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深紫
Deep Purple at Wacken Open Air 2013 27.jpg
2013年在德國瓦肯音樂祭現場表演的深紫
乐队
英文名 Deep Purple
国籍  英國
音乐类型 迷幻搖滾(早期)
前衛搖滾
藍調搖滾
硬式搖滾
重金屬音樂
演奏乐器 吉他貝斯鍵盤
出道地点  英國·哈特福
活跃年代 1968年 - 1976年,1984年 - 至今
唱片公司
网站
相关团体
现任成员
伊恩·佩斯英语Ian Paice(鼓手)
羅傑·格洛弗英语Roger Glover(貝斯手)
伊恩·吉蘭英语Ian Gillan(主唱)
史提夫·莫爾斯英语Steve Morse(吉他手)
唐·艾瑞英语Don Airey(鍵盤手)
已离开成员
離任成員

深紫英语:Deep Purple)是英國硬式搖滾重金屬樂團,1968年成立於英國哈特福[1]。樂團被認為是重金屬音樂和現代硬式搖滾的開拓者之一[2][3]。樂團的風格曾幾次的異動過[4],成立之初是前衛搖滾,在1970年轉向重金屬風格[5]。深紫與黑色安息日齊柏林飛船被視為「重金屬音樂的三大元老」[6]。根據1975年《金氏世界紀錄大全》記載,深紫於1972年在倫敦彩虹劇院的演出創下「世界上音量最大聲的樂團英语Loudest band」紀錄[7][8]。他們在全球銷售了超過一億張唱片[9][10][11]

深紫的陣容經歷過多次改變,並且在1976年解散(成員陣容普遍被分為Mark I、II、III、IV、V、VI、VII和VIII),中斷了八年後在1984年重組[12]。他們在商業上最成功的陣容是“Mark II”時,伊恩·吉蘭英语Ian Gillan(主唱),瓊·洛德(鍵盤手),羅傑·格洛弗英语Roger Glover(貝斯手),伊恩·佩斯英语Ian Paice(鼓手)和瑞奇·布萊克摩爾(吉他手)。這個陣容活躍於1969年至1973年、並從1984年重組到1989年、以及1992年到1993年間。目前的陣容是伊恩·佩斯(鼓手),羅傑·格洛弗(貝斯手),伊恩·吉蘭(主唱),史提夫·莫爾斯英语Steve Morse(吉他手)和唐·艾瑞英语Don Airey(鍵盤手)。其中伊恩·佩斯是唯一一位乐團的創始成員。

美國VH1將深紫列為「百大優秀硬搖滾樂團」第22名[13]。在英國廣播電台搖滾星球英语Planet Rock (radio station)的調查中,他們在「歷來最有影響力的樂團」排行第5位[14]。深紫在2005年獲得世界音樂獎「傳奇獎」[15]、2011年獲經典搖滾獎英语Classic Rock Roll of Honour Awards「創新獎」[16],並且在2016年入選搖滾名人堂[17]

歷史[编辑]

組建(1967 - 1968年)[编辑]

1967年,前搖滾樂團搜索者英语The Searchers (band)的鼓手克里斯·柯提斯英语Chris Curtis找上倫敦的服飾商人東尼·愛德華英语Tony Edwards,說服他資助自己要組的新樂團「圓環」(意即成員可自由加入或退出),他的想法類似超級樂團,這讓愛德華決定為他籌措資金,並另外找來兩位生意夥伴約翰·科萊塔英语John Coletta朗·海爾英语Ron Hire合資成立了HEC企業[18]

第一位招募的成員是鍵盤手瓊·洛德,他擅長鋼琴、管風琴電子琴,以及古典音樂巴洛克音樂爵士樂藍調,當時因為與滾石樂隊吉他手的弟弟亞特·伍德英语Art Wood玩團而頗有名氣[19]。接著加入的是著名搖滾樂團強尼·基德與海盜英语Johnny Kidd and The Pirates的前成員:貝斯手尼克·辛博英语Nick Simper和鼓手卡羅·雷托英语Carlo Little。之後辛博提議招攬在英兩地名聲鹤立的優秀吉他手瑞奇·布萊克摩爾[20]。因為辛博很早以前就和布萊克摩爾的樂團共演過[21]

1967年12月,愛德華說服布萊克摩爾同意加入「圓環」。然而這時柯提斯卻因為LSD成癮,導致行為及情緒不穩定,他逐漸失去了組建樂團的興趣,於是HEC企業將他解僱。三位股東對樂團的巨大潜力和未來非常樂觀,並未撤資。而且洛德和布萊克摩爾兩人一拍即合,也希望繼續合作[22]。雷托在此時退出,洛德提議讓巴比·伍德曼英语Bobby Woodman接任鼓手[20]

1968年3月,四位成員(洛德、布萊克摩爾、辛博、伍德曼)搬到赫特福郡的一棟鄉間別墅[23][24]。樂團在此生活、寫歌與練團。他們整裝待發,使用馬歇爾音箱公司英语Marshall Amplification最新型的設備、還有全新的樂器[25]。根據辛博回憶,當時試音了「數十位」候選人,包括當時23歲的洛·史都華麥可·哈里森英语Mike Harrison (musician)都去試過。但一直到聽見「迷宮」前主唱羅德·艾文斯英语Rod Evans的歌聲、才認為找到一個風格比較適合樂團的主唱。陪艾文斯一起來面試的還有他樂團的鼓手伊恩·佩斯英语Ian Paice,布萊克摩爾1966年在德國時見過「迷宮」演出,當年18歲的佩斯給他留下過深刻印象。碰巧當時伍德曼對音樂風格上的不滿意,於是樂團倉促的為佩斯安排一個鼓試音[20]。最終,樂團錄取了艾文斯和佩斯,完成五人編制的陣容,日後被樂界稱為「Mark I」[26]

1968年4月,「圓環」到丹麥瑞典進行短暫巡演的途中,布萊克摩爾以一首奶奶最喜歡的歌曲名字為靈感,提議將團名「圓環」改成「深紫」[22][25]。經過全體投票後,樂團正式改名[27][28]

早期(1968 - 1970年)[编辑]

1968年5月,樂團到倫敦的徒步錄音室英语Pye Studios錄製第一張專輯,只花費兩天,製作人德瑞克·勞倫斯英语Derek Lawrence也幫他們找到唱片公司簽約。7月,透過四字神名唱片英语Tetragrammaton Records在美國發行《深紫色調英语Shades of Deep Purple》,9月透過EMI唱片在英國發行[29]。樂團翻唱自美國歌手喬·薩夫英语Joe South的〈安靜英语Hush (Billy Joe Royal song)〉在北美獲得意想不到的成功,登上美國告示牌百強單曲榜第4名、加拿大單曲榜第2名,專輯也登上告示牌流行音樂專輯排行榜第24名[30][31]。美國市場讚譽深紫是「英式香草軟糖樂團英语Vanilla Fudge[32],他們也被英國當紅的藍調搖滾樂團鮮奶油選上,擔任他們告別巡迴的暖場樂團。然而在美國火紅的深紫回到英國舉行深紫色調巡迴演出英语Shades of Deep Purple Tour時,英國民眾以為他們只是不起眼的美國流行樂團。辛博回憶表示:「我們得到適當的曝光,美國人真的很會宣傳唱片」[33]、「我們當初在美國很成功,但是英國這邊.. EMI唱片啥都不做,他們是愚蠢的老傢伙」[34]

在深紫展開第一次北美巡演之際,1968年10月發行第二張專輯《塔利埃辛之書英语The Book of Taliesyn》,這次收錄翻唱自美國歌手尼爾·戴蒙德英语Neil Diamond的〈肯塔基女子英语Kentucky Woman〉登上美國單曲榜第38名、加拿大單曲榜第21名[35][36]。EMI唱片延遲了在英國的發布,一直等到1969年6月。和第一張專輯相同,深紫在北美較受歡迎。而在家鄉英國,無論是專輯和單曲幾乎都完全被忽視,這個現象令美國記者和樂評人十分困惑[37]

由於在北美舉行的塔利埃辛之書巡演英语塔利埃辛之書巡演非常成功,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樂迷,巡演規模甚至可在大型場館進行,如洛杉磯論壇體育館,因此深紫在英國的聲譽大大增加[28]。同時樂團內部也出現裂痕,辛博表示:「一旦我們開始賺錢,友誼就消失了,這讓布萊克摩爾對艾文斯和我非常火大」[28]。回到英國後,他們在1969年1月開始錄音。5月底時,布萊克摩爾、佩斯和洛德開會討論樂團的音樂方向,佩斯說:「我們覺得艾文斯和辛博離樂團越來越遠,辛博的傳統搖滾演奏風格、艾文斯的民謠歌聲都侷限了發展性,我們想要做更重的音樂」[28]。洛德回憶說:「我們得出的結論是:艾文斯不能達到我們想要的目標,這是個艱難的決定」[28]。6月21日,發行第三張專輯《深紫英语Deep Purple (album)》,這張專輯加入弦樂器和木管樂器,展現了洛德的古典樂涵養,他明顯受到巴哈林姆斯基-高沙可夫,以及香草軟糖樂團的影響[38]。這也將是創始陣容的最後一張專輯。

由於四字神名唱片陷入財務危機,欠下超过兩百萬英鎊的債務,公司暫緩支付樂團所急需的版税。也由於缺乏宣傳經費,新專輯銷量不佳,在美國榜的成績是第162名[39]。最終四字神名唱片仍宣布破產,公司和旗下音樂人全部由華納兄弟唱片公司買斷。在決定開除主唱艾文斯和貝斯手辛博之後,樂團開始尋找接替人選。布萊克摩爾最初想招募泰瑞·里德英语Terry Reid擔任主唱,但他受到錄音合約的約束,並且對單飛比較有興趣而作罷[40]。之後,布萊克摩爾和洛德到伍德福德去考察默默無名的第六集英语Episode Six。其主唱伊恩·吉蘭英语Ian Gillan接受邀請加入深紫[41]。第六集的鼓手麥克·安德伍德英语Mick Underwood以前和布萊克摩爾玩過團,因此介紹第六集的貝斯手羅傑·格洛弗英语Roger Glover給他們,洛德和佩斯非常贊同格洛弗的音樂理念,也邀請他加入深紫,造成第六集解散,也讓安德伍德產生和深紫長達近十年的心結(直到70年代末吉蘭招攬他加入個人樂團)[28]。這次招攬成員的事情是秘密進行的,艾文斯和辛博對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28]

第一張現場專輯《深紫與管弦樂團協奏曲英语Concerto for Group and Orchestra》,該專輯成為新古典金屬的先例,影響深遠

1969年7月,主唱和貝斯手正式換人,這個新陣容就是最為經典的「Mark II」,也是深紫歷史上最穩定的一個陣容,未來將帶給樂團巨大財富、不朽傳奇和珍貴遺產。他們開始在倫敦市中心排練[42]。唱片公司聘請奧斯卡金像獎作曲家馬爾康·亞諾來協助深紫。9月時,由於英國獅子影業英语British Lion Films和《每日快報》贊助,樂團獲得一次珍貴的機會,他們將在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與和皇家愛樂樂團進行協奏曲演出[30]。這次搖滾樂團和管弦樂團合奏的首例,被發行為深紫第一張現場專輯《深紫與管弦樂團協奏曲英语Concerto for Group and Orchestra》,成為他們在英國成功打響名號的作品[43]。但當時吉蘭和布萊克摩爾對媒體形容的「和管弦樂團一起演奏的樂團」感到不開心。布萊克摩爾原本只期望錄製和發行更精緻、更硬式搖滾的作品,他覺得這會妨礙樂團的路線。佩斯說:「它混淆了觀眾和樂團內的焦點」,格洛弗也認為:「我覺得這讓樂團身份有點混亂」。但負責演出編制的洛德卻非常高興可以將古典音樂融入到搖滾樂[28]。事實上,這張現場專輯獲得熱烈迴響、深紫大幅度的增加曝光率,這成功抬高了深紫在英國樂迷心目中的地位,並且也擺脫了流行翻唱樂團的標籤(日後還成為新古典金屬的顯著先例)。後來又發行由洛德創作、另一張和管弦樂團合作的現場專輯《雙子現場英语Gemini Suite Live》。1975年,布萊克摩爾表示,他認為樂團搞協奏曲不是壞事,但是《雙子現場》脫節到有點可怕的程度[44],格洛弗後來也宣稱,早年樂團的領導者似乎是洛德[45]

成功(1970 - 1973年)[编辑]

1971年,深紫的「Mark II」陣容。由左至右是洛德、格洛弗、吉蘭、布萊克摩爾、佩斯
1972年,在美國表演的吉蘭

在《深紫與管弦樂團協奏曲》發行後,樂團展開新的漫長巡演和錄音行程。1970年6月3日,發行第四張專輯《搖滾的深紫英语Deep Purple in Rock》,終於使深紫登上英國專輯排行榜前十強(第4名)[46]。專輯中呈現布萊克摩爾的吉他、洛德歪曲的電子琴、吉蘭咆哮哭啼的嗓音,加上格洛弗與佩斯的音韻節奏,已經具有非常獨特的風格,立即受到全歐洲的搖滾樂迷認可[5]。深紫《搖滾的深紫》、齊柏林飛船齊柏林飛船II》和黑色安息日偏執狂英语Paranoid (album)》,這三張幾乎同期發行的「重金屬音樂三大元老」經典專輯,令搖滾樂發展出新的重大流派重金屬音樂,在音樂發展史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2]

布萊克摩爾表示:「我厭倦了和古典樂團一起演奏,我想,該我上場了。洛德越來越古典,那我就要更加搖滾。如果這張專輯失敗了,那我就和管弦樂團一起彈到死為止」[47]。《搖滾的深紫》表現亮眼,而單曲〈黑夜英语Black Night〉也登上英國單曲排行榜第2名。樂團隨後首次登上英國廣播公司的指標性節目「流行之巔」演出[48][49]。1971年7月,發行第五張專輯《火球英语Fireball (album)》,它更加圓潤老練,也更有前衛創造性,榮登英國專輯排行榜第1名,在德國、瑞典、比利時和丹麥也都是冠軍。單曲〈奇怪的女人英语Strange Kind of Woman〉也登上英國單曲排行榜第8名[49]

幾週內,樂團就開始為下一張專輯創作歌曲。其中〈公路之星英语Highway Star (song)〉是在巡迴巴士上完成的,創作靈感源自一位記者的問題:「你們如何著手寫歌?」。該曲也在《火球》專輯巡迴的第一場被演唱。1971年12月,深紫巡演來到瑞士日內瓦的渡假勝地蒙特勒,同時他們租用了滾石行動錄音室英语Rolling Stones Mobile Studio錄製新專輯。當時弗蘭克·扎帕在樂團對面的蒙特勒賭場酒店英语Montreux Casino內開唱,觀眾發射信號槍助興而引發火災,最後酒店被燒毀。第二天,深紫成員看到整個日內瓦湖上空瀰漫著大火的煙霧。該事件成為偉大名曲〈水上煙英语Smoke on the Water〉的創作由來。酒店重建後,深紫當時製作的這張專輯也陳列在走廊裡[50][51]

1972年3月25日,發行第六張專輯《機械頭英语Machine Head (album)》,它成為深紫最著名、最受歡迎的專輯之一,也是他們的第二張英國排行榜冠軍專輯。同時也席捲歐美日的唱片市場,登上美國告示牌二百強專輯榜第7名、日本公信榜第6名,以及加拿大、德國、奧地利澳大利亞、丹麥、芬蘭法國南斯拉夫義大利等國的專輯排行榜第1名[49]。其中收錄許多經典名曲,如〈水上煙〉、〈公路之星〉、〈迷幻太空英语Space Truckin'〉和〈悠閑英语Lazy (Deep Purple song)[46][52]。樂團接著巡迴並繼續錄製專輯,這是他們職業生涯中最快的速度:錄製《機械頭》時他們只成軍三年半,而錄音室專輯已經推出了六張。

“當我九歲那年,深紫就是我的全部。我最愛的專輯一直是《日本製造英语Made in Japan (Deep Purple album)》。”

—— 金屬製品的鼓手拉爾斯·烏爾里希[53]

深紫在1972年進行了第四次北美巡演之旅,以及第一次日本巡演之旅。他們原本預計只在日本發行現場專輯《日本製造英语Made in Japan (Deep Purple album)》,但銷售至全世界後立刻熱賣,獲得美國唱片業協會白金唱片認證[54],成為搖滾樂最受歡迎、銷售量最高的演唱會現場專輯之一[55]

經典的深紫「Mark II」陣容持續活躍,在1973年1月13日發行第七張專輯《自以為是英语Who Do We Think We Are》,以〈東京之女〉為主打單曲。專輯登上美國榜第15名、英國榜第4名,同時是深紫成軍後最快達成金唱片銷量的專輯[56][57]。但樂團內部的緊張與疲憊也逐漸升高,布萊克摩爾認為吉蘭不夠專業,演唱會上經常忘詞,卻一直不以為意。他表示:「樂迷花錢來看演唱會,結果底下的觀眾歌詞卻唱的比他還熟,真是可笑」。隨著《機械頭》、《日本製造》與《自以為是》的商業成功表現,深紫成為1973年度最暢銷的音樂藝術家[58][59]

新陣容和爭執(1973 - 1976年)[编辑]

大衛·科弗代爾是1973年至1976年期間的深紫主唱

主唱吉蘭在1984年的採訪中回憶說:「雖然我們急需休息,但公司依然要我們在巡演的同時,完成《自以為是》的錄製」[60]。另一位對樂團活動感到不適的成員是貝斯手格洛弗。1973年夏天,在第二次日本巡演後,吉蘭和布萊克摩爾決裂,退出深紫,而格洛弗也因受不了這種長期不和諧的氣氛,同時離團[61][62][63]。在多年後的採訪中,洛德表示:「吉蘭和格洛弗雙雙在樂團的巔峰時期離開,真是搖滾樂界最大的恥辱,天知道我們在未來三四年內會有什麼成就」[64]

為了填補樂團中的空缺,深紫開始試聽甄選,最終樂團選定的新成員是主唱大衛·科弗代爾,以及貝斯手兼主唱葛倫·休斯英语Glenn Hughes,形成「Mark III」陣容[65]。據休斯表示,原先預計要與保羅·羅傑斯英语Paul Rodgers形成雙主唱,但後來羅傑斯決定自組樂團而作罷[66]。選擇科弗代爾的主因是布萊克摩爾喜歡他陽剛的藍調嗓音[65]

新陣容在1974年開始活動,1974年2月15日發行第八張專輯《烈火英语Burn (Deep Purple album)》,它非常成功的登上美國榜第9名、英國榜第3名[49]。專輯名稱象徵樂團的鬥志,並加入當時由溫柔的巨人英语Gentle Giant創世紀樂團是的以及愛默生、雷克與帕瑪等樂團掀起的前衛搖滾運動。《烈火》是一張複雜的作品,每位成員都展現出各自的音樂精神,特別是布萊克摩爾的吉他實力。科弗代爾和休斯也令深紫加進藍調合聲以及更多稀奇古怪的元素[65]。樂團也展開新的世界巡演,包括3月13日在紐約麥迪遜廣場花園和連續四天拿騷老兵紀念體育館英语Nassau Veterans Memorial Coliseum的演出[67]。4月6日在加州安大略加州音樂節英语California Jam上,吸引超過二十五萬名觀眾聚集[68]。這次盛會同時還有黑色安息日老鷹樂團愛默生、雷克與帕瑪大地風火等流行樂團參與,部分演出並由美國廣播公司播出,讓樂團接觸到更廣泛的美國觀眾。

11月,發行第九張專輯《風雨欲來英语Stormbringer (album)》,「Mark III」陣容的特色更加鮮明[65]。除了主打歌以外,其他幾首如〈花心女子〉、〈吉普賽人〉和〈命運的鬥士〉都是當時的電台熱門歌曲。該專輯登上美國榜第20名、英國榜第6名[49]。然而,布萊克摩爾不喜歡這張專輯有時髦的靈魂樂元素,甚至把它稱為「擦皮鞋的音樂」[69][70][71]。因此,他於1975年6月21日離開了深紫,與前精靈英语Elf (band)的主唱羅尼·詹姆斯·迪歐共同組成了新樂團彩虹英语Rainbow (rock band)[72]

布萊克摩爾的離開,讓失去核心人物與吉他手的深紫出現巨大缺陷,成員不肯就此停住他們的搖滾之路。他們考慮了克萊姆·克萊姆普森英语Clem Clempson佐·克萊門森英语Zal Cleminson麥克・朗森英语Mick Ronson洛瑞・蓋勒許英语Rory Gallagher等人,最後宣布取代布萊克摩爾的是美國吉他手湯米·波林英语Tommy Bolin[73]。選擇波林的原因有兩種版本說法:科弗代爾表示自己是建議選擇波林的人:「他走進來,瘦的像根棍子、頭髮染得五顏六色。他帶著一個令人目不轉睛的夏威夷女孩,穿著針織連衣裙,底下啥都沒穿。他把插頭插進馬歇爾100瓦音箱裡...吉他手這個位子就是他的了」[74]。但是在1975年6月由音樂周刊《作曲家英语Melody Maker》最初發表的一次採訪中,波林自稱他是根據布萊克摩爾的推薦來參加試音的[75]。當波林加入深紫時,還正忙於他的第一張個人專輯《預告英语Teaser (Tommy Bolin album)[76]

在新吉他手波林的個人專輯《預告》發表前一個月,新的深紫陣容「Mark IV」於1975年10月10日發行第十張專輯《品嘗深紫色英语Come Taste the Band》,獲得褒貶不一的評價,在美國榜第43名、英國榜第19名[77][78]。它更加新穎、有大量的放克元素,使深紫的硬式搖滾風格更為鋒利[79]。波林的影響十分重要,負責人聲的科弗代爾和休斯鼓勵他多加創作,因此是由吉他手醞釀出大部分內容。儘管波林的才華洋溢,他隨後的個人吸毒問題慢慢顯露出來。在之後宣傳新專輯的世界巡迴之旅中,許多觀眾也對波林報以噓聲,認為他無法勝任瑞奇·布萊克摩爾的位置。在經過許多水準滑落的演唱會後,深紫迅速面臨成軍以來最大的危機。

解散(1976 - 1984年)[编辑]

1976年,深紫解散前的英國巡迴宣傳照

1976年3月15日,在英國利物浦帝國劇場的演唱會是深紫解散前的最後一次演出[80]。隨後,主唱科弗代爾遞出辭呈含淚離開樂團。剩下的創團成員洛德和佩斯,於1976年7月宣布深紫解散。當時的樂團經紀人羅柏·庫克西英语Rob Cooksey發表了一個簡單聲明:「樂團不會再以深紫的名義一起錄音或舉行活動」[81]

五個月後,前吉他手波林發行第二張個人專輯《私家偵探英语Private Eyes (Tommy Bolin album)》,隨後跟隨英國知名吉他手傑夫·貝克雛鳥樂團前成員,早期與艾瑞克·克萊普頓吉米·佩奇一起組過團)巡迴[76]。12月4日,在美國邁阿密演出當晚,波林被女友發現不省人事,醫護人員迅速前來但還是晚了一步,官方宣佈的死因是多重的藥物中毒,當時他才25歲[76]

深紫解散後,其他歷任團員則各自在許多樂團中獲得很好的音樂成績,這些樂團包括彩虹樂團、吉蘭英语Gillan (band)白蛇樂團。然而在80年代初,發生了英國重金屬新浪潮,以及硬式搖滾的市場復甦,也有一些成員試著重組深紫。1980年,未經授權也不受公認的深紫樂團由第一任主唱羅德·艾文斯重組,成員中只有他自己曾經待過深紫,最後被樂團的管理層以非法使用深紫名義告到法庭,艾文斯因未經許可擅自使用團名,被判罰緩672,000美元的損害賠償,結束了這不被承認的重組[82]

重組(1984 - 1994年)[编辑]

1983年在美國牛宮表演的深紫

1984年4月、深紫解散過了八年後,完整規模(和合乎法律意義上)的重組由70年代初的經典陣容「Mark II」(主唱伊恩·吉蘭、鍵盤手瓊·洛德、貝斯手羅傑·格洛弗、鼓手伊恩·佩斯、吉他手瑞奇·布萊克摩爾)組成[83][84]。深紫與寶麗多唱片簽署全球市場合約、與寶麗多唱片簽署英國市場唱片合約、與水星唱片簽署了美國市場唱片合約。1984年10月29日,發行第十一張專輯《完美陌生人英语Perfect Strangers (album)》,取得了商業成功,登上美國榜第17名、英國榜第5名[49][85]。專輯收錄〈敲你後門〉和〈完美陌生人英语Perfect Strangers (Deep Purple song)〉等成為演唱會經典的歌曲[86]。該專輯成為繼《機械頭》後,深紫在美國的第二張白金唱片認證專輯[87]

重組後的世界巡迴(又名團聚之旅)從澳洲開始,一路橫跨世界各地後抵達美國,接著第二年夏天到歐洲。在票房收入上,這次巡迴獲得驚人的成功。在當時(1985年)是僅次於美國搖滾歌手布魯斯·斯普林斯廷的最高收入音樂藝術家[88]。1985年6月22日,深紫回到英國後,只在奈柏華茲音樂節英语Concerts at Knebworth House登場表演,由天蠍擔任暖場團,當時氣候惡劣(暴風雨、寒冷加上滿地爛泥巴),依然吸引八萬多名觀眾聚集守候[89]。這場演出被樂迷稱為「榮歸奈柏華茲」[90]

「Mark II」陣容在1987年1月12日發行第十二張專輯《淺藍之屋英语The House of Blue Light》,吉蘭對於這張專輯回憶表示:「這張專輯裡有一些好歌,但是好像少了什麼,我感受不到這個樂團的精神,我可以看到或聽到五個專業音樂人在把工作做到最好,但是它(深紫)就像一支不正常的足球隊、就像球場裡有十一個超級球星在踢球,各秀各的球技,沒有齊心協力的精神」[91]。洛德也說:「我們犯了巨大的錯誤,試圖讓我們的音樂流行化。我們發現樂迷不希望我們這樣做」[92]。團聚的新專輯發行後,立即展開一場世界巡演(其中止了一段時間,因為布萊克摩爾在舞台上把吉他扔到空中之後,手指骨折受傷)。

1988年6月,發行現場專輯《沒人是完美的英语Nobody's Perfect (Deep Purple album)》,收錄歌曲從這次巡迴演出挑選,但絕大部分的歌還是和最成功現場專輯之一的《日本製造》歌單相近。在英國則推出一首新版本的〈安靜〉紀念樂團的二十週年。1989年樂團出現裂痕,吉蘭與布萊克摩爾因音樂理念相差太遠、再度爆發衝突,吉蘭被深紫開除。最初,樂團打算招募生存者主唱吉米·傑米森英语Jimi Jamison取代吉蘭,但後來因史考特兄弟唱片英语Scotti Brothers Records的干預而告吹[93][94]。最終,經過試音幾位知名歌手後(包括布萊恩·浩威英语Brian Howe (singer)道格·派尼克英语Doug Pinnick吉米·巴恩斯英语Jimmy Barnes約翰·法納姆英语John Farnham泰瑞·布羅克英语Terry Brock卡爾·史旺英语Kal Swan[95],前彩虹主唱喬·林·特納英语Joe Lynn Turner被選入深紫。「Mark V」陣容只錄了一張專輯《奴隸與主人英语Slaves and Masters》(1990年10月5日發行),該專輯的銷量低於預期,位於美國榜第87名[85]。雖然布萊克摩爾很滿意這張專輯,但許多樂迷嘲弄這是「深彩虹專輯」[96]

這張專輯的巡迴結束後,特納在1992年開始錄製他們的下一張專輯。但是洛德、佩斯、格洛弗和唱片公司希望吉蘭回來,因應樂團的25週年紀念。最後收到250,000美元的布萊克摩爾勉強接受了請求[97],於是特納被迫離開、吉蘭回歸,「Mark II」陣容又繼續合作。1993年7月2日,發行第十三張專輯《激戰英语The Battle Rages On...》,這張原本是特納的專輯,讓吉蘭不得不進行大幅改編。結果,布萊克摩爾對於非旋律性的元素感到憤怒[98]。在成功的歐洲巡演途中,布萊克摩爾於1993年11月17日在芬蘭赫爾辛基表演後退出深紫[99]

美國吉他手喬·沙翠亞尼被召入支援,形成「Mark VI」陣容。他們完成了12月的日本演出,也持續到1994年的歐洲巡迴,後來沙翠亞尼被邀請成為永久團員,但因史詩唱片擁有他的唱片合約而無法實現。深紫隨後一致同意由美國吉他手史提夫·莫爾斯英语Steve Morse接任,至此形成「Mark VII」陣容[100]。吉蘭在2007年表示:「深紫在1993年瀕臨崩塌,觀眾正在流失。我們在容納四千人的場地表演,但是只有一千二、或是一千五百多人來看。接著很幸運的、布萊克摩爾離開了,一線曙光又照了進來。我們都想再拚一次看看,感謝能有這個機會」[101]

復興(1994年 - 至今)[编辑]

2004年的深紫
2006年的佩斯
2009年的深紫
2013年的格洛弗和莫爾斯

資歷豐富的新任吉他手莫爾斯,使樂團注入新鮮的創造力。1996年2月17日,發行第十五張專輯《險峻夾角英语Purpendicular》,展現出多樣化的音樂風格,它比以前的專輯更具實驗性質,登上英國榜第58名,並未擠入美國榜前二百強[85]。「Mark VII」陣容於1997年6月9日發行雙碟現場專輯《奧林匹亞演唱會英语Live at The Olympia '96》。這次巡迴更新了演出曲目,樂團在剩下的90年代中享受著成功演出。

1998年6月2日,發行第十六張專輯《縱情英语Abandon (album)》後,繼續帶著熱忱四處巡迴。因為樂譜遺失(自1970年最後一次演出以來,《深紫與管弦樂團協奏曲》的樂譜就不見了),洛德獲得一位同樣身為音樂作曲家的荷蘭樂迷馬可·德·葛雷英语Marco de Goeij幫助,兩人精心重新創作早期寫的協奏曲。1999年9月底,深紫再度於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演出重建後的協奏曲,這次是與倫敦交響樂團合作共演兩天,指揮家是保羅·曼恩[102]。音樂會上還演奏了每位成員的獨奏生涯歌曲,以及簡短的深紫歌曲與特別嘉賓演出。這場盛大的音樂會實況,後來收錄在2000年2月8日發行的現場專輯《與倫敦交響樂團共演實況英语In Concert with The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中。2001年初,在東京也舉行了兩場類似的協奏音樂會,隨後被錄製成多達十二張CD的套裝盒組《協奏曲系列英语The Soundboard Series》中[103]

接著幾年的時光,深紫大部分都在巡迴演出,他們大多演奏70年代的經典作品。一直持續活動到2002年時,創始成員之一(另一位是鼓手佩斯)的鍵盤手洛德宣佈從深紫退休,去追求他的個人音樂事業(特別是交響樂、管弦樂方面的興趣),他留下哈蒙德電子琴英语Hammond Organ給他的接班人。這個位置由英國搖滾鍵盤老將唐·艾瑞英语Don Airey接任(前彩虹、奧茲·奧斯本蓋瑞·摩爾樂團成員,曾支援黑色安息日猶太祭司、白蛇、卡翠娜與搖擺合唱團瘦李奇英语Thin Lizzy傑叟羅圖樂團英语Jethro Tull (band)幽浮英语UFO (band)布萊恩·梅布魯斯·迪金森安德魯·洛伊·韋伯的錄音或演出,也曾經在2001年支援過膝蓋受傷的洛德上場),形成「Mark VIII」陣容。

2003年9月9日,發行第十七張專輯《香蕉天堂英语Bananas (album)》,因缺乏媒體曝光,該專輯只在歐洲和南美洲賣出好成績[104]。樂團繼續展開新的巡迴演唱。此時,EMI唱片拒絕與深紫延長合約,可能是因為銷量低於預期[105]。2005年7月,樂團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公園廣場英语Park Place (Ontario)參加現場八方搖滾音樂節。同年10月24日發行第十八張專輯《深紫魔戀英语Rapture of the Deep》,獲得英國《經典搖滾英语Classic Rock (magazine)》雜誌「2005年經典搖滾專輯獎」[106]。隨後樂團舉行深紫魔戀巡迴之旅英语Rapture of the Deep tour。《香蕉天堂》和《深紫魔戀》是由美國貝斯手麥可·布拉德福德英语Michael Bradford製作[107]

2007年2月,吉蘭呼籲樂迷不要購買一張由Sony BMG發行的現場專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英语Come Hell or High Water》,這是他們1993年在英國伯明罕國家展覽中心英语National Exhibition Centre的演出[99]。這張現場錄音曾在1994年發行,雖然當時吉蘭和其他成員沒有阻止,但是吉蘭表示:「那是我生涯的最低點之一。事實上,也是我們所有成員的生涯低點」[99]。同年,樂團的法國巡迴總共賣了超過十五萬張門票。2009年,吉蘭被記者問到關於經濟衰退的影響時表示:「很奇怪,我們現在開唱的人數規模越來越大,比70年代時還大很多,場次也是。現在觀眾的平均年齡是18歲,我已經很久沒看過台下有留長髮的樂迷了。即使唱片銷量一直在下滑,不過人們更願意付錢來買演唱會的門票,我們會盡全力給他們一個美好的夜晚」[108]

2011年,深紫在48個國家巡迴演出[109],不但在歐洲與法蘭克福新愛樂樂團英语Neue Philharmonie Frankfurt共演,也在各大巨型場地開唱,如英國的O2體育館義大利維羅納圓形競技場[110]。2011年5月,樂團成員在是否要製作新的錄音室專輯上沒有共識,因為現在錄製作品已經不再會真的賺錢了。格洛弗表示:「就算我們虧錢,深紫也應該要做新的錄音室專輯。像我們這樣有悠久歷史的樂團,時光就意味著機會」[111]

同時,前成員大衛·科弗代爾和葛倫·休斯向美國VH1頻道透露,希望以當年的「Mark III」陣容和深紫合作,像是慈善演唱會英语Benefit concert的形式[112]。9月,陪伴樂團巡演長達九年的首席音響工程師莫瑞·麥克米蘭英语Moray McMillin因癌症病逝,享年58歲。他是英國第一個獲得V-DOSC認證的工程師,在過去三十年參與許多知名樂團的演出,例如黑色安息日、奧茲·奧斯本、撒克遜摩托頭迪歐英语Dio (band)和白蛇[113]

在歐洲創作許多歌曲之後[114],樂團終於決定在2012年夏天進錄音室,製作下一張新專輯[109]。莫爾斯向法國雜誌《硬式搖滾》表示,新專輯將由德高望重的鮑伯·艾思林英语Bob Ezrin擔任製作人(他製作過埃利斯·庫珀平克佛洛伊德史密斯飛船30秒上火星彼得·蓋布瑞爾泰勒絲的專輯)[115]

2012年7月16日,深紫的創始成員瓊·洛德胰臟癌在倫敦去世,享壽71歲[116]。2013年4月26日,發行第十九張專輯《是怎樣?!英语Now What?!》。2016年6月,佩斯輕微中風,他的右手和手指受到影響[117]。也使深紫在斯堪地那維亞的一些演出取消[118]。11月25日,深紫宣布第二十張專輯將取名為《無限英语Infinite (Deep Purple album)[114],預計在2017年4月7日發行[119]。2016年12月,深紫宣布新專輯的宣傳巡演也預定名為久別巡迴之旅英语The Long Goodbye Tour。2017年1月20日,佩斯表示:「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的長時間世界巡演。很明顯,現在已經無法像年輕的時候那樣巡迴了,它變得越來越困難」[120]

音樂風格[编辑]

深紫的音樂由於電吉他電子琴的影響,一般被歸類為硬式搖滾前衛搖滾與交響搖滾。鍵盤手瓊·洛德的音樂風格不僅根植於藍調爵士樂,而且還擁有深厚的古典音樂素養。從眾多細節中可以發現,深紫的鍵盤聲非常側重於古典樂慣用的音階、終止技巧,例如〈公路之星〉的三和弦,電子琴擔任非常重要的角色。在樂團典型的硬式搖滾中,也一再出現藍調、放克靈魂樂當代民謠音樂鄉村音樂搖滾迷幻音樂抒情民謠英语Sentimental ballad等各流派的元素。

吉他手瑞奇·布萊克摩爾則受到漢克·馬文英语Hank Marvin杜安.艾迪英语Duane Eddy金格·萊恩哈特英语Django Reinhardt斯科蒂·摩爾英语Scotty Moore的顯著影響[121]。他的演奏中有大量五聲音階爵士音階古典樂小調音階速彈強力和弦,以及引人注目的重覆樂句,例如〈水上煙〉著名的前奏英语Introduction (music)。除了時常在演唱會上表演即興演奏顫音琶音也是他的慣用技法。在他成立中世紀搖滾樂團布萊克摩爾之夜英语Blackmore's Night後,也展現出源自古典音樂的元素和靈感。在英國吉他雜誌《吉他大全英语Total Guitar》公布的「史上最偉大的吉他即興重覆段」名單中,便有兩首是布萊克摩爾的演奏。除了他在編曲上對情境的完美掌握,也會演奏其他風格在作品中,如鄉村音樂和傳統搖滾。在他擔任深紫的吉他手期間,器材上幾乎都是使用芬達斯特拉型電吉他和馬歇爾擴大器英语Marshall Amplification,並且以古典吉他的形式來彈奏電吉他。值得一提的是,在70年代初期,洛德的鍵盤和布萊克摩爾的吉他經常以「對峙」的形式互相壓制,製造出十分戲劇性的張力,是日後「雙吉他對決英语Guitar battle」概念的雛形。

鼓手伊恩·佩斯英语Ian Paice的風格受到爵士樂和搖滾鼓手如巴迪·瑞奇卡明·亞派斯英语Carmine Appice赫里斯合唱團英语The Hollies鼓手鮑比·埃利奧特英语Bobby Elliott的影響,而搖擺樂元素顯然也對他的搖滾風格具有影響力。他的打擊風格包括快速的即興補音和複雜的腳踏鈸英语Hi-hat。貝斯手羅傑·格洛弗英语Roger Glover的節奏雖簡單卻又富於變化,他受到傑可·帕斯透瑞斯傑克·布魯斯保羅·麥卡尼的直接影響。吉他手史提夫·莫爾斯英语Steve Morse具有明顯的融合爵士樂、爵士樂、當代民謠和鄉村音樂風格,莫爾斯在他的職業生涯中經常演奏高度複雜的和弦結構、快速交替的琶音。他的常用技法包括泛音抖音點弦五爪輪指英语Chicken Pickin混合撥弦英语Hybrid picking連奏英语Legato技巧,以及小提琴般的音色效果。另外他的顫音也用得非常多,而且相當快速。

影響力、成就與地位[编辑]

“在1971年,影響力最大的樂團只有三個:齊柏林飛船、深紫和黑色安息日。”

—— 威豹樂隊的主唱喬·艾略特英语Joe Elliott[3]

深紫是硬式搖滾重金屬音樂的開拓者之一,他們與黑色安息日齊柏林飛船被視為「重金屬音樂的三大元老」[2][122]。該樂團影響了很多著名的搖滾或金屬樂團,包括猶太祭司[123]金屬製品[124]皇后合唱團[125]史密斯飛船[126]范海倫[127]愛麗絲囚徒[128]潘特拉英语Pantera[129]X JAPAN[130]邦喬飛[131]歐洲合唱團[132]匆促樂團[133]摩托頭[134],以及許多英國重金屬新浪潮中的領導樂團,如鐵娘子[135]威豹樂隊[136]。鐵娘子的貝斯手和詞曲創作者史提夫·哈里斯英语Steve Harris (musician)曾表示,鐵娘子「沉重」的音樂特質,靈感是來自黑色安息日、深紫和齊柏林飛船[137]

2000年,美國VH1頻道將深紫列為「百大優秀硬搖滾樂團」第22名[138]。2005年,獲得世界音樂獎「傳奇獎」[15]。2011年,獲經典搖滾獎英语Classic Rock Roll of Honour Awards「創新獎」[16]。2012年,在一份《滾石》雜誌的讀者調查中,深紫的《日本製造》位列「歷來最佳的現場專輯」第6名[55]。2012年9月25日,音樂界為了慶祝深紫的傳奇專輯《機械頭》四十週年紀念,發行了致敬專輯《巨星翻唱:向深紫的機械頭專輯致敬英语Re-Machined: A Tribute to Deep Purple's Machine Head[139],參與的樂團與音樂人包括鐵娘子、金屬製品、烈酒公社英语Black Label Society烈火紅唇合唱團英语The Flaming Lips史提芬·范史蒂夫·史蒂文斯卡洛斯·山塔那吉米·巴恩斯英语Jimmy Barnes喬・波納馬沙英语Joe Bonamassa布萊德·惠特福德英语Brad Whitford吉比·海恩斯英语Gibby Haynes、前范海倫成員山米・海格英语Sammy Hagar麥可·安東尼英语Michael Anthony (musician)嗆辣紅椒成員查德·史密斯英语Chad Smith蟑螂老爹成員雅各比·沙迪克斯英语Jacoby Shaddix、威豹樂隊成員喬·艾略特英语Joe Elliott槍與玫瑰成員達夫·麥卡根馬特·索蘭英语Matt Sorum[139]

搖滾名人堂[编辑]

“在我九歲時,深紫就改變了我的人生。四十年來幾乎沒有例外,包括我在內的每一支硬式搖滾樂團,只要追溯我們的根源和血統,最終都會導向黑色安息日、齊柏林飛船和深紫。在我長大的地方,或是北美以外的其他地方,所有人的地位和影響力都是平等的。在我心深處,我知道世界上有數百萬個樂迷跟我一樣納悶 — 為什麼這麼久了,深紫還沒有進入搖滾名人堂?”

—— 金屬製品的鼓手拉爾斯·烏爾里希,在2016年引介深紫列名搖滾名人堂時的致詞[140]

在2012年10月之前,深紫從未被提名進入搖滾名人堂(他們自1993年起便符合被選資格),直到2012年才開始被提名[141][142]。第一次的提名落選[143],吻的貝斯手吉恩·西蒙斯和匆促樂團的貝斯手蓋迪·李表示,深紫顯然應該列入搖滾名人堂[144][145]。在此之前,就有許多音樂人抗議深紫沒有進入搖滾名人堂。托托合唱團英语Toto (band)的吉他手史蒂夫‧路卡瑟英语Steve Lukather說:「帕蒂·史密斯都列名了,深紫卻沒有是怎麼回事?每個小孩學彈吉他的第一首歌是什麼?深紫的〈水上煙〉!這樣還進不了?搖滾名人堂已經失去它的格調了,就是因為這種離譜的遺漏」[146]。槍與玫瑰吉他手史萊許也表達了他的驚訝和異議:「提名的名單令人難以置信,對我來說深紫是非常偉大的,你們怎麼能不把深紫列入?」[147][148]。金屬製品成員詹姆斯·海特菲爾德拉爾斯·烏爾里希柯克·哈米特也不斷遊說委員會將深紫列名[149][150]。2014年4月9日,在《滾石》雜誌的採訪中,烏爾里希表示:「我只有兩個字要說,『深紫』。我很認真,各位,『深紫』這兩個簡單的英語單字」[151]。2015年,世界摔角娛樂明星克里斯·傑利可說:「沒有深紫的名人堂就是屁蛋名人堂,顯然幕後有令人反感的力量不想讓他們進去」[152]

為了回應音樂界的疑慮,搖滾名人堂基金會董事兼首席執行長喬爾·派瑞斯曼英语Joel Peresman表示:「搖滾的定義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不同的」[144]。深紫的貝斯手羅傑·格洛弗透漏,深紫將來可能會拒絕搖滾名人堂的邀請,這個「美國機構」讓樂團成員覺得「有點矛盾」,他說:「有個委員說,深紫當年只不過是好運而已,這種想法實在是太過庸俗了」[153]。主唱伊恩·吉蘭也回應說:「我這一生都反體制,我知道他們內部說我們只是歪打正著。這(搖滾名人堂)不是為了樂迷而設,而是為了一些嚼雪茄、談論利益交換的人準備的」[154]。2013年10月16日,深紫再度被提名進入名人堂,但最終未能入選[155][153]

2015年4月29日,深紫在《滾石》雜誌讀者調查「2016年最應該進入搖滾名人堂的音樂人」中排名第一[156]。同年10月,深紫第三次獲得提名[157]。同年12月,深紫入圍2016年度候選名單,搖滾名人堂發表聲明:「沒有深紫的名人堂是空洞的,現在是圓滿的時刻。在硬式搖滾和重金屬音樂中,齊柏林飛船、黑色安息日與深紫是三位一體的宗師級樂團」[158]。2016年4月8日,深紫當選、正式列入搖滾名人堂,該機構宣布以下成員被列入:伊恩·佩斯英语Ian Paice瓊·洛德瑞奇·布萊克摩爾羅傑·格洛弗英语Roger Glover伊恩·吉蘭英语Ian Gillan羅德·艾文斯英语Rod Evans大衛·科弗代爾葛倫·休斯英语Glenn Hughes。被排除在外的成員是尼克·辛博英语Nick Simper湯米·波林英语Tommy Bolin喬·林·特納英语Joe Lynn Turner喬·沙翠亞尼史提夫·莫爾斯英语Steve Morse唐·艾瑞英语Don Airey[159]。對此結果,吉蘭表示名人堂此舉非常獨斷:「我的感激之情已打了折扣,吉他手史提夫·莫爾斯和鍵盤手唐·艾瑞都已經在深紫待了很久。這樣做非常愚蠢,就像有個老朋友邀請你參加婚體,結果卻只准你和離婚十年的前妻赴宴,而不准和現任妻子一起去」[159]

在頒獎典禮舉行之前,吉蘭宣布禁止葛倫·休斯、大衛·科弗代爾、羅德·艾文斯、瑞奇·布萊克摩爾和深紫一起在典禮上登台:「因為這些成員不是當前的樂團陣容。史提夫·莫爾斯和唐·艾瑞將會出席登台,這是對他們倆人的基本尊重」[160]。典禮當天,八位列名成員中,有五位出席。眾所矚目的布萊克摩爾缺席,他在Facebook粉絲專頁上表示:「對於入選感到榮幸,並考慮出席。直到收到來自深紫經紀人布魯斯·佩恩英语Bruce Payne的拒絕信,因此我將不會出席。真誠感謝所有支持我的樂迷」[161]。然而,在名人堂的採訪中,吉蘭表示他曾親自邀請布萊克摩爾出席,但不是在舞台上演出。第一任主唱羅德·艾文斯已經在三十多年前就消失於音樂界,也未出席。而瓊·洛德已經逝世,由遺孀代為接受加冕。深紫當前的「Mark VIII」陣容表演了〈公路之星〉,之後洛德的照片出現在大螢幕上,樂團繼續演奏〈安靜〉和傳奇名曲〈水上煙〉。

作品列表[编辑]

錄音室專輯[编辑]

現場專輯[编辑]

迷你專輯[编辑]

精選專輯/套裝盒組[编辑]

影像作品/紀錄片[编辑]

成員列表[编辑]



現任成員[编辑]

2011年,深紫成員與俄羅斯總統迪米悌·梅德維傑夫合影

離任成員[编辑]

演唱會支援樂手[编辑]

各代陣容[编辑]

陣容 時間 成員 錄音室專輯 陣容結束原因
Mark I 1968 - 1969年

主唱 – 羅德·艾文斯
吉他 – 瑞奇·布萊克摩爾
貝斯 – 尼克·辛博
鍵盤 – 瓊·洛德
鼓手 – 伊恩·佩斯

深紫色調(1968年7月)
塔利埃辛之書(1968年10月)
深紫(1969年6月21日)

主唱與貝斯手因音樂風格差異遭開除
Mark II 1969 - 1973年
(經典陣容)

主唱 – 伊恩·吉蘭
吉他 – 瑞奇·布萊克摩爾
貝斯 – 羅傑·格洛弗
鍵盤 – 瓊·洛德
鼓手 – 伊恩·佩斯

搖滾的深紫(1970年6月3日)
火球(1971年7月)
機械頭(1972年3月25日)
自以為是(1973年1月13日)

主唱與貝斯手因樂團內部衝突退出
Mark III 1973 - 1975年

主唱 – 大衛·科弗代爾
吉他 – 瑞奇·布萊克摩爾
貝斯 – 葛倫·休斯
鍵盤 – 瓊·洛德
鼓手 – 伊恩·佩斯

烈火(1974年2月15日)
風雨欲來(1974年11月16日)

吉他手不滿新專輯風格而退出
Mark IV 1975 - 1976年

主唱 – 大衛·科弗代爾
吉他 – 湯米·波林
貝斯 – 葛倫·休斯
鍵盤 – 瓊·洛德
鼓手 – 伊恩·佩斯

品嘗深紫色(1975年10月10日)

演出水準滑落,樂團解散
深紫於1976至1984年間解散
Mark II 1984 - 1989年

主唱 – 伊恩·吉蘭
吉他 – 瑞奇·布萊克摩爾
貝斯 – 羅傑·格洛弗
鍵盤 – 瓊·洛德
鼓手 – 伊恩·佩斯

完美陌生人(1984年10月29日)
淺藍之屋(1987年1月12日)

主唱因樂團內部衝突遭開除
Mark V 1989 - 1992年

主唱 – 喬·林·特納
吉他 – 瑞奇·布萊克摩爾
貝斯 – 羅傑·格洛弗
鍵盤 – 瓊·洛德
鼓手 – 伊恩·佩斯

奴隸與主人(1990年10月5日)

主唱被迫離開
Mark II 1992 - 1993年

主唱 – 伊恩·吉蘭
吉他 – 瑞奇·布萊克摩爾
貝斯 – 羅傑·格洛弗
鍵盤 – 瓊·洛德
鼓手 – 伊恩·佩斯

激戰(1993年7月2日)

吉他手不滿新專輯風格而退出
Mark VI 1993 - 1994年

主唱 – 伊恩·吉蘭
吉他 – 喬·沙翠亞尼
貝斯 – 羅傑·格洛弗
鍵盤 – 瓊·洛德
鼓手 – 伊恩·佩斯

無作品 支援吉他手因唱片合約無法正式入籍
Mark VII 1994 - 2002年

主唱 – 伊恩·吉蘭
吉他 – 史提夫·莫爾斯
貝斯 – 羅傑·格洛弗
鍵盤 – 瓊·洛德
鼓手 – 伊恩·佩斯

險峻夾角(1996年2月17日)
縱情(1998年6月2日)

鍵盤手退休
Mark VIII 2002年 - 至今

主唱 – 伊恩·吉蘭
吉他 – 史提夫·莫爾斯
貝斯 – 羅傑·格洛弗
鍵盤 – 唐·艾瑞
鼓手 – 伊恩·佩斯

香蕉天堂(2003年9月9日)
深紫魔戀(2005年10月24日)
是怎樣?!(2013年4月26日)

参考资料[编辑]

  1. ^ 深紫色調英语Shades of Deep Purple》專輯手冊註記(1968),第4–5頁
  2. ^ 2.0 2.1 2.2 Robert Wasler《Running with the Devil: power, gender, and madness in heavy metal music》衛斯理大學出版社英语Wesleyan University Press(1993)ISBN 0-8195-6260-2,第10頁
  3. ^ 3.0 3.1 Michael Campbell、James Brody《Rock and Roll: An Introduction》Schirmer(2008)ISBN 978-0534642952,第213頁
  4. ^ Jeb Wright. The Naked Truth: An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Deep Purple’s Ian Gillan. Classic Rock Revisited. 2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27) (英语). 
  5. ^ 5.0 5.1 Katherine Charlton《Rock Music Styles: A History》麥格羅-希爾集團(2014)ISBN 978-0078025181,第241頁
  6. ^ Joel McIver英语Joel McIver《Sabbath Bloody Sabbath》Omnibus Press英语Omnibus Press(2007)ISBN 978-1844499823,第1頁
  7. ^ Ross McWhirter《Guinness Book of World Records》Sterling Publishing英语Sterling Publishing(1975)ISBN 978-0-8069-0012-4,第242頁
  8. ^ Jason Ankeny. Deep Purple. Allmusic. [2011-12-24] (英语). 
  9. ^ Deep Purple founder who co-wrote classics including Smoke On The Water dies at 71. 每日郵報. [2012-07-25] (英语). 
  10. ^ Jon Lord, keyboard player with seminal hard rock act Deep Purple, dies. CNN. [2012-07-25] (英语). 
  11. ^ Deep Purple keyboard player Jon Lord dies aged 71. 每日電訊報. [2012-07-25] (英语). 
  12. ^ Deep Purple Mark I & Mark II. rock.co. [2017-02-20] (英语). 
  13. ^ VH1 Counts Down the '100 Greatest Artists of Hard Rock' In Five-Hour, Five-Night Special. 美通社. [2015-07-08] (英语). 
  14. ^ Planet Rock: Most Influential Band EVER – The Results.. 搖滾星球英语Planet Rock (radio station). [2013-02-25] (英语). 
  15. ^ 15.0 15.1 World Music Awards: Legends. 世界音樂獎. [2015-09-09] (英语). 
  16. ^ 16.0 16.1 CR AWARDS: The Winners. 經典搖滾英语Classic Rock (magazine). [2012-06-17] (英语). 
  17. ^ Deep Purple Rocks Hall of Fame With Hits-Filled Set. 滾石 (雜誌). [2016-10-19] (英语). 
  18. ^ Dave Thompson英语Dave Thompson (author)《Smoke on the Water: The Deep Purple Story》ECW Press英语ECW Press(2004)ISBN 978-1-55022-618-8,第27頁
  19. ^ Bruce Eder. The Artwoods. Allmusic. [2011-12-12] (英语). 
  20. ^ 20.0 20.1 20.2 Robinson, Simon. Nick Simper Interview from "Darker than Blue", July 1983. Darker than Blue. Nick Simper official website. 1983-07-02 [2014-01-15] (英语). 
  21. ^ Dave Thompson《Smoke on the Water: The Deep Purple Story》ECW Press(2004)ISBN 978-1-55022-618-8,第5頁
  22. ^ 22.0 22.1 Thompson, Dave. Chris Curtis Biograph. Allmusic. [2014-01-15] (英语). 
  23. ^ Dafydd Rees、Luke Crampton《VH1 Rock Stars Encyclopedia》多林金德斯利(1999)ISBN 978-0789446138,第279頁
  24. ^ Pete Frame《Pete Frame's Rockin' Around Britain: Rock'n'roll Landmarks of the UK and Ireland》Omnibus Press(1999)ISBN 978-0711969735,第54頁
  25. ^ 25.0 25.1 Jerry Bloom. Black Knight: Ritchie Blackmore. Omnibus Press 2008. 2006 (英语). Blackmore has stated; "It was a song my grandmother used to play on the piano." 
  26. ^ Chris Welch《The Story of Deep Purple》(Deep Purple: HM Photo Book)Omnibus Press(1983)ISBN 978-0711902756
  27. ^ Dave Wilson《Rock Formations: Categorical Answers To How Band Names Were Formed》Cidermill Books(2005)ISBN 978-0974848358,第53頁
  28. ^ 28.0 28.1 28.2 28.3 28.4 28.5 28.6 28.7 Tyler, Kieron. On The Roundabout With Deep Purple. deep-purple.net. [2017-02-20] (英语). 
  29. ^ Dave Thompson《Smoke on the Water: The Deep Purple Story》ECW Press(2004)ISBN 978-1-55022-618-8,第41–42頁
  30. ^ 30.0 30.1 Barry Miles《The British Invasion: The Music, the Times, the Era》Sterling Publishing Company, Inc.(2009)ISBN 1-4027-6976-8,第264頁
  31. ^ The RPM 100: Deep Purple. 加拿大圖書和檔案系統英语Library and Archives Canada. [2017-02-20] (英语). 
  32. ^ Popoff, Martin. DEEP PURPLE – Mk I Bassist Nick Simper: "Would You Give All This Up, All The Money, To Do Your Own Thing?". Bravewords.com. Brave Words & Bloody Knuckles英语Brave Words & Bloody Knuckles. 2008-07-25 [2014-01-13] (英语). 
  33. ^ Dave Thompson《Smoke on the Water: The Deep Purple Story》ECW Press(2004)ISBN 978-1-55022-618-8,第51頁
  34. ^ Tyler, Kieron. On The Roundabout With Deep Purple. Deep Purple.net. [2014-09-21] (英语). 
  35. ^ The Book of Taliesyn Billboard Singles. AllMusic. Rovi Corporation英语Rovi Corporation. [2014-02-02] (英语). 
  36. ^ Top Singles – Volume 10, No. 16, December 16, 1968. 加拿大圖書和檔案系統. 1968-12-16 [2014-02-02] (英语). 
  37. ^ 塔利埃辛之書英语The Book of Taliesyn》專輯手冊註記(1968),第7頁
  38. ^ Ritchie Blackmore, Interviews. Thehighwaystar.com. [2010-11-07] (英语). 
  39. ^ Deep Purple Billboard Albums. AllMusic. Rovi Corporation. [2017-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16) (英语). 
  40. ^ Interview: Singer and guitarist Terry Reid. 獨立報 (London). 2007-03-07 [2015-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02) (英语). 
  41. ^ Anasontzis, George. Rockpages.gr interview with Nick Simper. Rockpages英语Rockpages. [2010-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1) (英语). 
  42. ^ Jerry Bloom《Black Knight: Ritchie Blackmore》Omnibus Press(2008)ISBN 978-0825636042,第128頁
  43. ^ Deep Purple UK chart stats. 英國官方排行榜公司. [2011-12-24] (英语). 
  44. ^ Steven Rosen. Ritchie Blackmore Interview: Deep Purple, Rainbow and Dio. Guitar International. 197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22) (英语). 
  45. ^ A Highway Star: Deep Purple's Roger Glover Interviewed. The Quietus英语The Quietus. 2011-01-20 (英语). 
  46. ^ 46.0 46.1 David Roberts《British Hit Singles & Albums英语British Hit Singles & Albums金氏世界紀錄有限公司(2006)
  47. ^ YouTube上的Ritchie Blackmore, Guitar God Part 2/5
  48. ^ Jerry Bloom《Black Knight: Ritchie Blackmore》Omnibus Press(2008)ISBN 978-0825636042,第139頁
  49. ^ 49.0 49.1 49.2 49.3 49.4 49.5 Deep Purple: UK Charts. 英國官方排行榜公司. [2015-02-27] (英语). 
  50. ^ Matthew Longfellow. Classic Albums: Deep Purple – The Making of Machine Head (紀錄片). 英國廣播公司第二台: Eagle Rock Entertainment英语Eagle Rock Entertainment. 2002-11-27. ASIN B00007DWOT (英语). 
  51. ^ Deep Purple release 'Machine Head'. 英國廣播公司. [2011-10-19] (英语). 
  52. ^ Billboard – Machine Head Allmusic. Retrieved 12 November 2011
  53. ^ Mick Wall英语Mick Wall《Metallica: Enter Night: The Biography》Orion Publishing Group英语Orion Publishing Group(2012)ISBN 978-1409121671
  54. ^ Gold & Platinum. 美國唱片業協會. [2017-02-21] (英语). 
  55. ^ 55.0 55.1 Readers' Poll: The 10 Best Live Albums of All Time. 滾石 (雜誌). 2012-11-21 [2012-11-22] (英语). 
  56. ^ The Official Charts Company – Who Do We Think We Are. 英國官方排行榜公司. 2013-05-05 [2017-02-21] (英语). 
  57. ^ Who Do We Think We Are on Billboard. Rovi Corporation/告示牌. [2012-10-26] (英语). 
  58. ^ Dave Thompson《Smoke on the Water: The Deep Purple Story》ECW Press(2004)ISBN 978-1-55022-618-8,第154頁
  59. ^ RIAA Gold & Platinum database. [2009-02-19] (英语). 
  60. ^ 《Deep Purple – Interview Picture Disc》Mercury Records(1984)BAK 2039,「Deep Purple: The Interview」
  61. ^ Jonathan Buckley《The Rough Guide to Rock》Penguin Books(2003)ISBN 978-1843531050,第279頁
  62. ^ Mike Clifford、Pete Frame《The Harmony Illustrated Encyclopedia of Rock》Harmony Books英语Harmony Books(1992)ISBN 978-0517590782,第41頁
  63. ^ Joel Whitburn《Joel Whitburn's Top Pop Singles 1955–2006》Record Research(2008)ISBN 978-0898201727,第227頁
  64. ^ YouTube上的Deep Purple - Documentary - Rare
  65. ^ 65.0 65.1 65.2 65.3 Van der Lee, Matthijs. ''Burn'' review at. Sputnikmusic英语Sputnikmusic. 2009-10-15 [2010-11-07] (英语). 
  66. ^ The Glenn Hughes Interview. Vintage Rock.com. [2011-10-29] (英语). 
  67. ^ Dave Thompson《Smoke on the Water: The Deep Purple Story》ECW Press(2004)ISBN 978-1-55022-618-8,第158頁
  68. ^ About Me. DonBranker.com. 1974-04-06 [2011-10-23] (英语). 
  69. ^ "History" track on《History, Hits & Highlights '68–'76英语History, Hits & Highlights '68–'76》Eagle Vision(2009)
  70. ^ Mike Jefferson. Deep Purple – Stormbringer. Coffeerooms on Music. 2009-04-01 [2017-02-21] (英语). 
  71. ^ Steven Rosen. Ritchie Blackmore Interview. Guitar International. 1975 [2010-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22) (英语). 
  72. ^ Dafydd Rees、Luke Crampton《Rock Movers and Shakers: An A-Z of People Who Made Rock Happen》ABC-CLIO英语ABC-CLIO(1991)ISBN 978-0874366617,第419頁
  73. ^ Dave Thompson《Smoke on the Water: The Deep Purple Story》ECW Press(2004)ISBN 978-1-55022-618-8,第179–180頁
  74. ^ liner notes in the《Shades 1968-1998英语Shades 1968-1998犀牛娛樂英语Rhino Entertainment(1993)ASIN B00000I5LW
  75. ^ Deep Purple Appreciation Society. 1975 Tommy Bolin interview. Deep-purple.net. 1975-06-28 [2010-11-07] (英语). 
  76. ^ 76.0 76.1 76.2 Nick Talevski《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Rock Obituaries》Omnibus Press(2006)ISBN 978-1846090912,第42–43頁
  77. ^ Come taste the Band on Billboard. =Rovi Corporation/告示牌. [2012-10-24] (英语). 
  78. ^ The Official Charts Company – Come Taste the Band. T英國官方排行榜公司. 2013-05-05 [2012-10-24] (英语). 
  79. ^ Moffitt, Greg. BBC - Music - Review of Deep Purple - Come Taste the Band: 35th Anniversary Edition. BBC. [2017-02-21] (英语). 
  80. ^ Jerry Bloom《Black Knight: Ritchie Blackmore》Omnibus Press(2008)ISBN 978-0825636042,第198頁
  81. ^ Dave Thompson《Smoke on the Water: The Deep Purple Story》ECW Press(2004)ISBN 978-1-55022-618-8,第191頁
  82. ^ Hartmut Kreckel. ROD EVANS: The Dark Side of the Music Industry. Captain Beyond website. 199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13) (英语). 
  83. ^ Deep Purple: 'Surprise Of The Year' (PDF). 美國: 告示牌 (雜誌). 1985-05-18: 第41頁 (英语). 
  84. ^ Pete Prown、H. P.Newquist、Jon F.Eiche《Legends of Rock Guitar: The Essential Reference of Rock's Greatest Guitarists》Hal Leonard Corporation英语Hal Leonard Corporation(1997)ISBN 0-7935-4042-9,第65頁
  85. ^ 85.0 85.1 85.2 Billboard album listings for Deep Purple. AllMusic.com. [2017-02-21] (英语). 
  86. ^ Deep Purple: Perfect Strangers. Allmusic. [2012-03-02] (英语). 
  87. ^ Deep Purple & A Momentous Mark II Reunion. uDiscoverMusic. [2014-11-05] (英语). 
  88. ^ Jon Lord Interview at www.thehighwaystar.com. The Highway Star. 1968-02-12 [2011-10-23] (英语). 
  89. ^ Knebworth House – Rock Concerts. 奈柏華茲音樂節英语Concerts at Knebworth House. [2011-10-23] (英语). 
  90. ^ Deep Purple – Knebworth 1985. DeepPurple.net. [2011-10-23] (英语). 
  91. ^ Dolas, Yiannis; Anasontzis, George; Nikas, Sakis. Interviews: Deep Purple singer, Ian Gillan. Rockpages英语Rockpages. 2005 [2017-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8) (英语). 
  92. ^ Lalaina, Joe. Jon Lord's Purple Reign. Modern Keyboard. 1989-01-17 [2017-02-05] (英语). 
  93. ^ Interview: Jimi Jamison. aor.nu. [2010-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24) (英语). 
  94. ^ 25 Years of Deep Purple The Battle Rages On...:Interview with Jon Lord. pictured within.com. [2010-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5月17日) (英语). 
  95. ^ Dave Thompson《Smoke on the Water: The Deep Purple Story》ECW Press(2004)ISBN 978-1-55022-618-8,第259頁
  96. ^ Alex Henderson. Slaves & Masters. Allmusic. [2013-03-07] (英语). 
  97. ^ George Anasontzis. Ian Gillan Interview. Rockpages. [2013-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22) (英语). 
  98. ^ Ian Gillan、David Cohen《Child in Time: The Life Story of the Singer from Deep Purple》Smith Gryphon Limited(1993)ISBN 978-1856850483,第14章
  99. ^ 99.0 99.1 99.2 Deep Purple live album withdrawn.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 [2012-03-02] (英语). 
  100. ^ Daniel Bukszpan《The Encyclopedia of Heavy Metal》Barnes & Noble(2003)ISBN 978-1402792304,第56頁
  101. ^ Ian Gillan and Ian Paice Interview with Simon Copeland. 太陽報. 2007-03-01 [2012-08-16] (英语). 
  102. ^ Jonathan Buckley《The Rough Guide to Rock》Penguin Books(2003)ISBN 978-1843531050,第280頁
  103. ^ Soundboard Series: Australian Tour 2001. All music. [2012-11-04] (英语). 
  104. ^ Deep Purple: 'Bananas' In The Charts. Blabbermouth.net英语Blabbermouth.net. 2003-09-06 [2017-02-18] (英语). 
  105. ^ GARRY SHARPE-YOUNG. Roger Glover interview. Rockdetector. 2005-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2-09) (英语). 
  106. ^ Classic Rock Album of the Year 2005 – April 2006. 經典搖滾. [2009-02-10] (英语). 
  107. ^ deep purple michael bradford. Billboard. 2002-06-15: 12 [2012-03-01] (英语). 
  108. ^ Mark Anstead. Deep Purple's Ian Gillan talks money. 每日電訊報. 2009-03-12 [2017-02-22] (英语). 
  109. ^ 109.0 109.1 DEEP PURPLE To Release New Studio Album Next Year. Blabbermouth.net. 2012-01-22 [2017-02-22] (英语). 
  110. ^ Gig Of The Week: Deep Purple. 經典搖滾. [2014-02-07] (英语). 
  111. ^ Matt Wardlaw. Deep Purple's Roger Glover Says Band Disagrees on the Importance of Recording New Albums. Contactmusic.com英语Contactmusic.com. 2011-06-03 [2017-02-22] (英语). 
  112. ^ GLENN HUGHES Up For DEEP PURPLE Mk. III Reunion. blabbermouth.net. 2011-05-02 [2014-02-07] (英语). 
  113. ^ Lee Baldock. Moray McMillin loses battle with cancer. LSI Online. 2011-09-22 [2015-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8) (英语). 
  114. ^ 114.0 114.1 Deep Purple: New Album Title Revealed. Blabbermouth.net. Roadrunner Records. 2013-02-26 [2013-02-26] (英语). 
  115. ^ Mathieu Pinard. Album producer chosen?. Darker Than Blue. 2012-04-13 [2017-02-22] (英语). 
  116. ^ Jon Lord, founder of Deep Purple, dies aged 71.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 2012-07-16 [2012-07-16] (英语). 
  117. ^ Deep Purple drummer Ian Paice suffers stroke. Team Rock. 2016-06-17 [2016-12-06] (英语). 
  118. ^ Message from Ian Paice. DeepPurple.com. 2016-06-16 [2016-12-06] (英语). 
  119. ^ DEEP PURPLE Unveils 'InFinite' Album Artwork, Releases 'Time For Bedlam' Single. Blabbermouth.net. 2016-12-14 [2016-12-14] (英语). 
  120. ^ IAN PAICE: DEEP PURPLE Hasn't Decided Yet If 'Long Goodbye' Will Be Band's Last Big Tour. Blabbermouth.net. 2017-01-20 [2017-01-22] (英语). 
  121. ^ Ritchie Blackmore and Candice Night Interview. ritchieblackmore.de. [2017-02-22] (德语). 
  122. ^ Eduardo Rivadavia. Deep Purple: Machine Head. Allmusic. 2017-01-20 [2013-03-06] (英语). 
  123. ^ Erlewine, Stephen Thomas. Judas Priest.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2] (英语). 
  124. ^ Erlewine, Stephen Thomas. Metallica.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2] (英语). 
  125. ^ Erlewine, Stephen Thomas. Queen.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2] (英语). 
  126. ^ Erlewine, Stephen Thomas. Aerosmith.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2] (英语). 
  127. ^ Erlewine, Stephen Thomas. Van Halen.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2] (英语). 
  128. ^ Erlewine, Stephen Thomas. Alice in Chains.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2] (英语). 
  129. ^ Birchmeier, Jason. Pantera.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6] (英语). 
  130. ^ Natasha Scharf. Who the hell are X Japan?. TeamRock. 2014-08-13 [2017-02-25] (英语). 
  131. ^ Erlewine, Stephen Thomas. Bon Jovi.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2] (英语). 
  132. ^ Europe – Interview with Joey Tempest. metal-rules.com. 2017-01-20 [2014-03-23] (英语). 
  133. ^ Ankeny, Jason. Rush.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6] (英语). 
  134. ^ Erlewine, Stephen Thomas. Motorhead.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2] (英语). 
  135. ^ Erlewine, Stephen Thomas. Iron Maiden.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2] (英语). 
  136. ^ Erlewine, Stephen Thomas. Def Leppard. Allmusic. 2017-01-20 [2012-02-22] (英语). 
  137. ^ IRON MAIDEN Bassist Talks About His Technique And Influences. Blabbermouth. [2012-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26) (英语). 
  138. ^ VH1: '100 Greatest Hard Rock Artists': 1–50. Rock on the Ne. [2012-02-26] (英语). 
  139. ^ 139.0 139.1 Re-Machined Deep Purple Tribute. Eagle Rock Entertainment. [2012-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9-15) (英语). 
  140. ^ Grow, Kory. Read Lars Ulrich's Passionate Deep Purple Rock Hall Induction. Rolling Stone. 2016-04-08 [2016-05-04] (英语). 
  141. ^ Rush, Deep Purple, Public Enemy Nominated for Rock Hall of Fame. Billboard. [2012-10-11] (英语). 
  142. ^ Andy Greene. Rush, Public Enemy, Deep Purple Nominated for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Rolling Stone. 2012-10-04 [2012-10-11] (英语). 
  143. ^ Rush, Randy Newman, Donna Summer among 2013 Rock Hall inductees. 洛杉磯時報. [2012-12-12] (英语). 
  144. ^ 144.0 144.1 Martin Kielty. Rush, Deep Purple finally nominated for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Classic Rock. 2012-10-04 (英语). 
  145. ^ Geddy Lee on Rush's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Induction: 'We'll Show Up Smiling. Rolling Stone. [2012-12-12] (英语). 
  146. ^ Toto told Jann Wenner to "stick it up his. Future Rock Legends. [2012-12-12] (英语). 
  147. ^ Jane Stevenson. Slash plays to Canadian Crowd. Toronto Sun. 2012-03-23 [2012-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6) (英语). 
  148. ^ Slash on Closing the Book on Guns 'N' Roses at the Hall of Fame. Rolling Stone. [2012-04-27] (英语). 
  149. ^ Metallica Want to Avoid "Drama of a Van Halen" at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Induction. Rolling Stone. [2012-02-28] (英语). 
  150. ^ Metallica Guitarist: 'Deep Purple Definitely Belongs in the Rock and Roll Hall of Game'. blabbermouth.net. 2012-10-17 [2016-02-23] (英语). 
  151. ^ Grow, Kory. Metallica's Lars Ulrich on the Rock Hall – 'Two Words: Deep Purple'. Rolling Stone. 2014-04-09 [2015-10-15] (英语). 
  152. ^ Chris Jericho huge Hall of Fame rant 2015. YouTube. 2015-10-19 (英语). 
  153. ^ 153.0 153.1 Sean Michaels. Roger Glover: Deep Purple 'ambivalent' over Hall of Fame call-up. 衛報. 2014-12-04 [2017-02-23] (英语). 
  154. ^ Deep Purple – Ian Gillan: 'I Don't Expect Heavy Rock's Finest To Get Knighthoods'. Contactmusic.com. 2013-05-19 [2017-02-23] (英语). 
  155. ^ Nirvana, Kiss, Hall and Oates Nominated for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Rolling Stone. 2013-10-16 [2017-02-23] (英语). 
  156. ^ Green, Andy. Readers Poll: 10 Acts That Should Enter the Hall of Fame in 2016. Rolling Stone. 2015-04-29 [2015-10-15] (英语). 
  157. ^ Vote for the 2016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Inductees. Rolling Stone. 2015-10-18 [2017-02-23] (英语). 
  158. ^ NWA, Deep Purple and Chicago enter Hall of Fame. 英國廣播公司. 2015-12-17 [2017-02-23] (英语). 
  159. ^ 159.0 159.1 Reed, Ryan. Deep Purple Singer: Rock Hall Band Member Exclusions Are 'Very Silly'. Rolling Stone. 2015-12-21 [2017-02-23] (英语). 
  160. ^ Michael Gallucci. Ian Gillan Comments on Deep Purple's Decision to Perform With Current Lineup at Rock Hall Induction. Ultimate Classic Rock. 2016-02-19 [2017-02-23] (英语). 
  161. ^ Greene, Andy. Deep Purple Guitarist Ritchie Blackmore Won't Attend Hall of Fame Ceremony. Rolling Stone. 2016-02-16 [2017-02-23] (英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