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負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高雄市的負債又稱為高雄市的舉債是指高雄市政府債務2010年中華民國縣市改制直轄市及2014年桃園縣改制為桃園直轄市,中華民國正式邁入六大直轄市的地方政府體制,簡稱六都。當時的時空背景正值歐債危機美國底特律市破產發生與漣漪盪漾之際。為了防止中華民國也產生類似的政府債信事件,社會各界對各縣市政府的財務狀況更為關切,監督也因而更趨嚴謹。[1]

在六大直轄市中,又屬高雄市的負債最受各方關切。高雄市政府於2014年度曾發生120億元之歲出與歲入短差;再者,高雄市政府截至2015年,一年以上非自償債務餘額達2,314億元,距離當時的舉債上限(依公債法規定,六都舉債總額為全國GDP的7.65%[2])僅餘660億元。[1]

高雄市政府至2018年6月時,1年以上債務未償餘額為2414.34億元。

中央政府給予地方政府的財源,主要為「統籌分配稅款」、「一般性補助款」,以及「計畫型補助款」。[3][4]

歷史[编辑]

  • 截至2001年,高雄市舉債約近千億元。
  • 「1年以上債務比率」直轄市:103年度以前為1年以上債務占前3年度名目GNI英语nominal GNI平均數之比率,2014年度以後為1年以上債務占前3年度名目GDP英语nominal GDP平均數之比率。
  • 依據《公共債務法》第5條規定,直轄市及縣(市)政府債限如下:各直轄市債務未償餘額占前3年度GDP平均數之比率分別為臺北市2.57%、高雄市1.92%、新北市0.96%、臺中市0.84%、臺南市0.69%、桃園市0.67%。
  • 原本就是直轄市的高雄市和一般縣(高雄縣)合併。高雄縣的債務於縣市合併後納入高雄市債務,惟合併前後高雄市的債限均維持1.92%。
  • 原本就是直轄市的台北市和原本就是準直轄市的台北縣並未合併,因此債限各自獨立。
  • 金額單位為百萬元。
高雄市政府於縣市合併前與縣市合併後之歷年債務金額統計
年度 屆次 1年以上債務 (金額) 1年以上債務 (比例) 未滿1年債務 (金額) 未滿1年債務 (比例) 債務合計 與前一年度債務比較 (增減金額) 與前一年度債務比較 (增減比率) 自償性債務金額
2002年度 第2屆 85,198 0.83% 9,876 13.20% 95,074 31,736
2003年度 第3屆 94,427 0.89% 4,654 6.31% 99,081 4,007 4.21% 31,252
2004年度 第3屆 107,827 0.99% 0 0.00% 107,827 8,746 8.83% 25,550
2005年度 第3屆 121,047 1.06% 0 0.00% 121,047 13,220 12.26% 19,510
2006年度 第3屆 119,779 1.01% 0 0.00% 119,779 -1,268 -1.05% 16,503
2007年度 第4屆 134,064 1.08% 0 0.00% 134,064 14,285 11.93% 14,296
2008年度 第4屆 142,992 1.10% 0 0.00% 142,992 8,928 6.66% 12,615
2009年度 第4屆 152,447 1.14% 1,931 2.28% 154,378 11,386 7.96% 11,327
2010年度 第4屆 161,737 1.20% 2,015 2.65% 163,752 9,374 6.07% 9,896
2011年度 縣市合併改制第1屆 194,231 1.41% 9,000 6.67% 203,231 12,727 6.68% 8,157
2012年度 改制第1屆 210,294 1.48% 15,064 11.48% 225,358 22,127 10.89% 6,830
2013年度 改制第1屆 221,644 1.50% 13,591 10.75% 235,235 9,877 4.38% 26,595
2014年度 改制第1屆 232,157 1.57% 12,647 9.73% 244,804 9,569 4.07% 25,429
2015年度 改制第2屆 240,610 1.57% 15,756 12.77% 256,366 11,562 4.72% 25,966
2016年度 改制第2屆 242,607 1.51% 9,548 7.93% 252,156 -4,210 -1.64% 25,998
2017年度 改制第2屆 241,607 1.45% 7,138 5.54% 248,745 -3,411 -1.35% 30,294

[5]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可能成因[编辑]

財政收支劃分法[编辑]

研究顯示,中華民國現行之「財政收支劃分法」給予直轄市政府的年度收入規模不足以負擔地方直轄市政府所承擔之年度支出責任,這個問題導致直轄市財政產生龐大負荷。[1]台北市政府除外[6]

陳菊市長曾於2015年表示,高雄市政府承擔公職退撫費以及18%利息的高額公職退撫費,每年都要花上百億元且年年成長,然而當時的中央政府卻不願面對年金改革,全數交給地方政府負擔。除此之外,縣市合併,市府配合中央政策必須重新印製標示等額外支出百億元,加上諸如公務員加薪卻不改革年金等「中央請客,地方買單」現象,導致高雄市政府又必須多負擔數百億元等。

中央地方之財政主從關係[编辑]

中央政府在財政上的高度控制,使得地方政府經營財政的能力有限,也降低其財政努力意願。 這連帶影響了高雄市政府的財政績效。[1]若地方政府獲得的年度收入與年度支出的權責能增加,預期將促進地方政府財政努力的動機,連帶提升高雄市政府的財政績效。[1]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中央統籌分配稅款分配辦法[编辑]

研究指出,當前「中央統籌分配稅款分配辦法」的分配中,「營利事業營業額」所佔之權重過高,導致高雄市政府所獲之年度統籌分配稅款不足以支應被賦予之政策推行責任。[1]高雄市政府曾稱此現象為「中央請客,地方買單」。[7][8]

國民政府長期重北輕南,撤退來台後在高雄設立許多高汙染的國營重工業,國公營企業在高雄製造汙染且每年上繳中央政府數百億、盈利上千億的營業稅,但高雄分得的統籌分配款每年比同為直轄市的台北市少了102億。[3]

直轄市及縣(市)歲出責任與舉債上限規範不同[编辑]

研究指出,2010年中華民國縣市改制直轄市前,直轄市與一般縣市所規範之「歲出責任與舉債上限規範不同」。導致原高雄市高雄縣在合併升格為直轄市後,累積負債相對新北市桃園市台中市台南市來得高。[1]

高雄市政府財政局長李瑞倉曾說,在新升格的五都中,「高雄市是唯一一個合併前縣市補助比例落差懸殊的城市」,直轄市 (高雄市) 與一般縣市 (高雄縣)合併的情況特殊,但馬政府對原高雄縣建設經費的補助比例卻馬上收手。李瑞倉說,祈求馬英九政府能讓原補助維持一段期間,以補足地方政府建設經費的缺口。 [3]

高雄市政府表示,以縣市合併第一年(2011年)為比較基準,2012年中央給予高雄市的資金少了127億,2013年更少了166億,[3]截至2016年共少了將近一千億元。[4][9]

高雄市政府說,中央政府對於高雄縣的補助較高,但縣市合併後許多中央經費補助比例卻因為高雄縣被馬政府視為直轄市反而下降,包括:生活圈道路系統計畫補助由88%降到73%;污水下水道工程由98%降到88%;高雄市區鐵路地下化計畫由90%降到78%。高雄市政府認為,高雄市與高雄縣合併後中央給予的經費補助不但沒有增加,實質上反而遭到降格,馬英九政府的縣市合併政策等同是懲罰高雄人。 [3][10][11]

經濟發展建設[编辑]

研究表明,高雄市政府在本身已負擔高額之教育科學文化社會福利支出的情況下,仍積極進行「經濟發展建設」,是導致高雄市累計負債金額較高的因素之一。[1][12]

利息[编辑]

總體而言,當地方政府累計負債的程度越高,則其還本付息壓力也將增加,並導致惡性循環,進一步惡化財政績效。[1]

政治因素[编辑]

高雄市政府財政局長李瑞倉指出,縣市合併後,中央政府給予高雄市的經費僅統籌分配款微幅增加,中央以此對外大幅宣傳,但實際上,縣市合併兩年來一般性補助款卻大幅減少約188億,更甚者,各項建設的經費補助比例也縮水。馬英九政府有意讓高雄市背負「亂花錢」、「不知開源節流」的罪名,十分不公平。 [3]

中央政府給予地方政府的財源,主要為「統籌分配稅款」、「一般性補助款」,以及「計畫型補助款」。高雄市政府表示,以縣市合併第一年(2011年)為比較基準,2012年中央給予高雄市的資金少了127億,2013年更少了166億,[3]截至2016年共少了將近一千億元。[4]

南台灣因全球氣候異常,遭受颱風旺盛西南氣流的機會提高、且程度更勝以往,顯見南部的河川水文需要加強治理。然而,馬英九政府把對高雄的「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用地補助,從原先70%降到60%;原中央政府核定384億給高雄治水計畫,馬英九政府僅實際給予91億,使得高雄市政府在預算編列上捉襟見肘。 [3]

健保補助差異[编辑]

高雄市長陳菊曾與地方局處首長連袂召開記者會向社會大眾告知,馬英九政府給台北市的健保費補助,跟同為直轄市的高雄市(縣市未合併前)有著天壤之別(馬英九政府給予北高兩市的勞健保欠費補助,累計三年,高雄獲得補助22億,台北則獲173億,台北市是高雄市的8倍),非常不公平,認為「中央政府重北輕南的情況變本加厲」。[3]截至2015年,馬英九政府補助北高兩市的健保欠費,北市比高雄多了314億。[4]高雄市政府為了國家的財政健全著想,2011-2015年自行編列317億元清償健保欠費。[4]

評論[编辑]

批評[编辑]

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唐德明表示,高雄市合計債務2548億元是「債務之都」,陳菊舉債只是為自身連任鋪路,而投資建設許多「面子工程」。[13][14]國民黨團在高雄市議會也群起批評陳菊關於高雄市的負債問題。[12]前高雄市長吳敦義曾在苗栗縣政府發生財務危機時意有所指地為國民黨籍苗栗縣長劉政鴻緩頰,稱「苗栗債務還不是地方政府中最高的。」[15]台北市長柯文哲曾經在台北市政府會議中指高雄市政府還債能力有限,引起爭議,經過高雄市政府連日澄清,柯文哲表示歉意。[16]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也曾在聲明中批評高雄市負債。[17]時任高市府新聞局局長、現任行政院新聞處副發言人丁允恭則回應指出:「馬英九政府減少撥付數近千億元的補助款,若能如約撥付,高市的負債就不會增加。除此之外,馬政府要求地方政府負擔公務人員優惠存款利息支出,一年約需46億元,完全是『中央請客地方埋單』。」[17]馬英九曾批評陳菊關於高雄的負債,引起李昆澤回批馬對高雄的政見全部跳票,更時常展露重北輕南的心態。[18]李鴻源曾批評高雄負債幾千億,民調卻最高。[19]高雄市政府回應:李鴻源作為前中華民國內政部長,論及地方政府財政狀況,應該將區域發展不均的問題納入考量,況且台北縣作為省轄縣在單獨升格為直轄市以前,其建設預算中有較高比例是由中央政府承擔,因此「新北市的債務不是沒有,而是藏在中華民國國債之中」。[20]孫大千曾要求陳菊市長清楚說明高雄負債。[21]也有批評者對高雄產業轉型過慢、人口外流卻有高額舉債不以然。

市府[编辑]

高雄市長陳菊(同為蔡英文政府蔡英文總統秘書長)回應表示,國民黨對高雄市政府有很多強烈的批評,凡事豈能盡如人意,高雄市政府虛心接受指教;但有些批評與事實不符,他必須澄清。陳菊說,在他當上市長之前,歷任的市長已經舉債1494億元,2010年原高雄市與高雄縣合併後,新增高雄縣264億的債務。[12]國民黨一直說高雄市即將破產,但事實上在 2014年底,高雄市政府的資產有1兆1,792億,高於負債 22 倍。[12]國民黨近年來一再宣傳高雄市的負債,卻沒聽過國民黨說過縣市合併後高雄市的面積擴大了18倍,馬英九政府原本承諾高雄縣市合併,「所有的補助預算至少不會少於當時對高雄縣、高雄市的補助」,可是縣市合併四年來,馬英九政府實際卻將補助減少了630億元。陳菊說,「只是,我不曾看到國民黨的黨團向我說,少了 630 億,這個城市該如何繼續運作?他們都是在國民黨中央身居要職,他們卻沒有替高雄講過話。」[12]陳菊指出,舉債高峰集中在縣市合併後的第一年與第二年,那是為了弭平高雄市與高雄縣的城鄉差距。市府發言人指出,舉債支出主要為了支應重大交通建設,例如鐵路地下化、捷運、輕軌、防洪治水、......等基礎建設。

陳菊說,許多高雄市的舉債都是被迫的法定支出,國民黨常以「世代正義」要求高雄市政府,乍聽之下充滿正義感,然而高雄市所獲得的待遇並未建立在公平的基礎上,「這對高雄市是不公平的。 」[12]

一位財經局官員表示,台北市政府預算規模龐大而且台灣南北長期有嚴重的資源分配不平等問題。高雄市在縣市合併後,還必須承擔高雄縣原本的債務,「兩個處境完全不同怎麼比?」[22]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學術文獻[编辑]

相關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廖啟超. 由我國財政結構討論地方財政問題-以高雄市為例. 國立中山大學財務管理學系研究所學位論文. 2015 / 01 / 01: 1 - 6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2). 
  2. ^ 台中建議中央提高舉債額度 林佳龍:財政穩健也要適度投資. Yahoo奇摩新聞. 2018-04-02 [2018-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2) (中文).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許昆良. 明日中國晚報|中央補助兩年短差300億 陳菊強烈呼籲:還高雄財政公道. 評論新聞報|旅遊、休閒、美食專業新聞. [2018-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9) (中文). 
  4. ^ 4.0 4.1 4.2 4.3 4.4 吳友友. 5年補助共減少818億 高市議員批中央政府吃人夠夠-風傳媒. storm.mg. 2015-09-17 [2018-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3) (中文).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歷年直轄市及縣(市)首長債務舉借情形. 政府資料開放平臺. 2018-01-30 [2018-04-10] (中文). 
  6. ^ 調查看天下/當舉債成為地方政府重要財源…|天下雜誌. 天下雜誌. 2015-07-28 [2017-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23) (中文). 
  7. ^ 侯承旭. 〈南部〉中央請客地方買單 陳菊籲修法 - 地方.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1-01-26 [2018-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2) (中文). 
  8. ^ 何沛霖/高市報導. 中央請客地方買單 陳菊要求政院承擔增加人事預算. NOWnews 今日新聞. 2011-04-21 [2018-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2) (中文). 
  9. ^ 顏瑞田. 106年零舉債 菊姐自豪做到了. 中時電子報. 2017-12-26 [2018-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29) (中文). 
  10. ^ 中央補助兩年短差300億 陳菊強烈呼籲:還高雄財政公道. 高雄市政府全球資訊網. 2012-09-11 [2018-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3) (中文). 
  11. ^ 高雄市政府第14次市政會議紀錄. archive.is. 2018-04-03 [2018-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3) (中文).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高雄市議會議事資訊. 高雄市議會公報初稿 - 高雄市議會議事資訊整合查詢系統 (PDF). 2015. 
  13. ^ 周志豪. 陳菊宣示零舉債「做到了!」國民黨:阿Q精神催眠法 - 政治 - 要聞. 聯合新聞網. 2017-12-26 [2018-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4) (中文). 唐德明諷,陳菊對今年高市府零舉債,講的一幅為高雄創造天大功勞樣,但事實上要不是因陳任期將屆,已不能連任,不需再舉債做面子工程;再加上台北市長柯文哲揶揄她舉債求政績,讓她面子難看,陳大概也捨不得不舉債,高雄市也不大可能零舉債。 
  14. ^ 藍營酸高市零舉債 綠主委回嗆:扯後腿的嘴巴請自律 - 政治.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7-12-26 [2018-04-11] (中文). 
  15. ^ 苗栗舉債不是全台最高 吳敦義:非完全劉政鴻留下的 - ETtoday政治. ETtoday新聞雲. 2015-07-14 [2018-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5) (中文). 
  16. ^ 酸高雄舉債過高遭民進黨圍剿 柯文哲議場向陳菊道歉 - ETtoday政治. ETtoday新聞雲. 2017-11-17 [2018-04-11] (中文). 
  17. ^ 17.0 17.1 張家瑀. 高雄市舉債2313億 洪秀柱:市民平均負債全國第一-風傳媒. Storm.mg. 2015-07-13 [2018-04-11] (中文). 
  18. ^ 陳明成. 馬英九陪黃昭順拜票 指前朝執政高雄進步慢. NOWnews 今日新聞. 2010-11-14 [2018-04-11] (中文). 
  19. ^ 林淑燕. 李鴻源質疑:高雄負債幾千億 民調卻最高. 中時電子報. 2016-09-22 [2018-04-11] (中文). 
  20. ^ 李義. 高雄市政府發表聲明 反駁李鴻源批評. 中時電子報. 2016-09-22 [2018-04-11] (中文). 
  21. ^ 林承彥. 不願跟柯P鬥嘴鼓 孫大千:陳菊有義務講清楚. 中時電子報. 2017-11-05 [2018-04-12] (中文). 
  22. ^ 22.0 22.1 蔡孟妤. 柯P批前瞻點名高雄債多 高市:台北缺乏反思 - 蔡政府推動前瞻 - 要聞. 聯合新聞網. 2017-07-09 [2018-04-11] (中文).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