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卻坐圖

袁盎(?-?),西汉楚国人。汉文帝漢景帝時大臣。

生平[编辑]

袁盎的父親是盜賊,遷徙到了安陵。袁盎的兄長袁噲擔任官員。袁盎起初為呂祿舍人

漢文帝即位後,哥哥袁噲舉薦袁盎進入朝廷,為郎中。绛侯周勃拜相,因此甚为得意,對皇帝也常常擺臉色。文帝因周勃誅殺諸呂立下大功,認為周勃是守護社稷之臣,對周勃非常恭敬。袁盎进谏说,社稷之臣应该是与與君王共存共亡才對,吕太后封诸吕為諸侯王,周勃身为太尉却不能撥亂反正。吕太后駕崩,大臣結盟誅殺諸呂时,周勃掌握兵权,剛好順應時勢成功平亂而已,只能称作功臣,不能称作「社稷之臣」。每每周勃有對君主驕傲之臉色,而陛下却谦退,這樣毫无君臣之礼。文帝接受了袁盎的建议,上朝时逐渐嚴肅了起来,周勃因此敬畏皇帝,也怨恨袁盎。

後來周勃遇到了袁盎,就罵他说:“我跟你哥哥袁哙很要好,今天你小子竟然在朝廷毁谤我!”袁盎也不願意道歉。后来周勃被罢免,回到封地,害怕被殺害,經常披掛鎧甲,命令家人手持武器會見郡守郡尉,被指控谋反,被关押在京城狱中。朝中的王公大臣無人替他说情,只有袁盎一直出面澄清周勃不可能造反。周勃出狱后,感念袁盎出力颇多,乃与他结为挚友。

淮南王劉長為母報仇,殺了辟阳侯审食其,又為人驕橫,袁盎就暗示皇帝稍加譴責,文帝不理會,直到劉長涉及謀反,丞相張蒼領群臣要求文帝處死劉長。文帝只廢其王爵,發配蜀郡嚴縣的邛萊山,並且送給劉長十個美女,每天五斤肉、兩斗酒。时任中郎将的袁盎反對,認為劉長必定會在途中死去,漢文帝不相信。後來,劉長因為不堪屈辱,自殺而亡。文帝非常難過,向袁盎表示自己當初不該不聽勸告,背负杀弟之名。袁盎暗示皇帝獎賞淮南王的子嗣,文帝便将淮南王的三个儿子都封为王,於是袁盎在朝廷中名声大振。

漢文帝的愛妾慎夫人很受宠,常和文帝、窦皇后同席而坐。一次,文帝、窦皇后、慎夫人在上林苑游玩,袁盎把慎夫人的坐席往后拉,不讓他們一起坐,慎夫人於是不肯就坐,文帝也很生气,就起身回宫了。袁盎後來劝文帝:皇后是主,慎夫人只不过是个妾,妾怎么能與主同席呢!難道皇上沒聽過戚夫人被呂太后虐殺的事麼?慎夫人得知後非常高興,赐给袁盎金五十斤。

文帝從霸陵上山,打算乘馬車從西邊的陡坡而下。袁盎騎著馬,緊靠著皇帝的車子,還拉著馬車韁繩。皇上說:「將軍害怕出事嗎?」袁盎說:「臣聽說家有千金的人不靠近屋簷坐臥,家有百金的人不倚靠樓臺的欄杆,英明的君主不應冒險而心存僥倖。現在陛下放縱駕車的六匹馬下陡坡,假如馬匹受驚、車輛毀壞,陛下縱然看輕自己,又怎麼對得起高祖和太后呢?」文帝於是中止。

袁盎因為人直言,不見容於朝廷,終於被外派為陇西都尉。在軍中,袁盎对士兵们爱护有加,士兵们都争着为他效命。不久,调任为齐国国相,不久,又调到吴国为国相。袁盎的侄子袁种对他说:「吴王刘濞骄横已久,常有造反之心。你如果想要弹劾他,他就先上书弹劾你,如果沒彈劾,就会直接謀殺你了。南方地勢低又潮湿,你每天只管饮酒度日,不管公事,常劝吴王不要谋反就行了,这样才能不被杀害。」袁盎聽信了這段話,果然平安度過任期。

袁盎曾路遇丞相申屠嘉,申屠嘉對袁盎不禮貌,袁盎於是去拜見了申屠嘉,並對他說教了一番,申屠嘉心悅誠服,奉袁盎為上賓。

袁盎和晁错不和,漢景帝七国之乱时,晁错彈劾袁盎曾經收受吴王刘濞的金錢財物,景帝赦免袁盎為庶人,後來晁错又想繼續告發袁盎,袁盎心急如焚,於是透過窦婴,終於面見皇帝,袁盎力劝汉景帝杀晁错,安撫諸侯,景帝於是突襲式腰斬了晁错。

晁错被處決之后,袁盎出使至吴国,吴王刘濞想要留用袁盎,袁盎不想歸順叛軍,於是逃亡,刘濞派了五百人圍困袁盎,袁盎當年在吳國,曾經赦免了一個私通其婢女的軍官,甚至把該婢女也賞賜給他。該軍官於是幫了袁盎逃出吳國。

七國之亂平定后,袁盎被任为楚國相,不久就稱病退休了,但景帝仍常派人向他詢問國家大事。

后来因反对立梁王刘武为储君,遭到梁王忌恨,梁王派刺客欲杀袁盎。刺客見到袁盎說:「我接受了梁王的金錢來刺殺你,您行事厚道,我不忍心刺殺您。」並警告袁盎應該小心,還有十幾個刺客會來襲,袁盎於是跑出去算命,回家時,另一批梁國刺客還是在安陵外城門外面刺殺了袁盎。

軼事[编辑]

袁盎為人慷慨激昂,很講道義,與他結交的很多都是當代有名的游俠,如劇孟季心等。

据《太平广记》,袁盎的墓被广川王刘去盜墓,其中棺椁皆为陶瓦材质,陪葬品只有一面铜镜。

唐代悟達國師轉世公案[编辑]

唐朝時,有一位悟達國師年輕時,曾到各地叢林參訪,於長安一寺廟掛單,認識一位名為迦諾迦的印度僧人,這位僧人得了整身會發出臭氣的病,國師不嫌棄的照顧他,不久僧人病痊癒,僧人很感謝就對國師說:「今後你有困難時,可以到四川的九隴山找我,上山有二棵大松樹,看到松樹就可以看到我。」[1]

唐朝僖宗時曾賜稀有的沉香座給予悟達國師,國師心中不自覺升起了驕慢心,因為這念驕慢心,使國師的左腿膝蓋長出了一個人面瘡,這瘡痛讓他苦痛不堪,僅管尋遍了許多的醫生都沒有辦法治癒。就在一愁莫展時,悟達國師突然想起當年長安的迦諾迦曾對他說過的話。於是他忍著身體的不適前往九隴山,在山上看到二棵松樹,尋著松樹方向在一座寺前,終於見到了多年不見的印僧迦諾迦。

悟達國師將自己的狀況告訴了迦諾迦,印僧迦諾迦安慰他說:「不用擔心,我這兒山岩下有口清泉,明天用這清泉洗濯一下,就可以去除你的病苦。」次日印僧便派童子帶領悟達國師到一口泉水所在之處洗濯,正當他掬起水正要洗滌瘡口時,人面瘡突然開口說話:「西漢史書上記載袁盎晁錯於東市的事?你就是袁盎來轉世,而我就是當年被你屈斬的晁錯。幾世以來都在尋找機會報仇,而你十世都是高僧,所以我無法報復,因為你貪著於皇帝的賞賜,生起名利心,有失戒德,我才有機會化為人面瘡,討債於你。今蒙迦諾迦尊者賜予三昧法水,洗我累世罪業,為我超度,我願意洗去你我的多生宿怨。」[1]

國師聽了人面瘡的說詞,驚恐不已,連忙掬水洗瘡,洗瘡之痛痛入骨髓,使國師頓時暈絕在地不省人事。當悟達國師甦醒後,人面瘡已經不知去向。當國師趕回寺裡想禮謝迦諾迦時,才發現迦諾迦尊者與他常住的寺廟,早已杳無蹤影。

悟達國師在受到迦諾迦尊者的三昧法水加持洗去人面瘡後,為報此恩,便依《圓覺經》造了一部著名的懺罪儀軌,名為《慈悲三昧水懺》。

参考文献[编辑]

  • ^ 1.0 1.1 演培長老. 三昧水懺:悟達國師酬舊業三昧法水洗十世前罪垢. 鳳凰網. 2012-08-28 [2019-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