,是镜子。”
  • 赫魯雪夫到一個養豬場視察,跟幾隻豬一起拍了照片。記者報導時寫下:「赫魯雪夫同志和豬合影」,但又感不妥,故改成:「豬和赫魯雪夫同志合影」,可還是怪怪的。最後把照片上的字改成:“左起第三位是赫魯雪夫同志”。
  • 赫魯雪夫到一個養豬場視察。
養豬場書記很傷心地說:「領導同志,這裏小豬都很健康,唯有一隻總是病的」。
仁民愛物的赫魯雪夫也覺得難過,說:「交給我試試看,同志。」
赫魯雪夫帶回小豬,自己醫,沒有起色;又找御醫每晚都來家裏,醫了一個禮拜,還是沒有起色。第八天凌晨小豬斷氣了,赫魯雪夫怕自己醫不好小豬被人嘲笑,於是大清早把小豬屍體放在嬰兒車裏,走出門口要丟入垃圾桶,卻撞見了阿納斯塔斯·米高揚
米高揚笑著說:「總書記同志,這麼早就出來散步啦!」
赫魯雪夫一想,超級大國國家領導人醫一隻病豬,太可笑了,而且還醫死了,更可笑。只好順著話說:「哎唷,我的小孫子哭得不行,帶出來透透氣。」
米高揚走到嬰兒車,認真看了一下,討好地說:「這孩子真可愛,真像您啊!」
  • 问:「理查·尼克森来莫斯科时,和赫魯雪夫打賭,繞克里姆林宮賽跑一圈,而且尼克森贏了。我們《真理報》該怎麼報導?」
答:「在国际长跑比赛中,我们的總書記同志获得了光荣的第二名,美國總統尼克森先生则为倒数第二。」
  • 问:「蘇聯最长的笑话?」
答:「赫魯雪夫在全國代表大會上的讲话。」
  • 科學家聯名要求赫魯雪夫去領導一個癌症治療所。
赫魯雪夫推托道:「謝謝同志們的支持,但我對癌症一竅不通啊。」
科學家紛紛說道:「赫魯雪夫同志,您只要应用一下您在农业问题上的经验就好了!您一负责,粮食就全不见了!”

勃列日涅夫[编辑]

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在政治笑话中的形象一般是爱慕虚荣、權力欲强、喜欢享乐、痴呆健忘、病入膏肓的。苏联当局努力培养对他的个人崇拜、他本人的“勋章收藏爱好”和他請人捉刀而获得了列宁文学奖的回忆录三部曲也经常是被嘲笑的对象。关于他的笑话是所有苏联领导人中最多的。[4]

  • 政治局会议上,布里茲涅夫兴致勃勃地说:“同志们都说我那三本回忆录写得好,哪天给我弄一套,我也读一读。”
  • 勃列日涅夫打電話到埃及:“我是勃列日涅夫,我要慰問沙達特總統的遺孀!”
“遺孀? 沙達特總統可一直都活著呀?”電話另一端傳來驚訝的聲音。
勃列日涅夫放下電話,向身旁的克格勃頭子大喊:“混蛋!為甚麼遲了?”
  • 苏斯洛夫去世了。亲朋好友都来参加追悼會,医疗组的医生们也出席了。
其中一位医生突然发现勃列日涅夫神情恍惚,不大正常,就对同伴们说:“我们要记住,现在患老年痴呆症的人不少,这个病已经成为我们的主要敌人了。”
“不对。”勃列日涅夫听到他们的议论后说:“现在我们的主要敌人不是老年痴呆,而是纪律涣散。你们看,大家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可是苏斯洛夫还没来!!」
  • 勃列日涅夫看到一个人扛着西瓜在路上走,於是突然很想吃西瓜。他讓司機停下车,他攔下那人,強迫那人把西瓜卖给他。
那人说:“好吧,總書記同志。您选一个吧。”
勃列日涅夫:“只有一个西瓜啊。”
那人说:“您选上总书记的时候,不也是这样?”
  • 勃列日涅夫在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上看著稿子演講,念著:「O-O-O-O-O」
“不,總書記同志,”他的副官低聲道,“那是奧林匹克的標誌。”
“丘吉尔是谁?”勃列日涅夫反问。
柴契爾夫人無法回答,只有默不作聲。
回到蘇聯駐英大使馆英语Embassy of Russia, London,大使賀道:“總書記同志,您的妙語太厲害了,让撒切尔老实了,以後再也不敢亂问這種白癡问题了。”
“撒切尔是谁?”勃列日涅夫又问。
  • 遊客約翰來到了名人器官販賣中心,一大腦標價100萬美元,定睛一看,是撒切尔夫人的大腦。另一大腦標價120萬美元,乃雷根的大腦,突然間看到櫃臺最頂端寫了一串斯拉夫字母,標價1000萬美元,約翰目瞪口呆,於是問了櫃臺小姐。
約翰:「小姐,這斯拉夫字母寫的是?」
小姐回答:「勃列日涅夫。」
約翰:「一樣都是大國領導人,憑甚麼比撒切尔跟雷根貴那麼多呢?」
小姐笑著回答:「此君大腦全新,從未用過!故有此價值!」
  • 一只鳄鱼吃掉布里茲涅夫,结果它拉了一个星期的勋章。
  • “你听说了吗?布里茲涅夫做手术了。”
“哪種手术?”
“擴胸手术。因为勋章摆不下了。”
  •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 “昨天莫斯科发生了地震。但是学者们对此表示怀疑,因为莫斯科处于非地震带。不过,我们的驻莫斯科记者报告说该市确有震感。最后经过核实,原来并非地震,而是苏共总书记布里茲涅夫佩滿勋章的衣服掉到了地上。」
  • 一个蘇聯老頭在堤防邊散步,不慎落入河中,水流湍急。
老頭大喊:“看在基督份上,救救我啊!”
堤防上的兩個警察抽著香菸,視而不見。
老頭大喊:“看在馬克思列寧同志份上,救救我啊!”
堤防上的兩個警察仍坐著聊天,毫不在意。
老頭突然高呼:“布里茲涅夫是白癡!”
兩個警察同時跳入河中,一人拉手,一人拉腳,把老頭拖了上岸,五花大綁。
老頭被法官判了11年徒刑。
法官說,侮辱党和国家领导人判刑1年,泄露党和国家机密判刑10年。
不过听说他1年後就獲釋了,因为自从勃列日涅夫同志在联合国发表演说之后,那就不再是党和国家机密了。
  • 話說布里茲涅夫當上總書記之後,將在鄉下的老母接到了莫斯科。老太太來了以後,布里茲涅夫得意洋洋地向老太太展示了一番自己的豪華別墅、高級汽車、名貴家具等等,老太太看得是目瞪口呆。
布里茲涅夫問:「媽,這些東西怎麼樣?」
老太太說:“兒子啊,這一切都很好,但是,共產黨來了,你怎麼辦?”
  • 在美國人登陸月球成功當天,布里茲涅夫就打電話給蘇聯太空人:「鑒於美國人已經在月球上登陸。為了爭一口氣,現在組織決定,馬上派你們去登陸太陽。」
太空人大驚,哽咽道:「總書記同志,太陽太燙,我們會被燒死的。」
布里茲涅夫生氣地說:「你以為組織沒有考慮過嗎?我們已經決定,派你們在晚上去!」
  • 布里茲涅夫即将访问波兰,波兰当局命令一位著名画家创作一幅名为《布里茲涅夫在波兰》的大型油画作为献礼。很不情愿的画家在威逼下接受了工作。画完成后,波兰一高官前来验收,结果让他大吃一惊:画面上是一男一女在豪华的大床上极尽缠绵,窗外的风景是克里姆林宫。
“这女的是谁?”高官愤怒地问。
布里茲涅夫同志的夫人。”画家答道。
“男的呢?!”
“布里茲涅夫同志的副官。”
“那布里茲涅夫在哪?”
“布里茲涅夫在波兰。”画家答道。
  • 勃列日涅夫和美國總統吉米·卡特在大廈上開會,休息時間兩人一直比較美國跟蘇聯的優劣,最後居然開始比誰的保鏢更忠誠。
卡特推開窗說: “約翰,跳下去!”
約翰哽咽著說:“你怎麼能這樣呢?總統先生!我還有老婆、孩子欸!”
卡特被感動了,流著淚道歉,叫約翰走了。
然後輪到勃列日涅夫:“伊凡,從這裡跳下去!”伊凡二話不說,就要往下跳。
卡特一把抱住他說:“你瘋掉了?跳下去會死的!”
伊凡抵抗著卡特,堅持要跳下去,說:“別攔著我!總統先生!我還有老婆、孩子欸!”

安德罗波夫[编辑]

短暂担任过苏联最高领导人的尤里·安德罗波夫除了克格勃主席的身份经常遭到讽刺之外,他糟糕的健康状况也是老人政治的缩影,故也经常在笑话中出场。

  • 问:為甚麼安德罗波夫不能像布里茲涅夫一樣,一直出国?
答:因为布里茲涅夫裝的是电池,安德羅波夫裝的是电线。 [註 2]
答:這是因為安德羅波夫的腎臟病檢驗結果最差,契爾年科的心電圖報告最差。

戈尔巴乔夫[编辑]

  • 戈巴契夫時期,蘇聯物資短缺,人人天天大排長龍,等著買民生必需品
伊凡排隊排煩了,就嚷道:“我要去揍戈巴契夫。”然後轉身離去。
五分鐘後伊凡回來了,旁邊人問:“這麼快就揍完了?”
“當然沒有。”伊凡說:“排隊揍他的人比這裏還多。”
  • 某日,戈巴契夫向人民演說,說:「同志們!目前物資短缺,國內形勢有些緊張,請大家諒解!」
一個工人站起來大喊:「我絕不罷工怠職!」
戈巴契夫大悅,繼續說:「隨時間發展,大概會有很多人失業。」
工人說:「我還是拚命工作。」
戈巴契夫有些感動,又說:「再過些時日,情勢會更緊張,也許會有人挨餓!」
工人答:「沒關係,我無償加班!」
戈巴契夫熱淚盈眶地說:「謝謝,但也許會有人餓死?」
工人大聲說:「我就二十四小時連續工作,總書記同志!」
戈巴契夫狂奔下主席台,牢牢握住該人的手,說:「我…我…該…該…我該怎麽感謝您呢?您在哪高就?」
工人受寵若驚,面露難色說:「我……我…我是火葬場的!」
  • 戈巴契夫時期,物資短缺。失戀的伊凡存了很久的錢,才來到酒館……
伊凡掏出5盧布,放在桌上:「來一杯伏特加!」
酒保:「10盧布。」
伊凡:「標價說5盧布,你怎麼說10盧布?」
酒保:「酒價5盧布,另外5盧布是黨課徵的革命基金。」
伊凡不情不願地又掏出5盧布,酒保收下,但奇怪的是,酒保又把5盧布還給伊凡。
伊凡:「不用課徵革命基金了?」
酒保:「我們沒有酒了,這是退給你的酒錢。」
  • 戈尔巴乔夫在别墅与妻子赖莎一起度假。早上,戈尔巴乔夫穿着条内裤走到阳台上呼吸新鲜空气。
“亲爱的,回来穿上睡衣。”赖莎喊道。
“赖莎,你是怎么隔着两个房间看到我的?”
“不,我在听自由欧洲电台。”

普京[编辑]

  • 普京正在召开新闻发布会。
    第一位记者站起来:“我来自《华盛顿邮报》。你对车臣的万人坑和不尊重人权行为有什么看法?”
    普京:“下一个问题。”
    第二位记者站起来:“我来自《每日镜报》。据说车臣有集中营,每天都有和平的公民都在里面被谋杀,这是真的吗?”
    普京:“下一个问题。”
    第三位记者站起来:“我来自《南德意志报》,请说明刻赤海峡目前正在发生什么,还有图兹拉是地峡还是岛屿,为什么俄罗斯人要在那里筑堤英语2003_Tuzla_Island_conflict?”
    普京想了想,然后看着第一位记者:“你问了关于车臣的什么问题?”[5]

许多人将弗拉基米尔·普京和约瑟夫·斯大林相提并论,普京的反对者指责普京这样做,而新斯大林主义者则自豪地支持普京这样做。许多关于苏联领导人的笑话都在普京身上被重述了。[6]

  • 斯大林出现在普京的梦中,并对普京说:“我给你两条建议:把你的所有政敵給殺光,然後把克里姆林宫的外牆涂成蓝色的。”
    普京问道:“为什么是蓝色?”
    斯大林笑著說:“我就知道你不会反对第一个。”

随着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许多关于这场战争的笑话开始在网上流传,与俄罗斯宣传设定的预期相比,俄罗斯军队的进展相当令人失望:

  • “普京说乌克兰根本无法与我们强大的俄罗斯和俄罗斯军队相提并论。所以现在情况如何?”
    “俄罗斯损失了15000名士兵、6名将军、500辆坦克、3艘船、100架飞机和1000辆卡车。勝利仍尚未到來。”
  • 根据联邦媒体监督局的命令,下一期的《战争与和平》将改名为《特别军事行动与叛国罪》。
  • “‘两天占领基辅’特别军事行动现已进入第24天。”

昂纳克[编辑]

关于埃里希·昂纳克的政治笑话相当丰富,因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内的知识分子政治异见势力较强,而昂纳克又执政太久。这些笑话大多是表达对昂纳克的各种不满和不支持。

  • 昂纳克早晨站在阳台上,看到太陽升起,開心地說:“早安,亲爱的太阳!”
太阳回答说:“早安,昂纳克同志!”
昂纳克中午站在阳台上,看見日正當中,開心地說:“午安,亲爱的太阳!”
太阳回答说:“午安,昂纳克同志!”
昂纳克黃昏時站在阳台上,看見太陽快要下山了,開心地說:“再見了,亲爱的太阳!”
太阳回答说:“去你媽的,我已經到西德了!”[註 3]
  • 昂纳克和情婦在豪華房間裏情话綿綿,雲雨一番後,昂纳克心情舒畅,慷慨地许诺她一个礼物,沒有任何限制。
她想了一会,回答说:“親愛的,如果你一定要送我一個禮物的话,我希望是开放柏林围墙。一天就够了。”
昂纳克说:“当然没问题,亲爱的。但為何要我做这件事呢?”
情婦回答说:“我想和你单独享受二人世界。”
  • 一个老妇人在东柏林询问站岗的警察:“请问‘原则商店’在哪裏呢?”
警察想了一会说:“这里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商店啊。”
老夫人说:“应该有的啊,不然我们的昂纳克同志怎么会说‘一切东西,原则都是可以买到的’呢?”
  • 昂纳克想知道自己的民意支持度如何,所以他微服私訪,走著走著,走到一個別墅,他敲了门。
一个小女孩打开门:“叔叔,你是谁呀?”
“小朋友,我是那个让你们能够生活得如此幸福的人,是我为你们带来了食物和經濟……”
“妈妈,妈妈,快点过来,慕尼黑的彼得叔叔来看我们啦!”[註 4]
  • 何內克想知道自己的民意支持度如何,所以他微服私访。
他在大街上问一个人:“抱歉,打擾一下,请问您觉得何內克怎么样?”
这个人把他引到一條暗巷,确认四下无人,沒有其他人能听见他说话之後,他贴着何內克的耳朵小声说:“我支持何內克!”

亚美尼亚广播电台系列笑话[编辑]

亚美尼亚广播电台(或称埃里温广播电台)是苏联境内(远不限于亚美尼亚)甚至整个东欧地区都广为流传的笑话,笑话的格式相对固定,为“亚美尼亚广播电台收到提问……,亚美尼亚广播电台对此回答……”,通常简写为“问答”(Q/A)式笑话。这种笑话的题材其实不仅仅限于政治笑话(还有不少生活笑话),但政治笑话占绝大多数。这样的笑话经常会有很多小系列。在德国电影《窃听风暴》里,斯塔西的头头古毕兹中校就讲了一个关于昂纳克的这种笑话。

  • 问:从前有鸡還是有蛋?
答:从前两个都有。
  • 问:甚麼是「最短的笑话」?
答:共产主义
  • 问:甚麼是「最长的笑话」?
答:赫鲁晓夫在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
答:我们不回答政治问题。
答:有两种可能的情况。现实的可能是火星人会降临地球帮我们打理一切,科幻的可能是我们能自己完成改革目标。
  • 问:何謂「混乱」?
答:我们对国家经济不做评论。
  • 问:您能描述一下东德的地理特征吗?
答:一个充满各种瓶颈的坦途。
  • 問:能夠用香蕉當指南針嗎?
答:可以。把香蕉橫放在柏林圍牆上,香蕉被從哪邊抽走哪邊就是東邊。
答:大概相当于椅子电椅的区别。
  • 问:我要去西方国家开会,可是旅费不够。怎么办?
答:在原则上这不是问题。别买返程票就行。[7]

犹太人笑话(拉宾诺维奇笑话)[编辑]

由于历史原因,在苏联時期,曾经对犹太人有着严重的偏见和歧视,尤其是在1950年代斯大林执政后期和1970年代移民以色列风潮期间。犹太人对歧视不满于是编出了不少笑话。犹太人的奸猾形象也经常出现在笑话之中。前一类笑话中的犹太人一般叫「拉宾诺维奇」(Rabinovich,因此这一系列经常称为拉宾诺维奇笑话),后一种笑话中的犹太人则经常叫亞巴郎。这一类笑话通常和敖德萨(沙俄时代起的犹太人聚居区)、移民以色列(在一段时间中苏联人能够自由移民的国家只有以色列,在勃列日涅夫时代有四分之一的苏联犹太人移民以色列)有关。

  • 俄罗斯移民在好莱坞开了家俄式餐馆叫“俄罗斯怀旧”。菜单:
第一道菜——罗宋汤
第二道菜——油炸包
甜点——猛敲一下顾客的脖子并怒吼:“滚出去犹太猪!”
  • 五一勞動節的游行上,拉宾诺维奇举着这样一个牌子走过会场:「感谢你,斯大林同志,是你给了我幸福的童年。」
書記找到他:“你認為我沒有常識,你在侮辱我的腦袋吗?你童年的时候,我们的斯大林同志还没出生呢!”
拉宾诺维奇答道:“这就是我感谢他的原因。”
  • 苏联反犹者:“外国报纸全都是犹太人办的!”
苏联犹太人:“没错!所以外国报纸寄到这里时都给施了割礼。”
  • 甲:以前有法老王和犹太人,法老王都死光了,犹太人活了下来;以前有宗教法官和犹太人,宗教法官都死光了,猶太人活了下来;以前有纳粹党和犹太人,纳粹都死光了,犹太人活了下来;现在有共產黨和犹太人。
乙:你到底想说甚麼?
甲:没甚麼,只是说犹太人生命力很堅韌而已。

苏东关系的笑话[编辑]

苏东关系是东欧笑话中特别常见的话题,一般是用来讽刺苏联利用经互会从各个加盟共和国“剪羊毛”的手段或者对华沙公约国家的入侵(尤其是1968年对捷克斯洛伐克的入侵)。有些笑话(尤其是波兰的)则直接表达出对俄国的反感。

  • 苏联人造卫星试验中动用了以下力量:
东德的火箭;
罗马尼亚的能源
捷克的电子设备
俄罗斯的狗。[註 5]
  • 二戰結束後,一個波蘭農村老太太,看到街上立著的巨幅畫像,激動地吼著說,這是自己的姪子。
別人訓斥她:「胡說八道,這是斯大林同志!」
老太太:「他是幹嘛的?」
答:「他幫我們趕走了入侵的德國人!」
老太太急問:「他能不能把俄國人也趕走啊?」
沙达特说:「第一,20条远洋货轮。」
布里茲涅夫:「小事。」
沙达特说:「第二,是100万吨煤。」
布里茲涅夫:「小事。」
沙达特又说:「最後是一个小小要求,我想要一辆自行车,送给我的孩子當生日礼物。」
「恕難從命!」勃列日涅夫皱起了眉头,緩緩地說:「因為波兰沒有製造自行车。」
  • 一名捷克人撿到了一個魔瓶,隨意的磨蹭居然救出了瓶中精靈。瓶中精靈開心地對他說:「為了報答你,我幫你完成三個願望。」
捷克人說:「太感謝你了,我希望中國能侵略捷克。」
精靈說:「第二個呢?」
捷克人說:「我還是希望中國再次侵略捷克。」
精靈說:「那第三個呢?」
捷克人說:「還是希望中國侵略捷克。」
精靈說:「如你所願。但不知道你跟你的國家有甚麼深仇大恨,竟希望中國人三次侵略?」
捷克人笑著說道:「因為中國人要侵略捷克三次,就得先橫越俄羅斯六次囉!」

苏美关系的笑话[编辑]

苏美关系是苏联笑话中特别常见的话题,讽刺的内容不定,不过经常是针对苏联领导人或苏联体制的。

  • 問:“美國童話跟蘇聯童話有甚麼不同?”
答:“美國童話通常會說:‘很久很久以前……’而我們蘇聯的則是;『不遠了,不遠了……』
  • 一个美国人和一个苏联人互相吹牛,夸耀自己的国家。
美国人说道:“我的国家实在自由。你可以在白宫前大喊,对总统说:‘美國總統是個白癡!’”
苏联人便答道:“这沒甚麼!我的国家也很自由!你可以在克里姆林宫前大喊,对总书记说:‘总书记同志,美国总统是個白癡!’”
  • 美國太空人登上了月球,蘇聯太空人隨後跟上,並宣布:「月球自古屬於蘇聯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帝的入侵,實屬於違反國際法的行為。」美國太空人打算反擊時,卻得到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命令:“切記,勿跟赤色分子發生衝突!”只好眼睜睜看著蘇聯人變本加厲地把整個月球漆成紅色。蘇聯人走了以後,美國人得到了NASA的指令:“ 用白色的漆,在上面塗上『COCA COLA』八個字母。”

苏中关系的笑话[编辑]

中苏关系也是常见的苏联政治笑话题材,不過在苏联人眼中中國則是落後而貧困的國家,他們看的中国人形象和犹太人差不多奸诈。此外在苏联笑话的流传期间中苏关系极其紧张,中國與美國等西方國家一樣不受歡迎,因此也有一定的醜化,特别是在1960年代末珍宝岛事件之后到1970年代中“黄祸论”在苏联甚嚣尘上的时期还编出了好多假想苏联被中国占领的讽刺笑话。

  • 问:「乐观主义者和悲观主义者的差別?」
答:「乐观主义者学英文;悲观主义者学中文。」
  • 一个芬兰人问另一个苏联人:“先生,如果我们的国家必须和共產國家发生战争,您希望对手是谁?”
答:“老天爺啊!当然是中国人了!”

在靠近阿尔巴尼亚的罗马尼亚同样存在讽刺阿尔巴尼亚的笑话,因为罗马尼亚人看阿尔巴尼亚人就跟苏联人看中国人差不多。

  • 问:「如何停止正在前进的阿尔巴尼亚坦克?」
答:「打死正在推坦克的士兵。」

关于政治[编辑]

作为政治笑话,讽刺苏联、东欧政治生活的内容是相当多的,涉及到党组织生活、等额选举、路线摇摆、老人政治言论控制等等等等。政治笑话经常在重大政治事件之后飞速传播,克格勃的调查报告称,一个政治笑话可以在一天以内传遍一个莫斯科大小的城市。[4]

亚历山大说:「我將征服歐洲亞洲,我要是有苏联的坦克的話。」   
凱撒说:「我将征服全世界,我要是有苏联的飞机的話。」   
拿破仑说:「全世界都不会知道滑鐵盧戰役,我要是有《真理报》的話。」
  • 斯大林、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乘坐火车出门。开着开着,火车突然停了。
斯大林把头伸出车窗外,怒吼道:“把火车司机拖出去槍斃了!”可是车还是没有动。
赫鲁晓夫说:“给火车司机昭雪,恢复名誉!”车仍然没有动。
勃列日涅夫说:「同志们,不如這樣!」勃列日涅夫拉上窗帘,坐在座位上自己摇动身体,做出列车还在前进的样子。
讲者說:列宁格勒新建了一个發電廠
聽眾舉手:“我刚从那回来,那裡才沒有甚麼發電廠。您是不是講錯了?”
讲者没有回答,继续说:“斯大林格勒已建了一个新的化工厂。”
另一個聽眾舉手: “我刚从那回来,那裡才沒有甚麼化工厂。”
讲者苦笑著說:“同志们,你们最好少东游西逛的,要多看一些报纸!比如《真理报》!”
  • 莫斯科市民伊凡·伊凡洛夫的鸚鵡丟了,遍尋不著,便在報紙上發表了一篇聲明:“本人伊凡·伊凡洛夫遺失鸚鵡一只,另外,本人不同意該鸚鵡的政治觀點。”
  • 書記问:“伊凡,你眉頭深鎖欸,你對這個問題有甚麼意見嗎?”
伊凡:“對,我是有意見,但我並不同意我的意見!”
  • 伊凡·伊凡洛夫參加蘇聯共產黨的入黨面試。
面試官:“你知道列寧同志反對抽菸嗎?”
伊凡:“既然列寧同志這樣說了,我入黨就戒了。”
面試官:“你知道列寧同志反對喝酒麼?”
伊凡:“既然列寧同志這樣說了,我入黨就戒了。”
面試官:“你知道列寧同志反對女色跟賭博嗎?”
伊凡:“既然列寧同志這樣說了,我入黨就戒了。”
面試官:“你願意為黨而死嗎?”
伊凡:“隨時,今天就可以。”
面試官:“你是今天面試最忠黨愛國的人。”
伊凡:“反正入黨之後,跟死掉也沒兩樣。”
  • 蘇聯共產黨的入黨面試問題:“何謂共產黨?”
伊凡:“就像我內人一樣。”
面試官:“怎麼解釋?”
伊凡:“第一,我愛她;第二,我怕她;第三,最好是能夠換一個。”
  • 甲:「內人已经在厨艺学校学了三年了。 」
乙:「學那麼久啦,嫂夫人的厨艺一定很好! 」
甲:「學校還沒教煮飯,剛教到蘇共二十大。」
  • 问:「苏联最常见的是甚麼? 」
答:「暂时的困难。」
  • 问:「有四十顆牙、四條腿的,是甚麼東西?」
答:「鱷魚。」
问:「有四顆牙、四十條腿的,是甚麼東西?」
答:「蘇聯共產黨政治局。」
  • 问:「昨天,政治局被闖空門了,會怎麼樣?」
答:「我們會不知道明天當選的書記是誰。」
  • 有人给克里姆林宫打电话:
“你们在聘苏共的新总书记吗?”
“你白癡喔?”
“对,病入膏肓的老白癡!”
  • 一个男的在报摊买了一份《真理报》。
摊主好奇地问道:“同志,每天早上你都买《真理报》,可连翻都不翻开就扔掉,為甚麼?”
男人答道:“我在等一份讣告。”
摊主奇怪了:“可是讣告在不知道第幾版欸?”
男人答道:“我向您保证,我想看的讣告会上头版的。”
答:「当然,不过美国宪法也保证言论后的自由。」
  • 蘇聯的一次大會上,主持人突然說:「請認為社會主義好的同志坐到會場的左邊,認為資本主義好的同志坐到會場右邊。」全部人坐到了左邊,沒有人坐到右邊,但有一個人還坐在中間不動。
主持人:「同志你還在猶豫嗎?到底認為社會主義好還是資本主義好?」
答:「我心裏是認為社會主義好,但是我的生活像是資本主義。」
主持人慌忙地行禮說:「書記,我們終於找到您了。」
  • 苏联邮政发行历届蘇共總書記纪念邮票,发行没1个月,邮局就宣布紧急停止使用。理由是:寄信人不知道往哪面吐唾沫。
  • 苏联特工对美国特工夸口道:“我们知道你们国家所有核弹发射井的位置。”
美国特工说:“我们知道你们未来20年全体政治局委员名单。”
  • 美国人:“我们有言论自由,可以在白宫前面大喊美国总统是傻子。”
苏联人:“那又怎么样?我们也可以在克林姆林宫前面说美国总统是傻子。”
  • 在调查表上有这样一个问题:在执行总路线时你动摇过吗?
拉宾诺维奇回答道:“我和总路线一起动摇。”
  • 监狱里两个囚犯正交流经验。
问:“你是政治犯么?”
答:“我本來是个水電工,被党委書記叫去修下水道。我看了看,说,‘整个体系都该换了’,于是我就被判了7年。”
  • 问:「甚麼是允许?甚麼是禁止?」
答:「在英国,被允许的就允许,被禁止的就禁止;在美国,沒禁止的,都允许;在德国,沒允许的,都禁止;在法国,甚麼都允许,包括禁止的;在苏联,甚麼都禁止,包括允许的。」

关于经济状况和日常生活[编辑]

和经济有关的笑话一般是讽刺苏联的产品笨重粗劣质量差,工厂工作效率低、市场投机倒把、黑市猖獗、糧食货物不足,社会贫富分化、民眾缺錢以致於偷搶拐騙、人浮于事等。关于东德生产的卫星牌小汽车的笑话不论在东德还是在保有该车型的其他苏东国家都很受欢迎。举例:

  • 问:「蘇聯是否可以改為兩黨制?」
答:「不可能!我們又養不起。」
  • 问:「你每天看報紙麼?」
答:「當然啊,不然怎知道我過著幸福的生活?」
  • 问:「长达两公里并且老是喫白菜的動物是甚麼?」
答:「莫斯科肉店前排的人龍。」
答:“那我們去哪買糧食?”
  • 问:「一辆卫星牌汽车停在红灯前,灯变绿了,车却没动,是怎么回事?」
答:「地上有一小坨口香糖。」
  • 问:「苏联农业面临的主要障碍有哪些?」
答:「主要的障碍有四个: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
  • 问:「听说莫斯科奥运村的房子是由特殊材料所製的,请問它的成份是?」
答:「一成的水泥,九成的竊聽器。」
  • 问:“共產主義到底是藝術還是科學?”
答 :“我不清楚是不是藝術,但我清楚知道不是科學。”
问:“為甚麼?”
答:“如果是科學的話,他們應該先拿狗做試驗。”
  • 布里茲涅夫在黨內讲话:“很快工人们就能生活得更好!”
臺下传来一个声音:“那我们怎么办?”
  • 两个骷髅相遇了,一个问另一个:
“你死在戈尔巴乔夫的新粮食政策之前还是之后?”
“我还活着。”另一个答道。
  • 蒙面的搶匪,拿出一把手槍,吼著:「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你應該知道我來幹甚麼的?」
市民:「收稅?」
  • 羅馬神父問莫斯科市民:「為甚麼你們蘇聯人不願相信死後有地獄呢?」
市民:「我們認為活著就有了。」
教皇:「他們人在蘇聯。」
一个法国人看了,说:“他们一定是法国人,情侣裸体散步。”
一个英国人看了,说:“他们一定是英国人,有紳士風度,男士有好吃的东西就和女士分享。”
一个苏联人看了,说:“他们一定是苏联人,他们没衣服穿,吃得很少,却还以为自己在天堂!”
  • 一个日本工程師出差到俄罗斯维修日本製的机械。日本人每天工作8小时,很努力地修理機器,一句話都不說。一个月后他把任務順利完成,在他返回日本之前,含泪地对大家说:“我道歉,同志们。我知道工人们应该团结起来,但我有合約在身,不得不工作,我为没有参与你们的长期罢工,在此向你们正式道歉!”
  • 美國使節團到蘇聯訪問,蘇聯官員得意的說:“蘇聯到了下一個五年計劃,每個家庭都可以擁有一架私人飛機!”
美國人驚訝地問:“ 民眾要飛機幹甚麼呢?”
蘇聯官員說:“當然有用啊……譬如你在莫斯科聽說列寧格勒開始賣麵包了,你可以馬上開飛機趕去排隊啊。”
  • 美國使節團到蘇聯訪問,參觀一個重工業工廠,找到號稱「勞動楷模」的老工人。
美國人:“每月工資多少?”
老工人:“3000盧布。”
美國人:“你有多少存款?”
老工人:“10萬盧布。”
美國人:“存了這麼多錢要做甚麼呢?”
老工人:“我准備買一雙靴子。”
  • 一個集体农庄上,黨員們將研究兩個問題:第一是如何建一個木棚,第二是如何建設共產主義。突然之間大家卻發現一塊木板也沒有,於是直接研究第二個問題。
  • 一個愁眉苦臉的男子一邊走路一邊喊著:「沒有肥皂,沒有電池,也沒有襪子」……
這時旁邊走過來一個看起來像是便衣警察的男子小聲對他說:「同志,您要是再這樣詆毀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我會拿槍托敲您的腦袋!」
那個男子看看便衣警察,繼續自言自語:「連子彈也沒有……」
  • 一個美國人和一個蘇聯人下了地獄,地獄的主管指著兩間相鄰的房間,告訴他們:“我們這其實沒有甚麼火刑斬首的,只有美國地獄跟蘇聯地獄,在美國地獄中,你可以喫牛排、看電視、喝可樂甚麼都可以做,但是每天早上必須喫一桶屎。而在蘇聯地獄中也一樣,但每天早上都得喫兩桶屎。你們就依照國籍去罷。”
有一天,他們在門口相遇,美國人說:“誠如主管說的一樣。我的生活還不錯。就是每天喫一桶屎,快讓我崩潰了。你兩桶屎一定更慘?”
答:「我從來沒喫啊。第一天去蘇聯地獄的時候,桶子就被偷啦。第二天早上主管又拿了兩桶屎來,又被同牢的蘇聯鬼偷走啦。所以我至今沒喫過屎。」
  • 赫魯曉夫訪問一所學校。他問一名學生:「你的父親是誰?」
學生回答說:「是黨!」
赫魯曉夫很滿意,他又問:「你的母親是誰?」
學生回答說:「是祖國!」
赫魯曉夫又問:「你長大了想當甚麼?」
學生說:“孤兒。”
  • 一个美国人刚从莫斯科机场出来,他想打听一下时间。这时从身旁走过一位莫斯科人,手里拎着个沉重的箱子,很吃力的样子。美国人拦住了他,问他当地时间。莫斯科人放下箱子,抬手看了看手表,一口气报出来现在的时间然后还有气压、温度、湿度等信息。
美国人很吃惊,问道:「这块手表的功能可真多,是苏联技术生产的吗?」
莫斯科人自豪地回答:「是的,是我们苏联制造的。」
然后又吃力地重新拎起那个箱子接着说道:「就是电池重了点。」
  • 一位顧客來到汽車行想要買車,向銷售員問:「我想要預訂一台汽車,大約要等多久才能取車?」
「十年後的今天就能過來取車。」
「那麼我要早上過來還是下午過來?」
「為什麼這樣問?這是十年後的事情,早上跟下午來有什麼差別?」
「因為水電工早上要來我家。」

值得一提的是,時任美國總統罗纳德·里根也曾經在公開場合多次提及這則笑話。

关于内务部-克格勃-斯塔西等秘密警察机构[编辑]

讽刺秘密警察内务人民委员部克格勃斯塔西)的段子多以调侃这些组织的严刑逼供和无孔不入为主。也有一些笑话是在嘲笑他们的愚蠢。

  • 朱可夫從斯大林的辦公室裡出來時,怒氣沖沖地說:“小胡子狗!”貝利亞聽到了這句話,立刻跑進斯大林的辦公室,把這話告訴了斯大林。斯大林派人把朱可夫叫了回來。“朱可夫同志,貝利亞同志聽到你說的『小胡子狗』,你可不可以解釋解釋?”
“我罵的是希特勒!”朱可夫笑道:“貝利亞同志,而您又為甚麼覺得我罵史達林同志呢?”
  • 地狱有条规矩:所有生前杀人的都要踩在受害者的血上。一个人下地狱参观,发现贝利亚的血只淹没到了他的膝盖,不解。
贝利亚说:“因为我站在斯大林同志的肩膀上。”
  • 一個英國人、一個法國人、一個蘇聯人談論「冬夜最幸福的事」。
英國人:「冬天晚上回家,喝蘇格蘭威士忌,烤著火爐,蓋著毛毯。」
法國人:「跟金髮辣妹一夜浪漫,隔天一早好聚好散。」
蘇聯人:「半夜特工侵入你家,把你銬起來,吼著說:『伊凡,你被捕了。』,你可以回答對方:『同志,你搞錯了,伊凡住隔壁。』」
  • 問:“假設你在酒吧裡,而一個陌生人坐到你的身邊並開始唉聲嘆氣,你該怎麼做?”
答:“立即去阻止這種反蘇宣傳。”
  • 紅場上有一名少女在發傳單,一名特工到場將她擒拿,並以「散佈反動言論罪」逮捕。抓完才發現,她發的只是白紙而已。特工氣定神閒地說:「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寫甚麼嗎?」
  • 一个格鲁吉亚代表团得到斯大林接见,代表团离开后,斯大林开始找他的菸斗,找不到。
他叫贝利亚来:“拉甫连季·巴甫洛维奇,去追代表团,找找谁拿了我的菸斗。”
贝利亚赶忙去追代表团。
五分钟后,斯大林在一堆纸下(一說為椅子下)找到了他的菸斗了。
他叫贝利亚——“瞧,拉甫连季·巴甫洛维奇,我找到我的菸斗了。”
“太晚了。”贝利亚说,“代表团中的半数已经承认他们拿了您的菸斗,并且加入了‘利用偷菸斗进行暗杀活动的托洛茨基阴谋组织’,而另外一半则在审讯中病發暴斃了。”
  • 兩个入獄的人,手被綁在一起,一進門,見屋內已經有一名老者。
老者:「我都關了十年了。你們為甚麼被抓的啊?」
甲:“前幾天,他們說我反對偉大的英雄尤里·彼得洛夫。”
乙:“前幾天,他們說我支持黨內野心分子尤里·彼得洛夫。”
老者:“我就是尤里·彼得洛夫。”
  • 三个被蘇聯特工捉到看守所的人,開始聊起了被捕的原因。
甲: “我來到這裏,是因為我上班總是遲到,他們指控我是西方國家的間諜,以怠工來破壞社會主義祖國。”
乙: “我來到這裏,是因為我上班總是早到,他們指控我是西方國家的間諜,試圖探聽社會主義祖國的情報。”
丙: “我來到這裏,是因為我上班總是準時到,不早也不晚,他們指控我一定擁有西方國家的手表。”
  • 一个東德的居民新裝好的電話被斷話,他跑去投诉。
官員: “因为您诬蔑了国家安全部。”
居民: “我甚麼時候诬蔑的?”
官員: “我们的紀录中:您曾多次在电话中声称,国家安全部窃听了您的通话。”
  • 在公车上,甲說:“同志您好,请问您是克格勃特工吗?”
乙:“不是。”
甲:“那您的配偶或任何直系亲属在克格勃工作吗?”
乙:“没有。”
甲:“那您有旁系親戚或遠親在克格勃工作吗?”
乙:“没有。”
甲:“那您有任何朋友、同學在克格勃工作吗?”
乙:“你怎麼莫名其妙問東問西啊?”
甲:“你他媽踩到我的脚了!”
  • 一位年轻人在工作时抱怨道:“像這樣的政府真差劲。”
结果被一位蘇聯特工听到而遭逮捕。
年轻人辩解说:“我根本没讲是哪个政府,你怎么可以随便逮捕我呢?”
“你少骗人!”特工咆哮道,“我在这裏工作二十多年了,哪樣的政府差劲我會不知道吗?”
一個特工说:“《聖經》有用的話,念一本就夠了,念三本幹嘛?”
老人說:“因為我不知道天國講哪一種語言。”
特工笑著说:“搞不好您是下地獄呢?您不就白學這三種語言了?”
老人也笑著說:“地獄的語言,我講了七十幾年了。同志,你也會講。”

关于言论、报道管制[编辑]

关于言论管制和新闻审查的政治笑话有一个经典的格式“不是……而是……”,形式为一问一答,可以视为亚美尼亚广播电台笑话的一种。这样的笑话随便更换内容就能造出新的,所以变种很多。

答:「是的,但不是在莫斯科,而是在基辅;不是彼得·彼得洛维奇,而是伊凡·伊凡诺维奇;不是梅赛德斯·奔驰,而是莫斯科人(注:一种苏联小汽车);不是赢了,而是被偷了。[7]

关于政治笑话[编辑]

在公开化之前的年代讲政治笑话并不是没有风险的。在斯大林时代,如果讲政治笑话遭到检举就会因违反苏联刑法第58号条款第10款(恶意散布煽动推翻、分裂或削弱苏维埃联盟的言论)一般判處3至5年的徒刑到古拉格,根据历史学家、持不同政见者罗伊·麦德维杰夫的说法,在1953年斯大林死后,当局决定释放因讲政治笑话而入狱的人,而因此获释的人数达20万[8]。赫鲁晓夫时代之后这一惩罚措施被取消,但当局针对不同政见的压制仍然明显存在。克格勃和斯塔西都拥有监控居民言论和行为的部门,政治笑话也是考慮点之一。因此就有了关于政治笑话的政治笑话。

  • 有人喜欢说笑话;有人喜欢收集笑话;有人喜欢收集说笑话的人。
答:「左岸是讲政治笑话的人修的,右岸是听政治笑话的人修的」。
  • 一位法官結束一天的審判工作,回到辦公室,突然獨自大笑起來。
對面辦公桌的同事奇怪的問道:“你在笑甚麼?”
“有!”法官用手帕擦著笑出來的眼淚:“一個很好笑的笑話……”
同事:“哦?說來聽聽?”
“你瘋了嗎?我剛判了說這笑話的家伙勞改五年!”
  • 記者:「勃列日涅夫同志,听说您喜歡蒐集政治笑话,是真的么?」
勃列日涅夫:「是的。」
記者:「那么您现在蒐集多少了呢?」
勃列日涅夫:「三座半劳改营。」
  • 勃列日涅夫同志向政治笑话大赛获奖者颁奖:特優,二十五年;優等,二十年;还有两个佳作,每个十五年。
  • 勃列日涅夫同志向政治笑话大赛获奖者颁奖:西伯利亞車票一張。
获奖者意圖索取回程票:「總書記同志,只有一張麼?」
勃列日涅夫:「你太太也想去麼?」

其它[编辑]

苏联和东欧的政治笑话是不拘泥于以上这几种大致分类的。事实上,任何负面事件乃至正面事件都能产生许多相当幽默辛辣的讽刺笑话。此外,还存在着许多关于苏俄内战英雄夏伯阳和苏联作家尤里·谢苗诺夫所著系列谍战小说《春天的十七个瞬间》等作品(均被搬上螢幕)中的主人公「施季里茨」的笑话,这些笑话显然在针对着苏联当局对他们无穷无尽的主旋律宣传。

  • 伊万诺夫和彼得罗夫去餐馆庆祝模範黨員彼得罗夫的生日。他们喝了一瓶伏特加,伊万诺夫说:「我亲爱的同志,你知道我非常喜歡你。我为何那麼喜歡你呢?不是因为你在办公室裏偷共產黨的财产,不是因为你把丈母娘關进了精神病院,不是因为你每天打你的老婆,不是因为你强奸了一个十三岁且瞎眼的女孩。我之所以那麼喜歡你,是因为你是模範黨員。」

也有讽刺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的苏联笑话:

  • 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邓小平三人来到一条分岔路口,两条路的路口分别竖着一块写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路牌。赫鲁晓夫毫不犹豫地走了写着“社会主义”的那条路;戈尔巴乔夫则不假思索地选择了“资本主义”的那条路;邓小平想了一会儿,把两块路牌调换了一下,然后走了“社会主义”路牌的那条路。

影响[编辑]

苏联和东欧政治笑话的兴起在1960年代1980年代威权主义时代。这个时代由于恐怖统治已经结束,而人们的不满仍然受到言论管制的严格限制,所以人们需要用这种政治笑话来表达不满。当时在苏联流行着一种所谓的“厨房政治”现象,几个朋友聚在一家的厨房里(俄罗斯人的厨房兼餐厅)一边喝酒一边讲政治笑话。赫鲁晓夫的下属甚至给赫鲁晓夫本人讲过几个关于他自己的笑话。[9]这些笑话在苏联瓦解以后,又有了新的形式,转而讽刺新的领导人和问题。

  • 葉爾欽向全國宣布:“多年来,在戈尔巴乔夫的领导下,我们的偉大祖国俄罗斯一直岌岌可危地在悬崖的边缘。现在,我终于可以自豪地宣布,戈尔巴乔夫走了之後,我们伟大的俄罗斯终于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此外,也有人模仿苏联笑话的体例,转而讽刺其它问题,包括与政治无关的事物。如:

  • 甲:“他是如何污蔑某某明星的?”
乙:“他把这个明星做过的事情讲了一遍。”
  • 甲:“你恶意诽谤我们公司!”
乙:“怎麼說?”
甲:“你说‘垃圾产品,没人会买’。”
乙:“所以呢?我说是你们公司的产品了吗?”
甲:“废话!谁家产品垃圾我们还不知道?”

很难说苏联和东欧的这些笑话对这些国家的自由化和最终东欧剧变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但很显然的是,不满不是由笑话产生的;相反,不满才产生笑话。勃列日涅夫时期的经济停滞和戈尔巴乔夫改革所没能纠正的严重衰退状况是政治笑话爆发的最根本原因。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或譯伊萬,俄羅斯常見的名字,常用來指代笑話裡的無名氏
  2. ^ 勃列日涅夫裝有心律調節器,安德罗波夫用洗腎
  3. ^ 2006年奥斯卡获奖电影竊聽風暴曾引這個笑話。
  4. ^ 慕尼黑在西德
  5. ^ 苏联人造卫星曾将一只名为“莱卡”的雌性流浪狗送上太空,語帶三關,分別是:罵俄罗斯、俄罗斯的確給了隻狗、和大部份真正的贡献都由東歐出,俄罗斯只出了一隻狗
  6. ^ 母狗在俄语是骂人话:狗东西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里根讲苏联笑话 - 优酷视频. [2014-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03). 
  2. ^ 不搞笑:中情局保藏前苏联段子解密. BBC. 2018-09-30 [2020-09-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1). 
  3. ^ История революций[永久失效連結]
  4. ^ 4.0 4.1 《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政治笑话研究》.冯小伟.《华东师范大学》.2012年
  5. ^ Gullotta, Andrea. Gulag Humour: Some Observations on Its History, Evolution, and Contemporary Resonance (PDF) (Punishment as a Crime? Perspectives on Prison Experience in Russian Culture): 89–110. 2014. 
  6. ^ "Communist jokes - Funny bones", The Economist
  7. ^ 7.0 7.1 Armenian Radio Answers Questions of Listeners. [2014-0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6). 
  8. ^ Ben Lewis,Hammer and Tickle: The Story of Communisim, A Political System Almost Laughed Out of Existence, Pegasus Books, 2009, p74
  9. ^ 《未经修改的档案:赫鲁晓夫传》,叶梅利亚诺夫,译林出版社; 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