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重金属新浪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英國重金屬新浪潮
曲風起源
文化起源
 英國1970年代後期
典型樂器
  • 主唱
  • 電吉他
  • 電貝斯
延伸曲風
融合曲風
区域特色
英國
其他主題
美式金屬新浪潮

英國重金屬新浪潮英语:New Wave of British Heavy Metal,縮寫為NWOBHM)是70年代後期在英國開始的全國性音樂運動,為了應對深紫齊柏林飛船黑色安息日等早期重金屬樂團的沉寂,英國金屬樂團剔除了所有藍調成分,融合了龐克音樂,加快速度、增強音樂張力,只保留一個快速、猛烈的金屬核。80年代早期,它在龐克搖滾迪斯可音樂的夾擊中崛起後,獲得了國際矚目。在1979年5月發行的《聲響英语Sounds (magazine)》雜誌中,編輯傑夫·巴頓英语Geoff Barton將這波音樂運動稱為「英國重金屬新浪潮」[1],他在1981年宣布這波運動結束。

雖然涵蓋不同的主流和地下音樂風格,這股浪潮吸收了70年代重金屬和龐克搖滾的張力,並在其中注入快速與積極的特性。因市場萎縮,許多地下金屬樂團傾向自行錄音,或以價格低廉的低保真度英语low fidelity技術錄音,同時造成獨立唱片廠牌英语Independent record label紛紛成立的現象[2]。歌詞通常是關於非現實的主題,如神話、奇幻、恐怖和搖滾生活方式。

它的參與族群包括年輕白人男性、來自工薪階層的音樂人和樂迷,他們大多受到1973 - 75年經濟衰退英语1973–75 recession失業率上升所帶來的艱辛影響。逐漸構成一個與主流社會區隔,沉浸於高音量、陽剛激烈、意識強悍的音樂圈[3]。這股音樂運動在80年代傳播到歐洲、北美和日本,最終擴展到全球範圍。它產生的重金屬音樂具備熱血、流行、邪惡、鞭擊等風格原型,促使各種子流派誕生,也更新和推動了重金屬次文化英语Heavy metal subculture

該浪潮至少推動一千支金屬樂團組成,但是到80年代後期,面臨MTV成立、華麗金屬主宰排行榜和鞭擊金屬的誕生,只有少數倖存。其中,鐵娘子威豹成為國際巨星,撒克遜也取得一定程度的地位。其他樂團如鑽石頭英语Diamond Head (band)毒液英语Venom (band)掠奪英语Raven (British band),雖未完全在商業上獲得成功,但也顯著的影響90年代的金屬樂發展,像是鞭擊金屬死亡金屬黑金屬等等。很多該浪潮的樂團在2000年重聚,透過現場表演和新的錄音室專輯而繼續活躍。

背景[编辑]

社會動盪[编辑]

倫敦的一場礦工大罷工集會

在70年代後期,英國處在社會動盪和普遍貧困的狀態中[4]工黨政府無力應對國內的經濟衰退保守黨1979年大選勝出[5]。由於去工業化的結果,失業率非常高,尤其是工人階級的青年[6]。80年代失業率持續升高,在1983年2月達到頂峰[7]。據官方統計數字,英國國內失業人數達360萬,而很多以其它失業定義作準則的非官方統計,更指失業人數高達500萬[8]。因此引起很多民眾的不滿,社會動盪頻繁、出現罷工潮,許多大城市更出現嚴重的警民流血衝突,如1981年的布里克斯頓暴動英语1981 Brixton riot托克斯泰斯暴動英语1981 Toxteth riots查貝敦暴動英语1981 Chapeltown riot[9]。在此動盪時期,即使是相對低技術的工作都不易獲得。比起老一輩,大部分年輕人的工作權益遭奪,他們開始投入不同的謀生方式,例如音樂及娛樂產業[10]。年輕人紛紛組建新樂團,在70年代形成爆炸般的風潮。經濟大蕭條下年輕人努力謀生並轉換跑道的結果,造成勞動力失衡,衝擊了上台挽救經濟的新任首相柴契爾夫人[11]

新世代的英國青年在絕望中,出現爭取生存保障的激烈反應,這明顯的表現在1977年至1978年的龐克運動。他們參與非建制暴動,並在80年代促使新浪潮音樂和後龐克音樂的形成[12]。他們自稱龐克青年、宣揚無政府主義,對政治有激進的反抗意識,並在舞台上實踐他們叛逆的想法[13]。他們不但將頭上兩邊的頭髮剃了、留成短而尖的彩色髮型,也穿戴狗項圈、撕破的衣物,裝飾著尖釘、鐵環、別針,更在身上刺青、打洞穿環。他們把對社會的極端不滿體現在外表上,就像一隻刺蝟[14]。他們以反理性邏輯挑釁整個國家政府和社會、不願服從任何既有的制度和規矩,更厭惡商業市場上的音樂,主張演奏實力是不重要的,音樂只須追求原始、簡單與響亮[6]。然而,並非所有的英國工薪青年都接受龐克運動,主張脫離現實世界、追求技術與藝術的重金屬音樂也自成一派,金屬樂迷認為這是在人人失業的大環境中,提供娛樂、緩解壓力,以及尋求集體認同的重要文化[15]

重金屬沉寂[编辑]

1970年的黑色安息日,由左至右:吉澤·巴特勒英语Geezer Butler東尼·艾歐密英语Tony Iommi比爾·沃德英语Bill Ward (musician)奧茲·奧斯本

英國是孕育重金屬音樂誕生的搖籃,在1967至1968年間出現第一批重金屬樂團[16]。而在眾多英國樂團中嶄露頭角的有黑色安息日齊柏林飛船深紫,他們取得了全世界的成功和一致好評[17]。在當時,他們的音樂風格歸類為重搖滾的成功[18]。重搖滾樂迷中有大量的迷幻、嬉皮及機車族的次文化成員[19]。然而,上述樂團到了70年代中後期都遭遇了危機:深紫因成員間的問題,在1976年解散[20]。齊柏林飛船因意見不合減少活動、接著鼓手約翰·博納姆驟逝而宣布解散[21]。黑色安息日面臨因專輯熱賣而跟著上門的龐大稅務、以及解僱了具招牌魅力的主唱奧茲·奧斯本後,風光不再[22]。因此,整個重金屬運動失去了動力和媒體的興趣,世人改為聚焦在爆紅的龐克音樂、迪斯可音樂、華麗搖滾電子音樂[23]。龐克樂記者蓋瑞·布謝爾英语Garry Bushell說:「就如同前衛搖滾和70年代的主流音樂團體,重金屬也是一隻笨重的恐龍」[24]。一些作家甚至宣稱「才剛誕生的重金屬已經死透了」[25]

70年代中期,重金屬樂團巨頭們的危機,給其他的搖滾樂團留下了成長空間[26],例如皇后樂團[27]鷹族雄風英语Hawkwind[28]虎皮鸚鵡英语Budgie (band)[29]壞公司英语Bad Company[30]現狀英语Status Quo (band)[31]拿撒勒英语Nazareth (band)[32]等。這些樂團都登上英國唱片排行榜,並進行了成功的國際巡演[33]。根據英國唱片排行榜的結果顯示,重金屬在國內仍有龐大的受眾群體。在70年代後期,許多第二波誕生的重金屬樂團如瘦李奇英语Thin Lizzy[34]幽浮英语UFO (band)[35]猶太祭司[36]都開始取得了商業成功,銷量也重新引回了媒體的注意[37]。在英國之外的硬式搖滾樂團,如美國的藍牡蠣英语Blue Öyster Cult[38][39],加拿大的匆促[40]德國的天蠍[41],特別是來自澳大利亞的AC/DC[42],都在同一時期登上英國唱片榜[33]

猶太祭司與摩托頭[编辑]

摩托頭的領導者:主唱兼貝斯手萊米

然而,真正在重金屬音樂沉寂時進行大幅改進的是猶太祭司摩托頭。作家伊恩·克里斯蒂英语Ian Christe表示:「黑色安息日的觀眾,領略了影響深遠的聲音。到了70年代中期,瘦李奇帶來陰沉貝斯和複雜的雙吉他、埃利斯·庫珀的舞台藝術、皇后樂團的炙熱吉他和艷麗歌聲、以及打響中世紀題材的彩虹英语Rainbow_(rock_band)……。直到猶太祭司的出現,才從硬搖滾各種不同的亮點中,簡化並統一了金屬樂音調。這是第一次,重金屬成為一個真正屬於它自身的流派」[43]。金屬媒體網站「金屬叛逆者英语Metal Recusants」也表示:「黑色安息日創造了重金屬,但將它完善的是猶太祭司」[44]。1978年,他們的第四張專輯《彩繪玻璃英语Stained Class》開始脫離傳統,緊湊的即興重覆段、密集化的鼓點,大幅稀釋了藍調搖滾的味道,完全成為重金屬音樂。是速度金屬鞭擊金屬的衍生源頭之一,也表露了英國重金屬新浪潮的早期跡象[45]。第五張專輯《殺戮機器英语Killing Machine》已成為英國重金屬新浪潮的典範之一,藍調元素消失,更前衛的快速點弦、同步的貝斯與大鼓低音、加快速度的節奏,繼續擴張侵略性[46]。第六張專輯《不列顛鋼片英语British Steel (album)》速度、層次與感染力都明顯提升,將金屬樂再度改良、精進,超越當時所有樂團的專輯,是現代重金屬音樂最主要的衍生源頭之一[47]

而1975年成立的摩托頭,其成員已經經歷過幾次樂團的成敗[48]。創始人兼領導者萊米擔任過吉米·罕醉克斯的技師,也是鷹族雄風的前成員[49]。而拉里·沃利斯英语Larry Wallis粉紅仙女英语Pink Fairies的前成員[50]埃迪·克拉克英语Eddie Clarke曾是宙斯樂團的成員[51]。他們早期的組團經驗,成為樂評和樂迷判斷摩托頭是否屬於英國重金屬新浪潮的一個因素[52]。部分評論認為,摩托頭只是刺激新浪潮崛起的靈感之一,而不是成員。因為他們當時已經簽署唱片合約,足跡遍及全國各地,而且在新浪潮仍處在地下俱樂部活動時,摩托頭就已經成功登上英國官方唱片榜了[52][53],也是當時第一個有作品登上BBC廣播一台的金屬樂團[54]。萊米自己也說:「我們應該不算英國重金屬新浪潮……因為摩托頭誕生的比較早」[55]

另一種看法則主張摩托頭是這股浪潮的顯著指標[56],且他們是第一個打破界線、全面融合龐克音樂和重金屬音樂的樂團[57]。其快速響亮的音樂並不追求精湛技術,他們不妥協的態度同時受到龐克族與金屬樂迷的歡迎[57]。摩托頭的巡迴演出中,時常會帶上新浪潮中的晚輩,讓他們增加上台表演的機會[58],同時他們也與龐克樂團同台共演[59]。摩托頭的音樂風格在新浪潮中成為典範,並在接下來數十年間,受到其他金屬流派的借鑑和參考[60]。因此,猶太祭司與摩托頭對這股運動具有顯著的示範作用。

特色[编辑]

身分識別與風格[编辑]

新浪潮開始後,金屬樂迷經常將樂團標誌和專輯封面的布章縫在牛仔背心上,稱為「金屬戰袍」[61]

在新浪潮的樂團和樂迷成員中,大部分都是年輕白人男性,其出身階級、道德倫理和審美觀是非常相近的[62]。美國帝博大學社會學家蒂娜·溫斯坦英语Deena Weinstein在她的書《重金屬:音樂與文化英语Heavy Metal: The Music and Its Culture》中,介紹了新浪潮運動的崛起和發展,以及他們促使重金屬音樂成熟的功勞。在接下的數年間,這股浪潮逐漸拓展至各個子流派,發展成不同的風格[63]。英國開始將金屬樂迷稱為「金屬頭英语metalheads[64]與「甩頭客英语headbangers[65],因他們都會隨強烈的音樂節奏甩頭,而且動作非常激烈[61]。他們繼承了60年代反傳統文化英语Counterculture of the 1960s叛逆的青年形象、[66]和70年代迷幻搖滾的特點[67]。也更新了重金屬次文化的共同原則及規範[68],並脫離主流社會、自成一格[69]

70年代後期,英國的金屬樂結合成一個封閉的次文化共同體,他們崇尚力量、男子氣概和英雄主義[70]。根據蒂娜·溫斯坦的分析,男性在金屬樂中得以擺脫女性在生活與感情上的控制、重新滿足對於自由與野性的渴望。音樂圈中高漲的男性情誼、且普遍缺乏女性參與,慢慢形成具有大男子主義和厭女情緒的雄性世界[71]。她在同一篇文章中寫道:「英國重金屬並非種族主義者,儘管它的演奏者全部都是白人,但它的歌詞完全沒有參考種族主義或性別歧視」[71]。該文化的另一個特點是潛在的恐同症,但是與暴力的光頭黨不同[72]。美國凱斯西儲大學音樂學家勞勃·瓦爾瑟英语Robert Walser (musicologist)在他的書《與魔鬼同行:重金屬音樂的力量、性別和瘋狂英语Running with the Devil: Power, Gender and Madness in Heavy Metal Music》中,他稱之為「異性戀的集體意識」[73]。英國社會學家約翰·克拉克英语John Clarke認為這是「對傳統男子氣概受到削弱的猛烈反擊」[74]

從金屬樂迷的活動顯示,他們對政治和社會問題的興趣不大,並且時常透過音樂來逃避嚴峻的現實[75],他們也因此經常遭評爲「虛無主義者」[76]或「逃避現實的人」[77]。與龐克族相反,他們崇尚音樂技巧和才華,並崇拜有能力炫技的音樂人,許多金屬主唱和吉他手都成為偶像[78]。他們透過參加演唱會來充實自己、尋求刺激與認同[79]。金屬樂迷也是非常忠誠的族群,他們和台上的樂團有相同的出身、理想和價值觀,雙方形成真誠與持續的良性循環[80]。然而這也構成一種嚴格的不成文規定——若有缺乏對音樂的真誠、追求市場銷量、渴望主流價值認同的音樂人或樂迷,即視之為「裝模作樣的人」並排斥在圈外[81]。撒克遜的〈皮衣和牛仔褲〉歌詞中,便反映出這種英國金屬迷的狂熱[82]。金屬圈大多由男性主導,女性音樂人或女性樂迷很難進入這個圈子中,除非她們能適應這套男性規範和價值觀,才會由金屬頭們視為一份子[83]。女性金屬樂團女子學院英语Girlschool[84]搖滾女神英语Rock Goddess[85]便是例證——她們的樂器演奏技術不輸男性,現場表演的狂熱程度、酒量與行為舉止也與其他男樂手不相上下,具備英雄氣概與音樂才華而受到廣泛認同[86]

重金屬樂迷和樂團的音樂、哲學和生活方式,常常受到左翼評論家和保守輿論的強烈批評[87]——他們認為重金屬是毫無意義的、荒謬的自我嘲弄[88],也是危險的年輕世代[89]。1984年的偽紀錄片搖滾萬萬歲英语This Is Spinal Tap》諷刺了許多英國金屬樂團的特質,以滑稽的方式、圈外的角度來評斷金屬樂[90]。然而,有金屬樂手認為電影裡的內容十分真實,如葛倫·但澤英语Glenn Danzig便曾說:「當我第一次看《搖滾萬萬歲》就想,『嘿,我以前待的樂團就是這樣』」[91]

視覺方面[编辑]

英國金屬樂迷的衣著具有60年代機車幫會和搖滾樂手的特點,並展現了這股新浪潮的凝聚力[92]。重要的辨識特徵包括長髮、破損牛仔褲、印有樂團標誌或視覺圖案的黑色T恤,以及乍看像是補丁、縫上各式樂團標誌和專輯封面的牛仔背心或皮夾克[61]。受到猶太祭司徹底改革的重金屬視覺、費心設計的服裝影響,80年代的金屬裝扮也包含了一些虐戀物品、鐵鏈、鉚釘與黑色皮革,許多金屬樂手都穿上緊身皮褲,成為典型的金屬時尚[93]。另外也納入了軍事裝備的元素,例如摩托頭首先繫上子彈腰帶,接著戰鬥靴、軍裝外套和軍階肩章,都在這個時候陸續出現[94]。這種打扮風格強烈散發出硬派氣息與叛逆意識,迅速成為全球金屬樂迷的制服[95]

在這股浪潮中的大部分樂團,其衣著打扮看起來就跟他們的樂迷沒兩樣[92],他們的舞台藝術也相對純粹,無需太多特別的視覺效果[96]。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外是鐵娘子,他們在早期的表演中就創造了專屬吉祥物艾迪英语Eddie the Head,它是一個有恐怖外表的虛構人物,在每張專輯與單曲的封面、插圖,也作為表演道具在演唱會上出現[97]。其他的例外是惡魔英语Demon (band)[98]魔影英语Cloven Hoof (band)[99]參孫英语Samson (band)[100],他們會應用各種道具、服裝與技巧來豐富表演效果。而異教聖壇英语Pagan Altar[101]毒液英语Venom (band)則以驚悚搖滾英语Shock rock撒旦教儀式為靈感,做出精緻的場景設計來衝擊現場觀眾[102]

音樂與歌詞主題[编辑]

圖為鐵娘子的吉祥物艾迪英语Eddie the Head,它代表的恐怖和科幻感,反覆出現在英國重金屬新浪潮中,包含舞台背景、唱片封面與歌詞主題[103]

英國重金屬新浪潮中,包含許多具有極大差異的風格,以及各種不同路線的樂團[104]。在70年代中後期,該浪潮既是一種運動,也是一股音樂風格上的成長力量[23]。尤其是最初的幾年,它的音樂風格就像洪水猛獸般一樣原始,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低預算的低保真製作,也讓許多業餘人才有機會組建各種樂團[105]。這些年輕的音樂人,借鑑60年代後期至70年代成功的傳統重金屬,並延續早期不追求流行的創作方針。他們的音樂並不普及,但是在地下音樂圈卻是蓬勃發展的趨勢[106]。然而,80年代的媒體和唱片公司通常只宣傳具有響亮吉他聲的龐克,而重金屬不能分類為龐克,這也包含了整個英國重金屬新浪潮的所有樂團,因此並未引起廣泛注目[107]

由於摩托頭首先融合傳統重金屬、酒吧搖滾英语Pub rock (United Kingdom)與龐克搖滾,形成獨特的爆發力道。許多新樂團立即以摩托頭的做法為典範,他們在很大程度上都有意或無意的實踐改良方針:剔除藍調,使聲音變得更快、更純粹、更剛烈[108]。一般來說,他們都對情歌避而遠之,不再強調和聲,並以快節奏、極具侵略性的即興重覆段強力和弦英语Power chord為基礎,製作相對較短的樂曲。歌聲特色從高亢音調到粗暴的低音咆哮都有[109]。例如鐵娘子[110]天使女巫[111]、撒克遜[112]浩劫英语Holocaust (band)[113]潘朵拉之虎英语Tygers of Pan Tang[114]、女子學院[115]坦克英语Tank (band)[116]摩爾英语More (British band)[117]都屬於此類型風格。其他樂團如核動力英语Atomkraft[118]捷豹英语Jaguar (band)[119]、掠奪[120]和毒液[121]都朝著更極端的方向來創作,評論認為這種新方法改良了重金屬,同時也是新浪潮和整個金屬音樂發展的重要里程碑[122]

類似彩虹、鉅著英语Magnum (band)、幽浮、瘦李奇和白蛇這樣的硬式搖滾,同樣也出現在這股新浪潮中[123]。這些傾向旋律化的金屬樂團包括威豹[124]螳螂英语Praying Mantis (band)[125]白酒英语White Spirit (band)[126]、惡魔[98]害羞英语Shy (band)[127]、加斯金[128]博士英语Dedringer[129]等。他們的音樂中有許多記憶點英语Hook (music),並且與藍調搖滾保有關聯性[130]。同時也具有強力抒情、鍵盤音色、旋律優美的傳統樂器和高亢唱腔特色。這股浪潮在1981年達到頂峰後,開始受到媒體青睞,並在英國民眾之間獲得廣泛接受。當它進入主流市場時,許多樂團便將侵略性風格改為比較悅耳、普羅大眾易接受的聲音,類似美國一些成功打進商業排行榜的樂團[131]。這些在音樂上迷失方向的樂團,導致一些樂迷開始拒絕稱他們為金屬樂。為了迎合主流、追求商業成功而改變音樂風格,被認為是危及地位的關鍵原因[132]

在80年代早期的英國金屬樂中,不只這兩種音樂風格具有影響力,因為許多樂團也受到前衛搖滾的啟發,包括鐵娘子[110]、鑽石頭[133]閃電戰英语Blitzkrieg (heavy metal band)[134]、惡魔[98]撒拉森[135]濕婆[136]女巫法器英语Witchfynde[137]等。而藍調搖滾也具有影響地位,包括撒克遜[138]瓦迪斯英语Vardis[139]蜘蛛英语Spider (British band)[140]利爪英语Le Griffe[141]等。偏向華麗搖滾的則是女孩英语Girl (band)[142]怒童英语Wrathchild[143]。而異教聖壇和尋常女巫英语Witchfinder General (band)也屬於英國重金屬新浪潮的一部分,他們的專輯是確立子流派毀滅金屬的最佳典範之一[144]

英國作家約翰·塔克英语John Tucker認為,這股浪潮是許多人成年後第一次遭遇的巨大激勵,「他們的歌詞像滾雪球一樣,都變成巨大的青年幻想」[145]。他們通常避開社會與政治的主題[146][147],寧願寫關於史詩神話、英雄傳說、神祕主義、奇幻、科幻或恐怖電影般的歌詞[148],而關於愛情和慾望的主題也十分罕見[149]。針對男性情誼、革命和搖滾生活的著墨則相當頻繁[150]。基督教的象徵符號也經常出現在歌詞和唱片封面[151]。而一些傾向黑暗路線的樂團,則經常採用撒旦圖像來製造驚悚駭人的主題,他們影響了90年代黑金屬流派的反宗教次文化[152]

歷史[编辑]

地下運動[编辑]

鐵娘子的保羅·迪安諾英语Paul Di'Anno史提夫·哈里斯英语Steve Harris (musician)。保羅的外型與性格使他看起來更接近龐克歌手,而非金屬歌手[153]

1975年起,猶太祭司、瘦李奇和幽浮已經活躍於國際舞台[154]。在英國的許多城市中,很多年輕人組成的新重金屬樂團紛紛在小場地表演[13]。較大的場地通常是保留給排行榜常勝軍的迪斯可音樂,因為業者普遍認為搖滾樂的表演沒多少利潤[155]。以往大多數低收入的英國樂團都是在夜總會、酒吧、歌舞廳演出,並磨練自己的技術。他們在當地建立自己的樂迷基礎,才能有足夠資格與唱片公司代理人談條件[156]

1975年至1977年間,在各個城鎮中有許多重要的金屬樂團成立,並出現在當地的小型表演場所[157]。如鐵娘子、天使女巫、螳螂、參孫來自倫敦[158];王八蛋(後改為撒克遜)來自巴恩斯利[138];鑽石頭來自斯陶爾布里奇[159]馬賽爾英语Marseille (band)來自利物浦[160];白酒來自哈特爾浦[161];女巫法器來自德比郡[162];瓦迪斯來自韋克菲爾德[163];威豹來自謝菲爾德[164];掠奪和潘朵拉之虎來自泰恩河畔新堡[165],以及來自愛丁堡的浩劫[166]

這些新浪潮中的第一波樂團經常與其他龐克樂團競爭表演場地,最後往往會形成兩派各有固定的專門場所,只表演龐克或只表演金屬[167]。龐克與金屬在意識形態、音樂主張與生活哲學上的差異,造成兩派樂迷之間的激烈仇視與對立[168]。然而他們有個唯一的共同點:對於音樂他們都主張自己來做、親力親為。當時有大批樂團都獨立錄音、獨立製作、獨立灌製錄音帶、獨立宣傳銷售[9]。這也導致許多獨立唱片公司如雨後春筍般成立,甚至延伸到唱片行和錄音室都有很多獨立的小廠牌,有時還會出現龐克和金屬在同一個廠牌下運作[169]。獨立廠牌的興起,被認為是新浪潮運動發展的重要關鍵,因為他們排除了70年代後期的市場劣勢,特別是商業唱片公司的強勢干預已不復存在;這帶給當地樂團有進行實驗、讓音樂能夠向極端發展的機會[170]

在英國和國際媒體都著迷於龐克之際,金屬樂團都在社會低層蓬勃發展,保持著地下狀態[8];同時也透過口耳相傳、樂迷雜誌和少量的音樂新聞緩慢傳播[171]。另外也有一些感興趣的知名DJ,他們在國內各個角落播放這些新型態的金屬作品[172]——倫敦的尼爾·凱英语Neal Kay就是這些DJ中最著名的推手。1975年他開始在威爾士王子酒吧後面一間名為「音樂屋英语Soundhouse」的迪斯可舞廳工作,並在那裡裝配龐大的音響系統[173]。他改變了那家舞廳的風格,播放專業的硬搖滾和重金屬音樂,並公開這些新興樂團的單曲和試聽帶[174],也促使了樂迷間交換卡帶的風氣[175]。另外,除了舉辦空氣吉他大賽[176]和現場表演[177]之類的活動,觀眾也可以投票向他推舉最受歡迎的金屬樂來播放[178]

尼爾·凱還統計出每週觀眾選出的金屬百強名單,並說服《聲響英语Sounds (magazine)》雜誌將之刊登在中縫區域,使該雜誌成為全國第一個對重金屬有興趣的紙本媒體[178]。由於百強週榜有參考價值,《聲響》雜誌瞬間成為金屬迷必讀的刊物。許多年輕的音樂人也意識到,他們不是只能窩在角落玩金屬,還能透過每週一次的百強名單來爭取機會,其中包括來自全國各地的樂團[179]。當時,《聲響》雜誌編輯傑夫·巴頓英语Geoff Barton曾寫專文指出,這些新興的後起之秀是重金屬音樂與文化的發展關鍵[180]。他亦與主編艾倫·路易斯英语Alan Lewis討論,試圖找到這些樂團的音樂共同性。1979年5月19日,在一篇評論鐵娘子、參孫和天使女巫表演的文章中,傑夫·巴頓首次使用了「英國重金屬新浪潮」這個詞彙來形容這一波音樂洗禮[181],而這個詞彙也迅速成為整個運動的標誌[182]

第一次浪潮[编辑]

威豹的吉他手史提夫·克拉克英语Steve Clark。他大段和快速的吉他獨奏是80年代金屬樂的特點之一[183]

這些新興樂團也開始合作、製作合輯,透過獨立唱片公司發行。其中俐落唱片英语Neat Records、重金屬唱片和黑檀木唱片,都是80年代金屬獨立廠牌的領導者[184]。《聲響》雜誌、尼爾·凱的百強名單、以及許多獨立唱片公司都持續關注這股浪潮的新作品[185]。1979年11月9日,鐵娘子寄給尼爾·凱和《聲響》雜誌的《音樂屋錄音帶英语The Soundhouse Tapes》就是後來最著名的收藏品之一[186]。傑夫·巴頓回憶說:「有數百個這樣的樂團、也許甚至上千。每天都有一大堆新浪潮試聽帶送到《聲響》的辦公室」[187]

英國廣播公司的電台主持人湯米·萬斯英语Tommy Vance也注意到這一現象,在他的BBC廣播一台深夜節目《週五搖滾秀英语Friday Rock Show》播放著這些新樂團的音樂[188]。湯米·萬斯是唯一支持新浪潮的大型商業電台主持人,他播放許多地下樂團的作品,許多音樂人獲邀上他的廣播節目[189]。另一個位在倫敦的地下電台愛麗絲的搖滾餐廳英语Alice's Restaurant Rock Radio」也非常支持這股新浪潮[190][191]

儘管這些新興樂團的巡演足跡已經遍佈英國,各大唱片公司和其發掘部門,都沒有意識到這股正在崛起的趨勢[192]。因此,大多數的新樂團都與小型獨立唱片公司簽約,其拿到的簽約金少到只夠發行單曲,也無法配送到國外[193]。許多其他的樂團,包括鐵娘子、威豹和鑽石頭,獨立錄製他們的第一個作品,透過郵購或演唱會銷售[194]。撒克遜是第一個與國外廠牌合作的樂團,他們和法國的卡雷爾唱片英语Carrere Records簽約[195]。1979年8月威豹與留聲機唱片英语Phonogram Inc.簽約[196]。1979年12月鐵娘子與EMI集團簽約[197]。1980年,EMI集團為了測試市場反應而發行合輯《給媽媽聽的重金屬英语Metal for Muthas[198],之後也簽下了天使女巫[199]埃塞爾之蛙英语Ethel the Frog (band)[200]

《聲響》雜誌給了這張合輯負面評價,但它在銷量上獲得了成功[201]。合輯推出之後,許多大型廠牌積極的簽下新浪潮樂團[202]。例如A到Z英语A II Z[203]英语Fist (band)[204]、白酒[204]和螳螂[205],但他們的出道之路並不順利。而潘朵拉之虎[204]、參孫[206]、摩爾[117]、惡魔[207]與女子學院[208]都在市場上有持續的成功表現,他們的專輯品質逐漸進步,並且進行了英國和歐陸巡演後[209],在唱片排行榜上取得佳績[210]。其中鐵娘子的首張同名專輯《鐵娘子》登上英國專輯排行榜第4名,撒克遜的第二張錄音室專輯《鋼鐵車輪英语Wheels of Steel》登上英國專輯排行榜第5名。而他們的單曲〈自由奔跑英语Running Free〉、〈鋼鐵車輪〉和〈747(陌生人之夜)英语747 (Strangers in the Night)〉都進入英國單曲排行榜前50名[211]。這一波簽約並帶來商業成功的效應,引來大量音樂媒體的報導[212]。其中包括英國指標性音樂電視節目「流行之巔[213]和「灰笛測試英语The Old Grey Whistle Test」,這些節目的收視人口都在一百萬人以上[214]。於是在1978至1980年間,大量在地下蟄伏多年的樂團紛紛浮出檯面,成為整個國家的一股時代洪流[9][a]

許多已成立多年的樂團也受益於這股浪潮的強勢崛起,重新聚集了目光和好評[230]。前深紫成員伊恩·吉蘭英语Ian Gillan發行的《宇宙先生英语Mr. Universe》,立即登上專輯榜第11名[231]。這是他離開深紫後成立的樂團吉蘭英语Gillan (band)在1979年的專輯[232]。另一位前深紫成員瑞奇·布萊克摩爾英语Ritchie Blackmore與他的硬搖滾樂團彩虹也進入專輯排行榜,憑藉《腳踏實地英语Down to Earth (Rainbow album)》登上第6名、而《難以治癒英语Difficult to Cure》則登上第3名[233]。黑色安息日則以《天堂與地獄英语Heaven and Hell (Black Sabbath album)》和《暴民規則英语Mob Rules (album)》繼續拿下金唱片認證[234],他們的主唱換成前彩虹成員羅尼·詹姆斯·迪歐[235]。1980年,許多硬搖滾和重金屬樂團都進入英國專輯排行榜前十強:麥可旋克英语Michael Schenker Group的同名專輯最高第8名[236]、白蛇的《蓄勢待發英语Ready an' Willing》最高第6名[237]、猶太祭司的《不列顛鋼片》和摩托頭的《黑桃A英语Ace of Spades (album)》最高第4名[53],而AC/DC則憑藉《回歸黑潮》跨海榮登排行榜冠軍[42]

正如英國硬搖滾和重金屬樂團取得成功復甦的證據,新舊樂團不論在國內或是其他歐洲國家的巡演門票都搶購一空,這股重金屬新浪潮的運動已經蔓延到整個歐洲[238]。新浪潮的主要成員也展開了國外演出,並藉著擔任知名樂團的開場,而有機會在體育館甚至是體育場表演。1980年,鐵娘子率先與吻巡迴了歐洲[239],1981年鐵娘子著手展開自己的第一次世界巡迴,成為頭條新聞[240],並且也到美國擔任猶太祭司和幽浮的暖場團[241]。威豹在1980年首次踏上美國演出,他們整整三個月都在擔任猶太祭司、帕特·崔佛斯英语Pat Travers泰德·納金特英语Ted Nugent山米・海格英语Sammy Hagar和AC/DC的暖場團[242]。1981年撒克遜也在歐洲擔任猶太祭司的暖場團、在美國擔任匆促和AC/DC的暖場團[243]。 1980年,新浪潮成員已經登上著名的雷丁里茲音樂節英语Reading and Leeds Festivals[244],並很快的在1981年與1982年登上主舞台[245][246]。然而1980年時,新浪潮主要成員之一的威豹突然變節,他們為了進軍美國流行音樂市場,將曲風改為華麗金屬與流行搖滾,威豹立即面臨英國樂迷激烈的抗議和抵制[247]。除了雷丁里茲音樂節,1980年在英國成立的搖滾怪獸音樂節英语Monsters of Rock也定調為只邀請硬搖滾和重金屬樂團表演[248]

成為主流[编辑]

鐵娘子的《獸名數目英语The Number of the Beast (album)》專輯封面,吉祥物艾迪操縱著魔鬼,而魔鬼操縱著靈魂在地獄燃燒

英國重金屬新浪潮隨即在《聲響》雜誌之外也受到大幅報導,包括各個主要的報紙、週刊和雜誌,眾多媒體記者以「英國的大事件」來形容[249]。《旋律作者英语Melody Maker》雜誌甚至出版了一本每週重金屬唱片排行的專刊[250]。1981年6月6日,《聲響》雜誌利用它開創的詞彙和首位運動宣傳者身份,趁勢推出新的《啷噹!英语Kerrang!》全彩雜誌,由傑夫·巴頓擔任主編,專門從事硬搖滾和重金屬的資訊報導[251]。《啷噹!》雜誌立即受到讀者歡迎,成功建立了名聲,並很快成為全球樂迷中最有權威性的金屬雜誌之一[251]。不久之後,衝著金屬新浪潮帶來的巨大商業效應,許多出版社紛紛推出全新的雜誌。例如英國的《金屬之力英语Metal Forces》雜誌,美國的《馬戲團英语Circus (magazine)》和《轟動遊行者英语Hit Parader》雜誌,德國則有《金屬之鎚英语Metal Hammer[252]

自從國際媒體開始瘋狂的關注,也意味著新浪潮成員獲得更高的銷售量,有能力辦規模更大的世界巡演[253],許多樂團的專輯也都登上國外的排行榜[254]。鐵娘子成為繼摩托頭後,率先登上英國排行榜冠軍的金屬樂團。1982年,他們的專輯《獸名數目英语The Number of the Beast (album)》佔據了英國排行榜冠軍兩週[255]。在美國告示牌200大專輯榜也登上第33名[256]。鐵娘子獲得了巨大的知名度,其獨特的專輯封面也引起討論,美國戴頓大學教授布萊恩·巴丁英语Bryan A. Bardine認為它傳達了明確訊息:「這張專輯喚起力量與激情,並呈現較黑暗的音樂和主題。」[257]

透過新浪潮運動,金屬樂從地下活動凝聚成一股盛況,成功進入了主流市場三年後,其主要媒體推手傑夫·巴頓宣布「英國重金屬新浪潮已在1981年結束了」[258]。他對新樂團的差勁作品感到失望和沮喪,並認為太多唱片公司利用這股重金屬熱潮的價值,讓它急速膨脹後又犧牲了大部分有實力的樂團,把資金壓在少數幾個樂團後,又扭曲分化了這股革新的力量[259]。巧合的是,同一年「音樂屋」和威爾斯王子酒吧都完成拆除,改建成一間餐廳[260]。雖然對英國來說,新浪潮已經失去了一些吸引力,但在美國仍有影響力,在以銷售為主的全國民調中證明了它仍未消退[261]。它保留了足夠的生命力,並在1982年發起第二次浪潮[262][b]

有一些新浪潮成員已經能夠在美國穩定的巡演,但仍未獲得足夠的電台點播率、以及有代表性意義的美國排行榜排名[269]。除了迎合主流的威豹,他們在1983年發行的專輯《縱火狂英语Pyromania (album)》已軟化為華麗搖滾[270]。他們獲得美國龐大的觀眾數,其中包括很多女性樂迷[271]。《縱火狂》在美國告示牌200大專輯榜取得第2名成績,僅次於麥可傑克森的《顫慄[272]。他們搭上了MTV開播熱潮,其音樂錄影帶在電視中輪播,也使得《縱火狂》賣出超過六百萬張、獲10×白金唱片認證,在美國成為超級巨星樂團[273]。威豹這次壓倒性、國際上的商業成功,引起許多英美樂團的追隨[274]。威豹直接促使了華麗金屬誕生,市場上將會充斥更多旋律走向、更為商業化的音樂,同時也扼殺了英國重金屬新浪潮的生命力[275]

衰退[编辑]

復仇者英语Avenger (British band)主唱伊恩·史威夫英语Ian Swift回憶道:「當年金屬製品抓住所有人的目光,我們(新浪潮)被冷落在一旁」。然而金屬製品的成員都是新浪潮的死忠樂迷,圖為金屬製品的主唱詹姆斯·海特菲爾德,他身上的金屬戰袍便是新浪潮時代的特色產物,吉他上的鐵十字勳章變體則代表了摩托頭主唱萊米[276]

英國原本是家庭音樂節目的先驅,當美國的MTV於1982年開始廣泛受到歡迎後,影像的重要性急劇增長[277]。MTV開始播放許多硬搖滾和重金屬樂團的音樂錄影帶[278],但對於沒有唱片合約、或簽約廠牌是小型獨立唱片的樂團來說,要打入市場就變得非常昂貴[279]。此外,音樂錄影帶的盛行,市場開始推崇樂團的視覺吸引力,這是一些英國樂團所欠缺的。音樂市場不再只著重於聲音,出色的影像成為更重要的宣傳工具[280]。一些英國新浪潮樂團因為缺乏製作預算,立刻遭受冷落[281]。許多曾經獲得成功的新浪潮成員,如天使女巫、鑽石頭、潘朵拉之虎和參孫,都無法跟進音樂市場環境的改變。他們試圖轉型,以適應廣泛群眾期待的新口味。然而他們都失敗了,不僅無法再打入新市場、也流失了舊有的樂迷[282]

80年代中期,受到范海倫誇張的舞台風格影響,以外型為導向的華麗金屬在美國洛杉磯的日落大道出現,其第一波領導樂團包括克魯小丑悄聲暴動英语Quiet Riot多肯英语Dokken大白鯊英语Great White鼠王英语Ratt白人盎格魯英语W.A.S.P.。受到很多觀眾歡迎,也在市場上迅速取代其他風格的金屬樂團[275]。紐澤西的邦喬飛和瑞典的歐洲合唱團,因為融合硬式搖滾、流行抒情和華麗金屬的特點而獲得商業成功[283]。他們同樣在英國變得非常流行,邦喬飛甚至在1987年時成為搖滾怪獸音樂節的壓軸[284]。一瞬間,媒體與唱片公司立刻拋棄了英國新浪潮,抽離關注焦點與唱片資金,轉為投注在更加精緻、更有話題性的華麗金屬樂團。雖然新浪潮在歐洲仍保持著基礎樂迷,但英國與美國市場已完全將其排擠出去[275]

同時,在北美與歐陸誕生了全新的金屬流派,吸引眾多金屬樂迷的目光,至此英國重金屬新浪潮已奄奄一息[285]。這些新流派包括速度金屬鞭擊金屬力量金屬,它們都受到新浪潮的直接啟發,保留了部分新浪潮的根基,並將其研磨深化後成型[286]。他們的音樂更重、速度也更快,在80年代後期分別獲得好評和商業成功[287]。這些新樂團包括毀滅大魔神英语Savatage[288]金屬製品[276]超級殺手[289]炭疽麥加帝斯[290]萬聖節[291]。它們擄獲了眾多死忠金屬樂迷的喜愛,這些樂迷都不滿足於主流風格、或不認同流行導向的金屬樂團,這些風格更激烈的新流派剛好填補了缺口。其中金屬製品在所有樂團中脫穎而出,並在90年代成為金屬樂龍頭,也因此後來各大唱片公司旗下都有鞭擊金屬風格的樂團[292]

2001年,在麥克·米倫英语Malc MacMillan出版的《英國重金屬新浪潮百科全書英语The N.W.O.B.H.M. Encyclopedia》中,他列出了成立於1975至1985年間、超過五百支樂團的記錄[250][c]。他認為,可能是因為許多樂團都在同時期同區域大量成立,其中很多樂團都沒有在俱樂部表演的充分經驗、良莠不齊,有錄製作品的也只有單曲或試聽帶而已[297]。再加上唱片公司爭先恐後的簽約、胡亂干預音樂方向、樂團內部衝突、唱片資金不平衡以及管理不善等問題,導致多數樂團在幾年間就解散消失,樂迷也失去信任與耐性[298]。只剩下少數樂團能夠維持超過十年、存活在國外市場。包括螳螂和撒克遜在日本仍有市場、惡魔和東京刀鋒英语Tokyo Blade轉到歐洲發展[299]。其他樂團像是掠奪[300]、女子學院[301]和死神[302]與美國唱片公司簽約,試圖爭取美國市場的青睞,但全部都以失敗告終。

新浪潮中的鐵娘子注入流行旋律,而威豹更是完全改為流行音樂,然而它們都獲取了巨大且持久的成功。鐵娘子已經成為有史以來,商業上最成功和最有影響力的重金屬樂團之一[303],他們後來甚至採取更技術性的風格[110]。威豹則獲得更高的銷量和收入,朝向美國主流搖滾市場發展[304]

復興[编辑]

鑽石頭是在2000年重聚的新浪潮樂團之一[187]

由於網際網路在90年代後期的興起,使樂迷和音樂人回憶起英國重金屬新浪潮盛世,並幫助他們燃起共同的音樂熱情[305]。透過老黑膠唱片等收藏品的交易熱絡現象,以及樂迷期待見到經典樂團的現場演出,它經歷了輕微的復興[306],也使得90年代的樂團重新獲得關注和知名度[307]。許多懷舊致敬樂團出現、舊專輯的重新發行、甚至是經過數位科技處理後的母帶重製版也上市發售,再度吸引媒體的關注。這也鼓勵了許多老樂團重聚,舉行久違的演出或在音樂節上登台露面[308]

根據麥克·米倫和線上音樂資料庫AllMusic評論家愛德華·里瓦達維亞英语Eduardo Rivadavia的看法,合輯《重返1979年英國重金屬新浪潮英语New Wave of British Heavy Metal '79 Revisited》可能是最重要的復興代表:「英國重金屬新浪潮中,有數以百計慘遭遺忘的樂團,這張合輯挖出久違的寶藏,並喚起世人的記憶。很難想像會有比它更周全和深思熟慮的精選,這是搖滾史上至關重要的一章」[309]。這張合輯由金屬製品鼓手拉爾斯·烏爾里希和傑夫·巴頓製作,共有30首新浪潮樂團的作品[310],發行後獲得極大的迴響[309]

1998年創刊的《經典搖滾英语Classic Rock (magazine)》雜誌,它的編輯群包括了傑夫·巴頓和眾多擁護英國重金屬新浪潮的從業人員,並非常關注80年代的重金屬音樂[311]。2000年後,許多老樂團重聚、錄製新專輯,並重新審視曾遭拋棄的音樂風格[312]。這些復興的樂團包括鑽石頭、閃電戰和螳螂,他們不但發行高質量的新專輯,也開始出現在國際金屬音樂節和搖滾音樂節上,現今仍持續活動[187]

後續影響[编辑]

毒液主唱兼貝斯手康納·蘭德英语Conrad Lant。毒液被認為是黑金屬和鞭擊金屬的原型[313]

因傳統重金屬音樂的沉寂與停滯,英國重金屬新浪潮為了尋找突破點而爆發,成功復興了金屬樂的盛世。但是它也因為大量平庸的音樂人試圖跟進,以及當地媒體過度的炒作,而承受了嚴厲批評[314]。批評者認為,他們的音樂像前幾年的重金屬一樣喧賓奪主[315],也沒有經典的搖滾作品[314]。然而,新浪潮樂團和他們百花齊放的作品,為重金屬的成長提供了藍圖,後來引起了整個金屬樂界的效仿和拓展[316]。新浪潮中各種碰撞的風格,現在已認為是最有關鍵影響力之一的突破,80年代各種風格相繼脫穎而出,到了90年代開始發展成熟,並更加多樣化[317]

在美國成為巨星的威豹,觸發了華麗金屬的成長[318]。而天使女巫、女巫法器、魔影,尤其是毒液[d]的音樂、歌詞、封面藝術與表演風格,在歐洲和美國引發了黑金屬的拓展[319]。摩托頭、鐵娘子、掠奪、坦克、毒液和其他樂團被視為速度金屬和鞭擊金屬的原型,它們融合了重金屬和龐克搖滾,整合特色的同時又放大音量、加快速度和侵略性的歌聲,將之發揚光大[320]。其中鐵娘子獨特的雙吉他旋律,影響旋律死亡金屬甚鉅[321]。1982年左右開始,在北美[322]、西德[323]和巴西[324]都各自形成獨特的鞭擊金屬 - 東岸鞭金、灣區鞭金英语Bay Area thrash metal條頓鞭金英语Teutonic thrash metal巴西鞭金英语Brazilian thrash metal。他們證實自己的音樂是傳承自英國重金屬新浪潮,例如金屬製品的鼓手拉爾斯·烏爾里希,他是一位狂熱的新浪潮樂迷,熱衷於收藏新浪潮時代的專輯和紀念品[325]。在他的影響下,金屬製品早期的演出歌單充滿了英國金屬樂團的翻唱曲[326]。新浪潮甚至也影響了硬核龐克街頭龐克的形成[327]

80年代早期,新浪潮也刺激了速度金屬誕生,這個講究流暢技術和極高速的風格,不但影響到鞭擊金屬,在未來十年內又影響了死亡金屬力量金屬旋律死亡金屬新古典金屬[328]。特別是對力量金屬的啟發最為顯著,例如德國的萬聖節[329],和美國的戰士幫[330]、毀滅大魔神[288]鐵處女英语Virgin Steele[331]

受新浪潮影響的北美樂團如鐵砧英语Anvil (band)[332]暴動英语Riot (band)[332]扭曲姊妹[333]、戰士幫[332]、鐵處女[334]棍棒英语The Rods[335]惡徒英语Hellion (band)[336]屍羅英语Cirith Ungol (band)[337]激勵英语Exciter (band)都受到英國樂迷的歡迎[338]。在這種互惠環境下,戰士幫和鐵處女最初和英國的音樂聯合國唱片英语Music for Nations簽約[339]。扭曲姊妹在英國則受到摩托頭的力挺,他們之後在倫敦的祕密唱片英语Secret Records旗下順利發行首張專輯[333]

新浪潮的影響力也延伸到了日本,例如犬吠英语Bow Wow (band)撼地神牛英语Earthshaker (band)響度聖歌英语Anthem (band),他們還特別邀請英國音訊工程師製作早期的專輯[340]。其中犬吠甚至直接搬到了英國發展活動[341]

新浪潮樂團在歐洲也受到相當程度的歡迎,並出現了許多效仿樂團[338]。例如德國的英语Accept (band)掘墓人英语Grave Digger (band)罪人英语Sinner (band)術士英语Warlock (band)[342]。瑞典的EF樂團英语E. F. Band[343]。丹麥的仁慈命運[344]。比利時的殺手英语Killer (Belgian band)東哥德人英语Ostrogoth (band)[345]。荷蘭的照片英语Picture (band)博丁英语Bodine (band)[346]。法國的信任英语Trust (French band)夢魘英语Nightmare (French band)[347]。以及西班牙的羅霍男爵英语Barón Rojo地獄天使英语Ángeles del Infierno[348]。這些在1978年至1982年間成立的樂團,都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受到新浪潮的影響。有上百支金屬樂團與荷蘭的越野車唱片英语Roadrunner Records、或比利時的陵墓唱片英语Mausoleum Records簽約,這兩家歐陸獨立唱片公司發行了許多新浪潮樂團的作品[349]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這一波樂團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兇殘英语Savage (band)[215]、女子學院[216]侵略英语Trespass (band)[217]、惡魔[218]媽寶英语Mama's Boys[219]、拳[220]、尋常女巫[221]撒旦英语Satan (band)[222]死神英语Grim Reaper (band)[223]、毒液[224]冒險波斯英语Persian Risk[225]甜蜜兇殘英语Sweet Savage[226]、閃電戰[227]、捷豹[228]和坦克[229]
  2. ^ 1981年後,引人注意的崛起樂團有:復仇者英语Avenger (British band)[263]、搖滾女神[85]泰森犬英语Tysondog[264]東京刀鋒英语Tokyo Blade[265]激勵英语Elixir (band)[266]、核動力[267]槍殺希特勒英语Rogue Male (band)[268]
  3. ^ 最後值得注意的樂團是:塔可嬰英语Baby Tuckoo[293]鉻鉬鋼英语Chrome Molly[294]特雷迪加英语Tredegar (band)[295]戰區英语Paul Di'Anno#Battlezone (1985–89, 1998)[296]
  4. ^ 黑金屬流派的名字取自毒液的1982年專輯《黑金屬英语Black Metal (album)[88]

參考資料[编辑]

  1. ^ Christe 2004, p. 第33頁.
  2. ^ Christe 2004, p. 第30、33頁.
  3. ^ Dunn,McFadyen & Wise(2005),46:11
  4. ^ Zarnowitz & Moore 1977.
  5. ^ BBC News 2005(a) ; BBC News 2005(b)
  6. ^ 6.0 6.1 Christe 2004, p. 第30頁.
  7. ^ Tucker 2006, p. 第21頁.
  8. ^ 8.0 8.1 Tucker 2006, p. 第22頁.
  9. ^ 9.0 9.1 9.2 Macmillan 2012, p. 第21頁.
  10. ^ Tucker 2006, p. 第24頁.
  11. ^ Tucker 2006, p. 第25頁.
  12. ^ AllMusic staff n.d.(a).
  13. ^ 13.0 13.1 Barton 2005.
  14. ^ Barton 2005; Weston Thomas n.d.(a)
  15. ^ Bayer 2009,第145–146页; Macmillan 2012,第21页
  16. ^ Weinstein 2000, p. 第14–18頁.
  17. ^ Erlewine n.d.(d); Welch 1988
  18. ^ Hatch & Millward 1987, p. 第167–168頁.
  19. ^ Walser 1993,第3页; Weinstein 2000,第18页
  20. ^ Thompson 2004, p. 第191頁.
  21. ^ Erlewine n.d.(d); Mitchell 2014
  22. ^ Welch 1988.
  23. ^ 23.0 23.1 Macmillan 2012, p. 第19頁.
  24. ^ Bushell & Halfin 1984,第24页; Punk77.co.uk n.d.(a)
  25. ^ Johnson 1979,第42页; Smith 1978,第17–30页
  26. ^ Thompson 2004, p. 第201頁.
  27. ^ Queen Charts n.d.(a).
  28. ^ Hawkwind Charts n.d.(a).
  29. ^ Budgie Charts n.d.(a).
  30. ^ Bad Company Charts n.d.(a).
  31. ^ Status Quo Charts n.d.(a).
  32. ^ Nazareth Charts n.d.(a).
  33. ^ 33.0 33.1 Macmillan 2012,第19页; Christe 2004,第16, 23页
  34. ^ Thin Lizzy Charts n.d.(a).
  35. ^ UFO Charts n.d.(a).
  36. ^ Judas Priest Charts n.d.(a).
  37. ^ Macmillan 2012,第19页; Tucker 2006,第32页
  38. ^ BOC Charts n.d.(a).
  39. ^ Kiss Charts n.d.(a).
  40. ^ Rush Charts n.d.(a).
  41. ^ Scorpions Charts n.d.(a).
  42. ^ 42.0 42.1 AC/DC Charts n.d.(a).
  43. ^ Christe 2004, p. 第19-20頁.
  44. ^ Blast From The Past: Judas Priest – Rocka Rolla. Metal Recusants. 2014-09-06 [2016-09-20] (英語). 
  45. ^ Stained Class review. AllMusic. 2010-12-07 [2010-12-08] (英語). 
  46. ^ Rock Hard (Hrsg.)《Best of Rock & Metal die 500 stärksten Scheiben aller Zeiten》(2005)ISBN 3-89880-517-4,第82頁
  47. ^ Roy Wilkinson. How Judas Priest invented heavy metal. 衛報. 2010-05-20 [2014-0-10] (英語). 
  48. ^ Kilmister & Garza 2004, p. 第99頁.
  49. ^ Kilmister & Garza 2004, p. 第69–95頁.
  50. ^ Kilmister & Garza 2004, p. 第98頁.
  51. ^ Erlewine n.d.(b).
  52. ^ 52.0 52.1 Anon. 2008,94:00; Macmillan 2012,第19页; Tucker 2006,第47页
  53. ^ 53.0 53.1 Motorhead Charts n.d.(a).
  54. ^ BBC staff n.d.(a).
  55. ^ Kilmister & Garza 2004, p. 第150頁.
  56. ^ AllMusic staff n.d.(e) ; Christe 2004,第35页; Dunn,McFadyen & Wise(2005),12:00
  57. ^ 57.0 57.1 Waksman 2009, p. 第170–171頁.
  58. ^ Mitchell 2014; Millar 1980
  59. ^ Kilmister & Garza 2004, p. 第119–120頁.
  60. ^ Kilmister & Garza 2004,第181,197,211,252页; McIver 2006,第42页
  61. ^ 61.0 61.1 61.2 Christe 2004, p. 第37頁.
  62. ^ Weinstein 2000, p. 第101–102頁.
  63. ^ Bayer 2009,第21页; Weinstein 2000,第8页
  64. ^ Weinstein 2000, p. 第122頁.
  65. ^ Vaughan 2010.
  66. ^ Weinstein 2000, p. 第110頁.
  67. ^ Bayer 2009, p. 第145–146頁.
  68. ^ Weinstein 2000, p. 第97–98頁.
  69. ^ Weinstein 2000, p. 第139頁.
  70. ^ Bayer 2009,第24–25,145–146页; Moynihan & Søderlind 1998,第18页
  71. ^ 71.0 71.1 Bayer 2009, p. 第18頁.
  72. ^ Weinstein 2000, p. 第105–106頁.
  73. ^ Walser 1993, p. 第130頁.
  74. ^ Duncombe & Tremblay 2011, p. 第119頁.
  75. ^ Weinstein 2000, p. 第135頁.
  76. ^ Moynihan & Søderlind 1998,第X页; Walser 1993,第112页
  77. ^ Bayer 2009,第37页; Bushell & Halfin 1984,第24页
  78. ^ Waksman 2009, p. 第178,219–220頁.
  79. ^ Weinstein 2000, p. 第217–218頁.
  80. ^ Bayer 2009,第163–165页; Dunn & McFadyen 2011,30:18
  81. ^ Weinstein 2000, p. 第137頁.
  82. ^ Bayer 2009, p. 第19頁.
  83. ^ Weinstein 2000, p. 第105頁.
  84. ^ Makowski 1980; Mitchell 2014
  85. ^ 85.0 85.1 Macmillan 2012, p. 第484–485頁.
  86. ^ Weinstein 2000,第68页; van Poorten 2008
  87. ^ Weinstein 2000, p. 第237–239頁.
  88. ^ 88.0 88.1 Moynihan & Søderlind 1998, p. 第11–14頁.
  89. ^ Moynihan & Søderlind 1998,第15页; Weinstein 2000,第237–239页
  90. ^ Mitchell 2014; Rotten Tomatoes n.d.(a)
  91. ^ Mitchell 2014; Yabroff 2009
  92. ^ 92.0 92.1 Weinstein 2000, p. 第30頁.
  93. ^ Daniels 2010,第72–74页; Weinstein 2000,第30页
  94. ^ Kilmister & Garza 2004, p. 第224頁.
  95. ^ Bayer 2009, p. 第27頁.
  96. ^ Weinstein 2000, p. 第215頁.
  97. ^ Bushell & Halfin 1984,第13–16页; Christe 2004,第35页
  98. ^ 98.0 98.1 98.2 Rivadavia n.d.(g).
  99. ^ Miller 1986a.
  100. ^ Christe 2004, p. 第39頁.
  101. ^ Rivadavia n.d.(t).
  102. ^ Christe 2004,第42页; Dunn 1982; Moynihan & Søderlind 1998,第11–14页
  103. ^ Bayer 2009, p. 第127–133頁.
  104. ^ Bowar n.d.(a); Waksman 2009,第209页; Weinstein 2000,第44页
  105. ^ Christe 2004,第34页; Tucker 2006,第173页
  106. ^ Bushell & Halfin 1984,第32页; Tucker 2006,第36页
  107. ^ Rivadavia n.d.(s); Shore 2009; Tucker 2006,第33–34页
  108. ^ Waksman 2009, p. 第209頁.
  109. ^ Christe 2004,第30, 34–36页; Weinstein 2000,第80页
  110. ^ 110.0 110.1 110.2 Waksman 2009, p. 第197–202頁.
  111. ^ Christe 2004,第40–42页; Tucker 2006,第65页
  112. ^ Dunn & McFadyen 2011,14:40.
  113. ^ Macmillan 2012, p. 第294–295頁.
  114. ^ Rivadavia n.d.(a2).
  115. ^ Corich 1998.
  116. ^ Rivadavia n.d.(z); Tucker 2006,第36页
  117. ^ 117.0 117.1 Rivadavia n.d.(r).
  118. ^ Rivadavia n.d.(b).
  119. ^ Tucker 2006, p. 第178頁.
  120. ^ Christe 2004,第37页; Waksman 2009,第189–192页
  121. ^ Christe 2004,第42页; Moynihan & Søderlind 1998,第11–14页; Waksman 2009,第192–195页
  122. ^ Barton 2005; Tucker 2006,第100页
  123. ^ Bayer 2009, p. 第39–41頁.
  124. ^ Erlewine n.d.(c).
  125. ^ Rivadavia n.d.(u).
  126. ^ Rivadavia n.d.(a4).
  127. ^ AllMusic staff n.d.(h).
  128. ^ Rivadavia n.d.(j).
  129. ^ Rivadavia n.d.(f).
  130. ^ Popoff 2005,第96–97页; Sinclair 1984
  131. ^ Dunn & McFadyen 2011,36:30; Macmillan 2012,第22页; Tucker 2006,第129–154页
  132. ^ Tucker 2006,第129–154页; Watts 1988
  133. ^ Popoff 2005, p. 第96–97頁.
  134. ^ Rivadavia n.d.(e).
  135. ^ Rivadavia n.d.(w).
  136. ^ AllMusic staff n.d.(g).
  137. ^ Rivadavia n.d.(a5).
  138. ^ 138.0 138.1 Macmillan 2012, p. 第526頁.
  139. ^ Rivadavia n.d.(a3).
  140. ^ AllMusic staff n.d.(j); Christe 2004,第40页
  141. ^ AllMusic staff n.d.(d).
  142. ^ Rivadavia n.d.(k).
  143. ^ AllMusic staff n.d.(k).
  144. ^ Christe 2004,第40页; Rivadavia n.d.(t)
  145. ^ Tucker 2006, p. 第173頁.
  146. ^ Bayer 2009, p. 第155頁.
  147. ^ Christe 2004, p. 第36頁.
  148. ^ Bayer 2009,第110–122, 127–133页; Weinstein 2000,第40页
  149. ^ Bayer 2009, p. 第25頁.
  150. ^ Weinstein 2000, p. 第37頁.
  151. ^ Weinstein 2000, p. 第39頁.
  152. ^ Moynihan & Søderlind 1998,第11–14页; Waksman 2009,第192–195页
  153. ^ Christe 2004,第34页; Waksman 2009,第197–202页
  154. ^ Sharpe-Young n.d.(a); Sharpe-Young n.d.(c); Thin Lizzy Guide n.d.(a)
  155. ^ Anon. 2008,38:31.
  156. ^ Christe 2004, p. 第32頁.
  157. ^ Anon. 2008,36:48.
  158. ^ Macmillan 2012, p. 第34,307,446,501–502頁.
  159. ^ Macmillan 2012, p. 第169頁.
  160. ^ Macmillan 2012, p. 第379頁.
  161. ^ Macmillan 2012, p. 第717–718頁.
  162. ^ Macmillan 2012, p. 第732頁.
  163. ^ Macmillan 2012, p. 第680–681頁.
  164. ^ Macmillan 2012, p. 第148頁.
  165. ^ Macmillan 2012, p. 第467,663頁.
  166. ^ Macmillan 2012, p. 第294頁.
  167. ^ Dunn & McFadyen 2011,5:48.
  168. ^ Barton 2005; Dunn & McFadyen 2011,5:48
  169. ^ Dunn & McFadyen 2011,13:20.
  170. ^ Waksman 2009, p. 第186–189頁.
  171. ^ Tucker 2006,第89页; Weinstein 2000,第137页
  172. ^ Radio Rewind.co.uk n.d.(a).
  173. ^ Anon. 2008,31:16; HMSoundhouse staff n.d.(a)
  174. ^ Anon. 2008,32:53; HMSoundhouse staff n.d.(a)
  175. ^ McGee 1992.
  176. ^ Anon. 2008,The Origin of Air-guitar with Neal Kay.
  177. ^ HMSoundhouse staff n.d.(a).
  178. ^ 178.0 178.1 HMSoundhouse staff n.d.(b).
  179. ^ Considine 1990; Dunn & McFadyen 2011,16:48
  180. ^ Mitchell 2014; Waksman 2009,第175–181页
  181. ^ Barton 1979; Barton 2005
  182. ^ Kirkby 2001,8:90.
  183. ^ Weinstein 2000, p. 第24頁.
  184. ^ Roland 1984; Tucker 2006,第95–102页; Waksman 2009,第186–189页
  185. ^ Tucker 2006, p. 第81–88頁.
  186. ^ Christe 2004, p. 第34頁.
  187. ^ 187.0 187.1 187.2 Mitchell 2014.
  188. ^ Mitchell 2014; Fricke 1987,第33–35页
  189. ^ Tucker 2006, p. 第55–56頁.
  190. ^ AMFM staff n.d.(a).
  191. ^ Noble n.d.(a).
  192. ^ Dunn & McFadyen 2011,13:18; Tucker 2006,第32页
  193. ^ Roland 1984; Tucker 2006,第95–102页
  194. ^ Fricke 1987,第25–27页; Macmillan 2012,第24–27页; Matthews 2004,33:20; Tucker 2006,第120–121页
  195. ^ Tucker 2006, p. 第29頁.
  196. ^ Fricke 1987, p. 第39頁.
  197. ^ Bushell & Halfin 1984, p. 第31頁.
  198. ^ Bushell & Halfin 1984, p. 第67頁.
  199. ^ Rivadavia n.d.(a).
  200. ^ Rivadavia n.d.(i).
  201. ^ Tucker 2006, p. 第82頁.
  202. ^ Macmillan 2012, p. 第21,756頁.
  203. ^ Rivadavia n.d.(c).
  204. ^ 204.0 204.1 204.2 Tucker 2006, p. 第95–102頁.
  205. ^ Macmillan 2012, p. 第448頁.
  206. ^ Johansson et al. n.d.(a).
  207. ^ Barton 1981a.
  208. ^ Ling 1999.
  209. ^ Tucker 2006, p. 第64–65,69頁.
  210. ^ Def Leppard Charts n.d.(a); Girlschool Charts n.d.(a) ; Tygers of Pan Tang Charts n.d.(a)
  211. ^ Iron Maiden Charts n.d.(a); Saxon Charts n.d.(a)
  212. ^ Bushell & Halfin 1984, p. 第70,74,77–78頁.
  213. ^ Bushell & Halfin 1984,第70页 ; Girlschool video 2006 ; Wilkinson 2009
  214. ^ BBC Genome n.d.(a).
  215. ^ Macmillan 2012, p. 第520–521頁.
  216. ^ Macmillan 2012, p. 第244頁.
  217. ^ Macmillan 2012, p. 第647頁.
  218. ^ Macmillan 2012, p. 第155–156頁.
  219. ^ Macmillan 2012, p. 第371頁.
  220. ^ Macmillan 2012, p. 第220頁.
  221. ^ Macmillan 2012, p. 第729頁.
  222. ^ Macmillan 2012, p. 第514–515頁.
  223. ^ Macmillan 2012, p. 第261頁.
  224. ^ Macmillan 2012, p. 第684–685頁.
  225. ^ Macmillan 2012, p. 第439頁.
  226. ^ Macmillan 2012, p. 第601頁.
  227. ^ Macmillan 2012, p. 第81頁.
  228. ^ Macmillan 2012, p. 第319–320頁.
  229. ^ Macmillan 2012, p. 第608頁.
  230. ^ Thompson 2004,第213页; Tucker 2006,第30–31页
  231. ^ Thompson 2004, p. 第217–219頁.
  232. ^ Charles 1981; Popoff 2005,第131–132页
  233. ^ Popoff 2005,第279页; Rainbow Charts n.d.(a); Thompson 2004,第221–222页
  234. ^ Black Sabbath Charts n.d.(a); Popoff 2005,第48–49页
  235. ^ Iommi & Lammers 2011.
  236. ^ MSG Charts n.d.(a).
  237. ^ Whitesnake Charts n.d.(a).
  238. ^ Macmillan 2012,第22页; Sinclair 1984; Tucker 2006,第129–154页
  239. ^ Bushell & Halfin 1984, p. 78.
  240. ^ Bushell & Halfin 1984, p. 89.
  241. ^ Bushell & Halfin 1984, p. 92–93.
  242. ^ Fricke 1987, p. 50–55.
  243. ^ Macmillan 2012,第527页; Sharpe-Young n.d.(b)
  244. ^ Tucker 2006,第62–64页; Reading staff 1980
  245. ^ Reading staff 1981.
  246. ^ Reading staff 1982.
  247. ^ Fricke 1987,第57页; Waksman 2009,第202–206页
  248. ^ Christe 2004,第37页; Monsters of Rock staff 1980
  249. ^ Bushell & Halfin 1984,第74, 77–78页; Johnson 1984a
  250. ^ 250.0 250.1 Tucker 2006, p. 第19頁.
  251. ^ 251.0 251.1 Christe 2004,第38页; Macmillan 2012,第21页
  252. ^ Christe 2004,第85页; Johnson 1984b
  253. ^ Bushell & Halfin 1984,第97页; Fricke 1987,第58–64页; Sharpe-Young n.d.(b)
  254. ^ AllMusic staff n.d.(b); Infodisc.fr n.d.(a); Infodisc.fr n.d.(b) ; Swedishcharts n.d.(a); Swedishcharts n.d.(b)
  255. ^ Popoff 2005,第170–171页; The Number of the Beast Chart n.d.(a)
  256. ^ AllMusic staff n.d.(c).
  257. ^ Bayer 2009, p. 第133–134頁.
  258. ^ Barton 1980b; Tucker 2006,第79页
  259. ^ Tucker 2006,第154页; Waksman 2009,第191页
  260. ^ Watts 1992.
  261. ^ Crampton 1982.
  262. ^ Tucker 2006, p. 第81頁.
  263. ^ Macmillan 2012, p. 第51–52頁.
  264. ^ Macmillan 2012, p. 第672–673頁.
  265. ^ Macmillan 2012, p. 第627–628頁.
  266. ^ Macmillan 2012, p. 第199頁.
  267. ^ Macmillan 2012, p. 第46頁.
  268. ^ Macmillan 2012, p. 第489頁.
  269. ^ Kirkby 2001,35:12.
  270. ^ Bayer 2009,第44页; Fricke 1987,第83–84页; Popoff 2005,第92页
  271. ^ Fricke 1987,第50页; Waksman 2009,第202–206页
  272. ^ Fricke 1987, p. 第12頁.
  273. ^ RIAA database n.d.(a).
  274. ^ Bayer 2009,第47页; Macmillan 2012,第528页; Rivadavia n.d.(d)
  275. ^ 275.0 275.1 275.2 Tucker 2006, p. 第129–154頁.
  276. ^ 276.0 276.1 Erlewine n.d.(f).
  277. ^ Konow 2003, p. 第133–134頁.
  278. ^ Lane 2006, p. 第126頁.
  279. ^ Dunn & McFadyen 2011,35:40.
  280. ^ AllMusic staff n.d.(d1); Rivadavia n.d.(l); Rivadavia n.d.(m)
  281. ^ Tucker 2006, p. 第90頁.
  282. ^ Bayer 2009,第22–23页; Sinclair 1984; Tucker 2006,第123–124页
  283. ^ Walser 1993, p. 第120–121頁.
  284. ^ Monsters of Rock staff 1987.
  285. ^ AllMusic staff n.d.(f); AllMusic staff n.d.(i)
  286. ^ Weinstein 2000, p. 第49–50頁.
  287. ^ Bowar n.d.(a); Marsicano n.d.(a)
  288. ^ 288.0 288.1 Huey n.d.(a).
  289. ^ Huey n.d.(b).
  290. ^ Erlewine n.d.(e).
  291. ^ Rivadavia n.d.(o).
  292. ^ AllMusic staff n.d.(i); Erlewine n.d.(a)
  293. ^ Macmillan 2012, p. 第55頁.
  294. ^ Macmillan 2012, p. 第120–121頁.
  295. ^ Macmillan 2012, p. 第645–646頁.
  296. ^ Macmillan 2012, p. 第63頁.
  297. ^ Macmillan 2012,第24–27页; Rivadavia n.d.(s)
  298. ^ Sinclair 1984; Tucker 2006,第129–154页; Watts 1992
  299. ^ Macmillan 2012,第22,528页; Rivadavia n.d.(u); Rivadavia n.d.(y)
  300. ^ Miller 1986c; Tucker 2006,第101页
  301. ^ Johnson 1986.
  302. ^ Macmillan 2012, p. 第262–263頁.
  303. ^ Weber n.d.(a).
  304. ^ Bayer 2009, p. 第44頁.
  305. ^ Macmillan 2012, p. 第24–27頁.
  306. ^ Tucker 2006, p. 第157–162,167頁.
  307. ^ Macmillan 2012,第22–23页; Metallica news 2008(a); Tucker 2006,第169–172页
  308. ^ Tucker 2006, p. 第163–169頁.
  309. ^ 309.0 309.1 Rivadavia n.d.(s).
  310. ^ Macmillan 2012,第765页; Tucker 2006,第159页
  311. ^ Brand Republic staff 2004 (a).
  312. ^ Freeman n.d.(a); Rivadavia n.d.(p)
  313. ^ Moynihan & Søderlind 1998,第11–14页; McIver 2010,第20–21页
  314. ^ 314.0 314.1 McIver 2006,第19页; Miller 1986a; Shore 2009
  315. ^ Daniels 2010, p. 83.
  316. ^ Bayer 2009,第190–191页; Bowar n.d.(a)
  317. ^ Dunn & McFadyen 2011,42:53; Rivadavia n.d.(s); Weinstein 2000,第44页
  318. ^ Popoff 2014,第38页; Tucker 2006,第129–154页
  319. ^ Moynihan & Søderlind 1998,第11–14页; Popoff 2005,第74,417页
  320. ^ AllMusic staff n.d.(i); McIver 2006,第18–22页; McIver 2010,第20–21页; Mustaine & Layden 2010
  321. ^ Metal Update 2010.
  322. ^ Christe 2004, p. 第88,92–93,108–111,132–135頁.
  323. ^ Christe 2004, p. 136–139.
  324. ^ Christe 2004, p. 106.
  325. ^ McIver 2006, p. 第23–25頁.
  326. ^ McIver 2006,第23–25, 32页; Tucker 2006,第41–43页
  327. ^ Glasper 2004,第47页; Waksman 2009,第238页
  328. ^ AllMusic staff n.d.(i).
  329. ^ Marsicano n.d.(a).
  330. ^ Monger n.d.(a).
  331. ^ Reesman n.d.(a).
  332. ^ 332.0 332.1 332.2 Christe 2004, p. 第44頁.
  333. ^ 333.0 333.1 Christe 2004, p. 第50頁.
  334. ^ DeFeis n.d.(a).
  335. ^ Barton 1981b; Rivadavia n.d.(v)
  336. ^ Rivadavia n.d.(n).
  337. ^ Miller 1986b.
  338. ^ 338.0 338.1 Macmillan 2012, p. 第22頁.
  339. ^ Bonutto 1983; DeFeis n.d.(a)
  340. ^ Christe 2004,第44页; Macmillan 2012,第22页; Tucker 2006,第129–154页
  341. ^ Johnson 1983.
  342. ^ Christe 2004,第43页; Norton 2010; Popoff 2005,第325页; Simmons 1986
  343. ^ Rivadavia n.d.(h).
  344. ^ Decibel 2011, p. 第48–54頁.
  345. ^ Rivadavia n.d.(a7); Rivadavia n.d.(a6)
  346. ^ Picture official n.d.(a); Regular Rocker.nl n.d.(a)
  347. ^ Drum Lessons staff n.d.(a); Stein 2010
  348. ^ Fouce & del Val 2013,第128页; Heavy Rock 1982,第18–22页
  349. ^ Falckenbach 2002; Roadrunner Records staff n.d.(a)

參考來源[编辑]

文獻[编辑]

影視作品[编辑]

網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