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政治笑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蘇聯政治笑話(或稱蘇東政治笑話),即流行於前蘇聯和前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政治笑話。這種笑話的來源很多,除了來自於在這些國家生活的人之手外,也有一些來自美國西德及其他國家的報社雜誌,此類笑話以諷刺蘇聯-東歐諸國的領導人、政治、經濟和生活狀態為主,數量極大,諷刺辛辣,廣為流傳,前美國總統隆納·雷根還在公眾集會上講過幾個這樣的笑話,據他所說他還「講給了戈巴契夫聽,然後他笑了」。[1]近年美國政府解密檔案揭露,當年美國駐莫斯科大使館一直持續收集並整理流傳的蘇聯政治笑話,再用密電傳回華盛頓給中情局分析,因「這些笑話非常準確的反映蘇聯社會公眾的情緒」。[2]

在蘇聯的這種政治笑話的起源時間不詳,但在50年代史達林執政末期就已經廣泛出現了。這些笑話最初來自於沙俄時期的政治笑話。[3]在蘇聯和東歐,政治笑話的泛濫是在60-80年代(尤其是在勃列日涅夫執政後期),和地下出版物一起成為了社會主義陣營政治異見的一種象徵。在「公開化」之前當局一直試圖限制政治笑話的傳播流動,但效果不佳。

從體裁上,政治笑話一般是段子式或者問答式,問答式也會非常簡單,適合一個人為別人講。著名的「亞美尼亞廣播電台英語Radio Yerevan jokes」系列就是典型的問答式政治笑話。

嘲笑領導人的笑話[編輯]

蘇聯、東歐的重要領導人基本都進入了笑話:史達林赫魯雪夫勃列日涅夫安德羅波夫戈巴契夫昂奈克齊奧塞斯庫等人都是很經常出現的角色。列寧被諷刺的機率倒很低,因為他的歷史形象一直比較好。不過,在1970年列寧誕辰100周年之際,由於官方鋪天蓋地的政治宣傳,相應也出現了不少關於列寧和列寧紀念活動的笑話。

史達林[編輯]

約瑟夫·史達林在政治笑話中的形象一般是殘暴、猜忌,他和農民生活困苦經常掛鈎(考慮到1929年的農業集體化和30年代末的大清洗)。

  • 史達林去看一場蘇聯喜劇電影的首映禮。在影片播放時他一直快活地大笑,不過在電影結束之時他突然問道:
「好吧,我喜歡這電影。可為什麼那個丑角的小鬍子和我的一樣?」
所有人都噤若寒蟬,只有一人怯怯地提議道:「史達林同志,要不要讓演員把鬍子剃了?」
史達林答道:「好主意,槍斃前先把鬍子剃了。」

赫魯雪夫[編輯]

尼基塔·赫魯雪夫在政治笑話中的形象是無知、粗魯、愚蠢、禿頂、愛胡扯、愛吹牛皮的。這和他本人的以上作風分不開。

  • 赫魯雪夫前來參觀前衛派的美術展覽。
「這對該死的綠點和黃點是什麼?」
「這幅畫,赫魯雪夫同志,是表現我們英勇的農民在努力完成生產兩億噸穀物的計劃。」
「啊……哦……那這堆黑三角和紅條條呢?」
「這幅畫描繪了工廠中我們英雄般的產業工人。」
「那這個長耳朵的肥屁股呢?」
「赫魯雪夫同志,這不是畫,是鏡子。」
  • 共產黨餐敘,赫魯雪夫直接用手抓肉吃得非常狼狽,在一旁的史達林看不過去對他說:「尼基塔,把刀子拿出來」,赫魯雪夫迅速的回答說「是的,領導同志!下一個目標是誰?」

勃列日涅夫[編輯]

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在政治笑話中的形象一般是愛慕虛榮、權利慾強、喜歡享樂、痴呆、健忘、病入膏肓的。蘇聯當局努力培養對他的個人崇拜、他本人的「勳章收藏愛好」和他請人捉刀而獲得了列寧文學獎的回憶錄三部曲也經常是被嘲笑的對象。關於他的笑話是所有蘇聯領導人中最多的。[4]

  • 在政治局會議上,勃烈日涅夫興致勃勃地說:「同志們都說我那三本回憶錄寫得好,哪天給我弄一套,我也讀一讀。」


「邱吉爾是誰?」勃列日涅夫反問。
回到蘇聯駐英大使館英語Embassy of Russia, London,大使評價道:「祝賀您,勃列日涅夫同志,你讓柴契爾夫人老實了。她以後再也不敢問什麼愚蠢的問題了。」
「柴契爾是誰?」勃列日涅夫反問。
  • 一隻鱷魚吃掉勃列日涅夫,結果它拉了一個星期的勳章。


  • 「你聽說了嗎?勃列日涅夫做手術了。」
「做什麼手術?」
「開胸手術。因為勳章擺不下了。」
  • 英國廣播公司報導說: 「昨天莫斯科發生了地震。但是學者們對此表示懷疑,因為莫斯科處於非地震帶。
不過,我們的駐莫斯科記者報告說該市確有震感。最後經過核實,原來並非是地震,而是蘇共中央總書記勃列日涅夫佩戴勳章的衣服掉到了地上。
  • 一個蘇聯人在公眾場合對著勃列日涅夫同志的肖像罵了句「白痴」,被克格勃逮捕,判了5年徒刑。他的罪名是:侮辱黨和國家領導人判刑1年,泄露黨和國家機密判刑4年。
    • 不過聽說他很快就獲釋了,因為自從勃列日涅夫同志在聯合國發表演說之後,那就不再是黨和國家機密了。

安德羅波夫[編輯]

短暫擔任過蘇聯最高領導人的尤里·安德羅波夫除了克格勃主席的身份經常遭到諷刺之外,他糟糕的健康狀況也是老人政治的縮影,故也經常在笑話中出場。

  • 問:為什麼勃列日涅夫能出國,安德羅波夫卻不能?
答:因為前者安的是電池,後者接的是電線。 [註 1]

昂奈克[編輯]

關於埃里希·昂奈克的政治笑話相當豐富,因為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內的知識分子政治異見勢力較強,而昂奈克又執政太久。這些笑話大多是表達對昂內克的各種不滿和不支持。

  • 埃里希·昂奈克想人民是如何看待他的,所以他化妝微服私訪。他在大街上問一個人:「打攪一下,請問您覺得昂奈克怎麼樣?」
這個人把他引到一條暗巷,確認四下無人,沒有其他人能聽見他說話之後,他貼著埃里希的耳朵小聲說:「我支持昂奈克!」

亞美尼亞廣播電台系列笑話[編輯]

亞美尼亞廣播電台(或稱葉里溫廣播電台)是蘇聯境內(遠不限於亞美尼亞)甚至整個東歐地區都廣為流傳的笑話,笑話的格式相對固定,為「亞美尼亞廣播電台收到提問……,亞美尼亞廣播電台對此回答……」,通常簡寫為「問答」(Q/A)式笑話。這種笑話的題材其實不僅僅限於政治笑話(還有不少生活笑話),但政治笑話占絕大多數。這樣的笑話經常會有很多小系列。在德國電影《竊聽風暴》裡,斯塔西的頭頭古畢茲中校就講了一個關於昂奈克的這種笑話。

  • 問:雞和蛋哪個先有?
答:從前兩個都有。
  • 問:什麼是最短的笑話?
答:共產主義。
  • 問:什麼是最長的笑話?
答:赫魯雪夫在黨代表大會上的講話。
答:我們不回答政治問題。
  • 問:改革的前景是什麼?
答:有兩種可能的情況。現實的可能是火星人會降臨地球幫我們打理一切,科幻的可能是我們能自己完成改革目標。
  • 問:什麼是混亂?
答:我們對國民經濟不做評論。
  • 問:您能描述一下東德的地理特徵嗎?
答:一個充滿各種瓶頸的坦途。
  • 問:民主與社會主義民主的區別是什麼?
答:大概相當於椅子和電椅的區別。
  • 問:我要去西方國家開會,可是旅費不夠。怎麼辦?
答:在原則上這不是問題。別買返程票就行。[5]

猶太人笑話(拉賓諾維奇笑話)[編輯]

由於歷史原因,在蘇聯曾經對猶太人有著嚴重的偏見和歧視,尤其是在50年代史達林執政後期和70年代移民以色列風潮期間。猶太人對歧視不滿於是編出了不少笑話。猶太人的奸猾形象也經常出現在笑話之中。前一類笑話中的猶太人一般叫拉賓諾維奇(Rabinovich,因此這一系列經常稱為拉賓諾維奇笑話),後一種笑話中的猶太人則經常叫埃布拉姆。這一類笑話通常和敖德薩(沙俄時代起的猶太人聚居區)、移民以色列(在一段時間中蘇聯人能夠自由移民的國家只有以色列,在勃列日涅夫時代有1/4的蘇聯猶太人移民以色列)有關。

  • 俄羅斯移民在好萊塢開了家俄式餐館叫「俄羅斯懷舊」。菜單:
第一道菜——羅宋湯
第二道菜——油炸包;
甜點——猛敲一下顧客的脖子並怒吼:「滾出去猶太豬!」
  • 五一勞動節的遊行上,拉賓諾維奇舉著這樣一個牌子走過會場:感謝你,史達林同志,是你給了我幸福的童年。
黨代表找到他:「你在侮辱我們的常識嗎?誰都知道當你在童年的時候我們的史達林同志還沒出生呢!」
拉賓諾維奇答道:「這就是我感謝他的原因。」

蘇東關係的笑話[編輯]

蘇東關係是東歐笑話中特別常見的話題,一般是用來諷刺蘇聯利用經互會從各個加盟共和國「剪羊毛」的手段或者對華沙公約國家的入侵(尤其是1968年對捷克斯洛伐克的入侵)。有些笑話(尤其是波蘭的)則直接表達出對俄國的反感。

  • 蘇聯人造衛星試驗中動用了以下力量:
東德的火箭;
羅馬尼亞的能源;
捷克的電子設備;
俄羅斯的狗。[註 2]

蘇美關係的笑話[編輯]

蘇美關係是蘇聯笑話中特別常見的話題,諷刺的內容不定,不過經常是針對蘇聯領導人或蘇聯體制的。

  • 一個美國人和一個蘇聯人互相吹牛,誇耀自己的國家。美國人說道:「我的國家實在自由。你可以徑直走進白宮,對總統說:『總統先生,我不同意你的現行對內政策!』」蘇聯人便答道:「嘿,這有什麼!我的國家也很自由!你可以徑直走進克里姆林宮,對總書記說:『總書記同志,我不同意美國總統的現行對內政策!』」

蘇中關係的笑話[編輯]

中蘇關係也是常見的蘇聯政治笑話題材,在蘇聯人眼中的中國人形象和猶太人差不多奸詐。在蘇聯笑話的流傳期間中蘇關係極其緊張,中國與美國等西方國家一樣不受歡迎,因此也有一定的醜化,特別是在60年代末珍寶島事件之後到70年代中「黃禍論」在蘇聯甚囂塵上的時期還編出了好多假想蘇聯被中國占領的諷刺笑話。

  • 問:什麼是樂觀主義者和悲觀主義者?
答:樂觀主義者學英文;悲觀主義者學中文。

在靠近阿爾巴尼亞的羅馬尼亞同樣存在諷刺阿爾巴尼亞的笑話,因為羅馬尼亞人看阿爾巴尼亞人就跟蘇聯人看中國人差不多。

  • 問:如何停止正在前進的阿爾巴尼亞坦克?
答:打死正在推坦克的士兵。

關於政治[編輯]

作為政治笑話,諷刺蘇聯、東歐政治生活的內容是相當多的,涉及到黨組織生活、等額選舉、路線搖擺、老人政治言論控制等等等等。政治笑話經常在重大政治事件之後飛速傳播,克格勃的調查報告稱,一個政治笑話可以在一天以內傳遍一個莫斯科大小的城市。[4]

  • 有人給克里姆林宮打電話:
「你們現在在找蘇共的新總書記嗎?」
「不!你是誰?傻瓜嗎?」
「對,病入膏肓的老傻瓜!」
答:當然,不過美國憲法也保證言論後的自由。
  • 美國人:「我們有言論自由,就是在白宮前面說美國總統是傻子也沒事。」
蘇聯人:「那又怎麼樣?我們在克林姆林宮前面說美國總統是傻子也沒事。」
  • 在調查表上有這樣一個問題:在執行總路線時你動搖過嗎?
拉賓諾維奇回答道:「我和總路線一起動搖。」

關於經濟狀況和日常生活[編輯]

和經濟有關的笑話一般是諷刺蘇聯的產品笨重粗劣質素差,工廠工作效率低、市場投機倒把、黑市猖獗、貨物不足,社會貧富分化、人浮於事等。關於東德生產的衛星牌小汽車的笑話不論在東德還是在保有該車型的其他蘇東國家都很受歡迎。例舉:

  • 一個日本工人被派到蘇聯的俄羅斯維修日本製的機械。日本人每天工作8小時,不和別人說話。一個月後他的工作期滿。在他返回日本之前,日本人眼含淚水地對大家說:「我道歉,我的好工人同志們。我知道工人們應該團結起來,但我有合同在身,我不得不工作,我為沒有參與你們的長期罷工而向你們正式道歉!」
  • 勃列日涅夫在向工人們講話:「很快我們就能生活得更好!」
台下傳來一個聲音:「我們怎麼辦?」
  • 問:什麼長達兩公里並且老吃白菜?
答:莫斯科肉店前排的隊。
  • 兩個骷髏相遇了,一個問另一個:
「你是死在戈巴契夫的新糧食政策頒布之前還是之後?」
「我還活著。」另一個答道。
  • 問:一輛衛星牌汽車停在紅燈前,燈變綠了,車卻沒動,是怎麼回事?
答:地上有口香糖。

關於內務部-克格勃-斯塔西等秘密警察機構[編輯]

諷刺秘密警察內務人民委員部克格勃斯塔西)的段子多以調侃這些組織的嚴刑逼供和無孔不入為主。也有一些笑話是在嘲笑他們的愚蠢。

  • 來了一個喬治亞代表團,得到史達林接見,談話,然後離開,史達林開始找他的菸斗,找不到。
他叫貝利亞來:「拉甫連季·巴甫洛維奇,去追代表團,找找誰拿了我的菸斗。」
貝利亞趕忙去追代表團。
五分鐘後,史達林在一堆紙下(一說為椅子下)找到了他的菸斗。
他叫貝利亞——「瞧,拉甫連季·巴甫洛維奇,我找到我的煙斗了。」
「太晚了。」貝利亞說,「代表團中的半數已經承認他們拿了你的菸斗,並且加入了『利用偷菸斗進行暗殺活動的托洛茨基陰謀組織』,而另外一半則在審訊中死掉了。」


  • 地獄裡有條規矩:所有生前殺過人的都要被受害者的血淹沒。一個人下地獄參觀,發現貝利亞的血只淹沒到了他的膝蓋,不解問他為什麼。
貝利亞說:「因為我站在史達林同志的肩膀上。」


  • 一個東德的居民被掐掉了電話線,他跑去申訴並詢問原因,有關部門告訴他:
「因為您誣衊了國家安全部。」
「我怎麼誣衊的?」
「我們有記錄:您曾多次在電話中聲稱,安全部竊聽了您的通話。」

關於言論、報導管制[編輯]

關於言論管制和新聞審查的政治笑話有一個經典的格式「不是……而是……」,形式為一問一答,可以視為亞美尼亞廣播電台笑話的一種。這樣的笑話隨便更換內容就能造出新的,所以變種很多。

答:是的,但不是在莫斯科,而是在基輔;不是彼得·彼得洛維奇,而是伊萬·伊萬諾維奇;不是梅賽德斯·奔馳,而是莫斯科人(註:一種蘇聯小汽車);不是贏了,而是被偷了。[5]

關於政治笑話[編輯]

在公開化之前的年代講政治笑話並不是沒有風險的。在史達林時代,如果講政治笑話遭到檢舉就會因違反蘇聯刑法第58號條款第10款(惡意散布煽動推翻、分裂或削弱蘇維埃聯盟的言論)處一般3-5年的徒刑,根據歷史學家、持不同政見者羅伊·麥德維傑夫的說法,在1953年史達林死後,當局決定釋放因講政治笑話而入獄的人,而因此獲釋的人數達20萬[6]。赫魯雪夫時代之後這一懲罰措施被取消,但當局針對不同政見的壓制仍然明顯存在。克格勃和斯塔西都擁有監控居民言論和行為的部門,政治笑話也是考慮點之一。因此就有了關於政治笑話的政治笑話。

  • 有人喜歡說笑話;有人喜歡收集笑話去說笑話;有人喜歡收集說笑話的人。
  • 「勃列日涅夫同志,聽說您收集政治笑話,是真的麼?」
「是的。」
「那麼您現在收集了多少了呢?」
「三座半勞改營。」
  • 向最佳政治笑話大賽獲獎者頒獎:一等獎,二十五年;二等獎,二十年;還有兩個三等獎,每個十五年。

其他[編輯]

蘇聯和東歐的政治笑話是不拘泥於以上這幾種大致分類的。事實上,任何負面事件乃至正面事件都能產生許多相當幽默辛辣的諷刺笑話。此外,還存在著許多關於蘇俄內戰英雄夏伯陽和蘇聯作家尤里·謝苗諾夫所著系列諜戰小說《春天的十七個瞬間》等作品(均被搬上螢幕)中的主人公「施季里茨」的笑話,這些笑話顯然在針對著蘇聯當局對他們無窮無盡的主旋律宣傳。

  • 兩個黨員伊萬諾夫和彼得羅夫去餐館慶祝彼得羅夫的生日。他們喝了一瓶伏特加,然後伊萬諾夫說:「我親愛的朋友,你知道我熱愛著你。我為什麼熱愛你呢?不是因為你從辦公室偷黨的財產,不是因為你把丈母娘送進了精神病院,不是因為你每天打你的老婆,不是因為你強姦了一個十三歲的盲女孩。不,不是因為這些。我熱愛你是因為你是個好共產黨員。」

影響[編輯]

蘇聯和東歐政治笑話的興起在於20世紀60-80年代的威權主義時代。在這個時代里由於高壓統治已經結束,而人們的不滿仍然受到言論管制的嚴格限制,所以人們需要用這種政治笑話來表達不滿。當時在蘇聯流行著一種所謂的「廚房政治」現象,幾個朋友聚在一家的廚房裡(俄羅斯人的廚房兼餐廳)一邊喝酒一邊講政治笑話。赫魯雪夫的下屬甚至給赫魯雪夫本人講過幾個關於他自己的笑話。[7][原創研究?]蘇聯解體以後,這些笑話又有了新的形式,轉而諷刺新的領導人和問題。此外,也有人模仿蘇聯笑話的體例,轉而諷刺其它問題,包括與政治無關的事物。

  • 鮑里斯·葉爾欽的演講:「多年來,在戈巴契夫的領導下,我們的祖國俄羅斯一直處在懸崖的邊緣。現在,我終於可以自豪地宣布,趕跑了戈巴契夫,我們偉大的俄羅斯終於向前邁出了一大步。」

很難說蘇聯和東歐的這些笑話對這些國家的自由化和最終東歐劇變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但很顯然的是,不滿不是由笑話產生的;相反,不滿才產生笑話。勃列日涅夫時期的經濟停滯和戈巴契夫改革所沒能糾正的嚴重衰退狀況是政治笑話爆發的最根本原因。

相關條目[編輯]

注釋[編輯]

  1. ^ 勃列日涅夫用心臟起搏器,安德羅波夫用透析機
  2. ^ 蘇聯人造衛星曾將一隻名為「萊卡」的雌性流浪狗送上太空,語帶三關,分別是罵RUSSIA,RUSSIA真的給了隻狗和大部份真正的貢戲都由東歐出,RUSSIA只出了一隻狗
  3. ^ 母狗在俄語是罵人話:狗東西

參考文獻[編輯]

  1. ^ 里根講蘇聯笑話 - 優酷視頻
  2. ^ [1]
  3. ^ История революций[永久失效連結]
  4. ^ 4.0 4.1 《勃列日涅夫時期蘇聯政治笑話研究》.馮小偉.《華東師範大學》.2012年
  5. ^ 5.0 5.1 Armenian Radio Answers Questions of Listeners
  6. ^ Ben Lewis,Hammer and Tickle: The Story of Communisim, A Political System Almost Laughed Out of Existence, Pegasus Books, 2009, p74
  7. ^ 《未經修改的檔案:赫魯雪夫傳》,葉梅利亞諾夫,譯林出版社; 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