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立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联立制Mixed-Member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MMP)又称“补偿制”(Top-Up system;Compensatory system)、“德国制”,是单一选区两票制选举制度的一种,更接近于比例代表制,以第二张圈选政党的票,决定每个政党最终总席次。德国为采用此制度的主要代表。[1][2][3][4]:22[5][6]

席次分配[编辑]

各政党总当选名额,以全国总应选名额依各政党在第二张投政党名单的得票比率分配,扣除该党在选举区已得议席,其差额再由政党比例代表名额中补足。此选举制度弱点与比例代表制一样,容易导致无一党得过半数议席,需要组成联合政府。另外,在德国政党得票率要跨越5%门槛或在小选区得3席以上,才能分配议会席次。

假设某次选举,预计会产生100席,其中60名为分区席次,另外将有40名为比例代表席次。

联立制 政党A 政党B 政党C 政党D
政党票数比例 25% 5% 40% 30%
全国分区当选席次 15 6 19 20
政党总席次计算(预计总席次×政党票数比例)
政党总席次 100×25%=25 100×5%=5 100×40%=40 100×30%=30
分配席次计算(政党总席次-分区当选席次)
比例代表席次 25-15=10 5<6 0 40-19=21 30-20=10
总计
实际总席次 25 6 40 30

政党B在政党票获百分之五,它在国会的席次就是100席中的百分之五,就是5席,但政党B在全国分区议员选举中却获得6席。因为已经超过数额,故B党将不再获得任何政党代表。所以最后,B党获得6席。这多出的一席称为“超额席次”(overhang seats)。

政党ABCD在本次选举中总共有101席,超过原先预定的100席,所以采用此制度的议席数多半是不固定的。因此联立制比较并立制,更加偏向比例代表制

优缺点[编辑]

此种制度的好处是,某政党就算没有地区候选人当选,甚至不提名地区候选人,只要通过政党门槛就可获得席次,有利于小型政党,且不会有并立制“总得票率与席次不对等”之困扰(2008年中华民国立法委员选举即为一个案例)。

但缺点是,因为联立制的总席次百分比是与政党票得票率一致,比例代表席次由应得总席次扣除地区当选者得出,不同于并立制的比例代表席次百分比是与政党票得票率一致,若是某政党于小选区所获席次愈多,愈不利于政党名单候选人,最极端的情形则会造成比例代表候选人通通落选,容易造成政党内部关系紧张。

不过,现时实行的国家如德国纽西兰,由于设有百分之五的得票门槛,单一政党虽然难以在得票占多数下获过半议席,但小党仍难以跨越门槛进入国会。例如,2013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自民党(FDP)和一开始反欧元之后选后再提反移民的另类选择党(AfD)分别取得4.8%及4.7%的政党票,但因未能跨越5%政党票门槛,未能进入国会,自民党更因此失去上届联邦议院的全部93个议席。不过AfD在2015年起看准总理难民政策问题以及反移民浪潮等,让该党在下届获得12.6%的选票而成为二战后进入议院的极右政党,自民党(FDP)也重返议会。

采用国家[编辑]

除了德国之外,还有玻利维亚莱索托以及纽西兰等议会选举采用此种制度。

参考资料[编辑]

  1. ^ Voting Systems Made Simple. Electoral Reform Society. 
  2. ^ Electoral Systems. Administration and Cost of Elections (ACE) Project. [31 August 2015]. 
  3. ^ O’Neal, Brian. Electoral Systems. Parliament of Canada. [31 August 2015]. 
  4. ^ Voting Counts: Electoral Reform for Canada (PDF). Law Commission of Canada: 22. 2004. 
  5. ^ Forder, James. The case against voting reform. Oxford: Oneworld Publications. 2011. ISBN 978-1-85168-825-8. 
  6. ^ Electoral Systems and the Delimitation of Constituencies.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 for Electoral Systems. 2 July 2009.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