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暗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暗黑
Dark
《暗黑》第二季台湾海报
《暗黑》第二季台湾海报
类型
开创
主演主要角色
国家/地区 德国
语言德语
季数3
集数26(每集列表
每集长度44-73分钟
配乐Apparat英语Apparat (musician)
片头曲Goodbye-Apparat英语Apparat (musician)(feat. Soap&Skin英语Soap&Skin[4]
作曲班·佛洛斯特英语Ben Frost (musician)
制作
执行制片
拍摄地点德国
摄影尼古拉斯·山梅勒[5]
制作公司Wiedemann & Berg 电视
播出信息
首播频道Netflix
图像制式4K (UHD)
播出日期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2020年6月27日 (2020-06-27)
各地节目名称
中国大陆暗黑
台湾
港澳
新加坡暗黑
外部链接
官方网站

暗黑》(英语:Dark)是一部由巴伦·博·欧达尔英语Baran bo Odar扬特耶·弗里泽英语Jantje Friese共同开创的德国科幻惊悚网络剧集[5][6][7]。剧集设定在一个虚构德国小镇——温登,讲述了当地一名孩童失踪,促使四个家庭不顾一切地寻找答案,继而揭发某个出人意料,且绵延三代的秘密。《暗黑》探索了时间存在的意义和其对人性的影响。

《暗黑》是Netflix的第一部德语原创剧集,2017年12月1日于Netflix串流服务首映。 第一季获得了大部分评论家的正面评价,也被评论家跟Netflix的另一部剧集《怪奇物语》进行比较[8][9][10]

《暗黑》第2季于2019年6月21日发布,受到评论称赞[11][12]。最终季第3季则于2020年6月27日上线[13]

剧情[编辑]

德国小镇温登开始有儿童陆续失踪[14],重新点燃了居住在那里的四个家族,他们分崩离析、过着双面生活且有着黑暗的过往,并揭露了一个横跨四代的秘密。剧集跟随三个人的视角:约拿·康瓦——一名难以接受父亲自杀的青少年;乌利希·尼尔森警官——他的弟弟在33年前失踪了;以及警察局长夏绿蒂·多普勒。

故事开始于2019年,后透过时空旅行将故事线延伸到1986年和1953年,于此同时剧集几个核心家庭中的某些成员意识到,当地核电厂地下的洞穴存在一个虫洞,而核电厂是由在当地颇有影响力的蒂德曼家族管理。在第一季中,关于康瓦、尼尔森、多普勒和蒂德曼家族的秘密开始被揭露,随着失踪的儿童与小镇的历史和居民之间的联系越来越明显,他们的生活开始瓦解。

第二季继续讲述第一季终几个月后,分别在2020年、1987年和1954年的几个密不可分的家庭试图与失踪的亲人重聚。新增的故事线则设置在2053年和1921年,为谜题添加了更多层面,并探索了秘密的西蒙多组织——为温登居民的终极命运而在悄然战斗的一股主要力量。同时本季不断倒数计算著世界末日到来——将摧毁温登并使许多当地居民丧生。

第三季也是最后一季,故事依循四个家庭在2020年世界末日之后穿插时空而进行。同时带引出另一个平行世界,此世界系连着第一季的事态。 第三季包括第一世界的1888年、1954年、1987年、2020年和2053年,以及第二世界的2019年和2052年,各个群体各自在两个世界进一步发展自己的期望。

演员和角色[编辑]

第1季主要发生在2019年,故事线扩展到1986年和1953年,以及在当季最后一幕的2052年,一些角色由多名演员饰演不同的年龄。

第2季发生在第1季后几个月,分别描绘在2020年、1987年和1954年的初始故事,并同时继续2053年的未来故事线,以及新增了在1921年的第五条故事线。

第3季发展出以1888年为背景的故事情节,以及以许多主要角色在第二个平行世界出现的另一个状况。

主要角色[编辑]

角色 描述 生命时期 演员 出场季数
1 2 3
约拿·康瓦
Jonas Kahnwald
一名高中学生,为他父亲自杀的事实苦苦挣扎。
一个时空旅人,被称为“异乡人”。
西蒙多的领袖,又名“亚当”。
青少年 路易斯·霍夫曼 主演
成年 安德烈亚斯·皮特斯柯曼英语Andreas Pietschmann 主演
老年 迪特里克·霍林德柏默英语Dietrich Hollinderbäumer Does not appear 主演
米凯尔·尼尔森/米切尔·康瓦
Mikkel Nielsen / Michael Kahnwald
本名米凯尔·尼尔森,乌利希和卡塔琳娜最小的孩子,在2019年失踪。
穿越到1986年后被护理师伊妮丝收养,改名米切尔·康瓦。
约拿的父亲,一名在剧集开头自杀的艺术家。
小孩 达安·伦纳德·利布林茨德语Daan Lennard Liebrenz 主演
成年 塞巴斯蒂安·鲁道夫德语Sebastian Rudolph 主演 客串
汉娜·康瓦
Hannah Kahnwald
汉娜·克鲁格,一个害羞的年轻女孩,暗恋乌利希
约拿的母亲和米切尔的妻子,一名按摩治疗师,与乌利希有染
青少年 艾拉·李德语Ella Lee 主演 客串
中年 马娅·舍内德语Maja Schöne 主演
伊妮丝·康瓦
Ines Kahnwald
一个年轻的女孩
米凯尔的养母,一名护理师
约拿的疏远的祖母
青少年 莉娜·乌泽多夫斯基德语Lena Urzendowsky 常设 Does not appear 客串
中年 安妮·拉特-波列德语Anne Ratte-Polle 主演 客串
老年 安吉拉·温克勒英语Angela Winkler 主演 Does not appear
塞巴斯蒂安·克鲁格
Sebastian Krüger
汉娜的蓝领阶级的父亲 中年 丹尼斯·舒密特
Denis Schmidt
主演 Does not appear
丹尼尔·康瓦
Daniel Kahnwald
伊妮丝的父亲,温登的警察局长 中年 弗洛里安·潘兹纳英语Florian Panzner 主演 客串
玛莎·尼尔森
Martha Nielsen
乌利希和卡塔琳娜中间的孩子,巴尔托斯的女友和约拿的爱慕对象
温登世界末日的另一个平行世界幸存者,异次元世界成员,被称为“女性的异乡人”
异次元世界领袖,又名“夏娃”
青少年 丽莎·维卡里德语Lisa Vicari 主演
中年 妮娜·克朗雅格德语Nina Kronjäger Does not appear 主演
老年 芭芭拉·努瑟德语Barbara Nüsse Does not appear 主演
马格努斯·尼尔森
Magnus Nielsen
乌利希和卡塔琳娜的长子
西蒙多的成员
一名高中学生,困扰于他弟弟米凯尔的失踪
青少年 莫里茨·杰恩英语Moritz Jahn 主演
中年 沃尔夫拉姆·科赫德语Wolfram Koch (Schauspieler) Does not appear 常设 主演
乌利希·尼尔森
Ulrich Nielsen
一名高中学生,困扰于他弟弟麦斯的失踪
卡塔琳娜的丈夫;马格努斯、玛莎和米凯尔的父亲;一名警官
精神科病房的病人,被称为“那个督察”
青少年 路德·伯克曼
Ludger Bökelmann
主演 Does not appear 客串
中年 奥利弗·马萨奇英语Oliver Masucci 主演
老年 温法力德·格拉泽德英语Winfried Glatzeder Does not appear 主演 常设
卡塔琳娜·尼尔森
Katharina Nielsen
乌利希的女友,一名高中学生
乌利希的妻子;马格努斯、玛莎和米凯尔的母亲;一名高中校长
青少年 妮勒·特雷布斯德语Nele Trebs 主演 客串 常设
中年 乔迪丝·翠贝尔英语Jördis Triebel 主演
麦兹·尼尔森
Mads Nielsen
乌利希失踪的弟弟 小孩 瓦伦丁·奥珀曼
Valentin Oppermann
主演 Does not appear
特隆德·尼尔森
Tronte Nielsen
艾格尼丝的儿子,刚来到温登
亚娜的丈夫;乌利希和麦兹的父亲;一名记者
亚娜的丈夫;乌利希的父亲;马格努斯、玛莎和米凯尔的祖父
青少年 乔雄·马龙
Joshio Marlon
常设 客串
中年 菲利克斯·克莱默德语Felix Kramer (Schauspieler) 主演 Does not appear 客串
老年 华尔德·克雷耶英语Walter Kreye 主演 客串 常设
亚娜·尼尔森
Jana Nielsen
一个年轻的女孩
特隆德的妻子;乌利希和麦兹的母亲
特隆德的妻子;乌利希的母亲;马格努斯、玛莎和米凯尔的祖母
青少年 里克·辛德勒
Rike Sindler
常设 Does not appear 客串
中年 安妮·列宾斯基
Anne Lebinsky
主演 Does not appear 客串
老年 塔哈·赛布特德语Tatja Seibt 主演 客串 Does not appear
艾格尼丝·尼尔森
Agnes Nielsen
巴尔托斯与西利亚的女儿,诺亚的妹妹
特隆德的母亲,刚回到温登
小孩 海伦娜·皮斯克德语Helena Pieske Does not appear 客串 Does not appear
成年 安婕·特拉乌 主演 常设
法兰西丝卡·多普勒
Franziska Doppler
彼得与夏绿蒂的大女儿,约拿、马格努斯和玛莎的同学,二人均对玛莎有好感
西蒙多的成员
青少年 姬娜·史蒂毕兹德语Gina Alice Stiebitz 主演
成年 凯瑞娜·维泽英语Carina Wiese Does not appear 主演
伊莉莎白·多普勒
Elisabeth Doppler
彼得与夏绿蒂的小女儿,法兰西丝卡哑巴失聪的妹妹
温登世界末日的幸存者的领袖,诺亚的妻子和夏绿蒂的母亲
小孩 卡洛塔·冯·法肯海恩德语Carlotta von Falkenhayn 主演
成年 桑德拉·伯格曼德语Sandra Borgmann Does not appear 主演
彼得·多普勒
Peter Doppler
黑尔格的儿子,在母亲去世后前往温登
黑尔格的儿子,法兰西丝卡和伊莉莎白的父亲,约拿的心理医生
青少年 Does not appear 客串
中年 斯蒂芬·坎普沃斯英语Stephan Kampwirth 主演
夏绿蒂·多普勒
Charlotte Doppler
诺亚与伊莉莎白所生的女婴
一个年轻女人,由她的监护人H·G·坦浩斯扶养长大
彼得的妻子;法兰西丝卡和伊莉莎白的母亲;温登的警察局长
婴儿 Does not appear 客串
青少年 史蒂芬妮·阿玛蕾尔德语Stephanie Amarell 主演 Does not appear 客串
中年 卡罗莉内·艾希霍恩英语Karoline Eichhorn 主演
黑尔格·多普勒
Helge Doppler
贝恩德和格蕾塔的儿子
彼得的父亲,一名发电厂的保安
精神科病房的病人
小孩 汤姆·菲利普
Tom Philipp
主演 常设
中年 彼得·史耐特英语Peter Schneider (actor) 主演 常设 客串
老年 赫尔曼·贝叶尔德语Hermann Beyer (Schauspieler) 主演 Does not appear 主演
贝恩德·多普勒
Bernd Doppler
格蕾塔的丈夫,黑尔格的父亲,核电厂的创办人
黑尔格的父亲,核电厂的前任厂长
中年 安纳托·陶布曼英语Anatole Taubman 主演 Does not appear 客串
老年 米高·文度英语Michael Mendl 主演 客串
格蕾塔·多普勒
Greta Doppler
贝恩德的妻子,黑尔格的母亲 中年 康黛拉·薇格德语Cordelia Wege 主演 常设 客串
H·G·坦浩斯
H.G. Tannhaus
一名钟表匠
夏绿蒂的监护人,一名钟表匠、理论物理学教授和"穿越时空"的作者
成年 安德·克拉维特英语Arnd Klawitter 主演 客串 常设
老年 克利斯汀·史迪尔德语Christian Steyer 主演 客串 主演
巴尔托斯·蒂德曼
Bartosz Tiedemann
蕾吉娜和亚历山大的儿子,约拿最好的朋友和玛莎的男友
诺亚和艾格尼丝的父亲,西蒙多的成员
青少年 保罗·路克斯德语Paul Lux (Schauspieler) 主演
成年 罗曼·尼尼卡德语Roman Knižka Does not appear 客串 常设
蕾吉娜·蒂德曼
Regina Tiedemann
克劳蒂亚的女儿
亚历山大的妻子,巴尔托斯的母亲,一名酒店经理
青少年 莉迪亚·麦克里兹
Lydia Makrides
主演 客串
中年 德柏拉·凯夫曼德语Deborah Kaufmann 主演
亚历山大·蒂德曼
Aleksander Tiedemann
一个神秘的年轻男人,本名为波里斯·尼沃德但盗用了亚历山大·科勒的身份
蕾吉娜的丈夫(婚后冠妻姓),巴尔托斯的父亲,核电厂的厂长
青年 贝拉·加博尔·伦茨德语Béla Gabor Lenz 客串
中年 彼得·班奈狄克德语Peter Benedict 主演
克劳蒂亚·蒂德曼
Claudia Tiedemann
伊根和多丽丝的女儿,黑尔格的课外教师
蕾吉娜的母亲,核电厂的厂长
一个与西蒙多对立的时空旅人
青少年 格温多琳·格贝尔
Gwendolyn Göbel
常设 客串
中年 茱莉卡·詹金斯英语Julika Jenkins 主演
老年 丽莎·克罗伊策英语Lisa Kreuzer 常设 主演 常设
伊根·蒂德曼
Egon Tiedemann
克劳蒂亚的父亲,一名警官
克劳蒂亚的父亲,一名快要退休的总督察,调查麦兹失踪案
成年 赛巴斯汀·胡克德语Sebastian Hülk 主演 常设
老年 克利斯汀·佩佐德语Christian Pätzold 主演 常设
多丽丝·蒂德曼
Doris Tiedemann
克劳蒂亚的母亲和伊根的妻子 成年 露易丝·海尔英语Luise Heyer 主演 常设
汉诺·托伯/诺亚
Hanno Tauber / Noah
艾格尼丝的哥哥,西蒙多的追随者
一名神父和西蒙多的成员
青少年 马克斯·施梅芬尼德语Max Schimmelpfennig Does not appear 主演
成年 马克·瓦斯科英语Mark Waschke 主演
西利亚·蒂德曼
Silja Tiedemann
汉娜和伊根的女儿 ,克劳蒂亚同父异母的姊妹
巴尔托斯妻子,诺亚同艾格尼丝的母亲
世界末日的幸存者,伊丽莎白的手语翻译 ,被称为“未来的女孩”
小孩 奥罗拉·德维西德语Aurora Dervisi Does not appear 客串
成年 尼利斯·布伦霍斯特英语Lissy Pernthaler Does not appear 客串
青少年 蕾亚·冯·艾肯英语Lea van Acken 客串 主演

常设角色[编辑]

角色 年份 描述 演员 出场季数
1 2 3
克拉拉·施拉格

Clara Schrage

2019 照料黑尔格·多普勒的护士 莉娜·多瑞里德语Lena Dörrie 常设 Does not appear
2019 高中科学老师 尼尔斯·布伦霍斯特德语Nils Brunkhorst 常设 Does not appear 常设
1986-1987 卡塔琳娜的朋友 塔拉·费歇尔德语Tara Fischer 常设
克劳森

Clausen

2020 一名警方的调查人员,来到温登负责带领失踪人口专案组 西尔维斯特·格洛斯英语Sylvester Groth Does not appear 主演 Does not appear
托本·沃勒

Torben Wöller

2019-2020 一名初级警官,贝尼/贝纳黛特的哥哥 利奥波德·霍尔宁德语Leopold Hornung 常设
尤根·奥本多夫

Jürgen Obendorf

2019-2020 艾瑞克·奥本多夫的父亲 汤姆·贾恩德语Tom Jahn 常设 Does not appear
埃达·海曼

Edda Heimann

2019 一名病理学家 安娜·柯尼格德语Anna König 常设 Does not appear 常设
亚辛·弗里斯

Yasin Friese

2019 伊莉莎白·多普勒的朋友 维科·米克

Vico Mücke

常设 Does not appear
乌多·迈耶

Udo Meier

1953-1954 一名病理学家 亨宁·皮克德语Henning Peker 常设 Does not appear
塞尔玛·阿伦斯

Selma Ahrens

1986 一名个案工作者 芭芭拉·菲利普德语Barbara Philipp 常设 Does not appear
艾瑞克·奥本多夫

Erik Obendorf

2019 一个在2019年失踪的青少年毒贩 保罗·拉敦

Paul Radom

常设 Does not appear
贝尼/贝纳黛特

Benni/Bernadette

2019-2020 一名跨性别妓女,托本的妹妹 安东·鲁布索夫德语Anton Rubtsov 常设
多纳塔·克劳斯

Donata Kraus

1986 一名护士,伊妮丝·康瓦的同事 安娜·勋伯格

Anna Schönberg

常设 Does not appear
2020 一名核电厂工人 安德烈亚斯·史罗德德语Andreas Schröders Does not appear 常设 Does not appear
尤斯蒂娜·杨考斯基

Justyna Jankowski

2019-2020 一名初级警官 米克·席穆拉德语Mieke Schymura 常设
亚斯明·特雷文

Jasmin Trewen

1986-1987 克劳蒂亚·蒂德曼的秘书 蕾亚·维尔科斯基

Lea Willkowsky

常设
1953-1954 一名警官,伊根·蒂德曼的同事 罗兰·沃尔夫德语Roland Wolf 常设 Does not appear

家族树[编辑]

第1季家族树[编辑]

一张概括许多角色关系的家族树
多普勒、尼尔森、康瓦和蒂德曼家族

第2季家族树[编辑]

一张概括许多角色关系的家族树
多普勒、尼尔森、康瓦和蒂德曼家族

第3季家族树[编辑]

一张概括许多角色关系的家族树
约拿世界的家族

集数[编辑]

季数集数上线日期
110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
282019年6月21日 (2019-06-21)
382020年6月27日 (2020-06-27)

第1季(2017年)[编辑]

总集数集数
(季)
标题导演编剧上线日期
11秘密
Geheimnisse
巴伦·博·欧达尔英语Baran bo Odar扬特耶·弗里泽英语Jantje Friese、巴伦·博·欧达尔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
2019年6月,43岁的米切尔·康瓦自杀了,但他的母亲伊妮丝在被别人发现前,把他的遗书藏了起来。11月4日,米切尔的儿子约拿接受了几个月的精神治疗后回到了学校,跟他的死党巴尔托斯·蒂德曼重逢,巴尔托斯现在正在跟约拿喜欢的女生玛莎约会。高中的大麻主要供应商艾瑞克·奥本多夫失踪了两个星期,调查被指派给了警官乌利希·尼尔森——玛莎、马格努斯和米凯尔的父亲,他因为调查毫无线索而备受煎熬。同时,乌利希背着他的妻子——高中校长卡塔琳娜,跟约拿的母亲汉娜偷情。距离小镇即将关闭的核电厂不远处,约拿、巴尔托斯、米凯尔和法兰西丝卡·多普勒在搜索艾瑞克藏匿毒品的洞穴时,被一股怪异的声响和手电筒的闪烁惊吓到了。而在他们逃离洞穴时,米凯尔不见了。第二天,一个小男孩的尸体被发现,但不是米凯尔的尸体。在一个未知的地点,一个穿着连帽衣的人影把艾瑞克捆在椅子上,将一个机械装置固定在他的头上。
22谎言
Lügen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罗尼·沙尔克德语Ronny Schalk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
米凯尔的失踪将记忆带回到了1986年,乌利希的弟弟麦兹失踪时,而乌利希开始相信艾瑞克、米凯尔的失踪和第三名男孩的尸体互有关联。搜寻洞穴时,他找到了一个被锁住的通往核电厂的门,虽然核电厂的厂长、巴尔托斯的父亲亚历山大·蒂德曼拒绝了乌利希进入核电厂的请求,乌利希仍然可以排查核电厂司机艾瑞克·奥本多夫的父亲的嫌疑。警察局长夏绿蒂·多普勒知道了那个穿着1980年代装扮死去的小男孩的死亡时间仅在16小时前,且他的耳朵被极大的压力摧毁了。后来,灯光开始闪烁、鸟儿从空中坠亡,让夏绿蒂更加担心。同时,一个蓬头垢面的异乡人入住了巴尔托斯的母亲蕾吉娜拥有的酒店。乌利希的母亲亚娜对他说谎,在知道她的丈夫特隆德离开了房子的情况下,声称米凯尔失踪当晚他一整晚都跟她在一起。破晓时分,迷失的米凯尔在洞穴醒来并跑回了家,却只发现了他现在所处的时空:1986年11月5日。
33过去与现在
Gestern und Heute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马尔克·O·圣德语Marc O. Seng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
1986年,麦兹·尼尔森失踪4周后,警官伊根·蒂德曼怀疑米凯尔被年少的乌利希殴打,把他带走。护士伊妮丝·康瓦得到了米凯尔的信任,把他带到了医院。在核电厂,伊根的女儿和蕾吉娜的母亲、新上任的厂长克劳蒂亚·蒂德曼跟前任厂长贝恩德·多普勒争论,因为他把秘密藏在附近洞穴里的桶告知克劳蒂亚。贝恩德的儿子,保安黑尔格给了克劳蒂亚一本书:HG坦浩斯所著的《穿越时光之旅》(Eine Reise durch die Zeit)。同时,随着小镇的电力开始闪烁,青少女夏绿蒂开始研究多只鸟儿的死亡,害羞的汉娜暗恋乌利希,而蕾吉娜被霸凌并开始自残。一群绵羊被发现鼓膜破裂、心搏停止死亡,而在一个未知场所,一个男人需要修补一个黄铜机器的钟表。米凯尔从医院溜走回到洞穴;他不小心受伤后开始呼救。在2019年的乌利希也回到了洞穴,听到了米凯尔微弱的呼救声,但无法看到对方。
44双重生活
Doppelleben
巴伦·博·欧达尔马丁·比恩克德语Martin Behnke、扬特耶·弗里泽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
2019年,约拿在家里的车库找到了关于洞穴的地图和笔记,同时夏绿蒂试图找到失踪的男孩和死去的鸟儿之间的连结——男孩的尸体鼓膜烧毁。鸟只也跟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后的鸟儿有相似的现象,夏绿蒂怀疑这跟1986年温登事件的连结。与此同时,她跟心理学家彼得的婚姻正在分崩离析,因为他被发现跟一个跨性别妓女外遇,而且她发现彼得在米凯尔失踪当晚驾车外出的证据,尽管他声称没有。他们的长女法兰西丝卡,向马格努斯·尼尔森坦露因为她父母岌岌可危的婚姻,她打算离开温登,最后发生了性关系。法兰西丝卡的聋人妹妹伊莉莎白放学后失踪了,不过最终安全回到家中,并解释她遇见了一个神秘的男子诺亚,给了她一个曾属于夏绿蒂的表。与此同时,彼得患了失智症的父亲黑尔格被发现在森林中漫步,声称他“必须阻止诺亚”。第二天早上,一个穿着连帽衣的人影接近伊莉莎白的朋友亚辛,并告诉他是诺亚派他来的。
55真相
Wahrheiten
巴伦·博·欧达尔马丁·比恩克、扬特耶·弗里泽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

1986年,米凯尔在洞穴中摔断腿后回到了医院,并被有一位名为诺亚的牧师探望他。见证了乌利希和卡塔琳娜做爱后,汉娜故意告诉警察说她看见乌利希强奸了卡塔琳娜,乌利希随后被逮捕。


2019年,亚辛也消失了,恐慌开始蔓延整个小镇,夏绿蒂指控彼得与男孩们的失踪有关。汉娜想要继续她与乌利希的外遇,但他愤怒地拒绝了。在酒店,异乡人在离开几天前让蕾吉娜递送一个包裹给约拿,在米切尔的坟墓,异乡人接近约拿,告诉他约拿的父亲曾救他一命。巴尔托斯遇见了艾瑞克·奥本多夫的毒品供应商——33年前探望米凯尔的同一个牧师。后来,约拿收到了异乡人的包裹,里面有一盏灯、一台盖革计数器和米切尔的遗书。在遗书里,约拿的父亲解释在2019年11月4日,他时空旅行回到了1986年,在那他被困住并由伊妮丝扶养长大,最后娶了汉娜并生下约拿。于是,米凯尔·尼尔森变成了米切尔·康瓦。
66世界即是如此创造而成
Sic Mundus Creatus Est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罗尼·沙尔克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
2019年,尼尔森一家开始互相争吵,蕾吉娜发现自己有乳癌,乌利希发现他的父亲在麦兹失踪时在跟克劳蒂亚偷情。知道蕾吉娜是1986年最后一个见到麦兹的人后,乌利希跟她对质,在说出她对在童年霸凌她的乌利希的憎恨的同时,也让他知道了陷害他强奸的人是汉娜。去停尸房查看后,乌利希终于意识到死去的男孩是33年前的麦兹。与此同时,约拿没能告诉他母亲关于遗书的事,但他带着父亲的笔记和异乡人寄来的装备,进入了洞穴。在洞穴里,他发现一个门,上面刻着一句拉丁语:“Sic mundus creatus est”(西蒙多克列阿图斯艾斯特,意为“世界因此而创造”),爬到门的另一边后,他看到了麦兹·尼尔森的失踪传单。一辆厢型车经过约拿并停下:车上是14岁的汉娜和他的父亲塞巴斯蒂安,提议在雨中载他一程,警告他因为最近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导致的酸雨
77交叉路口
Kreuzwege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马尔克·O·圣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

2019年,警察终于得以进入核电厂,夏绿蒂在洞穴里找到了一个被焊接封住的门。与此同时,乌利希找到了伊根在1986年的笔记,使黑尔格成为嫌疑犯,并到养老院拜访他。受惊的黑尔格声称他可以改变过去和未来。乌利希被停职,卡塔琳娜跟他对质关于他的外遇。夏绿蒂发现洞穴就在黑尔格所拥有的一个小木屋下方,稍后她收到了乌利希的语音讯息,说明黑尔格是绑架者,但问题不在于他“如何”办到,而是“何时”动了手脚。深夜,黑尔格离开了养老院,乌利希从他的房间拿了一本书:HG坦浩斯所著的《穿越时光之旅》,并跟踪黑尔格。


1986年,黑尔格在麦兹失踪当晚在核电厂工作,被伊根审问他的行踪。异乡人警告约拿,将米凯尔带回家会导致他将不会出生。卡塔琳娜没能说服伊根她没有被乌利希强奸,而黑尔格和诺亚准备从黑尔格的小木屋后的地堡里移走亚辛的尸体。
88种瓜得瓜
Was man sät, das wird man ernten
巴伦·博·欧达尔马丁·比恩克、扬特耶·弗里泽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

1953年,鸟儿开始死亡,两具无名尸体,艾瑞克和亚辛被发现。警察局长丹尼尔·康瓦和警官伊根·蒂德曼困惑于男孩奇怪的装扮。乌利希从2019年回到了1953年,并遇见了几个当地人,包括新来者艾格尼丝·尼尔森和她的儿子特隆德,他们准备在蒂德曼的别墅租住,以及一名叫HG坦浩斯的钟表匠,他还没掌握2019年黑尔格房间里书上的知识。透过年幼的伊妮丝和亚娜,乌利希知道了两具尸体的事,在跟9岁的黑尔格见面时,他意识到杀了黑尔格将能拯救男孩们的性命。他连续重撃黑尔格,把他留在地堡等死。后来,坦浩斯发现了乌利希遗落的智能手机


1986年,异乡人与更年长的坦浩斯见面,分享他透过虫洞时间旅行的理论。异乡人证实了他的理论并说明温登就存在着这样的一个虫洞,可以让人穿越到33年前或33年后。他请求坦浩斯修好一个损坏的黄铜装置,这样他就能摧毁虫洞。坦浩斯后来拿出了装置的原型,并把两个装置并排研究。
99当下即是一切
Alles ist Jetzt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马尔克·O·圣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

1986年,乌利希的强奸指控被撤销,汉娜偷偷发现了一个新来的自称亚历山大·科勒的年轻男人,盗用了别人的身份。克劳蒂亚遇见了她在1953年失踪的宠物狗葛瑞琴(Gretchen),它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了洞穴里,克劳蒂亚开始读坦浩斯的著作。贝恩德承认藏着的桶里装着一场爆炸漏出的放射性物质,克劳蒂亚雇用了亚历山大将门秘密焊接封住。在与黑尔格争执中(揭示了被绑架的男孩因为诺亚试图制造时光机而死)诺亚声明他的任务是解放人性,将自己跟圣经的诺亚连结。


2019年,汉娜利用她过去发现的亚历山大的秘密勒索他摧毁乌利希的生命,而蕾吉娜发现异乡人的研究资料。巴尔托斯被推测死亡的外婆,克劳蒂亚跟他见面。然后巴尔托斯与诺亚见面,同意加入他。


1953年,黑尔格被上报失踪,在1986年和2019年以相同的年龄出现的诺亚提供教牧关怀给黑尔格的母亲格蕾塔。乌利希被逮捕并认罪谋杀黑尔格。2019年的克劳蒂亚进入了坦浩斯的钟表铺,拿着黄铜机器的蓝图,要坦浩斯制造给她。
1010从始至终
Alpha und Omega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罗尼·沙尔克2017年12月1日 (2017-12-01)

米凯尔失踪当晚,麦兹的尸体突然出现,彼得正在察看黑尔格荒凉的小木屋。他把特隆德叫到小屋,随后克劳蒂亚到来并叫他们搬动尸体。


1986年,约拿为了把米凯尔带回2019年而穿越回1986年,却被诺亚和黑尔格绑架。同样回到了1986年的年长的黑尔格死去,因为他试图开车撞死年轻的自己。约拿在地堡醒来,看见异乡人,告诉约拿他就是长大后的约拿后离开,准备使用黄铜机器摧毁虫洞,坦浩斯用成年约拿带给他的损坏版本和乌利希的智能手机完成了机器。


2019年,夏绿蒂发现1953年一篇关于黑尔格被绑架的文章,刊登了一张乌利希的照片。诺亚告诉巴尔托斯他们的主要敌人是克劳黛亚,不知情地,将要创造虫洞。1953年,9岁的黑尔格在虫洞出现时恢复了意识,虫洞将他与身处1986年的约拿连接。当他们的双手相互触碰到时,黑尔格被传送到了1986年,而约拿苏醒在时值2052年[15],世界末日后的温登,被一个武装的女孩打昏。

第2季(2019年)[编辑]

总集数集数
(季)
标题导演编剧上线日期
111开始与结束
Anfänge und Enden
巴伦·博·欧达尔英语Baran bo Odar扬特耶·弗里泽英语Jantje Friese、达芬尼·费拉罗(Daphne Ferraro2019年6月21日 (2019-06-21)

1921年,在温登外有两个男人正在建造一条通道,后来通道将会成为传送门。其中一个男人——年轻的诺亚,因怀疑另一个拿着锄头的男人“失去了他的信念”而杀害了他。年轻的诺亚受到年长的自己的指导。年长的诺亚是一个时空旅行者组织“西蒙多”(Sic Mundus)的成员,组织由一个毁容的神秘人亚当领导,他让年长的亚当夺回克劳蒂亚日记遗失的页面,以准备将在2020年6月27日发生的“世界末日”。


2020年6月21日,世界末日六天前,温登的情况变得更加紧绷。一名调查人员,克劳森来到温登,协助夏绿蒂及警方调查失踪案件——包括黑尔格、约拿和乌利希。卡塔琳娜搜索洞穴,试图找到答案。玛莎跟巴尔托斯分手,而他现在加入了诺亚的行动。来自未来的成年约拿让他的母亲汉娜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亚历山大派手下将一辆装有放射性废料的卡车移入核电厂。


2053年,年少的约拿仍被困在世界末日后的温登,知道了在原本的世界即将发生的世界末日。他计划阻止,但受到成年的伊莉莎白严格看管。伊莉莎白在世界末日幸存,现在是幸存者们的领袖。她禁止任何人进入现被称作“死亡区”的核电厂,违者将被处以死刑。约拿无视她制定的规则,进入了死亡区,在粒子反应堆内找到了一团飘浮的巨大非晶质球体。
122暗黑物质
Dunkle Materie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罗尼·沙尔克2019年6月21日 (2019-06-21)

1987年,米凯尔挣扎于以米切尔的身份重新开始生活并由伊妮丝作为她的监护人。年老的克劳蒂亚造访年轻的自己,告知她关于时空旅行的事,并给了她埋在自家后院的时光机的坐标。伊根此时已经退休,患有晚期癌症,并怀疑自己在1953年关于死亡孩童尸体所做的行动。他访问了黑尔格并到当地精神病院拜访年老的乌利希——他因被误判犯下谋杀罪而被囚禁了34年。乌利希粗暴地拒绝了伊根,并说他无知。


2020年,世界末日五天前,克劳森和夏绿蒂访问了罹患乳癌的蕾吉娜。她谈论到失踪发生期间住在她酒店的异乡人,留下了他的行李,包括几页坦浩斯的著作。新的证据让被坦浩斯扶养长大的夏绿蒂开始对自己的身世产生疑问。成年的约拿把关于时空旅行的事告诉了汉娜,并把她带到1987年,看到米凯尔在伊妮丝家中。


2053年,约拿通过克劳蒂亚关于“上帝粒子”的录音,了解到反应堆里的球体可以用作时空旅行的传送门。他偷走了燃料想启动传送门,但被成年的伊莉莎白逮到,他最初被当众悬吊,但最终没有行刑被关进监狱。伊莉莎白的手语翻译西利亚,怀疑伊莉莎白的立场并释放了约拿。他们来到死亡区,并成功稳定了上帝粒子。约拿直接进入了里面,留下西利亚一个人。
133鬼魂
Gespenster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马尔克·O·圣2019年6月21日 (2019-06-21)

1954年,年幼的黑尔格在失踪7个月后毁容回到家中,但对除诺亚外的人一言不发,在过去7个月里与他在1987年制造新的时光机。伊根的妻子多丽丝出轨,与艾格尼丝发生外遇。稍后,年老的克劳蒂亚与前西蒙多成员艾格尼丝相遇。艾格尼丝跟她的哥哥诺亚见面,并告诉他遗失页面的位置,希望重新加入西蒙多。克劳蒂亚拜访她年轻的父亲并向他道歉,让他很迷惑。克劳蒂亚在森林里遇见诺亚并被他杀死。诺亚取回遗失的页面,看到他的发现后惊愕。伊根访问黑尔格不成功,并到监狱查看了毫无反应的乌利希。


1987年,伊根在精神病院造访年老的乌利希。乌利希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伊根,让伊根想起了米凯尔最初在1986年出现时的说法。访问了伊妮丝过后,伊根把米凯尔的照片给年老的乌利希看。乌利希攻击了伊根后被控制。克劳蒂亚拜访了黑尔格后,使用她找到的时光机穿越到2020年;她看到病危的蕾吉娜后潸然泪下。
144时间旅行者
Die Reisenden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马丁·比恩克2019年6月21日 (2019-06-21)

受伤的约拿发现自己身处1921年的温登,被居民发现并把他带回家中护理。他与年轻的诺亚和诺亚的妹妹艾格尼丝短暂的见了一面。他尝试通过传送门返回2020年,但只发现自己被困住了,因为传送门尚未建造。年轻的诺亚把约拿带到教堂,遇见了年长的诺亚并把他送去与亚当见面,亚当透露自己就是年老的约拿。


2020年,成年的约拿和汉娜到地堡,与夏绿蒂和彼得见面,并讨论了时空旅行的存在,且透露给了多疑的卡塔琳娜。1987年版本的克劳蒂亚时空旅行到2020年,并前往公共图书馆,发现了伊根的死亡;然后她回到了1987年。多疑的克劳森讯问亚历山大,说出了自己原来的姓氏——科勒——跟蕾吉娜结婚前的姓。玛莎、马格努斯、法兰西丝卡和伊莉莎白探索洞穴,发现了带着时光机的巴尔托斯。一行人把巴尔托斯绑住留在洞穴里,带走了时光机。


2053年,西利亚正想走出死亡区时,被成年的伊莉莎白持枪质问。经过一番激烈的对话,伊莉莎白坦承自己早就知道上帝粒子的存在。
155失去与找回
Vom Suchen und Finden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罗尼·沙尔克2019年6月21日 (2019-06-21)

1921年,亚当跟约拿讨论他的哲学,约拿为自己年老后变得如此麻木不仁而感到沮丧。亚当告诉约拿关于一个可以改变过去的“漏洞”,向他展示了可以通往任何时间的上帝粒子。约拿决定回到米切尔自杀前一天,以劝说他别自杀。


1987年,克劳蒂亚邀请伊根搬到她家,希望能避免他即将到来的死亡。被监禁的乌利希逃出精神病房,到康瓦家看望米凯尔。二人对话后,米凯尔意识到这个老人就是他父亲。乌利希尝试把米凯尔带到洞穴,但被警察抓住。米凯尔重回伊妮丝家中,而乌利希回到病房。


2020年,卡塔琳娜试图向马格努斯和玛莎解释自己的发现,但因她近来对孩子的冷淡而被拒绝。于是卡塔琳娜找到汉娜帮她理解时空旅行。成年的约拿到尼尔森家中,给玛莎留下一条项链,并到多普勒家帮夏绿蒂。夏绿蒂说明坦浩斯不是她真正的祖父,她从未得知自己父母的身份。马格努斯、玛莎、法兰西丝卡和伊莉莎白回到洞穴,巴尔托斯向他们解释时光机,把他们带到了1987年。诺亚到坦浩斯的工作坊看望夏绿蒂,揭露了他是夏绿蒂的父亲。
166无尽的循环
Ein unendlicher Kreis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马丁·比恩克2019年6月21日 (2019-06-21)
约拿穿越回2019年6月20日阻止米切尔自杀。2019年版本的约拿跟玛莎、巴尔托斯和马格努斯一起去海滩;米切尔跟年幼的自己相遇,十分紧张;夏绿蒂为彼得外遇的事跟他吵架;亚历山大害怕他的过往将浮上水面。目睹2019年的自己离开湖边后,2020年的约拿跟玛莎度过了亲密的时刻。2019年的约拿和汉娜到尼尔森家,庆祝乌利希和卡塔琳娜的结婚纪念日,约拿跟玛莎发生关系,而乌利希开始跟汉娜偷情。2020年的约拿试图说服父亲放弃自杀,但米切尔却声称自己未曾考虑自杀,并揭示了当初把米凯尔带进传送门的就是约拿本人。读了自己的遗书后,米切尔联想到或许约拿在那的真正原因,是让他知道自己该做的是和遗书该写的内容。年老的克劳蒂亚来到房子,说服约拿和米切尔,米切尔必须在2019年死掉,以及年幼的米凯尔必须穿越到过去,这样约拿才能让所有事情照常发生,因为他在这事件中的角色比他想的更重要。在1921年,两名西蒙多的成员——年老的马格努斯和法兰西丝卡对亚当表明担忧。
177白恶魔
Der weiße Teufel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马尔克·O·圣2019年6月21日 (2019-06-21)

1954年,伊根从克劳蒂亚的验尸官得知她的死因是枪杀,且尸体有着不寻常的放射性。他们认为或许她就是绑架黑尔格的人,但黑尔格说“他”曾说过关于克劳蒂亚——白恶魔的事。汉娜来到1954年,在精神病院冒充自己的身份是卡塔琳娜·尼尔森,并要求跟被监禁的乌利希见面。她让乌利希在她和卡塔琳娜之间做出抉择;他坚称自己会为她离开卡塔琳娜,只要她帮乌利希离开,但汉娜不相信他并无情地离开。她告诉伊根那不是她的丈夫。


1987年,克劳蒂亚尝试阻止她父亲的死亡。伊根好奇乌利希再次尝试到洞穴的原因,但克劳蒂亚坚称洞穴空无一物。伊根意识到克劳蒂亚知道时空旅行,并自私地将洞穴用于她自己的利益。他们为了电话而打斗,伊根跌倒并撞到头。奄奄一息的伊根说她就是白恶魔。克劳蒂亚回到自己家中后,2020年的约拿用年老的克劳蒂亚给的钥匙进入她家。他告诉克劳蒂亚,他们仍能改变事情。


2020年,玛莎跟成年的约拿见面,卡塔琳娜告诉玛莎约拿是她的侄子,让她十分震惊。克劳森质问亚历山大的背景,告诉他自己的兄弟在1986年失踪,而且他兄弟的名字是亚历山大·科勒。克劳森向他展示一封匿名信件,上面写着去温登就能找到关于克劳森兄弟的答案。亚历山大哑口无言。
188结束与开始
Enden und Anfänge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达芬尼·费拉罗2019年6月21日 (2019-06-21)
巴尔托斯将年老的克劳蒂亚留下的最后讯息传传达给蕾吉娜:一张她们在1986年的照片。年轻的约拿和克劳蒂亚带着机器来到洞穴,约拿向克劳蒂亚解释,年老的她教导了约拿如何拯救世界,而亚当则想毁灭世界。沃勒告诉夏绿蒂,他帮亚历山大把放射性废料埋在了核电厂的地面下,而夏绿蒂认为克劳森进入那片区域将会引发世界末日。诺亚向亚当透露自己找到了最后的页面,并尝试杀死亚当,但亚当拿出了一张伊莉莎白的照片,她将会成为诺亚的妻子和夏绿蒂的母亲。于是马格努斯、法兰西丝卡和艾格尼丝安抚诺亚,艾格尼丝朝诺亚开枪。年轻的约拿和克劳蒂亚在洞穴内开启时光机,从而使过去和未来相互连接。年轻的诺亚到约拿2020年的家中,与成年的约拿见面,并给他一封玛莎写给他的信。年轻的约拿和玛莎重聚,但被亚当打断,亚当开枪射击玛莎。在核电厂里,克劳森强迫开启放射性废料桶,内含沾上了暗黑物质的岩石。在2053年,伊莉莎白启动了机器,同时在1921年的马格努斯法兰西丝卡也启动了机器。于是,2020年的暗黑物质被触发了活性,开始成形。正当卡塔琳娜进入洞穴并开启西蒙多大门时,暗黑物质创造了一个传送门,连接了2053年的伊莉莎白和2020年的夏绿蒂。世界末日随之而来时,年轻的约拿遇见了另一个玛莎,她开启了备用的时光机,并说她不是从别的时空来的,而是来自别的世界。

第3季(2020年)[编辑]

总集数集数
(季)
标题导演编剧上线日期 [16]
191似曾相识
Deja-vu
巴伦·博·欧达尔英语Baran bo Odar扬特耶·弗里泽英语Jantje Friese2020年6月27日 (2020-06-27)
约拿与异次元的玛莎穿越到了一个约拿从未出生的平行世界。在这个异次元中的2019年11月,汉娜怀孕了,并且嫁给了乌里希;乌里希正与夏绿蒂有外遇;卡塔琳娜和乌里希离婚了;法兰西丝卡失聪了,而非伊丽莎白;彼得是牧师,而非心理学家;玛莎正与艾瑞克·奥本多夫的兄弟基里安约会,而非巴尔托斯;蕾吉娜已经过世。在约拿能找到更多线索前,玛莎再次消失。他随后遇到了老年玛莎,并得知了即使他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仍然会一次又一次地崩坏。异次元的玛莎穿越回了1888年9月21日,遇到了成年的约拿。他正在建造一台机器,用以激活上帝粒子。她告诉约拿她是前来寻找各自世界中一切的起源。此外,一位未知的时间旅人,正以他的童年、成年和老年形态同时出现,并且烧毁了西蒙多的教堂,随后在贝恩德·多普勒的家中暗杀了他,窃取了核电厂的钥匙。
202幸存者
Die Überlebenden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马尔克·O·圣2020年6月27日 (2020-06-27)

在1888年的坦浩斯机械工厂内,法兰西丝卡、马格努斯、巴尔托斯和成年约拿从异次元的玛莎口中得知了第二个世界。巴尔托斯告诉了玛莎他们是如何来到1888年的。老年的古斯塔夫·坦浩斯(H.G.坦浩斯的祖父)许诺约拿可以建立一个天堂。巴尔托斯向玛莎展示了秘密小屋,玛莎则向他揭示了约拿就是亚当。


在1986年,成年的卡塔琳娜在精神病院中见到了乌里希,并且承诺帮他逃离。特隆德与亚娜的婚姻由于麦兹的死亡与特隆德和克劳蒂亚的外遇而陷入紧张。特隆德见到了蕾吉娜(特隆德相信是他的孩子),并且为了他自己的婚姻,决定停止调查克劳蒂亚的消失。


在末日后的2020年,克劳蒂亚正在照顾病中的蕾吉娜。随后,老特隆德找到了蕾吉娜并努力捂死了她。彼得与伊丽莎白在寻找夏绿蒂和法兰西丝卡,并且得知了温登周边将会建起隔离墙。青年诺亚告诉他们他想保护伊丽莎白,并且他在洞穴中睡眠。成年克劳蒂亚寻找一种能拯救将会死去的人们的方法。在异次元的2020年,老年玛莎向约拿展示了完整的温登家谱,并指出两个世界都陷入了一个不可分割的“结”。未知的时间旅人三人闯入了核电厂,并暗杀了克劳蒂亚的秘书茉莉。
213亚当和伊娃
Adam und Eva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2020年6月27日 (2020-06-27)

在1888年,未知的穿越者谋杀了古斯塔夫·坦浩斯。异次元的玛莎向巴尔托斯揭示了他的世界中的玛莎是被亚当杀害的,从而使巴尔托斯对约拿产生怀疑。玛莎给了约拿一个可以激活上帝粒子的胶囊,从而让约拿相信她是可信任的。约拿尝试激活上帝粒子,但是电源出了问题。玛莎趁着不注意,穿越到了2053年,并被揭示她其实是听从了亚当的命令。


在异次元的2020年,老年玛莎告诉约拿她是“夏娃”——在此世界中亚当的对立面。并且他们是要拯救两个次元。她告诉约拿他必须要在他的世界中的玛莎与夏娃中做出选择,并且向异次元的玛莎展示了未来。未知的穿越者被揭示是为夏娃工作,并且将核电厂的容量控制系统的钥匙交给了她。异次元的乌里希告诉他的手下,基里安、巴尔托斯、法兰西丝卡、马格努斯和玛莎找到了一具来自1980年代的未知儿童尸体。异次元的夏绿蒂造访了地堡,并找到了黑尔格的项链。汉娜知道了乌里希的外遇,并且勒索亚历山大,让他毁掉夏绿蒂的生活。黑尔格坦白是他杀了麦兹·尼尔森。约拿在异次元的温登中向2019年的玛莎解释了他的出现,然后带领她穿越了洞穴中的虫洞。他们两人来到了沙漠地貌,遇到了老年玛莎。她告诉他们处于未来。
224根源
Der Ursprung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2020年6月27日 (2020-06-27)

在1954年,青年特隆德遇到了成年的未知的穿越者。他告诉特隆德他在很久之前遇到了他的母亲,并为他取了名(暗示了他就是特隆德的父亲)。他给了特隆德一个形似衔尾蛇的手镯。伊根正与成年汉娜(化名“卡塔琳娜”)有着外遇,并给了她圣克里斯多弗的项链。伊妮丝、克劳蒂亚、亚娜在森林中会面。多丽丝向伊根寻求帮助,来寻找艾格尼丝·尼尔森,随后在教堂中遇到了未知的穿越者,向她暗示了伊根有了外遇。成年的汉娜发现自己怀孕了,并告诉了伊根,而伊根质疑这是否是他的孩子,并给了她堕胎的钱。伊根试图与多丽丝和解,但她决定离婚,并最终导致伊根陷入了酗酒。汉娜在等待堕胎时,遇到了青年海伦娜·亚尔伯(最终成为了卡塔琳娜的母亲),然后她决定放弃,并将伊根给她的圣克里斯多弗项链留给了海伦娜。格蕾塔遇到伊根,并向他问起了失踪的牧师汉诺·陶伯(诺亚)。亚娜在湖边遇到了特隆德,然后他将从未知的穿越者那里收到的手镯交给了她。三位未知的穿越者威胁了市长,让他签署了核电厂的建造许可。


在2053年,艾格尼丝和亚当在安全屋中观察了上帝粒子,艾格尼丝说她知道真正的起源,随后进入了上帝粒子。


在异次元的2052年,约拿和玛莎在地堡中遇到了成年的玛莎。她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能够阻止打开那些桶,就可以阻止世界末日。但是只有一个世界能得到拯救,而约拿必须要选择夏娃,而不是他的玛莎。异次元的诺亚现身于地堡中,提及并不会有开始或者终结,而是一个无限的圆环。玛莎和约拿回到了2019年,并发生了关系。在2053年,亚当告诉玛莎,她与约拿的孩子——未知的穿越者——正是起源。
235生与死
Leben und Tod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2020年6月27日 (2020-06-27)

在异次元中,约拿带领玛莎来到了电厂,但是在她伤到了脸颊以致脸上留下了类似于夏娃脸上的疤痕之后,他意识到夏娃欺骗了他,并且他们仅仅是在重复时间线。他和玛莎前去与夏娃争论,夏娃也以她的成年和青年身份出现。她告诉约拿,他已经完成了在这个次元中需要做的事情。另一个脸上带有大伤疤的青年玛莎从门后出现,射杀了约拿。


在2020年,彼得继续寻找他的长女和妻子。伊丽莎白尝试让他相信她们已经死了,但是他拒绝承认,并且继续搜寻。回到拖车之后,她遇到了一位入侵者,他将她绑住并试图强暴她。彼得回到了拖车并尝试保护她,但是他遭到了入侵者的杀害。伊丽莎白用灭火器砸死了入侵者。她去到了洞穴并被诺亚发现。 与此同时,克劳蒂亚遇到了从夏娃的世界来的她自己,警告她约拿会摧毁两个世界来解开这个结,于是她必须指导所有人就位。


在1987年,卡塔琳娜制定了一个计划,想从她在精神病院工作的母亲海伦娜那边偷走钥匙卡,以解救乌里希。她跟踪海伦娜穿过了树林,但是她们起了冲突,结局是海伦娜使用石头砸死了卡塔琳娜,并将她溺死于湖中。她没有注意到圣克里斯多弗项链掉在了湖边(然后玛莎会在2019年发现它)。

与此同时,H.G.坦浩斯向青年夏绿蒂揭示了一件事,在他的儿子、儿媳和孙女在车祸中丧生之后,有两位神秘的女士将她交给了他,坦言他并不知道她真正的父母是谁。沮丧的夏绿蒂随后在公交站遇到了彼得,而他是首次前来温登见他的父亲,黑尔格。
246光与影
Licht und Schatten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马尔克·O·圣2020年6月27日 (2020-06-27)

在2053年,亚当囚禁了怀孕的玛莎。玛莎好奇为何在她的世界,约拿死后,亚当依然存活。亚当尝试在两个世界的末日时激活上帝粒子并将末世的能量释放到玛莎身上,永远杀死她和她的孩子,以此摧毁起源。


在2020年,克劳蒂亚造访了已遗弃的电厂,并发现上帝粒子处于休眠中。她遇上了约拿,后者显而易见还活着。在异次元的2052年,夏娃向已经有伤疤的她自己解释到,在亚当的世界中,玛莎的死亡,是两个平行世界的重叠点:另一个场景,约拿并未遇到异次元的玛莎,从而存活在他自己的世界中,也存在。这一系列发散的事件链因量子纠缠而共存。


玛莎穿越到了异次元中的世界末日那一天,并尝试从马格努斯处寻求帮助,但是未果。她随后找到了巴尔托斯,告诉他世界末日将会因为打开了电厂中的桶而引发。因为联系不上亚历山大,玛莎和巴尔托斯赶去了电厂,但是中途被成年的马格努斯和法兰西丝卡(从约拿的次元中前来)所截获,解释到夏娃欺骗了她。他们将玛莎送上了从末日中解救约拿的任务。巴尔托斯遇见了成年的他自己。他是由夏娃送来,与光明组织的其他心腹(成年和青年的诺亚、伊根和玛莎)一起,以确保她的计划成功。
257时间之间
Zwischen der Zeit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2020年6月27日 (2020-06-27)

这一集追踪了自1888年到2054年间发生的不同事件,这些事件补完了循环。这一集起始于H.G.坦浩斯解释了薛定谔的猫,以及两个分支的事件:其中一个,异次元的玛莎从末日中拯救了约拿,而另一个,她被巴尔托斯拦住(使得约拿活过了他在异次元中的死亡点,这件事在另一场景中发生)。在后者中,巴尔托斯将玛莎带到了异次元的夏娃面前,而她告诉玛莎当约拿与2019年的玛莎到来时,杀死约拿。


在1890年,巴尔托斯遇到了西利亚。她是由亚当从2053年送回的。他们之后有了两个孩子:汉诺(诺亚)和艾格尼丝(西利亚因她出生而死)。在1911年,汉娜带着年幼的西利亚找到了约拿,而他正在变为亚当的路上。约拿杀死了汉娜,并将西利亚招揽为了西蒙多的最后一名成员。


在2023年,约拿和克劳蒂亚激活上帝粒子的尝试失败了。约拿因绝望而尝试自杀,但是被青年诺亚所阻止。青年诺亚向约拿证明了他目前无法自杀,并提醒了他要帮助诺亚和克劳蒂亚恢复上帝粒子的承诺。这份努力持续到了2040年,那时伊丽莎白产下了夏绿蒂,而从2053年穿越至2041年的成年伊丽莎白和夏绿蒂拐走了婴儿夏绿蒂(最终被交到了坦浩斯手上)。诺亚怀疑克劳蒂亚要为此负责,从而他开始追寻克劳蒂亚的笔记本中缺失的页码,而这是亚当于1920年向西蒙多最终灌输的。同时,克劳蒂亚杀死了异次元的她自己,并成为了在两个世界中穿越了多次的人。在2054年,老年克劳蒂亚送成年的约拿回到2019年的温登来完成他的使命,从而开始了第一季中的事件循环。


在2053年,亚当尝试摧毁起源以抹杀他的存在的尝试失败了,使他感到震惊。他随后遇上了老年的克劳蒂亚,告诉他,她知道世界是如何相连的。
268天堂
Das Paradies
巴伦·博·欧达尔扬特耶·弗里泽2020年6月27日 (2020-06-27)

在2053年,克劳蒂亚向亚当解释了他和夏娃是如何由一个无法解开的特里克特拉绑定在一起的。在他们的世界之外还有一个起源世界,而他们的两个世界是在不停地重复循环(包括了亚当试图终结它的尝试)。克劳蒂亚指导亚当,在第三个世界(起源世界)中阻止起源——在那里,H.G.坦浩斯构建了一台时间机器,以阻止他的儿子,儿媳和孙女在车祸中丧生,而这无意间将他的世界分割成了亚当和夏娃所在的两个连接着的世界。


在2052年,夏娃的世界中,夏娃将青年玛莎介绍给了她的儿子,未知者,并强迫她射杀了约拿,正如年轻的她自己所见到的一样,并声称这对于拯救他们儿子是必要的。


亚当回到了世界末日那一天的约拿身边,并带走了约拿,催促他与玛莎一道阻止起源,因为他们是一个整体的部分。亚当造访了夏娃,并且拒绝射杀她,使得她感到震惊。夏娃意识到循环终于得到终结,于是她与亚当相拥。第一世界中的约拿和第二世界中的玛莎穿过了洞穴中的通道,穿越到了起源世界,并成功避免了坦浩斯的儿子马雷克、他的妻子和儿子的死亡,从而消灭了坦浩斯创造时间机器的痛楚来源。因为起源被避免,两个世界中的约拿、玛莎和其他角色的存在均被抹除。


仅在起源世界中与家族的其他部分没有血缘关联的主要角色还存在。他们是汉娜、卡塔琳娜、彼得、蕾吉娜和沃勒一族。此外,贝恩德在这世界不存在,而克劳蒂亚和是蕾吉娜的母亲。彼得与贝纳黛特在恋爱中;蕾吉娜和卡塔琳娜很开心,并且均为单身,因为乌里希并不存在于起源世界中,而蕾吉娜也未遇到亚历山大/鲍里斯;汉娜正在期待她与托本·沃勒的孩子。这六个人正在蕾吉娜的家中(在亚当世界中是康瓦家的住所,在夏娃世界中是尼尔森家的住所)享受晚餐。中途,出现了一阵电闪雷鸣,而汉娜注意到了一件黄色的雨衣(与约拿和玛莎在他们各自的世界中所穿的相似),并体验到了一阵既视感。她的回忆揭示了与这两个世界相似的命运,暗示了他们身上的事件在起源世界中仍然受到了影响。当被问到孩子怎么命名时,汉娜思考了一下,并决定命名为约拿。

制作[编辑]

Netflix在2016年2月批准了剧集第1季,由10集组成,每集时长为一小时[17][5]。主要摄影于2016年10月18日在柏林和柏林周边地区开拍[18](包括萨尔姆恩德德语Saarmund勃兰登堡特伦斯多夫德语Tremsdorf[19],并于2017年3月结束拍摄[5]。约拿和诺亚相遇的教堂在施塔恩斯多夫施塔恩斯多夫的西南教堂墓地德语Südwestkirchhof Stahnsdorf拍摄。高中地点在柏林夏洛滕堡-维尔默斯多夫街区的Reinfelder学校拍摄。桥梁和铁路轨道则在大万湖附近的Düppeler森林中拍摄[20]

剧集以4K(超高清)分辨率拍摄[21]。这是Netflix第一部德语原创剧集,跟随Netflix制作国际原创剧集的趋势,包括2015年墨西哥剧集《乌鸦俱乐部英语Club de Cuervos》、2016年巴西剧集《3%英语3%》和2017年意大利剧集《罪城苏布拉英语Suburra: Blood on Rome》。

2018年6月开始,第2季主要于柏林外景拍摄[22]

第3季于2019年5月开始拍摄,并于2019年12月拍摄完工[23]

发行[编辑]

剧集第1季于2017年12月1日发布。

第2季于2017年12月20日在剧集和Netflix的德语Facebook专页宣布[24][25]。2019年4月26日,宣布第2季将于2019年6月21日首映[12]

2020年5月26日,宣布最终季第3季将于2020年6月27日发布。[26]

反响[编辑]

第1季收到了大部分评论家的正面评价,并被注意到与1990年代电视剧集《双峰》和2016年Netflix剧集《怪奇物语》有着相似之处。汇总媒体网站烂番茄对第1季的评分为89%的正面评价,基于44个评分,平均值为7.14分(满分为10分)。网站的“评论家共识”(英语:Critics Consensus)认为“《暗黑》的核心主题展开缓慢,情节紧张且令人恐惧,在影片上成功达到了黑色科幻片英语Tech noir的顶点,让人起鸡皮疙瘩”[27]。 剧集以其基调、叙事的复杂性和步调而备受称赞[10]。在Metacritic上收到了67分(满分为100分),基于14则评论,在网站上被评为“总体好评”(英语:generally favorable reviews[28]。许多评论家声称其比《怪奇物语》更黑暗且更有深度[8]。然而,也有一些评论认为其传达讯息的手法过于粗糙,缺乏能引起共鸣的角色,以及剧集在某些方面上缺乏新意[9]

烂番茄上,剧集第2季得到了100%的评分,基于28则评论,平均分为8.07/10。网站的“评论家共识”认为“《暗黑》第2季制作豪华,更加深入了节目精心设计的主题,巩固了其作为串流平台上最有力且最古怪的剧集之一的地位。”[29] 剧集在Netflix上线首周就在IMDb的“最受欢迎电视节目”榜单上登顶。评论家称第2季比第1季更加怪诞,充满不详的气息[30]。评论家也说剧集的部分桥段颠覆了关于时空旅行的概念[31]

奖项和提名[编辑]

剧集在2018年金相机英语Goldene Kamera电视奖中的三个奖项被提名:最佳剧集奖;最佳女演员奖:卡罗莉内·艾希霍恩英语Karoline Eichhorn(饰演夏绿蒂·多普勒);以及最佳男演员奖:奥利弗·马萨奇英语Oliver Masucci(饰演乌利希·尼尔森)[32]。 三项提名均落选,但路易斯·霍夫曼获颁了“最佳新人”奖以表彰其出演《暗黑》的主角(以及他在多部电影中的演出)的表现[33]。2018年8月,剧集获得了巴西2018年BreakTudo奖英语BreakTudo Awards 2018提名最佳电视节目奖,演员路易斯·霍夫曼获“国际演员”奖提名[34]

剧集夺得了2018年德国葛里姆奖英语Grimme-Preis最佳电视小说奖,并为奖项单独挑选出了以下演员和剧组人员:

  1. 扬特耶·弗里泽英语Jantje Friese(剧本)
  2. 巴伦·博·欧达尔英语Baran bo Odar(导演)
  3. 乌多·迈耶(德语:Udo Kramer)(美术指导)
  4. 西蒙妮·贝尔(德语:Simone Baer)(选角)
  5. 安吉拉·温克勒英语Angela Winkler(女演员)
  6. 路易斯·霍夫曼(男演员)
  7. 奥利弗·马萨奇(男演员)

以上提到的男演员获“全体演员代表”奖[35]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Teti, Julia. Finding the Greek Tragedy in Netflix’s ‘Dark’. Film School Rejects. 2019-06-19 [2020-02-04]. 
  2. ^ Nguyen, Hanh. ‘Dark’: Season 2’s Insane Ending and All the Burning Questions Season 3 Needs to Answer. Indiewire. 2019-06-23 [2020-02-04]. “Dark” is a modern-day sci-fi Greek tragedy. 
  3. ^ Ruiz, Nicolás. Reseña: Dark - Cuando Netflix hace ciencia ficción en serio. 2017-12-21 [2020-02-04]. With Dark, Netflix related a complex world of time travel with the intricate symbolism of alchemy and the foundational principles of greek tragedy. 
  4. ^ Renfro, Kim. Netflix's new series 'Dark' has a terrific and unique soundtrack — here are all the best songs featured. Insider. 11 December 2017 [2 July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9). 
  5. ^ 5.0 5.1 5.2 5.3 Netflix 媒体中心. 首部於德國製作的 Netflix 原創影集《闇》(Dark) 正式開拍. 2016年10月18日 [2020年1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5月7日). 
  6. ^ Chris Alexander. Netflix Drops Teaser for New German Series Dark. ComingSoon.net. 2017年3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3月7日). 
  7. ^ Netflix Asia. 闇 I NETFLIX 獨家,12 月 1 日上線. 2017年10月4日 [2020年1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5月7日). 
  8. ^ 8.0 8.1 Romero, Ariana. Is This New German Netflix Show The Next Stranger Things?. Refinery29. 2017-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12). 
  9. ^ 9.0 9.1 Glenn Garvin. You Won't Be Afraid of This Dark, But You Might Be Bored. 2017-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10. ^ 10.0 10.1 Bakare, Lanre. Dark review – a classy, knotty, time-travelling whodunnit for TV. 卫报. 2017年12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2月1日). 
  11. ^ Shepherd, Jack. Dark renewed for season 2 by Netflix. The Independent. 2017-11-21 [2019-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7). 
  12. ^ 12.0 12.1 @DarkNetflixDE. DARK Season 2 comes out June 21st! (推文). 2019-04-26 [2019-04-26] –通过Twitter. 
  13. ^ Grater, Tom. ‘Dark’ Season 3: Netflix Dates Final Entry In Time-Twisting German Original; Watch Debut Trailer. Deadline. 2020-05-26 [2020-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30) (英语). 
  14. ^ Rogers, Thomas. With 'Dark,' a German Netflix Series, Streaming Crosses a New Border. The New York Times. 2017-11-23 [2018-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4) (英语). 
  15. ^ Jonas Kahnwald. Netflix. [2019年7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1月24日). 
  16. ^ Dark – Listings. The Futon Critic. [17 June 2020]. 
  17. ^ Roxborough, Scott. Netflix Confirms First German Series 'Dark' From Baran bo Odar. The Hollywood Reporter. 2016-02-24 [2016-10-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0). 
  18. ^ Claire Webb. Where is Netflix's new series Dark filmed? Is Winden a real place?. Radio Times. 2017-12-01 [2020-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2) (英语). 
  19. ^ Mitchell, Molli. Dark season 2 Netflix location: Where is Dark season 2 filmed?. Express.co.uk. 2019-06-21 [2019-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8) (英语). 
  20. ^ Tofani, Felipe. Where was the series Dark filmed in Berlin?. Fotostrasse. 2018-03-23 [2020-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4) (美国英语). 
  21. ^ Jacoby, Katia. Dark. Netflix媒体中心. [2017-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5). 
  22. ^ Netflix continues to bring new and diverse stories from Europe, Middle East and Africa to the world. Netflix媒体中心. 2018-04-18 [2019-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23. ^ Nguyen, Hanh. ‘Dark’ Co-Creator Hints at Season 3 Plans and Whether or Not Every Mystery Will Be Solved. IndieWire. 2019-06-28 [2019-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3). 
  24. ^ 第2季於Facebook宣布. Facebook上的DARKNetflix. [2017-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7). 
  25. ^ Netflix在Facebook上宣布第2季. Facebook上的Netflix. [2017-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3). 
  26. ^ Gemmill, Allie. Netflix's 'Dark' Season 3 Release Date Revealed in an Ominous Trailer. Collider. 2020-05-26 [202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美国英语). 
  27. ^ Dark: Season 1. 烂番茄. [2019-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27). 
  28. ^ Dark. Metacritic. [2019-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29. ^ Dark: Season 2, [2019-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8) (英语) 
  30. ^ Nguyen, Hanh. ‘Dark’ Review: Season 2 Is Defiantly Bizarre, Twisty, and More Addictive Than Ever. IndieWire. 2019-06-21 [2019-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4) (英语). 
  31. ^ Gennis, Sadie. The Dark Timeline You Desperately Need for This Complicated Netflix Show. TVGuide.com. 2019-06-21 [2019-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6) (英语). 
  32. ^ Braun, Christina. Dark: 3 Nominierungen für die Goldene Kamera. Newsslash.com. 2018-02-05 [2018-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7) (德语). 
  33. ^ Attimonelli, Alexander. "Goldene Kamera Nachwuchspreis": Louis Hofmann. Goldene Kamera. 2018-02-22 [2019-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7). 
  34. ^ Nominees announced for BreakTudo Awards 2018. CelebMix. [2018-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8). 
  35. ^ 54. Grimme-Preis 2018 Dark (Netflix). Grimme-Preis. [2018-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7) (德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