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历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俄罗斯千年纪念碑1862年揭幕),時設計以紀念大諾夫哥羅德862年)的第一位王公留里克到來一千週年。

俄罗斯历史始於東斯拉夫人,亦是後來的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基辅罗斯东斯拉夫人建立的第一個城邦聯盟。988年开始,東正教拜占庭帝国傳入基辅罗斯,由此拉开拜占庭和斯拉夫文化的融合,并最终形成占据未来700年时间的罗斯文化。1237-1240年蒙古人西征瓦解基辅罗斯的輝煌後,東北羅斯諸國臣服於蒙古人,而多個地緣實體為享有正統繼承羅斯諸土的地位而展開角力。

於蒙古羅斯內崛起的莫斯科公國,在13世纪後脫離金帳汗國並開始逐漸擴張,在與波蘭立陶宛聯邦對壘間將勢力範圍延伸至聶伯河左岸,被其稱之為「羅斯的重新統一」(The Reunification of Rus'),费奥多尔一世在1598年无子嗣的死亡引致了继位危机,并导致俄罗斯进入被称为动荡时期的无政府状态和内战时期。1613年,随着迈克尔·罗曼诺夫(Michael Romanov)加冕为罗曼诺夫王朝的第一位沙皇,俄罗斯摆脱了动荡时期。俄羅斯於1654年6月奪取了白羅斯初代城邦波洛茨克[註 1]莫斯科大公此時便改稱「全羅斯君主:大羅斯、小羅斯和白羅斯」(The Sovereign of All Rus': the Great, the Little and the White)[1]。16世纪中叶伊凡四世时代,莫斯科大公国改称俄罗斯沙皇国。到18世纪彼得一世时代,通過瓜分波蘭和東擴領土遠至北美,變成为庞大的俄罗斯帝国,横跨从波兰太平洋的广袤地域,莫斯科君主的頭銜再次由沙皇改為皇帝。直到19世紀末期整個西伯利亞被納入俄羅斯帝國版圖中,令莫斯科由一個在歐洲邊緣的王國變成史上最大的大陸帝國[2]。1861年,俄罗斯废除农奴制度。随后农民不断增加,对土地的需求也不断增长,急剧加大帝國內部的政治矛盾及統治壓力。从废除农奴制度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帝國推出斯托雷平改革1906年宪法国家杜马,极大地改变其经济和政治状况,只是皇帝依然没有意愿放弃独裁统治。

经济崩溃、对俄罗斯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管理不善以及对独裁政府制度的不满引发了1917年的俄罗斯二月革命。推翻君主制最初使自由派和温和社会主义者的联盟上台,但他们失败的政策导致共产主义布尔什维克于1917年10月25日(11月7日新历)发动十月革命[3]:226。从1922年至1991年,苏联实行共产主义政权统治并在二战结束以后与西方欧美国家进行了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冷战[3]:198。但随着经济和政治体制的缺点所引发的矛盾越来越尖锐,1990年俄罗斯发表主权宣言,1991年苏联解体

后来,俄罗斯在签署布达佩斯备忘录后于1994年继承了苏联的全部核武库。以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为首的新领导人在2000年之后获得了政治和经济权力,并對外重新采取强硬政策,先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半岛引起美国和欧盟实施经济制裁;2022年再次入侵乌克兰備受國際關注。除了俄罗斯的腐败問題在欧洲被评为最严重,俄罗斯的人权状况也越来越受到国际观察家的批评。直至今日,俄罗斯的政治经济结构依然带有帝俄苏俄的特点。

史前時期[编辑]

原始印欧人迁徙路线

俄罗斯在旧石器时代已有居民。有学者[谁?]认为,俄国舊石器文化與西欧同时期文化有相似之处。

公元前,俄罗斯南部居住着原始印欧人斯基泰人科学家[谁?]在20世纪的伊帕托夫辛塔沙塔阿尔凯姆等地,发现与之相关的遗迹。

早期历史[编辑]

古代[编辑]

公元前8世纪後期,希腊商人隨著贸易,将古典文明带到塔奈斯凡纳戈里亚等黑海一帶的地方。公元前3世纪至前6世纪,博斯普鲁斯王国继承希腊殖民地,却不断受到以匈奴人阿瓦尔人为首的游牧民族攻击。

公元8世纪,可萨人统治里海黑海之间的伏尔加河下游盆地,他们以法律、宽容和四海一家的信念而闻名。可萨人成为波罗的海国家与以巴格达为中心的伊斯兰教阿拔斯王朝之间的商业纽带。可萨人还是拜占庭帝国的重要盟友,曾资助一系列针对阿拉伯哈里发的战争。公元8世纪,可萨人接纳犹太教

早期东斯拉夫人[编辑]

俄罗斯人的祖先是斯拉夫人,一些学者认为他们的最初居住地,是白俄羅斯平斯克沼泽。东斯拉夫人沿两条线路──一条从基辅苏兹达尔穆罗姆,一支从波洛茨克大诺夫哥罗德罗斯托夫──来到日耳曼人西迁留下的空地,并逐渐在俄罗斯西部定居下来。从7世纪开始,东斯拉夫人逐渐成为俄罗斯西部人口最多的民族,并缓慢而和平地吸收当地使用芬兰-乌戈尔语的族群。

基辅罗斯的弗拉基米尔大公国與蒙古征服(978年-1389年)[编辑]

西欧被称作“维京人”,而在东欧被称作“瓦良格人”的古代斯堪的纳维亚人,在北欧从事着海盗和商人的双重工作。9世纪中叶,他们开始沿着从波罗的海东部到黑海里海的水路探险。沿河居住的斯拉夫人经常雇佣这些人作保护者。根据俄罗斯编年史记载,一个名叫留里克的瓦兰吉人在860年左右被选举为大诺夫哥罗德的统治者,因而創建留里克王朝。后来,他的继任者将触角伸到南方并征服原先由可萨人统治的基辅

9世纪东斯拉夫人第聂伯河谷成立基辅罗斯,沿著斯堪的纳维亚拜占庭帝国之间经由伏尔霍夫河和第聂伯河进行的贸易路线逐漸擴張其影響於諸城邦,成為羅斯地區的統治中心,受羅斯諸親王效忠,其中就包括了蘇茲達爾王公長手尤里,其治下的「莫斯科」地名也第一次出現在俄羅斯的編年史[註 2]。莫斯科在斯拉夫語是潮濕的意思,因為是被伏爾加河頓河第聶伯河奧卡河,包圍的一塊森林及空地,其規模僅是個小木城,結果在蒙古軍西征時被破壞。

蒙古西征(1223年-1240年)[编辑]

金帳汗國治下的莫斯科崛起(1240年-1480年)[编辑]

蒙古人在1238年入侵東北羅斯的時候,莫斯科還只是個小小的公國,甚至沒有自己所屬的親王家族。1242年,拔都成立金帳汗國,開始蒙古人對羅斯長達兩百年的統治,莫斯科在該時期得到了大公頭銜:拜位置在此時的不同商路交錯處和之後的政治手腕,莫斯科後來成為蒙古治下東北羅斯最強大的親王家族[4]

臣服鞑靼下的改變[编辑]

諸羅斯被蒙古人入侵後,被分割為三部分:西北方的諾夫哥羅德、南方的烏克蘭及中、東北部森林區的羅斯公國。其中諾夫哥羅德獨立,但是要繳納重稅;烏克蘭被金帳汗直接管理;莫斯科公國需定期到薩萊可汗大帳叩頭領取汗敕,繳稅和提供兵源,是嚴格的封臣關係。

莫斯科方面在蒙古征服後反省失敗,認為分權,分裂是最大錯誤,正是基輔羅斯分權分裂因此一蹶不振,因此只有中央集權才能令自己強大,因此後來的莫斯科公國專制獨裁,一方面是蒙古,另一方面是東羅馬帝國的傳統,查士丁尼法典提出君權神授,皇帝是代表上帝管理世界,沒有比皇帝更重要,巧的是蒙古人也認為可汗的權力由上天授予,不容分割,因此俄羅斯日後行共和民主制,民主形式和西方差異極大。

另一方面,莫斯科長期和蒙古人交往,學習他們的外交禮節,當他們擴張到西伯利亞衛拉特,漠北蒙古,自稱白可汗。另一方面,在君王面前俯身是蒙古人的習俗,後成為莫斯科公國的傳統。

莫斯科爭霸進程[编辑]

莫斯科的興起是建基於封地制度。俄羅斯因为缺乏長子繼承制,造成地方主義強烈,被敌人各個擊破。莫斯科起初範圍不超過500平方里,在重要性上,比基輔與洛夫哥羅德低得多。是阿歷山大·湼夫斯基兒子丹尼爾的封地。早期的莫斯科無足輕重。直到伊凡一世才開始發展,伊凡一世,獲得為金帳汗國徵稅的權利,並獲取諾夫哥羅德作為領地,從此莫斯科在各公國中擁有更大的特權。克柳切夫斯基說,莫斯科用五種手段擴大版圖:用金錢收買,武力建立威信,遠交近攻,幫助弱小公國作戰後大肆索取土地,強制人民開墾森林區。伊凡一世時期,另一件大事是羅斯主教在1328年移到莫斯科,從此只剩下特維爾和莫斯科爭奪領導權。莫斯科乘亂發展,當時金帳汗國別札尼別死,有三子,別兒迪別即位是弒父,另外二兄弟不服,改宗基督教引發叛亂。

1380年,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頓斯科伊更公然從金帳汗國獨立,並於庫里科沃之戰大敗金帳汗馬麥蒙古、波蘭、立陶宛聯軍,成功從汗國獨立。但很快便于於1383年被脫脫迷失再度征服。但由於脫脫迷失出兵入侵盟邦帖木兒帝國並且大敗,一度被他自己統一的金帳汗國开始全面崩潰。1382年脫脫迷失入侵莫斯科,重新控制東北羅斯將近100年。但總的來說,蒙古一直都在衰弱。1395年,帖木兒入侵金帳汗國,莫斯科的獨立进程加速。

大公瓦西里二世在金帳汗國被帖木兒入侵後的大混亂時期乘機擴張。在1448年,瓦西里二世擅自廢立全羅斯主教,無視君士坦丁堡牧首,標誌開始由世俗王權控制教會。1453年奥斯曼帝国攻破君士坦丁堡,東羅馬帝国灭亡。伊凡三世迎娶其公主後認為有繼承東羅馬帝國的權利,自詡為「第三羅馬」。1474年,阿黑麻汗命令他交纳贡赋,并派来使者哈拉库楚姆。1476年,阿黑麻又派来使者,命伊凡三世前往汗国。伊凡三世拒绝了。1480年,金帳汗前往烏格拉河,和莫斯科對峙,金帳汗先退,莫斯科大公國永久停止向金帳汗納貢。至此莫斯科公國徹底擺脫蒙古人的統治。阿黑麻也在1503年被殺。

脫離蒙古並擴張諸羅斯(1283年-1547年)[编辑]

建立公国[编辑]

莫斯科建于1147年,原本是一處小城,弗拉基米尔大公尤里·多尔戈鲁基是其奠基人。他头戴战盔、身披铁甲、左手持盾、双腿跨马的纪念像一直矗立在莫斯科市中心特维尔大街中段莫斯科市政府前面的广场上。

向東西羅斯擴張[编辑]

伊凡三世畫像。其於1480年擊退了歷史上蒙古人最後一次欲重新征服莫斯科的攻勢,之後的一百年是莫斯科大公國擴張的關鍵時期,左右了西歐方面擴張歐亞中部、北部的整個進程[5]

伊凡三世上台後的莫斯科,征服了雅罗斯拉夫尔诺夫哥罗德彼尔姆特维尔這幾個羅斯公国,这几个公国被伊凡三世以前的莫斯科大公们多次征服过并向莫斯科公国臣服。1453年奥斯曼帝国攻破君士坦丁堡東羅馬帝國灭亡,向北逃的希臘難民來到莫斯科,為公國帶來了政治、軍事和行政方面的人才[6],迎娶到東羅馬帝国公主更給了伊凡三世非常好的機會,之後他便自詡為「第三羅馬」,認為莫斯科大公國繼承東羅馬帝國。

欽察汗國不久衰落和而分裂成几个小汗国,伊凡三世從于是停止对金帐汗国的纳贡,並於1480年擺脫了蒙古人两个半世纪的统治,繼續征服其他領土建立以莫斯科為中心的中央集權國度[7]。到了1490年伊凡的大臣開始以莫斯科大公是基輔羅斯後裔為由,將其主權要求擴大至基輔本身:在寫給哈布斯堡皇帝馬克西米連一世的信裡,伊凡三世聲稱會在上帝的護佑下「奪回我們的祖產,即基輔大公國,它目前是由波蘭國王卡西米爾和他幾個兒子統治著」[4],結果到了1494年亚历山大一世無奈承認莫斯科統治者持有著「全羅斯」最高主宰等一系列的頭銜;而在1503到至1504年間莫斯科的使節有繼續向立陶宛提出「收回基輔祖產」[8]

沙皇國時期(1547年-1721年)[编辑]

伊凡先是莫斯科大公(1533~1547),之後就是「全俄羅斯的沙皇」直到1584年離世。
服侍過伊凡四世的繼任者,鮑里斯·戈杜諾夫(1598-1605),在他主政時期的俄羅斯繼續向東南方向的伏尔加格勒烏拉爾山脈哈萨克草原擴張[6]

1547年,莫斯科大公伊凡四世加冕称沙皇,建造克里姆林宫,莫斯科大公国逐渐发展为东北罗斯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中心,對外繼續擴張越過烏拉爾山脈,吞併地域遼闊的西伯利亞。同時期其進行軍事改革,奠定沙俄正規軍基礎,使沙皇國繼續強化實力。

「恐怖的伊凡」[编辑]

沙皇專制權力的發展,在伊凡四世(1547-1584)當政時達到頂峰,人稱「恐怖的伊凡」[9][10]。他將君主權威強化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即會無情地讓貴族服從他的意志,會流放或處決許多僅輕微挑釁到他的人[11]。另一面伊凡也常被視為一位有遠見的政治家,例如他通過頒布新法典(1550年的蘇德布尼克法典 (1550年)英语Sudebnik of 1550[12],建立起俄羅斯第一個封建代表機構(全俄罗斯缙绅会议),遏制了神職人員的影響[13],並向農村地區推廣一種自行管理的體制[14]。他還創建了帝國的首個常備軍—斯特列爾齊

他所發動漫長的利沃尼亞戰爭(1558-1583年),即為控制波羅的海沿岸和獲取海上貿易,最終被證明是一個代價高昂的敗筆[15]。伊凡設法吞併了喀山汗國(1547-1552年)、阿斯特拉罕汗國(1556年)和西伯利亞汗國[16](1557年臣服伊凡,17世纪被占领),然后又吞并诺盖人巴什基尔人,這些征服使得氣勢洶洶地通過伏爾加河烏拉爾、由亞洲到歐洲的游牧部落遷移活動變得複雜化。通過這些征服,帝國獲得大量穆斯林韃靼人的人口,由此組變成個多民族多信仰的國度。斯特羅加諾夫家族在這段時期於烏拉爾建立起穩固的立足點,為進一步拓殖西伯利亞提供便利[17]

在統治後期伊凡將帝國建制區分拆成兩種。在被稱為特轄區的建制地方,伊凡的追隨者對封建貴族們進行起一系列血腥清洗(那些在庫爾布斯基王子的背叛後被他懷疑成同黨的人),最終導致1570年的諾夫哥羅德大屠殺英语Massacre of Novgorod。再加上軍事失敗、流行病和歉收一齊削弱掉俄羅斯帝國,以至克里米亞韃靼人在1571年時得以劫掠中部地區並將莫斯科城燒毀英语Russo-Crimean Wars[18]。然而在1572年,克里米亞韃靼軍被俄羅斯軍隊在摩洛迪戰役中擊敗,之後伊凡就廢棄掉特轄區(建制)[19][20]

波蘭立陶宛和瑞典的軍隊於其管治末期,強勢地進攻起俄羅斯領土,摧毀掉北部和西北部地區[21]

內外複雜的時期[编辑]

1612年波蘭人將克里姆林宮交予波扎尔斯基王公的畫面。

伊凡沒有子嗣的兒子費奧多一世死後,留里克王朝绝嗣,隨後迎來系列內戰和外國干預、被稱為麻煩時期(1606~13年)的年代[22]。另一邊廂極度寒冷的夏季(1601-1603)毀壞了農作物[23],導致1601-1603年的俄羅斯饑荒,加劇社會不安局面。鮑里斯·戈杜諾夫(Борис Годунов)的管治是在混亂中結束,伴隨著內戰及外國進戰,還有眾多城市的毀滅,和農村人口的流失。這個因內部混亂而動搖的國家,也引起波蘭立陶宛聯邦的幾波入主[24]

波俄戰爭期間,聯邦的軍隊曾到達莫斯科,並於1605年推出德米特里一世、然後於1607年再支持德米特里二世作為「沙皇」。俄羅斯-瑞典聯軍在1610年7月4日儒略曆7月24日]克魯希諾戰役中被蓋特曼斯坦尼斯瓦夫率領的波蘭軍隊擊潰,成為一個決定性的時刻。1610年7月27日儒略曆7月17日],由俄國貴族組成的七波雅爾罷黜了沙皇瓦西里·舒伊斯基,並於1610年9月6日儒略曆8月27日]承認波蘭王公瓦迪斯瓦夫四世為俄羅斯沙皇[25][26]。波蘭人於1610年9月21日儒略曆9月11日]進入莫斯科。莫斯科進行過反抗但那裡的暴動被殘酷鎮壓連城市也被焚毀[27][28][29]

這場變故引發1611年和1612年都有反對入侵的愛國性全國起義。最後,一支由下诺夫哥罗德的米宁波扎尔斯基率领的志願軍隊,於1612年11月4日儒略曆10月22日]將波蘭軍隊驅逐出莫斯科[30][31]

俄羅斯的體制地位,在遭受混沌削弱和沙皇地位岌岌可危的情況下,由於行政中央官僚系統的力量而生存下來。無論管治者的法理或掌控君權的派別情況怎樣,政府官吏團隊是繼續著服侍這個體制[32]。然而沙皇國是喪失了很多領土,在波俄戰爭中就被波蘭立陶宛聯邦所接收,在英格里亞戰爭中被瑞典帝國所接收的也是同樣程度。

1613年,全俄罗斯缙绅会议宣布立17岁的米哈伊尔·罗曼诺夫为沙皇。罗曼诺夫王朝开始。

迎來罗曼諾夫與早期統治[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經過混亂局面和波蘭被驅離莫斯科後,1613年2月舉行了縉紳會議,有將近50個城市派出代表與會,甚至還有一些農民也有出席,他們選擇了費奧多爾·尼基季奇·羅曼諾夫年輕的兒子,米哈伊尔·罗曼诺夫作為新沙皇,開啟羅曼諾夫時代,產生18个沙皇一直统治俄羅斯帝國,直到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結束尼古拉二世的管治。

時年16歲的米哈伊尔·罗曼诺夫當選的畫面,他是羅曼諾夫王朝的首位沙皇。

新政府的首要任務是重建平穩的政局環境。莫斯科歷史幸運地得益於當時的主要對手,波蘭立陶宛聯邦與瑞典帝國正處於相互激烈衝突中,這樣給予了俄羅斯絕佳機會,在1617年先與瑞典和談並達成協議,再到1619年與波蘭立陶宛聯邦也簽訂了協議。

到了17世紀中葉時帝國開始重奪喪失的土地,當其時赫梅爾尼茨基起義(1648–1657)反對波蘭的主治,促成後來扎波羅結哥薩克和俄羅斯簽訂了佩列亞斯拉夫條約,條約是將波蘭管治下左岸烏克蘭哥薩克酋長國,納入了俄羅斯的保護範圍內。這個結果是擴延了波俄戰爭,直到簽訂安德魯索沃條約英语Truce of Andrusovo,令波蘭承認喪失掉左岸烏克蘭,基輔和斯摩倫斯克[22]征服西伯利亞全面開始於16世紀末,並一直持續到17世紀。到1630年代末,沙皇俄國在征服了鄂畢河葉尼塞河勒拿河流域後,進一步向東北亞擴張,阿列克謝一世時期,沙皇俄國基本上控制了幅員遼闊的西伯利亞地區[7],除黑龍江河谷堪察加半島吉爾吉斯草原葉尼塞河最上游部分的其他地方均被納入版圖[33]。到了1640年代末俄羅斯人到達了太平洋,俄羅斯冒險者謝苗·傑日尼奧夫發現了亞洲和美洲之間的海峽。當俄國擴張遠東的活動至貝加爾湖布里亞特時,接近滿清國範圍,1657年在尼布楚河石勒喀河合流處建立雅克薩城與尼布楚城,之後遭遇大清的抵抗發生多次戰爭衝突。戰後雙方簽訂了尼布楚條約,劃定了阿穆爾地區的領土範圍。

帝國的波雅爾們寧願不再冒險令自己的封地財富陷入更多的內戰,選擇了與第一任羅曼諾夫合作,促使他們可以完成官僚化中央集權的建設工作。不過,無論新舊貴族都被要求服侍帝國,尤其以軍役形式。作為交換,沙皇是允許了波雅爾們完成對農民的農奴化進程。

1649年帝國推行的大教堂法典英语Sobornoye Ulozheniye文本。

在上個世紀,帝國的體制是已有逐步地切割掉農民們在領主間轉籍的權利。在帝國徹底強推農奴制下,逃亡農民變成法定的逃犯,領主對農民的「強制拘束」於領地內的權力,也有了幾乎最高的權限。同時帝國和貴族也共同將超限的稅負義務施加在農民身上,在17世紀中葉時這個重負是高出早一世紀整百倍。類似地,屬中間階層的城鎮商人和工匠羣體也被施以稅負,連轉居的權利也被剝奪。轄內人口所有成員都成為接受強徵軍役和特別稅務的臣民[34]

這段時期裡莫斯科的市民和農民們所發起的反叛行動都是極為常見的,如鹽暴動英语Salt Riot(1648),銅錢暴動英语Copper Riot(1662),[35]還有莫斯科起義英语Moscow Uprising of 1682(1682)[36]。另外1667年還爆發過在17世紀歐洲內最大規模的農民起義。作為南部自由定居者的哥薩克,被帝國日益強勢的中央集權化迫使到對立面,農奴們由領主那逃脫並加入到反叛者裡。哥薩克頭領斯捷潘·拉辛就帶領起他的追隨者沿伏爾加河而上,激發了農民起義和以哥薩克取代當地政府施行管治[22]。到1670年時沙皇的軍隊最終擊潰了他的武裝部隊,一年之後斯捷潘被捕獲,再被斬首。然而,在未超過半個世紀時間後,由於遠征軍役壓力,在阿斯特拉罕再引爆了另一場起義英语Bulavin Rebellion,最終也是被鎮壓了下去。

帝國巔峰至共產革命(1721年-1917年)[编辑]

彼得大帝
尼古拉二世 (俄罗斯)亚历山大三世 (俄罗斯)亚历山大二世 (俄罗斯)尼古拉一世 (俄罗斯)亚历山大一世 (俄罗斯)保罗一世 (俄罗斯)叶卡捷琳娜二世彼得三世 (俄罗斯)伊莉莎白 (俄羅斯女皇)伊凡六世安娜 (俄羅斯女皇)彼得二世 (俄罗斯)叶卡捷琳娜一世彼得大帝

彼得一世(大帝)[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7世纪时,欧洲许多国家发展迅速,而俄国农奴制度还在盛行。为了效法西方,彼得一世在1697年派遣使团赴西欧考察,自己也化名随团出访,回国后实行一系列改革,史称彼得大帝改革,在政治、军事、经济、科学文化各方面提高俄罗斯的实力。彼得在位時期也不斷推動俄國對外擴張的戰爭,與其他被入侵方發生衝突。在1685年滿清將軍彭春璦琿發軍搗毀了俄軍接近滿清邊界的前哨站雅克薩城,拉開清俄軍隊一年多的對峙事態,至1689年簽定尼布楚條約雙方達成和議,俄軍永久退出雅克薩城由清軍完成拆毀。

而彼得在1716~1717年曾兩次派出遠征軍意圖征服希瓦,但均失敗[7];為開辟通往印度洋的通道,1716年時還派遣軍隊沿額爾齊斯河向東南卡爾梅克方行進,並入侵到葉爾羌地區,被准噶尔汗国軍隊剿滅[7][37]

1721年,与瑞典的北方战争胜利后,彼得一世正式称全俄罗斯皇帝(Император),並宣布成立俄罗斯帝国。但在俄国民间与各国仍一直习惯把俄罗斯皇帝都俗称为沙皇(Царь)。到了彼得統治的末期,俄羅斯已經成為一個大國。彼得大帝於1725年去世,留下一個懸而未決的繼承狀態;而其在生命彌留之際還下達命令,決定派遣考察隊去調查「亞洲和美洲是否連在一起」[7]

帝國跨越亞太(1725年-1825年)[编辑]

彼得一世的繼任者是他的第二任妻子(葉卡捷琳娜一世,1725年-1728年),被認為是強勢高級官員集團下的一個傀儡。不過即位當年葉卡捷琳娜一世主導重新劃分與滿清在現代蒙古國地區北部的邊界並改進了通商關係,謀得更大利益:透過簽訂恰克圖界約等文件,沙俄方面取得在北京和恰克圖的自由貿易權利(參見阿勒坦布拉格[38]),並獲得了原未完全控制的色楞格河下游地區,進一步控制貝加爾湖東南與葉尼塞河上游一帶土地[7]

之後短暫的繼任者是其未成年的孫子(彼得二世,1728年-1730年),然後再由他的侄女,也就是皇帝伊凡五世的女兒安娜(1730年-1740年)即位。1741年,彼得的女兒伊麗莎白在普列奧布拉任斯基軍團的協助下奪得伊凡六世的王位。她在位二十年,其主要政績是建立莫斯科大學和廢除死刑一段時間,但叛國罪例外。

伊莉莎白的外甥彼得三世因伊莉莎白女皇無嗣,於1742年被挑選成為俄羅斯皇位繼承人。1762年彼得三世即位,是為霍爾斯坦-戈托普-羅曼諾夫王朝的開始。由於他對腓特烈大帝的崇拜,於剛即位時便停止了於俄羅斯有利的七年戰爭,與腓特烈訂立攻守同盟;這個行為被稱為布蘭登堡王室的奇蹟,讓普魯士起死回生,逃過一劫。彼得三世不僅不進攻普魯士,卻反過來命令年前攻佔普魯士首都柏林的將領率領2萬俄軍援助普魯士,在腓特烈的麾下對奧地利作戰。彼得三世本人甚至表示過在腓特烈麾下作戰的願望。

彼得三世宣告解除貴族的服役義務,停止對非東正教信徒的迫害。可是由於沒收修道院領地、強迫軍隊普魯士化,對外把自己出身的霍爾斯坦家族的利益置於俄羅斯國家利益之上,引起俄羅斯僧侶階級、貴族和軍人的反感。1762年6月28日,彼得三世在宮廷政變中被妻子(葉卡捷琳娜二世)廢黜。7月17日,被廢位的彼得三世被毒死(有一說是縊死),葉卡捷琳娜對外宣稱是消化不良而死。

叶卡捷琳娜二世(大帝)时期,领土空前膨胀,被称为“帝国的黄金时期”。1768年,與奥斯曼帝国之間的俄土戰爭爆發,在1774年以《凱納甲湖條約》的簽訂而結束。根據這個條約,俄國取得黑海的出海口,克里米亞韃靼人则终止与奥斯曼帝国的附庸国关系,而叶卡捷琳娜大帝在1783年吞併克里米亞。1787年,第二次俄土戰爭爆發,1792年戰爭結束後,俄國將其勢力伸入巴爾幹半島;雖然奥斯曼帝国沒有被俄國完全趕出歐洲,但已不再是俄國的嚴重威脅。在西部,俄國則趁著波兰立陶宛联邦衰败日虛之際,與普魯士王國奧地利帝国三次瓜分波蘭。

1796年女帝葉卡捷琳娜歿後,她與彼得三世的兒子保羅登基為俄羅斯皇帝保羅一世。因為保羅一世的相貌與性格極端酷似其父彼得三世,不久就在1801年被反對派暗殺(被人用枕頭悶死),帝位由葉卡捷琳娜親自撫養的長孫亞歷山大一世(保羅一世的長子)繼承。

19世纪初期的法国在欧洲相当强大。法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是位出色的领袖,天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拿破仑占领几乎整个欧洲,并渴求统治全世界。为争夺欧洲霸权,拿破仑实行对外侵略扩张的政策。而俄国拒绝参加大陆封锁,这使得俄法矛盾日益尖锐。

1812年,俄国与法国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恶化。6月,50万法军在拿破仑的率领之下进逼俄国边境。而俄国的军队则沿着边境线拉得过长。在进攻路线上,拿破仑集结共计60万人的军队。因此,俄军被迫采取战略性撤退转移,在撤退中,他们仍然勇敢地保护着每一座城市。

8月,67岁的米哈伊尔·库图佐夫被任命为俄军总司令——一位著名的统帅,勇敢的军人。他的名字与许多场胜利联系在一起。库图佐夫继续指挥俄军后撤。1812年9月7日,俄军撤退到莫斯科郊区,在博罗季诺村附近同拿破仑军队决战。在这次战役中,俄军歼敌近半,拿破仑的军事优势大为削弱,战争的主动权也因此转移到俄军方面。

俄罗斯经历着那段艰难的岁月。法军到处抢劫,肆意破坏城市和农村,侵占俄罗斯大片的领土。當年秋天,法军兵临莫斯科城下。在无后备力量补充的情况下,为保存军队的有生力量,库图佐夫于9月13日命令俄军撤离首都莫斯科。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莫斯科居民也随同撤离。次日,法军进入空无一人的莫斯科城,当晚大火烧遍全城。

法兰西帝国皇帝拿破仑莫斯科待了35天。他期待着俄罗斯帝国皇帝亚历山大一世前来求和,然而这一幕并没有出现。俄军撤离莫斯科后,在博罗季诺村附近展开运动战,阻挡法军向南的去路,并从侧面威胁法军,切断其同后方的联系,同时补充军队,准备反攻。法军处于四面受敌,弹尽粮绝的境地。同时,俄国军队和游击队昼夜打击法军。莫斯科城内也时而出现火灾,法军的兵力受到折损。时近严冬,拿破仑为南下寻找粮食和温暖的住所,被迫于10月19日放弃莫斯科。在撤退途中,法军在小雅罗斯拉维茨与俄军遭遇,转而沿斯摩棱斯克大道撤退。

俄国军队和游击队在整个东欧平原中欧平原上乘胜追击。12月底拿破仑逃回巴黎,此时追随他的残部只剩下3万人。

席卷整个欧洲,不可一世的拿破仑军队在这个庞大的帝国遭遇败绩,而俄国为整个欧洲挽回败势。1814年,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孙子、被祖母寄予厚望的皇帝亚历山大一世骑着白马进入巴黎,并被推举为欧洲神圣同盟的盟主。从此,俄罗斯开始成为欧洲事务的仲裁者。

俄国赢得这场战争,俄国人民为了将祖国解救出来纷纷参加这场战争,因此俄罗斯人称这场战争为卫国战争。整个国家,所有的人都来保护他们的祖国——不论男人女人,农民贵族,穷人富人。

为纪念1812年战胜拿破仑,在首都莫斯科修建一条非常美丽的马路,取名为库图佐夫大街。马路上矗立着库图佐夫的塑像和博物馆,以献给1812年卫国战争。

末期[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825年俄羅斯皇帝亞歷山大一世歿後無男嗣,次弟康斯坦丁大公放棄皇位繼承權,三弟尼古拉一世被立為俄國皇帝。在尼古拉一世統治時期,農奴獲得了從事商業,和從一個地主的屬地遷徙到另一個地主屬地的自由。農奴比例降到了35%。到了亞歷山大二世時期,因為農奴制已經不再適應社會的發展,於是在1861年被徹底廢除。

亞歷山大二世在克里米亞戰爭失敗後,將擴張重點再轉向東方,藉著鴉片戰爭的契機向滿清政府索取更多領土,同時也持續推進俄人向黑龍江大規模移民,黑龍江流域北部和濱海地區到1850年左右就由俄方人口佔主[39]。1853年(咸豐三年)沙俄繼續在黑龍江北岸進行殖民,時太平天国繼續威胁滿清帝國和北京[40],俄再以出兵“调停”「助華防英」為名威胁清王朝再放棄大片领土,憑藉《璦琿條約》與《中俄北京條約》奪得濱海省土地,令中國大陸東北對日本海出海口落入俄國掌控下。1864年沙俄再援引《中俄北京條約》關於西段邊界的條款,迫使滿清再簽訂勘分西北界約記,進一步奪取了大清西部巴爾喀什湖以東以南和齋桑泊以東44萬平方公里的領土[7]。另外由於俄美公司經營難以維繫,沙俄於1867年4月將原佔據的阿拉斯加以720萬美元轉讓美國

掠地和賣地的同時,亞歷山大也著手國內改革,改革主要實行解放農奴政策(二一九法令)、設立地方自治議會、修訂司法制度、充實初等教育、改革軍制,以謀求俄國的近代化革命。亞歷山大二世對俄國的革命運動繼續用鐵腕手段進行鎮壓,致使革命團體活動不斷增多。1874年之後,革命者中的恐怖主義勢力抬頭,屢次試圖刺殺皇帝。對外方面,亞歷山大二世努力試圖廢除1856年巴黎條約。1877年—1878年發生俄土戰爭。簽訂聖斯特法諾條約,獲得有利的媾和條件,但是由於列強干涉,被迫接受1878年6月柏林會議的調停,俄國對巴爾幹的野心被阻止。

1881年3月13日亞歷山大二世在聖彼得堡被民意黨(人民意志黨)成員炸死。兒子亞歷山大三世在他發生意外的地方建造了著名的滴血救世主教堂。亞歷山大三世統治時期沒有國內戰爭且和平穩定,是俄羅斯帝國後期最繁榮的時期,被譽為和平締造者。而在位時的1881年和1884年,沙俄再迫使滿清政府簽訂《中俄伊犁條約》和一系列勘界議定書,繼續擴張領土。1892年6月沙俄違反《中俄續勘喀什噶爾界約》派兵再侵占了帕米爾地區薩雷闊勒嶺以西2萬多平方公里的領土[7]

1894年,尼古拉二世即位。1900年義和團拳亂時期,尼古拉二世派軍參與八國聯軍期間,以義和團破壞東清鐵路為由對海蘭泡江東六十四屯展開入侵和屠殺,導致近萬人死亡,緊接著再入侵大清順天府占領滿洲,義和團事態過後俄軍仍有十萬駐守東北[41],實際增強了沙俄在東北的軍事部署[42]。之後日、英、德等方均出面要求沙俄撤軍,迫於外交壓力沙俄於1902年4月與清訂立《交收东三省条约》,約定分階段撤兵滿洲[43],但拖延到1903年還是未有撤軍時間表[44]。同年4月18日更向大清外务部另提《七项撤军新条件》,含有「列强势力不得进入满洲」、「俄国参与北满行政管理」等变相在满洲擴張的条款,並重新出兵佔據沈阳後,俄国沙皇設置「亞東大都督」,任命阿列克塞耶夫为远东总督统治满洲[43]。在接到沙俄新條件的第二天,清廷外务部官员将內容透露给日本驻华外交官,日本當局便與沙俄交涉要求俄軍撤退遭拒,到1904年2月6日日本向俄國發出最後通牒,之後日本逐步出兵意圖迫使沙俄放棄擴張,即爆發日俄戰爭。到1905年旅順被日本攻克之後,聖彼得堡發生「血腥星期日」事件,就此爆發革命。之後雖因斯托雷平改革而暫時度過難關,但是又陷入更複雜的巴爾幹半島問題

1914年,尼古拉二世帶領俄國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由於戰況不利,德國及奧匈帝國很快反攻佔領俄屬波蘭至1917年德軍已攻至白俄中部及波羅的海地區,以及糧食困難等原因,激起人民的不滿。當時,因皇太子阿列克謝患有血友病,尼古拉二世的多數時間隱居在聖彼得堡的沙皇村和黑海,與家人待在一起。由於皇后寵信「顛僧」拉斯普京,有穢亂後宮之嫌,引起年輕貴族和軍官團的不滿,尼古拉二世失去了軍人、官僚和資本家的支持。拉斯普京在1916年末被俄羅斯貴族合謀刺死。

1917年,德皇威廉二世私底下協助列寧從瑞士穿過德國領土,經芬蘭回國,讓其發動革命,以使俄國退出戰爭。3月,聖彼得堡市民發動反飢餓遊行,引發二月革命。是年3月15日,尼古拉二世退位。

俄国临时政府[编辑]

二月革命后,由克伦斯基以及其他一些社会革命党立宪民主党人控制,组成俄罗斯临时政府,並在1917年3月組成俄羅斯共和國。此政府受到原支持皇帝的保皇党和支持列宁里昂·托洛茨基共产党的两面攻击,政府对两种反对势力均采取严厉镇压政策。该政府统治期间行政腐败,经济崩溃,仍参加帝国主义第一次世界大战,因此不得人心,最后在1917年俄历十月被十月革命推翻,克伦斯基出走国外,一些领导人被捕或出逃,有一部分成为反苏维埃武装叛乱的领袖。俄国内战之后,布尔什维克取得政权。

十月革命[编辑]

1917年11月7日(儒略历10月25日),十月革命首先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爆发。前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政权普遍认为:十月革命是经列宁和托洛茨基领导下的布尔什维克领导的武装起义,建立人类历史上第三个无产阶级政权──苏维埃政权和由马克思主义政党领导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第一个是巴黎公社无产阶级政权,第二个是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革命推翻以克伦斯基为领导的俄国临时共和政府,为1918-1920的俄国内战和1922年苏联成立奠定基础。

1918年7月16日深夜或7月17日凌晨,俄羅斯末代皇帝尼古拉二世家族包括和他們在一起的僕人近10人被紅軍領至一廢棄教室內,士兵架起機關槍瞄他們全家集體處決。事後屍體被澆上硫酸和汽油銷毀,殘餘骨渣被埋藏在葉卡捷琳堡地區的一個廢棄洞穴中棄屍。

俄国内战[编辑]

1918年到1922年在崩潰的沙俄帝國境內發生俄國內戰,部分戰事還蔓延到蒙古和波斯。在蘇聯被稱為「1917年到1922年的內戰和武裝干涉」。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期,1917年俄國爆發十月革命,沙俄政府崩潰,布爾什維克成立蘇維埃政府,和德國停戰。1918年3月6日,蘇德簽訂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條約。此舉激怒蘇聯國內和國外各種反對布爾什維克的勢力。溫斯頓·邱吉爾就曾經說必須把布爾什維克「扼殺在搖籃裡」。

主要戰鬥在1920年基本結束,但直到1922年才徹底停止。其間紅軍白軍和波蘭、英國、法國、美國、日本等14國的派遣軍展開一系列的戰鬥。戰爭的結束導致1922年蘇聯的成立。內戰期間約有5萬中國人參加紅軍。

蘇維埃鼎立(1917年-1991年)[编辑]

列宁与斯大林

俄历1917年10月25日十月革命爆发。十月革命后,苏联共产党取得政权,实行共产主义政策,吸收其他小国家成为加盟国,定国名为苏联。建政初期发生红军白军之间的内战,红军胜利。列宁逝世后,苏联共产党总书记斯大林取得领导权,实行独裁统治。此外,苏联的历届最高领导人还有馬林科夫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爾年科戈尔巴乔夫等。苏联在50-70年代与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爆发冷战。90年代,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苏联政权于1991年解体

苏联创立[编辑]

1917年至1991年之间的俄罗斯历史被称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历史或苏联历史。这个以意识形态为基础而结成的联盟,由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领导人于1922年12月倡议成立。当时联盟共有四个加盟共和国: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外高加索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

1924年通过的宪法在村、工厂和城市建立起一系列的苏维埃组织,并在此基础上形成联盟政府。这个金字塔结构的顶端是全联盟苏维埃议会。但当议会开始显露出至高无上的权力时,莫斯科苏联共产党中央政治局逐渐对议会展开实际控制。

战时共产主义与新经济政策[编辑]

战时共产主义蘇聯在1918年至1921年国内战争时期推出的一项经济措施,旨在最大限度地保障非常时期布尔什维克政权的城镇和军队的粮食与武器供应。该政策由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于1918年6月颁布实施,1921年3月21日被列宁新经济政策取代。

新经济政策俄共(布)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决议通过,1921年3月21日颁布实施的一项政策法令。旨在以实物税的形式代替先前战时共产主义时期的余粮收集政策,此项政策亦在工业领域进行延伸。[45]

第二次世界大战[编辑]

雅尔塔会议三巨头:丘吉尔、罗斯福和斯大林。

在1939年以前,苏联一直都是强烈反对纳粹德国而支持西班牙内战中的与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作斗争的共和主义者。然而1938年,德国与欧洲列强签署《慕尼黑协定》,据此德国与波兰占领捷克斯洛伐克苏台德地区。同时,由于西方国家采取绥靖政策,德国向东扩张的意图昭然若揭。苏联对此十分担忧,因此改变其对外政策。1939年,苏联与纳粹德国达成《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在东欧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9月17日,苏军入侵波兰,12天后与德军会合。11月30日,苏联对芬兰发动冬季战争。战争以苏联获胜而告终,芬兰被迫割让卡累利阿地峽。但苏联与德国之间的条约是极其脆弱的。1941年6月22日,以德国为首的轴心国军队入侵苏联。到11月,德军占领乌克兰,开始列宁格勒战役并威胁占领莫斯科

然而,苏联取得斯大林格勒战役的胜利。这一决定性的胜利扭转整个二战的局势,失利的德军无力维持对苏联的进攻,苏军开始掌握战争的主动。到1943年末,苏联红军解除德军对列宁格勒的围攻,收复乌克兰。到1944年末,战争前线已推进至1939年苏联国境处。1945年5月,苏军长趋直入攻占柏林,德国元首希特勒自裁,德国战败。

虽然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获胜,但战争共造成2700万苏联人死亡,大量建筑被毁,经济受到重创。

冷战[编辑]

盟军的合作赢得战争,也就顺理成章地应该成为战后重建与安全的基础。然而,真正占据战后国际社会的却是苏联与美国的国家利益之争,也就是充满意识形态对撞的冷战

冷战始于1945年夏季波茨坦会议上,苏联共产党总书记斯大林与美国总统哈利·S·杜鲁门之间的争论。俄罗斯在过去的150年间受到三次来自欧洲的侵犯:拿破仑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因此斯大林的目标是在德国与苏联之间建立一个由多个国家组成的缓冲区。杜鲁门则指则斯大林背叛雅尔塔会议协定。在苏联红军占领东欧后,斯大林开始布署秘密进行原子弹计划

1949年4月,美国倡议建立旨在西方国家共同防卫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作为回应,苏联于1955年建立华沙条约组织。随后,两个组织的对抗逐渐显露出全球性的特征,特别是1949年之后苏联原子弹成功爆炸结束美国的核垄断和帮助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建立政权。

苏联外交政策的重点是增强国家安全和维持在东欧的霸权,先后直接参与匈牙利十月事件布拉格之春事件,并支持1980年代初波兰对团结工联的镇压。

随着苏联入侵阿富汗罗纳德·里根当选美国总统后,美苏关系急剧恶化。但到1980年代末,社会主义阵营瓦解,冷战开始解冻。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失去超级大国的地位,冷战宣告结束。

赫鲁晓夫与勃列日涅夫时代[编辑]

1953年史達林去世,他的亲密追随者格奥尔基·马林科夫在权力斗争中出局,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继任苏联共产党第一书记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总理)。1956年,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召开前夕发表一个揭露史達林暴行和反对其个人崇拜的秘密报告,此举拉开去斯大林化的序幕并巩固赫鲁晓夫的地位。随着秘密报告细节的公开,赫鲁晓夫加快大范围的改革步伐。他不再尊崇斯大林重视重工业的观点,转而增加生活日用品和住房的供应并鼓励农业生产。虽然电器、衣服以及其它耐用消费品还是短缺,但新政策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司法系统仍处于苏共的完全控制之下,但逐渐取代以往的警察专政,知识分子也比以前获得更多的自由。

1957年10月4日,苏联发射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颗人造卫星。1961年4月12日,尤里·加加林搭乘苏联太空船成为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人。

1964年,赫鲁晓夫被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剥夺一切权力,理由是他必须为包括古巴导弹危机和改善美苏关系在内的一系列错误决定负责。在经历短暂的集体领导后,经验丰富的军方将领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接替赫鲁晓夫的职位,成为苏联共产党总书记

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初露[编辑]

鲍里斯·叶利钦

虽然俄罗斯人在联盟内占据着主要地位,但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就因此而受益。在联盟内,俄罗斯甚至不能与其它加盟共和国一样拥有克格勃工会组织、科学院等。究其原因,是因为俄罗斯在联盟内占据主导,一旦拥有这些组织,势必对联盟权力产生威胁。

1980年代末,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隐然显露出与苏联的竞争,但时任苏共中央总书记的戈尔巴乔夫未予重视。俄罗斯民族主义者抱怨由于长期支援其它加盟共和国,因此造成俄罗斯日趋贫困。主张俄罗斯继续留在联盟内的人与主张俄罗斯独立的人关系也日渐紧张。

这一紧张关系同样在戈尔巴乔夫和鲍里斯·叶利钦之间存在。曾任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叶利钦于1987年被戈尔巴乔夫排挤出苏联政权,他总以俄罗斯民族主义者和民主人士自居。1990年5月,叶利钦在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选举中获胜,成为俄罗斯第一位民选总统。此后,他又推动立法,规定俄罗斯法律效力要高于苏联法律,并扣交三分之二的财政预算。

解體[编辑]

早從1989年開始,蘇聯由於改革失利與嚴重的通貨膨脹,開始對下層人民實行進一步的緊縮政策,在煤礦礦區造成嚴重的消費品短缺,導致長期受壓迫的煤礦工人進行大罷工[46]

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率先宣佈獨立。1991年4月9日,格鲁吉亚亦宣佈獨立。其他共和国見此,均有意效法,开始制订实现独立的步骤和措施。

1991年8月19日,苏共中的保守派发动一场不成功的政变,软禁当时正在黑海畔渡假的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试图收回下放给加盟共和国的权力,同时终止不成功的经济改革。但是在人民、军队和大多数苏共党员的联合反对下,政变仅仅维持三天便宣告失败。

虽然戈尔巴乔夫在政变结束后恢复职务,但联盟中央已经无法控制在平息政变的过程中大大加强的加盟共和国的分离势力。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下令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并限制其在俄罗斯境内的活动。戈尔巴乔夫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职务,并“建议”苏共中央委员会自行解散,让下属各党组织自寻出路。很多共和国的共产党或自行解散,或更改党名为“人民党”或“社会民主党”等,苏联共产党就此正式解体。

8·19政变后,除俄罗斯外的各加盟共和国全部宣布独立,在俄罗斯境内的鞑靼斯坦车臣西伯利亚等地也出现要求独立的主张。

1991年年底,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白俄罗斯乌克兰的总统在白俄罗斯的首府明斯克签约,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建立一个类似英联邦的架构来取代舊苏联。除波罗的海三国和格鲁吉亚以外的其他苏联加盟国纷纷响应,离开苏联並加入独联体,苏联在此时已名存实亡。

1991年12月25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将国家权力移交给俄罗斯总统叶利钦。19时38分,苏联国旗克里姆林宫上空缓缓降下,取而代之的就是俄罗斯国旗。第二天(1991年12月2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最后一项决议,宣布苏联停止存在,苏联就此正式解体。

俄罗斯联邦(1991年-)[编辑]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定国名为“俄罗斯联邦”,实行自由市场经济半总统制

叶利钦为首任俄罗斯总统普京为第二任总统,第三任总统由梅德韦杰夫担任,而普京则担任俄罗斯总理。2012年普京再次担任总统(第四任),而梅德韦杰夫则改任总理。俄罗斯联邦加强与西方的合作,但车臣等内部分裂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完全解决。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俄羅斯與西方國家的關係開始惡化,俄羅斯遭到經濟制裁,並被G7凍結會籍。2022年俄國宣稱要「保衛國家生存安全」,大規模入侵烏克蘭,使俄國與西方的關係降到谷底,並受到西方國家的經濟制裁

備註[编辑]

  1. ^ 波洛茨克於1660年10月又被波蘭-立陶宛共和國奪回,此後至1733年第一次瓜分波蘭再被俄羅斯帝國奪取。
  2. ^ 當時的莫斯科還只是一個小集市,而長手尤里則被認為是莫斯科的建立者。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民族的分裂與再打造─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合與分 周雪舫 輔仁大學歷史系教授 自《再造失去的王國:俄羅斯的帝國雄心500年史》ISBN:9789862623619
  2. ^ A. P. Shchapov, ‘Sibirskoe obshchestvo do Speranskogo’, Sochineniia,4 vols. (St. Petersburg, 1906–8), vol. 3, p. 673; Lantzeff, Siberia in the Seventeenth Century, ch. 5; Lincoln, The Conquest of a Continent, pp. 83–4; Gentes, Exile to Siberia, pp. 29–31, 82–4, 135, 142–5; Richard Pipes, Russia Under the Old Regime, 2nd edn (London, 1995), p. 282; Witzenrath, Cossacks and the Russian Empire, chs. 1, 4.
  3. ^ 3.0 3.1 小鱼书社. 追溯近现代中国起源与历史 第一章(下). 追溯近现代中国起源与历史 第一章(下). Matthew Henry. : 197 (中文). 
  4. ^ 4.0 4.1 浦洛基, Serhii Plokhy. 再造失去的王國:俄羅斯的帝國雄心500年史. 台灣: 貓頭鷹書房. 2018. ISBN 9789862623619. 
  5. ^ 約翰.達爾文. 帖木兒之後: 1405~2000年全球帝國史. 讀書共和國╱野人. 2021-06-09: 50. ISBN 978-986-384-551-5 (中文(臺灣)). 
  6. ^ 6.0 6.1 羅柏‧卡普蘭. 地理的復仇:一觸即發的區域衝突、劃疆為界的地緣戰爭,剖析地理與全球布局終極關鍵. 麥田. 2021-04-29. ISBN 978-986-344-947-8 (中文(臺灣)).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沈, 影. 俄罗斯领土变迁史.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 2013. ISBN 978-7-5097-4635-6. 
  8. ^ V. T. Pashuto, B. N. Floria, and A. L. Khoroshkevich, Drevnerusskoe nasledie i istoricheskie sud' by vostochnogo slavianstva (Moscow, 1982), 172.
  9. ^ McDaniel, Tim. Autocracy, Modernization, and Revolution in Russia and Ira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4-07-14: 46. ISBN 978-1-4008-6162-0 (英语). 
  10. ^ O'Connor, Kevin. The History of the Baltic States.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3: 23. ISBN 978-0-313-32355-3 (英语). 
  11. ^ Russia - Muscovy. countrystudies.us. [2022-09-30]. 
  12. ^ Ivan the Terrible. Minnesota State University Mankato. [23 July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18 July 2007). 
  13. ^ Zenkovsky, Serge A. The Russian Church Schism: Its Background and Repercussions. Russian Review (Blackwell Publishing). October 1957, 16 (4): 37–58. JSTOR 125748. doi:10.2307/125748. 
  14. ^ Skrynnikov R., "Ivan Grosny", p. 58, M., AST, 2001
  15. ^ William Urban. THE ORIGIN OF THE LIVONIAN WAR, 1558. LITHUANIAN QUARTERLY JOURNAL OF ARTS AND SCIENCES. [23 July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08). 
  16. ^ Janet Martin, Medieval Russia, 980–1584,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5, p. 395. ISBN 0-521-36832-4.
  17. ^ Siberian Chronicles, Строгановская Сибирская Летопись. изд. Спаским, СПб, 1821
  18. ^ Skrynnikov R. "Ivan Grozny", M, 2001, pp. 142–173
  19. ^ Robert I. Frost The Northern Wars: 1558–1721 (Longman, 2000) pp. 26–27
  20. ^ Gulliver. [2022-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11). 
  21. ^ Skrynnikov. "Ivan Grozny", M, 2001, pp. 222–223
  22. ^ 22.0 22.1 22.2 Russia - Muscovy. countrystudies.us. [2022-09-30]. 
  23. ^ Borisenkov E, Pasetski V. "The thousand-year annals of the extreme meteorological phenomena", ISBN 5-244-00212-0, p. 190
  24. ^ Solovyov. "History of Russia...", v.7, pp. 533–535, 543–568
  25. ^ Lev Gumilev (1992), Ot Rusi k Rossii. Ocherki e'tnicheskoj istorii [From Rus' to Russia], Moscow: Ekopros.
  26. ^ Michel Heller (1997), Histoire de la Russie et de son empire [A history of Russia and its empire], Paris: Plon.
  27. ^ George Vernadsky, "A History of Russia", Volume 5,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9). Russian translati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8. ^ Н. МАРХОЦКИЙ->ИСТОРИЯ МОСКОВСКОЙ ВОЙНЫ->ПРЕДИСЛОВИЕ. www.vostlit.info. [2022-09-30]. 
  29. ^ Sergey Solovyov. History of Russia... Vol. 8, p. 847
  30. ^ Dunning, Chester S. L. Russia's First Civil War: The Time of Troubles and the Founding of the Romanov Dynasty. Penn State Press. 2010-11-01. ISBN 978-0-271-04371-5 (英语). 
  31. ^ Troubles, Time of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2006
  32. ^ Russia - Muscovy. countrystudies.us. [2022-09-30]. 
  33. ^ Raymond H.Fisher, The Russian Fur Trade 1550-1700,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43,v.
  34. ^ For a discussion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class structure in Tsarist Russia see Skocpol, Theda. States and Social Revolutions: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France, Russia, and China.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35. ^ Jarmo Kotilaine and Marshall Poe, Modernizing Muscovy: Reform and Social Change in Seventeenth-Century Russia, Routledge, 2004, p. 264. ISBN 0-415-30751-1.
  36. ^ ВОЕННАЯ ЛИТЕРАТУРА --[ Общая история ]-- Соловьёв С.М. История России с древнейших времён. militera.lib.ru. [2022-09-30]. 
  37. ^ 雍正年间的这场军备竞赛,源自一个战俘的逆袭?_澎湃号·湃客_澎湃新闻-The Paper. www.thepaper.cn. [2022-09-30]. 
  38. ^ 王士銘. 清代庫倫至恰克圖間民人的土地開墾 (PDF). 臺灣師大歷史學報. [2019-12-0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12-04). 
  39. ^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上冊,頁134
  40. ^ 徐中約,《中國近代史》,上冊,頁196-200。
  41. ^ Jukes, Geoffrey The Russo-Japanese War 1904–1905, London: Osprey 2002 page 11
  42. ^ Connaughton, pp. 7–8.
  43. ^ 43.0 43.1 李怡著,《抗戰畫史》,台北:力行書局,1969年,第9頁
  44. ^ Paine, p. 320.
  45. ^ Service, Robert. A History of Twentieth-Century Russia.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124–5. ISBN 0-074-40348-7. 
  46. ^ 来自上层的革命:苏联体制的终结 矿工罢工. 2008-11-29 [2014-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6) (简体中文). 

书目[编辑]

概述
  • Riasanovsky, Nicholas V. and Mark D. Steinberg. A History of Russia. 7th 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十月革命前的俄国
  • Becker, Seymour. "Nobility and Privilege in Late Imperial Russia", in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92:4 (October 1987) pp. 1006–1007.
  • Russia : a country study / Federal Research Division, Library of Congress; edited by Glenn E. Curtis. Washington, DC : Federal Research Division, Library of Congress,1998. DK510.23 .R883 1998
  • Hobsbawm, Eric. The Age of Revolution, 1789–1848 Vintage, 1996.
  • Manning, Roberta. The Crisis of the Old Order in Russia: Gentry and Government.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2.
  • Moss, Walter G. A History of Russia. Vol. 1: To 1917. 2d ed. Anthem Press, 2002.
  • Skocpol, Theda. States and Social Revolutions: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France, Russia, and China. Cambridge U Press, 1988.
苏俄苏联时期
  • Cohen, Stephen F. Rethinking the Soviet Experience: Politics and History since 1917.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5.
  • Fitzpatrick, Sheila. The Russian Revolutio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2.
  • Goldman, Marshall I. "Economic Problems in the Soviet Union", Current History, 82, October 1983, 322–25.
  • Paul R. Gregory and Robert C. Stuart, Russian and Soviet Economic Performance and Structure, Addison-Wesley,Seventh Edition, 2001/
  • Lewin, Moshe. Russian Peasants and Soviet Power. Evanston: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ress, 1968.
  • McCauley, Martin. The Soviet Union 1917–1991. 2d ed. London: Longman, 1993.
  • Moss, Walter G. A History of Russia. Vol. 2: Since 1855. 2d ed. Anthem Press, 2005.
  • Remington, Thomas. Building Socialism in Bolshevik Russia. Pittsburgh: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Press, 1984.
  • Solzhenitsyn, Aleksandr. The Gulag Archipelago: 1918–1956. Harper & Row, Publishers, Inc., 1973–1975.
俄罗斯联邦时期
  • Cohen, Stephen. Failed Crusade: America and the Tragedy of Post-Communist Russia. New York: W.W. Norton, 2000.
  • Fairbanks, Jr., Charles H. 1999. "The Feudalization of the State." Journal of Democracy 10(2):47–53.
  • Paul R. Gregory and Robert C. Stuart, Russian and Soviet Economic Performance and Structure, Addison-Wesley, Seventh Edition, 2001.
  • Medvedev, Roy. Post-Soviet Russia A Journey Through the Yeltsin Era
  • Moss, Walter G. A History of Russia. Vol. 2: Since 1855. 2d ed. Anthem Press, 2005. Chapter 22.
  • 維爾納茨基:蒙古與俄羅斯(二)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