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匈人

匈奴人,指建立古代游牧帝国匈奴民族联盟。他们与欧洲历史记录中的匈人是否有血緣關係或是同一民族尚无定论。

匈奴[编辑]

匈奴是由許多游牧部落之間結盟,形成的多民族國家,其中的各民族皆可被稱為匈奴[1]

匈奴之中,包含了蒙古語族通古斯語族突厥語族葉尼塞語系乌拉尔语系印欧语系中的吐火羅語族伊朗語族,與漢藏語系的成員。成員極為複雜,虽如此,但在民族来源、种族特征、居住区域、生活习俗、基因分析、语言特点等多方证据和考古表明、匈奴人与蒙古人是为一脉相承的民族。匈奴虽然有众多的不同的部落和种族组成,但其核心统治民族應为蒙古系统的部落。

从古代汉文记录里留下的匈奴人的一些词汇分析看、匈奴语和蒙古语較为接近。

生活方式[编辑]

匈奴人與其他遊牧民族相同,「隨畜牧而轉移」,其畜物以為多,而橐駝、驢則比較少。他們的生活是逐水草而居,沒有固定居住的地點,不以耕田為主要生活方式,但是他們有強烈的占有慾,每個人都在草原上分有一塊土地。由於他們民族文化少與其他文明接觸,匈奴沒有文字,一切由口頭傳遞。正因為如此,他們對一言一行十分看重,為自己所說的話負責,常常言出必行,說一不二。他們一切所為相當果斷,從不改變決定,如果一個匈奴人在做事的過程中改變了決定,則會被認為是一件恥辱的行為,而會受到他人的輕視[2]:24

匈奴人在童年的時候騎羊,用較小弓箭來獵捕鳥類老鼠,逐漸長大後,開始射稍大一點而且狡詐的動物,比如狐狸兔子。他們從小和這些動物鬥智鬥力,學會設計捕獲和獵取的方法。當成功捕有獵物,他們便在荒野中生火,將其烤熟食用。等到他們可以拉動彎弓,學會射箭了,便被編為甲騎,隨時聽任部落的需求準備打仗[2]:24

在匈奴的生活中,打獵和打仗是相同的。在和平無事的日子裡,他們驅趕飼養的禽畜與獵取野生動物為主要的生活內容。當其他部落侵略時,他們馬上把對準獵物的箭轉換為對付敵人,如同獵殺動物一樣來殺人。他們不會為戰爭的來臨而感到恐懼,他們的內心沒有「敵人」這個概念,有的只是濃厚的捕取獵物的興趣。在戰鬥中,匈奴分為長兵和短兵,長兵即射手,他們會引誘獵物一樣使侵犯的部落掉入圈套中,接下來用大雨一樣密集的箭將其射殺;而短兵則是常常手執彎刀,騎著馬勇猛地向前衝鋒上陣殺敵。他們作戰的方法相當靈活多變,勝利則進,失敗則退,沒有什麼羞辱之感[2]:24

匈奴人中的一位父親死了,前妻所生的大兒子便娶後母為妻:哥哥死了,弟弟取嫂子為妻。這樣的傳統習俗一直未曾改變,被匈奴延續很長一段時間[2]:24-25。或许这种习俗在农耕的汉民族的文化角度来看是乱伦,但这在匈奴并不是什么陋习,因为这是游牧民族延续种族繁衍的一种方式。對於匈奴人而言,无论是儿子娶后母还是弟弟娶嫂子,这都不是什么乱伦,因为儿子和后母之间和弟弟与嫂子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此外作为游牧民族,由于人口稀少,战争、病灾等多种原因会使得人口损失,为了使种族部落等能够繁衍下去,儿子与后母、弟弟与嫂子之间成婚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这只是农耕民族的文化角度来看的一种偏激想法。此类习俗还在蒙古民族中尚存,在现实生活中弟弟和嫂子成婚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这在蒙古这样的游牧民族习俗中是可以成婚的。

匈奴有嚴格的法律,偷取他人的財物,全家淪為奴隸;刀不能向自己人動用,持刀鬥毆者判處死刑。其他罪犯「小者軋,大者死」。犯罪的人在很短時間裡會被判處,所以關押的犯人很少[2]:25

價值觀[编辑]

匈奴部落首領被稱為「單于」,意思是「像天子一樣廣大的首領」。單于死了,對於其手下來說,一頭領路的狼王倒下了,天上的一角彷彿變得暗淡了。在單于的葬禮上,手下們舉行一種犧牲禮,將單于妻子和隨從們的喉嚨割開,讓他們倒地而亡,以示永恒的追隨;如果是匈奴部眾對單于進行祭奠,則往往致使幾百或上千匈奴人被割喉,把把刀子光芒閃閃,一股股鮮血飛濺而出,一個個身軀撲倒在地。他們用一種極端的殘忍表示出極端的虔誠。如果一個打過仗的匈奴人死了,人們紀念他的方式是在他的墳埻上放上一些石頭,這些石頭的數量與他生前所殺人的數成比例。不論悼念誰,只要儀式開始,他們用小刀把臉劃破,「讓血和淚一起流出來」。這種嗜血性的風俗,對匈奴來說,是一種生命的盟約[2]:25

他們同樣也勇敢去追求榮耀,享受榮耀。遇上敵人,他們英勇出擊,在追趕和砍殺的過程中享受快感。他們將敵人的頭顱從眉沿處鋸開,在裡面嵌上金片,外面蒙上皮套,作為飲酒的器具使用。他們還將敵人的頭皮揭下,拴在馬韁繩上以示榮耀 他們能騎善射,上了戰場,在突然之間,從匈奴的軍隊中就會飛出像密雨一樣的箭,敵人在短時間內被這箭雨覆蓋,紛紛倒地。箭,在那個時代無疑是最尖端的攻擊武器——不直接交鋒,卻有摧毀敵人士氣的作用。所以,他們很快就組成了令人難置信的專業化兵種——馬騎弓手[2]:26

其他學者說法[编辑]

根據英國歷史學家阿诺尔德·汤因比的說法,匈奴是一股從西域雪山傾瀉下來的雪水,他們渴望流入中原這個「水庫」中,找到一個立足之地。但當他沖湧到長城腳下,卻被長城擋住了。於是是這個場大風便呼嘯得更厲害了,一聲高過一聲,使綿迅萬里的長城一線烽火硝煙千年不息。就像從雪山流下來的雪水再也不會倒流上去一樣,在頑強而執拗地要參與締造中國歷史的能量未耗盡之前,他們是絕不會回頭的[2]:26

參考文獻[编辑]

[2]

相關書目[编辑]

  • 《上帝之鞭:成吉思汗、耶律大石、阿提拉的征戰帝國》大旗出版,王族,台北市,2010年
    • ^ 《史記》〈匈奴列傳〉:「以天之福,吏卒良,馬彊力,以夷滅月氏,盡斬殺降下之。定樓蘭、烏孫、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國,皆以為匈奴。諸引弓之民,并為一家。」
    •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王族. 匈奴人. 《上帝之鞭:成吉思汗、耶律大石、阿提拉的征戰帝國》.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