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金马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马奖
Golden Horse Awards
第58届金马奖
金马奖标志
金马奖标志
授予对象华语及华人电影[1]
日期每年11月
地点 台湾(详见举办地点
国家或地区 中华民国
主办单位中华民国电影事业发展基金会
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
主持人详见颁奖典礼主持
奖励金马奖奖座
首次颁发1962年10月31日
最近颁发2021年11月27日
官方网站www.goldenhorse.org.tw
电视/电台转播
电视网路详见转播单位

金马奖英语译名:Golden Horse Awards,简写为GHA)是华语电影业界最具影响力与代表性的电影奖之一,也是华语电影业界最早的电影奖项。为全球历史最悠久的华语电影奖,有“华语奥斯卡金像奖”的美誉[2][3][4],与金鸡奖香港电影金像奖并称华语电影三大奖项,旨在奖励华语电影创作与发展。金马之名富政治意涵,取自金门马祖地名的字首,金马奖与金钟奖金曲奖并称为台湾三大娱乐奖,合称为“三金”。1962年创始时由行政院新闻局主办,1990年起交由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主办[5],每年举行一次颁奖典礼,迄今已成功举办57届;现行有23个正式竞赛奖项颁发,凡作品符合逾半对白使用华语皆能报名角逐,若无对白则导演皆华人且主创工作人员半数以上为华人者亦能报名[6]

历史沿革[编辑]

杨英风设计的金马奖奖座。

前身[编辑]

金马奖前身,是1956年5月1日所公布的“海外国产国语影片奖助金申请办法”,当时的国语影片绝大部分在香港拍摄,为了争取香港电影公司拍摄迎合台湾政治立场电影,避免香港影人倒向支持中共,同时也为了弥补香港电影公司在台湾上映购买结汇证明产生的汇兑损失,故公布此一办法。到1958年,海外国产国语影片奖助金开放国内电影公司申请,改名为“奖励国语影片办法”。由于此一奖助办法原本是为争取香港电影公司而开办,所以一开始的规定就允许海外华侨电影公司申请,并规定方言影片只要有国语拷贝就视为国语片,得申请奖助。

同名奖项[编辑]

1957年正值台语电影的兴盛时期,征信新闻报(中国时报前身)举办第1届台语片电影展览会,俗称台语片影展,于11月30日在台北市国际学舍举行颁奖典礼,由征信新闻报社长余纪忠主持;当时有32部电影参与角逐,影展仿效美国奥斯卡金像奖模式,由颁奖人将奖项交给受奖者。奖项类别可分为:由专业评审选定的“金马奖”11项,观众票选的“银星奖”10名,另增设有“荣誉奖”1名和“观众票选优胜奖”10名,这是“金马奖”之名首次在正式场合出现;不过台语片影展只举办一届就停办。

缘起[编辑]

1962年,中华民国政府为促进国内电影事业的发展,奖励优良国语影片和优秀电影工作者,由行政院新闻局创设了第1届金马奖[7][8] “金马”二字源自金门马祖外岛地名的字首;由于金、马两地为冷战背景下,台湾与中国大陆军事对峙的最前线[a],该奖以“金马”命名旨在鼓励中华民国电影业界,能效法前线国军官兵们坚强奋发的精神,努力开创新局。[9] 此外,它也符合全球主要影展名称以“金字招牌”为号召的潮流。金马奖自1968年起改由教育部文化局主办,1984年起再改由新闻局主办、民间电影团体轮流协办。直到1990年,为顺应公营事业民营化政策,新闻局宣布决定将金马奖和金钟奖、金曲奖等“三金典礼”由官方全部转交民间团体主办。[10]

1990年5月16日,电影联合会议中决定成立常设机构及执行委员会,也就是后来的“台北金马国际影展执行委员会”。[11] 但由于该执行委员会为非法人组识,其法律定位备受各界质疑,新闻局与各团体研商后将该会并入中华民国电影事业发展基金会[12] 1991年7月1日,在台北市影片商业同业公会强力要求下,新闻局全面退出中华民国电影事业发展基金会的会务。[13]此后金马奖由中华民国电影事业发展基金会统筹主办,但仍接受新闻局的公款补助。该基金会所属“台北金马国际影展执行委员会”在1992年更名“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俗称“金马执委会”)[11],执行委员会设主席1名,成员为7至11名学者专家及电影从业人员。会务则交由执行长负责推动,下设5个部门,行政部负责行政事务、票务作业、贵宾接待等工作,行销部负责宣传造势、异业合作、周边活动等业务,竞赛部负责影片竞赛、金马奖颁奖典礼,创投会议部负责创投会议之推动与执行,影展部则负责国际影展内容策划、影片及影人邀约、字幕翻译制作、拷贝运送及影展现场执行等各项事宜。[5]

竞逐资格[编辑]

创立之初,金马奖为了奖励国语影片,规定报名角逐的影片须获得准演执照,内容以国语发音或配音,能配合政策或具深厚伦理教育意义,且申请者须为台湾境内制片公司、曾参加台湾当地自由公会或经使领馆认可的华侨厂商。1983年儿子的大玩偶》因影片发音引发参赛资格争议,新闻局决议因片中闽南语对白未超过全片一半,准许报名。1989年三个女人的故事》由于查无中国大陆资金领有准演执照,得以保留参赛资格;但瑞士籍的斯琴高娃则因不具台湾、香港两地演员身分,无缘角逐最佳女主角奖项。1991年起,只要是华裔人士都可参加个人奖项的报名,但需加入台湾、香港两地的电影团体者为限,例如以《爱情万岁》获得1994年最佳导演的马来西亚籍华裔导演蔡明亮陆委会在1992年通过开放中国大陆编导演比例不超过半数的电影上映后,金马执委会紧接著在1993年开放符合此资格影片报名,同时该片的从业人员也可以参加个人奖项的报名,但外籍人士需参加3部以上台湾电影制作,并提出加入台湾、香港两地相关电影团体的证明书始可报名,例如以《东邪西毒》获得1994年最佳摄影的澳洲摄影师杜可风。1994年,金马执委会决议中国大陆编导演比例超过半数的影片,即使得到第一类国际影展竞赛单元奖项并取得准演执照,仍无法参加金马奖[b]1996年起,只要影片是以华语为主要发音语言[c],不限出品国、资金结构或演职员国籍,都可报名参赛,中国大陆电影首度纳入参赛范围。[14]

金马奖自1997年起定位为全球华语影片竞赛。1999年起进一步取消报名影片须获得准演执照和中国大陆影片须获得中国大陆有关单位认证的资格限制。2000年起,只要影片的主要创作人员[d]有半数为台湾电影人,都享有评审团大奖和特别奖的报名资格。2003年起也不再限定须以华语为“主要”发音,只要片中涉及华人地区所使用的主要语言或方言,都可报名,例如90%对白为日语的《吴清源》在2006年入围[15];以赛德克语和日语为主的《赛德克·巴莱》获得2011年最佳剧情片等5个奖项。2007年起,因应跨国合作的趋势,只要导演加上半数主要创作人员为华人的影片都可报名。2010年起,导演和其他主要创作人员中有5名(含)以上为华人的影片都能角逐,例如非华人主演的《》获得2010年最佳美术设计和最佳造型设计;《台北星期天》获得2011年最佳新导演;以及而为了因应数位技术的发展,符合在台湾戏院公开映演达首周20场的非35厘米或16厘米规格影片,自2009年起允许报名。之后为因应数位放映趋势,报名影片放映规格自2013年起规定必须是35厘米拷贝或DCP数位档案英语Digital Cinema Package2016年起,导演和其他主要创作人员中有7名(含)以上为华人的影片都能角逐,详细的报名资格可至金马奖的官方网站查询。[14][16]

评审制度[编辑]

1978年,时任行政院新闻局代理局长宋楚瑜于邀请影坛人士座谈征询意见后,决定仿效奥斯卡金像奖实施两阶段评审制度,即第一阶段评审阅毕全部参赛影片后,开会讨论,表决提出入围影片及各单项名单并公布,然后再评选得奖名单、于颁奖典礼时公布最后结果;[17]此制于1978年试办、自1979年起正式实施。1982年,台湾新浪潮电影由《光阴的故事》发端,一时蔚为风潮,更在焦雄屏黄建业等“新派”影评人的大力推介下,成为当时台湾艺文界的新兴潮流。但在1984年后,多部走新浪潮电影路线的影片票房收益不佳,使这股风潮受到一些“旧派”影评人的质疑,引发了新旧影评之争,并且延续到了金马奖的评审上。由于台湾新浪潮电影符合多数评审的喜好,因此评审团的结论常被解读为偏重鼓励艺术色彩浓厚的创作,但其艺术化、抽象化等呈现手法,往往无法反映市场的风向,形成叫好不叫座的评价。又金马奖历来是采取似法国戛纳电影节的评审团制度[4],每年评审团组成不同也会导致得奖影片品味分歧,令外界无从预料。评审过程缺乏广泛性和代表性,也无观众参与,常招致获奖名单多元性不足等质疑,曾引起许多香港和中国大陆电影人的不满和杯葛。过去甚至认为,重视艺术并受评番青睐的艺术电影,以及重视票房却不受评番青睐的商业电影,只能选择或偏重其中一种取向来制作。包括焦雄屏、侯孝贤蔡明亮王晶陈嘉上在内的电影工作者,都曾批评金马奖的“小圈子”评审制度,并呼吁金马奖设立类似香港电影金像奖由专业影评人等团体和各界观众组成评审团,采取多轮、多人、多层面的电影评审制度,以期兼顾各方电影专业和商业市场考量。[5][18][19]

金马奖的评审委员是由金马执委会遴选电影从业人员和影评人等10多名专业人士组成,亲自全程参与审片工作,但不得连续两年担任。电影基金会监事、金马执委会执行委员和当届有制作影片参赛者都不能担任评委。评审工作分为初选、复选和决选三个阶段。所有报名影片进入初选阶段后,透过公开讨论和不记名投票方式进行评选,须获半数以上初审委员推荐才能进入复选阶段。复审委员再对影片类、个人类奖项和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进行公开讨论、不记名投票,进而产生入围名单;名单经评审团签名后,于复选会议结束后召开记者会公布。决选会议在颁奖典礼当天召开,针对入围名单公开讨论和不记名投票,得奖者须获半数以上复选和决选评委支持;且仅有当届评审团主席、金马执委会执行长和律师知道得奖结果,经由专业律师公证弥封后,才在颁奖典礼中揭晓。由于金马奖评审委员须在严格规定和监督下完成审片、讨论和投票程序,过程严谨丝毫不受外界影响,加上参赛影片无地域限制的包容性,造就它逾半世纪来在台湾电影奖项中最具公信与声望,被得奖者视为最受肯定和至高荣誉的主因。[16][19]

颁奖典礼[编辑]

早年的金马奖并无入围名单,得奖者也是提前公布,所有的得奖者皆排排站的由长官颁奖。一直到1978年才有入围名单,而当年的颁奖典礼也都选在10月30日或31日于台北市中山堂举办,藉以向前总统蒋中正祝寿。[20] 由于早期中国大陆和香港并未设置类似的电影竞赛,金马奖因此受到台湾和香港电影从业人员格外的重视;自1970年代以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华语电影界最受瞩目的电影盛会,甚至多次邀请好莱坞日本韩国明星担任颁奖嘉宾,增添典礼声色之馀也打开国际间的知名度,时至今日在华语电影界仍深具影响力和指标性意义。[2][3][4]

奖项[编辑]

争议[编辑]

1989年金马奖尝试颁奖给外文片,例如当届由美国籍的威廉·赫特以《意外的旅客》获金马奖外片最佳男主角、加拿大籍导演大卫·柯能堡以《双生兄弟英语Dead Ringers (film)》获外片最佳导演等,但金马奖外片奖被批评不伦不类,仅办一届就停止,并且未在官方特刊历届得奖名单上获得记录。[21]不过反而在国际知名电影网站IMDB上,仍可见此唯一一届外片奖获奖名单。

1998年,台湾动画长片魔法阿妈以14票中取得12票的压倒性支持入围,却在评审得奖会议受到部分抱有主观偏见的评审纠葛,导致该届最佳动画长片从缺。例如评审黄木村认为该片没有使用电脑特效、手法过于古老粗糙;评审刘立行、贡敏、王清华批评该片宣扬迷信、牵涉怪力乱神,将之与“宋七力”相提并论,并游说其他评审跟进。[22][23]

后续在入围名单中,出现几次入围后发现资格不符又遭到撤销入围资格的争议事件,例如:2003年以《飞跃情海》同时入围最佳女主角、最佳新演员的林依晨,被发现前一年曾演出《空手道少女组》并担任女主角而取消最佳新演员入围资格,当年最佳女主角也败给演出《金鸡》的吴君如2008年原入围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的金城武,在名单公布6小时后被因日本国籍身分不符资格,取消该奖项入围资格,成为金马奖史上最短命的入围者[24]。同一届最佳新演员入围者田中千绘传出出道多年早已在多部电影参与演出,入围资格备受争议,金马奖委员会出面解释,新人奖中的首次演出认定,在于是否担任片中主/配角,对于只是客串性质演出在入围资格认定上不构成问题。2012年原入围最佳原创电影歌曲的〈沉默如谜的呼吸〉[e] 和〈惊惶〉[f],在入围名单于2012年10月2日下午5点公布后,经过金马执委会查证并非影片原创歌曲,也与电影公司求证确认后,于同日晚间10点在官方网站公告取消两首歌曲的提名资格。

参见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中华民国的年轻男性国民依法须服义务兵役,在抽签决定服役单位时,若结果是在以往仍为战区的金门或马祖,役男常被戏称为中了“金马奖”。
  2. ^ 包括《霸王别姬》和《活著》等影片在内都因此不能参赛。
  3. ^ 包括闽南语和其他方言。
  4. ^ 包括:导演、男主角、女主角、男配角、女配角、原著剧本或改编剧本、摄影、美术设计、剪辑、原创电影音乐和音效等。
  5. ^ 词:周云蓬,曲:周云蓬,唱:周云蓬,出自影片《神探亨特张》。
  6. ^ 词:沼泽乐队,曲:沼泽乐队,唱:沼泽乐队,出自影片《浮城谜事》。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金馬獎介紹. 台北金马影展. [2020-08-10]. 
  2. ^ 2.0 2.1 Chiang Ying-ying. "Ang Lee sees clout of Chinese film awards growing". Associated Press. New York City. 12 November 2013.
  3. ^ 3.0 3.1 "Hustle hits Golden Horse height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London. 13 November 2005.
  4. ^ 4.0 4.1 4.2 Amber Wang. "Singapore, Hong Kong films shine at Chinese 'Oscar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gence France-Presse. Paris. 24 November 2013.
  5. ^ 5.0 5.1 5.2 台北金马影展>关于我们>关于我们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台北: 台北金马奖执行委员会. [2018年4月18日].
  6. ^ 2020第五十七屆金馬獎競賽規章. 台北金马影展. [2020-08-10]. 
  7. ^ 幼狮社讯. 〈奖励国语影片办法 今年起有重大改变 对剧情片及纪录片不给奖金 另设置金马奖作为最高荣誉〉. 《联合报》. 台北. 1962年1月22日. 第8版.
  8. ^ 行政院新闻局令. 〈公布“51年奖励国语影片办法”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总统府公报》. 台北. 1962年5月25日.
  9. ^ 沈剑虹. 〈五年新闻局长的回忆〉. 《传记文学》. 台北. 1987年3月.
  10. ^ 王介中. 〈公营不如民营 金马、金钟、金曲奖新闻局决定移交〉. 《民生报》. 台北. 1990年4月15日. 第1版.
  11. ^ 11.0 11.1 胡幼凤. 〈辅导金预算有望提高 电影文化政策亟待确立 电影联合会闭幕赢得立委支持〉. 《民生报》. 台北. 1990年5月17日. 第10版.
  12. ^ 黄仁、王唯 编著. 《台湾电影百年史话》(下). 台北: 中华影评人协会. 2004年, 页381.
  13. ^ 财团法人中华民国电影事业发展基金会[永久失效链接].台湾电影网.2018-11-23
  14. ^ 14.0 14.1 台北金马影展>金马奖>关于金马奖>奖项沿革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5-11-03. 台北: 台北金马奖执行委员会. [2018年4月18日].
  15. ^ 项贻斐. 金馬獎坦承疏失 吳清源又可參賽. 《联合报》 (台北). 2006年10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3). 
  16. ^ 16.0 16.1 台北金马影展>金马奖>竞赛>竞赛规章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5-11-09. 台北: 台北金马奖执行委员会. [2018年4月18日].
  17. ^ 黄衍方. 你可能不知道的幾件關於金馬獎的事. 上报. 2016-11-25 [2016-11-25]. 
  18. ^ 张世伦. 《台湾“新电影”论述形构之历史分析(1965-2000)》. 台北: 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研究所. 2001年.
  19. ^ 19.0 19.1 闻天祥. 〈影迷的金马电影路〉. 《新活水杂志》. 台北: 中华文化总会. 2013年10月1日, 第50期, 页38-43.
  20. ^ 张士达. 金马奖想当年 配合诞辰祝寿蒋公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中国时报》. 台北. 2013年10月7日.
  21. ^ 麦若愚. 〈金马五十见证台湾电影繁华与兴落〉. 《新活水杂志》. 台北: 中华文化总会. 2013年10月1日, 第50期, 页30-37.
  22. ^ 林映妤. 《魔法阿媽》怪力亂神從缺金馬 王小棣20年後談真相:我嚇死了. ETtoday新闻云. 2018-04-04 [2019-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5). 
  23. ^ 第35屆金馬獎入圍得獎名單. 台北金马影展. [2019-10-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30). 
  24. ^ 庄幼芬, 宇若霏, 杨景婷. 角逐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獎 日籍金城武遭金馬除名. 苹果日报. 2008-10-31 [2017-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