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真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頂真,亦稱頂針連珠蟬聯,是一種文學修辭方法[1],是指上句的結尾與下句的開頭使用相同的字或詞,用以修飾兩句子的聲韻方法。需要注意的是,使用這個方式時,毋須限制上下句的字數或平仄,但上下句交接點一定要使用相同的字或詞[2]。這種修辭技巧,可使文章句子有緊湊含銜的美感以及顯現出上遞下接的趣味。頂真修辭可分為連珠法和連環體這兩種[3]。這種方法,也用到影視劇及動漫的蒙太奇中,稱為頂針蒙太奇

連珠法[編輯]

連珠法的頂真是句與句之間的頂真。

  • 例如:
「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木蘭辭》)
「軍書十二卷有爺名。」(《木蘭辭》)
「忽聞海上有仙在虛無縹緲間。」(《長恨歌》)
「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 (《明日歌》)

中文歌曲[編輯]

「Will you remember me? 若我另有心志,暫別遠去遠去找那自由再衝刺 。」(張國榮由零開始》)
「我們不快樂快樂後不再快樂。」(鄭秀文快樂不快樂》)
「難道我愛愛我都不會成事? 難道你愛愛你要下輩子?」(鄭秀文宿命主義》)
「我的家有個馬桶馬桶裏面有個窟窿窟窿上面總有個笑容,笑人間無奈好多。」(劉德華馬桶》)
「熱愛島有熱愛草熱愛草熱愛帽熱愛帽插熱愛花,熾熱愛便碰到。」(鄭秀文熱愛島》)
「世界真細小小得真奇妙妙妙 」(《世界真細小》)
「然後你——你最多會笑着迴到底 明明不筋竭都力疲 」(楊千嬅假如讓我說下去》)
「天空塌下去下去冰峰也共對共對海底愛下去,負傷累累。」、「幽谷看內裏內裏相擁去面對面對山崩吻下去,互抱頸椎。」、「當充滿俗氣俗氣中吞吐為你為你喘息吻着你,絕不避忌。」、「傾覆了瀑布瀑布風沙太暴躁暴躁都可跳着舞,踏上荒草。」、「歪風與暴雪暴雪中跟你滴血滴血中宣佈誓約,亦可蜜月。」、「風光滿毒氣毒氣充塞我共你共你一起這樣美,沒對不起。」(吳雨霏《狠狠》)

近代連珠法的頂真有以下例子:

 頭髮在我後面飛揚 飛揚也始終在糾纏 糾纏的總看不見 不見卻永遠不散
 夕陽在我後面低沈 低沈的紅色染我身 我身後是我一生 一生的紅塵

連環體[編輯]

連環體的頂真是段與段之間的頂真。

  • 例如:
「下武維周,世有哲王。三後在天,王配於京王配於京,世德作求。永言配命,成王之孚成王之孚,下土之式。永言孝思,孝思維則。」(《詩經》)

近代連環體的頂真有以下例子:

那榆陰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的虹;
揉碎在浮藻間,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斕裏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再別康橋》)

參考資料[編輯]