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八仙樂園彩色派對火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影片)火災30秒後的派對舞台,舞台燈仍閃爍不停
火災之前20秒,派對青年在舞動

八仙樂園彩色派對火災指2015年6月27日20時32分,台灣八仙樂園裡抽乾水的游泳池內舉辦的「彩粉」派對發生僅長40秒的火災[1][2]即時燒燙傷499人,其中燒燙傷面積80%以上計41人,面積40-80%計240人。[3]醫療費由全民健保承擔引起輿論爭議。一年間花費7.65億新台幣[3](約合美元2,400萬),平均每人153萬(約合美元4.8萬)。由此衍生漫長的刑責、民事賠償、國家賠償訴訟。學生佔傷者一半(255人),近年相似規模的學生傷亡災難,有2005年黑龍江沙蘭鎮小學洪災、1994年新疆克拉玛依舞台大火

起火原因是工讀生將彩粉噴向舞台射燈,被燈泡引燃。[4][5]小範圍着火的彩粉本來瞬間被燒盡,唯工作人員用二氧化碳滅火器意圖「滅火」,噴射氣流揚起彩粉(粒狀可燃物),令零星火頭變成火海;[6][7]「好心人」用衣服拍火、身上着火者因驚恐而跑跳(而沒有停下來摀臉),擾動空氣氧氣造成劇烈燃燒,是燒傷慘籍的主因。[8][6]「因氣流關係,視覺上看起來彷彿是在空中爆炸」[9],其實沒爆炸,但積非成是而誤稱「塵爆」[10]

事後掀出,派對所在的游泳池屬「快樂大堡礁」園區,園區在地契裡屬農業用地,所以園區是違法建築應被取締;違法建築的園區自然未能申請游樂設施執照,卻一直違法經營;而且該農業用地乃國有土地,契約禁止轉租,派對本不應租得到該場所。[11][12]這導致八仙樂園國有財產署收回土地。

背景[编辑]

負責人(本案唯一刑犯)的經商背景[编辑]

火災翌日,在火災裡毫髮無傷的呂忠吉雙手合十下跪,此火災最代表性的新聞照

由玩色創意國際有限公司承辦,負責人為呂忠吉。據法院判詞,「世新大學廣電學系畢業之智識程度,曾任導演、媒體公關、業務人員之工作經歷。被告的日常生活狀況:被告未婚,家有父母、兄長及姊妹,家中經濟小康,目前無業、靠親友接濟」。[13]

中國時報》查証他的商業背景,「『澄現整合行銷』是他掛名行銷總監,2010年標下高雄市府公車處的『懷舊公車紙票卡」發行案,因涉嫌不當得利,遭檢調單位調查,公司在2013年停業清算。另一家『傑誠廣告』,也同時停業清算,等於3家公司在他承接活動爆出爭議後,都相繼關門。2013年他以100萬元成立『玩色創意』公司,承接多屆彩色派對系列活動,包括2013年高雄西子灣的彩色節音樂派對[14]、、2014年的Color Play彩色派對[15];2014年被高雄市長陳菊禁辦的彩色路跑[16],也是由他主辦[...]。這回在八仙樂園舉辦的彩色派對,掛名主辦之一的『瑞博國際整合行銷』公司,今年4月才成立,資本額僅100萬元,公司登記周姓負責人,但該場活動實際負責人仍是呂忠吉。呂忠吉屢以自己或他人名義,開『免洗』公司,到處承接多件公家機關或知名國際活動在台執行單位,屢爆爭議仍關關過。」[17]

承租場地協議、場地設置[编辑]

彩色派對由「玩色創意國際有限公司」主辦,以「瑞博國際整合行銷有限公司」的名義向八仙樂園租場,租金共新臺幣90萬元。活動估計約有4,000多人參加[18],每人門票新臺幣1,000元~1,500元。八仙樂園萬海航運集團的董事長家族的私人企業。

音樂舞臺設在「快樂大堡礁」園區裡抽乾水的游泳池內,場地呈現「U字型」(主舞台阻斷另一出入口),估計僅能容600人。該「臨時舞池」與地面高度有二公尺落差,由於人群集中在大窪地內,池壁成了逃生阻礙。[19]

使用之「彩粉」[编辑]

派對青年一身彩粉,下午5時尚未火災。

呂忠吉購入重量4公噸之色粉,供派對使用。[13]粉塵為成份為玉米澱粉及各種食用色素,主辦方一直強調「食用級」,然而從未提及粉末的「防火性」。2013年9月主辦方曾專文自誇其彩粉的安全度高、不可能爆炸云云,八仙火災後被翻出鞭撻。[20]化學家指出,任何物質,可燃與否,只要切割至粉末狀態,因極大表面積,均可以粉塵燃燒[21]

舞台區兩旁各11支機器噴嘴,加上舞台下方6支,共28支機器噴嘴,以二氧化碳噴向玉米粉,令其飄揚於空中。[22]工作人員另以人力操作手提式二氧化碳氣瓶,噴射彩粉;主辦單位也向參加民眾派發用塑膠袋盛的散裝彩粉,自由拋灑。[22]有參與民眾指出,才進舞臺區,「腳踩進去,完全看不到腳掌」。[23]

彩粉活動在台灣的歷史[编辑]

台灣在2013年舉辦彩色路跑首度引進彩色粉末(即2013年台北市大佳河濱公園路跑),但卻被發現路跑結束後因處理不當,導致粉末污染河川,主辦單位遭台北市政府開罰。當時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就已評估,這類彩色粉末污染粒徑分布,其懸浮物確實對人類健康和環境易有不好影響,如果人體暴露在高濃度細微粉末中,即使是短時間仍會有對健康危害之虞。[24] [25]

火災[编辑]

派對流程、起火[编辑]

(影片)火災前20秒,舞台在灑彩粉

2015年6月27日,「玩色創意公司」租用八仙樂園的第6、7、8區域舉辦「彩色派對」,八仙樂園水上設施營業至17時(註:此為園區正常閉門時間),[26]「彩色派對」自16時30分進場至21時結束,[13]兩者門票分售。[26]派對活動內容包括歌手演唱、播放音樂、噴灑色粉、螢光漆及泡沫;[13]參加者由DJ帶動,在燈光、彩粉之中隨歌跳舞。[26]舞台活動主持為貝童彤,藝人金承熙劉伊心當晚皆有在舞台表演,火災一刻在現場,並拍得多張火災前的照片。[27][28]

19時許,活動流程由「噴灑色粉」轉為噴螢光漆的「夜光秀」環節,負責人呂忠吉19時20分離開舞台,自稱是「在樂園裡四處走動勘查撤場動線」。[29][30]派對21時結束前,工作人員將所有剩餘的彩粉噴出以示圓滿完場。火災發生前,「派對活動現場已使用約3公噸的色粉,舞池區地上已堆積厚達10公分之色粉,色粉濃度達到可燃性濃度。」[13]後來,呂宗吉一再以活動流程表證明他離開舞台後的時間段並沒規劃要噴彩粉、是沈浩然自作主張噴粉末(註:兩者皆屬實),[31]惟刑事裁決𨤸清了「呂忠吉離開舞台時,復未告知友人沈浩然不要再噴射色粉」。[13]

起火的流程,按刑事裁決,「沈浩然(註:呂忠吉的友人)為炒熱氣氛,[...]於呂忠吉離開舞台後[...]擅自叫無操作二氧化碳鋼瓶經驗之盧建佑(註:工讀生)上舞台,與其在舞台左右兩側一同使用二氧化碳鋼瓶噴射色粉。[...]盧建佑第2次噴射前方紫色色粉堆時,因前方紫色色粉被噴入置放在旁邊的電腦燈(註:即舞台射燈)2號,遇燈泡高溫表面引燃,紅色火光向上飄出,因舞台前方至舞池區佈滿粉塵雲,色粉濃度過高,火光瞬間引燃」。[13]

錯誤滅火揚起粉末,零星火頭變火海[编辑]

工作人員急著想救人,拿二氧化碳噴射,反把已沉澱的彩粉粉塵攪動,滅火反成了助火,零星火苗變成一片火海
身穿泳衣的派對青年,皮膚在火海岌岌可危

滅火器噴射[编辑]

起火時,唱片騎師「阿莉殺」正在表演,舞台下許多僅身著泳裝的遊客隨音樂起舞。[32]因粉末遮住民眾視線,[33]當下還以為是聲光特效,[34]在開心尖叫同時,其實已有近百人遭粉末與火勢灼燒傷,[35][36]察覺是火災時已逃離不及。由於現場群眾幾乎身著泳裝且赤腳,全身上下都暴露在火焰中。[6]

火勢約6秒內只剩零星的火頭,[37]然而,工作人員沈浩然急著想救人,竟拿二氧化碳高壓氣瓶噴射意圖滅火,卻反把已沉澱的粉塵攪動起來,結果滅火反成了助火,被噴灑的區域從零星火苗變成一片火海,造成更多人受傷。[6][7]

「好心人」脫衣拍火、着火者跑動[编辑]

舞台右側一名年輕女子遭傷,一名男子見狀跑上前用衣物拍熄,未料腳步與衣服揚起粉塵(可燃物),令已熄滅的火死灰復燃,令女子再度身陷火球遭燒傷。[8]

消防員指出,好心人奔跑幫忙、或者着火者跑動,都會加速新鮮空氣的供應,使身上火勢燃燒得更劇烈。奔逃的過程中,腳步會揚起原本疊積在地上的粉塵,引發燃燒,如同火上加油。[6]「脫下自身衣物想拍熄他人身上的火」這樣的做法在一般環境,都會因拍打提供氧氣,造成更大的火勢,在遍佈玉米粉(助燃物)的八仙樂園更是大忌。拍打就像奔跑,帶動更多空氣幫助粉塵燃燒。面對火災,儘管出於一片熱血或直覺去滅火,但錯誤的滅火方式將使他人傷得更重。[6][38]

正確求生方法[编辑]

消防員指出,玉米粉的粒子很小,雖然看起來燒得猛烈,但轉瞬被燒盡而熄滅,而且它必須接觸到流動的空氣、或飄散在空中才會燃燒。因此如果身上著火,應「摀住臉部,站在原地不要亂動」。摀臉,是為了隔絕臉部周圍空氣,避免顏面燒傷,減少呼吸道吸入性傷。站在原地不要亂動,是因為奔跑或者肢體揮舞,都會加速空氣流動並揚起粉塵,造成身上火勢擴大。[6]

用通俗的話說,「為什麼現場還有很多玉米粉,火勢卻消失不見?這是由於粉塵必須是漂浮狀態,才會引起燃燒的緣故。而這個悲劇一開始漂浮的粉塵是來自於舞台的噴灑,且這些粉塵在一秒後就燒完了,如果我們能忍住這一秒不要動,接下來火勢就不見了,人不會起火,衣服也不會起火,傷害也就到此為止。」[39]

災場自救[编辑]

因活動場地就是水上樂園,不少遭灼傷民眾趕緊跳進「漂漂河」條狀水池降溫。[33]燒傷者形容「跟地獄一樣,漂漂河裡面都是血,每個人都泡在裡面。」[40]有人則敲破冰箱,將冷飲灑身上降溫,[41]或者在其他地方找來礦泉水灑在身上。[33]工作人員情急下不管患者的傷勢多嚴重,用強力水柱直接近距離噴,「水柱一停,地上一堆人皮。」而現場瀰漫焦味,「全都是BBQ(烤肉)的味道。」[42]

馬偕醫院有一名醫師及6名護理師參加這次「彩色派對」,隨即救人,依傷勢分流,並將重症的傷者扛到明顯處等待救援,並巡視現場各角落是否有被遺漏者,再趕回馬偕院區支援[43]。此外,現場民眾事發後也紛紛立即加入救援行列,事發時現場救護車不夠,民眾甚至合力以戲水用的游泳圈充當擔架將傷者送醫[44]

接送傷者大亂[编辑]

現場亂成一團。「在園區部分第一時間沒有廣播,造成民眾不知道去做逃生或是說去那裡做處置」,新北市第三救災救護大隊副大隊長張志民批評。[45]

「躺在地上哀號的傷者至少百名以上,但園區內通路狹窄彎曲、標示不明,許多遊客為逃離現場,互相推擠拉扯,甚至有人遭踩踏救護車須與人爭道,即便順利載到傷者,卻又因蜿蜒路線拖了半小時才送出。」[46]、「自行就醫與自行逃離的民眾,與來找孩子的人和車在入口處擠成一團.救護車必須與人爭道,活動會場沒急救設施、擔架,也沒工作人員指揮。」[46]

第一隊到場的是新北市政府消防局龍源分隊,他們接報「八仙樂園舞台發生火警,火已經滅了」,派出15人到場。[47]隊員戴誌毅「一開始他還猜想可能是機房過熱引發失火」、「原本以為只是去支援一般勤務」。戴誌毅看到門口的草皮上已躺滿十多名全身發紅、哀嚎不斷的人,遠處漆黑的小徑上,也接二連三冒出被人用泳圈抬出的傷患,意識到是大量傷患的災難,回報啟動大量傷病患機制[48]調度中心聽到戴誌毅要求100輛救護車增援,大感錯愕。[47]大量傷病患機制下,救護車出動144輛次、官方與民間動員共1092人次全力救援(至28日上午8點)。[49]

現場亂成一片,勢必有人統籌,戴誌毅充當了第一位指揮官。[48]499名燒傷者遠超過第一時間趕到的15名消防的預期,初期救災資源不足,不僅救護人、車不夠,連醫療耗材跟檢傷分類票也短缺。慣用的「START」檢傷法亦不適用。戴誌毅說,檢傷人員習慣依據傷者呼吸、循環與意識狀態決定救治順序;但當時攤在眼前的傷患幾乎每個都意識不清,「我用大聲公英语Megaphone喊,可以走的人到這裡集合,結果根本沒有幾個人走出來」,加上現場昏暗、傷患四肢多有高度灼傷,救護人員看不到、也摸不到動脈;放眼望去,全是得優先送醫的重度傷患。[48]

因為缺乏乾淨紗布覆蓋傷口,許多大面積灼燒的傷患開始失溫。戴誌毅情急之下請救生員至鄰近的大唐溫泉求助。十多分鐘後,這幾位救生員推著堆積如山的礦泉水毛巾回來,足以支應現場所有傷患。[48]

事件性質:火災,不是爆炸[编辑]

火災被傳媒誤報為「粉塵爆炸」,台北馬偕醫院急診內科主任解晉一趕到最靠近八仙的淡水馬偕醫院,「看到許多年輕病人身上大範圍燒燙傷破損的傷口,「但其實那時,心裡卻也放下一塊大石頭,本來看電視新聞跑馬燈寫『爆炸』,以為傷患全是斷肢殘臂、內臟破裂,還一度忐忑院內開刀房、血庫存量不夠用。」[10]

中央研究院化學所的江明錫指出,粉塵爆炸是「發生在密閉室內、氣體因遇熱快速膨脹」,事發時沒有該現像。[50]多名消防員亦撰文澄清是粉塵火災,不是粉塵爆炸。[6][39]最高行政法院的判詞稱之為「塵燃事件」。[51]

起火原因排查、科學原理[编辑]

士林地檢署新北市消防局在2015年10月公布的報告,起火原因是工讀生二氧化碳氣瓶向染紫色玉米澱粉自燃點369°C)噴射時粉末飄向舞台射燈,被散熱抽風扇吸入,[52]表面温度447°C燈泡引燃,[4]火舌排風口竄出,[52]引發火災。舞台燈使用時間1個半小時後燈泡表面溫度達447°C,足以超過玉米粉的燃點。[4][9]

媒體曾懷疑三個引燃可能性,皆被鑑定報告否定:一,「靜電引燃粉末」說,但當天八里區相對濕度約為81%,而濕度只要達50%靜電就無法引燃。二,「拋棄地上的香菸蒂引燃引燃粉末」說,但香菸即使在吸食時表面溫度也僅約300°C,未達紫色彩粉自燃點。三,「打火機引燃」說,但據錄影畫面該區域未見有人使用。[4]另外抽煙的嘉賓藝人被媒體追究,串場的唱片騎師MC KZ叼著一根菸上台,「現場不是禁菸,怎麼大剌剌地抽呢?」[42]

科學原理亦可防災,盧守謙(吳鳳科技大學消防系助理教授)指出「可用噴霧法將空氣的相對濕度提高到65%以上,除可減少粉塵飛揚外,還因為水分子能大量吸收粉塵氧化產生的熱量,增加空氣和粉塵的導電性能而減少靜電,並且空氣中水分除了吸熱作用外,水蒸氣占據空間會稀釋氧含量而降低粉塵的燃燒速度,而且水分增加粉塵的凝聚沉降,使爆炸濃度不易出現。」[53]

滅火方法而言,新北市消防局第一大隊長程昌興指出,粉塵燃燒本身就不能使用二氧化碳滅火器來滅火。[54]玉米粉這種助燃物A類火,應用滅火;而二氧化碳是針對電線、油等B類火。用二氧化碳對付A類火,往好了說就是「無效」,條件適合的話餘燼會死灰復燃。[55][56]

曝露安全問題[编辑]

自動檢票機阻擋逃生[编辑]

自動檢票機(並非攝於現場)

燒傷者湧向正門逃生,救護車亦擠在正門,惟正門有自動檢票機阻攔,無逃生能力的200餘名傷患,[46]大多靠泳圈運送,經4-6人合力抬高,才能跨過自動檢票機,送上救護車,拖延救援。[57][46]後來傳媒報導,災區旁就有一道後門,可是樂園沒告訴救援人員,令救援時間白白浪費。[58]

未規劃救護車路線,人車爭道[编辑]

警察、消防批評,場地沒規劃「災害後送動線」,救護車被塞在園區外車道,開到園區入口短短30米,竟然走了10分鐘。[59]第一批救援車發現災場在園區深處,「躺在地上哀號的傷者至少百名以上,但園區內通路狹窄彎曲、標示不明,許多遊客為逃離現場,互相推擠拉扯,甚至有人遭踩踏,救護車須與人爭道,即便順利載到傷者,卻又因蜿蜒路線拖了半小時才送出。」[46]、「自行就醫與自行逃離的民眾,與來找孩子的人和車在入口處擠成一團.救護車必須與人爭道,活動會場沒急救設施、擔架,也沒工作人員指揮。」[46]

泳池內難以往上逃[编辑]

舉辦派對的場地是水抽乾的泳池,人群集中在這個大凹槽內「噴粉」,爆炸發生後,由於池底與地面約有2公尺落差,也成為逃生阻礙。抽乾的泳池內預計只能容納600人,當晚入園人數約4000人,導致事故發生時,擠在泳池內的人無法及時逃生,反而是許多擠不進去、站在泳池高台的遊客逃過一劫,而搶進搖滾區內的人則不幸成了重傷區傷患。[46][57]

活動負責人沒有安全措施[编辑]

按刑事裁決書,如採取以下三項措施,「即有防止火災發生之可能,詎呂忠吉因確信彩色派對不會發生火災,致疏未注意而未採取」:[13]「告知現場人員色粉有發生火災之危險及防止其發生之注意事項」、[13]、「採取隔離色粉(可燃物)與舞台燈光(熱源)之適切措施」[13]、「做好場控,控制現場色粉之用量及控管舞台上使用二氧化碳鋼瓶噴射色粉之人員、時間、次數、數量」。[13]

救治[编辑]

1年內,台灣全民健保花7.65億台幣醫治燒傷者

半個月後尚處於病危計237人。[60]97%出院病人持續接受全民健保門診治療,其中半數同時接受復健治療,僅3%病情較輕或外籍人士無後續就醫紀錄。[3]

燒傷499人僅死亡15人,死亡率比歐美先進國家類似案例低很多,特別是燒傷達90%的死亡率只有美國一半。醫療團隊代表被邀請至歐美,新加坡等地交流心得,被譽為台灣醫療奇蹟——亦有批評此奇蹟建立在醫護人員過勞[61]

燒傷[编辑]

傷亡統計(國籍、職業)[编辑]

士林地方檢察署起訴書僅認定84人重傷、382人普通傷害,士林地方法院考慮了深度、面積,以及具體部位對生活作息之影響,擴大了重傷資格,裁決認定331人重傷、135人普通傷害。[a]6月27日公布入院名單,因轉院重複計算在6月28日修訂名單,[62][63][64][65]共計498人(男246人,女252人),其中台灣籍485人。據衛福部統計,平均燒燙傷面積約44%[66]

國籍方面,入院的外國人有英國1人、美國1人、日本2人、馬來西亞2人、新加坡1人,另1位南非人傷勢輕很快返家;其中傷勢較為嚴重的是日本2人、馬來西亞2人及新加坡1人,以上資訊由中華民國外交部亞太司長常以立在6月30日確認。[67]中國大陸籍兩名,均為台灣交通大學的碩士生,都是女生。[68] [69][70]香港方面有6人,其中3名是上海某國際學校的女生,與同校1名新加坡女生在高中考試後到台灣畢業旅行;另一人為台灣某大學女生,一女生為旅遊,一人不詳。[71][72][73][74][75]

職業方面: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統計,八仙樂園彩色派對火災裡有35名有軍公教身份。[76]教育部,高中生21人、高職生和技專生163人、大學生69人入院,另有4名教師入院;[77]其中255名有學生身份。[76]。據國防部,有18名休假國軍受傷[78]

傷患分送台灣各地52家醫院。時任總統馬英九探病,重傷者父親朱氏哭着說:「我女兒比你女兒還漂亮,燒得滿身都是,女兒快死了;女兒才滿18歲就發生這種事情,復健不得了,書都不能讀了,一生都毀了」[79][80][81][82]

倖存者身心經歷[编辑]

2016年4月士林地方法院在判詞描述:[13]

  1. 「倖存之被害人,有些因截肢而喪失機能;其他多數被害人亦因二度至三度大面積燒傷,歷經清創、換藥、植皮手術,承受生不如死之疼痛,且隨著疤痕增生攣縮,需進行多次皮膚修整重建手術,每日復健更需忍受皮膚拉扯之疼痛,治療及復健過程極其艱辛漫長,又燒傷部位無法排汗,痛難耐,承受諸此種種生理層面難以忍受的煎熬。
  2. 又多數被害人經手術治療及復健,關節手指腳趾之原有機能,亦難以完全治癒而回復正常,影響日常生活自理能力,不僅無法過正常生活,對未來求學、工作就業均產生極大之困難與障礙,信心低落;
  3. 長期穿著壓力衣疤痕外觀更需面對外界異樣眼光,塵爆場景更是揮之不去的夢魘,或有自責拖累家人,諸此種種心理層面的創傷亦不可言喻。被害人家屬日夜照顧被害人,擔憂難過,身心亦承受巨大的壓力,被害人汪挹藩之父親即因壓力過大而自殺。」

7月18日,1名20%皮膚燒傷汪姓傷患的63歲父親汪幼青,在老家上吊身亡。汪幼青曾向家人感嘆,照顧兒子身心俱疲,也擔心後續龐大的醫藥費。 [83]

重傷與輕傷之界定[编辑]

法院裁決對重傷的定義為以下情形任一:[13]

  1. 「二度及三度(註:指深淺度)燒傷總計占全身體表面積25%以上,或三度燒傷占全身體表面積10%以上」;[13]
  2. 「燒傷部位在顏、頸部位者,若產生明顯疤痕(疤痕增生孿縮),該疤痕藉由手術等治療方式亦難以回復原貌,變更容顏,影響外觀者」;[13]
  3. 「二度燒傷面積占全身體表面積20%以上、未達25%者,將進一步參酌燒傷部位所在位置、對身體活動功能及日常生活作息之影響、被害人恢復狀況等等綜合判斷」[13]

司法訴訟(安全責任認定)[编辑]

刑事[编辑]

刑事方面,宣判呂忠吉三審定讞業務過失致死罪五年(最高度刑),[84]其他嫌疑人在2019年11月確定全案不起訴。[85]更詳細情況見八仙樂園彩色派對火災的訴訟與賠償

八仙樂園管理層:不起訴[编辑]

三名管理層被檢控:八仙董事長陳柏廷(弟弟)、總經理陳慧穎(姐姐)、行銷總監林玉芬。[86]2015年10月16日全部不獲檢察官起訴,燒傷者律師不服,三次提訴均被駁回,雙方爭執論點分為「管理層有沒參與營運」(1abc)、「八仙樂園出租的園區範圍本身沒申請執照,泳池更是違法建築」(2ab)兩大類,如下:

  • 1a,檢察官董事長陳柏廷從未實際參與公司營運,公司所有印章(包括陳柏廷自己印章)也放在八仙樂園裡,且陳柏廷同時擔任數家公司負責人,無須負過失責任。[87]
  • 律師:如此理由成立,這鼓勵實際負責人利用下屬的「人頭」,將公司經營(包括其印章)交由下屬,自己兼營多家公司,來規避義務及責任。[87]
  • 1b,檢察官總經理陳慧穎對派對活動內容、流程、工作人員至門票銷售等均未參與,更無決策權,不符消費者保護法所稱之「企業經營者」,由此沒有防止義務,無須負過失責任。[87]而且,租賃契約明訂,八仙只出租場地,派對活動、法律安全衛生責任皆由租場方負責。[86][88]
  • 律師:派對以八仙樂園的商標、服務和設施冠名宣傳,並以搭售、聯票方式賣門票獲利,[89]八仙樂園更藉此活動推銷鄰近住房。由此,八仙也是活動的「共同承辦人」,雙方絕非單純的房東房客,而是互蒙其利。[87]八仙樂園有「應注意、可注意而未注意」的疏忽,陳柏廷、陳慧穎等人應負業務過失致死、過失傷害。[89]檢察官的論調,是認同八仙「只享利益,不負責任」,殊不符本案事實,亦不符法律規範之精神。[87]
  • 1c,檢察官:台灣沒有規管戶外活動的消防規範,以室內標準而言,八仙樂園消防合規。[86]加上活動現場起火至熄滅僅40秒,就算提高八仙樂園的注意義務,仍無法即時排除火災。[88][1]
  • 律師:沒回應。
地契屬農業用地,八仙樂園是違法建築,也沒對該違法建築的園區申請游樂設施執照。(本圖並非在八仙拍攝)
  • 2a,檢察官:出租的園區範圍未申請「觀光遊樂執照」,屬實;但《觀光遊樂業管理規則》只規管「執照範圍內的設施」,「執照範圍外的土地」不受管。[87]
  • 律師:在營運範圍「外」違法提供休閒場地營利,竟不算違法,有悖常理。[87]
  • 2b,檢察官:八仙樂園「大堡礁泳池」園區是國有財產局租給八仙樂園的農業用地,本為農業用水池,契約指明得保持「原有之使用」;八仙樂園將之改造為游泳池,形狀與範圍與原有相近,沒違法。 [87]
  • 律師:原為農業用水池,被改為水上遊樂設施,焉能算保持「原有之使用」?而且,這設施未經報准興建,在違章建築發生火災,八仙豈有不用負責之理?[87]

多家報章指出萬海航運(八仙樂園母公司)有良好的政商關係。[90]而律師團在檢察界的人脈甚麼廣,並由台灣前任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陳聰明領軍律師團。[91][92]家屬批評檢方只起訴呂忠吉,卻不追究八仙樂園管理層,是只抓小、不抓大。[93]

更詳細情況見八仙樂園彩色派對火災的訴訟與賠償

派對負責人:判5年[编辑]

火災翌日,呂忠吉雙手合十下跪,此火災最代表性的新聞照

一審認定呂宗吉的具體責任:「瑞博國際整合行銷有限公司向八仙樂園承租場地後,於104年6月27日舉辦需購票入場之「彩色派對八仙水陸戰場」活動;呂忠吉為該公司實際負責人、出資人,為提供服務之企業經營者,亦係舉辦派對活動業務之人,其本件派對,為活動現場之總指揮、總負責人,知悉派對活動中使用色粉,具有引發塵爆之危險及危害購票入場之消費者之安全與健康之虞,依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及第10條之規定,負有於派對中停止使用色粉以確保服務安全之客觀注意義務,竟違背此項客觀注意義務,於舉辦上開彩色派對中,未停止使用色粉,且於使用色粉後,因確信彩色派對不會發生塵爆,疏未注意採取相關防範塵爆危險發生之有效措施,而未盡其防止塵爆發生之保證義務,致發生本件塵爆事件,造成活動現場參與民眾慘重傷亡(15人死亡,358人重傷,113人普通傷害)」。[94]2016年4月26日士林地方法院宣判,法官批評呂忠吉至今未賠償家屬、沒赴靈堂致歉,但考量他無前科且認罪,依最重本刑5年的業務過失致死等罪,判刑4年10月。[95]呂宗吉一再以活動流程表證明他離開舞台後的時間段並沒規劃要噴彩粉、是沈浩然自作主張噴粉末(註:兩者皆屬實),[30]惟一審裁決認為「呂忠吉離開舞台時,復未告知友人沈浩然不要再噴射色粉」。[13]

民事[编辑]

財產暫管訴訟(八仙樂園)[编辑]

為免被告轉移資產逃避賠款,八仙樂園與派對負責人呂宗吉被財產暫管(台灣慣稱「假扣押」,「假」即日語「暫時」)。三波行動共扣押:八仙樂園公司資金1.69億、八仙樂園75筆土地及5筆建物,市值45億、陳柏廷名下財產5.07億。[11]被扣押多數是八仙的資產,僅120餘萬元是呂的公司資產,而呂的名下財產竟是0元。[96]不過扣押的金額太低,不足以賠償每人數百萬的賠款。[97]

賠償訴訟[编辑]

二周年,消基會為受害者團體訴訟。

賠償訴訟有團體訴訟2件(由消基會代表435人),至今尚在一審;未參與團訟的,43名被害人分為15案提起訴訟,[98]共1億3962萬多元,至2020年6月宣判了2件。[99]事發三年至2018年,呂忠吉沒拿出過半毛錢賠償這些死傷者。[100] 消基會召集律師吳榮達批評萬海航運(八仙樂園母公司)委託律師的訴訟策略令受害家屬難堪:

  • 傷者醫療復健收據少則幾十張,多則上千張,而萬海航運律師又幾乎對所有單據進行攻防。有關被害人家屬前往醫院探視與照顧的交通費用,萬海航運律師質疑交通費用不屬於被害人的必要費用。依據最高法院見解家屬照護可比照申請看護費用,萬海航運律師要求法院向醫院函查受害人是否有全天照顧的必要性。消基會秘書長吳榮達說,受害人出院回到家裡,家屬當然還是要照顧,可是被告律師對於全天還是半天照顧都有意見,造成非常大的困擾。樣樣都要舉證,對被害人而言,無疑是另一種折磨。[...]如此來回攻防,像是被迫要一再掀開傷疤似的。[11]
  • 中國、新加坡、美國籍的被害者,對方律師也要求所有費用資料都要經過公證或認證,當被害者收到消基會轉達的訊息要去公證時,消基會秘書長吳榮達說「真的是滿殘忍的,他們或家屬還得要很辛苦地去跑流程。」[11]

關於鑑定費,消基會召集律師吳榮達2018年4月24日表示,死傷本人或其家屬委請消基會提出民事賠償,依法整體案件僅需負擔6600元的訴訟費,不必再額外支出其他費用,至於被害傷者的日後傷勢鑑定費,金額2萬5000元以下原則由新北市政府、動用善款支應,超出部分才由死傷本人或其家屬負擔,但依目前已支出的鑑定費用,每件約在1萬多元,家屬應該不須在額外支出。[101]

監管部門[编辑]

行政處分[编辑]

國家賠償案起訴3部門怠職[编辑]

士林地檢署在2015年10月16日偵結本案,無公務員被追究刑事責任。[102]2017年11月9日,16名受害者家屬提起1億2,000萬元之國家賠償訴訟,指控八仙樂園「快樂大堡礁」(游泳池)未取得使用執照、消防局未公告管制噴放可燃性微細粉末,以交通部觀光局新北市政府內政部消防署怠於執行職務,求償新台幣1億2000萬元。[103]至2020年6月上訴中。[104]在2019年10月一審駁回。[104]

掀出醜聞[编辑]

台灣消防

火災前一個月的「消防檢查」、「救難演練」胡混通過[编辑]

2015年5月19日八仙樂園由新北市政府消防局做消防安全設備檢查,[45]6月18日八仙樂園進行「緊急救難及醫療急救系統演練」,兩者都予以通過。然則6月27日八仙樂園火災時,樂園方的消防應變與救難廣受批評。督導的公務員沒受行政處分。[105][106]

5月19日,八仙樂園由新北市政府消防局做消防安全設備檢查,緊急廣播設備合格,消防水龍滅火器操作亦合格。惟真的發生火災時,工作人員手腳大亂,「在園區部分第一時間沒有廣播,造成民眾不知道去做逃生或是說去那裡做處置」,新北市第三救災救護大隊副大隊長張志民批評。記者發現,八仙工作人員在消防檢查時,消防水龍滅火器的操作都有消防員在旁陪同,真的火災時就忘了操作。[45]

6月18日「救難演練」在後來受兩點批評:一,不包含大型災難演練;二,包含的演練內容也胡混通過。下分述之。一,演練模擬緊急通訊、跌倒、骨折溺水等四種危難情況。[107]其中市消防局支援後兩項——骨折溺水,惟演練僅假設只有一名傷者,沒有統籌如何大規模急救,也沒有訓練如何送出大量病患逃離現場,記者謂「安檢全破功」。[45]

二,演練內容是包括了「消防車由側門的員工出入口駛進」一項,惟6月27日彩色派對發生火災,消防車到場發現側門路線狹小、阻礙物多,無法出入;[108]由於這演練乃由新北市政府觀光旅遊局督導,另有市消防局市衛生局派出科員列席共七人,並於火災前一天6月26日簽發「安全維護檢查紀錄表」——一份評估樂園能否營業的文件——並批上結論意涵含糊的「准予備查」,6月27日火災後士林地方檢察署傳召相關科員質詢「『准予備查』究竟是合格或不合格」,他支支吾吾。[109]最終無任何公務員為此而受行政處分。[105][106]

巡視科員收免費門票[编辑]

八仙樂園沒執照、轉租國有土地[编辑]

地契屬農業用地,八仙樂園是違法建築,也沒對該違法建築的園區申請游樂設施執照。(本圖並非在八仙拍攝)

派對所在的游泳池屬「快樂大堡礁」園區,該園區土地在地契裡應屬農業用地,所以園區是違法建築應被取締;違法建築的園區自然未能申請游樂設施執照,卻一直違法經營;而且該農業用地乃國有土地,契約禁止轉租他人,派對本不應租得到該場所。[87][11][12]

代表燒傷者的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團在2017年5月表明,八仙樂園應負建築法刑責:觀光局在2005年核准八仙觀光遊樂業執照的面積是12.3166公頃,至2014年實際面積是31.58公頃,這些違規開發的土地被設置「快樂大堡礁」等八項玩水設施。其次,八仙樂園的土地是向財政部國有財產署租地,租約規定,對租賃基地不得作違背法令規定使用;不得將租賃基地轉讓或轉租他人。 2015年彩色派對火災在「快樂大堡礁」,換言之,八仙在沒執照地域設置遊樂設施,又違反契約轉租國有土地,違反建築法第91條第2款「建築物所有權人、使用人應護建築物合法使用與其構造及設備安全,若違法使用致他人於死者,應處1年以上、7以下有期徒刑」。[110]

財政部國有財產署指出,觀光局認定八仙舉辦派對,沒有依規定報請同意,就抽乾游泳池出租約,按契約在2017年3月提前終止租約、歸還土地。[111][41]

樂園停業破敗[编辑]

八仙樂園「幽浮迷航」水泡滑水道

八仙樂園在火災後受新北市政府行政訟訴困擾,停業空置破敗。三立新聞網2018年6月評論「一起公安意外,至今三年,三方沒能達成共識。家屬尚未得到應有賠償,市府和業者還在訴訟當中,樂園為此卡關停擺,想玩的民眾也湧入八仙臉書粉絲業留言『還我八仙』、『什麼時候復業?』。樂園周圍店家更是被迫倒閉,夏日蓬勃商機瞬間歸零,少了人潮進出八里,也減少當地許多工作機會,這樣的結果,看來全民皆輸。」[112][113]

在八仙樂園對面賣檳榔的感嘆,到八仙玩的遊客都會買檳榔及飲料,火災後只能靠老客戶及路過的大車司機來維持生計,生意差了3、4倍。附近賣魩仔魚的表示上門的客人幾乎都是鄰居,遊客不太會來買生鮮魚貨,因此八仙樂園停業對店內生意並未造成太大影響;但周邊的泳裝店及餐飲店很多已倒閉。附近商家指八仙樂園本來為八里當地帶來很多就業機會,停業後許多年輕人只好到外地工作。[41]

醫療資出[编辑]

誰買單——全民健康保險[编辑]

1年內,台灣全民健保花7.65億台幣醫治燒傷者

2015年6月30日,卫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险署(健保署)表示,此次事故中的所有傷者,自6月27日至9月30日期间三個月的医疗费全免,包括了健保不涵蓋的項目,如自行負擔費用、病房費差額及救護車、掛號費、膳食費及診斷書等全數費用;[114]看護喪葬醫美等項目費用不算在內。[115]上述款項由健保署墊付[114]再向新北市政府申請專案補助,新北市政府再以善款和求償所得還款。[115]全免對像包括未參加全民健康保險的非臺灣籍人。

一年後,健保署在2016年6月21日公布,「至今健保給付醫療費用計7.65億點,其中住院費用7.47億,門診費用0.18億點。健保署代新北市政府墊付2015年6月份至9月份「非健保給付項目自付費用(含部分負擔及外籍人士非健保保險對象之醫療費用)」計1.29億元,新北市政府已全數歸墊。」[3]這一年間的7.65億醫療費(約合美元2,400萬),除開499傷者,平均每人153萬(約合美元4.8萬)。健保署在2015年6月預估每人200萬元。[116]

健保署民事起訴八仙樂園與派對負責人,對醫療費用代位求償。不過,健保署醫務管理組專委張溫溫坦言,基於《健保法》的規定,代位求償只針對事件發生後1個月內的費用,因此健保雖然支出7.65億元,但只能求償第1個月支出的4.36億,因此餘下3.29億元「早就依法全民埋單」。[117]最終,法院裁定停止訴訟,因為應先扣除支付受害人有餘額後,才輪得到健保署,由此健保署官員坦承錢第1個月支出的4.36億也要不到。[118]

責任保險[编辑]

提供場地的八仙樂園所投保公共意外責任保險是向泰安產險承保,單一事件承保額2,000萬元,每一傷亡理賠上限是500萬元;主辦單位瑞博國際整合行銷在事前則向蘇黎世保險投保公共意外責任險3,000萬元,每一傷亡理賠上限是300萬元。[119]傳媒分析,指蘇黎世產險將視乎主辦單位的責任鑑定結果理賠;[119]至於八仙樂園是承租場地,八仙未遭刑事起訴,泰安不用賠,但泰安遵守承諾捐出2,000萬元協助受害人。[96]

受害者所獲政府補償與善款[编辑]

求償訴訟至2020年6月尚在審理,法律上受害者據《犯罪被害人保護法》向士林地檢署請領「犯罪被害補償金」(涵蓋醫療費、殯葬費、扶養、減少之勞動能力、精神撫慰金)[120],由犯罪被害人保護基金法務部編列預算支付,至2020年6月共已發放4億4282萬317元。

各界善款總計17億餘元(至2020年6月),由新北市社會局統籌分配,至2020年6月僅剩100~200萬元。[104]至2016年5月時,已支出11億餘元給受害者和家屬,用於生活照顧費、往生慰問金和陪伴照顧費等;其餘將予功能性、永久性損傷的傷者,支持其復建。[121]

另外,火災轄地主管部門與場地出租方亦捐出慰問金。新北市市長朱立倫指示,新北市政府社會局不論是否戶籍在新北市,凡重傷者先發放慰問金新臺幣一萬元,輕傷者五千元。[122]。八仙樂園總經理陳慧穎捐1億元成立公益信託基金幫助傷者。[123]

新法規[编辑]

台灣[编辑]

  • 責任險保險額度被提高。2015年9月交通部,將每人身體傷亡給付由200萬元提高至300萬元,每一事故身體傷亡給付從1,000萬元調整為3,000萬元,財產損失維持200萬元,保險期間總保額從2,400提高至6,400萬元。修正條文規定辦理特定活動,應另再投保單一活動3,200萬元的責任險,總投保最低金額9,600萬元。(《觀光遊樂業管理規則》新規)[124][125]
  • 「特定活動」要提交安全管理計劃。2015年11月15日起,交通部規定舉凡施放天燈、產生火焰或火星等方式的表演、爆竹煙火、載人熱氣球路跑等「特定活動」,應於活動前30日檢附含有動線管制、交通疏散、緊急救援、及投保文件的安全管理計畫,報請地方主管機關核准;未來若再發生像八仙的意外,仍由地方政府負責,觀光局依舊只是備查單位。(上據《觀光遊樂業舉辦應報經核准特定活動之檢附安全管理計畫》)[124][125]
  • 「大型群聚活動安全管理要點」,2015年11月內政部將聚集1000人以上、持續2小時以上定義為大型活動,適用對像為各級政府機關、公營事業機構及公私立學校辦理之大型群聚活動,「希望」各縣巿自行立法。不過這被批評只是「做樣子」,因為 《大型群聚活動安全管理要點》僅規管縣政府和學校活動,不管私人,八仙樂園事故不在規管範圍[126][127][128]
  • 另外,台北市法務局修《台北市消費者保護自治條例》,擴大投保公共意外責任險之消費場所範圍,將無建築物之消費場所納入應投保之範圍。將每人身體傷亡由新臺幣300萬元提高至600萬元、保險期間總保險金額由新臺幣3400萬元增至6600萬元。[129]

中國大陸[编辑]

2016年5月2日中國大陸公安部實行《大型群众活动中彩色粉末使用的规定》推荐性标准,规定了活粉末须符合美国材料与试验协会ASTM E1226标准的「粉尘云可燃性测试方法」。[133][134][135]

爭議[编辑]

政府、醫院、場地方、燒傷者家屬對此的應對,造成相當爭議。

各地禁止彩色粉末路跑[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 八仙樂園火災
……的訴訟與賠償列表
……的死因列表
……的醫療動員
……的爭議
大量學生傷亡事故

註釋[编辑]

  1. ^ [13]引文"起訴書認定屬於重傷,然為本院認定屬於普通傷害者,計有6位;起訴書認定為普通傷害,然為本院認定屬於重傷者有253位。是本案總計造成李珮筠等15位被害人死亡、林郁庭等331位被害人受有重傷、李世中等135位被害人受有普通傷害。" 由此計算,起訴書重傷=331-253+6=84人,起訴書普通傷=135-6+253 = 382人。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劉世怡. 八仙家屬將再議 士檢:被害人權益. 中央通訊社. 2015-10-16. 
  2. ^ 劉志原. 【更新】如果他沒跌倒 就不會有八仙塵爆. 台灣蘋果日報. 2015年10月16日 [2020年6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10日). 
  3. ^ 3.0 3.1 3.2 3.3 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 八仙粉塵暴燃事件發生週年,醫療照護情形說明. 衛生福利部官網. 2016-06-21 [2020年6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10日). 
  4. ^ 4.0 4.1 4.2 4.3 散熱氣孔吸入玉米粉 舞台電腦燈肇禍. 自由時報. 2015-10-17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7). 
  5. ^ 蘋果動新聞. 八仙塵爆原因 《蘋果》動畫還原起火瞬間. 蘋果日報. 2015-10-17.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蔡宗翰. 不小心碰上粉塵火災,我們該如何降低傷害?——《打火哥的30堂烈焰求生課》. 泛科學. 2019-09-17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1). 
  7. ^ 7.0 7.1 黃旭昇. CO2鋼瓶誤當滅火器 引發第2波塵爆. 中央通訊社.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2). 
  8. ^ 8.0 8.1 員工噴氣滅火苗 反引燃大爆炸. 蘋果日報. 2015-06-30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9. ^ 9.0 9.1 獨家》八仙塵爆報告出爐 電腦燈引燃玉米粉釀災. 自由時報. 2015-08-28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9). 
  10. ^ 10.0 10.1 李佳欣. 解晉一:下次的災難不會長一樣,只能把自己準備好. 康健雜誌. 2016-07-01 [2020-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8).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蕭介雲. 新新聞》八仙塵爆4周年,訴訟牛步被害人痛上加痛. 風傳媒. 2019-06-27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12. ^ 12.0 12.1 許伯崧. 不可言說的敏感詞:八仙國賠訴求案中的情感政治. 聯合報系鳴人堂. 2017-11-17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6). 
  13. ^ 13.00 13.01 13.02 13.03 13.04 13.05 13.06 13.07 13.08 13.09 13.10 13.11 13.12 13.13 13.14 13.15 13.16 13.17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合議庭審判長郭惠玲、陪席法官李郁屏、受命法官楊秀枝.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4年度矚訴字第1號(被告呂忠吉業務過失致死等案件(即八仙塵爆案)之判決結果. 台灣法律網. 2016-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原刊於司法院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新聞稿.
  14. ^ 西子灣音樂派對 色粉引爆嗨翻天. NOWnews. 2013-09-08 [2015-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2). 
  15. ^ 陳宜加. 八仙彩色派對 8千人瘋玩粉. 中時電子報. 2014-06-28 [2015-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31). 
  16. ^ 鮮明. 彩色派對出意外 空拍直升機墜落砸傷5人. 蘋果日報. 2014-09-07 [2015-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17. ^ 翁毓嵐、吳泓勳. 開公司涉不當得利、欠薪… 呂忠吉 弄臭一家開一家. 中國時報. 2015-06-29 [2015-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9). 
  18. ^ 網友直指八仙彩粉不專業 才釀成悲劇. 自由電子報. 2015-07-04 [2015-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9). 
  19. ^ 人群擠在乾泳池灌粉 想逃得攀越池壁. 聯合新聞網. 2015-06-29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1). 
  20. ^ 八仙樂園大火疑粉塵爆炸 Color Play曾保證安全性. ETtoday 東森新聞雲. 2015-06-28 [2015-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3). 
  21. ^ 「彩虹趴」爆炸 專家:粉塵爆炸勿輕忽. 聯合. 2015-06-27 [2015-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22. ^ 22.0 22.1 八仙塵爆 火災鑑定分格蒐證影像. 中央社. 2015-06-28 [2020-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23. ^ 讀者直擊 噴水柱滅火 慘 滿地人皮. 蘋果日報. 2015-06-29 [2015-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2). 
  24. ^ 小青龍婆婆. 拜託!別再玩彩色賽跑了!《全記錄》. udn網路城邦. 2013-08-27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1). 
  25. ^ 魏紜鈴. 缺管理規範 環團籲嚴禁彩粉. 台灣英文新聞. 2015-06-28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1).  原刊於中央社
  26. ^ 26.0 26.1 26.2 Color Play Asia彩色派對. 彩色派對 ~ 八仙水陸戰場準備開戰. facebook. 2015-04-15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0). 
  27. ^ 許逸群. 八仙大火百人送醫 劉伊心也在場玩彩色趴:真的很驚悚. ETtoday新聞雲. 2015年06月28日 [2020年6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10日). 
  28. ^ (藝人提供火災前拍下的影片)52家族中天. 20150628中天新聞 派對變調! 八仙大火 劉伊心、貝童彤都在場. Youtube. 2015年06月28日. 
  29. ^ 楊佩琪. 八仙塵爆誰搬色粉噴灑?呂忠吉含淚揭密:好友沈浩然. ETtoday新聞雲. 2015-10-20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30. ^ 30.0 30.1 王義仲,陳知學. 塵爆害15命 獨家專訪呂忠吉. 華視電視台. 2016-04-27 [2020-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30). 
  31. ^ 王義仲,陳知學. 塵爆害15命 獨家專訪呂忠吉. 華視電視台. 2016-04-27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30). 
  32. ^ 魏紜鈴. 彩虹趴DJ阿莉殺 臉書自責說抱歉. 中央通訊社. 2015-06-28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1). 
  33. ^ 33.0 33.1 33.2 黃旭昇、王鴻國、蘇龍麒. 彩粉一噴引閃燃 百人陷海. 中央通訊社. 2015-06-27 [2015-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8). 
  34. ^ 賴建志、戴偉臣. 八仙塵爆/以為特效!辣妹拍到塵爆瞬間 火像有意識追人跑. 三立新聞台. 2015-06-28 [2015-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4). 
  35. ^ 郝雪卿. 八仙塵爆逾5百傷 其中194人重傷. 中央通訊社. 2015-06-28 [2015-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36. ^ 【獨家】爆炸瞬間影片曝光 百人被火紋身彷彿人間煉獄. 蘋果日報. 2015-06-27 [2015-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37. ^ 八仙粉塵爆炸起火…舞台人員噴氣欲滅 反助火勢增長. ETtoday新聞雲. 2015年06月30日 [2020年6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10日). 
  38. ^ 林金宏. 「三個提問」檢視八仙事件後我們學到什麼?. 聯合報系願景工程. 2016-03-02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1). 
  39. ^ 39.0 39.1 林金宏. 八仙燃燒事件該如何處置?. 聯合報系願景工程. 2016-05-18 [2020-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1). 
  40. ^ (附影片訪問)八仙塵爆百人火海逃!目擊男驚:像地獄,漂漂河都是血. ETtoday新聞雲. 2015年06月2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41. ^ 41.0 41.1 41.2 (圖集)曾伯愷、黃子騰、莊淇鈞. 【塵爆重生6】釀15死471人輕重傷 八仙樂園占國有地終於拆了. 台灣蘋果日報. 2019-06-23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42. ^ 42.0 42.1 讀者直擊 噴水柱滅火 慘 滿地人皮. 台灣蘋果日報. 2015-06-29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43. ^ 龍珮寧. 遇塵爆先救人 馬偕護:我們是急診人. 中央通訊社. 2015-06-30 [2015-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3). 
  44. ^ 任羿馨. 【更新】八仙爆炸逾百人傷 民眾:傷者太多救不完. 蘋果日報. 2015-06-27 [2015-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3). 
  45. ^ 45.0 45.1 45.2 45.3 林耿賢. 安檢演練都合格!塵爆未廣播 八仙破功. TVBS官網. 2015-06-29 [2020-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46. ^ 46.0 46.1 46.2 46.3 46.4 46.5 46.6 張貴翔. 逃生無門 容600人卻擠4千樂園 消防演練剛過關「玩假的」. 台灣蘋果日報. 2015-06-29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47. ^ 47.0 47.1 中天電視. 2017.06.25中天調查報告完整版 塵爆2週年重生之路. YouTube. 2017-06-25.  影片8:57-10:40處。
  48. ^ 48.0 48.1 48.2 48.3 李佳欣. 八仙塵爆專題/戴誌毅:本來以為去支援,突然變成總指揮. 康健雜誌. 2016-07-01 [2020-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6). 
  49. ^ 八仙塵爆全面搶救 統計出動1092人、144輛救護車. Ettoday. 2015-06-28 [2020-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7). 
  50. ^ 八仙塵爆/彩粉閃燃 3大謬誤澄清. 聯合報.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3). 
  51. ^ 最高行政法院第一庭審判長法官劉鑫楨. 107年度判字第146號. 司法院. 2018-03-15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52. ^ 52.0 52.1 八仙塵爆原因出爐 檢:電腦燈吸入粉塵高溫引爆. 台灣蘋果日報. 2015年10月16日 [2020年6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7日). 
  53. ^ 盧守謙. 粉塵爆炸6個雷 八仙全踩了. 聯合報評論. 2015-06-29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10). 
  54. ^ 劉尹絜. 八仙爆炸案》奪命CO2!工讀生錯拿鋼瓶滅火 引發第2波塵爆. 風傳媒. 2015-06-30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1). 
  55. ^ Carbon Dioxide Extinguishers. The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s Environmental Health and Safety Department.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21). 
  56. ^ Fire Extinguisher Types. Port Ludlow Fire and Rescue, Port Ludlow, WA, USA.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57. ^ 57.0 57.1 人群集中抽乾泳池再「噴粉」 八仙塵爆逃生難. ETtoday新聞雲. 2015-06-29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8). 
  58. ^ (影片)20150629中天新聞 僅能從剪票口逃生 原來..八仙有後門. YouTube. 2015-06-29. 新聞稿見劉至展 、 張若妤. 僅能從剪票口逃生 原來八仙有後門. 中時電子報. 2015-06-29. 
  59. ^ 救護車進出不得 主題樂園醫療消防 跨部會視察. 人間福報. 2015-06-29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8). 
  60. ^ 衛生福利部公共關係室. 衛福部因應八仙樂園粉塵爆炸事件專案小組第七次會議說明. 衛生福利部官網. 2015-07-05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截至7月5日中午12時止,計有434人繼續留院治療在48家醫院,其中282人在加護病房,237人病危,2人死亡[...]依現有資料分析,平均燒燙傷面積約45%,燒燙傷面積大於40%之傷病患計有257人,其中80%以上傷患人數共24人。 
  61. ^ 八仙塵爆超低死亡率 外國學者:不可思議. yahoo新聞. 2016-06-10 [2016-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2). 
  62. ^ 八仙樂園爆炸受傷送醫名單一覽表 (PDF). 新北市政府消防局. 2015-06-28 [2015-06-2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6-30) (中文(台灣)‎). 
  63. ^ 八仙樂園爆炸意外 新北市公布330人受傷送醫名單. 自由時報. 2015-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3). 
  64. ^ (截至6月28日18時0分)賴筱桐. 轉院重複計算 八仙塵爆傷者下修至498人(內附名單). 自由時報. 2015-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30). 
  65. ^ (截至6月29日14時35分)【不斷更新】八仙塵爆/完整死傷名單 雙北醫院救護資訊. 三立新聞網. 2015-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66. ^ 八仙樂園粉塵暴燃專區首頁 > 病人收治情形. 衛生福利部. 2015-07-07 [2015-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7) (中文(台灣)‎). 
  67. ^ 最新!八仙塵爆8外籍人士 外交部:7位入院治療. ETtoday新聞雲.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2). 
  68. ^ 兩陸女研究生重度燒傷一昏迷. 星島日報. 2015-06-29 [2020-06-28] (中文(香港)‎). 
  69. ^ 歷經八仙塵爆 交大中國籍學生今日畢業. 台灣蘋果日報. 2017-06-04 [2020-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70. ^ 同行致遠 再創奇蹟交通大學105學年度開業典禮. 台灣竹塹電子報. 2017-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71. ^ (圖)台八仙樂園塵爆‧獅城女生80%燒傷 乘醫療專機回國治療. 光明日報. 2015-07-01 [2020-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5). 
  72. ^ (圖)陳曉妍父冀女兒盡快回港就醫. 星島日報. 2015年6月30日 [2020年6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25日). 
  73. ^ 國際校3港女 赴台畢業旅行變悲劇. 香港蘋果日報. 2015年06月30日 [2020年6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25日). 
  74. ^ (圖)台湾彩跑事故:无名英雄救重伤香港女生出火海. 新浪網. 2015年07月02日 [2020年6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25日).  原刊於《明報》.
  75. ^ (圖)受傷3港女就讀上海國際學校 赴台畢業旅行. 香港東方日報. 2015年06月29日 [2020年6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25日). 
  76. ^ 76.0 76.1 林良齊、魏怡嘉. 八仙塵爆勞保給付 月底到期. 中國時報. 2020-06-23 [2020-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1). 
  77. ^ 受創師生概況統計圖表. 台灣教育部. 教育部八仙樂園粉塵暴燃事件服務專區. [2015-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5) (中文(台灣)‎). 
  78. ^ 八仙塵爆5百傷 含18名軍人. 中央通訊社. 2015-06-29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5). 
  79. ^ 台灣八仙樂園「人間煉獄」 傷者父親:女兒一生都毀了. 香港經濟日報. 2015-06-29 [2020-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80. ^ 家屬馬英九前哭訴:我女兒比你的漂亮 一生毁了. 明報加東版. 2015-06-29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81. ^ 李振豪. 【鏡相人間】家變 八仙塵爆2年後. 鏡週刊. 2017-06-19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82. ^ 「我女兒很美 這輩子毀了」才18歲 全身9成灼傷 家屬崩潰 擬組自救會. 台灣蘋果日報. 2015-06-29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83. ^ 疑壓力大 塵爆傷者父自殺身亡. 公視新聞網. 2015-07-19. 
  84. ^ 蕭博文. 八仙塵爆釀15死 呂忠吉判刑5年定讞. 中央社. 2018-12-12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7). 
  85. ^ 劉世怡. 八仙塵爆案 樂園董事長陳柏廷不起訴確定. 台灣中央通訊社. 2019-11-11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86. ^ 86.0 86.1 86.2 法操司想傳媒. 法操/八仙案的起訴與不起訴,檢方標準一樣嗎?. 聯合報系願景工程. 2016-06-24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87. ^ 87.0 87.1 87.2 87.3 87.4 87.5 87.6 87.7 87.8 87.9 劉峻谷. 【有黑幕?】資深律師:八仙老闆不起訴 疑有六大黑幕. TVBS官網. 2017-05-22 [2020-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88. ^ 88.0 88.1 八仙塵爆12死487傷僅起訴呂忠吉 八仙董座沒事. 台灣蘋果日報. 2015-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7). 
  89. ^ 89.0 89.1 劉峻谷. 轉租無使用執照泳池 八仙真的沒有刑事責任. TVBS官網. 2017-05-23. 
  90. ^ 劉峻谷. 塵爆死傷慘 八仙顯神通責任不沾鍋 外界質疑後台硬?. TVBS官網. 2017-05-22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91. ^ 張孝義. 親挑女婿 徒弟辯護 前檢察總長領軍 八仙姊弟脫困. 周刊王. 2015-10-23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92. ^ (圖集)八仙陳家姐弟全身而退 因為律師是他.... 華視電視台. 2015-10-21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93. ^ 八仙塵爆將滿2年 呂忠吉仍喊無辜. 台灣蘋果日報. 2017-05-25 [2017-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2). 
  94. ^ 最高法院審理107年度台上字第4570號呂忠吉業務過失致人於死案件(即八仙樂園塵爆案)新聞稿. 台灣最高法院刑事第三庭. 2018-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7). 
  95. ^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 104矚訴1. 2016-04-26. [永久失效連結]
  96. ^ 96.0 96.1 八仙抗告 呂財產0元 到底誰來賠償. 台灣蘋果日報. 2015-10-17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97. ^ 楊佩琪. 民事賠償、政府求償 呂忠吉和八仙付得起?. ETtoday新聞雲. 2016年04月26日 [2020年6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9日). 
  98. ^ 478被害人向八仙樂園求償100億. 台灣蘋果日報. 2018-05-08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99. ^ 鄺郁庭. 17歲少女跑趴「全身53%灼傷」毀一生 纏訟5年終獲賠717萬成首例. ETtoday新聞雲. 2020年05月30日 [2020年6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10日). 
  100. ^ 黃子騰、莊淇鈞、曾伯愷. 【塵爆3年-6】435人受害求償99億 呂忠吉半毛未賠. 台灣蘋果日報. 2018-06-26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101. ^ 胡守得. 八仙被告律師請求駁回全數賠償. TVBS官網. 2018-04-24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102. ^ 安檢有詭?新北官員收一疊八仙門票 檢方立案查貪瀆. 三立新聞網. 2015-10-22. 
  103. ^ 蕭博文. 八仙塵爆國賠案 罹難者家屬一審敗訴. 台灣中央通訊社. 2019-10-01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1). 
  104. ^ 104.0 104.1 104.2 李奕緯. 【塵爆夢魘6】400多名受害人求償100億 僅1人獲判賠717萬. 台灣蘋果日報. 2020-06-03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105. ^ 105.0 105.1 第2屆第3次定期會邱議員婷蔚發言. 新北市議會邱婷蔚議員質詢記錄. 2016-05-23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106. ^ 106.0 106.1 放.擂台. 三年過去了!侯友宜只顧自己「八仙過海」,罔顧八仙塵爆傷者權益. 2018-06-28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107. ^ 金仁晧. 塵爆前一天督導 新北官員結論「准予備查」. 自由時報. 2015-10-16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9). 
  108. ^ 王宏舜. 安檢人員疑收八仙門票 士林地檢署分案. 聯合報. 2015-10-22 [2020-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9). 
  109. ^ 金仁晧、吳仁捷、何玉華. 八仙救難演練 新北官員被爆收贈票. 自由時報. 2015-07-30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110. ^ 劉峻谷. 轉租無使用執照泳池 八仙真的沒有刑事責任. TVBS官網. 2017-05-23. 
  111. ^ 國產署欲提前收回租地 八仙恐難再開門. 三立新聞網. 2017-05-22. 
  112. ^ 詹千雁. 八仙三周年/復業仍無期!空拍園區放三年變「黑水池」. 三立新聞網. 2018-06-27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113. ^ 李熊. 【被遺忘的樂園】等不到重新開幕!全台最大的水上樂園拆了—八仙水上樂園. 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 2019-09-02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後來轉載為李熊. 【情報】被遺忘的樂園—八仙水上樂園. 巴哈姆特電玩資訊站. 2019-09-19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114. ^ 114.0 114.1 孫曜樟. 八仙塵暴傷患非健保給付費用 新北市政府全扛. ETtoday新聞雲. 2015-06-30 [2015-06-30]. 
  115. ^ 115.0 115.1 八仙傷者 3個月免付醫藥費. 聯合報.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2). 
  116. ^ 塵爆醫療費 健保署:粗估每人約200萬元. 蘋果日報. 2015-06-30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3). 
  117. ^ 張雅雯. 代位求償3限制 八仙塵爆 7.37億健保費全民埋單. 中時時報周刊. 2016-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118. ^ 魏怡嘉. 支出八仙塵爆4億 也要不到. 中國時報. 2018-02-04. 
  119. ^ 119.0 119.1 【更新】八仙傷亡 蘇黎世個案最高賠300萬. 蘋果日報. 2015-06-28 [2015-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1). 
  120. ^ 法務部. 犯罪被害人保護法(修正日期:民國104年12月30日). 全國法規資料庫. 2015-12-30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121. ^ 李文正、林偉信、魏怡嘉、陳心瑜. 八仙塵爆》被害人求償209億 錢哪來?. 中國時報. 2016-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122. ^ 新北市政府慰問八仙樂園爆炸案受傷民眾 重傷者先發放1萬 輕傷者5千 後續持續關懷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6-30.
  123. ^ 快訊/捐1億!八仙總經理哭:像租房怎知這麼多人受傷. ETtoday 東森新聞雲. 2015-06-29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9). 
  124. ^ 124.0 124.1 江星翰. 煙火秀等特定活動 最低投保9,600萬. 現代保險新聞網. 2015-10-14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125. ^ 125.0 125.1 黃惠聆. 路跑、煙火、天燈等特定活動 公共責任險保額. 工商時報. 2015-11-15 [2020-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6). 
  126. ^ 單信瑜. 為什麼「大型群聚活動安全管理要點」是場騙局(下)?. 聯合報系願景工程. 2016-02-22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4). (作者單信瑜台灣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
  127. ^ 王鼎棫. 從八仙訴請國賠,看國家的保護義務. 聯合報系鳴人堂. 2017-11-20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3). 
  128. ^ 法操司想傳媒. 八仙塵爆一週年:頒訂不能用的管理要點,政府何時才能積極有為?. 關鍵評論網. 2016-06-29. 
  129. ^ 129.0 129.1 八仙塵爆 說好的修法進度如何了?. Yahoo奇摩新聞. 2016年6月27日 [2020年6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9日). 
  130. ^ 黃村杉. 八仙塵爆殷鑑 新北大型群聚活動管理自治條例上路. 台灣中央通訊社. 2019-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1). 
  131. ^ 王兆麟. 花蓮頒訂大型群聚活動安全管理自治條例 保障活動安全. ettoday新聞雲. 2018年05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1). 
  132. ^ 桃園市大型群聚活動安全管理說明 (PDF). 桃園市政府官網. 2018年8月.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0-08-11). 
  133. ^ (規定全文)大型群众活动中彩色粉末使用的规定. 四川省雅安市公安局官網. 2017-06-02 [2020-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原本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於2016-05-02发布.
  134. ^ 公安部关于发布2016年度公共安全行业标准的公告. 中国安全防范产品行业协会中國安防行業網. 2017-06-13 [2020-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原本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網站2017年1月24日刊出.
  135. ^ 有种跑步需要在一堆彩色粉末里穿行,这活动引入中国后都发生了啥?. 好奇心日報. 2016-06-20 [2020-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136. ^ 上海、沈阳相继停办“彩虹跑”. 太原晚报. 2015-07-03 [2015-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9) (中文(中国大陆)‎). 
  137. ^ 吸取台湾粉尘爆炸事故教训 彩色跑重庆站活动取消. 央广网. 2015-07-05 [2015-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6) (中文(中国大陆)‎). 
  138. ^ 高永文. 立法會急切質詢一題:擬使用噴灑顏料或粉末活動的申請. 香港政府新聞公報e. 2015年7月8日 [2020年6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10月31日). 
  139. ^ 高永文. 立法會急切質詢二題:申請公眾娛樂場所牌照. 香港政府新聞公報. 2015年7月8日 [2020年6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10月31日). 
  140. ^ 王鼎棫. 從八仙訴請國賠,看國家的保護義務. 聯合報系鳴人堂. 2017-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3). 
  141. ^ It's penang government, not Pakatan, says Guan Eng. The Malaysian Insider. 2015-07-02 [2015-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02). 
  142. ^ 台灣八仙塵爆 泰總理下令禁用彩色粉塵. 自由时报. 2015-06-29 [2015-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143. ^ 台湾イベント火災事故を受けたColor Me Rad開催に関するお知らせ (PDF). [2015-07-2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7-13) (日语). 

外部連結[编辑]

派對參加者GoPro第一視角
新聞圖集
自由時報》的新聞照合集:八仙樂園粉塵閃燃傷及數百人 宛如人間煉獄. 2015-06-27.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主辦方
媒体报道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