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盧-羅曼語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高盧-羅曼語支
地理分佈:法國北義大利摩納哥海峽群島比利時瑞士的部分地區
谱系学分类印欧语系
分支:
Glottolognort3208[1]
Galo-Romance.png
高盧-羅曼語支使用地區

高盧-羅曼語支(Gallo-Romance)是羅曼語族的一個分支,包括法語高盧-義大利語[2][3][4]。按照語言學家大衛·達爾比的分析,高盧羅曼語支包括7個語言:瓦隆語法語法蘭克-普羅旺斯語羅曼什語拉登語弗留利語倫巴底語[5]

古高盧-羅曼語是《斯特拉斯堡誓言》(公元842年)的三種使用語言之一。

分類[编辑]

該語支包括以下語言:

該語支亦可包括以下語言:

傳統地理分佈[编辑]

按照最寬廣定義之下的高盧-羅曼語支諸語分佈圖。

高盧-羅曼語支的地理分佈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不同的分類方法。若按照最窄的分類(例如只有各奧依語和阿皮坦語),則該語支只分佈於法國北部、法國法蘭德斯地區部分、阿爾薩斯洛林部分、比利時瓦隆地區海峽群島瑞士部分。但如今,標準法語已經成爲以上地區的最主要語言。

而若採用寬泛的標準,則該語支還覆蓋了法國南部、加泰羅尼亞瓦倫西亞地區北意大利大部分、西班牙東部的巴利阿里群島

特點[编辑]

高盧-羅曼語支被視爲是羅曼語族中演變最激進的分支,法國北部的奧依語區是該語支的中心,最早的通俗拉丁語書寫文獻就出現在該地區。

該語支的一大特色,就是所有丟失了所有詞尾非重讀元音(/-a/除外,但/-o//-e/ 則丟失)。由於詞末元音丟失,爲了顧及一些詞尾的輔音群(例如/tr/),該語支使用插音(通常爲/e/)代替已經丟失的元音。後來則演變爲在所有輔音結尾的音節末,都使用該插音。

相比於南部的奧克-羅曼語支,高盧-羅曼語支的音位變化相當激進,以法語爲例,sain(健康,拉丁語爲sānum)、saint(神聖的,拉丁語爲sanctum)、sein(胸部,拉丁語爲sinum)、ceint(圍繞,拉丁語爲cinget)以及 seing(簽名,拉丁語爲signum),這五個拼寫相異的單詞,其發音都是一樣的 /sɛ̃/

但該語支亦有其保守的一面。例如,該語支的很多語言在後期都依然保留了兩個名詞格(主格和斜格),對應的格變化完整地出現在名詞、形容詞和限定詞上。其名詞格系統源自拉丁語中的主格和賓格,並且保留了不少不規律變化。

通常而言,越靠近語支中心——奧依語地區的語言,就越傾向保留格系統。例如,在13世紀古奧克語都依然保留着格變化,但是同期的古加泰羅尼亞語則早已失去格系統。

奧克語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很多動詞虛擬式及過去式的變化以 /ɡ/ 結尾,以及發展出了與衆不同的 [ð] (對應拉丁語的 -d-)。

以下列表顯示出了法語的語音變遷:

法語從拉丁語 sapūtum 演化爲 su /sy/ 的進程(意爲知道)
語言 變化 拼寫 發音
通俗拉丁語 saˈpūtum /saˈpuːtũː/
西羅曼語 元音變化,第一次輔音弱化 /saˈbuːdo/
高盧-羅曼語 詞尾元音丟失 /saˈbuːd/
第二次輔音弱化 /saˈvuːð/
法語前身 詞尾清音化,單詞長度縮短 /saˈvuθ/
圓脣元音前後的 /v/ 丟失 /səˈuθ/
古法語早期 /u/ 音推前 seüṭ /səˈyθ/
古法語 齒擦音丟失 seü /səˈy/
現代法語 元音間隙崩塌 su /sy/
法語從拉丁語 vītam 演化爲 vie /vi/ 的進程(意爲生命)
通俗拉丁語 vītam /ˈviːtãː/
西羅曼語 元音變化,第一次輔音弱化 /ˈviːda/
古法語早期 第二次輔音清化;

單詞長度縮短;

詞尾 /a/ 變爲 /ə/

viḍe /ˈviðə/
古法語 齒擦音丟失 vie /ˈviə/
現代法語 非中央元音丟失 vie /vi/






















總結該語支的特點爲:

  • 詞尾元音(除了 /a/)丟失是該語支最標誌性的變化;
  • 詞尾元音丟失後,陰性結尾 /a/插音 /e/ 合併爲 /e/,但就連該音亦經常會被忽略;
  • 詞中非重讀元音丟失是該語支另外一個具標誌性的變化。連同上文提及的詞未元音丟失,該語支由此產生的音系變化就已經使其與北部及中部的意大利語形成鮮明不同(雖然兩者之間仍有大量接近的句法規則和詞彙)。
  • 在意大利北部諸語保留了長元音,但是高盧-羅馬語支則減少了元音的長度,並且以雙元音取代之。最激進的奧依語中,7個長元音有5個演化爲雙元音;
  • 除了加泰羅尼亞語,該語支的所有分支都有前圓脣元音/u/ 被推前爲 /y//o/ 演變爲 /u/,長元音 /oː//oː/ 則變爲 /ø ~ œ/
  • 該語支很多語言都經歷大規模的輔音弱化。例如上文的兩個例子,ˈvītam > vie /vi/ (生命),以及*saˈpūtum > su /sy/ (知道 ),類似的例子還有 *vidūtum >vu /vy/ (看見)、 *potūtum > pu /py/ (能夠)、*habūtum > eu /y/ (有,過去分詞)等等;
  • 多數奧依語、雷托-羅曼語以及很多奧克語的北部方言,都經歷了 /a//k//ɡ/ 的顎音化,例如拉丁語 centum(百)演變爲 cent /sɑ̃/,camtum(歌曲)演化爲 chant /ʃɑ̃/
  • 不同於其他奧克語,多數奧依語中,主語不能省略(如此同時,在其他羅曼語族語言中,由於動詞變位已經能夠指出主語,因此主語經常被省略)。古法語中,主語仍然可以省略,但是後來法語經歷了數次音系變化,很多動詞變位的發音變得一模一樣(例如aime/aimes/aiment的發音一樣,viens與vient的發音一樣),故爲了保持意思清晰,主語便必須出現。

參考資料[编辑]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Northwestern Shifted Romance.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Charles Camproux, Les langues romanes, PUF 1974. p. 77–78.
  3. ^ Pierre Bec, La langue occitane, éditions PUF, Paris, 1963. p. 49–50.
  4. ^ G.B. Pellegrini, "Il cisalpino ed il retoromanzo, 1993". See also "The Dialects of Italy, edited by Maiden & Parry, 1997
  5. ^ David Dalby, 1999/2000, The Linguasphere register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and speech communities. Observatoire Linguistique, Linguasphere Press. Volume 2. Oxford.
  6. ^ Lorenzo Renzi, Nuova introduzione alla filologia romanza, Bologna, Il Mulino, 1994, p. 176 «I dialetti settentrionali formano un blocco abbastanza compatto con molti tratti comuni che li accostano, oltre che tra loro, qualche volta anche alla parlate cosiddette ladine e alle lingue galloromanze [...] Alcuni fenomeni morfologici innovativi sono pure abbastanza largamente comuni, come la doppia serie pronominale soggetto (non sempre in tutte le persone)[...] Ma più spesso il veneto si distacca dal gruppo, lasciando così da una parte tutti gli altri dialetti, detti gallo-itali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