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旗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勝利旗
勝利旗
名稱 勝利旗(Знамя Победы
比例 188 厘米 : 82 厘米
2001年2月23日無名烈士墓獻花儀式上使用的勝利旗

勝利旗(俄語:Знамя Победы, Znamya Pobedy)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柏林戰役蘇聯紅軍士兵於1945年4月30日在柏林國會大廈穹頂上升起的旗幟。升起這面旗幟的三名蘇軍士兵為阿列克謝·別列斯特、米哈伊爾·葉戈羅夫和梅利通·坎塔里亞,分別來自烏克蘭俄羅斯格魯吉亞。這面旗幟的複製品常出現在蘇聯及今日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1]烏克蘭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國的紀念儀式及閱兵中。這面旗幟是蘇聯衛國戰爭官方的勝利象徵,並被俄羅斯聯邦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國認作國家遺產。

外觀上勝利旗近似於一面在戰場上即興製作的蘇聯國旗,長188厘米、寬82厘米,左方為銀色的五角星鐮刀錘子,旗上所書文字如下[2]

150 стр. ордена Кутузова II ст. идрицк. див. 79 C.К. 3 У. А. 1 Б. Ф. (150-я стрелковая ордена Кутузова II степени идрицкая дивизия 79-го стрелкового корпуса 3-й ударной армии 1-го Белорусского фронта)

— 譯文: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第3突擊集團軍,第79步兵軍,庫圖佐夫二級勳章獲得者,伊德里茨第150步兵師

雖然這面旗幟並非唯一在國會大廈上升起的旗幟,但這面旗是預先準備升起的唯一一面官方製作的旗幟。該旗為進攻前製作的第五面勝利旗,旗幟原件被俄羅斯法律所保護,並在俄羅斯的衛國戰爭勝利日閱兵中使用它的複製品。

經過[編輯]

背景[編輯]

第3突擊集團軍指揮官給紅軍政戰部的報告
關於攻占帝國大廈和升起勝利旗內容的節選[3]

1945年7月2日

白俄羅斯第一方面軍指揮官朱可夫同志下令第3突擊集團軍立即進入柏林,占領市中心及國會大廈,並在上面升起勝利紅旗。

1945年4月21日早6點,紅軍清除了敵人最後的防線並進入了柏林。

1945年4月29日結束時,第3突擊集團軍攻下了柏林市中心,並占領了國會大廈附近的街區。

4月30日拂曉時他們向帝國大廈發起了總攻。

1945年4月30日14:25分上級下士薩亞諾夫小隊的戰士們經過奮戰到達了穹頂。這些勇敢的戰士們——共產黨員別列斯特中尉共青團員士兵葉戈羅夫和無黨派的初級下士坎塔里亞在德國國會大廈上升起了代表我們偉大勝利的光輝的蘇聯旗幟!

這面經歷戰火布滿彈痕的旗幟勝利地飄揚在戰敗的柏林上空。

第3突擊集團軍指揮官,蘇聯英雄,庫茲涅佐夫上將

第3突擊集團軍軍事委員會成員,李維諾夫少將

衛國戰爭中蘇聯紅軍具有在攻下的陣地懸掛紅旗的傳統。1944年10月6日斯大林十月革命27周年紀念儀式講話時提到了懸掛勝利旗的想法[4]

1945年5月1日柏林國會大廈上的勝利旗
真理報記者安東諾維奇拍攝,蘇聯獲獎照片

1945年4月8日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政戰部在蘭茨貝格召開了會議,決定每支進軍柏林的軍隊都要製作一面紅旗以懸掛在國會大廈頂部。[3]這個地點是斯大林親自選定的。[4]

同年4月,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第3突擊集團軍第一個到達柏林市中心,接到命令後庫茲涅佐夫上將指示下屬的九個師分別製作了紅旗。旗幟圖案基於當時的蘇聯國旗,隨軍藝術家弗·布托娃利用蒙版噴繪出了文字和圖案。旗幟的材料為德國製造,來自柏林的一個商店中。4月22日晚所有的旗幟都被帶到軍事委員會展示,其中最後在國會大廈升起的的是編號第5號的旗幟。[4]

升起旗幟[編輯]

柏林戰役中對國會大廈的進攻及勝利旗(紅色旗幟表示)升起的位置

1945年4月29日紅軍開始對國會大廈發起進攻,率先進攻的是第171步兵師和第150步兵師。清晨開始了第一波進攻但被德軍火力所壓制,下午13:30分左右在猛烈的炮火轟擊後發起了第二輪進攻。隨後不久,全蘇廣播電台播出了在14:25蘇軍在國會大廈升起勝利旗的消息。這一報道的來源為150步兵師參謀長和79步兵師參謀長之間的無線電通訊,其中提到在14:25在國會大廈的西南角升旗了紅旗。[3]事實上,此時紅軍尚未全部占領國會大廈。A. 薩奇科夫解釋道:「這一通訊發出的時機尚早並且當時期望早些達成勝利,當指揮官們意識到發出這一通訊造成的後果時,再想要更正它幾乎是不可能的。」[5]

據756步兵師指揮官津琴科的回憶錄中寫道:「由於這一草率、未經證實的報道,進攻國會大廈的士兵們在戰鬥中多次起身歡呼」。僅在最後的第三輪進攻後,紅軍才完全占領國會大廈,此時戰鬥已持續到晚間。國會大廈各處懸掛有自行製作的紅旗[6],而最高處的穹頂尚未懸掛旗幟。

第二天5月1日凌晨3點,先前製成的第五面勝利旗被葉戈羅夫和坎塔里亞安放到國會大廈的穹頂上。據150步兵師756團第一營營長史蒂凡·聶斯特羅夫寫道,午夜過後團長津琴科命令葉戈羅夫和坎塔里亞在國會大廈穹頂樹立起旗幟,阿列克謝·別列斯特也被派去執行這一任務,他負責在樹立旗幟的過程中保障兩人的安全。[7]

5月1日正午,一架玻-2飛機飛臨了國會大廈,機上的《真理報》記者拍下了一張勝利旗在國會大廈上飄揚的照片,該照片隨後出現在世界各地的報刊中。[6]

1945年5月8日之後[編輯]

根據柏林地區的盟軍協商決定,國會大廈屬於英占區。因此在第三突擊集團軍撤離國會大廈後不久,勝利旗即被降下而升起了一面純紅旗。

根據第79步兵軍指揮官的報告稱,勝利旗是在5月9日降下的,他向第3突擊集團軍的報告如下:

隨後在1945年6月20日,勝利旗在柏林被送上飛機運往莫斯科。勝利旗本應在1945年由涅烏斯特羅耶夫作旗手,在別列斯特、葉戈羅夫和坎塔里亞陪同下在莫斯科勝利閱兵上出現,然而涅烏斯特羅耶夫由於腿部受傷且候補旗手沒有充分訓練,故朱可夫決定取消勝利旗在勝利閱兵中的入場。[8]

保存和展覽[編輯]

中央軍事博物館展出的勝利旗

根據蘇軍中央政戰部在1945年7月10日的決定,勝利旗被運往蘇聯中央軍事博物館以永久保存。在1965年衛國戰爭勝利20周年時曾出現在閱兵儀式中,1965年之前該旗一直在博物館中展出,後以複製品替代。在2011年5月8日中央軍事博物館重新展出了原始的勝利旗,支撐其展示櫥窗的金屬均為卡秋莎火箭炮的炮架所製成。[9]

現存的旗幟中缺少一條長73厘米寬3厘米的布條。一種說法是1945年5月2日一個卡秋莎火箭炮的炮手亞歷山大·哈爾科夫剪下了一條作為紀念。另一種說法該旗存放在第150步兵師時一些女職員剪下了一條並切為幾塊作為紀念。1970年左右曾有婦女帶來一塊碎片,其大小和旗幟缺少的一條中的一部分恰好符合。 [8]

使用[編輯]

1923-1955年間的蘇聯國旗

俄羅斯法律規定:「勝利旗是蘇聯人民和軍隊在偉大的衛國戰爭中戰勝納粹德國的官方象徵,是俄羅斯的國家遺產。它將被永久保存以供人參觀。」[10]

根據2007年5月7日通過的《勝利旗法》的規定,勝利日在莫斯科紅場舉行慶典以及在向莫斯科的無名烈士墓以及其他與衛國戰爭有關的紀念碑獻花時,應使用勝利旗的複製品。政府機構、俄羅斯聯邦主體、自治州及共和國、公立單位和組織在舉行和二戰有關的活動時亦可使用。在建築物上,勝利旗可以和俄羅斯國旗一起懸掛。[10]

自2006年5月9日勝利日閱兵始,勝利旗不再單獨入場,而和俄羅斯國旗一同出現。然而俄羅斯的老兵組織對俄羅斯國旗的使用產生了異議,認為在衛國戰爭中現今的俄羅斯三色國旗是德國一方的弗拉索夫領導的俄羅斯解放軍所使用的旗幟。在一封致俄羅斯總統的公開信中寫道:

莫斯科紅場勝利日紀念活動上使用的勝利旗
Victory Day Parade 2005-4.jpg
Military parade on Red Square 2016-05-09 004.jpg
Парад в честь 70-летия Великой Победы - 16.jpg
2005年5月9日閱兵儀式
最後一次單獨出現的勝利旗
2016年5月9日閱兵儀式
在俄羅斯國旗之後入場的勝利旗
2015年5月9日閱兵儀式
在俄羅斯國旗之前入場的勝利旗

 俄羅斯勝利紀念旗[編輯]

1996年葉利欽通過總統令宣布的俄羅斯陸軍勝利紀念旗

1996年到2007年間,俄羅斯使用另一種樣式的勝利旗,為左上角為黃色實心五角星的紅旗。

1996年4月15日,俄羅斯總統鮑里斯·葉利欽簽署了關於勝利旗的總統令,規定勝利旗的原始版本僅能在2月23日和5月9日展示,其他情況下應使用勝利紀念旗。根據這一命令,勝利紀念旗的樣式為「長寬比為2:1的紅旗,左上方雙面印有五角星」。[12]五角星的色彩並沒有明確規定,但實際中經常制為金黃色。

2005年國家杜馬在確定勝利紀念旗的法律地位時遭到了俄羅斯聯邦共產黨和「祖國」(Родина)黨的反對,認為勝利紀念旗與歷史事實不符。對該項議案的爭議一直持續至2007年3月。2007年4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收到眾多老兵組織重新修訂該法案的呼籲後,決定否決該法案。2007年6月1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發布第770號總統令確定原始勝利旗的地位,並停止勝利紀念旗的使用。[13].

 烏克蘭[編輯]

烏克蘭頓涅茨克市勝利日慶典中使用的勝利旗

2011年4月21日烏克蘭議會通過法令承認勝利旗在烏克蘭的法律地位,並由時任總統亞努科維奇於5月20日簽署通過。根據該法律規定,勝利旗的使用場合為長明焰、無名戰士和水手墓以及勝利日的慶祝活動中。[14]

 德涅斯特河沿岸[編輯]

2009年德涅斯特河沿岸最高蘇維埃聽從現任總統葉夫根尼·謝夫楚克作為國會議員時的提議並最終決定跟隨俄羅斯聯邦恢復1945年4月30日蘇聯紅軍插在柏林德國國會大廈上的勝利旗在閱兵和其他軍事慶典時的使用,以紀念衛國戰爭中犧牲的士兵,並加強對青年人的歷史教育。[15]

參考文獻[編輯]

  1. ^ RT. LIVE: Astana hosts 70th anniversary Victory Day parade. Youtube. [2018-03-19]. 
  2. ^ Донесение командующего 3-й ударной армией начальнику главного политического управления Красной Армии о бое за Рейхстаг и водружении над ним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 militera.lib.ru
  3. ^ 3.0 3.1 3.2 Russian archive: Second World War: B. 15 (4-5). Fight for Berlin (Red Army in the defeated Germany).— M.: Terra, 1995. Chapter III. «Banner above Reichtag»
  4. ^ 4.0 4.1 4.2 4.3 Вилен Люлечник. Правда о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 www.russian-globe.com
  5. ^ Александр Садчиков. Пять загадок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 www.izvestia.ru
  6. ^ 6.0 6.1 Валерий Яременко. Кто поднял знамя Победы над Рейхстагом? Героическая история и пропагандистский миф // gubernia.pskovregion.org, со ссылкой на Полит.ру, 6 мая 2005 г.
  7. ^ Неустроев С. А. Путь к рейхстагу. — Свердловск: Средне-Уральское книжное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1986
  8. ^ 8.0 8.1 Леонид Репин, Михаил Тимошенко. Знамя, водруженное над рейхстагом, по Красной площади не пронесли. // kp.ru, 24.06.2010
  9. ^ Дмитрий Медведев открыл зал «Знамя Победы» в Центральном музее Вооруженных сил // www.rg.ru
  10. ^ 10.0 10.1 Федеральный закон от 7 мая 2007 г. № 68-ФЗ «О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 Собрание законодательств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от 14 мая 2007 г. № 20 ст. 2369
  11. ^ Открытое письмо ветеранов войны и труда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4-09-02. // Советская Россия
  12. ^ Указ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от 15 апреля 1996 года № 561 «О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0-12-09. Собрание законодательств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М.: Юридическая литература, 15 апреля 1996 года, N 16, ст. 1846
  13. ^ Собрание законодательств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М.: Юридическая литература, 18 июня 2007 года, № 25, ст. 3012
  14. ^ КС Украины признал неконституционным использование красного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 www.rg.ru
  15. ^ http://vspmr.org/News/?ID=2991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